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7)   本期第三頁

近人詞選        

張伯駒 (五)   詞選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昭君怨    齋中蘭蕙正開,又將南行,枝巢詞來乞借,因移贈二叢,詞以答之
小院深秋人靜,簾外幽香風定。蘭蕙正齊花,又天涯。   寂寞孤芳無主,相問還思舊雨。贈與一枝秋,帶離愁。

水調歌頭    題胡可復松泉圖
千籟答松響,萬壑激泉鳴。峰巒迴互蒼茫,烟靄幻晴冥。結宇陰崖絕澗,招邀猿儔鶴侶,起我故山情。眼底淨雲霧,紙上戰秋聲。   徑元宋,追董巨,祖關荊。肯落吳門窠臼,宗派啟金陵。留取名山事業,不羨浮雲富貴,老去隱丹青。臥看龍蛇動,坐對雨風生。

倦尋芳    蟄雲郊圍海棠秋日重花 。依王元澤韻詠之
唳空雁遠,迎翠山明,郊墅晴晝。乍見輕盈,翻訝剪綃裁綉。破星唇,凝紅淚,春心未了秋心透。悵重來,算韶光又是,斷腸時候。   念芳事,去纔幾日,向歲題詩,曾共攜手。妒殺妖嬈,羞憶尹邢相鬭。西府臨妝猶似昨,東風回首渾非舊,畫簾前,對斜陽,也如人瘦。

木蘭花慢   題馬湘蘭畫山水
數南都艷迹,繁華夢,去如烟。看塹限金湯,城圍鐵甕,無奈降旛。簾前,畫眉彩筆,有佳人寫出舊江山。風月魂銷故國,鶯花刼換勾闌 。   連環,小字印玄玄,半偈懺情禪。想鏡檻隔燈,芸窗倚翠,螺墨金箋。當年,練裙寶扇,問風流,惟剩夜潮還。只有秦淮一水,無情送盡紅顏。

前調    重至滬上,寄故都諸詞友
看重來似舊,只多我,鬢霜稠。笑地借桃源,生同葛蔓,早忘神州。溫柔,選歌逐舞,似隔江商女不知愁。花月歡情未减,河山涕淚全收。   風流,一醉換貂裘,夢早覺青樓。甚不衫不屨,形骸放浪,顧我還羞。歸休,就荒菊徑,逞霜容,猶待主人秋。都道不如去也,相招先謝吟儔。

滿庭芳   題國花堂圖卷,依黃山谷韻
花放文官,妝凝命婦,麗春爭媚幽亭。野塘清淺,荷小誤風蘋。堂額虛懸舊迹,籠紗碧,墨護疏欞。懷前社,風流漸歇,寥落剩晨星。   時聽紅雨墜,游鱗唼水,絮點浮萍。看墙外山巒,層翠開屏。半日曾無客到,林鳥過,風動花鈴。庭階畔,年年草色,猶上舊袍青。

八聲甘肅   寄枝巢諸詞友。依屯田韻
怯輕寒簾卷近黃昏,經春病如秋。望家山寥廓,平蕪變色,怕上層樓。燕子能窺客意,纔去說歸休。酒淺深凝恨,不似江流。  却念西園儔侶,料歡情都減,歌詠全收。數東風花信,開也為誰留。問征人,今番何處,正江南,烟雨在孤舟。滄波渺,又行程遠,更引回眸。
鷓鴣天   過廈門
枕上寒潮斷夢殘,客愁離緒一番番。語隨地換知家遠,花盼春留待主還。   山疊疊,水彎彎,海鄉風景近南天。小船逐隊飛如鳥。細雨聲中賣密柑。

酹江月   客中清明
斷腸時節,又天涯寒食,猶滯征鞭。店舍花殘烟水冷,歸期怕誤春前。枌社吹簫,柴門插柳,觸景倍淒然。風鐙微暗,夜來有夢先還。   望堨T冉斜陽,青青薺麥,十里盡平川。暝色千山虛靄暮,遠樹更聽啼鵑。芳草招魂,東風不語,時簸紙灰錢。家鄉此日,野花開遍墳園。

