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38)

鄭域,字中卿,號松窗。三山(福建)人。慶元丙辰(1196)曾出使金國。

昭君怨   梅
道是花來春未,道是雪來香異,水外一枝斜,野人家。   冷落竹籬茅舍,富貴玉堂瓊榭,兩地不同栽,一般開。

竹籬茅舍,玉堂瓊榭,一般開,讚美梅花品格高,一點也不勢利。


王觀,字通叟,神宗時官至翰林學士。有冠柳詞

卜算子   別意
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峯聚。欲問行人去那邊,眉眼盈盈處。    纔始送春歸,又送君歸去。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

這首詞語言流利,情景交融。寫江水,也是寫離人的心情;寫送春,也是寫惜別。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南唐浣溪沙   春日
灔灔波光綠似醅。茸茸草色嫩如苔。只有輕寒渾不定,晚還來。   落梅村堜鴉遠,擺柳風前候雁回 。明日新晴堪眺望,上春臺。

南唐浣溪沙   詠紅邊分心小山茶
瑞雪晴林暮靄消。錦雲香塢彩霞飄。絕代佳人空谷,路迢迢。   鶴頂研砂添赤髓,猩唇殢酒暈紅潮 。小朵分心堪采掇,當瓊瑤。

南唐浣溪沙   詠同心山茶
嫋嫋同心巧笑分。粉霞紅綬藕絲裙。軟翠柔藍擎不定,曉妝勻。   醉露屏前雙朵朵,舞風庭下一羣羣。不肯嫣然回一顧,為思君。

柳梢青
暈雪融霞。若烟若霧,何處人家。宋玉墙東,文君爐下,占斷韶華。   梅花已罷橫斜 。柳條猶未藏鴉。錦樹烘春,瓊枝裊月,留醉仙娃。


東坡樂府選

水調歌頭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蝶戀花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娷韆牆外道。牆外行人 ,牆 堥峇H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却被無情惱。


近人詞選 

潘蘭史,(1857-1934)。 廣東番禺人。             更多潘蘭史詞

菩薩蠻
欄干柳色含情綠。騷人心比欄干曲。莫道不銷魂。春紅瘦幾分。   斜陽花影軟,十二湘簾捲。銀甲上瑤絲 。柔情箏雁知。

清平樂
月夜坐梧桐院中,秋影滿簾,花陰如夢,黯然賦此,不自知其銷魂也。
一庭香霧。捲入紅簾去。檀板玉簫無意緒。閒殺秋宵如許。   碧梧影落沉沉。文螢飛照秋心 。欲向曲欄微步,愁他滿地花陰。

憶王孫
珠簾不捲月黃昏。樓上春寒深閉門。獨倚重爐酒夢温。黯銷魂。似有絃聲花外聞。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吳森札    字文照,號瀟湘居士。吳江人  

望江南   別情
人去也,晚霽送行舟。欲倩遠山留落日,待登高閣怯新秋。滿目是離愁。

張學雅  字古什,太原人,張佚女,流寓蘇州早卒。 

菩薩蠻 
纖纖眉月窺簾小。夜深人靜閒庭悄。香袖倚闌杆。玉階花露寒。   釧箏絃斷續。懶奏歸雲曲。微濕素牋紅。燈前帶淚封。

蝶戀花   夜雨
門掩蒼苔春寂寂。暮雨瀟瀟,隔著窗兒滴。小院黃昏人獨立。一雙飛鳥歸棲急。   萬里瀟湘雲霧濕。簾外風聲,疑是吹蘆荻。腸斷梅花和淚泣。還驚夜半高樓笛。

紫燕雙飛春去了。桃李枝頭,留得春多少。簾箔重重人悄悄。相思一半縈芳草。   空憶故園歸去好。正是池塘,綠滿荷錢小。深院垂楊烟繚繞。落紅荒榭啼鵑老。


(37)

更多張子野詞    又     知不足齋叢書一百之四第十三集張子野詞

自古傷心惟遠別

張先,字子野(990 - 1078),宋吳興人。他的詞跟柳永齊名,而風格也頗高。宋征璧說他的詞娟潔。有安陸集安陸詞等。

天仙子     時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會
水調數聲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送春春去幾時回,臨晚鏡,傷流景,往事悠悠空記省。   沙上並禽池上暝,雲破月來花弄影。重重翠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水調」本隋陽帝時候的歌曲,五迭五言,唱來非常怨切 ,唐玄宗在四川聽到過,白居易也聽過,其中有「山川滿目淚沾衣」這樣蒼涼的句子。現在持酒而聽,自然不是以欣賞藝術為目的,而是別有一番難言的傷感 ,也就是以遣愁為極緻了。
"雲破月來花弄影",當時的人把張先的另外兩句"浮萍斷處見山影","隔牆送過鞦韆影"合稱為"三影","張三影"。

