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杜甫


秋興八首
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江間波浪兼天湧,塞上風雲接地陰。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繫故園心。寒衣處處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華。聽猿實下三聲淚,奉使虛隨八月槎。畫省香爐違伏枕,山樓粉堞隱悲笳。請看石上藤蘿月,已映洲前蘆荻花。
千家山郭靜朝暉,日日江樓坐翠微。信宿漁人還泛泛,清秋燕子故飛飛。匡衡抗疏功名薄,劉向傳經心事違。同學少年多不賤,五陵裘馬自輕肥。
聞道長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勝悲。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直北關山金鼓震,征西車馬羽書遲。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
蓬萊宮闕對南山,承露金莖霄漢間。
西望瑤池降王母,東來紫氣滿函關。雲移雉尾開宮扇,日繞龍鱗識聖顏。一臥滄江驚歲晚,幾回青瑣照朝班。
瞿唐峽口曲江頭,萬里風煙接素秋。花萼夾城通禦氣,芙蓉小苑入邊愁。朱簾繡柱圍黃鶴,錦纜牙檣起白鷗。回首可憐歌舞地,秦中自古帝王州。

昆明池水漢時功,武帝旌旗在眼中。織女機絲虛月夜,石鯨鱗甲動秋風。波漂菰米沈雲黑,露冷蓮房墜粉紅。關塞極天唯鳥道,江湖滿地一漁翁。
昆吾禦宿自逶迤,紫閣峰陰入渼陂。香稻啄餘鸚鵡粒,碧梧棲老鳳凰枝。佳人拾翠春相問,仙侶同舟晚更移。彩筆昔遊幹氣象,白頭吟望苦低垂。

秋興八首,唐代宗大曆元年(766)寫於夔州,是杜甫晚年慘淡經營之作。八首詩是一個整體,分別從不同角度去表現同一的主題。它們互相支撑,精心結構,築成一座巍峨偉麗的藝術大厦。王夫之云:"八首如正變七音 ,旋相為宮,而自成一章,或為割裂,則神態盡失矣。"   這八首詩,以夔府望京華為總綱,以"萬里風煙接素秋"為樞紐 ,身世之感,故國之思,紛來心上。詩人時而慷慨悲歌,時而低迴吟望;而在沈鬱悲憤的基調之中,又穿插着一些令人遐想神飛的場面描寫。組詩寄託了詩人對大唐王朝盛衰的深刻悲慨 。   八首詩寫得迴環往復,情景交融,結構綿密,意境高渾。詩人在表現手法上,把七律創作推上了一個新的高峯,被公認為杜甫七律的代表作。  

蜀相
蜀相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映階碧草皆春色,隔葉黃鸝空好音。三顧頻煩天下計,兩朝開濟老臣心。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唐肅宗上元元年(760),詩人初至成都 ,訪武侯祠而作此詩。蜀相即諸葛亮(181-234),三國時蜀漢丞相,扶助劉備建立蜀漢政權,封為武鄉侯,因稱武侯。今武侯廟在四川省成都市南效。詩中細緻地描述了武侯廟所在的環境 ,景物,而且讚頌諸葛亮的才能和品格。全詩飽含深情,沈鬱悲壯,是歷代傳誦名作,被譽為"七律正宗"。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白首(1)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寶應元年(762)冬,官軍收復洛陽;廣德元年(763)正月,叛將史朝義自縊,部將田承嗣,李懷仙來降。至此,河南叛亂平定,安史之亂這場浩劫即將結束。當時杜甫正避亂梓州 。消息傳來,他欣喜若狂,便提起筆來寫下這首千古傳誦的傑作。
本詩感情洋溢,熱烈奔放,它表現了在飽受亂世流離的痛苦之後,和平消息特然傳來時的那種狂喜。黃生云:"杜詩强半言愁,其言喜者,惟寄弟數首及此作而已 。"這首詩一洗愁容,是老杜平生第一快詩,說它"快",因為狂喜之情如决堤之水,奔流橫溢;如疾風掣電,砰然直瀉。

登岳陽樓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大曆三年(768)春,杜甫携眷自夔州出峽後 ,流寓江陵,公安。暮冬,泊舟岳陽樓,寫成此律。意境高渾,語言淳樸,為杜集名篇之一。

江南逢李龜年
歧王宅奡M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唐鄭處誨明皇雜錄卷下:"唐開元中,樂工李龜年,彭年,鶴年三人皆有才學盛名,彭年善舞,鶴年,龜年能歌,尤妙製渭川。特承顧遇,於東都大起第宅,僭侈之製,逾於公侯。宅在東都通遠里,中堂制度,甲於都下。"安史亂後,這個紅極一時的歌手便流落江南,以賣藝糊口了。雲溪友議載:"明皇幸岷山,百官皆竄辱,李龜年奔泊江潭。"   杜甫十四五歲時,曾在洛陽聽過他唱歌。大曆五年(770)前後,又在潭州跟他偶然相遇。作者撫今追昔,感慨無限。

以上梁鑒江 選釋

在杜甫的飄泊生涯過程中,舟船於他卻是慷慨悲涼的,堪與屈原同調了。試看: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登岳陽樓》