菩薩蠻    偕慧素南遊,春暮未歸 ,客邸憶故園海棠作
畫簾日暖春如醉,酒波夜照胭脂睡。道是海棠時,思歸淚暗垂。   天涯春又晚,樓外回雙燕。今日誤看花,明年何處家。
闌干落盡梨花雪,春歸剩有雙飛蝶。一望恨綿綿,斷腸芳草天。   玉笙花外弄,醒後情如夢。是夢也難留,鐙殘人更愁。

清平樂   貴州道中
野營空戍,榛莽游狐兔。四外烽火烟天欲暮,風雨伏波銅柱 。   春來燕子先還,天涯客意闌珊。只有一身愁夢,却過無數關山。

鷓鴣天    灌縣
今古浮雲玉壘關,天開形勝鎖丸函。一聲羌笛愁楊柳,三月山城賣牡丹。   峰積雪,水翻瀾,地通西域近番蠻。平原望堛F南盡,兩派江流下錦官。

揚州慢    武侯祠,依白石韻
丞相祠前,錦官城外,下車拜問前程。尚森森翠柏,映草色青青。似當年,綸巾羽扇,指揮若定,誰解談兵。看江流石在,寒潮猶咽孤城。   呂伊伯仲,貫精誠神鬼堪驚。繫一髮千鈞,三分兩代,生死交情。忍誦杜陵詩句,還空聽,隔葉鸝聲。正中原荊棘,沾襟來吊先生。

木蘭花慢   題夏枝巢御史著清宮詞
鬱巫閭莽莽,鍾王氣,定幽燕。看萬國衣冠,六宮粉黛,歌舞朝天。無端,禍興燕啄,竟河山,大好誤垂簾。鼙鼓驚殘綺夢,脂胭染作烽烟。   長安,剩粉拾釵鈿,遺事說開元。似杜陵幽抑,穎川旖旎,花蕊纏綿。誰憐,北來庾信,有飄零,前代舊言官。不見白頭宮女,落花又遇龜年。

臨江仙   遊西湖,遇雨,避一別墅亭中,先有一人i麗於雨中吹笛,情景如畫,詞以記之。
垂柳陰陰霧鎖,湖天漠漠烟籠。脂脂染透小桃紅。魚兒三尺水,燕子一簾風。   亭榭誰家寂寂,樓臺到處重重。一聲玉笛破空濛。山光微雨外,人影落花中。

南鄉子   揚州
楊柳舞宮腰,勻注胭脂上碧桃。春水如奩塘外路,吹簫,明月揚州廿四橋。   金粉易魂銷,玉樹瓊枝唱綠么。人物風流何處去,烟消 ,只有青山似六朝。

菩薩蠻   辛巳七夕寄慧素
聲聲何處吹簫管,可憐一曲長生殿。唱到斷腸時,君王也別離。   露零羅扇濕,疑是雙星泣。不忍望銀河,人間淚更多。

前調   中秋寄慧素
怕聽說是團圓節,良宵可奈人離別。對月總低頭,舉頭生客愁。   清輝今夜共,砧杵秋閨夢。一片白如銀,偏多照淚痕。

夢還家    自度曲。難中臥病,見桂花一枝,始知秋深,感賦寄慧素。
無人院宇,靜陰陰,玉露濕珠樹。井梧初黃,庭莎猶綠,亂蟲自訴。凉宵剪燭瑤窗,記與伊人對語。而今隻影飄流,念故園,在何處?想他兩地兩心同。比斷雁離鴛,哀嗚淺渚 。   近時但覺衣單,問秋深幾許?病中乍見一枝花,不知是淚是雨。昨夜夢媗w娛,恨醒來,却無據。誰知萬緒千思,那不眠更苦。又離家漸久還遙,夢也不如不做。

虞美人    十一月下旬,雪,接慧素信 ,詞以寄之。
野梅做蕊殘冬近,歸去無音信。北風搖夢客思家,又見雪花飄落似楊花。   鄉書昨日傳魚素,多少傷心語。枕頭斜倚到天明,一夜燭灰成淚淚成冰。

