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頁:  1.. 2.. 3.. 4.. 5.. 6..  愛書堂詩詞選讀       

元好問(一)
紛紛布鼓叩蘇門,誰掃刁調返灝渾?手挽黃河看砥柱,亂流橫地一峰尊。

元好問,金代傑出文學家,字裕之,號遺山,太原秀容(今山西忻縣)人。興定進士,曾任行尚書省左司員外郎等職。金亡不仕 。詩詞多傷時感事之作,蒼涼沉鬱,風格剛勁,有北方詩人的特色。有遺山樂府

布鼓: 以布為鼓,敲不出聲音來。漢書王尊傳:毋持布鼓過雷門
蘇門: 蘇軾的門庭。
誰掃刁調: 刁調,枝葉動搖貌。莊子齊物論:而獨不見之調調之刁刁乎。引申而謂枝葉動搖發出的小聲 。誰掃刁調,即誰掃去刁調小聲。  
返灝渾: 返到灝渾的大氣派。
砥柱: 山名,在黃河中。   大禹治水,破砥柱山以通河,謂之三門,即三門峽(見水經注)。
亂流橫地: 指黃河。
一峰尊: 指砥柱。

題解】 蘇軾集傳到北方以後,金人學蘇詞的不少,但誰能掃去刁調小聲而返到灝渾的大氣派呢?元好問在金末,上承蘇軾,卓有成就。他的詞大氣渾灝,如賦三門津有萬象人橫潰 ,依舊一峰閑句 ,可作為他的詞集遺山樂府的贊語。

元好問(二)
唾手應酬雜笑姍,未容小節議遺山。高流妙訣無多子,兩字傳君是勇刪。

唾手應酬: 唾手,謂唾手可得,極言其容易。唾手應酬,謂很容易地寫了許多應酬作品。
笑姍: 非議譏笑的意思。
小節: 小事。
遺山: 元好問號。
高流: 高等學人。
妙訣: 好辨法。
無多子: 子,語助詞,即不多意。
君: 指讀者。   勇刪: 勇於刪汰。

題解】清代華張家鼒刊遺山詞五卷 ,其末卷多應酬濫作 。朱彊村彊村叢書刊遺山詞用高麗本,刪汰應酬濫作 ,可能是遺山手定。

吳文英(一)
小湖北嶺屐群群,綠萼滄浪酒幾巡。夢路倘逢過嶺客,笳邊忍伴鬥蛩人。

吳文英 ,南宋著名詞人,字君特 。號夢窗,覺翁,四明(今浙江寧波)人。曾為嗣榮王等顯貴門客。其詞字句工麗,音律和諧,但喜用典故,詞意晦澀。有夢窗詞甲乙丙丁四稿
 
小湖: 指杭州里西湖。
北嶺: 指杭州里西湖葛嶺。南宋奸相賈似道住里西湖葛嶺。
屐群群: 謂很多文士登門謁見賈似道。
綠萼滄浪: 指蘇州滄浪亭的綠萼梅。
過嶺客: 指吳潛。吳潛,字履齋,官至宰相,後被貶官過嶺南,被毒死於循州謫所。
笳邊: 指元兵南侵。
鬥蛩人: 指賈似道。賈似道在元兵南侵的時候,還在半閑堂鬥蟋蟀取樂。

題解】吳文英原亦出入於賈似道之門,其壽賈似道 詞有小湖北嶺雲多句 。後來南宋理宗的宰相吳潛受到賈似道的迫害。吳潛和吳文英交好,他們曾於嘉熙三年一同觀梅於蘇州之滄浪亭,文英作金縷曲,潛有和章 。賈似道誣譖潛在建儲(立太子)問題上措置無方,潛被謫官罷相,吳文英不負吳潛舊情,不忍再和賈似道來往。清劉毓崧作夢窗詞叙認為:夢窗於似道未肆驕橫之時 ,贈以數詞,固不足為累。」以後夢窗「灼見似道專擅之迹日彰 ,是以早自疏遠;亦以疇昔受知於吳履齋,詞稿中有追陪游宴之作,最相親善;是時履齋已為似道誣譖罷相,將有嶺表之行;夢窗義不肯負履齋 ,故特顯絕似道耳。

