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42)

詩餘閒拾    

李之儀,宋元豐年間進士 ,有姑溪詞

卜算子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 ,定不負相思意。

這首詞以樸素的語言寫情,風格頗近民歌。


吳文英,(1242年左右在世),字君特,號夢窗。被譽為整個南宋詞壇,只"前有清真,後有夢窗"。(尹煥 - 夢窗詞叙)。看他不起的,則說他的作品"如七寶樓台,炫人眼目,折碎下來,不成片段"(張炎 - 詞源)。他的長調的確是堆砌雕琢,但小令還是清蔚可讀的 。傳世有《夢窗詞稿》。

唐多令  惜別
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縱芭蕉不雨也颼颼。都道晚凉天氣好,有明月,怕登樓。   年事夢中休,花空煙水流。燕辭歸客尚淹留。垂栁不縈裙帶住,漫長是,繫行舟。

上片,心上一個秋合成愁字。芭蕉沒有雨打,也被颯颯的秋風吹響,倍添蕭瑟。有明月的晚凉天氣本來是好的,但客子却怕登樓徒增悵惘之情。下片更具體說出 ,古代詩人最容易為生活的飄泊引起人生苦短的感喟,這又往往借自然風光的變化來表達。年事,過往的光景可念,花空,是美景不常。下面用燕子和遊子做對比,是歸客竟不如侯鳥了 。從燕子南歸與江邊垂楊聯想到閨中的裙帶,而以行舟長被覊繫,遊子棲遲的嘆息作結,情致是深惋的。


唐 - 温庭筠詞


吳梅  詞學通論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四) 白居易

白居易,居易字樂天,下邽人。貞元十四年進士,歷官中書舍人,以刑部尚書致仕。有長慶集。錄長相思一首: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頭。吳山點點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

公所作詞至富,如楊柳枝竹枝花非花浪淘沙宴桃源等 ,皆流麗穩協。而《 一七令》體,尤為古今創作,後人塔體詩,即依此作也。餘細按諸作,惟《宴桃源》與《長相思》為純粹詞體 ,餘若《 楊柳枝》,《竹枝》,《浪淘沙》,顯為七言絕體。即《花非花》,《一七令》,亦長短句之詩,不得概目之為詞也。《宴桃源》云:"前度小花靜院 ,不比尋常時見。見了又還休,愁却等閑分散。腸斷。腸斷。記取釵橫鬢亂。"按格直是《 如夢令》。昔人以後唐莊宗所作為創,不知已始於白傅矣。余此錄概取唐人之確鑿為詞者,彼長短句之詩勿入焉。

(五) 劉禹錫

劉禹錫,禹錫字夢得,中山人。貞元中進士,仕為太子賓客,會昌中檢校禮部尚書。錄憶江南一首:

春去也,多謝洛城人。弱柳從風疑舉袂,叢蘭浥露似沾巾。獨坐亦含顰。

尊前集錄夢得作有楊柳枝十二首,竹枝十首,紇那曲二首,憶江南一首,浪淘沙九首,瀟湘神二首,拋球樂二首,中惟憶江南為詞,瀟湘神亦長短句詩耳。(詞云:"斑竹枝,斑竹枝,淚痕點點寄想思。楚客欲聽瑤瑟怨,瀟湘深夜月明時。"與韓翃章臺柳詞實是一格。韓詞云:"章臺柳。章臺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縱使長條似舊垂,也應攀折他人手。"所異者一平韻,一仄韻而已。)憶江南一調,據韓偓海山記,隋焬帝泛東湖,制湖上曲八闋,即為憶江南句調,後人遂謂隋時所作。不知湖上八曲,皆是雙叠,而雙叠之體,實始於宋,唐人諸作,無一非單調。豈有焬帝時反有是格哉?故論此調創始,不若以白傅,夢得輩為妥云。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臨江仙   將至家寄所歡
數了歸期還又數,今朝才是歸期。獨眠孤館費相思。夢闌雞叫早,心急馬行遲。   寄語同心雙帶結,休教瘦損腰肢。花明月滿儘來時。先憑雙喜鵲,報與箇儂知。

臨江仙   江陵別內
楚塞巴山橫渡口,行人莫上江樓。征驂去棹兩悠悠。相看臨遠水,獨自上孤舟。   却羨多情沙上鳥,雙飛雙宿河洲。今宵明月為誰留。團團清影好,偏照別離愁。

唐多令   中秋與二客泛舟
飛鏡露雲頭,金波水面浮。水晶宮今夜中秋。喚取官奴吹玉笛,香霧濕,錦雲留。   二客亦風流,蜋川泛小舟。問何如赤壁黄州。坡老有靈應鼓掌,天地堙A寄蜉蝣。

