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32)

斜陽如弱水,只管向東流。

清 - 彭孫遹(字駿孫),號羨門,又號金粟山人,浙江海鹽人。明崇禎四年(1631)生,順治己亥(1659)進士。康熙己未(1679),召試博學鴻詞 ,以第一人授編修。歷官吏部左侍郎,兼掌院學士。工詩,尤善填詞,為王士禎所推重。      

少年遊    席上有贈
花底新聲,尊前舊侶,一醉盡平生。司馬無家,文鴛未嫁,贏得是虛名。   當時顧曲朱樓上,煙月十年更 。老我青袍,誤人紅粉,相對不勝情。

臨江仙    遣信
青鎖餘煙猶在握,幾年香冷巾篝。此生為客幾時休。殷勤江上鯉,清淚濕書郵。   欲向鏡中扶栁鬢,鬢絲知為誰秋。春陰漠漠鎖層樓,斜陽如弱水,只管向東流。

栁梢青   感事
何事沈吟,小窗斜日,立遍春陰。翠袖天寒,青衫人老,一樣傷心。   十年舊事重尋,回首處山高水深。雨點眉峰 ,半分腰帶,憔悴而今。

生查子   旅夜
薄醉不成鄉,轉覺春寒重。怨枕有誰同,夜夜和愁共。   夢好却如真,事往翻如夢。起立悄無言 ,殘月生西弄。

古今的悼亡詩詞名作不少,潘岳,蘇軾,納蘭的尤為著名。這堣雯苳@首宋代賀鑄(方回)的鷓鴣天,是作者在蘇州悼亡之作 ,表現了對死者深切懷念之情。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壠兩依依。空牀臥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閶門,蘇州城門名。露初晞,古輓歌(薤露)"薤上露,何易晞。" 舊棲就是從前同住的居所,瓏,死者的墳墓。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榮華富貴轉頭空,恰似南柯一夢。

西江月
廿一史彈詞第五段說南北朝下場詞
颯颯西風渭水,蕭蕭落葉長安。英雄回首北邙山,虎鬭龍爭過眼。   閑看灞橋楊柳,淒涼露冷風寒 。斷蟬聲凭闌干,不覺斜陽又晚。

西江月
廿一史彈詞第六段說十六國下場詞
六代瓜分世界,五胡雲擾中原。縱橫三百有餘年,幾度交鋒索戰。   馬過生靈虀粉,血流河洛腥羶。耳聞猶自不堪言 ,有眼休教看見。

西江月
廿一史彈詞第七段說隋唐下場詞

追想千年往事,六朝縱跡茫然。隋唐相繼統中原,世態幾回雲變。   楊柳淒迷汴水,丹青慘淡淩烟。樂遊原上草連天 ,飛起寒鴉一片。

西江月
廿一史彈詞第八段說五代十國下場詞

千古傷心舊事,一場談笑春風。殘編斷簡記英雄,總為功名引動。   個個轟轟烈烈,人人擾擾匆匆。榮華富貴轉頭空 ,恰似南柯一夢。


東坡樂府選

座中人半醉,簾外雪將深。

雨中花   初至密州,以累年旱蝗,齋素累月。方春,牡丹盛開,遂不獲一賞。至九月怱開千葉一朵 ,雨中特為置酒,遂作。
今歲花時深院,盡日東風,輕颺茶煙。但有綠苔芳草,柳絮榆錢。聞道城西,長廊古寺,甲第名園。有國豔帶酒,天香染袂,為我留連 。   清明過了,殘紅無處,對此淚灑尊前。秋向晚,一枝何事,向我依然。高會聊追短景,清啇不假餘妍。不如留取,十分春態,付與明年。

江城子   密州出獵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黄,右檠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彫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望江南   超然臺作
春未老,風細柳斜斜。試上超然臺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煙雨暗千家。   寒食後,酒醒却咨嗟 。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臨江仙   送李公恕
自古相從休務日,何妨低唱微吟。天垂雲重作春陰。座中人半醉,簾外雪將深。   聞道分司狂御史,紫雲無路追尋。淒風寒雨有駸駸。問囚長損氣,見鶴忽驚心。