吳文英(二)
仙闕簫聲桂影寒,夢中金碧各檀。是誰肯辦痴兒事 ,七寶樓臺拆下看。

欒: 美貌。
七寶樓臺: 張炎評吳文英詞如七寶樓臺,拆碎下來,不成片段。

題解】吳文英詞形式極美,此詩首二句以神仙宮闕的金碧輝煌來形容它的絢麗色彩 。張炎詞源評吳文英詞如七寶樓臺 ,拆碎下來,不成片段。」往年朱彊村先生談及張炎這段話時,提出相反的看法 ,他說:「七寶樓臺,誰要他拆碎下來看 。」

劉辰翁
稼軒後起有辰翁,曠代詞壇峙兩雄。憾事箏琶銀甲硬,江西殘響倚聲中。

劉辰翁,南宋詞人。字會孟,廬陵(今江西吉安)人。太學生。景定廷試對策 ,因觸犯權奸賈似道,置於丙等。宋亡不仕。其詞不假雕琢。有《須溪集》。
 
兩雄: 指辛棄疾,劉辰翁。
銀甲: 彈箏與琵琶用的假指甲。
江西殘響: 指黃庭堅江西派餘留下來的詩風。
倚聲: 即填詞。

題解】劉辰翁生於南宋末年,和宰相江萬里交好 。宋亡,萬里投水殉國,辰翁也守節不仕。他的《須溪詞》接近辛棄疾,詞風闊大 。特別是宋亡以後,他的作品含着遺民的血淚。稍感遺憾的是,他的詞常帶有江西派詩的生硬作風。

周密   王沂孫
草窗花外共沉吟,桑海相望幾賞音?不共玉田入中秘,清初諸老夜捫心。

周密,南宋詞人。字公謹,號草窗,苹洲,泗水潛夫等。吳興(今屬浙江)人。宋末曾任義烏令,宋亡不仕。其詞格律謹嚴,清麗工巧。有草窗詞

王沂孫,南宋詞人。字聖與,號碧山,中仙,會稽(今屬浙江)人。入元,曾任慶元路學正。詞屬姜夔一派。有花外集
 
草窗: 周密號。
花外: 王沂孫詞集名。
桑海相望幾賞音: 謂經過世變,換了時代之後。相望,相看意。
玉田: 張炎字玉田。
中秘: 指封建時代皇家圖書館。

題解周密,王沂孫詞集 ,清初有傳本,皇家圖書館收張炎的山中白雲而不收周 ,王二集,可能館臣鑒於周,王兩家集中多故國之思,黍離之痛,不敢進呈吧?

周密
弁陽一老久低眉,怕和哀歌吊黍離。授與兩編揮汗讀,鳳林詞選谷音詩。
 
弁陽一老: 周密又號弁陽嘯翁。
黍離: 詩經王風篇名 ,寫周大夫行役,過故宗廟宮室,盡為禾黍,憫周室之顛覆,徬徨不忍去,而作是詩。

題解周密本山東濟南人 ,後居吳興,杭州。他登紹興蓬萊閣作一萼紅,有句云:回首天涯歸夢 ,幾魂飛西浦,淚灑東州。故國山川,故園心眼,還似王粲登樓。・・・・・・・為喚狂吟老監(指賀知章),共賦消憂。表達了黍離之痛。這首詩下二句評論周密選絕妙好詞。與周密同時的詩詞選有二:一是鳳林書院詞選,無名氏選。二是谷音詩,杜本選。周密選絕妙好詞,於辛棄疾只取其軟媚情詞 ,滄桑之際如文天祥,劉辰翁諸人,更不敢錄一字。對比鳳林谷音,他是應該感到愧赧的。

