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八十年代藝文舊鈔   頁:  1..  2..  3..  4..  5..  6..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
  成報  副  錦繡   尋章摘句   (原題和尚直逼岳武穆)  沙童妹   及  大成雜誌
 
李叔同(1880-1942)譜名文濤,幼名成蹊,學名廣侯,字息霜,別號漱筒;出家後法名演音,號弘一。父李世珍,官任吏部主事 ,又是最大鹽商,兼營銀號,家財萬貫。

榮獲國際電影節金鷹獎的中國老片子(城南舊事),主題歌: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其實這歌詞來自近代名詩人李叔同(弘一大師)的送別曲,藉描寫話別處的連天芳草,襯托出一腔綿遠離情。遠在半世紀前,在大江南北,黃河之濱 ,到處都有人觸景傷情,用它來以歌代哭了。那原詞的全文是: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淺,夕陽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讀來迴腸盪氣,何止百年絕唱。如果人們知道這詞原作者是二十世紀初的中國高僧弘一大師,十之八九會大吃一驚。 李叔同出身富家,卻沒有被銅臭沖昏頭腦。從小就在文學和藝術方面下苦功,文章,詩詞,書法,國畫,音樂,戲劇,鋼琴,油畫每個領域都有一定成就。多才多藝的文人固然不少,但像他十項全能的 ,卻仍不多見。更另人感到意外,在他立志埋名遁世,芒鞋舊藜杖,浪[天涯之前,也曾是個風流才子。而且在那個風氣未開時代,1905年東渡日本,留學東京美術和音學學校,1906年與同學合力創辦了一個春柳劇社 ,推廣話劇, 當時他在山南海北,到處留情,在他所留下的無數定情之作,其中最著名的是題贈北方坤伶楊翠喜的菩薩蠻: 

光緒三十一年乙巳(1905)大師二十六歲
是年在滬填菩薩蠻二闕憶楊翠喜。又為老妓高翠娥作一絕。四月,母氏王太夫人逝世,大師以幸福時期已過,即東渡日本留學,入上野美術專門學校。臨行填金縷曲一闕留別祖國。革命畫師高劍父為師是時同學 。 (弘一法師年譜憶楊翠喜調寄菩薩蠻):

憶楊翠喜    菩薩蠻
燕支山上花如雪,燕支山下人如月,額髮翠雲父,眉彎淡欲無。夕陽微雨後,葉底秋痕瘦。生小怕言愁 ,言愁不耐羞。
曉風無力垂楊嬾,情長忘卻游絲短。酒醒月痕低,江南杜宇啼。癡魂銷一捻,願化穿花蝶。簾外隔花陰 ,朝朝香夢沈。

他早年,做了許多悱惻纏綿的詩篇。和曲院中人高翠娥,楊翠喜,極羅艷綺香,燈紅酒綠之樂。有詩贈翠娥曰:
殘山剩水可憐宵,慢把琴樽慰寂寥。頓老琵琶妥娘曲,紅樓暮雨夢前朝。

弘一法師在日本留學期間,曾經全力鼓吹革命,最為世人稱頌的一首,就是滿江紅,人們都認為寫得激昂慷慨,熱血澎湃,直逼岳武穆。

(楊柳岸,曉風殘月,如宋玉之悲秋,陽關三唱,古來詩家詞客皆以此情景道盡離懷別緒,而今情長卻忘游絲之短,真百年絕唱也)  網主按

李叔同 1905年赴日本留學,加入同盟會,投身革命。 其(金縷曲 - 留別祖國),沉雄悲壯,有穿雲裂石之聲:
披髮佯狂走。莽中原,暮鴉啼徹,幾枝衰柳。破碎山河誰收拾,零落西風依舊。便惹得離人消瘦。行矣臨流重太息,說想思,刻骨雙紅豆 。愁黯黯,濃于酒。   漾情不斷淞波溜。恨年年,絮飄萍泊,遮難回首。二十文章驚海內,畢竟空談休有。聽匣底,蒼龍狂吼。長夜西風眠不得,度群生那惜心肝剖。忍孤負。

在日本留學六年,1910年回國。辛亥革命以後,他填了滿江紅詞,表達他的懷抱:
皎皎崑崙,山頂月,有人長嘯。看囊底,寶刀如雪,恩仇多少。雙手裂開鼷鼠膽,寸金鑄出民權腦。。算此生,不負是男兒,頭顱好 。  荊軻墓,咸陽道。聶政死,屍骸暴。盡大江東去,徐情還繞。魂魄化成精衛鳥,血花濺作紅心草。看從今一擔好山河,英雄造。

