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7)   本期第二頁

近人詞選

 

 

 

 

 

 

 

 

 

 

 

 

 

 

 

 

 

 

 

 

 

 

 

 

 

 

 

 

 

 

 

 

 

 

 

 

 

 

 

 

 

毛澤東  (六)

致彭德懷   一九三五年九月
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惟我彭大將軍。

六言詩,全篇每句六字,相傳始於漢代谷永,一說始於東方朔。今所見以漢末孔融的六言詩為最早。

據《彭德懷自述》所記,此詩原稿為:「山高路遠溝深,騎兵任你縱橫。誰敢橫槍立馬,惟我彭大將軍。」此詩因何而作,有兩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是:一九三五年九月,進行長征的紅軍沿華西白龍江前進,渡過殘缺艱險的棧道,於十七日攻佔了四川甘肅兩省的天險門戶 ―― 岷山高峯臘子口,消滅敵軍一旅,粉碎了軍閥企圖借自然條件消滅紅軍於雪山草地的陰謀。突破臘子口之役,在中共與共軍史上,是光輝的一頁,而這場仗是彭德懷指揮的 。當時,毛澤東收到捷報,立即寫了這首詩,以電報拍發給彭德懷。中共大將黃克誠持這種說法。

第二種說法是: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七日,中共中央暨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結束了長征,到達陝北保安的吳起鎮。這時,國民黨的五個騎兵團尾追而至,為了不把敵人帶進陝北根據地,十月二十一日 ,彭德懷指揮先遣隊在吳起鎮附近進行了「切尾巴」戰鬥,殲滅敵軍一個騎兵團。為此,毛澤東特作此詩讚揚彭德懷。中共將軍張愛萍持這種說法。

如按《彭德懷自述》對照,應以後一種可信。

又據黃克誠的回憶錄稱:一九四七年,中共進行了所謂「延安保衛戰」,彭德懷當時是共軍西北戰場前線指揮,他率部隊三戰三捷,迅速扭轉西北戰局 。毛澤東在沙家店戰役勝利後的一次軍事會議上,乘興即席揮毫,為彭德懷重新書寫了這首詩。據黃克誠說:彭德懷最初看到這首詩時,將「惟我彭大將軍」改為「惟我英勇紅軍」。

彭德懷(1898~1974),湖南湘潭人。中共十大元帥之一,曾任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國防部長。一九五七年在廬山會議上遭毛澤東批判。文化大革命中更遭林彪江青迫害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飲恨而死。

這首詩,毛澤東生前並不想將之傳世,所以未編入《毛主席詩詞三十九首》。這首詩氣勢雄偉,彭德懷形象躍然紙上。一九五九年毛澤東清算彭德懷,文革中彭德懷慘被迫害,使這首詩更不脛而走 ,銘刻人民心中。

此詩原無題目,詩題《致彭德懷》為編者所加。

長征   一九三五年十月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閒。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雲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後盡開顏。

台灣張其昀中華民國史綱記載 ,蔣介石在一九三七年八月曾有指示:如欲剿滅赤匪 ,决非一朝一夕之間,所能成功。惟有集中兵力,橫築據點,開闢道路,發展交通,使匪無所藏匿,不得竊發。而我之官兵,則行動自如,如是乃可制其死命也。蔣介石這一戰術果然奏效 ,該書記載:我將士・・・・・・卒使悍匪被困一隅 ,存糧告罄,窮蹙無歸。我軍利用繁密的公路網,和數千座碉堡,把共區逐漸向堶惘玻Y,其後目標在以堅硬的鐵鉗,圍住共軍,而予以摧毀。這種軍事圍困及經濟封鎖,非常有效。匪軍與其偽政府乃不得不採取遠遁的的撤退戰略 。七萬多共匪為避免被殲滅,突圍而出,向西流竄。這次撤退被稱為長征,歷時一整年,路經約一萬八千里。到陝北時,只剩下二 ,三千人。

