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60)   本期第八頁
 

翁同龢(1830年5月19日-1904年7月4日),字叔平,號松禪,晚號瓶庵居士。中國江蘇常熟人,晚清政治人物、書法家、狀元。官至戶部、工部尚書、軍機大臣兼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是同治帝和光緒帝的兩代帝師。   維基百科
 

翁同龢,號叔平,晚號松禪、瓶廬居士,1856年(時年二十六歲)中狀元,先後為同治、光緒兩代帝師,歷官刑、工、戶部尚書等職務。在百日維新中,翁同龢曾舉薦康有為,大力支持光緒帝變法。慈禧深恨之,奪權後,於光緒二十四年(1898)十月下令將其革職,放回原籍,永不敘用,並令地方官嚴加管束。翁同龢在隱居和困頓中,熬過七年後病故,著有《翁文恭公日記》、《瓶廬詩稿》。宣統元年(1909)追覆原官,謚文恭。翁氏為晚清大吏中不腐滯、 不悖固之開明派人物。其詞略同於詩,甚清雋。

翁同龢  

浣溪沙   謝橋小泊待潮

錯認秦淮夜頂潮,牽船辛苦且停橈。水花風柳謝家橋。   病骨不禁春後冷,愁懷難向酒邊消。却憐燕子未歸巢。


浣溪沙   謝家橋古銀杏。辛丑三月廿四日福山舟中
一掃江鄉萬木空,眼前突兀各爭雄。何年僵立兩蒼龍?   像設荒涼碑記黯 ,拂衣肅肅有靈風。微聞野老說雙忠。

浣溪沙   坐獨輪車

粳稻雲帆系此邦,驚濤海浪未全降。居然畫斷一長江。   柳陌低低行易過,鹿車小小力能扛。莫言失脚下魚矼。


浣溪沙   食鰣魚
一箸腥風饜腹腴,懶如熊白膩如酥。江南雋味世應無。   作貢遠通遼海舶 ,嘗新忝荷大官廚。酒腥忽憶在江湖。

青玉案   送鄭庵

銀河絡角詞淒絕,聊付與,秋蛩咽。病久不知長劍折。昨宵風雨,燭花飄瞥,山鬼來時節。   九秋同看秦關月,何事盈盈圓又缺? 客堸e君情百結。驀然回首,短亭殘雪,一棹胥江別。


臺城路   登咸陽原
冷雲頹日咸陽道,莽然更無秋草。白閣如螺,樊川似帶,閱盡興亡多少? 倚風憑弔,有詞客同來 ,冷吟閒嘯。我自工愁,綠箋悔寫舊時稿。   天涯一樽醉倒。渭城春已怨,何况秋杪。官柳依然,碧梧何在? 可許鳳凰棲老? 宦遊倦了。歎綠鬢婆娑,年來漸縞。羞對秦川,北流波浩渺。

金縷曲   題白石詞後
此余兒童時依仿鮑叔野先生點本,亡妻愛誦唐宋長調,因以畀之,病中猶咿唔不輟也。頃來秦中,携以自隨。除夕客去,官齋如水,取案頭畫行筆點讀一過,俯仰舊事,慨然而歎。是日購一銅鏡,背銘三十二字,有
曾雙比目,今舞孤鸞之語,因題一詞以抒余悲。戊午除夕漏三下,識於陝西學使考署後堂。
歷歷珠璣冷。是何人,清詞細楷,者般遒緊。費盡剡藤摩不出,却似薄雲橫嶺。又新月,娟娟弄影。玉碎香消千古恨,想淚痕,暗與苔花併。曾照見,夜妝靚。   潘郎傷逝空悲哽。最難禁,燭花如豆,夜寒人靜。玉鏡臺前明月堙A博得團圞俄傾。偏客夢,無端又醒。三十年華明日是,剩天涯,漂泊孤鸞影。銘鏡語,問誰省?

