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7)   本期第一頁

詩餘閒拾

元好問(遺山)   摸魚兒三首

元好問,字裕之,生於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太原秀容(今山西忻縣)人。自號遺山山人。他的曾祖雖在宋朝做過官,祖父已歸順金國,到了他已完全是女真王朝的臣民,但他的文化修養則是繼承漢族的。他在金朝曾當過三縣縣令,累官到行尚書省左司員外郎,金亡入元後不仕,以金遺民終老。他是金代著名詩人,為金國盟壇盟主。他是多產學者和詩人,遺作有詩五千六百餘首,現存一千三百四十首。著作有中州集,輯錄金代二百一十七人的詩作,歷史著作有s辰雜編金源君臣言行錄帝王鏡略南冠錄千秋錄故物譜等六種。此外還有續夷堅志元氏集驗方如積釋瑣細草等三種筆記,醫學,曆算的書籍。文學著作有遺山先生集元遺山樂府中州集唐詩鼓吹錦機詩文自警杜詩學東坡詩雅東坡樂府等九種。

摸魚兒
正月二十七日,予與希顏陪馮內翰丈游龍母潭。韓吏部釣於龍潭,遇雷事,見天封題名,即此地也。既歸,宿於近潭田舍翁家 。是夜雷雨大作,但潭中火光燭天。明日,旁近言龍起大槐中。父老云,正月龍起,前此未見也。龍潭寺南窪尊 ,馮丈所名。

笑青山,不解留客,林丘夜半掀舉。蕭蕭暮景千山雪,銀箭忽傳飛雨。還記否,又恐似,龍潭垂釣風雷怒。山人良苦,料只為三年,長安道上,來與浣塵土。   清陰道。渺渺風煙杖屨。名山元有佳處。山僧乞我溪南地,十里瘦藤高樹。私自語。更須問,窪尊此日誰賓主。朝來暮去。要山鳥山花,前歌後舞,從我醉鄉路。

摸魚兒
乙丑歲試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日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於地而死。" 予因買得之,葬之於汾水之上,累石為識,號曰雁丘。時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丘詞。舊所作無宮商 ,今改定之。

恨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烟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摸魚兒
泰和中,大名民家小兒女,有以私情不如意赴水者,官為踪迹之,未見也。其後踏藕者得二尸水中,衣服可驗,其事乃白。是歲此陂荷花開,無不并蒂者 。沁水梁國用,時為錄事判官,為李用章言如此。曲以樂府雙蕖怨命篇 。咀五色之靈芝,香生九竅 ; 咽三危之瑞露,春動七情,韓偓香奩集中自叙語。

問蓮根,有絲多少,蓮心知為誰苦。雙花脈脈嬌相向,只是舊家兒女。天已許,甚不教,白頭生死鴛鴦浦。夕陽無語,算謝家烟中,湘妃江上 ,未是斷腸處。   香奩夢,好在靈芝瑞露。中間俯仰今古。海枯石爛情緣在,幽恨不埋黃土。相思樹,流年度,無端又被西風誤。蘭舟少住。怕載酒重來,紅衣半落,狼藉臥風雨。

(以上錄自全金元詞)


(編年) 遺山樂府小箋卷一   鎮江吳庠眉孫箋   (一)

乙丑   金泰和五年,遺山十六歲。

摸魚兒
乙丑歲試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日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於地而死。 予因買得之,葬之於汾水之上,累石為識,號曰雁丘。時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丘詞。舊所作無宮商 ,今改定之。

恨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烟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金文最山西通志雁丘詞序:泰和乙丑 ,遺山赴州,道逢二雁,一死一脫網去,其脫網者空中盤旋哀鳴良久。亦投地死。遺山遂以金贖二雁,瘞汾水旁,累石為識,號曰雁丘,因賦此詞。同行蒲溪楊正卿果 ,李仁卿治和之。
張宗橚詞林紀事:許蒿廬云:雁丘今在 太原府陽曲縣。

李仁卿同賦附

雁雙雙,正飛汾水,回頭生死殊路。天長地久相思債,何似眼前俱去。摧勁羽,摧萬一,幽冥却有重逢處。詩翁感遇,把江北江南,風嘹月唳,并付一丘土。   仍為汝,小草幽蘭麗句,聲聲字字酸楚。拍江秋影今何在?宰木欲迷隄樹。霜魂苦,算猶勝,王嬙青塚貞娘墓。憑誰說與,歎鳥道長空,龍艘古渡,馬耳淚如雨。

蘇天爵《名臣事略內翰李文正公碑》:「名治,字仁卿,真定欒城人。金正大末登進士第。壬辰北渡,居太原藩府,交辟皆不就。至元二年召拜翰林學士,明年以疾辭歸,居元氏之封龍山。十六年卒,年八十八。」

