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41)

詩餘閒拾     陸游   沈園殘夢     更多陸詩詞      放翁詞           司徒華說陸游詞二首    

陸游(1125-1210), 字務觀,號放翁,山陰(現浙江省紹興市)人。,十多歲應試,名在秦檜孫兒秦塤之前,招檜妒忌,被排斥。直到三十八歲,孝宗即位,纔賜給他進士出身。幼年時期正值金人南侵,過着逃難生活,早有抵抗外族入侵的思想。公元1163年,替張浚(南宋抗金名將)策劃北伐,不幸失敗被免職。1170年,参加四川宣撫使王炎的軍隊,在前線活動過一段時期,軍旅生涯豐富了他的詩歌內容。後來,又做過他的好友四川制置使范成大的參議官。他看到抗敵主張沒有希望實現,常作詩喝酒,消磨壯志。被人笑他放浪,就自稱為放翁。公元1178年回到臨安(今浙江省杭州市),又做了幾任地方官,替市民幹了不少好事。因堅持自己的施政主張,受到當權派忌恨,最後丟去官職,直到公元1210年去世為止,大部分時間在山陰故鄉度過。他在家居時,經常接近農民,寫了不少描寫農家生活的詩。 他是南宋的大詩人,存詩九千三百多首,沈園示兒詩及名句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最為膾炙人口,也有詞的作品傳世 ,有放翁詞一卷。

卜算子   詠梅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兩。   無意苦爭春,一任羣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 ,祇有香如故。

這是借詠梅而自寫人品之作。

鵲橋仙
一竿風月,一蓑煙雨,家在釣臺西住。賣魚生怕近城門,況肯到城門深處。   潮生理櫂,湖平繫纜,潮落浩歌歸去 。時人錯把比嚴光,我自是無名漁父。

這詞寫作者的隱居生活和心情。連像嚴光那樣的隱士名聲也不要,表現作者高尚的品質。

水調歌頭   多景樓
江左占形勝,最數古徐州。連山如畫佳處,縹緲著危樓。鼓角臨風悲壯,烽火連空明滅,往事憶孫劉。千里曜戈甲,萬竈宿貔貅 。   露霑草,風落木,歲方秋。使君宏放談笑,洗盡古今愁。不見襄陽登覽,磨滅游人無數,遺恨黯難收。叔子獨千載,名與漢江流。

孝宗隆興二年(1164),陸游任京口(今江蘇鎮江)通判。這首詞寫多景樓景色,兼懷當地的歷史人物和事迹。

浪淘沙    丹陽浮玉亭席上作
綠樹暗長亭,幾把離尊。陽關常恨不堪聞。何況今朝秋色堙A身是行人。   清淚浥羅巾,各自消魂。一江離恨恰平分 。安得千尋橫鐵鎖,截斷煙津。

陸游四十一歲那年秋天,由京口調為南昌通判。這是他離開京口任所時,朋友們為他在丹陽浮玉亭設宴送別,席上所作。

南鄉子
早歲入皇州,尊酒相逢盡勝流。三十年來真一夢,堪愁。客路蕭蕭兩鬢秋。   蓮嶠偶重游,不待人嘲我自羞 。看鏡倚樓俱已矣,扁舟。月笛烟簑萬事休。

這是陸游由蜀東歸後在山陰所作。

鷓鴣天
家住蒼煙落照間,絲毫塵事不相關。斟殘玉瀣行穿竹,卷罷黃庭臥看山。   貪嘯傲,任衰殘,不妨隨處一開顏 。元知造物心腸別,老却英雄似等閑。

詩人隱居山鄉之作,寫出在閑散生活中的樂觀心情。

釵頭鳳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這詞相傳是陸游三十一歲時(一說二十七歲)為他的前妻唐琬而作,確否未定。據周密《齊東野語》載:陸游與唐琬離異後 ,唐改嫁宗室趙士程。有一次他們在禹跡寺南沈園相逢。唐琬得趙士程同意,差人送酒菜給陸游,陸游頗為感傷 ,就寫了釵頭鳳一詞於壁上。但據早生於周密四十多年的劉克莊記載,則與這不同,僅說:某天相遇於沈園,彼此只能對看,不便交談,更無送酒菜的記載 。這事是由曾温伯面告劉克莊的(温伯名黯,是陸游老師曾幾的曾孫,見《後村先生全集 - 卷一七八》。近人夏承燾教教以為釵頭鳳詞豔,不合唐氏身份,宮牆柳一語,不合山陰環境,東風惡如指其母,亦復可疑;又說此詞放在放翁詞中前後各首,均為陸游在蜀贈妓之作 ,疑這首非題沈園的詞。說法很可信。

