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說香江  香港竹枝詞  前輩竹枝詞    頁:  1..  2..  3..  4..  5..  6..  7..   8..     詩說濠江


清末民初

蘇曼殊   捐官竹枝詞 (《斷鴻零雁記》)    曼殊上人燕子龕詩

二品加銜四品階,皇然綠轎四人抬。黃堂半跪稱卑府,白簡通詳署憲臺。
督撫請談當座揖,臬藩接見大門開。便宜此日稱觀察,五百光洋買得來。
大夫原不會醫生,誤被都人喚此名。說夢但求升道府,升階何敢望參丞。
外商吏禮皆無分,兵户刑工浪掛名。一萬白銀能報效,燈籠馬上換京卿。
一麾分省出京華,藍頂花翎到處誇。直與翰林爭俸滿,偶兼坐辦望釐差。
大人兩字憑他叫,小考諸童聽我枷。莫問出身清白否,有錢再把道員加。
工賬捐輸價便宜,白銀兩百得同知。官場逢我稱司馬,照壁憑他畫大師。
家世問來皆票局,大夫買去署門楣。怪他多少功牌頂,混我胸前白鷺鶿。
八成遇缺儘先班,銓補居然父母官。刮得民膏還夙債,掩將妻耳買新歡。
若逢苦缺還求調,偏想諸曹要請安。別有上台饒不得,一年節壽又分餐。
補掛朝珠頂似品,冒充一個狀元郎。教官都做加銜用,殷户何妨苦缺當。
外放只能掄刺史,出身原是做厨房。可憐裁缺悲公等,丟了金錢要發狂。
小小京官不足珍,素珠金頂亦榮身。也隨編檢稱前輩,曾向王公作上賓。
借與招牌充薙匠,呼來雅號冒儒臣。銜頭三字翰林院,誰得家人喚大人。

賦艷詞人(生平不詳)   梨園竹枝詞 (《宣南雜俎》)

老鬥
揮霍金錢不厭奢,撩人鶯燕是京華。名傳老鬥渾難解,喚向花間兀自誇。
像姑
脂柔粉膩近仙姝,兩字馳名是像姑。不信頭銜臻絕貴,聲聲贏得相公呼。
學戲
自從樂籍掛芳銜,雛鳳新聲總不凡。為問教坊何所尚,部居第一是青衫。
試喉
曉雞未唱發清謳,面壁聲聲試玉喉。一曲漫誇兒技熟,耐寒憐煞五更頭。
出臺
一聲唱采打簾開,小鳳誰家新出臺。喉似貫珠人似玉,芳名有客費疑猜。
站臺
隱約簾櫳半面窺,亭亭玉立雁行隨。秋波最是傳情處,一笑瓠犀微露時。
唱戲
鬚眉巾幗耦無猜,裝罷登場試一回。離合悲歡渾未解,也從就媞t將來。
上座
輕移玉趾步翩翩,數語寒暄對客前。一握柔荑無限喜,好花相映各爭妍。
趕條
天街轆轆鬭香車,蜨便分傳四大居。最是鶯花繚亂處,如松館堣W燈初。
斟酒
搴簾省識主和賓,徧酌當筵酒一巡。斟到郎行杯更滿,兒情濃似玉壺春。
搳拳
寂寞壚頭少管絃,欣看鉤弋乍張拳。怪他慧黠知人意,葱指玲瓏讓客先。
代酒
一觥飛到手忙擎,生怕郎君困酒兵。豪飲肯辭兒量淺,可人何處不多情。
飛座
青鳥何曾一柬通,酒壇驀地集飛鴻。深山不肯多留戀,恐有新人在意中。
留條
人來不速靜無譁,莫道蜂狂錯認衙。拼卻十千沽美酒,樽前添得一枝花。
擺酒
何必珍羞列滿筵,玉壺但送酒如泉。生生幾味蔬和果,飛去京蚨四十千。
装菸
莫負殷勤美意虔,纖纖親送幾筒菸。笑他老大生涯賤,慣向人旁脅兩肩。
清唱
清歌一曲任崑黃,絕好當筵侑酒觴。把箸三撾渾合拍,不須檀板按宮商。
生日
先期密約去兒家,共賞芳辰醉碧霞。嫌煞門庭春黯淡,故從星鬥乞光華。
擺飯
日食萬錢詎便奢,天臺一飯貴胡蔴。酒能解渴充腸末,畢竟今番果腹誇。
拜節
佳節終須拜鬥臺,香車過處急如雷。可憐芳版空投徧,十扣高門九不開。
索靴
耳邊細語聽偏真,不索纏頭更可人。兒慕綠袍新進士,烏靴賜處寵殊倫。
聽戲
酒傭定得座兒還,一柬相邀聽別班。雅集何當花似錦,滿園春色不能關。
喫醋
花鳥相依兩兩歡,一枝別戀太無端。鳥聲怡悅花容妬,風送香來也帶酸。
角口
齒牙即席逞玲瓏,語鬥新尖面透紅。恰似呢喃花底燕,雙雙相對駡春風。
隱語
別傳隱語耐思尋,燕語翻成鴂舌音。本是好花當解語,如何語語具深心。
結盟
菊部風行尚訂盟,一般聲氣結羣英。金蘭簿上生香色,玉筍班中序弟兄。
堂會
早是歌場擅盛名,差傳堂會奏新聲。笑他幾輩尋芳客,今日梨園見不成。
逛天寧寺
古寺天寧好景開,晚秋黃菊早春梅。看花到此銷魂定,有客携樽赴約來。
逛琉璃廠
新春相約踏琉璃,古玩琳琅列整齊。但是玉人心愛物,解囊那計值高低。
下天津
歌場冷落幾年春,覷得廬山面目真。到底品花先品格,格低無奈下天津。
改籍
鷗鳥無心任所依,一枝暫寄莫高飛。移花接葉分明是,出谷遷喬殆庶幾。
出籍
身價千金客為償,天空獨鶴任翱翔。而今不寄人籬下,秋月春花自主張。
老班
鶯花隊媞晱P伯,風月場中作主人。回首十年春絢爛,舞扇衫歌扇證因。
娶婦
營得新巢穩碧梧,求凰古調入時無。杏花笑怨東君誤,遣嫁人間小丈夫。
師父
日責纏頭俗老伶,夜來風雨不堪聽。種花人作摧花暴,誰向花間好繫鈴。
跟班
劇飲酣呼興未闌,嗽聲簾外促情歡。問卿何畏花奴甚,香國渠居耳目官。