一種感時憂國,異域孤舟,前路茫茫,思家痛己的悲憤盡見於老淚縱橫。而「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寫登臨所見之景,卻是氣象雄偉,胸襟廣闊 ,形象具體,成為絕唱。最令人感動的是他幾近絕筆的《燕子來舟中作》的一首七律:

湖南為客動經春,燕子銜泥兩度新。舊入故園嘗識主 ,如今社日遠看人。可憐處處巢居室,何異飄飄托此身。暫語船檣還起去,穿花貼水益沾巾。

詩,寫燕,也寫自己,情致委婉,催人淚下,杜甫是死於耒陽舟中的。

曾敏之《望雲樓隨筆》

客至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盤飧市遠無兼味,樽酒家貧只舊醅。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

杜甫晚年卜居的草堂,座落在成都西郊浣花溪畔。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擺脫了紛擾的世界 ,在這狹小的天地過着半隱居的生活,難得有人過訪。一天,一位難得的客人來到,使他喜出望外。本詩原注云:"喜崔明府相過",明府 ,唐人對縣令的稱呼。

登樓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雲變古今。北極朝庭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可憐後主還祠廟,日暮聊為梁父吟。

安史之亂的直接惡果,是吐蕃入侵。廣德元年(763),吐蕃入涇州,犯奉天,武功,京師震動,代宗倉皇逃往陝州。同年十二月,吐蕃陷松州 ,維州,雲山城,籠城,西川節度高適不能救,於是劍南,西山諸州亦入於吐蕃。此詩為廣德二年(764)春杜甫初歸成都時作。詩歌寫登樓所見所感 ,氣象雄渾,感慨深沉。如石林燕語所云:句中有力 ,而紆徐不失意外之意。

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迴。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大曆二年(767),杜甫流寓夔州。在重陽佳節,他獨自到江邊登高眺望,觸景生情,寫成此詩。詩歌意境雄渾闊大,情感深沉悲慨,語言精煉 ,極見工力。胡應麟云:此章五十六字 ,如海底珊瑚,瘦勁難移,沉深莫測;而精光萬丈,力量萬鈞,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無昔人,後無來學。

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天寶十四年(755)安祿山起兵河北,焚掠中原,攻憎漼吽C次年七月,杜甫離別了鄜州的妻子,隻身赴靈武投奔肅宗,途中被叛軍擄至長安。他在極度的憂患與痛苦中渡過了一個不尋常的春節 。山河破碎,烽烟遍地,妻孥隔絕,這一切所做成的"感"與"恨",他實在是無計排遣啊!

旅夜書懷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夜舟。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名豈文章著 ,官應老病休。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這首詩抒發了他失意官場的憤激以及飄零天地的感慨。儘管詩人前路艱難,但詩意依然雄闊渾厚。杜甫五律,大筆如椽,壯浪恣肆。如本詩"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兩句 ,以其磅礡的氣勢為後人所傳誦。

月夜憶舍弟
戍鼓斷人行,邊秋一雁聲。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

本篇作於乾元二年(759)秋天,時詩人在秦州。
這年九月,史思明的叛軍攻陷洛陽,齊,汝,鄭,滑四州正在戰亂之中。杜甫的三個弟弟(杜穎,杜觀,杜豐)猶在東方,兵禍未息,音書斷絕,不知何日方見 。詩歌因景抒情,情景相應,語言明白簡煉,至誠感人。

以上梁鑒江 選釋

野望
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萬里橋。海內風塵諸弟隔,天涯涕淚一身遙。惟將遲暮供多病,未有涓埃答聖朝。跨馬出郊時極目,不堪人事日蕭條。

詠懷古迹   五首
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江山故宅空文藻,雲雨荒臺豈夢思?最是楚宮俱泯滅,舟人指點到今疑。

本題共五首,大曆元年(766)作於夔州。五首都是借古以抒懷,並非單純憑弔古迹。

這是組詩的第二首。因見到宋玉在歸州(今湖北秭歸)的故宅而作此詩。杜詩用意深刻,當時未能受到世人的理解和重視。詩中以宋玉自况,寄託失意之情。後人誦此 ,亦增蕭條異代之慨矣。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一去紫臺連朔漠,獨留青冢向黃昏。畫圖省識春風面,環珮空歸月夜魂。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

這是組詩的第三首。王昭君,名嬙,南郡秭歸人。漢元帝竟寧元年(前33),匈奴呼韓邪單于入朝求和親,昭君自請入胡,號寧胡閼氏。
本詩詠王昭君,亦寄託着詩人身世之感。

餘三首

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遺像肅清高。三分割據紆籌策,萬古雲霄一羽毛。伯仲之間見伊、呂,指揮若定失蕭、曹。運移漢祚終難復,志決身殲軍務勞。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三峽樓臺淹日月,五溪衣服共雲山。羯胡事主終無賴,詞客哀時且未還。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

蜀主窺吳幸三峽,崩年亦在永安宮。翠華想像空山裡,玉殿虛無野寺中。古廟杉松巢水鶴,歲時伏臘走村翁。武侯祠屋常鄰近,一體君臣祭祀同。

天末懷李白
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應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

