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吳梅   詞學通論    頁:   1..  2..  3..  4.. 5.. 6.. 7..  8..  愛書堂詩詞選讀        

(四) 張先  張先,字子野,吳興人。為都官郎中。有安陸集。錄卜算子慢一首:

        溪山別意,烟樹去程,日落釆蘋春晚。欲上征鞍,更掩翠簾,回面相盼,惜彎彎淺黛長長眼。奈畫閣歡游,也學狂花亂絮輕散。   水影橫池館。對靜夜無人,月高雲遠。一晌凝思,兩眼淚痕還滿。難遣恨,私書又逐東風斷。縱夢澤層樓萬尺,望湖城那見。

    《古今詩話云:有客謂子野曰:人皆謂公張三中 ,即心中事,眼中淚,意中人也。』」公曰:何不目之為張三影?客不曉 。公曰:雲破月來花弄影;嬌柔懶起 ,簾壓卷花影;柳徑無人,墮飛絮無影。此皆余平生所得意也。

    《石林詩話》云:「張先郎中,能為詩及樂府,至老不衰。居錢塘,蘇子瞻作倅時,先年已八十餘,視聽尚精强,猶有聲妓 。子瞻嘗贈以詩云:『詩人老去鶯鶯在,公子歸來燕燕忙』。蓋全用張氏故事戲之。」是子野生平亦可概見矣。

    今所傳《
安陸集》,凡詩八首,詞六十八首。詩不論,詞則最著者為《一叢花》,為《定風波》,為《玉樓春》 ,為《天仙子》,為《碧牡丹》,為《謝池春》,為《青門引》。余謂子野詞氣度宛似美成,如《木蘭花慢》云:「行雲去後遙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靜 。中庭月色正清明,無數楊花過無影。」《山亭宴》云:「落花蕩漾怨空樹。曉山靜,數聲杜宇。天意送芳菲,正黯淡疏烟短雨 。」《漁家傲》云:「天外吳門清霅路,君家正在吳門住。贈我柳枝情幾許。春滿縷,為君將入江南去。」此等詞意 ,同時鮮有及者也。蓋子野上結晏,歐之局,下開蘇,秦之先,在北宋諸家中適得其平。有含蓄處,亦有發越處,但含蓄不似温,韋,發越亦不似豪蘇膩柳 。規模既正,氣格亦古,非諸家能及也。晁無咎曰:「子野與耆卿齊名,而時以子野不及耆卿。然子野韻高,是耆卿所乏處。」余謂子野若仿耆卿 ,則隨筆可成珠玉;耆卿若效子野,則出語終難安稚。不獨涇渭之分,抑且有雅鄭之別。世有識者,當不河嘆。

(五) 蘇軾  蘇軾,字子瞻,眉山人。嘉祐初,試禮部第一,歷官翰林學士。紹聖初,安置惠州,徒昌化。元符初北還,卒於常州。高宗朝,諡文忠。有東坡居士詞二卷 。錄水龍吟一首賦楊花: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拋家傍路,思量却是,無情有思。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被鶯呼起 。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曉來雨過,遺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塵士,一分流水。細看來,不是楊花 ,點點是離人淚。