路程應為二萬五千里,人數應為二萬餘。

嶺: 橫亘在江西,湖南,兩廣之間的大庾嶺,騎田嶺 ,萌渚嶺,都龐嶺,越城嶺之統稱。五嶺又稱南嶺。
烏蒙磅礴走泥丸: 烏蒙,山名 ,在雲南貴州交界處。   泥丸,後漢書陳囂傳:王克謂陳囂曰:元請以一丸泥為大王封函谷關。』」《漢書蒯通傳:猶如坂上走丸也。
金沙水拍雲崖暖: 金沙,江名。即長江上游自青海玉樹巴塘河口至四川宜賓的那一段。   水拍,原為浪拍。毛澤東自注:「泿拍 ,改水拍。這是一位不相識的朋友建議如此改的,他說不要一篇內有兩個「浪」字,是可以的。」建議者為山西大學歷史系教授羅元貞。
大渡橋橫鐵索寒: 大渡,河名。在四川西部,源出青海和四川交界處的賴楚山,上游名大金川,南流自四川樂山入岷江,水勢極險惡。四川通志: 大渡橋東西長三十一丈一尺 ,廣九尺,施索九條,覆板其上,欄柱皆熔鐵為之。
三軍: 毛澤
自注:三軍:紅軍一方面軍 ,二方面軍,四方面軍。不是海陸空三軍,也不是古代晉國所說的上軍,中軍,下軍的三軍。
 

九三四年十月,紅軍從江西,福建根據地向陝北作戰略轉移,到一九三五年十月到達目的地,毛澤東對長征的勝利十分自豪 。一九六四年三月東又在一次中共官員滙報會上提到長征時說:・・・・・・我們進行兩萬五千里長征 ,三十萬軍隊到達陝北時只剩下兩萬多人。・・・・・・當時我說這兩萬多人是比三十萬人强了而不弱了。

這首詩淺顯易懂,最出色的是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這兩句 ,非常形象地讚頌了中共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壯舉。在毛澤東和紅軍眼中,綿延在江西,湖南,廣東,貴州地界的五嶺和綿延在雲南,貴州的烏蒙山都如「細浪」,「泥丸」。

念奴嬌   崑崙   一九三五年十月
橫空出世,莽崑崙, 閱盡人間春色。飛起玉龍三百萬,攪得周天寒徹。夏日消溶,江河橫溢,人或為魚鱉。千秋功罪,誰人曾與評說?   而今我謂崑崙,不要這高,不要這多雪。安得倚天抽寶劍,把汝裁為三截。一截遺歐,一截贈美,一截還東國。太平世界,環球同此涼熱。
               
崑崙: 山名,在新疆于闐河的上源,也指崑崙山脈,岷山即崑崙山的一個支脈。一九三五年六月,毛澤東與紅軍長征中翻越了岷山山脈的夾金山,夢筆山等雪山。
飛起玉龍三百萬: 毛澤東原注:前人所謂戰罷玉龍三百萬 ,敗鱗殘甲滿天飛。說的是飛雪。這堶犮峇@句 ,說的是雪山。夏日登岷山遠望,羣山飛舞,一片皆白。老百姓說,當年孫行者過此,都是火焰山,就是他借了芭蕉扇煽滅了火,所以變白了。前人即宋人張元。《・詩人玉屑知音姚嗣宗:華州狂子張元 ,天聖(宋仁宗年號)間坐累終身,每托興吟詠。如雪詩:戰罷玉龍三百萬 ,敗鱗殘甲滿天飛。』」
人或
為魚鱉:左傳昭公元年載劉定公語:微禹 ,吾其魚乎。(沒有禹治水,我們會成為魚吧!)後來人因稱被水淹為化為魚。後漢書光武紀:決水灌之 ,百萬之眾可使為魚。杜甫潼關吏:百萬化為魚。
安得倚天抽寶劍: 相傳宋玉作大言賦:長劍耿耿 ,倚天之外。李白大獵賦:於是擢倚天之劍。」《臨江王節士歌:安得倚天劍 ,跨海斬長鯨。辛棄疾水龍吟:舉頭西北浮雲 ,倚天萬里須長劍。
一截還東國: 毛澤東自注:崑崙,主題思想是反對帝國主義,不是別的。改一句一截留東國,改為一截還東國,忘記日本人民是不對的。這樣,英,美,日都涉及了。別的解釋不合實際。
 