至德元年(757)二月,永王李璘(唐玄宗第十六子)由江夏起兵,以北上平亂為名與肅宗爭位。事敗被殺,李白出於愛國熱情,加上政治上的幼稚,參加李璘幕府,以"附逆"罪繫獄 。肅宗入京後。李白被重新定罪流放夜郎(今貴州桐梓縣一帶)。這時杜甫正在秦州,秋天陣陣的凉風,掀起詩人懷友之想。

別房太尉墓
他鄉復行役,駐馬別孤墳。近淚無乾土,低空有斷雲。對硈俯糧禳A把劍覓徐君。唯見林花落,鶯啼送客聞。

本篇作於廣德二年(764)二月。時杜甫將從閬州赴成都。行前到房太尉墓前哭別。
房太尉:舊唐書.房琯傳載,寶應二年四月,拜特進刑部尚書,在路遇疾。廣德元年(是年七月改元)八月卒於閬州僧舍。

閣夜
歲暮陰陽催短景,天涯霜雪霽寒宵。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野哭千家聞戰伐,夷歌幾處起漁樵。臥龍躍馬終黃土,人事音書漫寂寥。  

本篇作於大曆元年(766)冬夔州西閣。
杜詩常以雄勁之筆,寫壯闊之景,寓幽鬱之情,表現出一種崇高的悲壯的美。悲壯,是杜詩的一個主要的美學特徵。他的"悲壯"不同於一般的慷慨悲歌,它是憤激,寂寞,冷峻,雄渾,沉厚,豪放的混合體。    

以上梁鑒江 選釋

贈花卿
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雲。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花卿,即花驚定。卿是古代對男子的美稱。這首詩風華流麗,婉轉含蓄,寓諷刺於樂曲的描寫之中。前人謂公之絕句百餘首 ,此為之冠。

杜甫有一首《贈花卿》詩:「錦城絲管日紛紛,半入江風半入雲。此曲只應天上有 ,人間那得幾回聞?」花卿,就是花敬定,曾經平定段子璋有功。末二句是讚歎在花眳b會所奏歌曲的美妙。但正如楊慎所說的,是諷刺。他說:「花卿在蜀,頗僭用天子禮樂,子美作此譏之,而意在言外,最得詩人之旨。」楊慎的說法就是依據詩中「天上」二字而來的。所以這首詩亦算是語中有刺的含蓄。就是前人所謂「嬉笑之怒,甚於裂眦」的含蓄了。

宿府
清秋幕府井梧寒,獨宿江城蠟炬殘。永夜角聲悲自語,中天月色好誰看。風塵荏苒音書絕,關塞蕭條行路難。己忍伶俜十年事,強移棲息一枝安。

廣德二年(764)嚴武再鎮蜀,杜甫回到成都草堂,被嚴武推薦為檢校工部員外郎,賜緋魚帶,並在節度署中任參謀。杜甫看在朋友份上,只好勉為其難,在嚴武幕中工作。本詩作於是年秋天 。詩中描述在幕府中獨宿的冷寂情景,回顧十年來流離落泊的生活,有無限感慨。
府,指幕府。軍旅出行,施用帳幕,因以幕府稱古代將軍的府署。

春夜喜雨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

本篇上元二年(761)春在成都草堂作。
這時杜甫已有個棲身之所,生活也安定下來,心情自然比羈泊之時好多了。詩人通過細緻入微的觀察,形象地描繪了江村夜雨的景象,抒發內心喜悅之情。全詩結構嚴整,語言準確,精煉 。這是杜集中深受人們喜愛和稱 賞的名篇。仇兆鰲說寫春雨寫得脈脈綿綿,於造化之機最為密切。浦起龍認為喜意都從罅縫堸f透。這確是一首難得的詠物佳構。

以上梁鑒江 選釋

春日憶李白
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羣。清新庾開府,俊逸鮑參軍。渭北春天樹,江東日暮雲。何時一樽酒,重與細論文。

天寶三年(744)夏天,兩顆唐代詩壇巨星— 李白與杜甫在洛陽相會,隨後一起游歷梁(今河南開封),宋(今河南商丘),經過短暫的分離,次年秋兩人又在兗州重聚。後來李白往江東去了,杜甫到了長安,他們便不再有見面的機會 。此後,杜甫寫過多首憶念李白的詩。本詩高度評價李白的詩篇,表現詩人對朋友的深摯情誼和衷心的仰暮。春天樹日暮雲」之句 ,在後世被提煉為成語,表示朋友的互相懷念,沿用至今。
庾開府: 庾信。   鮑參軍: 鮑照。

月夜
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乾。

天寶十五年(756)六月,詩人把妻兒安置在鄜州的羌村。聽到肅宗即位靈武的消息後,杜甫自鄜州隻身投奔,途中被安史亂軍擄至長安。詩人身樣餺F,心懸妻孥。八月的一個晚上 ,月華皎潔,夜涼如水,懷人之情又在他心堿仍敿_來。他痛苦地思念着鄜州的妻子。

整首詩不正面寫自己對月懷人之情,而從對面着筆,寫妻子對月懷念自己,使自己懷人的愁思顯得具體而深切。四聯層層推進,可謂匠心獨具。王嗣奭說得好:「公本思家 ,而偏想家人之思我,已進一層。至念及兒女之不能思,又進一層。
.....鬟』 ,『玉臂』,語麗而情更悲。至於『雙照』,可以自慰矣,而仍帶『淚痕』說,與泊船悲喜,驚定拭淚同,皆至情也。」