庚子之役以後,他自上海回津,擬赴豫探視其兄,臨行填南浦月一首留別海上,時因道路阻塞,未晤其兄。
楊柳無情,絲絲化作愁千縷。惺依如許,紫起心頭緒。誰道銷魂,儘是無憑據。離亭外,一帆風雨,只有人歸去。


兩地爭認飯後鐘   成報  副  錦繡   名句一得   謝瀟湘

飯後鐘故事,出於唐王播,人多知之。 但唐代有另一版本,飯後鐘的主角為段文昌,同一時期人物,亦皆有聲於時,亦云奇矣。  王播事出摭言,畧云播少時孤貧,嘗客揚州惠昭寺,寺中每日嗚鐘進食,播則随僧眾入齋堂進食。久之,寺僧厭惡,故施捉弄,齋罷始嗚鐘。播覺而自慚 。後王播顯達,重遊舊地,見舊日留題寺壁手蹟也被以碧紗籠罩,感而新題兩絕於後: 三十年前此院遊,木蘭花發院新修。如今再到行經處,樹老無花僧白頭。  其二: 上堂己了各西東,慚愧闍黎飯後鐘。三十年來塵撲面,如今始得碧紗籠。 按: 王播字明敏,揚州人,曾居相位而未孚眾望,出為淮南節度使。這當是他衣錦還鄉,重屨舊寺,更題新詩的時候了。 當時他的遊故居感舊詩,有: 壁間潛認偷光處,川上寧忘結網時之句,李德裕和其詩,起居云: 千騎風生大斾舒,春江重訪武侯廬。共提龜印銜新授,同憶鱸庭是故居。.........., 由李詩可見當時他的威風,勢利的和尚們自然要趕快拍馬屁了。
 
段文昌事見北夢瑣言,畧云: 段相文昌,家寓江陵,少以貧寠修進,每聽曾口寺齋鐘動,輒詣謁餐,為寺僧所厭,自此乃齋後扣鐘。 後入登台座,拜荊南節度,有詩題曾口寺云: 曾遇闍黎飯後鐘,蓋為此也。 王,段兩事如出一轍,連詩句也幾乎鬧了雙包,但摭言為唐代書,瑣言則為宋代書,唐詩紀事記王播,提到飯後鐘經過,記段文昌則未及此。  瑣言文後附記云: 或云王播相公未遇, 題揚州佛寺詩。及荊南人云,是段相,亦兩存之。  這很好笑,好像揚州和江陵兩地都要爭認飯後鐘出處。


處處坎兒井  聊可濯吾纓
中大藝術系名譽講座教授,饒宗頤赴新疆出席敦煌學會議
林翠芳

年近古稀的本港名學者饒宗頤教授,八月應邀到烏魯木齊出席敦煌吐魯番學會學術會議,並遊新疆絲路古蹟,在攝氏四十三度的烈日高温下踏上弋壁 ,走過火焰山。 饒氏為中大榮休講座教授,中大藝術系名譽講座教授,中大中國文化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博學多才,詩書畫皆能,又是本港少數古琴家之一,通曉多種語文,他到過印度 ,對古梵文也有研究。 其中他在敦煌學方面的研究成果最為卓著。有多部敦煌學著作分別在香港,法國和日本出版。一般人都知道敦煌壁畫豐富多采,而內藏的學術價值更高。自宋代在石室中封閉近千年之久 ,約三萬件之多,可惜清末被發現後,大部份已流散外國。歷年來中外學者分別研究,以填補研究中國歷史文化的一些空白,也作為研究古代中國西域以及中西交通有関問題所不可或缺的珍貴材料 。 近年來,國內藉着英,法,日等外國圖書館所提供的敦煌藏卷顯微膠卷,已能對大部份流散國外的敦煌卷子作出整理研究。 此次會議,中外學者百人出席,饒教授是唯一來自香港的學者。 教授以前到過敦煌和青海,但遊新疆還是第一次。而事實上他研究敦煌學已接近三十年。 (著作三十餘部,藏書兩三萬本), 1956年,他利用英國所藏的敦煌卷資料,在日本出版(老子想爾注校箋)一書,(明正統道藏所失收的張天師佚籍),引起了世界對中國道教的興趣 。 1971年,與法國已故漢學家戴密微合作的(敦煌曲)在巴黎出版,內容包括一些敦煌卷中的琵琶譜和舞譜,引起國內熱列研究。 1978年,教授另一部敦煌著作(敦煌白畫)亦在巴黎出版,開創了對敦煌畫稿(壁畫原稿)新的研究道路。1983年,他開始編集一套(敦煌書法)叢陛A在日本出版。 除敦煌學外,其他學術著作二十餘種,論文約二百篇。 在旅行吐魯番歸來,嘗填水調歌頭一詞,寄京中琴友:  

