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晏殊         珠玉詞

晏殊(991 - 1055)字同叔,臨川(今江西省)人,七歲就會作文章。宋仁宗趙禎時,官至同平章事,兼樞密使,位至宰相,歐陽修,王安石都是他的門下士。提拔人才不少。他的詩詞,在當時聲譽很高 ,文字典麗。他的門生說:晏相國,今世之工為詩者也。末年見編集者乃過萬篇,唐人以來所未有。」假如沒有誇張 ,晏殊是中國古代詩史上作品最多的人了,只是散失沒有流傳。到清初才有人搜輯《元獻遺文》一卷,後來又有人作補編和增輯,搜得的詩作還是寥寥無幾。存世有《珠玉詞》一卷。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浣溪沙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池臺。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這首詞寫傷春。其中包括了人事變遷,光陰流轉,有回憶,有悵惘,寫來曲折纏綿。無可奈何」兩句 ,作者又把它寫入(示張寺丞王校勘)詩堙A是當時傳誦的名句。
楊慎《詞品》云: 無可奈何,二語工麗,天然奇偶。
卓人月《詞統》云: 實處易工,虛處難工,對法之妙無兩。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云: 「
無可奈何花落去」,律詩俊語也,然自是天成一段詞 ,著詩不得。
王士禎《花草蒙拾》云: 或問詩詞,詞曲分界。予曰:「無
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定非香奩詩。良辰美景奈何天 ,賞心樂事誰家院,定非草堂詞也。
張宗橚詞林紀事云: 元獻尚有示張寺丞王校勘七律一首:"元巳清明假未開 ,小園幽徑獨徘徊。春寒不定斑斑雨,宿醒難禁灩灩盃。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遊梁賦客多風味 ,莫惜青錢萬選才。"中三句與此詞同,只易一字。細玩無可奈何一聯 ,意致纏,語調諧婉,的是倚聲家語,若作七律,未免軟弱矣。
四庫全書》珠玉詞提要云: 集中浣溪沙春恨詞"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二句,乃殊示張寺丞王校勘七言律詩中腹聯,復齋漫錄嘗述之 ,今復填入詞內,豈自愛其詞語之工,故不嫌復用耶?考唐許渾集中"一尊酒盡青山暮,千里書回碧樹秋"二句,亦前後兩見,知古人原有此例矣。
劉熙載藝概云:詞中句與字有以觸著者,所謂極錬如不鍊也 。晏元獻無可奈何花落去
」二句 ,觸著之句也;宋景文「紅杏枝頭春意鬧」,「鬧」字,觸著之字也。

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閒離別易銷魂。酒筵歌席莫辭頻。   滿目河山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木蘭花
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拋人容易去。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愁三月雨。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想思無盡處。
《賓退錄》: 晏叔原見蒲傳正曰:"先君平日小詞雖多,未嘗作婦人語也。" 傳正曰:「綠楊芳草長亭路 ,年少拋人容易去」豈非婦人語乎?" 叔原曰:"公謂年少為所歡乎?因公言,遂解得樂天詩兩句「欲留所歡待富貴,富貴不來所歡去」"。傳正笑而悟。余按全篇云云 ,蓋真謂所歡者,與樂天「欲留年少待富貴,富貴不來年少去」之句不同,叔原之言失之。
李攀龍《草堂詩雋》云:春景春情,句句逼真,當壓到白玉樓矣。

踏莎行
小徑紅稀,芳郊綠徧,高臺樹色陰陰見。春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   翠葉藏鶯,朱簾隔燕,鑪香靜逐游絲轉。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
沈謙《填詞雜說》云: 「夕陽如有意,偏傍小窗明」。不若晏同叔「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更自神到。
李調元《雨村詞話》云: 晏殊珠玉詞極流麗,而以翻用成語見長。如「垂楊只解惹春風,何曾繫得行人住」,又「東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等句是也 。翻覆用之,各盡其致。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云: 結深深妙,着不得實字。
張惠言《詞選》云: 此詞亦有所興,其歐公蝶戀花之流乎。
《譚評詞辨》云: 刺詞,高臺樹色陰陰見,正與斜陽相近。
園《園詞選》云: 首三句言花稀葉盛,喻君子少小人多也。高臺指帝閽。「東風」二句,言小人如楊花輕薄,易動搖君心也 。「翠葉」二句,喻事多阻隔。「爐香」句,喻己心鬱紆也。斜陽照深深院,言不明之日,難照此淵也。