得舍弟消息二首
近有平陰信,遙憐舍弟存。側身千里道,寄食一家村。烽舉新酣戰,啼垂舊血痕。不知臨老日,招得幾時魂。
汝懦歸無計,吾衰往未期。浪傳烏鵲喜,深負鶺鴒詩。生理何顏面,憂端且歲時。兩京三十口,雖在命如絲。

本題二首作於天寶十五年。天寶十四年(755)十一月,安祿山以奉密旨入朝誅楊國忠為名,從范陽殺向長安。十二月,東京洛陽失慼C次年正月,安祿山稱帝於洛陽,潼關被圍,長安告急。六月,潼關失守,玄宗倉皇入蜀,長安為叛軍所佔。資治通鑒唐紀載:賊每破一城,城中衣服,財賄,婦人皆為所掠。男子壯者使之負擔,羸,病,老,幼皆以刀槊殺之。」人民經歷空前浩劫。杜甫一弟原居洛陽,洛陽撓擃徶|家逃難。當時詩人可能還在長安,處境也十分艱危。

第二首全篇首聯與頷聯為一段,感嘆見面無由,深負手足之情;頸聯為一段,叙寫自己的窘迫與憂患;尾聯又為一段,合寫兩家處境之險。通篇真氣流注,不可句摘,辭語平淡而用意深厚,宋初梅堯臣等每學這一體。

浦起龍《讀杜心解》: 「言汝不能歸,吾不能往,消息亦徒然耳。」起句對偶,一氣流走,是老杜家法。

平陰: 今山東省平陰縣。   烏鵲喜: 西京雜記:乾鵲噪而行人至。   鶺鴒詩:《詩小雅常棣》有「脊令在原,兄弟急難」句。鶺鴒,鳥名,據云其首尾搖動相應,故以喻兄弟之相助。

以上梁鑒江 選釋

丹青引   贈曹霸將軍
將軍魏武之子孫,於今為庶為青門。英雄割據雖已矣,文采風流今尚存。學書初學衛夫人,但恨無過王右軍。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於我如浮雲。開元之中常引見,承恩數上南熏殿。淩煙功臣少顏色,將軍下筆開生面。良相頭上進賢冠,猛將腰間大羽箭。褒公鄂公毛髮動,英姿颯爽猶酣戰。先帝天馬玉花驄,畫工如山貌不同。是日牽來赤墀下,迥立閶闔生長風。詔謂將軍拂絹素,意匠慘澹經營中。斯須九重真龍出,一洗萬古凡馬空。玉花卻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至尊含笑催賜金,圉人太僕皆惆悵。弟子韓幹早入室,亦能畫馬窮殊相。幹惟畫肉不畫骨,忍使驊騮氣凋喪。將軍畫善蓋有神,偶逢佳士亦寫真。即今漂泊干戈際,屢貌尋常行路人。塗窮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貧。但看古來盛名下,終日坎壈纏其身。

歷代名畫記卷九:曹霸,曹操曾孫曹髦之後,唐代名畫家。開元中成名,善畫馬和人物。天寶末,常應詔寫御馬,官至左武衛將軍。這首詩記述了曹霸的家世和遭際,讚揚了他高超的畫技,同時對他戰亂後的落泊生涯表示深切的同情。詩中寄寓着詩人盛衰興廢的感慨。

丹青,丹砂和青雘,古代用以繪畫的紅綠顏料,後借代繪畫。   引,詩體名,亦是曲調的一種。

以上梁鑒江 選釋

三吏,三別

原注:收京後作。雖收兩京,賊猶充斥。

至德二年(757)冬,李俶(肅宗長子),郭子儀,李光弼,王思禮收復兩京,形勢大有轉機。乾元元年(758)冬,郭子儀等九個節度使率兵二十萬圍安慶緒於鄴城 。次年春,史思明派援軍至,唐軍終因指揮混亂潰敗。郭子儀等退守河陽,局勢復趨緊張。為應戰事之急,官府四出抽丁,百姓苦不堪言。這時杜甫正好從洛陽回華州住所,沿途見差吏如狼似虎,民不聊生,到處都是紛亂悽慘的景象,便有感而寫下了新安吏,潼關吏 ,石壕吏,新婚別,垂老別,無家別六篇。六篇為一個組詩,世稱 三吏”,三別  

新安吏

客行新安道,喧呼聞點兵。借問新安吏,縣小更無丁。府帖昨夜下,次選中男行。中男絕短小,何以守王城。肥男有母送,瘦男獨伶俜。白水暮東流,青山猶哭聲。莫自使眼枯,收汝淚縱橫。眼枯即見骨,天地終無情。我軍取相州,日夕望其平。豈意賊難料,歸軍星散營。就糧近故壘,練卒依舊京。掘壕不到水,牧馬役亦輕。況乃王師順,撫養甚分明。送行勿泣血,僕射如父兄。

本篇寫征夫訣別的悲動。新安,今河南省新安縣。

石壕吏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踰牆走,老婦出看門。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一男附書至(一作到),二男新戰死。存(一作在)者且(一作是)偷生,死者長已矣。室中更無人,惟(《文粹》作所)有乳下孫。有孫(陳浩然本作孫有)母未去,出入(一作更)無完裙(一云:孫母未便出,見吏無完裙)。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