秋波媚   七月十六日晚,登高興亭,望長安南山。
秋到邊城角聲哀,烽火照高臺。悲歌擊筑,憑高酹酒,此興悠哉。   多情誰似南山月,特地暮雲開。灞橋煙柳 ,曲江池館,應待人來。

乾道八年,陸游四十八歲,在川陝宣撫公署任幹辦公事。他登漢中高興亭之作。北望長安,思緒萬千。

漁家傲   寄仲高
東望山陰何處是,往來一萬三千里。寫得家書空滿紙,流清淚,書回已是明年事。   寄語紅橋橋下水,扁舟何日尋兄弟。行遍天涯真老矣,愁無寐,鬢絲幾縷茶煙堙C

這是陸游在四川時寄他的堂兄仲高之作。陸仲高比陸游大十二歲。

訴衷情
當年萬里覓封侯,疋馬戍梁州。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   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此生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洲。

這詞寫作年份不明。詩人想到敵人未滅,自己縱有報國壯志,却老守山林,感到傷心。

訴衷情
青衫初入九重城,結友盡豪英。蠟封夜半傳檄,馳騎諭幽并。   時易失,志難成,鬢絲生。平章風月,彈壓江山,別是功名。

這也是陸游隱居山陰時作。

戀繡衾
不惜貂裘換釣篷,嗟時人誰識放翁。歸櫂借樵風穩,數聲聞林外暮鐘。   幽棲莫笑蝸廬小,有雲山煙水萬重。半世向丹青看,喜如今身在畫中。

這是陸游隱居時的作品。


吳梅  詞學通論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二) 張志和

張志和,志和字子同,金華人。擢明經,肅宗命待詔翰林。坐貶,不復仕。自稱烟波釣徒。錄漁歌子一首: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此詞為七絕之變,第三句作六字折腰句。按志和所作五首,詞綜錄其二 ,餘三首見尊前集》。唐人歌曲,皆五七言詩,此《漁歌子》既與七絕異 ,或就絕句變化歌之耳。因念《清平調》,《陽關曲》,舉世絕唱,實皆是詩。《清平調》後人擬作者鮮,《陽關曲》則頗有摹效之者,如東坡《小秦王詞》 ,四聲皆依原作。蓋音調存在,不妨被以新詞也。至此詞音節,或早失傳,故東坡增句作《浣溪沙》,山谷增句作《鷓鴣天》,不得不就原詞以叶他調矣。

(三) 韋應物  

韋應物,應物京兆人,官左司郎中,歷蘇州刺史。錄調笑一首:

胡馬,胡馬,遠放燕支山下。跑沙跑雪獨嘶,東望西望路迷。迷路,迷路,邊草無窮日暮。

應物詞見尊前集者共四首:調笑二,三台二也 。唐人作調笑者至多,如戴叔倫之"邊草詞",王建之"團扇詞",皆用此調 。其後楊柳枝盛行,而此調鮮見。入宋以後 ,此調句法更變,專供大曲歌舞之用矣。(楊柳枝實即七絕耳 。)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江月晃重山
臘尾金杯灔灔,春頭綵勝翩翩。裁紅暈碧動嫣然。風日好,偷眼豔陽天。   一曲玉簫明月,幾絃錦瑟華年。故鄉迢遞水雲連。歸未得,思發在花前。