代詞鈔

更多翁同龢詩詞




丁寧手迹
早年丁寧 晚年丁寧 丁寧(右一)與胡大侔夫婦  七十年代
還軒詞 還軒詞  龍榆生

近人黃兆漢先生和林立先生合編有二十世紀十大家詞選,選有張爾田 ,葉恭綽,夏承燾,丁寧,羅忼烈 ,饒宗頤,沈祖棻,呂碧城,陳洵,陳曾壽諸家詞若干首,注解、評析詳盡

張爾田(1874-1945),字孟劬,有遯盦樂府
陳洵(1870-1942),字述叔,有
海綃詞。       陳洵
陳曾壽(1877-1949),字仁先,有
舊月簃詞
葉恭綽(1881-1968),字裕甫,有遐翁詞
呂碧城(1883-1943),字聖因,有
曉珠詞。            呂碧城
夏承燾(1900-1986),字瞿禪,有
天風閣詞。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夏承燾   (近代大詞學家)
丁寧(1902-1980),字懷楓,有
還軒詞
沈祖棻(1911-1977),字子苾,有涉江詞。     沈祖棻
饒宗頤(1917-2018),字固庵,有
選堂詞。     饒宗頤
羅忼烈(1918-2009),有
兩小山齋樂府。       羅忼烈

寧  (一) 《還軒詞》曇影集《丁寧集》《 懷楓集》《一厂集》

寧(1902-1980),原名瑞文 ,字懷楓,別號曇影樓主,晚號一厂。原籍鎮江,後隨父徙揚州。家本名門望族,其父曾任揚州玉林官錢局長。

丁氏幼聰敏,九歲誦唐詩,過目不忘,且學為小詩。十三歲時父病殁,十六歲適黃氏,備受虐待,生一女名文兒,四歲即夭,乃決意離 異,誓不再嫁。二十三歲時從陳延韡(含光)學詞,又隨西醫兼國術家劉聲如學劍術技擊。後又師事揚州名宿戴筑堯及南社社員程善之。鄭逸梅
藝林散葉第3320條云:丁寧為程善之、 陳含光弟子,善之、含光先後逝世,善之遺稿漚和室文存詩存,含光之含光詩稿本 ,丁寧保藏之,歷經戰亂,隨身携帶,始終不失。」其感念師誼,乃至於此 。三十年代初,經師友之介,與夏承燾龍榆生王叔涵等詞人往還 ,互有唱酬,詞名遂振。1941年至1977年先後在國民政府及新中國政府各圖書館任要職。

蝶戀花

如水輕寒天欲暮。廿四番風,不斷催春去。花外鵑聲簾外雨,斷腸草綠江南路。   幾度留春春不住。化個浮萍,流到春歸處。此去天涯知幾許。漫漫風絮迷前浦。


廿四番風: 即廿四番花信風。

該闋載
曇影集,約作於二十年代末至三十年代初。曇影之得名 ,蓋取自該集首章浣溪沙丁卯二月冰鸞曇影渺無痕一句 。意謂人之一生,如曇花之暫現而已。

丁氏既遇人不淑,所生一女又於四歲時夭折,故下堂求去。其嫡母始則不允,經族人調停,使其在亡父靈前誓不再醮,始許其請。1924年,詞人與夫離異,年僅二十二歲。此詞傷春嘆逝 ,云欲化流萍尋春(即理想之生活也),唯前路茫茫,正不知何去何從。古來閨閣女詞人,如朱淑真、 賀雙卿輩,每多薄命,不意二十世紀初,又得一丁懷楓,此所謂天妒紅顏歟?

詞人同時之作,有
浪淘沙云:風信一番番 。芳序將闌。櫻桃未熟楝花殘。記得片帆南浦日,料峭春寒。   日暮望家山。煙樹迷漫。子規啼遍碧欄干。頻道不知歸去好,何處鄉關?,作意與此闋相類。

喝火令   月影侵簾,愁懷如織,書寄味琴。
夢短愁難遣,愁深夢易驚。攬衣和淚下階行。又是月光如夢,庭戶悄無聲。   碧簟涼於水,幽懷沁若冰。萬端塵恨一時縈。記得相逢,記得看雙星。記得曲欄干畔,笑語撲流螢。