臨江仙
自古傷心惟遠別,登山臨水遲留。暮塵衰草一番秋。尋常景物。到此盡成愁。   況與佳人分鳳侶,盈盈粉淚難收。高城深處是青樓。紅塵遠道,明日忍回頭。

南鄉子
何處可魂消。京口終朝兩信潮。不管離心千疊恨,滔滔。催促行人動去橈。  記得舊江皋。綠楊輕絮幾條條。春水一篙殘照闊 ,遙遙。有箇多情立畫橋。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謁金門
風漸陡。排比殘花春酒。憔悴一枝紅欲皺。問花花戀否。   寂寞漸長清晝。無計與他拖逗。猶勝銷魂人去後 。折來還在手。

誤佳期
今夜風光堪愛。可惜那人不在。臨行多是不曾留。故意將人怪。   雙木架鞦韆,兩下深深拜。條香燒盡紙成灰 ,莫把心兒壞。

清平樂二首
按升菴詞品云: 李太白應制清平樂辭云

禁庭春晝。鶯羽披新綉。百草巧求花下鬭。只賭珠璣滿斗。   日晚卻理殘 。御前閒舞霓裳。誰道腰肢窈窕,折旋消得君王。
其二云
幃秋夜。明月探窗罅。玉帳鴛鴦噴蘭麝。時落銀燈香灺。   女伴莫話孤眠。六宮羅綺三千。一笑皆生百媚 ,宸遊教在誰邊。

此辭見呂鵬遏雲集載四首,黃玉林以其二首無清逸氣止選二首,慎嘗補作二首。

君王未起。玉漏穿花底。永巷脫簪妝黛洗。衣溼露華似水。   六宮鸞鳳鴛鴦。九重羅綺笙簧。但願君恩似日 ,從教妾鬢如霜。
傾城豔質。本自神仙匹。二八承恩初選入。身是三千第一。   月明花落黃昏。人間天上消魂。且共題詩團扇,笑他買賦長門。


東坡樂府選

念奴嬌    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崩雲,驚濤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强虜灰飛煙滅。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大江東去,浪聲沉(淘盡)千古 ,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崩雲),驚濤 拍(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 ,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艣(强虜)灰飛煙滅 。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生(間)如夢 ,一尊還酹江月。

以上為坊間選本兩體。

下引欽定詞譜》就此調體例以資參考。

念奴嬌    蘇軾      雙調一百字,前後段各十句四仄韻 

 (欽定詞譜共舉十二體,以此為正體,餘皆變體)

憑空眺遠,見長空萬里,雲無留迹。桂魄飛來光射處,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瓊樓,乘鸞來去,人在清凉國。江山如畫,望中煙樹歷歷。   我醉拍手狂歌,舉杯邀月,對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風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風,翻然歸去,何用騎鵬翼。水晶宮堙A一聲吹斷橫笛。   (欽定詞譜)

此調仄韻詞以此為正體。若蘇詞別首"大江東去"詞,姜夔"五湖舊約"詞句讀參差,姜夔"鬧紅一舸"詞,張炎"行行且止"詞多押一韻 ,張炎"長流萬里"詞多押兩韻,及張輯,趙長卿詞之添字,皆變體也。
此詞前段第二句五字,後段第二句四字,第八句五字,前後段第四句皆七字,宋元人多如此填。

又一體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處(間),檣艣(强虜)灰飛煙滅 。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寄(夢),一尊還酹江月。   (欽定詞譜)

此詞前段第二句三字,第三句六字,後段第二句五字,第三句四字,前後段第四句俱四字,第五句俱九字,與前詞異。宋元人如此填者甚少,故以前詞作譜。

又引容齋隨筆》載此詞云:"大江東去,浪聲沈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 孫吳赤壁。亂石崩雲,驚濤 掠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處,檣艣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是,笑我生華髮。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 詞綜》云"他本「浪聲沈」作「浪淘盡」,與調未協。「孫吳」作「周郎」,犯下「公瑾」。「崩雲」作「穿空」,「掠岸」作「拍岸」,又「多情應是 ,笑我生華髮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益非 。而小喬初嫁」宜絕句,以「了」字屬下句乃合 。" 按:容齋洪邁,南渡詞家,去蘇軾不遠,又本黃魯直手書,必非偽託。《詞綜》所論,最為諦當。但此詞傳誦已久,采之以備一體。


