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20) 紅燈翠袖舞輕盈,轉眼繁華凋盡

南宮搏
(1924 - 1983),本名馬漢嶽,又名馬彬,浙江吳興人,是本港著名的小說家。

西江月      題金陵夢

十載滄桑變亂,半年鐵檻無情。紅燈翠袖舞輕盈,轉眼繁華凋盡。    多少南朝顯貴,如今宅第成塵。芒鞋破衲一身存,還道蒼生醉醒。

更多馬漢嶽詩詞作品

(19) 不知何限人間夢,并觸愁思到酒邊

鷓鴣天   題七真洞
花界傾頹事已遷,浩歌遙望意茫然。江山王氣空千劫,桃李春風又一年。   橫翠嶂,架寒烟。野花平草怨啼鵑。不知何限人間夢,并觸愁思到酒邊。

作者,耶律楚材 (1190 - 1244),字晉卿,金尚書右丞耶律屨之子。博極群書,通天文,地理,律曆,術數,釋老醫卜之說。金末為開州同知,受元太祖(鐵木真)重用,謂太宗(忽必烈)曰:"爾後軍國庶政當悉委之 。" 元朝立國規模,多出其手。太宗死後,皇后稱制,懷憂以終。

花界,猶香界,指佛寺。 千劫,佛家說天地間一成一敗謂一劫。

從傾頹的道觀興感。眼前荒涼的台觀與遠處蓬勃的野草閒花兩相映托,更顯得人事之無常了。寒烟,怨鳥,觸目成愁,寄慨是很深的。

况周頤蕙風詞話云:"耶律文正"鷓鴣天"歇拍云:"不知何限人間夢,并觸愁思到酒邊。 高渾之至,淡而近於穆矣。庶幾合蘇之清 ,辛之健而一之。"


(18) 西陵道口,古今離別

方以智,字密之,號鹿起,安徽桐城人。明崇禎十三年(1640)進士。與冒襄,陳貞慧,侯方域並稱明季四公子。明亡後為僧,博覽群書,精於考據。著有(通雅),(物理小識),(浮山全集)

憶秦娥
花似雪,東風夜掃蘇堤月。蘇堤月,香銷南國,幾回圓缺。   錢塘江上潮聲歇,江邊楊柳誰攀折。誰攀折,西陵道口,古今離別。

此詞下片乃從蘇東坡(八聲甘州 - 寄參寥子)"問錢塘江上,西興浦口,幾度斜暉。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脫胎,並反用其意,遂變清曠而為悲凉家國之恨,身世之哀如此 ,雖欲不悲,又何可得。


(17) 幾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  

宋代有位詞人侯蒙,宋徽宗時官至 戶部尚書。小年時參加科舉考試,歲歲落第,朋輩看不起他,時時拿他來嘲弄。有一年時值春天,正是放風箏好時候。有人將他取樂,在風箏上畫了侯蒙的畫像,畫得十分可笑,把風箏乘風放到半空中 ,人們以為他看見後,非大發脾氣不可。那知侯蒙見了卻哈哈大笑,而且詩興大發,說要在風箏上寫首詞,這樣配上才更好。 侯蒙於是提筆在風箏寫了首'西江月'道:

未遇行藏誰肯信,如今方表名縱。無端良匠畫形容。當風輕借力,一舉入高空。   才得吹噓身漸穩,只疑遠赴蟾宮。雨餘時候夕陽紅。幾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

他借此詞表達自己抱負,畫工將我畫在風箏上,人們才認識我,現在正好借着風力扶搖直上,考進仕途,蟾宮折桂,得以高升。夕陽西下,還有多少人仍是站在平地上 ,羨慕我升上萬里碧霄中。反諷刺那些拿他開玩笑的人。果然,不久之後,他一舉登第,做到很高官位。當然不是因為這放風箏才激發他的志氣,本來他早就已蓄下了一顆進取雄心。


(16) 知卿憔悴甚,不忍問桃花

作者文廷式(1856-1904),字芸閣,號道稀,江西萍鄉人。光緒十六年(1890)進士,支持光緒新政,戊戍政變後逃往日本,有(雲起軒詞)