味琴:  揚州戴筑堯先生之女。丁寧二十三歲時隨戴學詞,因與味琴成金蘭之交。味琴於1949年後為小學教員,1964年卒於鎮江。詞人
慶春澤慢詩友戴味琴挽詞序云:味琴 ,京江人。耆宿筑公先生之女,才豐命蹇,秉性貞堅,卅載樓居,終身縞素。自余遷皖後,音問遂阻。頃得鄉人書,知去世已將十年。惡耗傳來,肝膈為碎,傾淚濡毫,以代痛哭。」《還軒詞》中 ,與味琴有關之作,共十二首。

此闋載
曇影詞》 。詞人孤愁難遣,遂憶及閨中友好,填此以表寸衷。「萬端塵恨,蓋亦指亡女及失敗之婚姻乎?又丁氏為庶出 ,其生母未幾即撒手塵寰,由大母撫養。十三歲時父即辭世,依人籬下,未免飽遭白眼。據其1964年憶述,生母乃為大母所害,其父則因叔伯子侄爭產致死。噫!命途乖蹇,宜乎其詞多掩抑之調也 。唯此詞結句,不乏一派任情率真之少女情懷,此緣得與味琴誼結金蘭,塵海之中,得以兩相扶持。然則味琴之於懷楓,或即如韓西之於賀雙卿乎?

喝火令句末 ,例用排比句,詞人於此調外,亦有連用三句記得者 ,如江城子熟梅天氣云:記得清宵 ,記得月如鈎。記得荼蘼香雪堙A招燕子,話春愁。

鵲踏枝   和忍寒用陽春韻(八首其二)
料峭餘寒欺袖薄。越綺吳綿,未許輕拋卻。芳信難憑花又落。五湖空負鷗波約。   欲借香醪酬寂寞。悄轉銀荷,背影成孤酌。隔院箏聲停更作。無端消盡閑哀樂。

忍寒: 忍寒,即龍榆生。詞人與龍氏結識於三十年代,其《
曇影詞》 若干首即刊登於龍氏主編之《詞學季刊》內。二人唱酬甚密,《還軒詞》中和龍氏之篇計有十七闋,如此調即有八闋。
陽春: 指五代馮延巳之《陽春集》。此詞及其餘七闋俱和馮氏原韻。

此闋並其餘七首唱酬龍榆生之《鵲踏枝》俱收入《丁寧集》,原刊於1936年《詞學季刊》第3卷第2號。

丁氏以一閨秀,足不出淮揚一帶,一生事功亦非卓著,而其詞得以流播眾口,特由於江浙文士之揄揚。

鷓鴣天   得味琴揚州來書
幾日霜寒著意濃。流光如夢去匆匆。萍能無住依然綠,花到將殘不肯紅。   千里月,五更鐘 。此時情思問誰同。遠書欲報何由寄,雁自南飛水自東。

此詞載《懷楓集》,作於四十年代。蓋亦想念故人,感逝抒懷之作。懷楓小令甚饒五代北宋人意趣,張中行著《歸》一文,對懷楓推崇備至,並云「三十歲前後,她已經能夠深入宋人以及五代的堂奥。。。。。。。離北宋(或兼五代)近 ,離南宋(主要指吳文英一流的風格)遠。」如此詞之洗煉而不乏情韻,即為一例。「萍能無住依然綠,花到將殘不肯紅。」一聯,寄興尤深懷楓集中 ,佳對迭出,除上舉一聯外,尚有如下各例:《鷓鴣天 。感賦寄味琴》:「漫從去日占來日,未必他生勝此生。」前調「賦謝王君巨川招飲」:「書緣久客看看少 ,句為傷離往往同。」前調「旅窗即事」:「隨風葉似離鄉客,向日貓如入定僧。」前調 「旅懷」:「愁堪破寂何須遣,夢可還家不易成。」前調(不說當 前去與來):「偶因鳥語遲收果,常惜苔痕懶下階。」前調(得髯公書感賦):「夢穩何愁行路難,時危轉覺醉鄉安。」前調(朱户銀鈎夢已非):「縱教天意同芻狗 ,豈為緇塵染葛衣。」俱巧而不纖,方諸夏瞿髯,亦未遜色。