近人詞選      更多劉逸生詞

劉逸生,(1917-2001)。 廣東中山人。自幼失怙,復無師承,全賴自學。曾在廣州,香港從事新聞工作多年。文革後,任教暨南大學。平生治詞,以五代,北宋為宗,尢喜二晏,南宋則宗稼軒。有綠樓 詞未刊,及唐詩小札宋詞小札等著作行世。

回首舊征鞍。關山長路難。

菩薩蠻   冬日四首
年年都覺人添老。老來情味誰能道。回首舊征鞍。關山長路難。   花開花又落。歲月拋人卻。雨過倚危欄。濕雲催晚寒。
秋痕易老情難老。無情最是天涯草。佇立望黃昏。思量一代人。   悠悠人已暮,剩有凝情處。憶得少年時。何曾傷別離。
晚簾乍捲輕寒落。一星初上欄杆閣。悄悄問星星。一生多少程。   樓高遮四面。對望何曾見。天上自多情。紅塵醉未醒。
閒時況味如清酒。偶然似浪輕輕逗。杯裡望群山。千重亂石灘。   無邊哀雁落。鷹隼窺林薄。去日路如何。江湖雨雪多。

按各詞作於1997年12月13日

清平樂
那回邂逅。雨後風前酒。一樹紅櫻吹未透。還是輕寒時侯。   沙頭小立黃昏。片帆煙際孤光。只有啼鵑天畔,難銷這度斜陽。

浣溪沙   二首
薄薄秋雲夜轉長。依然牛女冷相望。階前漸怯碧羅裳。   錦字兩行間涕淚,冰絃一弄古瀟湘。更無人處自迴腸。
簾幕飄寒侶燕辭。叮嚀風雨自禁持。天涯還有隔年期。   漲海雲帆應仍在,畫屏倦羽未同歸。背燈幽緒似遊絲。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顏繡琴    字青音,吳縣人  

長相思   憶葉昭齊表妹
思漫漫。恨漫漫。春色芳菲取次看。閒庭花影寒。   繞闌干。倚闌干。夢見雖多相見難。紅香泣夜殘。

葛宜    字南有,海寧人,有玉窗遺稿  

踏莎行
花樸重簾,雲生遠樹。倚樓望斷人歸路。卻憐檻外雨和風,殘紅一夜飄無數。   新燕初飛。乳鴉拂羽。歸來已是芳菲暮。晝長漸近困人天,春來春去傷心處。

浣溪沙   旅懷
此夜難分怨曉鐘。夢魂偏又到吳淞。愁情先上兩眉峯。   滄海一聲臨遠道,蘭橈千里破長風 。可憐回首隔江東。


(36)

晏殊   更多晏殊詞     珠玉詞一卷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浣溪沙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池臺。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這首詞寫傷春。其中包括了人事變遷,光陰流轉,有回憶,有悵惘,寫來曲折纏綿。無可奈何」兩句 ,作者又把它寫入(示張寺丞王校勘)詩堙A是當時傳誦的名句。

楊慎《詞品》云: 無可奈何,二語工麗,天然奇偶。

卓人月《詞統》云: 實處易工,虛處難工,對法之妙無兩。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云: 「
無可奈何花落去」,律詩俊語也,然自是天成一段詞 ,著詩不得。

王士禎《花草蒙拾》云: 或問詩詞,詞曲分界。予曰:「無
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定非香奩詩。良辰美景奈何天 ,賞心樂事誰家院,定非草堂詞也。

張宗橚詞林紀事云:元獻尚有示張寺丞王校勘七律一首:"元巳清明假未開 ,小園幽徑獨徘徊。春寒不定斑斑雨,宿醒難禁灩灩盃。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遊梁賦客多風味 ,莫惜青錢萬選才。"中三句與此詞同,只易一字。細玩無可奈何一聯 ,意致纏,語調諧婉,的是倚聲家語,若作七律,未免軟弱矣。

四庫全書》珠玉詞提要云: 集中浣溪沙春恨詞"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二句,乃殊示張寺丞王校勘七言律詩中腹聯,復齋漫錄嘗述之 ,今復填入詞內,豈自愛其詞語之工,故不嫌復用耶?考唐許渾集中"一尊酒盡青山暮,千里書回碧樹秋"二句,亦前後兩見,知古人原有此例矣。