在暮色蒼茫之時,作者途經石壕,向鄰家借宿。他目睹一幕官差夜中拉伕的慘劇,聽到老婦悲憤的哭訴。

潼關吏
士卒何草草,築城潼關道。大城鐵不如,小城萬丈餘。借問潼關吏,修關(一作築城)還備胡?要我下馬行,為我指山隅。連雲列戰格,飛鳥不能踰。胡來但自守,豈復憂西都。丈人視要處,窄(一作穿)狹容單車。艱難奮長戟,萬(吳作千)古用一夫。哀哉桃林戰,百萬化為魚。請囑防關將,慎勿學哥舒。

石壕西行,便是潼關,它是扼守長安的戰略要地。鄴城敗後,洛陽緊急,長安也有再度陷賊的危險。為備萬一,唐軍又在潼關大築工事。     一天,作者路經此地,只見築城關道,上下忙碌,便與督役攀談起來。他希望守將能吸取潼關慘敗,喪師廿萬的沉痛教訓,依險堅守,切勿輕舉妄動。

新婚別
兔絲附蓬麻,引蔓故(一作固)不長。嫁女與征夫,不如棄路旁。結髮為妻子(樊作君妻),席不煖君床。暮婚晨告別,無乃太匆忙!君行雖(一作既)不遠,守邊赴(一作戍)河陽。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父母養我時,日(一作月)夜令我藏。生女有所歸,雞狗(一作犬)亦得(一作相)將。君今生死地(《杜臆》作生死地,陳浩然作死生地,一作今往死地,一作生往死地),沉痛迫中腸。誓欲隨君去(一作往),形勢反蒼黃。勿為(一作改)新婚念,努力事戎行。婦人在軍中,兵氣恐不揚。自嗟貧家女,久致(一作致此)羅襦裳。羅襦不復施,對君洗紅妝。仰視百鳥飛,大小必雙翔。人事多錯迕,與君永相望。

這是一個新婚女子對征夫的臨別之言。結婚第二天,她丈夫就被徵赴河陽戍守。她先是埋怨,後悔,轉而勉勵丈夫勿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 ”,最後向丈夫表示自己的忠貞,並希望夫妻永不相忘。

垂老別
四郊未寧靜,垂老(一作死)不得安。子孫陣亡盡,焉用身獨完?投杖出門去,同行為辛酸。幸有牙齒存(一作好),所悲骨髓(一作肉)乾。男兒既介冑,長揖別上官。老妻臥路啼,歲暮衣裳單。孰知是死別?且復傷其寒。此去必不歸,還聞勸加餐。土門壁甚堅,杏園度亦難。勢異鄴城下,縱死時猶(晉作獨)寬。人生有離合,豈擇衰老(一作盛)端。憶昔少壯日,遲迴竟長嘆。萬國盡征戍(一云東征),烽火被岡巒。積屍草木腥,流血川原丹。何鄉為樂土,安敢尚盤桓?棄絕蓬室居,塌然摧肺肝。

這是一個垂老征夫的自述。他子孫都已陣亡。現在又輪到他上前綫了。老妻臨別哭送。同行為之辛酸。他時而自慰;當想到此去必不歸 ” 馬上就要棄絕蓬室居”時。他病苦得肝肺崩裂。

無家別
寂寞天寶後,園廬但蒿藜。我里百(一作萬)餘家,世亂各東西。存者無消息,死者為(一作委)塵泥。賤子因陣敗,歸來尋舊(一作故)蹊。久行見空巷(一作室),日瘦氣慘悽。但對狐與狸,豎毛怒我啼。四鄰何所有?一二老寡妻。宿鳥戀本枝,安辭且窮棲。方春獨荷鋤,日暮還灌畦。縣吏(一作令)知我至,召令習鼓 鞞。雖從本州役,內顧無所攜。近行止一身,遠去終轉迷。家鄉既盪盡,遠近理亦齊。永痛長病母,五年委溝溪。生我不得力,終身兩酸嘶。人生無家別,何以為蒸黎。

一個敗陣歸來的征夫,見里巷一空,園廬蕩盡,不勝酸楚。他想獨個兒重理舊業,沒料到縣吏又徵調他到州上服役。這一次他孑然一身,無家可別,只得懷着滿腔的悲憤踏上新的路程。

兵車行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孃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
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道旁過者問行人,行人但云點行頻。或從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營田。去時里正與裹頭,歸來頭白還戍邊。邊庭流血成海水,武皇開邊意未已。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生荊杞。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雞。長者雖有問,役夫敢申恨?且如今年冬,未休關西卒。縣官急索租,租稅從何出? 信知生男惡,反是生女好。生女猶得嫁比鄰,生男埋沒隨百草。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於本篇的歷史背景 ,一說是進攻南詔,一說是用兵吐蕃。至於哪一說較確當,那是無關重要的。再說,文藝作用往往集中地反映某一社會現象,具有普遍性和典型性,限定它為某一歷史事件而作 ,恐怕未必妥當。