菩薩蠻
銀燈影射唐花艷,金盤椒酒團圓宴。爆竹一聲聲,催人華髮生。   春暉無限好,自看年猶少。兩字報平安,今年勝去年。
庭前猶積殘年雪,良辰又到元宵節。人壽月團圓,紅妝圍綺筵。   銀花開火樹,競看龍燈舞。裝點似承平,繁華不夜城。
玉蝀垂影橋如帶,龍池水暖冰初解。芳信到迎春,柳黃初未勻。   春風吹露草,又綠長安道。小雨潤香泥,閒花逐馬蹄。
氤氳香篆盤爐鳳,貂裘不脫春寒重。明日是花朝,雪中開小桃。   陰陰瓊島路,冷坼脂脂樹。楊柳鎖樓臺,去年雙燕來。
池波微皺風初起,魚苗三寸生春水。照影倚紅闌,分明鏡堣恁C   苔痕墙外道,傍晚行人少。背立夕陽斜,開殘綠杏花。
小庭悄悄重門隔,梅枝鵲踏飄香雪。一曲琵琶催,南花入北來。   胡天環珮冷,憐寫紅羅影。名士唱新詞,佳人借口脂。

出墙紅杏春意鬧,鞦韆墙堥峇H笑。衝破綠楊烟,羅裙直上天 。  斷腸寒食道,何處無芳草。花落子規啼,樓頭日又西。
錦屏十丈闌干倚,妖嬈無限東風堙C一片霧中天,海棠占大年。   夜深春睡懶,更覺紅妝艷。燈下對傾城,花光奪月明。
雙薰茉莉浮香茗,軟酥初熟藤蘿餅。飛雪午晴天,渾身沾柳綿。   一庭風過處,四面飄紅雨。花片入殘巵,招來蝴蝶飛。
石家不見黃金屋,綠珠憐對人如玉。春日上濃妝,嬌容羞海棠。   碧梧棲彩鳳,都是多情種。日日早歸家,為伊遲看花。
牡丹時節春風麗,一尊相見貞元士。金殿夜朝天,白頭思少年。   殘陽樓外挂,返照琉璃瓦。淚眼看花枝,此情鸚鵡知。
牡丹凋謝荼蘼老,錦茵不忍殘英掃。春事已闌珊,銷魂芍藥欄。   烽烟仍滿地,未礙芳時麗。再作看花人,明年花更新。

 


吳湖帆 (五)    佞宋詞痕   更多  

書影   沈尹默題  周退密序   冒廣生序   葉恭綽題   汪東題   瞿宣穎題   向迪琮題   楊千里題   孫成題   文懷沙題   龍元亮題   潘承弼題   孫祖勃題   吳元京後記   章士釗題

吳湖帆,(1894—1968)江蘇蘇州人,為吳大澂嗣孫。(吳湖帆本來是吳大澂的姪子吳本善之子、即吳大澂的姪孫,但因吳大澂獨子過世,吳本善便將吳湖帆過繼給吳大澂為孫。)初名翼燕,字遹駿,後更名萬,字東莊,又名倩,別署醜簃,號倩庵,書畫署名湖帆 ,齋名梅景書屋。中國現代國畫大師,書畫鑒定家。早年他師從董香光,後來自己才改為學習薛曜的字。三四十年代與吳待秋、吳子深、馮超然並稱為三吳一馮。建國後任上海中國畫院籌備委員、畫師,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副主席、上海市文史館館員、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員會委員。收藏宏富,善鑒別、填詞。山水從四王、董其昌上溯宋元各家,衝破南北宗壁障,以雅腴靈秀、縝麗清逸的複合畫風獨樹一幟,尤以熔水墨烘染與青綠設色於一爐並多煙雲者最具代表性。並工寫竹、蘭、荷花。二十世紀中國畫壇一位重要的畫家,他在中國繪畫史上的意義其實已遠超出他作為一名山水畫家的意義。著有《聯珠集》、《梅景畫笈》、《梅景書屋全集》、《吳氏書畫集》、《吳湖帆山水集錦》及多種《吳湖帆畫集》行世。