箋曰:「弘治本《遺山集寄菴先生墓碑》:子男三人,澈,次曰治,次曰滋。其名左旁皆從水,作治無疑,諸書以形近誤冶。・・・・・・・・・・

楊正卿同賦附

悵年年,雁飛汾水,秋風依舊蘭渚。網羅驚破雙棲夢,孤影亂翻波素。還碎羽,算古往今來,只有相思苦。朝朝暮暮,想塞北風沙,江南烟月,爭忍自來去。   埋恨處,依約并門舊路,一丘寂寞寒雨。世間多少風流事,天也有心相妒。休說與,還却怕,有情多被無情誤。一杯會舉,待細讀悲歌,滿傾清淚,為爾酹黃土。

箋曰:「正卿名果,蒲陰入。入元官参知,諡文獻。《元史》有傳。《遺山集》有《寄楊弟正卿詩》。又《感庽詩南南楊北李閒中老,楊謂正卿,李謂仁卿。

*   *   *   *   *   *   *

丁卯   丙寅無詞可編。

江城子   觀別
坅F誰唱渭城詩?酒盈巵,兩相思。萬古垂楊,都是折殘枝。舊見青山青似染,緣底事事,澹無姿?   情緣不到木腸兒。髩成絲 ,更須辭。只怕芙蓉,秋露洗胭脂。為問世間離別淚,何日是,滴休時。
河隄烟樹渺雲沙。七香車,更天涯。萬古千秋,幽恨入琵琶。想到都門南下望,金縷暗,玉釵斜。   津橋春水浸紅霞。上陽花,落誰家?獨恨經年,培養牡丹芽。寒雁歸時憑寄語,莫容易,損容華。
行雲冉冉度關山。別時難,見時難。悵望南風,早晚送雲還。心事情緣千萬刼,無計解,玉連環。   夕陽人影小樓閒。曲闌干,晚風寒。料得而今,前後望歸鞍。寂寞梨花枝上雨,人不見,與誰彈?

箋曰:《太常》引詞序:「予年廿許,時至秦州侍下,還太原,路出絳陽。」觀崔振之《與琴姬阿蓮泣別此觀別三首》正詠其事。《遺山集天慶觀記》:「予嬰年 ,先大夫挈之游四方,年十八,乃一歸。」故編丁卯,餘詳《太常引》詞。

*   *   *   *   *   *   *

戉辰

蝶戀花   戉辰歲長安作
一片花飛春意減。雨雨風風,常恨尋芳晚。若箇花枝偏入眼,樽前細向春揀。   醉堿搌廑鹿A爛。只記鶯聲,不記紅牙板。留著佳人鸚鵡琖,明朝賸把長條換。

箋曰:「是年在長安。《遺山集》中未能考見其事實,姑依詞題編入。」

己巳

點絳唇
痛負花期,半春猶在長安道。故園春早,紅雨深芳草。   愁堛廑} ,愁堛嶊臟恁C西歸好,一尊傾倒。乞與花枝惱。

箋曰:「《遺山集古意詩》:『二十學業成 ,隨計入咸秦。』又《送秦中諸人引》:『予年二十許時,侍先人官略陽,以秋試留長安中八九月。』」

點絳唇   長安道中
沙際春歸,綠窗猶唱留春住。問春何處,花落鶯無語。   渺渺吟懷 ,漠漠烟中樹。西樓暮。一簾疏雨,夢奡M春去。

洞仙歌
黃塵
髩髮 ,六月長安道。羞向清溪照枯槁。似山中遠志,漫出山來,成箇甚。只是人間小草。   升平十二策,丞相封侯,說與高人應笑倒。對清風明月,展放眉頭,長恁地,大醉高歌也好。待都把功名付時流,只求箇天公,放教空老。

箋曰:「上三詞第一首早春作,第二首暮春作,第三首六月作,詞意甚明。是年以後,遺山蹤跡不到長安。」

*   *   *   *   *   *   *

丙子   庚午至乙亥無詞可編

八聲甘州
同張古人觀許由塚。古人名潛,字仲升,燕人。
許君祠,層崖上崢嶸,幽林入清深。坐嵩丘少室,風烟濃澹,百態變晴陰。山下一溪流水,不受是非侵。寂寞懸瓢地,黃屋無心。   木杪巑岏石冢,見人間幾度,夕鼎朝鍖。問五兵誰作
(音佐)
,天地更生金。百年來,神州萬里,望浮雲,西北淚沾襟。青山好,一樽未盡,且共登臨。

《史記伯夷傳》:「余登箕山,其上蓋有許由冢云。」
《金史
地理志》:「南京路河南府登封縣有箕山。」
《中州集
薛繼先傳》:「張潛字仲升,有志節,慕荊軻,聶政之為人,三十歲乃折節讀書。太學諸人高其行義,有張古人之目。客嵩山,天興之兵,避於少室絕頂,時世已亂,寇奪暴橫,無復人理。仲升不甘與之處,閉口不食,七日而死。」

