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黃侃(季剛)

[小傳]黃侃,字季剛,湖北蘄春人。1886年(光緒十二年)生,1935年10月8日卒於南京,年五十。幼承庭訓,習聲韻訓詁學,為章太炎弟子 。十六歲留學日本,入同盟會。歸國後,歷任北京大學,武昌高等師範,南京中央大學教授。1985年,湖北省文史研究館輯其遺失,整理出版《黃季剛詩文鈔》,收文五十二篇,詩一千零十七首 ,詞三百七十六首。著作有《携秋華室詞》,《日知錄校記》,《文心雕龍札記》,《阮籍咏懷詩補注》,《李義山詩偶評》等等

國學大師也要說愛情   

 知有飄零,畢竟飄零,便是飄零也有情

近代國學大師中,與章太炎和王國維齊名的黃侃,是位典型舊知識份子,言行古板,道貌岸然。然而,他卻是下面那首哀艷絕倫詩句的原作者。

那時他在武漢大學當教授,一位三年級女生黃菊英對他由敬生愛,黃教授也投桃報李,難以自己。可是女家非常保守,堅持同姓不同婚的古風,不容他兩交往。黃大師在萬二分失望之餘 ,就寫了一首采桑子,送給黃菊英作為臨別紀念: 詞云:  今生未必重相見,遙計他生,誰信他生,漂緲纏綿一段情。  當時留戀成何濟,知有飄零,畢竟飄零,便是飄零也有情。黃菊英讀這首盪氣迴腸之詞後,捨棄一切,離家出走,和他結了婚。  

(八十年代成報副刊)


黄侃即黄季剛,度過五十生辰,不久就病逝。他篤志於古典文學,以這樣一位學者,卻也有軼聞趣事。他於民國初年從幕東北 ,於旅舍的壁上見有人題詩二絕。

城上清茄犯曉寒。又隨征馬去長安。當年嬌養深閨女,那識人間行路難。
北來辛苦別慈幃。日日長途淚獨揮。自恨柔軀無羽翼,不能隨雁向南飛。

黄季剛向旅舍主人詢問是什麼人題的詩,主人說是一名妓的詩作。他大有感觸,也揮筆題詩於後。

戎幕棲遲杜牧之,愁來長詠杜秋詩。美人紅淚才人筆,一種傷心世不知。
簪筆何殊挾瑟身,天涯同病得斯人。文才遠愧汪容甫,亦擬騷辭弔守真。

(節   曾敏之 - 望雲樓詩話)


楊柳枝
曾作飛花送客船。江關秋盡轉凄然。柔絲更比春前短,枉把離人舊恨牽。

轉應曲
胡蝶。胡蝶。飛上羅裙雙帖。便教叠入空箱。差勝分飛斷腸。腸斷。腸斷。忍向別枝重見。

生查子
江上采珠還,初見秋波瞥。問得莫愁名,便是愁時節。   默默又依依,羅帶頻拈結。無限此時情 ,後日和伊說。

浣溪沙
偶憶年時心字衣。彩雲曾向月中歸。重來門巷已全非。   鏡堿J無鸞共照,釵頭何用燕雙飛 。高樓不見見斜暉。

鷓鴣天
別意經年似舊濃。夢回仍嘆鳳幃空。不知別館三更月,今照高樓第幾重。   悲落葉聽西風。新詩吟罷更無悰 。挑燈鄭重裁箋寄,叙到歸期帶淚封。

虞美人   二月二十四日復偕旭初出太平門,繞堤至蓮萼洲
尋花細履湖壖路。紅亂芳洲樹。東風微起碧波間。不道艶陽時侯却輕寒。   香臺千繞憑誰惜 。曾映雙鴛迹。疏狂不減少年心。明日重來末到綠陰深。

臨江仙
柳外樓臺依約,城頭燈火昏黄。歸閑閒館細思量。魂銷鶯語軟,夢破蝶身颺。  芍藥欄空人去,蘼蕪徑絕情長 。重逢未省在何鄉。他年應記取,陳迹在篔簹。

小重山   二月二十五日寒食遊高座寺
馬腦岡頭石徑危。寂寥高座寺,掩禪扉。種松幾度旋成圍。人何在,春物鎮芳菲。   青史事多違。梅陵留廟祀,也崔巍。野棠如雪落還飛。南朝夢,一例付斜暉。

唐多令
高樹早凉還,渠荷開又殘。幾分秋已是凄然。惟有夕陽紅可愛,人去後,好憑欄。   楚澤憶幽蘭。初心總未寒。對西風遙平安。未必重逢真絕望,只不是,舊朱顏。

蝶蝶花
日日春陰濃似酒。不放花開,何事催花瘦。翠幕沉沉香燼久。此中更有人僝僽。   為問閒愁仍在否。解道無情,爭奈當初有。雙燕飛回人去後。曲欄無限冥濛柳。

卜算子慢   和耆卿韻
長天過雨,餘照弄霞,野闊亂山橫翠。遠客情懷,到此更悲秋風。裊殘蟬,自咽西風堙C悵荏苒,年華易老,舊歡今後難繼。   故國三千里。但惹恨寒煙,送愁流水。酒薄樓危,憑遍畫欄十二。也無人,知道新來意。甚咫尺,長安夢杳,便音書空寄。

西子妝   二月二十三日同社集北湖祠樓感賦
汀草綠齊,井桃紅嫩,共說尋春非晚。偶來高閣認前題,嘆昔遊,歲華空換。滄波淚濺。算留得,閒愁未斷。憑曲欄,訝瘦楊如我,難招鶯燕 。   追歡宴,却恨東風,  攬起花一片。酒痕惟解漬青衫,比當時,醉情終淺。殘陽看倦。倩誰慰,天涯心眼。待重來,又怕平蕪絮滿。