江月晃重山
金馬九重恩譴,碧雞二十春風。江花江草每年同。君不見,憔悴已成翁。   白髮戴花休笑,紫髯說劍猶雄。欲箋心事向天公。賒美酒,長醉玉壺中。

江月晃重山
屏翳烘雲靺鞨,羲和敲日玻瓈。韶風麗景畫橋西。春色早,南國思黄鸝。   瀟瀟蕙樓菌閣,繁華杏塢桃溪。多情楊柳露新荑。堪一醉,騎馬欲雞棲。

江月晃重山
龍馬山前草長,螳螂川上花開。霜天曉角報春回。傳菜手,先進蕩寒杯。   金線絲絲染柳,玉英片片熏梅。流光容易把人催。吾老矣,何日賦歸來。

玉樓春
小寒倦倚相思枕。絲雨織愁愁欲稔。綠楊橋畔見誰家,油壁香車迎阿沈。   莫教錯送迴文錦。密地重將青鳥審。流鶯庭戶嫩涼天,月許再圓花再品。

瑞鷓鴣
垂楊垂柳管芳年。飛絮飛花媚遠天。金繭抱春寒食後,玉蛾翻雪暖風前。   別離河上還江上,拋擲橋邊共路邊。游子魂銷青塞月,美人腸斷碧樓烟。


近人詞選

吳梅(1972年生於新疆),別署蘭草無心,現居烏魯木齊市。

鷓鴣天   和紅葉
殘葉蕭蕭人倚樓,一程山水一程秋。屏前烟篆迷心迹,酒畔微燈熨客愁,   情澹滅 ,水空流,雲中清笛響孤舟。松江別後詩猶在,漾漾情懷與夢留。

鷓鴣天  
別後幽期未可期,不成真個種相思。江烟搖落深深縷,岸渚低垂脈脈枝。   情繾綣,意迷離 ,書窗寂寞有誰知。雲山向晚慳鴻信,明月邀人坐又遲。

踏莎行
綺席融香,深杯映雪。覺來山水都行徹。破春天氣又黄昏,不堪萬緒酬佳節。   夢逐窗幡,情銷魄月。思量争奈經年別。篆痕已自惹相思,從今更著相思結。


周正光(1940年生),廣東開平人。曾任教師。師從佟紹弼學詩,朱庸齋學詞,李守真學畫。1974年移民美國。

浣溪沙   二首
落葉初驚露井桐,捲簾依舊是西風,乍晴天氣望征鴻。   秋雨懷人詞筆秀,春燈撩影畫樓空 ,年年歌淚不成紅。
莫向危欄聽杜鵑,憑他絲管慰韶年,春來不少好花天。   醉我一杯仍淡酒,消人幾闋是幺弦,柔情如月月如烟。

浣溪沙   五首
湖海茫茫偶一逢,悵然分手各西東,別來心事不言中。   撫劍有愁塵漠漠,倚欄無緒月溶溶,憑君金縷唱秋風。
執手層樓衹恨遲,已羞短髮映瓊巵,淚痕花影壁間詞。   冷月天涯人似夢,春風湖畔柳如絲,十分難捨是今時。
同立斜陽碧水灣,誰知猶有此幽閑,一杯清酒對青山。   弄影欲邀樓外月,凌波當采岸邊蘭,忘情最是綠楊間。
飄泊年年尚未休,悵然獨對古今愁,西風啼雁大洋秋。   故國別來人已老,前塵回望淚難收,縱然無月也登樓。
唱罷新詞淚欲涓,幾番冥想逐飛烟,霜毫擲罷不成篇。   好夢方酣花已落,客途無奈月偏圓,秋光容易又今年。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顧瑤華   字畹芬,錢唐人。裘某室。有自怡草一卷詞附。  

卜算子   題畫
殘雪壓南枝,月上黃昏靜。疑是林逋處士家,清淺溪邊影。   寂寂暗香浮,幽意無人省。為占江南最早春,耐盡風霜冷。

閔懷英   字畹餘,錢唐人。方祜俊室。有猗香樓吟稿一卷詞附。  

減字木蘭花   憶杭
春寒驚夢。被擁巫雲誰與共。望眼迷離。粉蝶楊花一片飛。   倚闌無力。深掩重門人寂寂。兒女牽懷。目斷西泠雁不來。

郁大山   字靜如,青浦人。倪某室。

柳梢青   秋夜
何處鐘聲,誰家笛韻,最是多情。獨步芳階,芭蕉月上,影落疎櫺。   連朝碧草無螢。窗月外風清月明。寶篆拋烟,銀燈無焰 ,倍覺淒清。

潘端   字慎齋,青浦人。倪永清室。

鷓鴣天
瑞腦空燒入夜香。輕風吹恨上羅裳。倚欄無語看明月,暗覺芭蕉影半牆。   秋寂寞,夜淒涼。偏來愁思惱愁腸。愁腸寸寸因愁絕,又送愁人兩鬢霜。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趙執信(伸符)   飴山詩餘。

浣溪沙   秋思
寒雨聲聲滴小窗。清宵偏是到秋長。愁人猶自滯江鄉。   宿酒醒來難續夢,孤衾薄處早驚霜。此時爭道不思量。

計南陽(子山)   負鐙草,江楓草。

蝶戀花   遣春
扇底桃花傳一縷。小夢初溫,又聽三更雨。明日柳棉吹幾許。落紅今夜偏無主。   只為留伊留不住。分付鸞簫,散盡東風路。一曲陽關天欲曙,未來又是消魂處。