這首詞寫於紅軍長征途中,快到陝北之時。當年,紅軍突破臘子口後,即浩浩蕩蕩地開進甘肅南部,連續突破渭河防線和西蘭公路,平固公路之間的防線,越過了六盤山高峯,於十月十九日到達陝北保定縣吳起鎮 ,與劉志丹卒領的陝北紅軍會師。

毛澤東 很喜歡孟子的一句話:說大人則藐之,勿視其巍巍然。對於高山,他也如此。所以他要倚天抽寶劍將崑崙山裁為三截。遺歐,贈美是有條件的,即他自註中所透露的要打倒帝國主義。他心目中的太平世界,當然是共產世界。

一九三五年的毛澤東,已是胸懷祖國,放眼世界了,而到了六十年代,他更鼓吹世界革命,發動文化大革命。          

劉濟昆
毛澤東詩詞全集詳註


汪東 (五)  夢秋詞選     書影跋語        更多

汪東(1890-1963),字旭初,號寄庵,寄生,夢秋。江蘇吳縣人。上海震旦大學肄業,1905年赴日本留學,畢業於東京早稻田大學,在東京加入同盟會,追隨孫中山從事反對帝制,宣傳民主革命活動。回國後參加辛亥革命。民國成立後,歷任政府各省官職,又曾任中央大學文學院教授,中文系主任,文學院院長等職。新中國成立後,1950年被聘為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員會委員,蘇州市人民代表。
汪東先生為章太炎先生高足,長期從事音韻學,訓詁學,文字學,又善書畫而其於詞學,工力尤深,蜚聲海內。夢秋詞係汪氏手自編定並親自繕錄,輯自1909年至1962年作品,凡二十卷,計一千三百八十餘闋,篇什之富,為歷來詞家所罕見。著作尚有吳語法言疏證別錄唐宋詞選詞學通論等。夢秋詞》手稿在十年浩劫中,幾付之一炬,幸其孫汪堯昌搶救得存。齊魯書社整理編印,整理過程中又得呂貞白先生提供其所錄《夢秋詞》集外詞,即汪東先生1962年中至1963年春病中詞作二十八闋,補成《夢秋詞
》全h,於1984年出版。附錄《詞學通論》,《唐宋詞選識語》。夏敬觀題辭(代序),沈尹默題詞(代跋),唐圭璋,程千帆,殷孟倫跋語。

 

 

 

 

 

 

 

 

 

 

 

 

 

 

 

 

 

 

 

 

 

 

 

 

 

 

 

 

 

 

 

 

卷七   起己丑春迄秋   閑情集

臨江仙   花朝前二日戲歌自壽
我願陽春行有腳。微生草木周全。彈蕉頌橘兩無緣。不如歸隱處,造物共陶甄。   四序常教除肅殺,化為胡z蹁躚。長紅小白各嫣然。東皇應屬我,生在百花先。

浣溪沙   二客牄G或言花壽於人或言人壽於花余兩解之
歲歲花開歲歲新,看花卻是舊時人。百年人去樹偏存。   解道華嚴非實相,始知齊物是空論。向來無我亦無春。

鷓鴣天   改舊詩
百計銷磨豔冶天,花開花落兩茫然。傷心舊雨隨流水,極目春山隔暮蝖C   明鏡堙A酒罏邊。可容一醉駐朱顏。沈吟欲逐秦人去,又恐桃源有變遷。

鷓鴣天    和祖棻
兀兀舟居幾往還,相逢偏憶亂離間。新詞似繭抽難續,殘麝成灰掩復看。   天帝醉,海波乾。愁心強咽祇微嘆。此生萬痔橉v盡,莫種他生未了緣。

巫山一段雲
魂魄來還去,音容是更非。菊芳蘭秀繫人思,風送白雲飛。   谷口花團繡錦,便作華堂燕寢。寒泉一勺貯冰甌,聊與薦新秋。
桂棹浮湘渚,蓮歌嗣館娃。莫愁生長自盧家,小印刻昭華。   贈與昭華小印,換得口脂奩粉。癡魂忽墮九嶷間,叢竹淚痕斑。