箋曰:「《金史本傳》:『業成下太行,渡大河,為《箕山》,《琴臺》等詩。』《遺山集故物譜》云:『貞ㄓ子之兵,奉先太夫人南渡河。』詞當與《箕山詩》同時作。仲升客居嵩山,故與偕游。後來遺山移居登封,亦必與仲升往還。仲升《寄人宰縣詩》云:『莫教循吏傳,獨載魯山翁。』蓋即送遺山作也。施譜編《箕山詩》入丙子,故從之。」

摸魚兒
泰和中,大名民家小兒女,有以私情不如意赴水者,官為踪迹之,未見也。其後踏藕者得二尸水中,衣服可驗,其事乃白。是歲此陂荷花開,無不并蒂者 。沁水梁國用,時為錄事判官,為李用章言如此。曲以樂府雙蕖怨命篇 。咀五色之靈芝,香生九竅 ; 咽三危之瑞露,春動七情,韓偓香奩集中自叙語。

問蓮根,有絲多少,蓮心知為誰苦。雙花脈脈嬌相向,只是舊家兒女。天已許,甚不教,白頭生死鴛鴦浦。夕陽無語,算謝家烟中,湘妃江上 ,未是斷腸處。   香奩夢,好在靈芝瑞露。中間俯仰今古。海枯石爛情緣在,幽恨不埋黃土。相思樹,流年度,無端又被西風誤。蘭舟少住。怕載酒重來,紅衣半落,狼藉臥風雨。

李仁卿同賦附

為多情,和天也老,不應情遽如許。請君試聽雙蕖怨,方見此情真處。誰點注?香瀲灧,銀塘對抹胭脂露 。藕絲幾縷,絆玉骨春心,金沙曉淚,漠漠瑞紅吐。   連理樹,一樣驪山懷古,古今朝暮雲雨。六郎夫婦三生夢,腸斷目成眉語。須喚取,共鴛鴦,翡翠照影長相聚。西風不住,恨寂寞芳魂,輕烟北渚,涼月又南浦。

梁國用待考。全金詩李俊民傳:字用章 ,別號鶴鳴老人。唐韓王元嘉之後。家澤州。承安中以經藝舉進士第一,應奉翰林文字。未幾棄官教授,南遷後隱居於嵩山。嘗自書登科記後曰:余閱承安庚申登科記三十三人 ,革命後獨與高平趙楠庭幹二人在。

箋曰:「承安庚申遺山十一歲,自泰和辛酉至貞祐甲戌遺山亦無由締交於用章。按《鶴鳴老人一字題詩序:予年三十有九遭甲戌之變 ,乙亥秋七月南邁,時姪謙甫主河南福昌簿,迎至西山僑居廳事之東齋。』是用章乙亥自澤州避兵南遷至福昌,丙子遺山亦自忻州避兵南渡,居福昌縣之三鄉鎮(見《故物譜》)故得與用章相識 ,聞其述泰和中往事,而有此《雙蕖怨》之作。」

前介紹

臨江仙   自洛陽往孟津道中作
今古北邙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人生長恨水長東。幽懷誰共語,遠目送歸鴻。   蓋世功名將底用,從前錯怨天公。浩歌一曲酒千鍾。男兒行處是,未要論窮通。

臨江仙   寄德新丈
自笑此身無定在,北州又復南州。買田何日遂歸休。向來元落落,此去亦悠悠。   赤日黄塵三百里,嵩丘幾度登樓。故人多在玉溪頭。清泉明月曉,高樹亂蟬秋。

臨江仙
世事悠悠天不管,春風花柳爭妍。人家寒食盡藏煙。不知何處火,來就客心然。   千里故鄉千里夢,高城淚眼遙天。時光流轉鴈飛邊。今春看又過,何日是歸年。

鷓鴣天   宮體
八繭吳蠶賸欲眠。東西荷葉兩相憐。一江春水何年盡,萬古清光此夜圓。   花爛錦,柳烘煙。韶華滿意與歡緣。不應寂寞求凰意,長對秋風泣斷絃。

更多元好問(遺山)詞          更多元好問(遺山)詩          遺山樂府三卷( 彊村叢書本)書影


俞國寶   南宋太學生

風入松
一春長費買花錢。日日醉湖邊。玉騦慣識西湖路,驕嘶過,沽酒樓前。紅杏香中簫鼓,綠楊影娷韆。   暖風十里麗人天。花壓鬢雲偏。畫船載取春歸去,餘情付,湖水湖煙。明日重扶殘醉,來尋陌上花鈿。

此首記湖上之盛况。起言遊湖之豪興,次言車馬之紛繁。紅杏兩句,寫湖上之美景及歌舞行樂之實情。換頭,仍承上,寫遊人之釵光鬢影,綿延十里之長。畫船兩句,寫日暮人歸之情景。明日兩句結束,饒有餘韻。