首詩寫送別征人的悽慘場面和征夫的怨訴 ,深刻地揭露唐帝國長年用兵的惡果,表現人民對統治者窮兵黷武的痛恨和斥責。

麗人行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
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頭上何所有?翠微葉垂鬢唇 。背後何所見? 珠壓腰衱穩稱身。就中雲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紫駝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盤行素鱗。犀箸饜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黃門飛鞚不動塵,御廚絡繹送八珍。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後來鞍馬何逡巡,當紅軒馬入錦茵。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去銜紅巾。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本篇寫於天寶十二年(753)春。
楊貴妃的三個姐姐分別被玄宗封為韓國夫人,虢國夫人和秦國夫人。天寶十一年(752),楊國忠通過裙帶關係,爬上了右丞相兼吏部尚書的高位。楊氏兄妹可謂"並承恩澤 ,勢傾天下"了。史載:"玄宗每幸華清宮,國忠姊妹五家扈從。每家一隊,着一色衣。五家合隊,照映如花,遺鈿墜舄,瑟瑟珠翠 ,燥燦爛芳馥於路。
此詩內容描述這些貴人們遊宴曲江的情景。

哀江頭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昭陽殿裡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齧黃金勒。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箭正墜雙飛翼。明眸皓齒今何在,血污遊魂歸不得。清渭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人生有情淚霑臆,江水江花豈終極。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本篇與春望同時作 。長安朱雀街東流水縈迴之處,就是曲江,江頭指的就是這個地方。曲江在秦為宜春苑,在漢為樂遊園,唐開元年間經過疏鑿營建,成為玄宗,貴妃常常遊行之所。
肅宗至德二年(757)三月,杜甫避開長安叛軍的耳目,潛行至曲江。他想起昔日玄宗,貴妃"霓旌下南苑"的氣派和貴妃專寵驕奢的情景,想起安史作亂,長安撓 ,玄宗出走和馬嵬驛的悲劇,他還想到國家的危難,人民的疾苦和個人的不幸。他愁思翻湧,悲不可遏。詩歌以叙事為主體,先寫目前所見,再倒叙一筆 ,又折回目前,波瀾起伏。中間一段描寫細膩。與上,下文硬筆成鮮明對比,極為老健。

北征
皇帝二載秋,閏八月初吉,杜子將北征,蒼茫問家室。維時遭艱虞,朝野少暇日;顧慙恩私被,詔許歸蓬蓽。拜辭詣闕下,怵惕久未出。雖乏諫諍姿,恐君有遺失。君誠中興主,經緯固密勿。東胡反未已,臣甫憤所切。揮涕戀行在,道途猶恍惚。乾坤含瘡痍,憂虞何時畢!霏霏逾阡陌,人煙眇蕭瑟。所遇多被傷,呻吟更流血。回首鳳翔縣,旌旗晚明滅。前登寒山重,屢得飲馬窟。郊入地底,涇水中蕩潏。猛虎立我前,蒼崖吼時裂。菊垂今秋花,石戴古車轍。青雲動高興,幽事亦可悅。山果多瑣細,羅生雜橡栗。或紅如丹砂,或黑如點漆。雨露之所濡,甘苦齊結實。緬思桃源內,益嘆身世拙。坡陀望鄜峙,岩穀互出沒。我行已水濱,我僕猶木末。鴟鳥鳴黃桑,野鼠拱亂穴。夜深經戰場,寒月照白骨。潼關百萬師,往者散何卒! 遂令半秦民,殘害為異物。況我墮胡塵,及歸盡華髮。經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結。慟哭松聲回,悲泉共幽咽。平生所嬌兒,顏色白勝雪。見耶背面啼,垢膩腳不襪。床前兩小女,補綴才過膝。海圖拆波濤,舊繡移曲折。天吳及紫鳳,顛倒在短褐。老夫情懷惡,嘔泄臥數日。那無囊中帛,救汝寒凜慄。粉黛亦解苞,衾綢稍羅列。瘦妻面復光,痴女頭自櫛。學母無不為,曉妝隨手抹。移時施朱鉛,狼藉畫眉闊。生還對童稚,似欲忘饑渴。問事競挽鬚,誰能即嗔喝?翻思在賊愁,甘受雜亂聒。新歸且慰意,生理焉得說?至尊尚蒙塵,幾日休練卒?仰觀天色改,坐覺妖氛豁。陰風西北來,慘澹隨回紇。其王願助順,其俗善馳突。送兵五千人,驅馬一萬匹。此輩少為貴,四方服勇決。所用皆鷹騰,破敵過箭疾。聖心頗虛佇,時議氣欲奪。伊洛指掌收,西京不足拔。官軍請深入,蓄銳伺俱發。此舉開青徐,旋瞻略恆碣。昊天積霜露,正氣有肅殺。禍轉亡胡歲,勢成擒胡月;胡命其能久?皇綱未宜絕! 憶昔狼狽初,事與古先別:奸臣竟葅醢,同惡隨蕩析。不聞夏殷衰,中自誅妹妲;周漢獲再興,宣光果明哲。桓桓陳將軍,仗鉞奮忠烈。微爾人盡非,於今國猶活。淒涼大同殿,寂莫白獸闥。都人望翠華,佳氣向金闕。園陵固有神,掃灑數不缺。煌煌太宗業,樹立甚宏達。