昭君怨   前年在南京,友人以女子某氏詞箋屬和,夾置亂帙中,偶檢得之 ,惘然繼
黯黯吳江楓樹,颯颯周原禾黍。千里共寒蕪,客心孤。   此恨怕成終古,況聽催人津鼓。縱使見時疏,憶人無。

附原詞:  目極南天蝢臐A腸斷故宮禾黍。殘照下平蕪,片孤帆。   休問河山今古,忍聽城闉笳鼓。烽急雁書疏,雁還無。

西江月
花外呢喃燕語,谿邊約略鷗盟。如何載酒半山亭,飲罷翻教夢醒。   跡似飛蓬長轉,心隨寒柳先零。芭蕉和雨釀秋聲,可奈獨眠人聽。

附原詞:   白水難忘舊約,青山應記深盟。十年離恨短長亭,百醉何堪一醒。   春去絮飛花謝,潮回夢斷歌零。誰家絃管弄新聲,不分愁人獨聽。

臨江仙   久不得君濟七兄消息
攬袂勸君休遠去,離筵苦語丁寧。蠻陬瘴海一身經,何年生馬角,此日帝豬苓。   竹馬繞H猶記得,賭將梨栗誰贏。白頭兄弟各飄蘦。縱然非死別,夢堨蝘]聲。

解佩令
竹樓閒倚,荷池趁步,似初逢漢繫憭k。裁疊冰綃,倩畫出青山紅樹。把芳心暗中分付。   孤城天遠,雙江霧合,背西風,輕帆斜度。淚滿羅襟,只留得傷心無數。枉教他燕猜鶯飽C

蝶戀花   七夕坐梧桐著句
河漢斜明星可數,展卻秋期,天上重歡遇。月姊含情應更飽A彎彎自^長眉嫵。   遙念天涯人獨處,不抵嫠蟾,猶得盈三五。一葉題將緘恨去,梧桐明日飄成雨。

南鄉子
初見好容儀,一朵秋英傍玉墀。了卻平生相憶願。堪疑,已誤芳盟十載期。   妝臉睡時g,淡著臙脂淺畫眉。最是動人情緒處,低幃,不許鴛鴦不並飛。

小重山   為陳從周畫山水
巖壑深藏一徑幽,幾株霜下葉,恰宜秋。驚風忽起暮雲愁,凋零急,獨自恨悠悠。   匹馬萬山頭,蠶叢經極險,度邊州。難將此意畫中收,聊著我,拄杖白蘋洲。

卷八   起己丑秋迄庚寅夏

楊柳枝
耐得繁霜未即枯,青蕪國堥滮T株。莫教攀折行人手,留與千秋作畫圖。
嫩葉柔條次第摧,更無情緒傍章臺。獨憐一樹江潭柳,移向靈和殿堮漶C

虞美人   重陽後一日作
年年強預登高宴,醉把茱萸看。今年偏賦卻登高,怯上層樓何處望平皋。   淒風又送瀟瀟雨,飄向閒庭住。垂楊還似舊輕盈,恰便一枝一葉是秋聲。

鷓鴣天   欣夫簡非社諸君子,集抱蜀廬為放翁作生日,約題翁像,分繸o心字
入蜀還吳歲月深,散關唯向夢中尋。一生儘費時淚,九死難償復國心。   絲欲繡,鑄須金。高風長想鑑湖陰。莫言此社元非社,累我攢眉學苦吟。

