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近代   鄧芬

鄧芬,(1894-1964),字誦先,號曇殊,廣東東莞,有藕絲孔居詩詞錄

浪淘沙   避風塘   四首
寂寞思華年。哀樂隨緣。秋容淡淡對霜妍。怕到西風簾捲處,況是籬邊。   皎皎復娟娟。月照孤眠。扣舷夜夜繫燈船 。自覺此身無所住,不在人天。
容易鬢霜侵。獨自沉吟。酒痕襟上淚痕深。夜已漸長妨夢短,夢又誰尋。   難買隔年心。一笑千金。羅浮別後到而今。試待月明林下臥,環珮聲沉。
燈火又黃昏。何處銷魂。雍門消息不相聞。誰為水長山又遠,傳語秋雲。   昨夢了無痕。意緒紛紛。醒時携手醉時分。無賴茫茫江上月 ,空對金尊。
一水碧盈盈。月白風清。琵琶怨恨不分明。祇有餘音時切切,未許尋聲。   莫道別離輕。燈火三更。推蓬無睡數陰晴。冷落方知人老大,難賦深情。

按:鄧芬每喜到香港銅鑼灣避風塘夜遊,僱請歌女唱粵曲。曾欣賞司徒二姊妹歌喉,為之撰曲。此四闋為懷舊之作。鄧去世數年,避風塘亦填海作公園矣(1960年作)

一叢花   重陽後宿避風塘有憶
秋來多病為詩窮。夢雨濛濛。移燈待月擁篷臥,悵天際,縹緲征鴻。消息可傳,所思何在,猶是別離中。   綺窗朱戶畫簾櫳。深掩麝蘭叢。甘伺眼波梳洗處,曾幾度,玉漏霜鐘。野又露零,人如菊淡,無語問籬東。

踏莎行   壬寅小除夕
蹀躞橋西,徘徊道左。蕭然忘卻當時我。向誰行宿已三更,樓高望極餘燈火。   野草未芳,寒花欲墜。枇杷牆外垂垂顆。月鈎無賴挂千秋,香車又送何人過。

七娘子   戊寅九月有懷
清秋一別人何許。今宵明月生南浦。破碎鄉關,流離兒女。淒涼不易長安住。   萍蹤可憶天涯絮。潮回依舊東流水。九月黄花,滿城風雨。銷魂不見來時路。

減字木蘭花   戊寅九月前意
心魂如在。人事已隨雲鬢改。誰道無緣。誤爾青春已十年。   甚時重見。一去莫如弦上箭。覓覓尋尋 。瘦了黄花又幾分。

蝶戀花   壬寅六月十五夜贈行
強樂自寬來一醉。澆入回腸,非酒還非淚。月似銀圓天似水。東風不便何曾避。   容易重陽歸也未。人遠玄都,誰識劉郎樹。無訝贈行無隻字。當時切切多忘記。

南浦
霜催九月又初三。新月照凄清。自問携家避地,多少別離情。為是干戈滿眼,正傷心,一片畫難成。待幾時,滄海變成田後 ,再夢到承平。   堪嘆嗈嗈鴻雁,聽冤禽,夜夜和哀鳴。目斷梅花嶺上,烽火日頻驚。生怕年年流轉,甚風前,飛絮水中萍。淚闌干,祗見星羅月隱已三更。
原注:庚辰九月初三,時客媽閣居三巴門外,先留寓盧煊仲家,後住於李氏民欣兄弟之亦緣閣,又在彝齋吳偉佳處,及歲闌即匿移寄閒樓上 。又過九月乃安行李存仲强沈九所居荷蘭園。
按盧為澳門巨富,所居現為盧九公園。

酹江月
畫屏無睡,聽梧桐飄砌。西風吹淚遠,想容光未減,應共嬋娟千里。露滴真珠,雲開琥珀,夜色涼如水。沉沉鱗羽,教人空倚箏柱。   又是九月初三,山邊台畔,怕過分携處。腸斷,別來千八夕,叢菊東籬無主。未卜他生,相期共命,如夢渾無據。深燈殘夜 ,枕函猶念私語。
原注:於媽閣返香港,時在四月,因友好苦留作畫,在淘然別墅輾轉秋至,曾留居李福林先生上水果園,以李公是九十壽期也。不覺九月秋深,填酹江月乙闕 ,時辛巳九月初三於香港。
按李福林將軍農場在新界大埔,號康樂園。