小梅花   感懷

春醅綠,秋花馥。年時掌珍如玉。掩雙扉,鎖雙眉。浮沈若夢,無語恨依依。斷魂怕見窗兒黑。別有傷心人莫識。要還家,定還家。一樣飄零,終不是天涯。   拚寥寞,拚離索。從今夢事都拋卻。墨痕殘,酒痕殘。塵襟薄浣,休作淚痕看。伶俜簾外三更月。閱遍滄桑圓又缺。最難憑,似陰晴。未了今生,莫再問來生。


此闋載《懷楓集》,原刊《同聲月刊》1942年第2卷第1號。亦感述平生之作。大意云浮生若夢,塵緣都盡,而華年早逝,但見月圓月缺,無可憑準。孤愁苦獨之貌,躍然紙上,此朱淑真《斷腸詞》之格調也 。「未了今生,莫再問來生。」可謂看破一切矣。


鷓鴣天   歸揚州故居作
湖海歸來鬢欲華。荒居草長綠交加。有誰堪語猫為伴,無可消愁酒當茶。   三徑菊 ,半園瓜。煙鋤雨笠作生涯。秋來儘有閑庭院,不種黃葵仰面花。

懷楓乃一 甚有民族氣節之詞人。據云1941年在南京私立澤存圖書館任編目員時,有數名日本軍官欲劫去館中善本古籍,得其抵死保護,後賴主人陳某為之解圍 。此詞結句,蓋諷賣國求榮者。

此詞大部分言避禍隱居之生活,語淡而氣度不凡。
有誰堪語」二句 ,意韻俱備。按懷楓極愛貓,始則以之解悶,繼以屋中書多,乃以其防治鼠患。所養之貓三代同堂,丁氏各為取名。起居飲食,俱與猫同牀共桌。《還軒詞》中亦有為貓題詠者 ,如 《浣溪沙。愛貓黑寶》云:「耋耄依稀似畫圖。隨裾繞膝不須呼 。牡丹午蔭勝蓬壺。   不獨稱兒還道老,允堪為將莫云奴。賴他勤護五車書。

金縷曲   午橋醫師以毛刻《谷音》為贈,賦此謝之。
撫卷增淒切。甚當時殘山剩水,竟多高節。渺渺蘋花無限意,長共寒潮鳴咽。算今古,傷心一轍。搔首幾回將天問,問神州何日煙塵歇。天不語,亂雲迭。   未酬素抱空存舌。更那堪蒼茫離黍,斜陽如血。惟有君家壺中世,銷盡泉香酒洌。再休道滄桑坐閱。好展平生醫國手,把孱夫舊恨從頭雪。金甌舉,滿於月。

谷音: 《谷音》元。杜本編。錄宋末逸民三十人詩一百零一首,繫以小傳。毛刻,明末清初藏書家毛晉。
壺中世: 南朝宋。范曄後《漢書。神仙列傳》云:汝南人費長房曾為市吏,見一老翁賣藥,常懸一壺於肆,人散後即跳入壺中,市人莫之見,惟長房於樓上睹之。後長房隨老翁共入壺中,但見玉堂廣麗 ,旨酒甘肴,盈衍其中。共飲畢而出,翁囑不可與人言。

此闋載《懷楓集》,亦作於抗戰時期。懷楓詞非一味低徊掩抑者,間亦有高亢之格調。此詞因《谷音》之贈而寄托光復神州之願,慷慨悲歌,具見其英姿颯爽之一面。顧懷楓遭際雖多蹇滯 ,而性頗超邁,絕非一弱質女流。夏承燾《天風閣學詞日記》1939年10月13日記云:「懷楓
忼爽有男性 。雖身世甚苦,而能自排遣。詞則悲抑哀怨,不似其人。

