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44)

詩餘閒拾    
姜夔
白石道人       更多          白石道人詩詞集

揚州慢
淳熙丙申至日,予過維揚。夜雪初霽,薺麥彌望。入其城則四顧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戍角悲吟。予懷愴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為有黍離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處,解鞍少駐初程。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自胡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厭言兵。漸黃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賞,算而今重到須驚。縱荳V詞工,青樓夢好,難賦深情。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千岩老人: 詩人蕭東夫,白石好朋友。   作於涥熙三年,金寇已平十六年。

暗香
辛亥之冬。予載雪詣石湖,止既月,授簡索句,且徵新聲,作此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隸習之,音節諧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却春風詞筆。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嘆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長記曾携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疏影
苔枝綴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客堿蛦{,籬角黃昏,無言自倚修竹。昭君不慣胡沙遠,但暗憶江南江北。想佩環月夜歸來,化作此花幽獨。   猶記深宮舊事,那人正睡堙A飛近蛾綠。莫似春風,不管盈盈,早與安排金屋。還教一片隨波去,又却怨玉龍哀曲,等恁時重覓幽香,已入小窗橫幅。

石湖: 大詩人范成大的別號。

點絳脣
丁未冬過吳松作

雁燕無心,太湖西畔隨雲去。數峯清苦,商畧黃昏雨。   第四橋邊,擬共天隨住。今何許,凭闌懷古,殘柳參差舞。

丁末: 宋孝宗淳熙十四年(公元1187年)。

淡黄柳
客居合肥南城赤闌橋之西,巷陌淒涼,與江左異。唯柳色夾道,依依可憐,因度此闋,以紓客懷。

空堿曉角,吹入垂楊陌。馬上單衣寒惻惻。看盡鵝黄嫩綠,都是江南舊相識。   正岑寂,明朝又寒食。强携酒,小喬宅。怕梨花落盡成秋色。燕燕飛來,問春何在,唯有池塘自碧。

這詞寫一個作客他鄉的人在寂寞中悄悄度過春天的惆悵之情。


吳梅  詞學通論   唐五代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七) 皇甫松

皇甫松,松字奇,湜之子。錄摘得新一首:

酌一巵,須教玉笛吹。錦筵紅蠟燭,莫來遲。繁紅一夜經風雨,是空枝。

松為牛僧孺甥,以《天仙子》 一詞著名。詞云:"晴野鷺鷀飛一隻,水葓花發秋江碧。劉郎此日別天仙,登綺席。淚珠滴。十二晚峰青歷歷。"黄花庵謂不若《摘得新》為有達觀之見,余因錄此。元遺山云:"皇甫松以竹枝采蓮排調擅場,而才名遠遜諸人。《 花間集》所載,亦止小令短歌耳。"余謂唐詞皆短歌,《花間》諸家,悉傳小令,豈獨子奇?遺山此言,未為確當。松詞殊不多,尊前集有十首,如《 怨回紇》,《竹枝》,《拋球樂》等闕,實皆五七言詩之變耳。

右唐詞凡七家,要以温庭筠為山斗。他如李景伯,裴談之《回波詞》,崔液之《踏歌詞》,劉長卿,竇弘餘之《謫仙怨》,概為五六言詩。杜甫,元結等所撰之新樂府,多至數十韻,自標新題,以咏時政,名曰樂府,實不可入詞。無名氏諸作,如《後庭宴》之"千里故鄉",《魚游春水》之"秦樓東風",雖證諸石刻,定為唐人所作,然《魚游春水》為長調詞,較杜牧之《八六子》字數更多,未免懷疑也。至若楊妃之《阿那曲》,柳姬之《楊柳枝》,劉采春之《囉嗊曲》,杜秋娘之《金縷曲》,王麗真之《字字雙》,更不能謂之為詞。余故概行從略焉。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水調歌頭   賞牡丹
春宵微雨後,香徑牡丹時。雕闌十二,金刀誰剪两三枝。六曲翠屏深掩,一架銀箏緩送,且醉碧霞巵。輕寒香霧重 ,酒暈上來遲。   席上歡,天涯恨,雨中姿。向人如訴,欲將彩筆記想思。九十春光堪惜,萬種心情難寫。粉淚半低垂。曉看紅濕處,千里夢佳期。

("欲將彩筆記想思"句一作"飄泊粉淚半低垂","粉淚半低垂"句一作"彩筆寄想思")


近人詞選

顧佛影(1898清光緒二十四年-1955),年五十七。原名廷璧,號大漠詩人,江蘇南匯人。曾師事天虛我生,與陳小蝶 ,陳小翠同門。早年執教於滬上。抗戰時入蜀為教授。勝利後返滬,以賣文為生。解放後轉正始中學任教。佛影才華橫溢,詩體多變,警句隽語,錯落於篇。時有快意驚人之句 ; 詞則刻意於飛卿,白石之間,有胎息浙派,高出一籌之思致。為朱彊邨,朱遯叟諸前輩所稱譽。所著大漠詩人集,內收詞八十六闋 ,均係三十六歲前作,其後所作均散佚。