長亭怨慢   連夕卧病書懷
料平野,秋光將遍。最怕登臨,獨扃深院。澹月窺簾,早凉浸夢無限 。昔曾行處,愁一例荒苑。漫覓少年心,算總被,驚吹散。   念遠。縱千程萬驛,未抵玉京尤遠。哀時鬢短,只一室,商歌舞伴。倩誰問,閱世銅仙,任塵劫,匆匆頻換。剩永夜挑燈,還共鳴蛩凄惋。

高陽臺   晚經神武門咏荷
山影明霞,夭妝艶水,飛塵不蘸宮溝。羅襪歸遲。凌波空記前遊。西風乍動靈妃笑,誤夢雲,猶戀朱樓。試邀他,瑤席乘凉,珠佩臨流 。   江南舊賦田田句,對金環皓腕,絲詐輕舟。小別橫塘,天涯重伴嫣柔。紅衣却向秋前減,算怨懷,空付閒鷗。最銷凝,十頃微漣,一片清愁。

前調   二月廿六日清明薄遊
深巷鍚簫,連村社鼓,禊遊節物天涯。南國旌旗,未妨春到人家。崇桃積李看難倦,又輕,吹綻桐花 。問幾人,曲水浮觴,新水煎茶。   韶光在處都堪賞,况紅樓翠幕,紫陌鈿車。怎得雙鴛,相携細履平沙。流鶯勸酒休辭醉,更徘徊,淡日殘霞。醉歸來,插帽繁枝,一任橫斜。

鎖窗寒   讀水雲樓詞,有感鹿潭晚歲事,賦此弔之
逝水漂花,浮雲蔽日,暮年江表。蓬窗倚處,載得青琴偕老。想箜篌,怨鴻自啼,韋洲對說飄零好。算窮途意緒,蛾眉能慰,便應傾倒 。   閒校。蟫殘稿。嘆如此遭逢,偶同襟抱。連枝漫誓,愧擬期梁誠操。問誰澆,詞客斷墳,西風暗襲紅心草。怕幽蘭,白雲微辭,後來賡續小。

水龍吟   白蓮
萬花無此娉婷,接輿偶向孤山見。結璘小謫,飛瓊暫墮,瑤臺仙眷。縞袂延凉,珠璫弄水,寰中遊衍。便酡顏收却,鉛華洗盡 ,冰奩內,越清顯。   容易玉繩西轉。動微波,襪羅輕濺。飄然歸去,更無人覺,露瀼風軟。柳外眠鴛,葭邊隱鷺,來尋已晚。待今宵月下,綀單宿處,共嬋娟伴。

拜星月慢   新秋罷宴,有懷故國
靜閣收暄,清樽催醉,柳角殘陽欲暮。竹枕新凉,識微醺情緒。正初醒,試握,玲瓏畫扇斜倚,磊落冰弦才度。悄聽商音 ,起循廊徐步。   又西風,乍落關山樹。堪憐我,醉後孤吟處。悵望綺戶文窗,擬斷腸前句。念幽閨,漸覺秋心苦。彈紅淚,付與新鴻去。怎奈向,一水盈盈,隔天涯路。

風流子   和清真韻
睛碧滿春塘。花飛倦。燕子語斜陽。正深閣繡餘,乍開朱戶,晚妝勻了,遙盼紅墙。自別後,寸懷空繾綣,寄托與絲簧 。宓札未成,篆煙衝幕,變歌才闋,清淚浮觴。   回思潛離地,難忘處,仍是舊約西廂。知否怨魂,如今却傍誰行。算暗樓曲檻,長縈別夢,斷襟零袂,猶帶餘香。還有見時,別時容易何妨。

六醜   向島觀櫻
對蠻花進酒,又恰是,殊鄉寒食。願花散愁,愁多花未識。落去無力。問去年香夢,剩脂零粉,費幾番追憶。斜陽染就嬌紅色。嫩蕊才舒 ,殘英旋積。幽吟只成凄惻。怕鶯癡蝶怨,休更攀折。   飛花仍急。向東風似泣。淚與芳流遠,還暗滴。回頭縱念孤客。悵穠華易盡,綠波無極。仙雲渺,已難踪跡。終不奈,一片華燈照晚,萬枝岑寂。無聊處,復待誰惜。算斷魂 ,盡有相憐意,共憑夜汐。

鶯啼序   秋感用夢窗韻
層陰傍樓散晚,悄梧飄暗戶。閉孤館,詞客哀時,正愁年華垂暮。舊山外,西風換綠,殘蟬警響天涯樹。但衰楊,憔悴牽絲,更無飛絮 。   酌酒登樓,病眼眺遠,漸高城隱露。峭寒驟,楓落吳江,短書誰寄魚素。倚危欄,荒砧韻急,亂煙織,離愁千縷。好斜陽,仍滿汀洲,已輸鷗鷺。   清秋燕子,信宿漁人,只今尚倦旅。獨自感,百年身世,歲晚途遠,似奕長安,手翻雲雨。觚棱望斷,風飈期誤。徒聞東海栽黃竹,甚蓬萊,淺碧舟難渡。鯨鱗水涸,昆池漫覓胡僧 ,浩刧盡剩灰土。   燕歌送別,楚曲招魂,早淚痕漬苧。待檢點,防身長劍,訴想凄簫,醒後微吟,醉來狂舞。遙情付與,南征單雁,蒼梧雲暗沉舊恨,又華年,瑶瑟驚弦柱。飄零空老雄心 ,故國迢迢,夢能到否。

(當代詞綜)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