至德二年(757)八月。杜甫由鳳翔回鄜州探家。本篇寫於到家之後。征,旅行。鄜州在鳳翔東北,故以"北征"名篇。
北征》與《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同以探家為題材,但較後者有更多的叙事成份。它氣魄雄渾,思想深刻,格調沉鬱,是古代詩歌中的優秀之作。葉夢得把它比作司馬遷的《史記》,認為它"窮極筆力",為"古今絕唱"。它歷來被譽為"詩史"。
詩中有作者心理活動的細緻刻劃,有旅途艱辛的具體描寫,有家庭生活的生動叙述,有關於社會時局的深刻分析。這首詩雖以探家為題材,但作者着眼點不在於申述個人的不幸,而在於思考人生,反映社會,憂傷國事,全詩字字句句充滿着詩人的家國之思。


以上梁鑒江 選釋

哀王孫
長安城頭頭白烏,夜飛延秋門上呼。又向人家啄大屋,屋底達官走避胡。金鞭斷折九馬死,骨肉不待同馳驅。腰下寶玨青珊瑚,可憐王孫泣路隅。問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為奴。已經百日竄荊棘,身上無有完肌膚。高帝子孫盡隆準,龍種自與常人殊。豺狼在邑龍在野,王孫善保千金軀。不敢長語臨交衢,且為王孫立斯須。昨夜東風吹血腥,東來橐駝滿舊都。朔方健兒好身手,昔何勇銳今何愚。竊聞天子已傳位,聖德北服南單于。花門剺面請雪恥,慎勿出口他人狙。哀哉王孫慎勿疏,五陵佳氣無時無。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   並序
大歷二年十月十九日夔府別駕元持宅見臨潁李十二娘舞劍器,壯其蔚跂。問其所師,曰︰余公孫大娘弟子也。開元三載,余尚童稚,記於郾城觀公孫氏舞劍器渾脫。瀏灕頓挫,獨出冠時。自高頭宜春梨園二伎坊內人,洎外供奉,曉是舞者,聖文神武皇帝初,公孫一人而已。玉貌錦衣,況余白首!今茲弟子,亦匪盛顏。既辨其由來,知波瀾莫二。撫事慷慨,聊為劍器行。昔者吳人張旭善草書書帖,數嘗於鄴縣見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自此草書長進,豪蕩感激。即公孫可知矣!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觀者如山色沮喪 ,天地為之久低昂。㸌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青光。絳脣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臨潁美人在白帝 ,妙舞此曲神揚揚。與余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舞劍初第一。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澒洞昏王室。梨園子弟散如煙 ,女樂餘姿映寒日。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蕭瑟。玳筵急管曲復終,樂極哀來月東出。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奉先劉少府新畫山水障歌
堂上不合生楓樹 ,怪底江山起煙霧。聞君掃卻赤縣圖,乘興遣畫滄洲趣。畫師亦無數,好手不可遇。對此融心神。知君重毫素。豈但祁嶽與鄭虔,筆蹟遠過楊契丹。得非懸圃裂,無乃瀟湘翻。悄然坐我天姥下,耳邊已似聞清猿。反思前夜風雨急,乃是蒲城鬼神入。元氣淋漓障猶濕,真宰上訴天應泣。野亭春還雜花遠,漁翁暝踏孤舟立。滄浪水深青且闊,欹岸側島秋毫末。不見湘妃鼓瑟時,至今斑竹臨江活。劉侯天機精,愛畫入骨髓。自有兩兒郎,揮灑亦莫比。大兒聰明到,能添老樹巔崖堙C小兒心孔開。貌得山僧及童子。若耶溪,雲門寺。吾獨胡爲在泥滓?青鞋布襪從此始。

樂遊園歌
樂遊古園崒森爽,煙綿碧草萋萋長。公子華筵勢最高,秦川對酒平如掌。長生木瓢示真率,更調鞍馬狂歡賞。青春波浪芙蓉園,白日雷霆夾城仗。閶闔晴開昳蕩蕩,曲江翠幕排銀榜。拂水低徊舞袖翻,緣雲清切歌聲上。卻憶年年人醉時,隻今未醉已先悲。數莖白發那拋得,百罰深杯亦不辭。聖朝亦知賤士醜,一物自荷皇天慈。此身飲罷無歸處,獨立蒼茫自詠詩。