金縷曲   題醉鍾馗橫幅
進士君休矣。想生前觸階不第,幾多失意。死後偏教傳異跡,顛倒三郎夢囈。誇妙筆,又逢道子。寫向人間畫圖堙A入端陽綠艾紅榴隊。如傀儡,同魑魅。   早知饕餮非常計。悔當年希榮干祿,自殘同類。鬼國縱橫千載久,弱肉渾難勝記。到今日,獨夫鞭
棄 。五鬼不來供使役,對蒲觴未飲先成醉。掩兩耳,昏昏睡。

進士
道子: 李時珍《本草綱目。服器。鍾馗》曰:「逸史云:唐高祖時,鍾馗應舉不第,觸階而死。後明皇夢有小鬼盜玉笛,一大鬼破帽籃袍,捉鬼啖之。上問之,對曰:臣終南山進士鍾馗也 ,蒙賜袍帶之葬,誓除天下虛耗之鬼。乃命吳道子圖像,傳之天下。」
三郎: 唐玄宗小名。
饕餮: 原為傳說中貪殘之怪物,後喻人貪得無厭。此處謂鍾馗貪圖功名。
鞭棄: 清。東山雲中道人著《唐鍾馗平鬼傳》第九回,鬱壘被鍾馗捉獲,曰:「俺名鬱壘,胞兄神荼,祖居東海度朔山,大桃樹下。因性好食鬼,每獲一鬼,用葦索繫之,終不能去 。倘若不服,鞭以桃條。二十年來東海之鬼,被俺食盡。因於去歲,就食此山。方才鬼卒誤報,說是有惡鬼經過,小人所以持兵器前來。不知尊神降臨,多有衝撞,望乞饒恕 。」鍾馗道:「吾乃鍾馗是也。奉閻君之命,封俺平鬼大元帥。往萬人縣斬鬼除害。尊駕素好食鬼,何不隨俺前去,平鬼立功,將來好成正果。」鬱壘叩頭道:「願隨鞭鐙。」
五鬼句:明代雜劇《慶豐年五鬼鬧鍾馗》及明。清劉璋著《鍾馗全傳》,云鍾馗本為一英俊瀟灑之書生,赶考途中為五鬼毁容。馗死後,於五道將軍廟懾服五鬼,供其驅使。蒲觴,以菖蒲葉浸製之藥酒。舊俗謂於端午節飲此酒,可去疾疫。

此闋亦載《懷楓集》,作於抗戰時期。顯是借題發揮,諷刺投降日偽之輩。云彼等初失意於官場,乃轉成傀儡。下片云其狐假虎威,借日偽之力殘害同胞,肆虐經年,受害者不知其數。然卒為人所唾棄,即其瓜牙亦不供驅使,徒掩耳入睡,不欲聽之呵斥矣。正正之辭,以諧語出之,而不失莊重,視今人油滑之作,有霄壤之別。

清初畫家羅聘(兩峰)善畫鬼,以諷社會不公。嘗畫「醉鍾馗圖」,圖中鍾馗醉臥溪邊,一小鬼在旁搖之不醒。未審丁寧所見,是何人所畫。又夏承燾1932年作有《清平樂。題羅兩峰鬼趣圖。頡剛翁藏》一闋,詞曰:「齊諧漫續,百態從描貌。展向秋窗聞夜哭。寒氣一燈吹綠。   試招被荔山阿。世間應比人多。扛倒涂山九鼎,敢投偽貼來麽?」亦鬼趣盎然之作也。


以上 選錄自《
二十世紀十大家詞選
近人黃兆漢先生和林立先生合編


浣溪沙   丁卯二月
淒沁梨雲夢不温。冰鸞曇影渺無痕。清愁如水又黃昏。   芳草有情縈舊恨,遊絲何計綰離魂。自甘腸斷向誰論。

浪淘沙
風信一番番 。芳序將闌。櫻桃未熟楝花殘。記得片帆南浦日,料峭春寒。   日暮望家山。煙樹迷漫。子規啼遍碧欄干。頻道不知歸去好,何處鄉關?