        東坡詞在宋時已議論不一,如晁無咎云:東坡以詩為詞,如教坊雷大使之舞,雖極天下之工 ,要非本色。陸務觀云:世言東坡不能詞 ,故所作樂府,詞多不協。晁以道謂紹興初,與東坡別於汴下。東坡酒酣,自歌古陽關,則公非不能歌,但豪放不喜裁剪以就聲律耳 。」又云:「東坡詞,歌之曲終,覺天風海雨逼人 。」故致堂云:「詞曲至東坡,一洗綺羅香澤之態,擺脫綢繆宛轉之度,使人登高望遠,舉首高歌,逸懷浩氣,超乎塵垢之外。於是《花間》為皂隸,而耆卿為輿台矣。」張叔夏云:「東坡詞清麗舒徐處,高出人表,周,秦諸人所不能到。」此在當時毀譽已不定矣。至《四庫提要》云:「詞至晚唐五季以來,以清切婉麗為宗,至柳永而一變,如詩家之有白居易;至軾而又一變,如詩家之有韓愈,遂開南宋辛棄疾等一派。尋源溯流,不能不謂之別格。然謂之不工則不可。」此為持平之論。余謂公詞豪放縝密,兩擅其長,世人第就豪放處論,遂有鐵板銅琶之誚,不如公婉約處,何謂温,韋?如《浣溪沙》云:「彩索身輕長趁燕,紅窗睡重不聞鶯。」《祝英台》云:「掛輕帆,飛急槳,還過釣台路。酒病無聊,欹枕聽鳴櫓。」《永遇樂》云:「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西江月》云:「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此等處,與「大江東去」,「把酒問青天」諸作,如出兩手。不獨「乳燕飛華屋」,「缺月掛疏桐」諸詞,為別有寄托也。要之公天性豁達,襟抱開朗,雖境遇迍邅,而處之坦然,即去國離鄉,初無羈客遷人之感,然胸懷坦蕩,詞亦超凡入聖。後之學者,無公之胸襟,强為摹仿,多見其不知量耳。 

(六) 賀鑄 鑄,字方回,衛州人,孝惠皇后族孫。元祐中,通判泗州,又倅太平州。退居吳下,自號慶湖遺老 。有《東山寓聲樂府》。錄《柳色黃》一首:

    薄雨收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闊。長亭柳蓓纔黃,倚馬何人先折。烟橫水漫,映帶幾點歸鴻,平沙銷盡龍沙雪。猶記出關來,恰而今時節。   將發。畫樓芳酒,紅淚清歌,便成輕別。回首經年,杳杳音塵都絕。欲知方寸,共有幾許新愁,芭蕉不展丁香結。憔悴一天涯,兩厭厭風月。

    張文潛云:「方回樂府,妙絕一世,盛麗如游金,張之堂,妖冶如攬嬙,施之袪,幽索如屈,宋,悲壯如蘇,李。」周少隱云:「方回有『梅子黃時雨』之句 ,人謂之賀梅子。方回寡髮,郭功父指其髻謂曰:『此真賀梅子也。』」陸務觀云:「方回狀貌奇醜,俗謂之賀鬼頭。其詩文皆高 ,不獨長短句也。」據此,則方回大概可見矣。所著《東山寓聲樂府》,宋刻本從未見過,今所據者,只王刻,毛刻,朱刻而已。所謂寓聲者 ,蓋用舊調譜詞,即摘取本詞中語,易以新名。後《東澤綺語債》略同此例。王半塘謂如平園近體,遺山新樂府類,殊不倫也。(詞中《清商怨》名《爾汝歌》 ,《思越人》名《半死桐》,《武陵春》名《花想容》,《南歌子》名《醉厭厭》,《一落索》名《窗下綉》,皆就詞句改易,如《如此江山》 ,《大江東去》等是也。)方回詞最傳述人口者,為《薄倖》,《青玉案》,《望湘人》,《踏莎行》諸闋,固為傑出之作。他如《踏莎行》云:「斷無蜂蝶夢幽香 ,紅衣脫盡芳心苦」。又云:「當年不肯嫁東風,無端卻被西風誤」。《下水船》云:「燈火虹橋 ,難尋弄波微步。」《訴衷情》云:「秦山險,楚山蒼,更斜陽。畫橋流水,曾見扁舟,幾度劉郎。」《御街行》云:「更逢何物可忘憂 ,為謝江南芳草。斷橋孤驛,冷雲黃葉,相見長安道。」諸作皆沉鬱,而筆墨極飛舞,其氣韻又在淮海之上,識者自能辨之。至《行路難》一首 ,頗似玉川長短句詩,諸家選本,概未之及。詞云:「縛虎手,懸河口,車如雞棲馬如狗。白綸巾,撲黃塵。不知我輩可是蓬蒿人。衰蘭送客咸陽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作雷顛,不論錢。誰向旗亭美酒斗十千。   酌大斗,更為壽。青鬢常青古無有。笑嫣然,舞翩然。當壚秦女十五語如弦。遺音能寄秋風曲。事去千年猶恨促。攬流光,繫扶桑。爭奈愁來一日却為長 。」與《江南春》七古體相似,為方回所獨有也。要之騷情雅意,哀怨無端,蓋得力於風雅,而出之以變化,故能具綺羅之麗,而復得山澤之清 ,(《別東山詞》云:「雙携纖手別烟蘿,紅粉清泉相照」。可云自道詞品,)此境不可一蹴即幾也 。世人徒知黃梅雨佳,非真知方回者。