浣溪沙
縹緲紅妝照淺溪,薄雲疏雨不成泥。送君何處古臺西。   廢沼夜來秋水滿,茂林深處晚鶯啼 。行人腸斷草淒迷。

永遇樂   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因作此詞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紞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 。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餘浩歎。

江城子   別徐州
天涯流落思無窮。既相逢,却怱怱。攜手佳人,和淚折殘紅。為問東風餘幾許,春縱在 ,與誰同。   隋堤三月水溶溶。背歸鴣,去吳中。回首彭城,清泗與淮通。欲寄相思千點淚,流不到,楚江東。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伴我綺牕朱戶影,孤他碧海青天約

顧貞立,字碧汾,無錫人,貞觀女弟 

滿江紅   中秋旅泊
為問嫦娥,何事更一生耽閣。也曾照,曝衣樓畔,長生殿角。伴我綺牕朱戶影,孤他碧海青天約。倩回風,迢遞寄愁心 ,隨飄泊。   五色管,今閒却。千日酒,誰斟酌。又天涯羈旅,鬢絲零落。別夢怱怱偏易醒,遠書草草仍難託。判長眠,憔悴過三秋,人如削。

虞兆淑   字蓉城,海鹽人,有玉映樓詞   

點絳脣
梅綻芳菲,垂楊烟外低金縷。韶華小住,生怕廉纖雨。   繡戶淒涼,蝴蝶雙飛去。愁如許 ,夢魂無據,還在秋千路。


(31)

世路如今已慣,此心到處悠然

西江月   丹陽湖
問訊湖邊春色,重來又是三年。東風吹我過湖船,楊栁絲絲拂面。   世路如今已慣,此心到處悠然。寒光亭下水連天,飛起沙鷗一片。    
上片寫時光易逝,但湖邊春色,楊柳依舊,東風仍然多情。下片說世路(仕宦生涯的起和落)如今已經看得淡薄了,所以不論到何處,都覺得悠然無應。末兩句從沙鷗聯想到自已有天地浮鷗之感 。矛盾和悵惘的心情與秀麗畫面交織成一體。

張孝祥,(1129? - 1166? )字安國。在南宋詞壇上有一定名氣。宋史說他與秦檜不合,幾次被貶謫下獄。檜死後,他做了直學士,卒時年僅三十八歲。他的詞留下不多,但都很清麗。

他另一首頗具名氣的"六州歌頭",描寫一個懷着滿腔愛國熱忱的旅人,目睹遼闊的祖國山河 ,大部分為外族所蹂躪,又想到自己徒有為國報效的理想,無奈趙宋屈膝求和,因而發出悲憤之言。

長淮望斷,關塞莽然平。征塵暗,霜風勁,悄邊聲,暗銷凝。追想當年時,殆天數,非人力,洙泗上,弦歌地,亦羶腥。隔水氈鄉,落日牛羊下 ,區脫縱橫。看名王宵獵,騎火一川明。笳聲悲鳴,遣人驚。     念腰間箭,匣中劍,空埃蠹,竟何成。時易失,心徒壯,歲將零。渺神京干羽,方懷遠,靜烽燧,且休兵。冠蓋使,紛馳騖,若為情。聞道中原遺老,常南望,翠葆霓旌。使行人到此 ,忠憤氣填膺,有淚如傾。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功名富貴笑談中,回首一埸春夢

西江月
廿一史彈詞第二段總說三代下場詞
閱盡殘編斷簡,細詳千古英雄。功名富貴笑談中,回首一埸春夢。   昨日香車寶馬,今朝禾黍秋風。誰强誰弱總成空,傀儡棚中搬弄。


西江月
廿一史彈詞第三段總說秦漢下場詞
落日西飛滾滾,大江東去滔滔。夜來今日又明朝,驀地青春過了。   千古風流人物,一時多少英豪。龍爭虎鬭漫劬勞,落得一場談笑。

西江月
廿一史彈詞第四段總說三分兩晉開場下場詞二首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英雄五霸鬭春秋,秦漢興亡過手。   青史幾行名姓,北邙無數荒丘。前人田地後人收,說甚龍爭虎鬭。
豪傑千年往事,漁樵一曲高歌。烏飛兔走疾如梭,眨眼風驚雨過。   妙算龍韜虎略,英雄鐵馬金戈。爭名奪利竟如何,必有收因結果。