(方寬烈 - 二十世紀香港詞鈔)


近代   梁寒操

梁寒操,  號均默(1899-1975)。廣東高要人。生於廣東三水縣。少有文名,有高要才子之稱。民國十二年畢業於廣東高等師範學校,任廣州培正中學國文教席 ,並加入國民黨,歷任國民黨多個要職。迨大陸淪,避難香港,嘗任教培正中學,新亞書院,後舉家遷台,任中國廣播公司董事長。六十一年退休,六十四年殁於臺北 。因心臟病發,猝逝於中廣公司辦公桌前年七十七歲。著作有西行亂唱三民主義理論之探討等。

驢德頌
木訥無言貌肅莊,一生服務為人忙。只知盡責無輕重,最恥言酬計短長。絕意人憐情耿介,獻身世用志堅强。不尤不怨行吾素 ,力竭何妨死道旁。

這首驢德頌」,是先父許多知交故舊都耳熟能詳的 ,這是他三十多年前奉命宣慰新疆時,見到路旁驢骨成堆,惻然有感而作的。他常說,這種驢子精神,是我們應有的人生觀。  (梁上元 - 不尤不怨的驢子精神)

已淡塵根樂,時深命運衰。生原憂患共,死衹湼槃來。携手隨時可 ,忘身此日該。皮囊終物化,底用慮棺材。

關於"力竭何妨死道旁"這句詩,還有一段不為外人多知的小插曲。在父親七十七歲生辰那天 ,他曾親書一幅驢德頌」,制版印刷 ,預備當天即席分送。一位朋提醒他在自己生日,分送以死字結尾的詩,恐怕不大妥當吧?父親從不忌諱這些,還是照樣分送。
父親在六十歲時寫的一首詩,很能表現他這種了脫生死的坦蕩胸襟。  (梁上元 - 看破生死的豁達胸襟)

以下是父親遺作中令我感動最深的幾首詩:   (梁上元 - 心憂天下詩人的情懷)

餘生亂世蘊千哀。失喜羣賢集此來。隱約鍾山聞有語,汝曹何日可重回。
忘憂魯酒曾何用,刻骨鄉愁已不禁。海上清秋今夜月,誰能强捺故園心。
零落黃魂痛不堪。幾家能保歲寒心。松梅冷操誰猶會,風雨高樓有苦吟。
鎮海樓頭望眼開。珠江潮去復潮來。春花歲歲紅於血,萬劫丹心永不灰。
子職慚多闕,空房罔極思。爺娘悲早棄,弟妹痛分携。省墓同何日,懷鄉各此時。流離逢世劫,團聚渺難知。
楓以霜天艷,梅從雪地奇。丈夫生亂世,不用嘆非時。

從我有記憶以來,父親就好像有忙不完的事。有時我忍不住奇怪,一個早已淡泊名利,甚至連生死都看破的人,怎麽還會有這麽大的勁來做這些俗事?從以下這首詩,我尋到了答案:

離塵感非易,社事苦難辭。但得人羣益,猶甘傀儡為。水清魚豈見,志潔鬼應知。擾攘誰忘利,濟公痚疏p。

在他那又大又重的公事包堙A永遠有一堆形形色色的雜務,正等着他今日事今日畢。   (梁上元 - 假私濟公的入世態度)

想起父親的一首期勉我們的詩:  
兒女携來世,心情喜懼兼。狂飇魂莫攝,明月價猶廉。百善於人恕,千祥牧已謙。書紳基督訓,當勉作光鹽。

我雖自知才疏力薄,但我也願意效法父親,盡我的心力,熱愛社會,服務人羣,庶幾不負父親的深切期許。   (梁上元 - 思行合一的開明父親)

民國六十八年八月八日於耐寒廬  刋於中華日報  

    

     

       

民國十九年新婚儷影

梁寒操與夫人黎劍虹

黎劍虹著梁寒操與我

為夫人題字共勉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