(七)秦觀 觀,字少游,高郵人。登第後,蘇軾荐於朝,徐太學博士,遷正字,兼國史院編修,坐黨籍遣戍。有《淮海詞》三卷。錄《踏莎行》一首: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堭袪尬ョC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晁無咎云:「近來作者,皆不及少游,如『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雖不識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語。」蔡伯世云:「子瞻辭勝乎情 ,耆卿情勝乎辭,辭情相稱者,惟少游而已。」張糹延云:「少游多婉約 ,子瞻多豪放,當以婉約為主。」葉少蘊云:「少游樂府,語工而入律,知樂者謂之作家歌。子瞻戲之『山抹微雲秦學士,露花倒影柳屯田』 ,微以氣格為病也。」諸家論斷,大抵與子瞻並論。余謂二家不能相合也。子瞻胸襟大,故隨筆所之,如怒瀾飛空,不可狎視。少游格律細 ,故運思所及,如幽花媚春,自成馨逸。其《滿庭芳》諸闋,大半被放後作,戀戀故國,不勝熱中,其用心不逮東坡之忠厚,而寄情之遠,措語之工,則各有千古;他作如《望海潮》云:「柳下桃蹊 ,亂分春色到人家。西園夜飲鳴笳。有華燈礙月,飛蓋妨花。」《水龍吟》云:「花下重門,柳邊深巷,不堪回首。」《風流子》云:「斜日半山 ,暝烟兩岸,數聲橫笛,一葉扁舟。」《鵲橋仙》云:「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千秋歲》云:「春去也 ,飛紅萬點愁如海。」《浣溪沙》云:「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此等句皆思路沉着,極刻畫之工 ,非如蘇詞之縱筆直書也。北宋詞家以縝密之思,得遒之致者,惟方回與少游耳。今人以秦,柳並稱,柳詞何足相比哉。

    (《高齋詩話》云:「少游自會稽入都,見東坡。東坡曰:『不意別後却學柳七作詞。』少游曰:『某雖無學,亦不如是。』東坡曰:『銷魂 ,當此際,非柳七語乎?』據此,則少游雅不願與柳齊名矣。」)惟通觀集中,亦有俚俗處,如《望海潮》云:「妾如飛絮,郎如流水,相沾便肯相隨。」《滿園花》云:「近日來非常羅皂,醜佛也須眉皺,怎掩得旁人口。」《迎春樂》云:「怎得香香深處,作個蜂兒抱。」《品令》云:「幸自得,一分索,强交人難吃。好好地惡了十來日,恰而今較些不。」又云:「帘兒下時把鞋兒踢,語低低,笑咭咭。」又云:「人前强不欲相沾識,把不定,臉兒赤。」竟如市井荒傖之言,不過應坊曲之請求,留此惡札。詞家如此,最是魔道,不得以宋入之作為之文飾也。但全集止此三四首,尚不足為盛名之累。