臨江仙   秋宵不寐憶文兒
心似三秋衰柳,情同五夜驚烏。柔腸已斷淚難枯。願教愁歲月,換取病功夫。   祇道相尋有尋,那堪夢也生疏。西風凉沁一燈孤。魂牽還自解,分薄不如無。

唐多令  
細雨敲窗,峭寒欺夢,意有所感,賦此謝蘊真明日餞春之約。

香燼篆難消。愁多夜轉遙。聽敲窗風雨瀟瀟。寄語芳菲休便歇,且留取,待明朝。   陳夢漾如潮。幽懷捲似蕉。謝殷勤俊侶相招。縱使花前拚一醉,任醉醒,總無聊。

南鄉子   懷梅妹
陳恨渺無邊。人去香沉月似弦。拚不思量還自解,偏偏。拋却心頭又眼前。   長記嫩凉天。執手離亭語萬千。漫問別來多少淚 ,年年。一度秋風一惘然。

浣溪沙  
一夕繁霜,秋容憔悴。盎楓盆菊,移置重簾繡幕間,覺別饒幽致,感賦此解。

楓葉流丹菊嚲黃。東籬昨夜有繁霜。深深簾幕護秋光。   已分伶俜寒徹骨,何愁風露十分凉。青燈如水注空床。

浪淘沙
幽籟轉虛廊。落葉敲窗。無端陳恨費思量。待向枕函尋斷夢,夢也淒涼。   不語對殘釭 。清淚凝霜。薄寒疏雨夜初長。屈指暗驚秋過半,明日重陽。

阮郎歸
往事如煙,清宵似水,年年秋葉黃時,病懷如是。

丹楓黃葉一番番。秋光滿畫欄。還教一息罥人間。年年和淚看。   愁宛宛,夜漫漫。心隨寶篆殘。低頭無語掩屏山。西風吹夢寒。

以上 選錄自《曇影集》(1927~1933)

望江南

多少憶,春色耐尋思。十里垂楊籠翡翠,一溪香霧濕胭脂。微雨杏花時。
多少憶,惆悵最分明。清露凝香縈蝶夢,嫩寒和雨澀鶯聲。萍小絮初成。

菩薩蠻

小庭日暖花枝舞。綠窗漫倚調鸚鵡。莫再喚梳頭。春人無限愁。   玉蟬籠鬢冷。淚濕東風影。清恨有誰知。隔簾蝴蝶飛。
柳花風軟黏春水。朱櫻低簇長千里。雙燕語斜暉。捲簾人未歸。   晝沉銀蒜悄。鏡影青鸞小。惆悵畫屏風。海堂和淚紅。

江城子
熟梅天氣晚風柔。怕登樓。强登樓。記得清宵,記得月如鈎。記得荼ン輒盟堙A招燕子,話春愁。   悶來窗下理箜篌。夜悠悠。恨悠悠。宛宛音塵,腸斷幾時休。夢醒天涯啼杜宇,花自落,水空流。

鷓鴣天   感懷和忍寒
小劫輕塵夢已殘。冰綃猶染淚斑斑。魂隨逝水銷磨盡,心似沉灰宛轉寒。   愁渺渺,歲漫漫。懶從青鏡問朱顏。南華讀罷添香坐,消得芸帷半日閑。

臨江仙
薄幻輕因經幾劫,枕函殘淚猶温。强扶倦影度朝昏。窗明塵不到,香燼篆無痕。   檢點清愁隨逝水,莫教淒斷吟魂。飄零何用問孤根? 華年枝上露,往事夢中身。

臨江仙   乙亥春日
簾影沉沉銀箭悄,殘陽消盡餘温。小窗閑綺待黃昏。荒庭青似夢,新綠舊苔痕。   料峭輕寒侵短袂,東風吹醒吟魂。飄萍無住絮無根。清因隨逝羽,何處問前身。

以上 選錄自《丁寧集》(1934~1938)

