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43)

詩餘閒拾     更多辛棄疾詞

辛棄疾(1140 - 1207),字幼安,號稼軒,山東濟南人。官至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因見忌於南方官僚,常被彈劾。恢復北方的志願到老落空。有《稼軒詞》。他的詞激昂慷慨 ,愛國思想是他一生創作的基調。雖與蘇軾並稱,但思想感情遠較蘇軾豐富偉大。他繼承了前人的優良傳统,創造了多種風格,詞的成就前無古人。

醜奴兒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强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却道天涼好個秋。

西江月   示兒曹以家事付之
萬事雲烟忽過,百年蒲柳先衰。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游宜睡。   早趁催科了納,更量出入收支。乃翁依舊管些兒。管竹管山管水。

南鄉子   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鍪,坐斷東南戰未休 。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鷓鴣天   代人賦
晚日寒鴉一片愁,柳塘新綠却温柔。若教眼底無離恨,不信人間有白頭。   腸已斷,淚難收。相思重上小紅樓。情知已被山遮斷 ,頻倚闌干不自由。

鷓鴣天   送人
唱徹陽關淚未乾,功名餘事且加餐。浮天水送無窮樹,帶雨雲埋一半山。   今古恨,幾千般。只應離合是悲歡。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破陣子   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
醉堿D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却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 。可憐白髮生。

青玉案   元夕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風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黄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奡M他千百度,驀然回首 ,那人却在燈火闌珊處。

摸魚兒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為賦。
更能消幾番風雨,怱怱春又歸去。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怨春不語,算衹有殷勤,畫簷蛛網,盡日惹飛絮 。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閒愁最苦,休去倚危闌,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水調歌頭   舟次揚州,和楊濟翁周顯先韻。
落日塞塵起,胡騎獵清秋。漢家組練十萬,列艦聳層樓。誰道投鞭飛渡,憶昔鳴髇血污,風雨佛狸愁。季子正年少,匹馬黑貂裘。   今老矣,搔白首,過揚州。倦游欲去江上,手種橘千頭。二客東南名勝,萬卷詩書事業,嘗試與君謀。莫射南山虎,直覓富民侯。

水龍吟   登建康賞心亭
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樓頭,斷鴻聲堙A江南游子。把吳鉤看了,闌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鱸魚堪膾,儘西風,季鷹歸未。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

永遇樂   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燈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凭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定風波   暮春漫興
少日春懷似酒濃,插花走馬醉千鍾。老去逢春如病酒,唯有,茶甌香篆小簾櫳。   卷盡殘花風未定,休恨,花開元自要春風。試問春歸誰得見,飛燕,來時相遇夕陽中。

菩薩蠻   書江西造口壁
鬱孤臺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是長安,可憐無數山。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

滿江紅   暮春
家住江南,又過了,清明寒食。花徑堙A一番風雨,一番狼藉。紅粉暗隨流水去,園林漸覺清陰密。算年年,落盡刺桐花,寒無力。   庭院靜,空相憶。無處說,閑愁極。怕流鶯乳燕,得知消息。尺素如今何處也,綵雲依舊無蹤跡。謾教人,羞去上層樓,平蕪碧。

蝶戀花    戊申,元日立春,席間作。
誰向椒盤簪綵勝,整整韶華,爭上春風鬢。往日不堪重記省,為花長把新春恨。   春未來時先借問,晚恨開遲,早又飄零近。今歲花期消息定,只愁風雨無憑準。

浣溪沙   偕杜叔高,吳子似宿山寺戲作。
花向今朝粉面勻,柳因何事翠眉顰。東風吹雨細於塵。   自笑好山如好色,只今懷樹更懷人。閒愁閒恨一番新。

臨江仙
逗曉鶯啼聲昵昵,掩關高樹冥冥。小渠春浪細無聲。井牀聽夜雨,出蘚轆轤青。   碧草旋荒金谷路,烏絲重記蘭亭。彊扶殘醉遶雲屏。一扶風露濕,花重入疏櫺。


金谷無煙宮樹綠,嫩寒生怕春風。博山微透暖薰籠。小樓春色堙A幽夢雨聲中。   別浦鯉魚何日到,錦書封恨重重。海棠花下去年逢。也應隨分瘦,忍淚覓殘紅。

更多辛棄疾詞


吳梅  詞學通論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六) 温庭筠

温庭筠,本名岐,字飛卿,太原人。官方山尉。有握蘭金荃等集。錄更漏子一首:

玉爐香,紅蠟淚,偏照畫堂秋思。眉翠薄,鬢雲殘,夜長衾枕寒。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唐至温飛卿,始專力於詞。其詞全祖風騷,不僅在瑰麗見長。

陳亦峰曰:"所謂沉鬱者,意在筆先,神餘言外。寫怨夫思婦之懷,寓孽子孤臣之感。凡交情之冷淡,身世之飄零,皆可於一草一木發之。而發之又必若隱若現,欲露不露,反覆纏綿,終不許一語道破。匪獨體格之高,亦見性情之厚。"

此數語惟飛卿足以當之。學詞者從沉鬱二字着力,則一切浮響膚詞,自不繞其筆端,顧此非可旦夕期也。飛卿最著者,莫如《 菩薩蠻》十四首。大中時,宣宗愛《菩薩蠻》,丞相令狐綯乞其假手以進,戒令勿他泄,而遽言於人,由是疏之。今所傳《菩薩蠻》 諸作,固非一時一境所為,而自抒性靈,旨歸忠愛,則無弗同焉。張皋文謂皆感士不遇之作,蓋就其寄托深遠者言之。即其直寫景物,不事雕處,亦鰽握ㄔi追及。如"花落子規啼,綠窗殘夢迷","楊柳又如絲,驛橋烟雨時","鸞鏡與花枝,此情誰得之"等語,皆含思凄婉,不必求工,已臻絕詣,豈獨以瑰麗勝人哉!

(《詞苑叢談》載宣宗時,宮嬪所歌《菩薩蠻》一首云,在《花間集》 外,其詞殊鄙俚,如下半叠云:"風流心上物,本為風流出。看取薄情人,羅衣無此痕。"决非飛卿手筆,故趙選不取。) 至其所創各體,如歸國遙定西番南歌子河瀆神遐方怨訴衷情思帝鄉河傳蕃女怨荷葉盃等,雖亦就詩中變化而出,然參差緩急,首首有法度可循,與詩之句調,絕不相類。所謂解其聲,故能制其調也。彭孫遹《 詞統源流》以為詞之長短錯落,發源於《三百篇》,飛卿之詞,極長短錯落之致矣。而出辭都雅,尤有怨悱不亂之遺意。論詞者必以温氏為大宗,而為萬世不祧之俎豆也。宜哉!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漁家傲    秋雨
雲掩遙山山掩翠。雨聲急戰荷聲碎。綠錦離披紅錦墜。花葉背,波間驚起鴛鴦睡。   瀲灩芳樽人共對。碧筒涼沁初消醉。濕烟香霧籠歸袂。搖玉轡,南風馬上聞蛙吹。

行香子   客行
秋色蕭蕭,秋風寥寥。漸江頭露草萋萋,霜風摵摵,風柳條條。望水茫茫,舟汎汎,櫓搖搖。   蟲語要要,蝶夢飄飄。問家山蠶崖渺渺,魚波寂寂,雁陣嘹嘹。淡月溶溶,烟漠漠,路迢迢。

天仙子
蓮葉為舟絲作索,渡口梅風歌扇薄。一聲留得滿城春,金鑿落,銀鑿落,醉堣ㄙ噸T緒惡。   別後那回華表鶴,一點芳心無住著。雲中誰寄錦書來,春寂寞 ,人寂寞,綠徧汀洲生杜若。