陳東   南宋太學生

西江月
我笑牛郎織女,一年一度相逢。歡情盡逐曉雲空,愁損舞鸞歌鳳。   牛女如今笑我,七年獨臥西風。西風還解過江東,為報佳期入夢。
 
前介紹

重解陳東詞   明報   集思錄   胡菊人

日前解陳東的西江月,半對半錯,而又誤植作者為司馬長風兄,更有重解的必要。我笑牛郎織女,一年一度相逢。歡情盡逐曉雲空,愁損舞鸞歌鳳。   牛女如今笑我,七年獨臥西風。西風還解過江東,為報佳期入夢。 問題出在下片。 我說作者渴慕愛情,乃有此自嘲之作。七年獨宿,比不上西風,能吹過江東,為佳人報好夢。但是,我怎能肯定他未婚,若是未婚,就不能說七年獨宿,應是向來獨宿。 除非他以前是與情人伎女之類共宿。如今又分別七年,却有何據。 為甚麼他單單說七年,而報夢又報給誰,便成了疑問。 觀解舊詩詞,這是個困難,我們往往不知作者指的何人。 李商隱的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翦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那個君是指妻子,還是朋友,不能下絕然的定論。 這就是涉入作者事蹟研究之重要性。大抵觀解舊詩詞,這是最基本功夫。姜白石的(古怨),(揚州慢)等等,若不了解其人其時,便不能透解。杜甫作品更是如此。 陳東的西江月,如果我們能肯定,他寫作的年代,他的歲數,他結婚沒有,他是時身在何方,妻子又在何處,便馬上可以確解了,可惜他的資料不多,而有限的資料,筆者手頭也沒有 。不過,從宋史本傳,知他有妻。從他另一首詞: 去年元夜・・・・・・・・,依舊是,客長安,寂寞孤眠者。今年元夜,也則非鄉社。 知他一度客居長安。今年去年過新年都不在鄉下。他的原籍是丹陽(鎮江),正是地處江東。 因此下片應解作,牛郎織女如今却也取笑於我,你七年來離妻別家,客居長安(或汴京),伴宿的不外是西風。西風還懂得吹過長江,到你的鄉下鎮江向你妻子報說你回家的期訊 ,使她安然酣夢。你呢,却連這個也作不到。

此詞之妙,在於以牛郎織女為(比)來反嘲來自諷。 本是他想學西風,報歸期,晚晚回到妻子榻上伴宿,這是興,但把興亦涵寓於比之內, 比,興便混溶無跡,這寓興於比的技巧相當高明。


五代 - 溫庭筠 韋莊 馮延己詞  (三)    更多李璟,李煜詞     温庭筠詩    温庭筠詞     花間集

馮延己   更多馮延己詞

馮延己,五代詞家。又名延嗣,字正中,南唐彭城人,生於公元九零四年,死於九六零年。中主時,官至左僕射同平章事。延己工文章,多才藝,學問淵博,辯說縱橫,然性頗熟中,急於功利 ,任內多徇私,紀綱不振。然極得中主李璟寵待。他的詞對後世的影響極大。劉熙載詞曲概認為:馮正中詞 ,晏同叔得其俊,歐陽永叔得其深。王國維肯定地說:馮正中詞雖不失五代風格 ,而堂廡特大,開北宋一代風氣。陳世修在陽春錄序中說 ,馮的詞思深,辭麗,韻逸,調新,正是其成功處 。他的作品現存一百二十首,輯為陽春集

謁金門
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閑引鴛鴦香徑裡,手挼紅杏蕊。   鬥鴨欄杆獨倚,碧玉搔頭斜墜。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

這一首詞,寫出一個女郎的悠閒生活與懷人心境,風流蘊藉,別有一種動人的情韻。

唐中主李璟,雖不善治國,却是一位風雅的帝王,他常與屬下一些詩人詞客,互相唱酬。作者為其相國,君臣之間,結成文學的知交。有一次詩酒唱和,作者填了這首謁金門,中主十分欣賞 ,尤其愛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之句,便向作者開玩笑說:吹縐一池春水,干卿底事?作者知道皇上是在誇讚他 ,忙笑着答道:未如陛下小樓吹徹玉笙寒。(李璟詞攤破浣溪沙句。中主聽了 ,十分喜悅。因此,吹縐一池春水也成一句著名的詞語。

挼: 兩手搓揉。    鬥鴨: 古時人好養鴨相鬥。   搔頭: 婦女髮飾。   聞鵲喜: 古時以喜鵲噪叫為喜兆。開元天寶餘事載:詩人之家,聞鵲喜皆以為喜兆,故謂之靈鵲報喜。

蝶戀花(鵲踏枝 )
蕭索清秋珠淚墜,枕簟微涼,展轉渾無寐。殘酒欲醒中夜起,月明如練天如水。   階下寒聲啼絡緯,庭樹金風,悄悄重門閉。可惜舊歡攜手地,思量一夕成憔悴。

虞美人
玉u彎柱調鸚鵡,宛轉留春語。雲屏冷落畫堂空,薄晚春寒無奈落花風。   搴簾燕子低飛去,拂鏡塵鸞舞。不知今夜月眉彎,誰佩同心雙結 倚闌干?