臨江仙
我所思兮江上路,臨風贈與瑤華。玉樓天半卷朱霞。飛鴻將遠夢,一夜到伊家。   強忍閒情情轉切,淚痕彈濕窗紗。相思相望各天涯。知卿憔悴甚,不忍問桃花。

這是一首戀情詞。除"江上路","風","飛鴻"數字寫眼前景物外,其餘均就有所思加以展開,全為想象之詞 。因風而飛贈瑤華(傳說中的仙花),夢魂亦隨鴻雁飛到伊家,見伊因想思而落淚,而憔悴,以至不忍以春日景事相問。情思搖蕩,一片神行,以疏宕之筆寫旖旎之情,誠為佳構。


(15) 采石磯頭明月,蛾眉亭上秋山

楊基,字眉庵,姑蘇人。明洪武年間官至山西按察使。

西江月   月夜過采石
采石磯頭明月,蛾眉亭上秋山。古今來往幾人閒,贏得新愁無限。   不用朱唇低唱,何須纖手輕彈。一觴一咏到更闌,驚起數行鴻雁。

秋山明月,古今愁思,頗有意境。采石為古來兵家必爭之地,文人過客到此,多所感懷成咏。此篇意境宏深,可追唐宋。

西江月
十日催花雨過,九衢著柳風輕。城中何處不觀燈,菡萏夜開千柄。   酌酒何辭瀲灩,吹簫更引娉婷。如今海角嘆飄零,落月半窗清影。

菡萏夜開千柄,此處指荷花燈。燈節喧嘩熱鬧,對比飄零海角的詞人,突顯落月下的孤影。


(14) 我不求人富貴,人須求我文章

作者柳永,字耆卿,初名三變,宋代著名詞人。景佑元年(1034)進士,官至屯田元外郎。人稱柳屯田,又被稱為"奉旨填詞柳三變"。

西江月
腹內胎生異錦,筆端舌噴長江。縱教片絹字難償。不屑與人稱量。   我不求人富貴,人須求我文章。風流才子占詞場。真是白衣卿相。

栁永是風流才子,以白衣卿相自居。他這種自我感覺在促進詞曲通俗文學的作者抬高社會地位,和藝術層次方面有重要推動作用。宋詞由是始登文學的大雅之堂。

西江月
鳳額繡簾高卷,獸環朱戶頻搖。兩竿紅日上花梢。春睡厭厭難覺。   好夢狂隨飛絮,閒愁濃勝香醪。不成雨暮與雲朝。又是韶光過了。

歌詞寫幽女思春。這類歌曲是北宋初年詞作為歌曲盛行一時的重要表徵。文辭淺俗,曲調流暢。


(13) 天涯何處所,燈外綠窗紗

作者朱孝臧(1857-1931),字古微,原名祖謀,又號彊村,浙江臨安山。光緒九年進士,官至禮部右侍郎。辛亥革命後以遺老自居。 

臨江仙
門柳低垂墙杏簇,臨津珠箔人家。東風歷歷十年賒。誰將新社燕,銜送故枝花。   上枕愁心無倚着,窺幃樓月西斜。細看飄夢泊天涯。天涯何處所,燈外綠窗紗。

此詞大抵描寫一位男姓的相思之苦,女方只近在咫尺,"誰將新社燕,銜送故枝花"他卻缺乏向她表白的勇氣。他受着痛苦的煎熬,"上枕愁心無倚着,窺幃樓月西斜",夜來輾轉反側 ,惟有在夢境中才有片刻的親近。這或是五四前後,青年們既有愛情的覺悟,又還受着封建禮教的束縛,對自由戀愛畏縮不前。

更多朱考臧作品


(12) 酒醒春色暮,歌罷客魂消

作者桂念祖,字伯華,光緒二十三年(1897)舉人,江西德化人。
此詞以男性角度道出誤了芳期,失去所愛的懊惱,情感深沉而真摯,而且善用健筆寫柔情。他後悔沒有信守誓約,唯有枯腸搜盡以詩句去緬懷當日的情景,空嗟伊人已杳,消息難通。只有藉片刻歡娛暫拋懊惱 ,可惜酒殘歌罷之後,依舊是情懷落寞,魂夢縈牽。