玉樓春   閨思
子規啼遍楊花路。緘淚函情無寄處。君如南浦往來潮,妾似西陵朝暮雨。   當年祗恨傳金縷。何必相逢成別苦。夜深蜀國十三絃,紫女青霜私自語。

屠文漪(漣水)   蒓洲詞。

采桑子
油雲散作空階雨,小院虛涼,煙柳風篁。不待深秋已斷腸。   穿簾燕子仍來去,未忍辭梁。無限思量。坐看牆陰轉夕陽。


(40)  

詩餘閒拾     更多王夫之詞

明  王夫之  ( 1619-1692),字而農 ,號薑齋。湖南衡陽人。舉崇禎s午(1642)鄉試。曾走桂林,依桂王,圖恢復,旋知事不可為,遂决計不出。浪游郴,永,漣,邵間,最後歸衡陽之石船山,學者稱船山先生 。竄居窮山,四十餘年,一歲數徙其居。故國之戚,生死不忘。

蝶戀花  
君山浮黛  (瀟湘十景詞之八)   湘光極目,至君山,始見一片青芙蓉,浮玻璃影上。自此出洞庭,與江水合,謝脁所云:"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者,於焉始矣。湖南清絕,亦於此竟焉。

渺渺扁舟天一瞬。極目空清,只覺雲根近。片影參差浮復隱,琉璃淨掛青螺印。   憶自嬴皇相借問。堯女含嚬,蘭珮悲荒燐。淚竹千竿垂紫暈,賓鴻不寄蒼梧信。

玉樓春   歸雁
秦關楚水天涯路。唯有歸鴻知住處。經時已換蓼花洲,依舊難忘芳草渡。   南天回首蒼煙暮。寄語玄禽歸也誤。垂楊千樹亂啼鴉,誰聽呢喃清晝語。

清平樂   詠雨
歸禽響暝,隔斷南枝徑。不管垂楊珠淚迸,滴碎荷聲千頃。   隨波賺殺魚兒,浮萍乍滿清池。誰信碧雲深處 ,夕陽仍在天涯。


吳梅  詞學通論

 

 

(一) 李白

李白,白字太白,蜀人。或云山東人。供奉翰林。錄憶秦娥一首: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樂游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太白此詞,實冠今古,决非後人可以偽托,如菩薩蠻桂殿秋連理枝諸闋 ,讀者尚有疑詞也。蓋自齊梁以來,陶弘景之寒夜怨,陸瓊飲酒樂,徐孝穆長相思等 ,雖具詞體,而堂廡未大。至太白而繁情促節,長吟遠慕,遂使前此諸家,悉歸籠化,故論詞不得不首太白也。劉融齋以菩薩蠻憶秦娥兩首 ,足抵杜陵秋興,想其情境,殆作於明皇西幸之後 ,此言前人所未發,因亟錄之。(按太白前,不獨柳范有折桂令一曲也 ,沈佺期有回波詞,紅友亦收入詞律,實則六言詩耳 。又明皇亦有好時光一首,見尊前集,亦係偽作 。)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浪淘沙   別友
驟雨打新河。綠漲清波。風蒲獵獵映金荷。池上玉尊移晚興,共倚林柯。   莫惜醉顏酡。聽我離歌。長亭回首碧雲多 。千里懷人思命駕,何日重過。

浪淘沙
春夢似楊花。繞遍天涯。黃鶯啼過綠窗紗。驚散香雲飛不去,篆縷烟斜。   油壁小香車。水渺雲賒 。青樓珠箔那人家。舊日羅巾今日淚,溼盡韶華。

鷓鴣天   西莊
秋水澄清勝酒醅。野烟籠樹似樓臺。彈聲林鳥山和尚,寫字寒蟲水秀才。   乘興去,興闌回 。夕陽影堸O徘徊。正思修禊明年約,無奈鳴騶得得催。

鷓鴣天   元宵後獨酌
千點寒梅曉角中。一番春信畫樓東。收燈庭院遲遲月,落索鞦韆剪剪風。   魚雁杳,水雲重。異鄉節序恨匆匆 。當歌幸有金陵子,翠斝清尊莫放空。


近人詞選     更多鄧芬詞

鄧芬,(1894-1964),字誦先,號曇殊,廣東東莞,有藕絲孔居詩詞錄

浪淘沙   避風塘   四首
寂寞思華年。哀樂隨緣。秋容淡淡對霜妍。怕到西風簾捲處,況是籬邊。   皎皎復娟娟。月照孤眠。扣舷夜夜繫燈船 。自覺此身無所住,不在人天。
容易鬢霜侵。獨自沉吟。酒痕襟上淚痕深。夜已漸長妨夢短,夢又誰尋。   難買隔年心。一笑千金。羅浮別後到而今。試待月明林下臥,環珮聲沉。
燈火又黃昏。何處銷魂。雍門消息不相聞。誰為水長山又遠,傳語秋雲。   昨夢了無痕。意緒紛紛。醒時携手醉時分。無賴茫茫江上月 ,空對金尊。
一水碧盈盈。月白風清。琵琶怨恨不分明。祇有餘音時切切,未許尋聲。   莫道別離輕。燈火三更。推蓬無睡數陰晴。冷落方知人老大,難賦深情。