自京赴奉先詠懷五百字
杜陵有布衣,老大意轉拙。許身一何愚,竊比稷與契。 居然成濩落,白首甘契闊。蓋棺事則已,此志常覬豁。 窮年憂黎元,嘆息腸內熱。取笑同學翁,浩歌彌激烈。 非無江海志,蕭灑送日月。生逢堯舜君,不忍便永訣。 當今廊廟具,構廈豈雲缺?葵藿傾太陽,物性固莫奪。 顧惟螻蟻輩,但自求其穴。胡為慕大鯨,輒擬偃溟渤? 以茲悟生理,獨恥事幹謁。兀兀遂至今,忍為塵埃沒。 終愧巢與由,未能易其節。沈飲聊自遣,放歌破愁絕。 歲暮百草零,疾風高岡裂。天衢陰崢嶸,客子中夜發。 霜嚴衣帶斷,指直不得結。淩晨過驪山,禦榻在嵽嵲。 蚩尤塞寒空,蹴踏崖谷滑。瑤池氣鬱律,羽林相摩戛。 君臣留歡娛,樂動殷膠葛。賜浴皆長纓,與宴非短褐。 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撻其夫家,聚斂貢城闕。 聖人筐篚恩,實欲邦國活。多士盈朝廷,仁者宜戰栗。 況聞內金盤,盡在衛霍室。中堂有神仙,煙霧蒙玉質。 煖客貂鼠裘,悲管逐清瑟。勸客駝蹄羹,霜橙壓香橘。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榮枯咫尺異,惆悵難再述。 北轅就涇渭,官渡又改轍。群冰從西下,極目高崒兀。 疑是崆峒來,恐觸天柱折。河梁幸未坼,枝撐聲窸窣。 行李相攀援,川廣不可越。老妻寄異縣,十口隔風雪。 誰能久不顧,庶往共飢渴。入門聞號咷,幼子餓已卒。 吾寧舍一哀,堳悒蝬舕|。所愧為人父,無食致夭折。 豈知秋禾登,貧窶有倉卒。生常免租稅,名不隸征伐。 撫跡猶酸辛,平人固騷屑。默思失業徒,因念遠戍卒。 憂端齊終南,澒洞不可掇。

佳人
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女,零落依草木。關中昔喪亂,兄弟遭殺戮。官高何足論,不得收骨肉。世情惡衰歇,萬事隨轉燭。夫婿輕薄兒,新人美如玉。 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宿。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侍婢賣珠回,牽蘿補茅屋。 摘花不插發,采柏動盈掬。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寄李十二白二十韻
昔年有狂客,號爾謫仙人。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聲名從此大,汩沒一朝伸。文彩承殊渥,流傳必絕倫。龍舟移棹晚,獸錦奪袍新。白日來深殿,青云滿后塵。乞歸優詔許,遇我宿心親。未負幽棲志,兼全寵辱身。劇談憐野逸,嗜酒見天真。 醉舞梁園夜,行歌泗水春。才高心不展,道屈善無鄰。處士禰衡俊,諸生原憲貧。稻粱求未足,薏苡謗何頻。五嶺炎蒸地,三危放逐臣。幾年遭鵩鳥,獨泣向麒麟。蘇武先還漢,黃公豈事秦。楚筵辭醴日,梁獄上書辰。已用當時法,誰將此義陳。老吟秋月下,病起暮江濱。莫怪恩波隔,乘槎與問津。

飲中八仙歌
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陽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車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興費萬錢。飲如長鯨吸百川。銜杯樂聖稱避賢。宗之瀟灑美少年。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蘇晉長齋繡佛前。醉中往往愛逃禪。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張旭三杯草聖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雲煙。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談雄辯驚四筵。

韋諷錄事宅觀曹將軍畫馬圖
國初已來畫鞍馬,神妙獨數江都王。將軍得名三十載,人間又見真乘黃。曾貌先帝照夜白,龍池十日飛霹靂。內府殷紅瑪瑙盤,婕妤傳詔才人索。盤賜將軍拜舞歸,輕紈細綺相追飛。貴戚權門得筆跡,始覺屏障生光輝。昔日太宗拳毛騧,近時郭家獅子花。今之新圖有二馬,復令識者久嘆嗟。此皆騎戰一敵萬,縞素漠漠開風沙。其餘七匹亦殊絕,迥若寒空動煙雪。霜蹄蹴踏長楸間,馬官廝養森成列。可憐九馬爭神駿,顧視清高氣深穩。借問苦心愛者誰? 後有韋諷前支遁。憶昔巡幸新豐宮,翠華拂天來向東。騰驤磊落三萬匹,皆與此圖筋骨同。自從獻寶朝河宗,無復射蛟江水中。君不見金粟堆前松柏堙A龍媒去盡鳥呼風。

贈衛八處士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爲鬼,驚呼熱中腸。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問答乃未已,驅兒羅酒漿。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

贈李白
秋來相顧尚飄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

瘦馬行
東郊瘦馬使我傷,骨骼硉兀如堵牆。絆之欲動轉欹側,此豈有意仍騰驤。細看六印帶官字,眾道三軍遺路旁。皮乾剝落雜泥滓,毛暗蕭條連雪霜。 去歲奔波逐餘寇,驊騮不慣不得將。士卒多騎内廄馬,惆悵恐是病乘黄。當時歷塊誤一蹶,委棄非汝能周防。見人慘淡若哀訴,失主錯莫無晶光。 天寒遠放雁爲伴,日暮不收烏啄瘡。誰家且養願終惠,更試明年春草長。    

古柏行
孔明廟前有老柏,柯如青銅根如石。霜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君臣已與時際會,樹木猶為人愛惜。雲來氣接巫峽長,月出寒通雪山白。憶昨路繞錦亭東,先主武侯同閟宮。崔嵬枝幹郊原古,窈窕丹青戶牖空。落落盤踞雖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風。扶持自是神明力,正直原因造化功。大廈如傾要梁棟,萬牛回首丘山重。不露文章世已驚,未辭剪伐誰能送。苦心豈免容螻蟻,香葉 經經宿鸞鳳。志士幽人莫怨嗟,古來材大難為用。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