 

 

 

 

 

 

 

 

 

 

 

 

 

 

 

 

 

 

 

 

 

 

 

 

 

 

 

 

 

 

 

 

 

 

 

 

花犯   次周清真韻
妬纖腰輕盈珮解,匆匆換情味。舊歡難綴。嗟夢斷誰温,歌罷多麗。浣紗去後牆東倚。相思曾共喜。念綺夕燭搖蘭燄 ,香翻紅浪被。   重逢對伊又無憑,迴眸但淺注,離痕憔悴。天際遠,人何處,絮飄風墜。愁吹向翠風峯散雨,沈恨在行雲朝暮堙C更細想一簾花影,年華流逝水。

眉嫵   次姜白石韻
正平堤煙曉,畫閣風薰,黃柳送嬌眼。四野迷香霧,差池影,穿花來去雙燕。杏梢待欵。但又添離恨多感。奈何似,一曲琴心堙A更惆悵春暖。   無限。行雲輕散。忍殢融脂粉,慵近箋翰。新月羞眉嫵,人何處,為誰偷挽情纜。淚珠暗點。便倚闌愁思凝遠。悔盟語當初,任別後,夢難見。

琵琶仙   次姜白石韻
山館無眠,只聽雨,夜滴蕉牕愁葉。迴記斜日河橋,歸來頓悽絕。偏縱有鶯嬌燕姹,但心苦斷魂紅鴂。芍藥將離 ,琵琶似續,憑向誰說。   謾提起縱迹天涯,度兵火倉皇舊時節。猶好一枝棲艶,倚安巢芳莢。人漸老風情未減,映薄羅粉腕如雪。恍夢巫峽雲回,又成輕別。

河傳   次温飛卿韻
樓上,凝望,馬蕭蕭。垂柳紅橋。夢遙。舊時淚痕何日消。朝朝。送人離早潮。   畫舸移愁春去遠。回首晚。盃底撩魂斷。隔前溪。花港西。錦隄。獨憐芳草嘶。

雙頭蓮   次周清真韻
玉局才高,小山情重,多少麗痕,相思懺語,寫入素絃,漸漬錦紅箋碧。蕩春色。   羅綺風流,滄江雲夢,零落翠環,浮沈畫舸,幾曲斷腸,莫道燕鶯能識。又愁隔。   還暗思醉舞酣歌誰適。瞬目芳菲,染心泥絮,紫陌。殢人朝夕。飛花金粉,細雨珠簾,淚曾共滴。甚何處,好留連,去訪消尋息。

拋球樂   次柳屯田韻
等閒裘帶相映,輕緩瀟灑。想當初,鶯燕隊側,羅綺筵前,粉屏如畫。漸舞起絲管吹飛,恰酒沁朱闌憑亞。取次倦蝶籠花,嚲鳳迷雲,邀月葡萄架。對小桃呈媚,魂凝露井,夜梨深閉 ,情移碧野。俊侶好容儀,又措止盈盈多風雅。道名娃隨分,韓壽換香,裴郎倚馬。   似處金谷園林,會調笑密語迴廊下。淺温存,穠繾綣。惱煞紅嫣翠姹。縱拚萬斛,難量明珠聲價。洞房掩隱,綠窗寂靜,體貼休把春光貰。便卜棲宅院 ,玉臺婉韻,誓盟海石,荊釵美化。天賦素心人,漫悵惜紫陌花開謝。待白首共偕,有誰爭捨。

清平樂   上元
晴煙繞樹。宛轉橫塘路。新燕飛來窺繡户。俊約華鐙伴侶。   上元歌舞誰行。采毫初試宮妝。雨堿K風紫陌,一簾花霧紅窗。

蝶戀花   次周清真韻二首
絮話迴車從別後。意托心懸,待月斜憑牖。不道相思如中酒。依稀夢携纖手。   牆上三竿紅日透。睡起惶忪,倦眼呈嬌秀。好事聯吟詞數首。匆匆離會情如舊。
酬唱心詩情已定。分淺交親,深愛如瓶井。霞珮雲裳衣炯炯。水流不放容華冷。   月下吹笙花底影。鸚鵡簾前,紅葉防窺聽。漫撚香囊撩扇柄。輕歌低按聲同應。

