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吳梅   詞學通論    頁:   1..  2..  3..  4.. 5.. 6.. 7..  8..  愛書堂詩詞選讀        

(一) 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懷古:

登樓送目,正故國晚秋,天氣初肅。千里澄江似練,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斜陽裡,背西風,酒旗斜矗。彩舟雲淡,星河鷺起,畫圖難足。   念自惜,豪華競逐,嘆門外樓頭,悲恨相續。千古凭高,對此漫嗟榮辱。六朝舊事隨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綠。至今商女,時時猶唱 ,俊庭遺曲。

荊公不以詞見長,而桂枝香一首,大為東坡嘆賞 ,各家選本,亦皆採錄。第其詞只穩愜而已。他如菩薩蠻漁家傲清平樂浣溪沙等 ,間有可觀,至浪淘沙之伊呂兩衰翁望江南歸依三寶贊,直俚語耳。

(二) 晏幾道江仙: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却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想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小山詞之最著名者,如此詞之落花二句 ,及鷓鴣天舞低楊柳樓心月 ,歌盡桃花扇底風,又今宵剩把銀釭照 ,猶恐相逢是夢中,又夢魂慣得無拘檢 ,又踏楊花過謝橋浣溪沙户外綠楊春繫馬 ,床頭紅燭夜呼盧,皆為世人盛稱者 。余謂艷詞自以小山為最,以曲折深婉,淺處皆深也。

(三) 李之儀卜算子: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此詞盛傳於世,以為古樂府俊語是也,但不善學之,易流於滑易。姑溪詞中佳者殊鮮 ,如千秋歲東風半落梅梢雪南鄉子西牆 ,猶有輕風遞暗香,亦工。此外皆平直而已。

(四) 周紫芝朝中措:

雨餘庭院冷蕭蕭,簾幕度輕飆。鳥語喚回殘夢,春寒勒住花梢。   無聊睡起,新愁黯黯,歸路迢迢。又是夕陽時候,一爐沉水烟銷。

孫競謂竹坡樂章清麗婉曲,非苦心刻意為之,此言極是。竹坡少師張耒,行輩稍長李之儀,而詞則學小山者也。人第賞其鷓鴣天梧桐葉上三更雨 ,葉葉聲聲是別離,」《醉落魄曉寒誰看伊梳掠 ,雪滿西樓,人在闌干角,」《生查子不忍上西樓 ,怕看來時路。」諸語,實皆聰俊句耳。余最愛品今登高詞 ,其後半云:黃花香滿,記白苧吳歌軟。如今却向亂山叢裡,一枝重看 。對着西風搔首,為誰腸斷。沉着雄快 ,似非小山所能也。

(五)  葛勝仲鷓鴣天:

小榭幽園翠箔垂。雲輕日薄淡秋暉。菊英露浥淵明徑,藕葉風吹叔寶池。   酬素景,泥芳卮。老人痴鈍强伸眉。歡華莫遣笙歌散,歸路從教燈影稀。

魯卿與常之,亦如元獻,小山也。然門第譽望,可以齊驅;至論詞,則虎賁之與中部矣。魯卿以驀山溪天穿節二首得盛譽,其詞亦平平,蓋名高而實不足副也。余愛其點絳唇末語亂山無數,斜日荒城鼓,可與范文正長煙落日孤城閉並美,餘不稱矣。

(六)  黃庭堅虞美人 宜州見梅作》: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夜闌風細得香遲。不道曉來開遍向南枝。   玉台弄粉花應妒。飄到眉心住。平生個媊@杯深。去國十年老盡少年心。

晁無咎謂山谷詞,不是當行家,乃着腔唱好詩。此言洵是。陳後山乃云:今代詞手 ,惟秦七與黃九。此實阿私之論 。山谷之詞,安得與太虛並稱?較耆卿且不逮也。即如念奴嬌下片 ,如共倒金荷家萬里 ,難得尊前相屬。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愛聽臨風曲,世謂可並東坡 ,不知此僅豪放耳,安有東坡之雄俊哉。

(七)  張耒,《風流子》:

亭皋木葉下,重陽近,又是搗衣秋。奈愁入庾膈,老侵潘鬢,漫簪黃菊,花也應羞。楚天晚,白蘋煙盡處 ,紅蓼水邊頭。芳草有情,夕陽無語,雁橫南浦,人倚西樓。   玉容知安否,香箋共錦字,兩處悠悠。空恨碧雲離合,青鳥沉浮。向風前懊惱,芳心一點,寸眉兩葉,禁甚閑愁。情到不堪言處,分付東流。

此詞僅芳草四語為俊語 ,通體布局,宛似耆卿,故下片說到本事,即如強弩之末矣。元祐諸公,皆有樂府,惟僅見少年遊秋蕊香及此詞 。胡元任以為不在元祐諸公之下,非公論也。(少年游秋蕊香二詞 ,為營伎劉淑奴作。)

(八)  陳師道,《清平樂》:

秋光燭地,簾幕生秋意。露葉翻風驚鵲墜,暗落青林紅子。   微行聲斷長廊,熏爐衾換生香 。滅燭卻延明月,攬衣先怯微涼。

胡元任云: 後山自謂他文未能及人,獨於詞不減秦七。黃九,其自矜如此。」而放翁題跋則云:「陳無己詩妙天下 ,以其餘作詞,宜其工矣,顧乃不然,殆未易曉也。」余謂後山詞,較文潛為優,如《菩薩蠻》云「急雨洗香車,天回銀漢斜」,《蝶戀花》云「路轉河回寒日暮 ,連峰不許重回顧」等語皆勝。放翁所云,亦非公也。

(九)  程垓,《南浦》:

金鴨懶薰香,向晚來,春酲一枕無緒。濃綠漲瑤窗,東風外,吹盡亂紅飛絮。無言佇立,斷腸惟有流鶯語。碧雲欲暮,空惆悵,韶華一時虛度。   追思舊日心情,記題葉西樓,吹花南浦。老去覺歡疏,傷春恨,多付斷雲殘雨。黃昏院落,問誰猶在闌處 。可堪杜宇,空只解聲聲,催他春去。

毛子晉云:「正伯與子瞻,中表兄弟也,故集中多溷蘇作,如《意難忘》,《一剪梅》之類。」余按今傳書舟詞,已無蘇作 ,子晉已刪汰矣。其《酷相思》,《四代好》,《折紅英》諸作,盛為升庵推許。藎其詞以淒婉綿麗為宗,為北宋人別開生面。自是以後,字句間凝煉漸工 ,而昔賢疏宕之致微矣。

(十)  毛滂,《臨江仙・都城元夕》:

聞道長安燈夜好,雕輪寶馬如雲。蓬萊清淺對觚棱。玉皇開碧落,銀界失黃昏。   誰見江南憔悴客,端憂懶步芳塵。小屏風畔冷香凝。酒濃春入夢,窗破月尋人。

滂以《惜分飛》贈伎詞得盛名。陳質齋且云:澤民他詞雖工,未有能及此者。所見太狹矣。《東堂詞》中佳者殊多,如《浣溪沙》云:「小雨初收蝶 做團,和風輕拂燕泥干。秋千院落落花寒。」《七娘子》云:「雲外長安,斜暉脈脈,西風吹夢來無跡」,《驀山溪・楊花》云:「柔弱不勝春,任東風吹來吹去。」皆俊逸可喜。安得云《惜分飛》為最乎?即此詞之「酒濃」二句何減「雲破月來」風調?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