臨江仙
冷紅飄起桃花片,青春意緒蘭珊。畫樓簾幕卷輕寒。酒餘人散後,獨自憑欄杆。夕陽千里連芳草,萋萋愁煞王孫。裴回飛盡碧天雲。鳳笙何處,明月照黃昏。

長命女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 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長健, 三願如同梁上燕,歲歲長相見。

采桑子 
花前失卻遊春侶,獨自尋芳 ,滿目悲涼,縱有笙歌亦斷腸。   林間戲蝶簾間燕,各自雙雙,忍更思量,綠樹青苔半夕陽。

《佘雪曼選注》

馮延巳 (903年-960年),字正中,一名延嗣,又作延己,南唐廣陵人。有辭學,多伎藝,烈祖昇以為祕書郎,便與元宗李璟遊處,累遷駕部郎中,元帥府掌書記。保大四年自中書侍郎拜平章事 ,出鎮撫州。及再入相,元宗悉以庶政委之,後罷為太子少傅。卒年五十七歲。著有樂章百餘闋,號陽春集 《 全唐五代詞》

馮延巳(903年-960年)是五代時詞人,廣陵人。字正中,一說名延己,但支持延巳的較多。南唐時官至宰相。是後主李煜的老師。有《陽春集》傳世。馮延巳詞風清麗,善寫離情別緒,有很高的藝術成就。被認為開創「以景寫情」的手法,對李煜影響很大。馮延巳、李煜被認為直接影響了北宋以來的詞風。有「吹皺一池春水」名句。維基百科

蝶戀花(鵲踏枝 )
誰道閑情抛棄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裡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


吳梅  詞學通論   兩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二)  姜夔   字堯章,鄱陽人。蕭東父識之于少年,妻以兄子,因寓居吳興之武康,與白石洞天為鄰,自號白石道人。慶元中,曾上書乞正太常雅樂。有白石詩一卷 ,詞五卷。錄詞一首:

霓裳中序第一
亭皋正望極,亂落江蓮歸未得,多病却無氣力。况紈扇漸疏,羅衣初索。流光過隙。嘆杏梁。雙燕如客。人何在,一簾淡月 ,仿佛照顏色。   幽寂,亂蛩吟壁,動庾信,清愁似織。沉思年少浪迹,笛媄鬗s,柳下坊陌。墜紅無信息,漫暗水,涓涓流碧。漂零久,而今何處意 ,醉卧酒壚側。

宋人詞如美成樂府,僅注明宮調而巳。宮調者,即說明用何等管色也,如仙呂用小工,越調用六字類,蓋為樂工計耳。白石詞凡舊牌皆不注明管色 ,而獨於自度腔十七支,不獨書明宮調,並樂譜亦詳載之。宋代曲譜,今不可晃,惟此十七闋,尚留歌詞之法於一綫。因悟宋人歌詞之法,皆用舊譜 ,故白石於舊牌各詞,概不申說,而於自作諸譜,不殫詳錄也。何以明之?白石詞滿江紅序云:「《滿江紅舊詞用仄韻 ,多不協律,如末句云無心撲三字 ,歌者將字融入去聲 ,方諧音律。又云:末句云聞珮環,則協律矣。是白石明知舊譜字之不協 ,乃為此字之去聲以就歌譜焉 ,故此詞不注旁譜,以見韻雖用平,而歌則仍舊也。又吳夢窗西子妝,亦自度腔也 ,而張玉田和之,且云:夢窗自製此曲 ,余喜其聲調閑雅,久欲效而未能。又云:惜舊譜零落 ,不能倚聲而歌也。據此 ,則宋調之能歌者,皆非舊譜零落之詞,夢窗此調,雖閑雅可觀,而譜法已佚,無從按拍。苟可不拘舊譜,則玉田盡可補苴罅漏,別訂新聲。今寧使闕疑,不敢妄作者 ,正足見宋之歌詞之法,概守舊腔,非如南北曲之隨字音清濁而為之挪移音節也。是以吳詞自製腔九支,以不自作譜。元明以來,賡和者絕少。姜詞十七譜具存 ,故繼姜而作者至多。於此見譜之存逸,關係於詞之隆替者至重,而宋詞譜之守定成式者,亦緣此可悟矣。南渡以後,國勢日非,白石目擊心傷,多於詞中寄慨 。不獨暗香疏影發二宋之幽憤 ,傷在位之無人也。特感慨全在虛處,無跡可尋,人自不察耳。蓋詞中感喟,只可用比興體,即比興中亦須含蓄不露,斯為沉鬱。若慷慨發越,終病淺顯 ,如揚州慢》「自胡馬窺江去後 ,廢池喬木,猶厭言兵,已包涵無數傷亂語 。又如點絳唇丁未過吳淞作,通首只寫眼前景物 ,至結處云:今何許 ,凭闌懷古,殘柳參差舞,其感時傷事 ,只用今何許三字提唱 。無窮哀感,都在虛處。他如石湖仙翠樓吟諸作 ,自是有感而發,特未敢臆斷耳。(姜詞十七譜,余別有釋詞,今不論。)