文天祥
宮廷老婦署名降,縲紲孤臣意慨慷。驛路一詞同斧鉞 ,幾人生死欠商量。

文天祥,南宋著名政治家,文學家。字宋瑞,履善,號文山,廬陵(今江西吉安)人。二十歲中狀元,官至右丞相。元兵南下時,一再起兵抵抗,戰敗被執 ,在燕京監禁三年,不屈就義。他的詞和詩文,沉鬱悲壯,表達了堅貞的民族氣節和英雄氣概。有文山集

宮廷老婦署名降: 宮廷老婦,指南宋謝道清太后。署名降,元兵破杭州,太后和妃嬪被俘北去,太后署名降元。
縲紲孤臣: 指文天祥。縲紲,拘繫罪人的繩索。
驛路: 驛馬經過的路。
一詞: 指文天祥代王清惠昭儀所作之詞。
斧鉞: 刑具。
幾人: 指謝道清太后及其他降元的人。
欠商量: 文天祥見王清惠題驛壁詞,嘆曰:夫人於此欠商量矣。

題解】文天祥指南錄載:北行途中見王清惠昭儀題驛亭詞:願姮娥於我肯從容 ,同圓缺句 ,嘆曰:夫人於此欠商量矣。因為代作一首 。按清惠原詞之姮娥,似指謝道清太后 ,謂願與后同生死,並非希冀見容於元廷。天祥指南錄中的話 ,當是借此指斥謝后降元,其代作詞有昭陽落日銅雀新月句 ,寓意可見。

張炎(一)
吟成孤雁人亡國,技盡雕蟲句到家。持比須溪送春什 ,憐君通體最無瑕。

張炎,南宋著名詞人,詞論家。字叔夏,號玉田,號樂笑翁,原籍天水,家於臨安(今浙江杭州)。宋亡,浪游於江南一帶。其詞音律諧婉,悲怨淒愴 ,多寓國家之痛。有山中白雲詞及詞源

吟成孤雁: 張炎有解連環孤雁詞很著名 ,時人稱他為張孤雁
人亡國: 人,指張炎。亡國,張炎生在宋元易代之際。
雕蟲: 漢揚雄謂雕蟲篆刻,壯夫不為雕蟲指小技 。此指填詞是小技。
什: 篇什。詩經中的雅頌 ,以十篇為一卷,故叫什。須溪送春什,即劉辰翁的送春詞。
憐君: 君,指張炎。

題解張炎是南渡大將張俊的後代 ,宋亡後曾經在四明設卜肆,一度往元都燕京,落拓而歸。其孤雁詞借孤雁離群之悲 ,來自傷身世。詞中說料因循誤了,殘氈擁雪,故人心眼,含有愧對守節不屈的故友的意思 。張炎詞雖通首妥溜,文字無瑕,技巧到家,遠不及劉辰翁的佶屈生硬之作。劉辰翁的須溪詞中有好幾篇送春詞 ,都是追憶亡國之痛的。

張炎(二)
彩筆傳家羨玉田,崚嶒風雪走幽燕。晚年樂笑緣何事 ,醉夢聽鵑二十年。

傳家: 張炎的祖輩張鎡,張鑒,父張樞都是詞家,張鎡的南湖詩餘尤有名。
玉田: 張炎號。
崚嶒: 形容積雪如山。
走幽燕: 張炎於宋亡後,往元京求官,失意而返。元都燕京,即今之北京。
晚年樂笑: 張炎晚年自號樂笑翁
聽鵑: 北宋邵雍在洛陽聽見杜鵑叫,說地氣變了,將有南方人作宰相。後來反對新法的人,因王安石是南人,以聞鵑為禍亂的徵兆。張炎阮郎歸詞有醉中不信有啼鵑 ,江南二十年」句

題解】張炎阮郎歸・有懷北游詞結句:醉中不信有啼鵑 ,江南二十年」,是說南宋統治集團晏安於江南,不能預見禍機。這首詩是用張炎原話來反問他: 為何在亡國以後,還自號樂笑翁,所樂何事,所笑何事? 他自己難道不是也在醉夢中嗎?