卜算子   遇惠初別後以詞代簡
相見只須臾,動作經旬別。天上人間三五期,雲掩團圞月。   小別怨經旬,經歲如何說。直到殘春倚繡簾,看盡楊花雪。

蝶戀花
廿載思君魂魄蕩,玉骨冰肌,姑射仙人像。何意行經東海上,蓬萊樓閣曾無恙。   雲母屏風遮繡幌,覷著無人,久久相偎傍。此段酮X徒夢想,夢回更覺添惆悵。

訴衷情   
薄情偏又似多情,N語話平生。自說那回初見,已覺素心傾。   呈皓質,漱芳津,記深盟。誰知宋玉,欲賦高唐,一片雲橫。

臨江仙
別久重逢傾倒極,泥郎小緩羅襦。歌成得寶意何如,自n非玉樹,卿恰是明珠。   性命即今拚付與,此生敢作他圖。名花可要葉相扶,絲魂猶未絕,淚眼已成枯。
一霎語侵肌骨泠,鄏s忽又回歡。難猜心事幾多般,沈思愁不寐,滅燭坐更闌。   便道今生無我分,他生盟約須堅。情深終住有情天。書成和血寫,莫作等閒看。


楊雲史  江山萬里樓 (四)   生平     更多江山萬里樓詩詞



 

 

 

 

 

 

 

 

 

 

 

 

 

 

 

 

 

 

 

 

 

 

浣溪紗   戊衣遼東初秋
月下飛花鋪地衣。弓鞋蹴踏點香泥。天街如水覺人稀。   綷縩有聲聞鎖骨,清涼無汗滑冰肌。江南雖好不思歸。

浣溪紗   遼東寒食
客舍聽鶯暗斷魂。幽州寒食上東門。一川煙草獨傷春。   蜀道難歌三峽路,哀江南賦六朝人。小紅低唱勸清樽。

浣溪紗   春遊詞
十里鈿車飛暗塵。五花驄馬七香輪。黃金有力買青春。   盡日鶯啼花亂放,小樓閒殺晝眠人。今年依舊負良辰。

亂放一作亂語

臨江仙   遼東旅居,春雨夜即事。
客舍青青楊柳,黃昏上了銀燈。今年塞上過清明。桃花深院雨,紅袖下簾聲。   道是今宵被酒,淺斟低唱三更。春衣初試五銖輕。天明山海綠,梳洗看長城。

鷓鴣天
題吳湖帆所藏董美人墓拓本,是銘為隋蜀王哀其美人董氏製,美人歿於開皇十七年,年十九。文情極綺靡之致。拓本極希,國人視同瓌寶。湖帆得其一,請海內詞人題詞百闋其上 ,來書索詞。
臺殿螢飛照獨眠。離宮花草賦哀蟬。可憐帝子思傾國,淚墜開皇十七年。   千里草,泐寒煙。花臺歡恨兩綿綿。而今片石無尋處,玉骨橫陳在那邊。

浣溪紗  
燕子飛飛香雨稀。碧桃枝下曉寒微。筠籠薰火試春衣。   幽鳥自啼情急了,好花開到不如歸。今年又見綠陰肥。

浣溪紗   春恨
紅杏花稀煙草深。洞房清雨暗沈沈。朝來梳洗怯春陰。   山上蘼蕪尋不得,樓中楊柳怨難禁。春光無恙一驚心。

浣溪紗   秋怨
細細河源銀漢斜。年年仙客去浮槎。嫦娥應悔已無家。   昨夜玉人相並處,一池清月上荷花。水精雙枕夜涼f。

浣溪紗
故都豐臺產芍藥甲天下,余姬狄娀,豐臺產也。去歲携金帶圍及芍藥歸江南,種之石花林皆活,喜賦。

花婼揪爧漞x霞。門前萬里走鈿車。兒家生小住京華。   一自移根辭上苑,江南春好不思家。落花時節獨開花。

鷓鴣天
花近高樓人斷魂。高樓愁思怯黃昏。巫山巫峽高寒處,暮暮朝朝生雨雲。   人已去,對空樽。香衾猶自戀餘温。春江萬里情何極 ,草滿天涯水到門。

浣溪紗   八首
別故都二年矣。暮春重來,即卧病榻者半月。節令久廢,無人知有穀雨。客來視病,為言宮囿牡丹之盛,始騖三月晦日矣。明日强起,盡携家屬 ,遊乎社壇,兼涉西苑故宮之間。春陰不雨,花事幽勝,仕女如雲,入夕不散,流連竟日,使我忘憂。凌君楫民與靈芝夫人,觴我一家,置酒千紅萬紫間。寶炬在林,暖霞潑户,酒香花息 ,夜色尤清。春露滿衣,暗塵隨馬,夜深辭歸,病亦良已。書此記遊,兼簡輯民伉儷。