臨江仙
落盡紅英萬點,愁攀綠樹千條。雲英消息隔藍橋。袖間今古淚,心上往來潮。   懊惱尋芳期誤,更番懷遠詩敲。靈風夢雨自朝朝。酒醒春色暮,歌罷客魂消。


(11) 誰翻水調唱凉州

杜濬
,字千里,號茶村,湖北黃岡人。明末副榜貢生,仕宦不得志。明亡後,居金陵雞嗚山。性廉介,不輕受人惠。篤好詩文,其詩逸情孤詣。傳世有(變雅堂集)

浣溪沙   紅橋紀事
曲曲紅橋漲碧流,荷花荷葉幾經秋,誰翻水調唱凉州。   更欲放船何處去,平山堂下古今愁,不如歌笑十三樓。

凉州,樂曲名。"天寶樂曲,皆以邊地為名"(王灼 - 碧雞漫志)
平山堂,在揚州甘泉蜀岡上。
十三樓,十三間樓在石佛院,東坡守杭州,每冶事於此。 蘇軾杭州端午(南歌子)有"游人都上十三樓,不羨竹西歌吹古揚州"句。

此亦感世傷時之作。"誰翻水調唱凉州",即隔江猶唱後庭花之意,而語加微婉。"不如歌笑十三樓",強為歡笑 ,是沉痛語,不能作行樂圖看。


(10) 青山他日葬愁痕
  
作者俞慶曾,字吉初。清末國學大師俞樾孫女,有(綉墨軒詞)

臨江仙
簾幕幾重親放好,攤書低擁銀燈。之無粗識悔今生。秋深風自急,香冷火猶温。   百樣思量都已遍,人生何苦鍾情。青山他日葬愁痕,紅梨花一樹,消受月黃昏。

詞人家學淵源,通翰墨詩詞,但平生或曾為情所惱,頗有看破紅麈之意,設想身後一切愁痕恨跡都盡埋塵土,格調低沉,帶有黛玉葬花情調,下片寫得很美,可謂冷氣幽艷兼而有之。


(9) 舊遊無處不堪尋     
 

小重山  
栁暗花明春事深,小闌紅芍藥,已抽簪。雨餘風軟碎嗚禽。遲遲日,猶帶一分陰。   往事莫沉吟,身閒時序好,且登臨。舊遊無處不堪尋,無尋處,惟有少年心。

這首詠春小詞,語言清淺,和婉工麗,優美怡人,但喻意頗深。上片寫柳暗花明,小闌芍藥,雨後鳴禽,確是春光明媚,景色宜人。下片寫韶華易逝,由舊遊無處不堪尋一句,道出只是青春難再 ,感喟殊深。

作者是宋代章良能,字達之,麗水人(今屬浙江)。淳熙五年進士。
陳霆(諸山堂詞話) : 語言甚婉約,但鳴禽曰碎,於理不通,殊為意病。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 : 上景下情,作法明晰,意致清婉。起言春深花發,次言雨後鳥鳴。換頭,抒及時行樂之意。舊遊兩句,以轉筆作收,倍覺沉痛。風軟碎嗚禽句,用杜荀鶴句"風暖鳥聲碎"。


(8) 芳草連天不耐芟,柳絲無力繫征帆

沈宜修
(1590-1635)明末人,字宛君,江蘇吳江人,與其二位女兒葉紈紈,葉小鸞皆才情出眾,頗負盛名。婚後,其夫葉紹袁因科舉應試,仕宦前程,夫妻聚小離多 。沈宜修要長期忍受與丈夫分離的痛苦,空嘆青春浪擲,在一次暮春時節,連天芳草,她以柔弱的柳絲自比,完全無能為力繫阻即將要遠去的征帆,唯一可以做到的,只可以纖纖之手折柳聊為別意 。良人已去,留下的只有空虛寂寞,餘下來空幃無伴,猶似孤燕獨自呢喃。她寫下了:

浣溪沙   暮春感別
芳草連天不耐芟,柳絲無力繫征帆。垂條空折手纖纖。   人去河梁生寂寞,燕歸簾榭自呢喃。可堪對酒濕青衫。    

更多沈宜修作品


(7) 新枝不是舊時枝,且逐水流遲  

屈翁山是明末廣東有名詩人,與陳恭尹,梁佩蘭並稱為"嶺南三大家"。屈翁山,初名紹隆,後改名大均,明末秀才,國變後遁迹空門 。著有(道援堂集),(廣東新語)。可惜廣東新語書中頗多紕繆,或是道聽途說,甚或杜撰。朱彊村對屈翁山的詞推崇備至。 他的諸詞中,以四首"望江南"最為詞流所傳誦:

悲落葉,葉落落當春。歲歲葉飛還有葉,年年人去更無人。紅帶淚痕新。
悲落葉,葉落絕歸期。縱使歸來花滿樹,新枝不是舊時枝。且逐水流遲。
清淚好,點點似珠勻。蛺蝶情多元鳳子,鴛鴦恩重是花神。恁得不相親。
紅茉莉,穿作一花梳。金縷抽殘胡蝶繭,釵頭立盡鳳凰雛。肯憶故人姝。

這四首望江南雖不算好詞,不外是感往傷逝,但風格上的確是獨標一格,沒有詞家的脂粉氣,但哀艷掩抑之情活躍於紙上。 由於盡去浮詞,把真摯的情感直寫出來,所以能夠使人感動。


(6) 我本逢場聊作戲,可憐誤了多情你

郁達夫
(1896-1945),原名郁文,別署江南一布衣,春江釣徒等,浙江富春人。現代新文學家,著名詩人,小說家,散文家,1921年為"創造社"創始人之一 。太平洋戰爭期間,參與抗日行動,由新加坡逃至蘇門答臘,最後被日軍發現真正身分遇害。他和王映霞的婚姻歷程,更廣為傳播。很多學者都對他的生平和作品以專集研究討論。此外 , 他的舊體詩詞也寫得有很高水平,深受讀者喜愛。其中二十首毁家詩紀,(一曰無題)尤為著名。像其他,(病中示內)"生死中年兩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釣臺題壁)"曾因酒醉鞭名馬 ,生怕情多累美人"又如"舊夢繁華已化烟,漸趨枯淡入中年","萬劫艱難病廢身,姓名雖在已非真","故人橫海寄詩來 ,辭比江南賦更哀"(故人指胡適),至今在文學界仍傳誦不衰。

今次介紹他的一首"蝶戀花"詞,題為前冬交識之一遊女:

客堿菻銧似水,似水想思,也帶想思(一作辛酸)味。我本逢場聊作戲,可憐誤了多情你。    此去長安千萬里,地北天南,後會無期矣。忍淚勸君君切記,等閒莫負雛年紀。

於此可見他感情的豐富。
古舊時日,許許多多生活上的繁文瑣屑,傳統儀禮,今天現代的人除了不認識外,也因應社會進步,生活節奏,一切從簡了。 正如這埵A介紹他的一首,西江月 題為賀救濟院舉辦之集團結婚,或是被視為戲作的關係,後來將郁達夫作品結集的人,也許未必把它收入。 詞云:

昔日章台弱栁,今朝南國佳人。鴛鴦亂點譜翻新,太守名喬姓沈。    紅燭兩行幾對,春宵一刻千金。婚姻何必定條陳,縟禮繁文好省。

這樣輕鬆幽默的句語,在郁達夫作品中是難得一見。


(5) 偏是鄉遙嫌夜短,多因醒早恨眠遲

把二首以上詞牌相同或不同的詞聯合起來,形成一組,歌詠同一題材,便稱為聯章。 其中又以同調的聯章詞數量較多。 有以標題連接,如莫將(木蘭花)十首,總題為"梅",有以序言說明,如黃庭堅(漁家傲)四首,小序曰:" 江南江口阻風,戲效寶甯勇禪師作古漁家傲,王環中云廬山中人頗欲得之,試思索,始記四篇"。又有以詞句照應,如王寀(蝶戀花)六首,各首末句分別為"丹青傳得傾城貌","丹青傳得凝情處","丹青傳得閨中怨","丹青傳得淒涼意","丹青傳得厭厭瘦","丹青傳得妖嬈態"。 不同調的聯章詞較為小見,如陳允平的西湖十詠,分別用了十個不同不同的詞牌。
今次介紹近代大收藏家張伯駒的一組聯章詞,不但用同一詞調,而調分別題為  秋意,秋夢,秋心,秋聲,秋影,秋痕。 

更多張伯駒詞作

浣溪沙    秋意
黯淡雲山展畫叉,笛聲樓外雁行斜,鏡中容易換年華。    庭際漸衰書帶草,墙陰初放玉簪花,西風昨夜夢還家。

前調       秋夢
砧杵聲聲萬里思,西堂蟲語沸如絲,輕隨落葉只燈知。    偏是鄉遙嫌夜短,多因醒早恨眠遲,刀環盼寄總成癡。

前調       秋心
孤客沉吟意暗傷,春人憔悴况冬郎,客中偏是覺秋長。    碎綠蕉聲搖夜雨,怨紅草色送斜陽,眼前愁緒太凄凉。

前調       秋聲
聽到無聲更可憐,長宵未許教人眠,客魂銷盡一燈前。    風柝怕驚愁夢堙A霜鐘欲破定中禪,開門只見月當天。

前調       秋影
霜鬢蕭蕭獨倚闌,簾波掩映夕陽前,西風相對總無言。    一葉梧飄穿月破,數行雁過印江寒,畫橈不點鏡中天。

前題      秋痕
新月搯成爪樣錢,海棠紅濕淚闌干,眉峰暗鎖小屏閑。    凋碧欲迷烟外路,殘青難畫雨中山,看來都在有無間。


(4) 南朝千古傷心事

人月圓
南朝千古傷心事,猶唱後庭花。舊時王謝,堂前燕子,飛向誰家。   恍然一夢,仙肌勝雪,宮鬢堆鴉。江州司馬,青衫淚濕,飛向誰家。

此詞是吳激所寫,字彥高,金建州人。宋宰相栻之子,米芾之婿。作者本為宋人,全首懷古感事,傷北宋之覆滅,南宋偏安 。以南朝諸代之國祚短促,統治者不以為鑒,還在唱靡靡之音那曲後庭花。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家","江州司馬青衫濕",全詞皆用唐人詩句剪裁而成,但點綴得如若天成,是較少見的。  詞林紀事引歸潛志: 先人嘗云,詩不宜用前人語,若夫樂章,則剪裁古人語亦無害,但要能使用爾。如彥高"人月圓",半是古人句,其思致含蘊甚遠,不露圭角。