按:鄧芬每喜到香港銅鑼灣避風塘夜遊,僱請歌女唱粵曲。曾欣賞司徒二姊妹歌喉,為之撰曲。此四闋為懷舊之作。鄧去世數年,避風塘亦填海作公園矣(1960年作)

一叢花   重陽後宿避風塘有憶
秋來多病為詩窮。夢雨濛濛。移燈待月擁篷臥,悵天際,縹緲征鴻。消息可傳,所思何在,猶是別離中。   綺窗朱戶畫簾櫳。深掩麝蘭叢。甘伺眼波梳洗處,曾幾度,玉漏霜鐘。野又露零,人如菊淡,無語問籬東。

七娘子   戊寅九月有懷
清秋一別人何許。今宵明月生南浦。破碎鄉關,流離兒女。淒涼不易長安住。   萍蹤可憶天涯絮。潮回依舊東流水。九月黄花,滿城風雨。銷魂不見來時路。。

蝶戀花   壬寅六月十五夜贈行
強樂自寬來一醉。澆入回腸,非酒還非淚。月似銀圓天似水。東風不便何曾避。   容易重陽歸也未。人遠玄都,誰識劉郎樹。無訝贈行無隻字。當時切切多忘記。

(方寬烈 - 二十世紀香港詞鈔)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葉宏緗   字書城,崑山人,有繡餘詞草。   

望江南
人別後,獨自倚牕紗。畫譜嬾圖連理樹,繡牀羞刺並頭花。愁思近來加。

人別後,錦字倩誰傳。心逐雨花臺上客,情牽桃葉渡頭船。終日悶懨懨。

浣溪沙   初夏
開遍薔薇小院香。乍晴梅雨蝶飛忙。一溪新碧浸鴛鴦。   古帖午臨欹枕倦,瑤琴晚奏短襟涼 。倚欄遠望又斜陽。

南歌子   寄七姊查夫人眉令
桂殿清香杳,桐堦夜色浮。孤燈門掩有人愁。幾點無情蕉雨滴心頭。   雁影寒烟樹 ,蛩聲冷翠樓。西風迢遞疾如流。吹老蘆花又入髩邊秋。

踏莎行   秋閨
寒雁侵吟,籬花伴繡。蕭疎一派秋時候。曲欄倚遍望天涯,斜陽斷處青山瘦。   屏掩銀牀,篆噴金獸。芭蕉影壓疎簾縐。那堪月上又黃昏,聲聲露滴梧桐漏。

浣溪沙   題女史楊倩玉遠山遺集
吹落雙星雁獨歸。斷魂殘夢遶花枝。西風冷落舊羅幃。   黛筆難描索笑影,淚珠拋作亂紅飛 。挑燈讀遍遠山詞。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明  屈大均(翁山)   騷屑詞

夢江南
悲落葉,葉落落當春。歲歲葉飛還有葉,年年人去更無人。紅帶淚痕新。
悲落葉,葉落絕歸期。縱使歸來花滿樹,新枝不是舊時枝。且逐水流遲。

明  今釋澹歸   徧行堂詞
俗姓金氏,名保。崇禎庚辰進士。桂林破,為僧。

小重山   得程周量民部詩,却寄
落落寒雲曉不流。是誰能寄語,竹窗幽。遠懷如畫一天秋。鐘徐歇,獨自倚層樓。   點點鬢霜稠。十年山水夢,未全收。相期人在別峯頭。閒鷗意,煙雨又扁舟。

余懷(無懷)   玉琴齋詞

青玉案    思鄉
秋來夢繞秦淮路。看天外,鴻飛去。帆影斜陽邀笛步。美人歌扇,酒徒裘馬,總是關情處。   綠楊紅豆今遲暮,盼斷家鄉霜滿戶。陳苑梁臺狐與兔。烏衣巷口,杏花邨畔,一夜溪堂雨。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