滿江紅   梨花
露重風香,韶華淺玉林無葉。誰剪碎遍地瓊瑤,滿園蝴蝶。嬌淚一枝春帶雨,粉英千片光凝雪。伴鞦韆影堣諰中,傷離別。   花在手,腸如結。人對酒,情難說。憶故園遊賞清明時節。今日相逢滇海上,驚看爛熳開正月。更收燈庭院峭寒天,啼鵑歇。


近人詞選

廖恩燾(1863-1954)字鳳舒。廣東惠陽人,清同治二年生,為廖仲凱之胞兄。九歲赴美就學,十七歲回國。 光緒十三年(1887)入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任職,先後出任多國使館代辦,總領使等職。從事外交工作凡五十年之久,退休後居香港。

風入松   甲戌清明粵中賦此,今於離亂之際又逢佳節,新愁舊恨,何以為懷。
花朝暫過又清明。寰宇未銷兵。斜陽流水寒鴉處,惜燎原,劫火飛星。不見降幡招展,笙歌殘霸宮城。   村帘出杏為誰青。巢燕殢春程。家家灶冷愁時節,甚行人,還管陰晴。啼時杜鵑無血,銅駝仍舊荒荊。
1940年在香港所作,時廣州已慾擳x手中。

西江月   春游
二十年前別去,三千里外歸來。太平山上杜鵑開。山在太平何在。   散盡石塘鶯艷,賣殘鐙市兒呆。為文憑弔宋皇台 。那可勿論成敗。
詞作於1947年,石塘咀妓寨已散盡矣。

虞美人
江天尺幅丹青稿。添個漁翁好。石磯西畔立多時。看煞落霞孤鶩一齊飛。   紅蕖正自新妝了。對鏡盈盈笑。鴛鳧穿葉出偏遲。直得雙鬟打槳又來催。
1937年作。

水調歌頭   吾鄉羅浮飛雲頂,奇景也,余年十九往遊,今別六十二年矣,憶及記以此體。
四百卅峰外,雲氣忽飛來。羅浮有約難到,誰扣玉扃開。潭自五龍騰去,鱗爪了無痕蹟,丹灶夜生苔。六十二年影,入夢不須猜。   蝙蝠岩,蝴蝶洞,總稍纔。記曾空桑三宿,詩儘換仙胎。擁得吹笙低髻,放出持螫左手,且試拍洪崖。一覽眾山小,大地只纖埃。

新粵謳解心          更多廖恩燾作品


翁一鶴(1912-1993),名錦嘉,號立之,廣東潮安人。有暢然堂詩詞鈔

浣溪紗
二月黃鸝漸作聲。樓頭柳眼若為情。偶因花事問陰晴。   酒夢初迴如有味,春愁煩亂怎無名。年芳銷盡短長亭。

木蘭花慢   清明後連旬風雨賦此遣悶。
正春寒殢酒,聽風雨,過清明。看水榭通潮,雲櫳做暝。不放新晴。關情。眾芳漸歇,問游絲吹恨幾時停。棲燕雕樑墜影,賣花深巷無聲。   冥冥。荒翠暗長亭。歸夢度空屏。信年年負卻,鐙床舊約,窗燭殘更。堪驚黍離故國,待歸來鶴表半飄零。一任鯨波萬里,且銷江海餘生。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邵斯貞   字靜嫻,餘姚人。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蜨戀花
春雨三更喧碧沼。愁病交侵,有夢何曾好。枝上鶯啼天欲曉,空庭一夜生芳草。   何處天涯音信杳。紫燕雙飛,徧把幽情惱。捲起湘簾風尚悄,臨跓把蛾眉掃。

馮挹芳   字琴仙,長洲人,馬某室,有三影樓詞。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菩薩蠻   雨窗對菊
繡衣風透餘香織。玲瓏嫩葉凝眸碧。花影半簾秋,簫聲起畫樓。   夜深人獨立,風雨蕭蕭急。燭灺閃虛櫺,疎枝映素屏。