訴衷情
夜寒茅店不成眠,殘月照吟鞭。黃花細雨時候,催上渡頭船。   鷗似雪,水如天,憶當年。到家應是,童稚牽衣,笑我華顛。

此詞寫歸途中思念家鄉情切,一夜無眠。啟程時猶有殘月,細雨霏霏,一心思量着回到家鄉"近鄉情更怯"的情景。


(3)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各位讀舊章回體小說,遠如四大名著,三國,水滸,西遊記,紅樓夢,近如清未民初作品。內堭`加插有很多詩詞作品,有的是作為每回目的提網挈領,也有是作者為書中人物,情節而做的詩詞 。 內容自然有好有劣。 網主少時開始看的是三國演義,小滸傳,東周列國志等那些繡像小說,大概是五桂堂出版的。那時就很喜歡三國演義卷首的"臨江仙"詞 :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時隔很多年,才知道這首詞的原作者是明代的楊慎,號升庵,是清初毛宗崗父子將它放在三國演義的卷首,使它更廣泛傳誦 。 詞出於楊慎晚年著作的(廿一史彈詞第三段說秦漢開場詞)。 近代大詞學家夏承燾說: 這首詞題為秦漢開場詞,上片只寫古來多少英雄成敗,只如大浪淘沙轉眼成空。下片寫江上漁樵閒話,清談快論。全篇未點出秦漢以來任何具體英雄故事,而給人豐富的想像。
此詞起句筆力激昂,意境宏闊,以成敗都隨浪淘而逝之嘆,既沉鬱又傷感,跟着以青山,夕陽之不變,寫出永恆和變化的長久交替。下片道出作者的自表心態,在退隱的生活中 ,歷代興亡的故事都成為作者日常和友人飲酒談笑的話題,表明出一種滿足感。"慣看"點出詩人對世情的看化透徹,"喜相逢"道出與友人相聚的歡樂 ,"笑談"又是輕鬆自如的。體現了作者對逆境的灑脫,站在另一更高角度來看待和評價歷史興亡。
楊慎(1488-1559),字用修,號升庵,四川新都人,明正德六年,授翰林院修撰。 至世宗時,因諫事被貶雲南,卒於貶所。他一生詩,詞著作甚豐,有升庵長短句,升庵樂府等。 他的詞作在明代頗有地位,清代李調元更譽之為: 明人詞,以楊用修升庵為第一。


(2) 良玉勛名襟上淚,雲英事業心頭血  

秋瑾   (按此賞閱)

鷓鴣天

祖國沉淪感不禁,閑來海外覓知音。金甌已缺終須補,為國犧牲敢惜身。   嗟險阻,嘆飄零。關山萬里作雄行。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龍泉壁上鳴。
 
滿江紅
小住京華,早又是,中秋佳節。為籬下,黃花開遍,秋容如拭。四面楚歌終破楚,八年風味徒思浙。苦將儂,L派作蛾眉,殊未屑。   身不得,男兒列。心狺鞢A男兒烈。算平生肝e,常因人熱。俗子胸襟誰識我,英雄末路當磨折。莽紅塵,何處覓知音,青衫濕。

臨江仙   中元

秋風容易中元節,霜砧搗碎鄉心。螿聲淒楚不堪聞,空階梧葉落,銷盡去年魂。   何事眉萺W鎖翠,愁濃鵲尾慵熏。欄干遍倚悄無人,多情惟有影,和月伴黃昏。

菩薩蠻   女伴   二闕之一

寒風料峭侵窗,垂簾懶向迴廊步。月色入高樓,相思兩處愁。   聊將心上事,托付浣花紙。若遇早梅開,一枝應寄來。

七娘子

褪紅簾外東風晚,楊柳飛綿春意滿。草肥花瘦,鶯愁蝶怨,空階似覺聞長嘆。   芭蕉經雨心猶捲,杜鵑聲急沈香斷。好景罕逢,良時苦短,韶光去矣難留戀。

滿江紅  

鶗切n哀,恨此際芳菲都歇。更何堪剩綠含愁,殘紅如泣。香屑已無波弋貢,花魂欲作經年別。想夜深寂寞小庭幽,聞哽咽。   舊臺館,餘苔碧。步曲徑,傷陳跡。衹迷離衰草,亂蟲淒切。老我韶華春不管,妒人風雨愁將絕。問青天缺月可常圓,空啼血。

唐多令    秋雨
腸斷雨聲秋,煙波湘水流,悶無言獨上蛩荂C憶到今宵人已去,誰伴我,數更籌。 寒重
冷衾裯,風狂亂幕鉤,挑燈重起倚熏篝。窗內漏聲窗外雨,頻點滴,助人愁。

滿江紅    中秋夕無月,屈指三年。今年喜見之,不可無詞以記,賦成此解。
客堣互謘A大好是庭前月色。想此夕平分秋景,桂香催發。斗酒休辭花下醉,雙螯喜
向樽前列。算蟾光難得似今宵,清輝澈。 移籬菊,芬芳接。歌水調,唾壺缺。問樓
頭誰倚,玉簫吹徹。風味何人能領略,襟懷自許同圓潔。把幽情暗自向嫦娥,從容說。