菩薩蠻   友人索案頭桃花一枝去,作此送之。
送花也送人歸去。好春從此移家住。書面濕紅殘。凄然還獨看。   君歸須護惜。莫損嬌顏色 。花若憶儂時。勞君通一辭。

鷓鴣天   題絜明畫
萬樹銀梨擁作城。窗前怪石算羅屏。半彎好月尋常着,四面妍香暖更清。   詩味淡 ,酒懷輕。者番消受女書生。一燈紅出相思界,知是鬘天第幾層。

更多


豐子愷 (1898 - 1975) 浙江崇德人,中國散文家,畫家,文學家,美術與音樂教育家。1919年自第一師範畢業後,到日本展開他的學習生涯,其間看到了一位日本自學成功畫家竹久夢二的作品,專攻簡筆漫畫,構圖技巧來自西方,但畫趣卻是東洋味。豐子愷認為這些畫作簡直就是無聲的詩,從竹久夢二的作品中,豐子愷找到了日後美術的途徑。 回國後重執教鞭。平日教學之餘,開始從事英,日文的翻譯工作。 1922年他開始漫畫創作,造形簡約,畫風樸實,饒富童趣,獨樹一格,先後在香港,台灣各地舉辦畫展。 生平著作有散文集《緣緣堂隨筆》,漫畫集《子愷漫畫集》,著名的譯作有俄國屠格涅夫《獵人筆記》,日本古小說《源氏物語》,《源氏竹取》,《源氏伊勢》等等。曾從李叔同,夏丏尊習圖畫 ,音樂,語文。長期從事音樂美術教育工作。解放後,任上海畫院院長。所作詩詞純樸,灑脫,率真,隽永,風格與其漫畫,散文相近。

溪西柳
溪西楊柳碧條條,堤上春來似舞腰。只恨年年怨搖落,不堪回首認前朝。

春宵曲
花老無風落,陰濃過雨新。故園春色半成塵。正是綠肥紅瘦最傷神。

浪淘沙
百卉競春陽,九十韶光。少年裘馬自疏狂。記得小橋垂柳外,紅雨沾裳。   溪水碧湯湯,越女吳艭。誰家女伴鬥新妝。陌上花開歸緩緩,風遞衣香。

朝中措
一灣碧水小窗前,景色似當年。舊種庭前桃李,春來齊鬥芳妍。   如今猶憶,兒時舊學,風雨殘編。往事莫須重問,年華一去悠然。

滿宮花
荻花洲,斜陽道。一片凄凉秋早。異鄉風物故鄉心,鎮日頻相縈繞。   桐葉落,楊枝裊。做弄閑愁閑惱。秋來春去悵浮生,如此年華易老。

减蘭
他鄉作客,每到春來愁如織。怕上層樓,柳暗花明處處愁。   傷心春色,獨自垂帘長寂寂。多事黄鶯,百囀高枝夢不成。

西江月
百尺游絲莫繫,千行啼淚難流。艷紅姹紫無消息,驘得是新愁。   故里音書寂寂,客中歲月悠悠。春歸人自不歸去 ,盡日下帘鈎。

以上載於浙江省立第一師範學校校友會志第16期(1918年秋季開學後出刊),署名:豐仁。

浣溪沙   途中戲作    二首
飲酒看書四十春。酒杯長滿眼長明。年年貪看物華新。   但願天天多樂事,不妨日日抱兒孫。最繁華處作閒人。
飲酒看書四十秋。功名富貴不須求。粗茶淡飯歲悠悠。   彩筆昔曾描濁世,白頭今又譯紅樓。時人將謂老風流。

注: 紅樓指日本長篇小說源氏物語,有日本紅樓夢之稱。

賀新郎   甲申中秋重慶作
七載飄零久。喜中秋,巴山客堙A全家聚首。去日孩童皆長大,添得嬌兒一口。都會得,奉觴進酒。今夜月明人盡望,但團欒骨肉幾家有。天于我,相當厚。   故園焦土蹂躪後,幸聯軍,痛飲黃龍,快到時候。來日盟機千萬架,掃蕩中原暴寇。便還我,河山依舊。漫捲詩書歸去也,問群兒戀此山城否。言未畢,齊搖手。

〔本事〕豐子愷曰: 我向不填詞,這首打油詞,全是偶然游戲 ; 况且後半誇口狂言,火氣十足,也不過是抗戰八股之一種而已。本來不值得提及。豈知第二年中秋,我國果然勝利。這誇口狂言竟成了預言。我高興得很,三十四年八月十日後數天內,用宣紙寫這首詞,寫了不少張,分送親友,為勝利助喜..........豈知勝利後數月內,那些劫收之丑惡,物價之飛漲,交通之困難,以及內戰之消息,把勝利歡喜消除殆盡。我不捲詩書,無法歸去 ; 而群兒都說還是重慶好..........我只得苦笑着說,我填錯了詞,應該說:言未畢,齊點首。(參見謝謝重慶)