江城子   荷花
蕊宮妃子蕩湘雲。楚腰身。縷金裙。冉冉吹香仙塢怨迷津。幾度瑤臺清夢曉,回首處,却消魂。   冰盤凝浴許温存。怕黄昏。引離尊。何似斜風細雨掩重門。一樣淩波微步堙A羅韈上,暗生塵。

木蘭花慢
度滄桑刼後,有誰可,慰餘生。况鬥草工夫,分茶才調,倒印風情。分明。舊塵似夢,便拚愁茁愛誓心盟 。一笑瓊樓倚月,相將花院吹笙。   幾番商畧雨中聲。畸路忍重經。看紫燕巢忙,紅蓮池暖,綠水橋平。盈盈。木蘭棹處,展風流文采饜傾城。莫道温臺玉鏡,何如仙侶雲英。

朝中措   次歐陽六一韻
瀟瀟暮雨暗長空。涼意繞心中。可是秋宵美景,無端清夢斜風。   英姿佳麗,偏生慧業,莫道情鍾。只恨相逢太晚,吳霜點成翁。

醉花陰   題畫
春困無眠消永夜。枉值千金價。新夢攪厭厭,罏燼香飄不把重簾下。   宮紗燭燄懸紅炧。映醉顏如畫。斜倚鳳屏前,荑指輕掄細數酬詩債。

菩薩蠻
輕衫羅袖秋風嫩。宮紈支靠腮邊粉。莫誤瘦腰身。緊纏金縷裙。   蕉心容易卷。綠意愁難展。無語思綿綿。隔簾花影天。

虞美人
蕉心葉卷愁難展。斜弄生綃扇。一鐙懸鳳有誰知。不道情深千里寄相思。   紅妝醉倚心如翦。迴憶春風面。文園病渴正秋期。只待浮雲盡斂月圓時。

蝶戀花   中秋無月
今夕秋華光乍掩。雨灑風飄,忍把珠簾卷。無奈夜長歌宛轉。天涯咫尺離腸斷。   月被雲遮花影黯。好景多磨,誰也無從算。只待重圓天不管。回頭定了人天願。

南鄉子   題畫二首
筆陣雁排空。白雪蘆花絳雪楓。眼底流霞忺共酌,生風。鬥茗才華倒印紅。   喝火憶相逢。鷓語犀心一點通。雙管燈前脂粉飾,誰同,待看當頭月正中。
醉擁紫霓裳。燭影搖空鬥夜妝。還問誰家傾國艷,秋孃。吹面西風晚節香。   萬里喜眉揚。一葉扁舟浪破長。畫願先成詩夢讖,如償。百琲明珠好聘量。

菩薩蠻   二首
初三弓樣眉兒嫩。九秋風露珠盈寸。密意托微波。詩情離恨多。   重陽時日近。望極瓊樓迥。清夢繞雲天。輕紗籠月圓。
藥罏經雨纏綿甚。一言病足成詞讖。會少即離多。忍期無奈何。   冰盤溶火乍。倏過中秋夜。度世有南針。此情盟信心。

柳梢青
怕識干戈。簫吹碧玉,酒薦紅羅。知己平生,相逢有幾,愁外消磨。   年光流水如波。凭危闌紋犀奈何。風雨無情,燕鶯能惜,花底春多。

臨江仙   次辛稼軒韻
我愛青山多娬媚,何消粉白脂紅。老來情味鎖雕櫳。書踈禽帖遠,鐙暗獸煙濃。   好事閒吟偏佞宋,偷聲意也融融。曾窺解語在牆東。豪揮花管雨,醉舞酒旂風。