(三)  張炎   號玉田,循王後裔。居臨安,自號樂笑翁。有玉田詞三卷,鄭思肖為之序。錄南浦一首:

南浦   春水
波暖綠粼粼,燕飛來、好是蘇堤才曉。魚沒浪痕圓,流紅去、翻笑東風難掃。荒橋斷浦,柳陰撐出扁舟小。回首池塘青欲遍,絕似夢中芳草。    和雲流出空山,甚年年淨洗,花香不了。新淥乍生時,孤村路、猶憶那回曾到。餘情渺渺。茂林觴詠如今悄。前度劉郎歸去後,溪上碧桃多少。

玉田詞皆雅正,故集中無俚鄙語,且別具忠愛之致。玉田詞皆空靈,故集中無拙滯語,且又多婉麗之態。自學之者多效其空靈,而立意不深,即流於空滑之弊。豈知玉田用筆,各極其致,而琢句之工,尤能使意筆俱顯。人僅賞其精警,而作者詣力之深,曾未知其甘苦也。如憶舊游大都長春宮云:古臺半壓琪樹,引袖拂寒星。」結云:鶴衣散彩都是雲。;壺中天夜渡古黃河云:扣舷歌斷,海蟾飛上孤白。;渡江雲山陰久客寄王菊存云:山空天入海,倚樓望極,風急暮潮初。;湘月山陰道中云:疏風迎面,濕衣原是空翠。;清平樂云:只有一枝梧葉,不知多少秋聲。;甘州寄沈堯道云:短夢依然江表,老淚灑西州。一字無題處,落葉都愁。又云:折蘆花贈遠,零落一身秋。;又餞草窗西歸云:料瘦筇歸後,閑鎖北山雲。;臺城路送周方山云:暗草埋沙,明波洗月,誰念天涯羈旅。;又寄太白山人陳又新云:虛沙動月,嘆千里悲歌,唾壺敲缺。又云:回潮似咽,送一點愁心,故人天末。江影沉沉,夜凉鷗夢闊。;長亭怨餞菊泉云:記橫笛玉關高處,萬叠沙寒,雪深無路。;西子妝江上云:楊花點點是春心,替風前萬花吹淚。;憶舊游登蓬萊閣云:海日生殘夜,看卧龍和夢,飛入秋冥。還聽水聲東去,山冷不生雲。,此類皆精警無匹,可與堯章頡頏。又如邁坡塘結處云:深更靜,待散髮吹簫,鶴背天風冷。凭高露飲,正碧落塵空,光搖半壁,月在萬松頂。,沉鬱以清超出之,飄飄有凌雲氣概。自在草窗,西麓之上。至如長亭怨餞菊泉結云:且莫把孤愁,說與當時歌舞。;三姝媚送舒亦山云:賀監猶存,還散迹,千山風露。又云:布襪青鞋,休誤入桃源深處。,蓋是時菊泉,亦山,各有北游,語帶箴規,又復自明不仕之志。君國之感,離別之情,言外自見。此亦足見玉田生平矣。玉田用藀僉齱A往往」「」「」「同用,亦有」「間雜」「者,此等處實不足法。惟在入聲韻,則又嚴謹,」「不混」「」「不混」「,亦不雜他韻。學者當從其謹嚴處,勿藉口玉田,為文過之地也。

(四)  王沂孫   字聖與,號碧山,又號中仙,會稽人。至元中,曾官慶元路學正。有碧山樂府二卷。錄詞一首:  

齊天樂   蟬
一襟餘恨宮魂斷,年年翠陰庭宇。乍咽涼柯,還移暗葉,重把離愁深訴。西窗過雨,漸金錯鳴刀,玉箏調柱。鏡掩殘妝,為誰嬌鬢尚如許?   銅仙鉛淚似洗,嘆移盤去遠,難貯零露。病翼驚秋,枯形閱世,消得斜陽幾度?餘音更苦,甚獨抱清商,頓成淒楚。漫想薰風,柳絲千萬縷。