蘇軾   東坡樂府選

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峯青。

蘇軾,(1036 - 1101)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四川眉山人。王安石行新法,軾上書反對,後以作詩訕謗罪,被逮入獄,貶黄州。哲宗時,召還為翰林學士。紹聖初年,復行新法,貶廣東惠州 ,徒昌化。(今海南島昌江)。徽宗立,赦還,死在常州。他在政治上比較保守,但很關懷民眾,多才多藝,詩,文,詞,書法都很擅長。有(東坡樂府),風格爽朗豪放,不拘於音律 ,無意不可入,無事不可言,一變前人作風,詞的領域因此擴大。他的詞作中最膾炙人口的有(江城子 -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十年生死兩茫茫",(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念奴嬌 - 赤壁懐古)"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蝶戀花)"花褪殘紅青杏小"。 且讀讀他其它的詞作。

行香子   過七里灘
一葉舟輕,雙漿鴻驚。水天清,影湛波平。魚翻藻鑒,鷺點煙汀。過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重重似畫,曲曲如屏。算當年,虛老嚴陵。君臣一夢,今古空名。但遠山長,雲山亂,曉山青。
行香子   丹陽寄述古
攜手江村,梅雪飄裙。情何限,處處銷魂。故人不見,舊曲重聞。向望湖樓,孤山寺,湧金門。   尋常行處,題詩千首,繡羅衫,與拂紅塵。別來相憶,知是何人。有湖中月,江邊柳,隴頭雲。
少年游   潤州作,代人寄遠
去年相送,餘杭門外,飛雪似楊花。今年春盡,楊花似雪,猶不見還家。   對酒捲簾邀明月,風露透窗紗 。恰似姮娥憐雙燕,分明照,畫梁斜。
江城子   湖上與張先同賦
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忽聞江上弄哀箏。苦含情。遣誰聽。煙斂雲收,依約是湘靈。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峯青。
虞美人   有美堂贈述古
湖山信是東南美,一望彌千里。使君能得幾回來,便是尊前醉倒更徘徊。   沙河塘媬O初上,水調誰家唱 。夜闌風靜欲歸時,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江城子    孤山竹閣送述古
翠娥羞黛怯人看。掩霜紈。淚偷彈。且盡一尊,收淚聽陽關。謾道帝城天樣遠,天易見,見君難。   畫堂新創近孤山。曲闌干。為誰安。飛絮落花,春色屬明年。欲棹小舟尋舊事,無處問,水連天。


(30)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

劉過,(1154-1206)字改之,號龍洲道人。他是豪放派詞人,也極力主張北伐的愛國詞人。有《龍洲》傳世。
他的"唐多令 - 重過武昌":

蘆葉滿汀洲,寒沙帶淺流。二十年重過南樓。柳下繫船猶未穩,能幾日,又中秋。   黄鶴斷磯頭,故人曾到否。舊江山渾是新愁。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

詩人懷着故國破碎的憂恨,重遊二十年前的武昌,想到歷史上的一些事件,不能不感到心境的蒼老與荒涼。"柳下繫船猶未穩,能幾日,又中秋",時光迅逝不肯暫留 。二十年不來,滄海桑田,該有了不少變遷。"舊江山渾是新愁",是國破山河在的感慨,也是每個人的時代感情。"終不似,少年遊",是難如昔日情景之懷想。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萬般回首化塵埃,只有青山不改。

點絳唇
廿一史彈詞第六段說十六國開塲詞
暮鼓晨鐘,春花秋月何時了。七顛八倒,往事知多少。   昨日今朝,鏡堮e顏老。千年調一場談笑,幾個人知道。

清平樂
廿一史彈詞第五段說南北朝開塲詞
閑行閑坐,不必爭人我。百歲光陰彈指過,成得甚麽功果。   昨日羯鼓催花,今朝疎柳啼鴉。王謝堂前燕子,不知飛入誰家。

西江月
廿一史彈詞第一段總說開塲下場詞二首
天上烏飛兔走,人間古今往來。沈吟屈指數英才,多少事非成敗。   富貴歌樓舞榭,淒涼廢塚荒臺。萬般回首化塵埃,只有青山不改。
滾滾龍爭虎鬭,匆匆兔走烏飛。席間花影座間移,百歲光陰有幾。   說古談今話本,圖王定霸兵機。要知成敗是和非,都在漁樵話堙C