踏莎行    陶萩
對影喃喃,書空咄咄,非關病酒與傷別。愁城一座築心頭,此情沒個人堪說。 志量
徒雄,生機太窄,襟懷枉自多豪俠,擬將厄運問天公,娥眉遭忌同詞客。

滿江紅 
骯髒塵寰,問幾個男兒英哲。算只有蛾眉隊堙A時聞傑出。良玉勛名襟上淚,雲英事業
心頭血。醉摩挲長劍作龍吟,聲悲咽。 自由香,常思爇。家國恨,何時雪。勸吾儕今日,
各宜努力。振撥須思安種類,繁華莫但誇衣玦。算弓鞋三寸太無為,宜改革。

臨江仙 陶萩子夫人邀集陶然亭話別。紫英盟姊作擘I書一聯以誌別緒,"駒隙光陰,
聚無一載,風流雲散,天各一方"不禁黯然,于焉有感,時余遊日留學,紫英又欲南歸。

把酒論文歡正好,同心況有同情。陽關一曲暗飛聲,離愁隨馬足,別恨繞江城。 鐵畫
銀鉤兩行字,岐言無限丁寧。相逢異日可能憑,河梁i手處,千里暮雲橫。

如此江山
蕭齋謝女吟愁賦,瀟瀟滴簷剩雨。知己難逢,年光似瞬,雙鬢飄零如許。愁情怕訴,算日
暮窮途,此身獨苦。世界淒涼,可憐生個淒涼女。 曰歸也,歸何處。猛回頭,祖國鼾眠
如故。外侮侵陵,內容腐敗,沒個英雄作主。天乎太瞽。看如此江山,忍歸胡虜,豆剖瓜分,
都為吾故土。


(1) 一曲漁歌無別調,煙雨外兩三聲

今次介紹元人張之翰(周卿),西巖詞集中載"唐多令"六首:
這六首不算得是好詞,語調用詞更與元曲小令相若。但面對古今營營役役,你爭我奪,名利為尚的社會,讀來狾一碗清涼茶。 遠離這個風波可驚的俗世,陪伴你只有扁舟,風,月,孤燈,和沒有機心的鷗鷺,沒有笙歌弦管,只有漁歌一曲響起於煙雨之外,這確是一個令人羨慕的恬靜安寧生活影像。 有人說過,要富不難,有錢就可以,貴,就是不需求人便是貴,難怪這位張仁兄自詡是個貴人家,自覺胸中氣自華了。

和劉改之
何處是滄洲,寒波不盡流。恰登舟便過城樓。一片錦雲三萬頃,常記得藕花秋。   漁父雪蒙頭,此情知道不。說生來不識閒愁。青笠綠簑煙雨堙A吾與汝可同游。

懷高沙
往事水東流,槐根春夢休。被長淮隔斷中州。三十六湖湖上住,狺S過一年秋。    佳處總堪遊,同盟只數鷗。把功名且付扁舟。天下故人知己者,休笑我太遲留。

前調
靜有讀書緣,貧無洗鬼錢。儘虛齋盡日蕭然。鯨海波濤三萬丈,元不到此山前。   夢蝶正翩翩,香匜飄篆煙。更何心敢怨青天。若論閒居多少興,風與月浩無邊。

前調
不是強辭榮,風波實可驚。算平生耐久交情,走遍天涯依舊好,都不似一燈青。   世路自欹傾,湖天方晦明。也休將文字爭嗚。一曲漁歌無別調,煙雨外兩三聲。

前調
怨思入清笳,斜陽鳴亂鴉。正開樽細酌流霞。北里南莊今歲熟,全不覺米難賒。   筆硯淡生涯,胸中氣自華,看凋零野草閒花。事不相關收鄑丑A吾便是貴人家。

前調
冠上滿塵埃,未彈君莫猜。有諸公暮省朝臺。醉後狂歌歌後醉,能辦此竭吾才。   可以慰幽懷,此時何有哉,道寒梅又欲新開。碧玉枝頭今幾蕾,須一一寄書來。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