昨夜春寒薰綉衣。雨絲風片曉來微。牡丹如斗紫藤肥。   細柳新蒲相向綠,雕欄玉砌覺人稀。朱顏無改悵春菲。
萬户風鶯開建章。千門煙柳隱昭陽。遊人指點說先皇。   春水不知亡國恨,落花猶傍內家妝。簾開正殿想垂裳。
瓊島陰陰拾翠幽。水邊釧影落春流。一川花絮撲雲裘。   借得繁華成過眼,暫貪歡笑莫回頭。一年幾日得忘憂。
飛蓋成陰似昔年。乍驚幽勝儘流連。衣光風定艷陽天。   新綠暗催應更惜,落紅重到獨成憐。玉壺買酒故宮前。
簾捲湖天聞酒香。三山清照倚紅妝。青春未解怨流光。   花片獨尋開水殿,殘鶯隨聽踏宮牆。滿身清露夜茫茫。
太液風光一槳收。楊花雪落蓋春流。尋常紅粉滿珠樓。   水院雲深山殿晚,羊車何處想宸遊。千門煙鎖海西頭。
酒後燈紅水木清。隔花人散夜聞鶯。天知人意也心驚。   綠滿家山歸不得,煙花三月未休兵。江南哀倒庾蘭成。
悵臥朝朝擁藥香。怕抬病眼看春光。原來紅紫近收場。   半百年華春似酒,幾番沈醉幾神傷。後人休道是清狂。

葉嘉瑩  詞(二)   更多葉嘉瑩詩詞



 

 

 

 

 

 

 

 

 

 

憶蘿月   送母殯歸來   1941年秋
蕭蕭木葉。秋野山重叠。愁苦最憐墳上月。惟照世間離別。   平沙一片茫茫。殘碑蔓草斜陽。解得人生真意,夜深清唄淒涼。

菩薩蠻   母殁半年後作
傷春況值清明節。紙灰到處飛蝴蝶。楊柳正如絲。雨斜魂斷時。   人憐花命薄。人也如花落。墳草不關情。年年青又青。

踏莎行   1942年秋
霜葉翻紅,遠山叠翠。暮霞影落秋江里。漁舟釣艇不歸來,朦朧月上風將起。   鴻雁飛時,蘆花開未。故園消息憑誰記。樓高莫更倚危欄,空城唯有寒潮至。

破陣子   詠榴花   1944年夏   二首選一
時序驚心流轉,榴花觸眼鮮明。芳意千重常似束,墜地依然未有聲。有誰知此生。   不厭花姿穠艷,可憐人世淒清。但願枝頭紅不改。伴取筵前樽酒盈。年年歲歲情。

蝶戀花   1944年秋
重九中秋都過了。木葉蕭蕭,坐覺秋風嫋。欲上高樓看落照。平林荒野餘衰草。   一抹寒煙鴻雁渺。氣爽天高,北地秋光好。把酒勸君同一笑。莫教人被黃花惱。

菩薩蠻   1944年秋
平城夕照秋陽闊。滿林楓葉脂胭色。一霎鬥紅肥。明朝取次飛。   相逢皆漠漠。世上人情薄。稽首拜觀音。多情乃佛心。

賀新郎   夜讀羨季師稼軒詞說感賦   1944年秋
此意誰能會。向西窗,夜燈挑盡,一編相對。時有神光來紙上,恍見上堂風致。應不愧,稼軒知己。愛極還將小說謔,儘霜亳,揮灑英雄淚。柏樹子,西來意。   今宵明月應千里。照長江,一江白水,幾多興廢。無數青山遮不住,此水東流未已。想人世,古今同此。把卷空餘千載恨,更無心,瑣瑣論文字。寒漏盡,夜風起。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