劉熙載藝概云:詞中句與字有以觸著者,所謂極錬如不鍊也 。晏元獻無可奈何花落去
」二句 ,觸著之句也;宋景文「紅杏枝頭春意鬧」,「鬧」字,觸著之字也。

浣溪沙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閒離別易銷魂。酒筵歌席莫辭頻。   滿目河山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木蘭花
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拋人容易去。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愁三月雨。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想思無盡處。

《賓退錄》: 晏叔原見蒲傳正曰:"先君平日小詞雖多,未嘗作婦人語也。" 傳正曰:「綠楊芳草長亭路 ,年少拋人容易去」豈非婦人語乎?" 叔原曰:"公謂年少為所歡乎?因公言,遂解得樂天詩兩句「欲留所歡待富貴,富貴不來所歡去」"。傳正笑而悟。余按全篇云云 ,蓋真謂所歡者,與樂天「欲留年少待富貴,富貴不來年少去」之句不同,叔原之言失之。

李攀龍《草堂詩雋》云:春景春情,句句逼真,當壓到白玉樓矣。

踏莎行
小徑紅稀,芳郊綠徧,高臺樹色陰陰見。春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   翠葉藏鶯,朱簾隔燕,鑪香靜逐游絲轉。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

沈謙《填詞雜說》云: 「夕陽如有意,偏傍小窗明」。不若晏同叔「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更自神到。

李調元《雨村詞話》云: 晏殊珠玉詞極流麗,而以翻用成語見長。如「垂楊只解惹春風,何曾繫得行人住」,又「東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等句是也 。翻覆用之,各盡其致。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云: 結深深妙,着不得實字。

張惠言《詞選》云: 此詞亦有所興,其歐公蝶戀花之流乎。

譚獻《譚評詞辨》云: 刺詞,高臺樹色陰陰見,正與斜陽相近。

黃蓼園《蓼園詞選》云: 首三句言花稀葉盛,喻君子少小人多也。高臺指帝閽。「東風」二句,言小人如楊花輕薄,易動搖君心也 。「翠葉」二句,喻事多阻隔。「爐香」句,喻己心鬱紆也。斜陽照深深院,言不明之日,難照此淵也。

近人劉逸生則以為,此首詞不外是感嘆時光易逝和要及時行樂。因為晏殊登第之後,仕途沒有受到大波折。宋朝優待官吏制度,又有優厚的生活條件,因而晏殊的「及時行樂」思想顯得特別突出 ,隨手翻翻他的詞集,就可以見看到一些躭於享樂的篇章。因為地任,名聲都有了,生活也夠舒服,只是對於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 - 衰老和死亡,不能不感到無可奈何。劉逸生說:「有人在五代,北宋詞人中,硬求作品堛漫瓵袗堻貑H托,於是出現了鑿之使深或尋幽索隱的解釋。清人張惠言還僅僅說是"此詞亦有所興",隨之譚獻就進一步坐實是"刺詞"了 。到了黃蓼園手堙A越發大做文章,無中生有。他在《蓼園詞選》中說(見上紅字),簡直是隨心所欲地胡猜亂套,其目的不外是把讀者引入迷途,使之變成詞壇索隱派的俘虜。」,又「五代 ,北宋的詞人,除了李後主這樣的極少數之外,他們的作品,絕大多數都是"伶工之詞"(王國維語),亦即當筵或事後交給歌伶們唱的曲子。寫的時侯本來就是"持酒聽之 ,為一笑樂而已",晏幾道自序《小山詞》語,有那麽多君子小人的諷喻,何况他們要有所諷喻,儘可用其他文體,令人領略作者微意,何至在不登大雅之堂的曲子中進行寄托 ,豈非白費心思。」《宋詞小札》網主以為劉之言甚是。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長相思
雨聲聲。夜更更。窗外瀟瀟滴到明。夢兒怎麽成。
望盈盈。盼卿卿。鬼病懨懨太瘦生。見時他也驚。