謁金門

留不得。腸斷危樓孤客。苦雨淒風寒惻惻。眼枯頭未白。   一自瞻衣痛失。不得承親顏色。夜夜夢魂空繞膝。覺來何處覓。
歸不得。腸斷門庭猶昔。几案生塵迷手澤。蠨蛸當户織。   一自音容慘隔。不得聞親消息。淚濕麻衣都化碧。清温何處悉。
行不得。江上鷓鴣聲急。滿目烽煙思故國。茫茫何所適。   一自牽裾無術。不得尋親踪迹。月暗青林雲似幂。路遙兒莫識。

鷓鴣天   感賦寄味琴
風婸晾握穭W萍。一般身世兩飄零。漫從去日占來日,未必他生勝此生。   新舊恨,別離情。清因薄幻自分明 。如何弄影江潭柳,猶向斜陽着意青。

鷓鴣天   賦謝王君巨川招飲
劫後園亭付亂蓬。却教海角寄萍踪。書緣久客看看少,句為傷離往往同。   煙塞闊,夕陽紅。疏林昨夜又西風。金樽縱使殷勤勸 ,爭奈閑愁比酒濃。

鷓鴣天   旅窗即事
寒鵲聲聲媚午晴。吟窗漫倚旅魂驚。隨風葉似離鄉客,向日猶如入定僧。   歌白紵,撫青萍。聊將閑夢遣浮生。南檐儘使如春暖,難解幽懷一片冰。

鷓鴣天   得味琴揚州來書
幾日霜寒著意濃。流光如夢去匆匆。萍能無住依然綠,花到將殘不肯紅。   千里月,五更鐘 。此時情思問誰同。遠書欲報何由寄,雁自南飛水自東。

鷓鴣天   過兆豐花園感賦
一載淞濱效避秦。尋幽間竹漸知津。昏昏薄日雲垂野,渺渺荒波海沸塵。   誰是主,孰為賓。紅嬌綠暗自成春,憑欄多少淒涼意,惟有黃花似故人。

鷓鴣天   旅懷
倦倚危樓百感生。近來情緒欠分明。愁堪破寂何須遣,夢可還家不易成。   光外影,靜中聲。晚風吹葉下空庭。忽然會得交蘆意,笑取并刀剖碧橙。

好事近   雨夜
滴瀝響空階,歸夢終宵難覓。多少故園風雨,沒這般淒戚。   起來和淚揭簾看,樓外雁程黑。縱使夢能成也,又怎生歸得。

南歌子
索居無俚,綴揚州土語,憶湖上舊遊,兼懷船娃小四。
小艇偏生穩,雙鬟滴溜光。幾回兜搭隔簾張。却道鳧莊那塊頂風凉。   楊柳耶些綠 ,荷花實在香。清溪雖說沒多長。可是緊干排遣也難忘。

南歌子   晨起綴揚州土語
點個風兒沒,絲毫雨也無。討嫌偏是鵓鴣鴣。冷不溜丟花外一聲呼。   索度鄰家嫗,嘮叨故里書。大清早上費躊躇 。無理無辜耽誤好功夫。

鷓鴣天   歸揚州故居作
湖海歸來鬢欲華。荒居草長綠交加。有誰堪語猫為伴,無可消愁酒當茶。   三徑菊,半園瓜 。煙鋤雨笠作生涯。秋來盡有閑庭院,不種黃葵仰面花。

以上 選錄自《懷楓集》(1939~1952)