張炎(三)
金經學寫淚偷彈,春雪詞成寄恨難。墮地無香更誰怨 ,自家原不作花看。

金經: 金字經,佛經名。南史梁武帝紀:幸同泰守 ,發金字般若經
春雪詞: 指張炎的探春雪霽詞。

題解】 張炎於宋亡後嘗入燕京,求官不得,為元廷寫過金字經,失意而歸。他的詞集山中白雲探春雪霽詞,寫道:才放些晴意,早瘦了梅花一半。也知不作花看,東風何事吹散。這大概是他求官不遇的怨恨之辭。張炎借東風吹落梅花,怨它不把梅花當花看。這首詩卻指出: 你不能怨東風,因為你自己也不把自己當花看。

陳經國
深源夷甫論雍容,坐見吳山映夕烽。百辟動容雷殷地,江湖游客幾真龍。

陳經國,南宋詞人。嘉熙淳ㄥ﹞H。有亀峰詞

深源,夷甫: 人名。深源,殷浩字。夷甫,王齒r。都是晉朝人。
論雍容: 坐着發議論的意思。謂陳經國對南宋當權者發議論。
吳山: 在杭州南面。
映夕烽: 謂元兵進逼杭州都城。
百辟: 即百官。
動容: 震動。
雷殷地: 詩經召南殷其雷:殷其雷。雷發聲。此言經國憂國議論,能使朝廷百官震動。
幾真龍: 用葉公好龍的故事。新序雜事載:葉公子高好龍,鈎以寫龍,鑿以寫龍,屋室雕文以寫龍。於是天龍聞而下之,窥頭於牖,施尾於堂。 葉公見之,棄而還走,失其魂魄,五色無主。是葉公非好龍也,好夫似龍而非龍者也。

題解陳經國存詞不多,而憂國語甚深至,如沁園春詞云:夷甫坐談,深源輕進,機會失之指顧間。是用晉人作比,批評的矛頭直接指向南宋統治集團的官僚們,使之動容震懾。周密說:南宋江湖游士,朝堂多畏其口吻。若陳經國者,殆可謂江湖游士中之真龍。

樂府補題
空坑戰鼓震天涯,白塔斜陽幾吠鴉。誰起蒼頭吊黔首,牛羊骨堶天家。

空坑: 地名,文天祥抗元被俘處。
白塔: 宋末越中唐珏,林景曦諸詞人聚葬紹興六陵帝后遺骨,建白塔記其處。
蒼頭: 以青帛包頭之起義軍,見漢書陳勝傳
天家: 皇家。

題解宋末越中唐珏,林景曦諸詞人,聚葬六陵帝后遺骨,作樂府補題》,借咏物小題寫滄桑之痛,但無有如江西文士(文天祥)等,能起來從軍抗敵。

金堡
丹霞山色是耶非,誰向西湖問澹歸? 叱起蛟龍聽大喟,黃巢磯下滌僧衣。

金堡,明末詞人。字道隱。杭州人。崇禎進士,入清後薙髮為僧,住丹霞山。有遍行堂集

丹霞山: 在廣東韶州。
是耶非: 是不是故國原來的山色呢?
誰向西湖問澹歸: 金堡杭州人。出家後名今釋,字澹歸。
叱起蛟龍: 把潛在長江堛熊蹀s呵叱起來。
聽大喟: 聽金堡的感念故國的嘆息。
黃巢磯: 在長江邊。

題解】金堡的滿江紅大風泊黃巢磯下詞,是一首名作。下片云:雨欲退,雲不放。海欲進,江不讓。早堆塊一笑,萬機俱喪。老去已忘行止計,病來莫算安危賬。是鐵衣着盡着僧衣,堪相傍。悲憤蒼凉,表現了不屈的民族氣節。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