林汝珩 (五) 碧城樂府    更多

林汝珩,號碧城(1907–59)是傑出的香港詞人。他的詞集《碧城樂府》是香港文學的瑰寶,是整個現代華語文學中的優美篇章。原書1959年出版,只在小範圍內的親戚、朋友、詞人之間流傳。林汝珩是1950年代香港的著名詞社「堅社」的重要一員。今天恐怕很少人知道林汝珩這個名字。但是在1940年代的廣東和1950年代的香港,他是一位廣為人知的人物。他的一生多姿多彩,而最終以詞而聲聞於世。在混亂的二十世紀,他集學子、官宦、商人、詞人於一身。

 

 

 

 

 

 

 

 

 

 

 

 

 

 

 

 

 

 

 

 

 

 

 

 

 

 

 

 

 

 

 

 

 

 

 

 

 

 

 

 

 

 

 

 

 

 


南鄉子   方君璧女土在日開展覽會歸來,怱忽又轉赴歐美。賦此誌別。
篋稿三千,展盡湖山在眼前。比似飛鴻來復去,翩躚。萬里雲開月正圓。   往事已如煙,故國西風自可憐。憑仗丹青重記省,依然,雙照樓頭一少年。

方君璧,曾仲鳴妻。曾仲鳴,民國政要,後跟隨汪精衛,1939年在河內遇刺身亡。   雙照樓,汪精衛曾名其寓所為雙照樓。

鷓鴣天   和璞翁
潭水情深共載時,一枝無語但依依。可憐杜牧成陰句,竟是劉郎惜別詞。   春未老,鬢先絲。每逢佳節倍相思。年年幾點清明雨,灑向花前似淚垂。

劉景堂和詞   鷓鴣天   原題為桃花和碧城詩意。碧城辭世後,劉另寫長序如下。
王建宮詞》:「樹頭樹尾覓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教人怨五更風 。」劉夢得《得過玄都觀》絕句:「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堮蝷d樹,盡是劉郎去後栽。」林碧城感唐人詩句,賦桃花詩相贈 。余倚《鷓鴣天》答之。不謂碧城先我物化,又少一人為花惆悵爾。

片片東西各自飛,淒涼王建舊宮詞。不貪結子紅先落,漫道成陰綠亦稀。   春冉冉,日遲遲。惜花追怨未栽時。劉郎去後猶回首,寄語玄都道士知。

鷓鴣天   丁酉重午
小院珠榴又吐紅,隱聞競渡鼓咚咚。書丹老眼憑雙鏡,浮白枯腸醉一盅。   風物異,歲時同。驚回黍夢已成翁。神仙奪了生花筆,笑與兒曹逐臭銅。

丁酉(1975年)

木蘭花慢   題璞翁空桑夢語詞卷
海桑回首處,休更問,夢和醒。似曉蝶迷蹤,飛鴻踏雪,一晌無憑。多情。賸留綺語,想遊仙應是遇飛瓊。枉把柔腸寸寸,換來華髮星星。   新聲,愁譜瘞花銘。遙夜正淒清。有細雨寒砧,小樓怨笛,共訴飄零。芳盟。舊題宛在,又桃花開落幾清明。偷向銀箋灑淚,翻憐底事干卿。


空桑夢語》 ,劉景堂七十歲時最後一部詞集。

浣溪沙   紅豆
故國年年發幾枝,雙鬟采趁雨中肥。背人細數記紅兒。   鸚鵡啄餘香已冷,珊瑚敲碎夜何其。白頭不稱賦相思。

紅兒,唐代名妓杜紅兒

鷓鴣天   戊戌七月
織錦機絲又織愁,新霜華鬢暗驚秋。偶逢佳節陳瓜果,莫向文君話女牛。   嗟倦夢,歎浮漚。人天恩怨兩悠悠。金釵鈿合原無據,惟有銀河夜夜流。

戊戌七月(1958年)

劉景堂

臨江仙   碧城招飲,少幹,希穎即席賦詩。余醉歸,倚此為和。
月當頭夜曾相賞,今朝又聚萍蹤。人生惟有酒懷同。恩怨爾汝,莫問馬牛風。席間與碧城各道所懷   年少幾人誇倚馬,新詩疊韻重重。渡頭催別一聲鐘。此情留取,他日話相逢。