菩薩蠻  
森森畫戟紅塵隔。葱蘢佳氣生南國。寶扇紫驊騮。勳勞珍重酬。   朱門傳喚急。匣劍無顏色 。舞罷縷金衣。星河秋雁飛。

菩薩蠻  
相思相望銀潢路。一朝離恨都拋去。多謝絳雲翁。夭桃著意紅。   霞綃千萬疊。黃竹江干泣。歌扇墨猶新 。淒凉羅綺塵。

菩薩蠻  
龍蟠鳳翥阿房巧。馱金走馬山陰道。飛閣拂明河。簾櫳百尺波。   仙寰誰可語。檻外青燐舞。葵麥黯斜陽 。紅樓春晝長。

菩薩蠻  
明姿慧質青娥小。吳音楚語天然好。燕雁幾春秋。瑶臺相對愁。   楊枝呼碧玉。閬苑桃初熟 。珍重貯金盤。瓊漿熨齒寒。

菩薩蠻  
犀珠的皪清蕤結。霞綃虹佩嬌於月。點屧應春雷。驚鴻鸞袖迴。   踏搖花似霧。冉冉凌波去。惆悵弄梭人。霄窗蜜苣新。

菩薩蠻  
芙蓉兩兩胭脂涴。西風一夕臨青瑣。和淚別瑤京。太華殘月明。   嶺雲三十六。日暮迷金屋。何處問飛鸞。蘅蕪徹夢寒。

菩薩蠻  
螳蟬擾擾雞蟲得。循枝執翳無休息。飢雀漫徘徊。隔林驚彈來。   迷陽還却曲。莫再傷吾足。何處問歸途。牟尼百八珠。

浣溪沙
十載湖山夢不温。溪光塔影釀愁痕。數聲漁笛認前村。   芳草綠迷當日路,桃花紅似昔年春。天涯誰念未歸人。

臨江仙   贈元莊
憶昔綠楊城郭外,紙鳶風堭u佯。朱顏秀髮最年芳。舊遊如昨夢,兒女已成行。   卅載緇塵雙鬢改,重逢况在他鄉。感君情比海山長。佳辰憐寂寞,為我具壺觴。

蝶戀花
鎮日停針調玉柱。高髻長眉,廣袖飄香霧。却笑鄰姝空自苦。綺羅不慣甘荊布。   盼得佳期偏又誤。雀喜燈花,一例無憑據。日暮蘼蕪山下路。新愁舊恨家何處。

玉樓春   殘荷
白萍風起凉雲結。明日青墩還惜別。托根莫再話連枝,話到連枝愁欲絕。   銀塘夜雨鷗盟歇。敲碎離心秋葉葉。漂花休作等閑看,閱盡流波香不滅。

以上 選錄自《一厂集》(1953~1980)


原序(一九五七年三卷本《還軒詞存》)

  余幼嗜韻語,九歲誦唐詩,至月落烏啼、煙籠寒水等句,輒悄然似有所會。乃學為小詩,年十二,積稿盈寸,顧咿嚘稚俗,幾類盲詞。及長以屢遭家難,處境日蹙,每於思深鬱極時又學為小詞,以遣愁寂。初亦隨手棄置,自丁卯春始稍稍留稿,至癸酉成曇影集一卷,多半感逝傷離之作。甲戌以後情境稍異,得與詞壇諸公時通聲氣,至戊寅春成丁寧集一卷 ,唱酬之作占半數。自戊寅夏至壬辰秋,歷時十五年,其間備經憂患及人事轉變,成懷楓集一卷,是後即不更作。蓋知措語悽抑,已成積習。處幸福之世,為酸楚之音,言不由衷,識者所戒。於是結束吟箋,悉付塵篋,蠹穿鼠齧,已漸忘懷。而吳興周君子美,古道熱情,知余最久,憫身世之畸零,恐蕪詞之散失,願為付印,並為校訂之勞。竊念叩缶之音,本不應浪耗楮墨。第以一生遭遇之酷,凡平日不願言不忍言者,均寄之於詞。紙上呻吟,即當時血淚。果能一編暫託,亦暴露舊社會意識形態之一法也。

一九五七年八月 丁寧

重印還軒詞序

  還軒詞三卷係一九五七年八月老友周子美先生所代印,二十年來分贈友好,已僅存一冊及底稿數紙。今秋先生及施蟄存先生來函,均有重印還軒詞之議,時余久病新痊,視力愈衰,一時無從著手。比鄰卓君孟飛,青年好學,知余所苦,願任校繕之勞,復於底稿中擇一二可留者,按序補錄於三卷之内,癸巳入皖以後所作爲一厂集一卷。全書共四卷,總二百零四闋,皆承周施兩先生力助始克完成,謹此誌謝。再此書編繕校印皆卓君獨力完成,附此誌感。

一九八零年二月 丁寧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