大抵碧山之詞,皆發於忠愛之忱,無刻意爭奇之意,而人自莫及。論詞品之高,南宋諸公,當以花外為巨擘焉。其咏物諸篇,固是君國之憂,時時寄托,却無一筆犯覆,字字貼切故也。天香龍涎香一首,當為謝太后作。其前半多指海外事,惟後叠云:荀令如今漸老,總忘却,尊前舊風味。,必有寄托,但不知何所指耳。至如南浦春水云:簾影蘸樓陰,芳流去,應有淚珠千點。滄浪一舸,斷魂重唱蘋花怨。,寄慨處清麗紆徐,斯為雅正。又慶宮春水仙云:歲華相誤,記前度湘皋怨別。哀弦重聽,都是淒涼,未須彈徹。,後叠云:國香到此誰辨。烟冷沙昏,頓成愁絕。,結云:試招仙魄,怕今夜瑤簪凍折。携盤獨出,空怨咸陽,故宮落月。淒涼哀怨,其為王清惠輩作乎?(清惠等詩詞具見汪水雲湖山類稿)。又無悶雪意後半云:清致,悄無似。有照水南枝,已攙春意。誤幾度凭闌,暮愁凝睇。應是梨雲夢好,未肯放東風來人世。待翠管吹破蒼茫,看取玉壺天地。,無限怨情,出以渾厚之筆。張皋文詞選碧山詞止取四首,除齊天樂賦蟬外,有眉嫵新月高陽臺梅花慶清朝榴花三闋,且於每詞下各注案語。眉嫵云:此喜君有恢覆之志,而惜無賢臣也。」《高陽臺云:此傷君臣宴安,不思國恥,天下將亡也。」《慶清朝云:此言亂世尚有人才,惜世不用也。是知碧山一片熱腸,無窮哀感,小雅怨誹不亂之旨,諸詞有焉,以視白石之暗香疏影,亦有過之無及。詞至此蔑以加矣。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夏承燾(1900-1986)著名詞學家,畢生致力於詞學研究和教學,是現代詞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字瞿禪,別號瞿髯,浙江溫州人。

 

 

 

 

 

 

 

 

 

 

 

 

 

 

 

 

 

 

 

 

 

 

 

 

 

 

 

 

 

 

 

 

 

 

 

 

 

 

 

 

 

 

 

 

 

 

劉過
猿臂人彎百石弓,不傷魯縞見真雄。江湖劍客矜飛走,越女相逢一笑中。

劉過,南宋詞人,字改之,號龍洲道人,廬陵(今屬江西)人。流落江湖間,曾從辛棄疾游。其詞風格豪放,有龍洲詞。
 
猿臂: 漢李廣手臂如猿。善射。
百石弓: 一百二十斤為一石,喻其拉弓之强力。
不傷魯縞: 縞,素也。曲阜之地,俗善作之,尤為輕細。戰國策:强弩之末 ,不能穿魯縞。
越女: 吳越春秋記越女精劍術,途遇猿公,與之格鬥。猿公敗,上樹化為白猿。

題解】彎百石弓而不傷魯縞,謂不但要有力度,還要運用巧勁 。若一味粗豪,那就如同自矜飛走的江湖劍客,會被越女所嗤笑。

姜夔(一)
一麾湖海望昭陵,慷慨高談澤潞兵。付與南人比吟境,二分冷月掛蕪城。

姜夔,南宋著名詞人,音樂家,字堯章,號白石道人,鄱陽(今屬江西)人。一生未仕,卒於杭州。其詞重格律,音節諧美,用字造句,刻意精心。論詞提倡清空 。張炎稱其詞如野雲孤飛 ,去留無迹。白石道人歌曲
 
麾: 旌旗之屬,用以指揮。  
昭陵: 唐太宗陵墓。杜牧詩:欲把一麾江海去 ,樂游原上望昭陵。」杜牧將離長安出仕外地登長安樂游原懷念唐太宗之作。
澤潞兵: 中唐時劉從諫守澤潞,何進滔據魏博,頗驕蹇不循法度,杜牧追咎長慶以來朝廷措置無術,致成藩鎮之禍,作罪言議論其事 。(見舊唐書・杜牧傳)
《新唐書·杜牧傳》: 劉從諫守澤潞,何進滔據魏博,頗驕蹇不循法度。牧追咎長慶以來朝廷措置亡術,復失山東,钜封劇鎮,所以繫天下輕重,不得承襲輕授,皆國家大事。嫌不當位而言,實有罪,故作《罪言》。
南人: 指姜夔等南方人。
二分冷月掛蕪城: 杜牧詩:天下三分明月夜 ,二分無賴在揚州。
蕪城: 即廣陵故城,在江蘇揚州。宋竟陵王誕亂後,城邑荒墟,鮑照為作蕪城

題解】杜牧是北方人,姜夔是南方人 。這首詩以杜,姜對比而言。姜夔揚州慢詞:杜郎俊賞 ,算而今重到須驚。縱豆蔻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這詞作於隆興戰敗之後(隆興是南宋孝宗年號),但頹喪哀嘆 ,遠不如杜牧罪言之有氣概。

姜夔(二)
三吳雙井雅音函,早歲吟心辨苦甘。不共温韋尋夢境,春衫冷月過淮南。
 
三吳: 古稱湖州,蘇州,常州為三吳。
温庭筠,韋莊: 花間派作家,以艷體詞著名。
冷月過淮南: 姜夔踏莎行詞結句:淮南皓月冷千山 ,冥冥歸去無人管。

題解姜夔早歲游湖州,蘇州,杭州各地 ,稱贊俞灝詞以儒雅緣飾。又其詩集自序 ,謂少日三薰三沐黃庭堅詩。黃庭堅是江西雙井人 。姜夔有淳熙十四年金陵江上感夢詞,雖寫戀情,不作温庭筠,韋莊的艷體。可見他在三十歲前後,詩詞已自成風格。