何滿子
欹枕夢回春曉,倚闌人在天涯。迢遞關山千萬里,佳期水渺雲賒。記得羅巾別淚,愁看帶雨梨花。

何滿子
鶗鴂催成綠雨,鷓鴣啼破紅霞。馬上韶華真似夢,惱人春思交加。記得曉妝臨鏡,愁看映水桃花。

昭君怨
樓外東風到早。染得柳條黃了。低拂玉闌干。怯春寒。   正是困人時候。午睡濃於中酒。好夢是誰驚 。一聲鸎。

點絳唇
雪暗江郊,小燈孤館長宵半。真珠醉豔,凍作紅冰片。   曉夢驚回,畫角聲初斷。南枝畔,梅花開徧,誰見春風面。


東坡樂府選

木蘭花令     次歐公西湖韻
霜餘已失長淮闊,空聽潺潺清穎咽。佳人猶唱醉翁詞,四十三年如電抹。   草頭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還二八 。與予同是識翁人,唯有西湖波底月。

青玉案     和賀方回韻送伯固歸吳中
三年枕上吳中路,遣黃犬,隨君去。若到松江呼小渡,莫驚鴛鷺,四橋盡是,老子經行處。   輞川圖上看春暮,常記高人右丞句。作箇歸期天已許,春衫猶是,小蠻針線,曾濕西湖雨。

臨江仙     夜到揚州席上作
尊酒何人懷李白,草堂遙指江東。珠帘十里卷香風。花開花謝,離恨幾千重。   輕舸渡江連夜到,一時驚笑衰容。語音猶自帶吳儂。夜闌對酒,依舊夢魂中。

浣溪沙
桃李溪邊駐畫輪,鷓鴣聲堶侘M尊。夕陽雖好近黃昏。   香在衣裳妝在臂,水連芳草月連雲 。幾時歸去不銷魂。

浣溪沙     送梅廷老赴上黨學官
門外東風雪洒裾,山頭回首望三吳。不應彈鋏為無魚。  上黨從來天下脊,先生元是古之儒。時平不用魯連書。


近人詞選

烈     簾幕陰陰斜日暮,梨花庭院飛纖雨        兩小山齋樂府

減字木蘭花
歲辛巳,余隨中山大學文學院徙粵北乳源縣之清洞鄉。地接湘南,叢山疊巒間平嘯彌望。時倭禍孔殷,而兵氣不聞 ,聊書所見。
自成村落,兩兩三三溪一角。犬吠牛鳴。四面青山作畫屏。   土階茅屋,種得桑麻衣履足 。寄語淵明,不僅桃源可避嬴。

蝶戀花
萬綠吟愁紅亂舞,懊惱東風,剗地吹春去。簾幕陰陰斜日暮,梨花庭院飛纖雨。   一霎行雲歸極浦,佩解明珠,玉手曾私與。記否小園深夜語,鴛鴦不宿相思樹。

踏莎行
漢浦煙深,藍橋夢短,尋思往事勞方寸。花時不見燕歸來,朱門盡日簾空卷。   酒薄愁醲,樓高目斷,殘紅又逐東風轉。天涯何處覓遺鈿,斜陽祇共平波遠。

浣溪沙   秋興八首選四
欲嫁西風恐易捐,晚花消息最堪憐。斜陽無計惜紅嫣。   但有蛛絲黏賸蕊,更無胡z覓遺鈿。滿階霜葉雁來前。
浥露秋花特地妍,秋來常費買花錢。虛齋老缶薦寒泉。   舊賞名園天一角,新篘美酒斗三千。人生有味是中年。
擬向金尊憶舊游,隔簾燈影小庭秋。誰家玉笛擫涼州。   對月對花疑在夢,聽風聽雨每登樓。於今翻笑少年愁。
別有閒情入酒卮,軒窗過雨晚涼時。幾行蝸篆上牆衣。   翠竹無風猶自語,殘荷蘊淚最想思。舊香庭院畫簾垂。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賀潔    字靚君,丹陽人,溧陽史左臣室,有文政堂詞  

一翦梅
淡掃眉痕掩鏡匳。花也慵拈。香也慵拈。倚闌終日病厭厭。風自開簾,月自穿簾。   一庭芳草綠鋪氈。紅杏初酣。斑筍初尖。玉堦微步望銀蟾。花影纖纖。柳影纖纖。

鍾筠   字蕡若,仁和人,仲某室,有梨雲榭詩餘三卷  

減字木蘭花   春曉
曉鶯破夢。九十春光誰與共。望眼迷離。粉蝶梨花一處飛。   東風無力。小院迴廊春寂寂。悄傍妝臺 。明鏡無端引恨來。

浣溪沙   初夏
開到荼ヰ嶀w殘。垂簾猶自怯春寒。困人時候雨連纖。   燕子將雛聲細細,荷錢雖小葉團團 。一庭芳草綠如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