好女兒
柳似腰肢,月似蛾眉。看千嬌百媚,堪憐處有紅拂當筵,金蓮襯步,玉筍彈棋。   心事一春誰問,同心結,斷腸詞。歎雙魚不見征鴻遠,蕉心綠展,櫻唇紅滿,梅子黃時。


近人詞選

鄭子瑜     (1916 - 2007)         詩論與詩紀

浣溪沙
秋月流光似絳英。浮身能有燕毛輕。年年客地夢難成。   春草生時離恨遠,杜鵑啼澈數峯青 。爭來椰影半窗明。
(按這詞刊在1940年《旅行雜誌》滬版十五卷一期。鄭居北婆羅洲時所作 。)

卜算子
我畫賽秋蛇,君畫尋春字。共看飛雲隔一天,尋出離離句。  幾度誤佳期,卻把佳期記。客裡寒梅又落花 ,樓外絲絲雨。

楊雲史   (1875 - 1941),名圻,江蘇常熟人。有《江山萬里廔詩鈔》     

常熟才子楊雲史          貧賤夫妻樂有時      看花最好未開時       板屋青燈揚子橋

西江月   春色
醉裡笙歌猶在,夢殘滴漏淒清。綠楊疏影子規聲。酒醒更闌人靜。   樓下一庭斜月,照來珠箔飄燈。梨花院落不分明 。風定落紅未定。

陳凡   (1915 - 1997),字百庸,廣東三水。

浣溪沙
世路崎嶇數十秋。鏡中白盡少年頭。登樓未敢說忘憂。   甘苦悲歡隨逝水,蒼茫百感遏飛舟 。夜深猶自看吳鈎。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倪小   字茁姑,青浦人。陸某室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菩薩蠻   秋夜獨坐
蘭閨幽靜纖塵絕,博山香炷挑燈爇。何處弄哀箏,淒涼獨自聽。   銀河清似水,人坐秋聲堙C窗外月華生 ,粉牆花影明。

陸鳳池   青浦人。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憶秦娥   杜鵑
東風咽,杜鵑簾外啼紅血。啼紅血,一枝竹影,半庭殘月。   當年幽恨憑誰說,鄉關望斷真凄絕。真凄絕 ,不如歸去,舊時宮闕。

雨中花   秋思
滿徑芙蓉紅欲暈,更交映桂芳菊潤。聽幽砌蛬吟,疎林蟬噪,惹起清秋恨。   每嘆流光容易盡 ,記七夕鵲橋渡穩。早過了春秋,疎風斜雨,又是重陽近。

毛茂倩   字林逸,太倉人。顧清振室,有筠雪軒草。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踏莎行
閑堣葑﹛A病餘詩酒。匆匆寒食清明後。柳絲無力綠低迷,花枝有恨紅消瘦。   春晚韶光,暖風吟袖。爐烟不動湘簾晝。夕陽天外亂山多,望來又是愁來候。

臨江仙
一夜西窗細雨,驚心芳事將闌。厭厭睡起小屏山,斷魂隨落絮,殘夢怯啼鵑。   欲問春歸何處,空憐花自無言。幾回吟望向風前。不堪芳草色,爭奈夕陽天。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顧廣圻(千里)   思適齋詞

虞美人   張鬘仙將之江右,出示虹橋泛月圖求題,因為述其意
十年夢到揚州短。今夜腸偏斷。舊時月色可憐生,應許伴人無寐向天明。   風情畫堥拑M在,未覺前遊改 。一彎煙水太無聊。不解流將深恨過虹橋。

小重山    江鄭堂持畫蟬柳扇索題,於時秋也,即景賦之,丙子在揚州作
滯卻仙都欲蛻姿。聲聲吟不斷,助涼颸。總傷搖落少人知。斜陽外,凄絕最高枝。   儂鬢况成絲。聞聲還帶影,怎禁持。婆娑殘柳共衰遲。西風堙A獨立又多時。   (蕭曠空靈)

施朝幹(培叔)   正聲集

長亭怨慢   秋別
問誰觸將離情緒。馬首涼雲,亂山高處。繞袂征塵,隔年蕪苑,奈歧路,酒醒無語。都只為,長亭誤。執手小橋邊,恰對著秋聲吹去 。   凝竚。算留題贈遠,一樣暗成淒楚。相看倦旅,忍忘了美人遲暮。便零落折取蘆花,怕不是當初漁浦,甚今夜寒蟾,還照天涯金縷。   (工於用筆)

石韞玉(執如)   微波詞,花韻庵詩餘

鷓鴣天   穉柳
學畫修蛾尚未成,翠樓相望已關情。尋花客過將停馬,載酒人來欲聽鶯。   吹玉笛,撥銀箏。蠻腰一舞便傾城 。卻憐薄命應漂泊,萍是他生絮此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