(29)

回首層樓歸去懶,早新月掛梧桐

陳允平,字君衡。在宋朝做過小官,宋亡後,不肯仕元朝。他的詞長調並無可取,小令倒很清麗。他有一首"唐多令",寫一種青春熱戀難遂的苦惱 。在秋光已老的桂節,蓮花凋殘,秋水乾涸,長空雁聲嘹唳,一個青年自然容易因時序的遲暮,而想到所眷戀的人。可是,他一直從斜陽欲下,佇立到新月上來,結果除了兩眉緊皺之外 ,什麽也沒有。全首詞意境籠罩在悲秋,失落,輕愁之中。

休去採芙蓉,秋江烟水空。帶斜陽一片征鴻。欲頓閑愁無頓處,都着在兩眉峯。     心事寄題紅,畫橋流水東。斷腸人無奈秋濃。回首層樓歸去懶,早新月掛梧桐。    (秋暮有感)


杏花疏影堙A吹笛到天明

陳興義,(1090 - 1138),字去非,號簡齋,少年時以詩為宋徽宗賞識,官至翰林學士。詩名比詞名大,傳世僅有無住詞一卷 ,十八首。

他的一首"臨江仙",人到暮年,歷想經過的事物變遷,不可避免地懷有各種不同性質的惆悵 。從'憶昔'一句,可以推想是簡齋作於晚年,宋室南渡以後。追憶當年滿座豪英,橋上痛飲,隨着長溝流月時移世易,到如今人仍雖在,但景物全非,一切歸於沉寂 。在詩人眼堙A古今多少事,都如雲烟般過去,如今只聽到夜深人靜漁父的歌音。小題是"夜登小閣憶洛中舊遊"。

憶昔午橋橋上飲,坐中都是豪英。長溝流月去無聲。杏花疏影堙A吹笛到天明。     二十餘年如一夢,此身雖在堪驚。閑登小閣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漁唱起三更。


宋代有一位詞人崔木,他的好友王勉仲邀請他去春游,還請了漂亮多情的歌伎張賽賽唱歌助興。崔木為張賽賽寫了一首"最高樓"詞給她歌唱。詞中崔木傳達了自己的心願 ,但張賽賽知道自己身為妓女,從良不易。於是從中作煤,把崔木推薦給黄太守的女兒舜英。舜英知道崔木是才子,先要崔本寫一首詩或詞。頭兩句仿照李煜的"虞美人",只畧改動一二個字。

春來秋往何時了,心事知多少。深深庭院悄無人,獨自行來獨坐若為情。   雙旌聲勢雖雲貴,終是誰存濟。今宵已幸得人言,擬待勞煩神女下巫山。

這實際是一封以詞填寫的情書,舜英接讀後,產生了情感共鳴,以原韻和了一首:

一從骨肉相拋了,受了多多少。溪山風月屬何人,到此思量因甚不關情。   而今雖道王孫貴,有事憑誰濟。自從今夜得煤言,相見佳期無謂隔巫山。

詞中也把相思之情表達得淋漓盡至,最後一句實際說自己同意了這門親事。


(28)  少年聽雨歌樓上

蔣捷,字勝欲(1279年前後),宜興人。宋亡之後隱居,人稱竹山先生,他的詞無論內容,格律,大有辛棄疾風格,小詞也典雅婉秀 。明,清詞評家對他的詞作多有好評。
近代坊間的宋詞選本少有將其"少年聽雨歌樓上",及"一片春愁待酒澆"兩首選入。前一首向來是很膾炙人口,後一首的詞句,也被一首著名粵曲的填詞家套用 。今次介紹五首宋代蔣捷的作品。

一翦梅
小巧樓臺眼界寬,朝捲簾看,暮捲簾看,故鄉一望一心酸。雲又迷漫,水又迷漫。   天p教人客夢安,昨夜春寒,今夜春寒,梨花月底兩眉攢。敲徧闌干,拍徧徧干。     (宿龍游朱氏樓)
一片春愁待酒澆,江上舟搖,樓上帘招,秋娘度與泰娘嬌。風又飄飄,雨又蕭蕭。   何日歸家洗客袍,銀字笙調,心字香燒。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舟過吳江)     
何日歸家洗客袍,一本作"何日雲帆卸浦橋"