浣溪沙   春日柬曾,林二子
誰信難逢笑口開。春秋佳日早安排。忘機魚鳥莫相猜。   薄釀未謀千日醉,奇花何靳十年栽。竚聽風竹故人來。

踏莎行   與碧城話堅社舊游,追懷懺盦。
一夕西風,三年舊話。眼中歲月同奔馬。相逢捫虱又何人,西州有淚悽然下。   斷曲難賡,衰情易謝。更堪零燕逢秋社。登壇若問古微翁,悠悠天地誰來者。

鷓鴣天   桃花和碧城詩意         碧城辭世後,劉另寫長序如下
王建宮詞》:「樹頭樹尾覓殘紅,一片西飛一片東。自是桃花貪結子,錯教人怨五更風 。」劉夢得《得過玄都觀》絕句:「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堮蝷d樹,盡是劉郎去後栽。」林碧城感唐人詩句,賦桃花詩相贈 。余倚《鷓鴣天》答之。不謂碧城先我物化,又少一人為花惆悵爾。

片片東西各自飛,淒涼王建舊宮詞。不貪結子紅先落,漫道成陰綠亦稀。   春冉冉,日遲遲。惜花追怨未栽時。劉郎去後猶回首,寄語玄都道士知。

清平樂   聞希穎,慷烈,湛銓欲相約携壺,憑弔堅社,賦此見意。
含商咀羽。十載題襟處。影樹亭荒啼杜宇,況又碧城風雨。   玉壺何日重携。人生難得相知。老病幾番回首,不勝春夢淒迷。

劉子平   (劉庸),劉景堂叔父。

踏莎行   碧城見予水族箱題詠,贈以踏莎行詞 ,謹和一闋。
菊徑秋蕪,原詞云:若將秀句比前修,悠然採菊東籬下。槐根夢破。等閒風月蕭齋過。偶從一勺想悠然,我知魚樂君知我。   曲妙傳情,茶香憶座。故人蹤跡時相左。待扶藜杖訪孤山,料知君復猶高臥。

曾希穎

燭影搖紅   紅棉》譜就,感慨未闌。璞翁邀集翠閣選茗譚詞 ,爰再拈此解,並和碧城。
目蓋霞標,臺高曾引攀天意。今如飄絮嬾回頭,誰共春風醉。萬感銀壺未洗,任銷磨,英姿霸氣。海塵迷夢,邊角呼愁,人間何世。   小約黃昏,瑣窗閑坐深環翠。水邊燭影漫搖紅,盤蠟添鮫淚。細認香羅繡字,怕淒涼,年時無此。騁觴蠻府,賡社南園,故花應記。

木蘭花慢   悼汝珩
絕春殘夢綺,拚餘日,對遺綃。歎校易詞林,填詞堅社,事比天遙。無聊,漫賡剩譜,怕哀絃塵滯不堪調。埋骨青山何處,斷魂楚些難招。   行飄。客路久飄蕭,流水送前朝。問氣盡鳶肩,才蠲鵬臆,此恨誰銷。條條,未乾燭淚,更咽風隣笛聽連宵。梁月三更欲落,心香一瓣長燒。

清平樂   伯端寄詞,慨念堅社故人日益零落,語極淒斷,讀之愴然。頓憶晏叔原所謂「感光陰之易遷,歎境緣之無實」者。意與相似,偶拈此解答之。
水樓事了,舊夢歌雲繞。逐歲尊前人漸少,說甚春風才調。   詞成沾淚茫茫,幾回鶗鴂辭芳。逝水東流宛轉,開簾生怕迴腸。

(詩)
乙亥二月廿二日,次韻懷公春宴之作。
此是高樓第幾回,眼中雲霧手中杯。人傷舊社聲難倚謂汝珩,雨帶春寒夢欲來。且遣悲愉對華席,漫從清俗論詩才。棲棲旅食疏還往 ,可復豪情賭醉哉。

王韶生

鷓鴣天   讀碧城樂府
玉樹歌殘苦費思,詞人長逝海天涯。從今莫向黄罏過,琥珀光浮益酒悲。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