徐元端   字延香,江都人。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南鄉子
獨坐數歡期,花影重重月影低。無計徘徊思好句,支頤,除卻春愁沒箇題。   閒倚畫樓西,芳草青青失舊隄。猶記當時人去處,依依,紅杏花邊颺酒旗。

許心榛   字阿秦。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菩薩蠻
數聲漁笛斜陽堙A離愁生怕寒風起。烟樹幾人家,冬殘猶試花。   昔時歡笑處,各自東西去。盼到斷鴻飛,霜帆獨棹歸。

各家閨秀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吳寶書(松厓)   桐華樓詞

虞美人
雙鬟又報梨花謝,清夢蘭珊也。思量無計可留春,檢取折枝新樣畫羅裙。   分明咫尺蓬山路,潛把歸期數。背人今夜理想思,翻得浣花箋上舊題詞。

張維屏(南山)   海天霞唱

滿江紅   道經廣陵
水冶山穠,遠望見,綠楊城郭。多少酒船燈舫,畫欄朱箔。空媄ㄙ彯H雨散,夢中歌吹和潮落。剩雷塘幾個草根螢,光如作。   迷樓外,刀兵惡。青樓上,煙花薄。歎錦帆禪榻,同歸蕭索。但願尋常浮綠蟻,底須十萬騎黄鶴。過平山一勺醉翁泉,清涼樂。

張雲驤(南湖)   冰壺詞

鷓鴣天   客思
睡起鑪煙一半消,倚闌愁聽紫雲簫。鸚哥瑣屑偏驚夢,燕子丁甯為換巢。   春寂寂,客寥寥。曉寒猶在杏花梢。不知故里春波水,綠到門前第幾橋。


清詞選讀   納蘭性德     更多納蘭詞         書影

采桑子
誰翻樂府凄凉曲,風也瀟瀟,雨也瀟瀟。瘦盡燈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縈懷抱,醒也無聊,醉也無聊。夢也何曾到謝橋。

浣溪沙
誰道飄零不可憐,舊遊時節好花天。斷腸人去自今年。   一片暈紅疑著雨,晚風吹掠鬢雲偏,倩雲銷盡夕陽前。  

浣溪沙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沈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鐙。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于中好
雁帖寒雲次第飛,向南猶自怨歸遲。誰能瘦馬關山道,又到西風撲鬢時。   人杳杳,思依依,更無芳樹有烏啼。憑將掃黛窗前月,持向今宵照別離。  

鷓鴣天
獨背殘陽上小樓,誰家玉笛韻偏幽。一行白雁遙天暮,幾點黃花滿地秋。   驚節序 ,歎沈浮。穠華如夢水東流。人間所事堪惆悵,莫向橫塘問舊遊。 

鷓鴣天
冷露無聲夜欲闌,棲鴉不定朔風寒。生憎畫鼓樓頭急,不放征人夢媮晼C   秋澹澹 ,月彎彎,無人起向月中看。明朝匹馬相思處,知隔千山與萬山。 

沁園春   丁巳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澹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但臨別有云:"銜恨願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 。覺後感賦長調。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記繡榻閒時,並吹紅雨,雕闌曲處,同倚斜陽。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遺容在,只靈飊一轉,未許端詳 。   重尋碧落茫茫。料短髮,朝來定有霜。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月,觸緒還傷。欲結綢繆,翻驚搖落,減盡荀衣昨日香。真無奈,倩聲聲鄰笛,譜出迴腸。

金縷曲   簡梁汾時方為吳漢槎作歸計
灑盡無端淚。莫因他,瓊樓寂寞,誤來人世。信道癡兒多厚福,誰遣天生明慧。就更著,浮名相累。仕宦何妨如斷梗,只那將 ,聲影供羣吠。天欲問,且休矣。   情深我自拚憔悴,轉丁寧,香憐易爇,玉憐輕碎。羨煞軟紅塵堳,一味醉生夢死。歌與哭,任猜何意。絕塞生還吳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閒事。知我者,梁汾耳。

更多納蘭詞         書影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