(八) 周邦彥 字美成, 錢塘人。元豐中,獻汴都賦,召為太學正。徽宗朝,仕至徽獻閣待制,提舉大晟府,出知順昌府。晚居明州,卒自號清真居士。有《清真集》。錄《瑞龍吟》一首:

章台路,還見褪粉梅梢,試花桃樹。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歸來舊處。   黯凝佇,因記箇人癡小,乍窺門户。侵晨淺約宮黄,障風映袖,盈盈笑語。   前度劉郎重到,訪鄰尋里,同時歌舞。惟有舊家秋娘,聲價如故。吟箋賦筆,猶記燕台句。知誰伴,名園露飲,東城閑步。事與孤鴻去。探春盡是傷離意緒 。官柳低金縷。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陳郁《藏一話腴》云:「美成自號清真,二百年來,以樂府獨步,貴人學士,市儈妓女,皆知美成詞為可愛。」樓攻媿云:「清真樂府播傳 ,風流自命,顧曲名堂,不能自己。」《貴耳錄》云:「美成以詞行,當時皆稱之。不知美成文章,大有可觀,可惜以詞掩其文也 。」張煥序云:「美成詞撫寫物態,曲盡其妙。」陳質齋云:「美成詞多用唐人詩,括入律 ,混然天成。長調尤善鋪叙,富艷精工。詞人之甲乙也。」張叔夏云:「美成詞渾厚和雅,善于融化詩句。」沈伯時云:「作詞當以清真為主 ,蓋清真最為知音,且下字用意,皆有法度。」此宋人論清真之說也。余謂詞至美成,乃有大宗,前收蘇,秦之終,後開姜,史之始。自有詞人以來 ,為萬世不祧之宗祖。究其實亦不外「沉鬱頓挫」四字而已。即如《瑞龍吟》一首,其宗旨所在,在「傷離意緒」一語耳 。而入手先指明地點章臺路,却不從目前景物寫出,而云「還見」,此即沉鬱處也。須知梅梢桃樹,原來舊物 ,惟用「還見」云云,則令人感慨無端,低徊欲絕矣。首叠末句云「定巢燕子,歸來舊處」,言燕子可歸舊處 ,所謂「前度劉郎」者 ,即欲歸舊處而不得,徒彳亍於愔愔坊陌,章台故路而已,是又沉鬱處也。第二叠,「黯凝佇」一語為正文,而下文又曲折。不言其人不在,反追想當日相見時狀態。用「因記」二字,則通體空靈矣,此頓挫處也。第三叠「前度劉郎」至「聲價如故」,言個人不見,但見同里秋娘,未改聲價。是用側筆以襯正文,又頓挫處也。「燕台」句,用義山柳枝故事,情景恰合。「名園露飲,東城閑步。」當日亦以為之,今則不知伴着誰人,賡續雅舉。此「知誰伴」三字,又沉鬱之至矣。「事與孤鴻去」三語,方說正文,以下說到歸院,層次井然,而字字淒切。末以飛雨風絮作結,萬情於景,倍覺黯然。通體僅「黯凝佇」,「前度劉郎重到」,「傷離意緒」三語,為作詞主意,此外則頓挫而復纏綿,空靈而又沉鬱。驟視之,幾莫測其用筆之意,此所謂神化也。他作亦復類此,不能具述。總之,詞至清真,實是聖手,後人竭力摹效,且不能形似也。至說部記載,如《風流子》為溧水主簿姫人作。《少年游》為道君幸李師師家作,《瑞鶴仙》為睦州夢中作,此類頗多,皆稗官附會,或出之好事忌名,故作訕笑,等諸無稽。倘史傳所謂邦彥疏隽少檢,不為州里推重者此歟?

右北宋八家,皆迭長壇坫,為世誦習者也。其有詞不甚高,聲譽頗盛,題襟點筆,間亦不俗。雖非作家之極,亦在附庸之列,成作咸在,不可廢也。因復總述之。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