近人劉逸生則以為,此首詞不外是感嘆時光易逝和要及時行樂。因為晏殊登第之後,仕途沒有受到大波折。宋朝優待官吏制度,又有優厚的生活條件,因而晏殊的「及時行樂」思想顯得特別突出 ,隨手翻翻他的詞集,就可以見看到一些躭於享樂的篇章。因為地任,名聲都有了,生活也夠舒服,只是對於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 - 衰老和死亡,不能不感到無可奈何。劉逸生說:「有人在五代,北宋詞人中,硬求作品堛漫瓵袗堻貑H托,於是出現了鑿之使深或尋幽索隱的解釋。清人張惠言還僅僅說是"此詞亦有所興",隨之譚獻就進一步坐實是"刺詞"了 。到了黃蓼園手堙A越發大做文章,無中生有。他在《蓼園詞選》中說(見上紅字),簡直是隨心所欲地胡猜亂套,其目的不外是把讀者引入迷途,使之變成詞壇索隱派的俘虜。」,又「五代 ,北宋的詞人,除了李後主這樣的極少數之外,他們的作品,絕大多數都是"伶工之詞"(王國維語),亦即當筵或事後交給歌伶們唱的曲子。寫的時侯本來就是"持酒聽之 ,為一笑樂而已",晏幾道自序《小山詞》語,有那麽多君子小人的諷喻,何况他們要有所諷喻,儘可用其他文體,令人領略作者微意,何至在不登大雅之堂的曲子中進行寄托 ,豈非白費心思。」《宋詞小札》網主以為劉之言甚是。

清平樂
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鴻雁在雲魚在水,惆悵此情難寄。   斜陽獨倚西樓,遙山恰對簾鉤。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清平樂
金風細細,葉葉梧桐墜。綠酒初嘗人易醉,一枕小窗濃睡。   紫薇朱槿花殘,斜陽卻照闌干。雙燕欲歸時節,銀屏昨夜微寒。
先著《詞潔》云: 情景相副,宛轉關生,不求工而自合,宋初所不可及也。

木蘭花
燕鴻過後鶯歸去,細算浮生千萬緒。長於春夢幾多時,散似秋雲無覓處。   聞琴解佩神仙侶,挽斷羅衣留不住。勸君莫作獨醒人,爛醉花間應有數。
聞琴,司馬相如卓文君事,解佩,出鄭交甫江妃典故《列仙傳》。

木蘭花
池塘水綠風微暖,記得玉真初見面。重頭歌韻響琤琮,入破舞腰紅亂旋。   玉鉤闌下香階畔,醉後不知斜日晚。當時共我賞花人,點檢如今無一半。
劉攽《貢父詩話》云: 重頭,入破,管絃家語也。
張宗橚詞林紀事云:  東坡詩尊前點檢幾人非,與此詞結句同意。往事關心,人生如夢,每讀一過,不禁惘然。

踏莎行
祖席離歌,長亭別宴,香塵已隔猶回面。居人匹馬映林嘶,行人去棹依波轉。   畫閣魂消,高樓目斷,斜陽只送平波遠。無窮無盡是離愁,天涯地角尋思徧。
香塵,地多落花,致塵土亦帶香氣。
王世貞藝苑巵言云: 「斜陽只送平波遠」又「春來依舊生芳草」,淡語之有致者也。

蝶戀花
六曲闌干偎碧樹,楊柳風輕,展盡黃金縷。誰把鈿箏移玉柱,穿簾海燕雙飛去。   滿眼游絲兼落絮,紅杏開時,一霎清明雨。濃睡覺來鶯亂語,驚殘好夢無尋處。
此詞一作馮延己詞,一作歐陽修詞。

采桑子
時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長恨離亭。淚滴春衫酒易醒。   梧桐昨夜西風急,淡月朧明。好夢頻驚。何處高樓雁一聲。

蝶戀花
檻菊愁烟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諳離別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