姜夔(三)
唱和紅簫興未闌,棹歌鍳曲負三山。山翁碧岳黃流夢,與子忘言晉宋間。

唱和紅簫: 范成大以婢小紅贈姜夔。夔携小紅歸湖州,除夕大雪,過吳江垂虹橋,有詩云:自作新詞韻最嬌 ,小紅低唱我吹簫。
棹歌鍳曲: 鍳曲即鍳湖,在浙江紹興。紹熙四年,姜夔游紹興鍳湖 ,作水龍吟玲瓏四犯等詞。
三山: 陸游晚年居鑒湖之三山村,時人稱他為三山翁。山翁指陸游。
忘言: 沒有應酬的話可說。南宋陸世崇隨隱漫錄姜夔襟期似晉宋間人

題解】 陸游,姜夔二人都久住杭州 ,陸晚年居鍳湖,姜夔亦去游過,而兩家集裡卻無一語投贈,可能因為陸志在恢復中原,而姜夔卻襟懷瀟灑,志行不同,使得他們迹近神疏吧?清人刊姜夔集 ,投贈詩中附陸游詩數首,其實都是別人的作品。

姜夔(四)
開禧兵火見流亡,合變詞風和鞳鞺。近識稼軒翁倘悔,一尊北顧滿頭霜。

禧: 南宋寧宗年號。禧年間 ,韓侂胄抗金戰敗,百姓流亡。
合變詞風和鞳鞺: 謂姜夔應該改變詞風。鞳鞺是兵噐,此處引伸作兵器撞擊的聲響。
翁: 指姜夔。
北顧: 北顧樓,在江蘇鎮江北固山上,下臨長江,原名北固樓。梁武帝改

題解姜夔詞風以清剛著稱。其晚年遇辛棄疾以後 ,詞風有所改變,如永遇樂・北顧樓次稼軒韻一首 ,作於嘉泰四年,時夔約五十歲,辛棄疾六十五歲。永遇樂詞上片句云:有尊中酒差可飲 ,大旗盡繡熊虎。下片句云:中原生聚 ,神京耆老,南望長淮金鼓。氣派較闊大 ,可與辛詞鞳鞺之聲唱和。

姜夔(五)
張柳吟燈滿綺羅,侯門一老厭笙歌。野雲那有作峰意,終古江湖貧士多。

張桏: 張先,柳永。
吟燈滿綺羅: 謂張,柳作品多述閨閣艷情。
侯門一老: 指姜夔。姜夔一生不曾作官,他除了賣字之外,大都是依靠朋友的周濟。在蘇州 ,他曾作退休宰相范成大的門客。在杭州,他依賴最久的張平甫。(南宋大將張俊的孫子)
野雲: 張炎詞源姜夔詞如野雲孤飛 ,去留無迹。

題解姜夔無意開宗立派,由於他的詞尚清空 ,且以布衣終身,歷來江湖文士多同此處境和心情,故文士間多傳誦其詞。

劉克莊
莆田一老並龍洲,同坐江湖百尺樓。要與梅花爭傲骨,莫貪眉語錯伊州。

劉克莊,南宋著名詩人詞人,字潛夫,號后村居土,莆田人。淳祐間特賜同進士出身,官至龍圖閣學士。詩詞繼承陸游,辛棄疾傳統,傷時念亂 ,風格豪邁。賀新郎滿江紅諸詞 ,尤為突出。有后村大全集

莆田: 在福建省,劉克莊莆田人。
龍洲: 南宋詞人劉過,號龍洲。
百尺樓: 東漢陳登字元龍。許汜嘗與劉備共論人物,汜曰:昔過下邳 ,見元龍無主客禮,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備曰:君有國士名 ,而不留心救世,乃求田問舍,言無可釆,是元龍所諱也。如小人,當卧百尺樓上,卧君於地,何但上下床之間耶?
要與梅花爭傲骨: 浩然齋雅談載:劉克莊因賦梅花百首而受譴責,其後又作訪梅詩云:夢得因桃卻左遷 ,長源為柳忤當權。幸然不識桃並柳,卻被梅花誤十年。
錯伊州: 劉克莊詞:貪與蕭郎眉語,不知舞錯伊州。伊州,曲調名。唐開元中西凉節度使蓋嘉運進此曲。

題解劉克莊詞筆力雄健,風格豪邁,可以比美劉龍洲(劉過),卓然是南宋後期詞壇一大家。其后村大全集中多應酬之作,有與賈似道書啟,語涉阿諛。莫貪眉語錯伊州句指此。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