虞美人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聽雨)
絲絲楊柳絲絲雨,春在溟濛處。樓兒忒小不藏愁,幾度和雲飛去,覓歸舟。   天憐客子鄉關遠,借與花消遣。海棠紅近綠闌干,纔捲朱簾卻又,晚風寒。    (梳樓)

行香子
紅了櫻桃,綠了芭蕉。送春歸,客尚蓬飄。昨宵穀水,今夜蘭皋。奈雲溶溶,風淡淡,雨瀟瀟。   銀字笙調,心字香燒。料芳悰,乍整還凋。待將春寒,都付春潮。過窈娘隄,秋娘渡,泰娘橋。     (舟宿蘭灣)

南鄉子
泊雁小汀洲,冷淡湔裙水漫秋。裙上唾花無覓處,重游,隔柳惟存月半鉤。   準擬架層樓,望得伊家見始休。還怕粉雲天末起,悠悠,化作相思一片愁。


(27)  月分千片雪,雨隔一重秋

陳璘
,字蘭修。順治時江蘇常熟人。瞿玄錫妻,明末抗清名臣瞿式耜的兒媳。有《藕花莊詞》。由于家道貧苦,加上國仇家難,其詞真切動人。王烟客序其詞云:"有鬚眉才子之所不能道者。"

臨江仙   咏簾
嫵媚風光須掩映,瓊軒畫舫朱樓。湘波蕩漾翠波流。只憐妨燕子,常卷上金鈎。   宛罥飛絲粘弱絮,最宜燭影紅幽。藏春仿佛暗香浮。月分千片雪,雨隔一重秋。

寥寥數語,就把春秋,晴雨,簾櫳外的不同景物,簾櫳內面人的幽雅感受,生動,細致的描繪出來,正是張炎《詞源》中所云:"大詞之料斂為小詞"者也。


(26)  但願人長雙影月長圓     且休懷舊,懷舊不勝情

韋金滿的《略論清代之廣東詞人》云:"有清一代二百八十年中,凡前代之學術,靡不勃然復振。就以文學方面而論 ,詞居其一也。蓋詞為倚聲之學,始於唐,極盛於宋,寖衰於元明,而復興於清也。" 他說據葉恭綽之統計,有清一代之詞家,數逾二千。屬廣東的詞人為數亦不少,而有結集行世者亦凡九十家之多。近人黃華表撰清季廣東詞人七家小傳,吳蘭修,陳澧,葉衍蘭,沈世良 ,陳洵,汪瑔,文廷式七人。(文廷式原籍江西萍鄉,非嶺南人)。還有汪兆鏞,易孺,楊玉銜等合共九家。

吳蘭修   虞美人
青天碧海溶溶夜,樓閣明如畫。闌干過盡劃釵痕,猶戀紫薇花底笑聲温。   一番痴語花前拜,香繞氤氳界。生生世世有情天,但願人長雙影月長圓。

陳洵   臨江仙
一自彩雲歸去後,碧城相望銷凝。冷烟寒食小旗亭。良辰美景,依約有平生。   正是風花如夢堙A王郎絕句知名。雙鬟未必眼常青。且休懷舊,懷舊不勝情。


(25)  知富貴,誰能保。知功業,何時了

之前介紹過司馬光的一首詩,洋溢着一種獨立自由,休閒寫意的(和邵堯夫安樂窩中職事吟 - 我以著書為職業,為君偷暇上高樓。),今次介紹一首宋詞,作者張昇(名字案宋史列傳),字杲卿,生於淳化三年(991),大中祥符八年(1015)進士,卒於熙寧十年(1077),年八十六 ,贈司徒兼侍中,諡康節。 《全宋詞》存其詞僅二闋。其中有(滿江紅)云:

無利無名,無榮無辱,無煩無惱。夜燈前,獨歌獨酌,獨吟獨笑。況值羣山初雪滿,又兼明月交光好。便假饒百歲擬如何,從他老。   知富貴,誰能保。知功業,何時了。算簞瓢金玉,所爭多少。一瞬光陰何足道,但思行樂常不早。待春來攜酒殢東風,眠芳草。
(青箱雜記卷八)