狄葆賢   滬瀆感事詩   (《平等閣詩話》)

狄葆賢,字楚青,一字平子,號平等閣主人,江蘇溧陽人。諸生。有《平等閣筆記》《平等閣詩話》

滬上租界繁盛為海內冠。然國權不張,外人持柄,亦莫此為甚。余身居其間,見聞較確,嘗仿巴渝竹枝之謳,賦六章,綜其故實,言皆可徵,少寫余懷焉耳。

路別仙凡逝不回,更誰花外一徘徊。銀河杳渺風帆渡,那許蕭郎入夢來。

上海黃浦灘旁有公園,嚴禁華人入內遊覽。

江干何處立斜暉,碧草清陰與夢違。燕子不知巡警例,隨風猶得自由飛。

黃浦灘岸邊小圃,本中國官地,且未經升科者,草圃中所設鐵椅,曩時中西人均可小憇。久之,漸禁華人之短衣者。又久之,並禁長之者。今則華人偶一涉足其地 ,輒遭巡捕之呵逐矣。

同行遊侶盡如花,席帽鞭絲意氣誇。偷向綠陰殘照堙A銀驄飛駕嫩黃車。

租界馬車違例,輒罰鍰,妓女為尤甚。比定新例,華人馬車,不得越過西人之前 ; 西人馬車,則遲速可自由也。惟張園內馬路,外人之車轍頗稀。遊園女士,至此始得一試馳騁之樂。

碧天露下悄無聲,銀電依微恰四更。惟惜空江好煙景,舊時明月照銅人。

英人巴夏禮銅像矗立於黃浦灘江岸。

淺草如茵拓地寬,蹴球競馬任盤桓。香車過處爭迴首,應許紅妝側面看。

泥城橋外跑馬場,為各國人競馬賽球之地,亦禁華人入內,惟經此場者,尚容平視耳。

危樓大有滄桑意,占斷斜陽脈脈紅。流水孤村何處是,古槐馳道辨西東。

租界外一帶田園村落,轉瞬間畫楝連雲,紅牆夾道,盡化為西人住宅矣。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