恨少幽并氣,更作雪山行。故人千里相望,玉樹倚風清。踏遍流沙鬼磧,贏得霜塵滿面,依舊太瘦生。三度全羊宴,冠蓋擬神京。   高昌壁,餘壘塊,意難平。誰抱雷琴到此,添箇胡笳聲。遠睇蒼茫雲海,都道關山月好,不盡古今情。處處坎兒井,聊可濯吾纓。

如此多才多藝,教授自言歸結到努力二字,童年在家鄉潮州,父親天嘯樓藏書有兩三萬本之多,所以自小讀很多書,奠定了日後學術研究的基礎。 教授強調,學問的根基很重要,對一門學問有透徹了解後,對其他學問也較容易觸類旁通。

網主按: 另有專頁介紹饒宗頤教授詩詞 (固庵詩詞選) 
               2006年,香港中央圖書館曾舉辦名為(拉近饒宗頤)展出饒教授之書法,國畫,及部份藏書,照片,中外學者與教授之簡札往來。


頭銜博士須臾得  祇費區區五百金   原題: 翁一鶴香海百詠  白雲

宋代方信孺作南海百詠,如詠廣州南濠: 經營猶記舊歌謠,來往舟人趁海潮。風物眼前何所似 ,揚州二十四紅橋。 又如詠浴日亭: 亭倚蓬萊幾許高,下臨無地有驚濤。坡仙想得江山助,八語端為天下豪。  後來清人樊昆吾又有南海百詠續篇,如詠鎮海樓: 萬井鶯花曉霽寒,瑤O洞達海天寬。監奴易感丹砂眼,特轉朱幢亞字欄。 又如詠拱北樓: 玉漏銅龍報曉蕭,舊時清海大軍樓 。銀幢鐵柱消磨盡,賸此貞金鎮粵州。
   

香港樹仁學院翁一鶴教授則仿南海百詠,作香海百詠,詩多詠當今事物:

海底隧道:   尋常行役雨兼風,隔海相望一隧通。兩岸輕車安隱度,不知身在怒濤中。 (望讀如亡)
又如譏售賣假博士:  學海初探苦未深,欲教聲價重儒林,頭銜博士須臾得,祇費區區五百金。 (探讀如貪)
又如毒品害人:  毒癖頻年痼一身,殘生竟與鬼為薄C洗心好乞橫塘水,珍重臨風換骨人。

網主按: 八十代曾在中央圖書館借閱香海百詠並影存全冊。  (9/2007)


螢火迷離引路  蚊雷嘈雜開場   原題: 讀茅盾詩詞有感  學苑漫筆   古德明

茅盾死了,不知後來者對此位一代文宗巨匠的作品引以為榮抑或為恥。 請看茅盾的丹江行: 時勢飄搖多拂逆,蔣汪合伙滼q敵。力挽狂瀾共產黨,英明領導毛主席。 如果蔣真的與汪勾通日本,為何毛澤東抗戰時期,高呼擁護蔣委員長。 1964年毛澤東接見桑給巴爾來賓時也說:蔣介石站在美,英,法一邊,反對日本,希特勒,墨索里尼。 茅盾的話,其誰能信。據說昔日倉頡造字,天雨粟,鬼夜哭,因為從此以後,詐偽萌生,今方知古人寓意深。 

茅盾又有西江月一首: 螢火迷離引路 , 蚊雷嘈雜開場 。鼓吹兩部鬧池塘,漫罵詭辯撒謊。   白骨成精多詐,紅旗之陣堂堂。九天九地掃欃槍,站出來者好樣。   茅盾曾任中共文化部長,五十年代胡風是(好樣的),他站出來反對中共把文藝變作黨八股,結果如何,請看茅盾的文章(必須徹底全面地展開對胡風文藝思想的批評),(胡風的資產階級唯心主義的文藝思想 ,他的反對毛主席文藝方向的文藝路線,以及他的長期,一貫的宗派主義的小集團活動,給文藝事業帶來了嚴重的危害性),現在胡風已獲平反 ,他的遭遇與茅盾的言論在我國文學史上留下可悲的一頁。

茅盾在( 沁園春 毛主席逝世周年獻詞  婸: 慶貧弱祖國,賴公再造,茫茫寰宇,唯我安康 ) ,連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也可用安康二字輕描遮掩,這難道是一代文宗的大手筆麼。 謏辭,八股和謊話給文藝事業和全民族的危害性豈筆墨所能盡言。

網主按: 今再讀此,又想起時下城中政客,富豪巨賈,家財萬貫,雖年近耄耋,仍不忘時向兩地主子,盡其拍馬屁股之本能 ,表面思想形態,一片大紅,內心世界是否如此,唯上帝知之。 (9/2007)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 ,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