《全宋詞》案此詞入《花草粹編》引言行錄誤作杜衍詞,而另一首(離亭燕)入《攻媿集》則作孫浩然詞。

他的另一首(離亭燕)則云:

一帶江山如畫。風物向秋瀟洒。水浸碧天何處斷,翠色冷光相射。蓼岸荻花中,隱映竹籬茅舍。  天際客帆高挂。門外酒旗低迓。多少六朝興廢事,盡入漁樵閒話。悵望倚危欄,紅日無言西下。   (過庭錄)


(24)  莫誤東都處子效西施

近代名畫家黄賓虹,1930年有一首(虞美人)詞,詞題"奉題湖帆先生藏隋(董美人),又(常醜奴志)亦精絕 ,故末語及之",云:

玉勾斜外金鈳u,銜出消魂字。妖嬈何似寶兒嬌,已是碧螢無燄照前朝。   洛神風韻簪花貌,筆陣歐虞早。君家更有醜奴兒,莫誤東都處子效西施。


(23) 不知煙水西村舍,燕子今年宿傍誰

孔尚任
,字季重,一字聘之,山東曲阜人。生於順治五年,卒年不詳。康熙間授國子監博士,累官戶部員外郎,博學有文名,通音律。所撰(桃花扇)傳奇最負盛名,與洪昇(長生殿)並稱 ,有南洪北孔之稱。孔昭薰(闕里孔氏詞鈔)卷二小傳云:尚任有"綽約詞",並選錄五首。

鷓鴣天
院靜廚寒睡起遲,秣陵人老看花時。城連曉雨枯陵樹,紅帶春潮壞殿基。   傷往事,寫新詞,客愁鄉夢亂如絲。不知煙水西村舍,燕子今年宿傍誰。

孔尚任於康熙二十八年七月游金陵,嘗過明故宮,拜明孝陵,此詞似寫於此時。

西江月   平山亭懷阮亭(王漁洋)
花節清明五度,衣香人影匆匆。風流司李管春風,又覺揚州一夢。   楊柳千株賸綠,芙蕖十里殘紅。重來誰識舊詩翁,衹有江山迎送。

康熙二十八年(1689)暮冬,孔尚任結束治河,離別揚州北返,此詞當作於北返之前,阮亭即王漁洋。重來一句,意謂王漁洋重來揚州時已然物是人非,誰還認識你這位詩翁呢 ,衹有江山依然對你迎送有情。

又(桃花扇)傳奇,續四十齣 - 餘韻 之下場詩   內吟詩曰:

漁樵同話舊繁華,短夢寥寥記不差。曾恨紅箋啣燕子,偏憐素扇染桃花。笙歌西第留何客,煙雨南朝換幾家。傳得傷心臨去語,每年寒食哭天涯。


(22) 啓功    已去難追,未來難找                      更多啓功詩詞

踏莎行

造化無憑,人生易曉,請君試看鐘和錶。每天八萬六千餘,不停不退針尖秒。    已去難追,未來難找,留它不住跟它跑。百年一樣有仍無,誰能不自針尖老。

踏莎行

美譽留芳,臭名遺屁。千千萬萬書中記。張三李四是何人,一堆符號A加B。    倘若當初,名非此字。流傳又或生歧異。問他誰假復誰真,骨灰也自難為計。

一九九四年元日口占
起滅浮漚聚散塵,何須分寸較來真。莫名其妙從前事,聊勝於無現在身。多病可知零件壞,得錢難補半生貧。晨曦已告今天始,又是人間一次春。


(21) 生却楊花心性,落天涯

虞美人   春晚     
階前嫩綠和愁長,坐憶眠還想。花紅破夢似相憐,起望小林殘萼,損容顏。   雙鶯又向愁人絮,春也知歸去。個人只是不思家,生却楊花心性,落天涯。

作者沈際飛,明人,字天羽,江蘇昆山人。有(沈評草堂詩餘)和(詞譜)傳世。
思致綿邃,娟然妍雅,雖係緣情之作,兼寓怨悱之旨。"花紅破夢似相憐"新而不纖,意厚故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