豐子愷 與 馬一浮

更多詩詞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金莊   字子嚴,江寧人,王某室。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清平樂
淒涼晚色,絲雨和愁織。夢到楚江行不得,一片濕雲空隔。   年時曾憶城東,杏花點點飛紅。門外憑他寒食,上闌自有春風。

顧之瓊   字玉蕋,仁和人,錢某室。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浪淘沙
風靜綺牕閒,一任妝殘。晝長何事倚闌干,好夢不來來便去,幾度芳年。   極目楚江寒,烟棹平瀾。離魂難度萬重山,簾外柳條飛絮也 ,春又闌刪。

沈珮   字飛霞,桐鄉人,吳起代室,有繡閒殘稿。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南鄉子
簾外雪初飄,翠幌香凝火未消。獨坐夜寒人欲倦,迢迢,夢斷更殘倍寂寥。   樓閣徧瓊瑤,庭樹紛紛玉作條。林外梅花應放也,蕭蕭 ,香到寒溪第幾橋。

許宜瑛   江州人,有問花樓詩餘。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柳梢青   寄外
殘日春暮,年年拋恨,在花間住。一陣東風,梨花如雪,桃花如雨。   教人沒箇商量,容易把韶光放去。只恐來時,殷勤問我,春歸何處。

袁寒篁   江南華亭人,有綠窗詞。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虞美人
輕寒漸退東風暖,漫把湘簾卷。眼前蘐草不忘憂,偏是一絲楊柳一絲愁。   年年對景增淒切,恨共丁香結。不如掩了碧牕紗 ,一任淡烟微雨送韶華。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劉詠之(梁壑)   歸實齋詞

虞美人
澹烟樓閣朝陽外。心緒多於淚。花光隨意繞檐牙。賺得新年燕子訪天涯。   悠悠望斷經春眼。春遠人還遠。春來依舊有愁時,煩惱去年桃李故開遲。

呂耀斗(庭芷)   鶴緣詞

虞美人
青鸞鏡堛欓菬ㄐC歡恨還參半。斑騅一去太悤悤。只有淚珠雙繫在東風。   重逢密約渾難定。兩地分飛影。思量何事不銷魂。第一翦鐙深話月當門。

唐壎(益庵)   蘇庵詩餘

山花子   和南唐中主璟
斗帳香濃午夢殘。斷紅一片亂霞閒。報道樓頭新月起,卷簾看。   綠樹陰留湘簟滑,白荷風送玉簫寒。小步强扶花影去,倚闌干。

孫正礽(雲伯)   憶香詞

z戀花
殘醉纔醒春欲暮。一唱將離,日日風兼雨。添得春潮深幾許,亂紅已逐春潮去。   多少短長亭子樹。萬縷千絲,挽得春長駐。不信自家難綰住,楊花先與春爭路。


清詞選讀

陳曾壽 

陳曾壽(1878-1949)字仁先,湖北蘄水人。光緒s寅舉人,癸卯進士,歷官刑部主事,學部郎中,都察院廣東道監察御史。壯歲築室杭州之南湖,幽居奉母。中經喪亂,轉徙津 ,滬,遼左間。性高潔,晚居滬上一斗室中,几榻蕭然,終日焚香默坐而已。著有簡學齋詩集詩比興箋行世。六十歲時,朋舊為刊蒼虬閣詩十卷,其舊月簃詞一卷,初刻入滄海遺音集

浣溪沙   己未,都門重遇雲和主人。
一片紅飄去不迴。酒邊清管自生哀。眼明真見故人來。   我隔蓬山餘涕淚,君歌凝碧費低徊。幾時花發舊池臺。

浣溪沙
書卷拋殘夜未殘。昏昏夜色淡林煙。一痕眉月媚冰天。   角枕倚時空舊夢,願香冷後證枯禪。儘無聊賴也遲眠。

虞美人
傾城士女長堤道。各有情懷好。夢中池館畫中人。為問連朝罷酒是何因。   東風紅了西湖水。濃蘸燕支淚。輸他漁子不知愁。偏向落紅深處繫輕舟。

南歌子
雞唱催將息,烏啼續苦吟。半牀書蠹共銷沈,字堬Y迷時遇少年心。   塞雪連三月,時花抵萬金。年時刻意怕春深,不見春來春去感而今。

鷓鴣天   丁丑九月,次愔仲韻。   三首
衰病逢辰强舉觴。倚闌高處怯流光。曾無瘦菊酬佳節,看盡歸鴉掠夕陽。   尊未暖,意先涼。此心安處是何鄉。應憐倦影隨陽雁 ,猶戀巫閭絕塞霜。
燕子嗔簾不上鈎。碧天有恨笑牽牛。今生只道圓於月,小別猶驚冷似秋。   天易老,水空流。閒情早向死前休。爐香隔斷年時影 ,未必新愁是舊愁。
偏愛沈吟白石詞。只緣魂夢慣幽棲。扁舟一片長橋影,依約眉山壓鬢低。   無限好,付將誰。漫云別久不成悲。思量舊月梅花院,任是忘情也淚垂。

更多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