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45)

詩餘閒拾    

張舜民字芸叟(1050?-1112?),邠州人。司馬光為相時,作監察御史 ; 徽宗時,坐元祐黨,被貶至楚州,死在任上。有畫墁集

賣花聲   題岳陽樓
木葉下君山,空水漫漫。十分斟酒歛芳顏。不是渭城西去客,休唱陽關。   醉袖倚危欄,天淡雲閑。何人此路得生還。回首夕陽紅盡處,應是長安。

此詞可能作於貶楚州時。據畫墁集記載 ,他於辛卯(1110年)登岳陽樓。當時的心情是可以想見的。


宋祁(998-1061),字子京。與歐陽修同修唐書,十多年中,無論到什麽地方都把史稿帶在身旁。後來做到工部尚書,拜為翰林學士承旨。他的詞可惜現存不過幾首,而以這一首最出名,當時人稱他為紅杏枝頭春意鬧尚書

玉樓春
東城漸覺風光好,皺縠波紋迎客棹。綠楊烟外曉雲輕,紅杏枝頭春意鬧。   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為君持酒勸斜陽 ,且向花間留晚照。

在這首詞堙A一種對人生熱愛之情,充滿在每一句子甚至每一個字眼堙C上片構成一幅活潑的風光,下片從人的感興引到對花間晚晴的愛惜,不僅惜春 ,惜時,亦且惜生。浮生已有無限感慨,長恨歡誤少更令人感到生命的可貴。


元好問字裕之,生於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太原秀容(今山西忻縣)人。自號遺山山人。他的曾祖雖在宋朝做過官,祖父已歸順金國,到了他已完全是女真王朝的臣民,但他的文化修養則是繼承漢族的。他在金朝曾當過三縣縣令,累官到行尚書省左司員外郎,金亡入元後不仕,以金遺民終老。他是金代著名詩人,為金國盟壇盟主。他是多產學者和詩人,遺作有詩五千六百餘首,現存一千三百四十首。著作有中州集,輯錄金代二百一十七人的詩作,歷史著作有s辰雜編金源君臣言行錄帝王鏡略南冠錄千秋錄故物譜等六種。此外還有續夷堅志元氏集驗方如積釋瑣細草等三種筆記,醫學,曆算的書籍。文學著作有遺山先生集元遺山樂府中州集唐詩鼓吹錦機詩文自警杜詩學東坡詩雅東坡樂府等九種。

摸魚兒
乙丑歲試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日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於地而死。" 予因買得之,葬之於汾水之上,累石為識,號曰雁丘。時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丘詞。舊所作無宮商 ,今改定之。

恨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烟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臨江仙   自洛陽往孟津道中作
今古北邙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人生長恨水長東。幽懷誰共語,遠目送歸鴻。   蓋世功名將底用,從前錯怨天公。浩歌一曲酒千鍾。男兒行處是,未要論窮通。

臨江仙   寄德新丈
自笑此身無定在,北州又復南州。買田何日遂歸休。向來元落落,此去亦悠悠。   赤日黄塵三百里,嵩丘幾度登樓。故人多在玉溪頭。清泉明月曉,高樹亂蟬秋。

臨江仙
世事悠悠天不管,春風花柳爭妍。人家寒食盡藏煙。不知何處火,來就客心然。   千里故鄉千里夢,高城淚眼遙天。時光流轉鴈飛邊。今春看又過,何日是歸年。

鷓鴣天   宮體
八繭吳蠶賸欲眠。東西荷葉兩相憐。一江春水何年盡,萬古清光此夜圓。   花爛錦,柳烘煙。韶華滿意與歡緣。不應寂寞求凰意,長對秋風泣斷絃。

更多元好問(遺山)詞          更多元好問(遺山)詩          遺山樂府三卷( 彊村叢書本)書影


吳梅  詞學通論   五代十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第二   五代十國人詞略

陸放翁曰:"詩至晚唐五季,氣格卑陋,千人一律,而長短句獨精巧高麗,後世莫及,此事之不可曉者。"蓋其時君唱於上,臣和於下 ,極聲色之供奉,蔚文章之大觀,風會所趨,朝野一致,雖在賢知,亦不能自外於習尚也。《花間》輯錄 ,重在蜀人。(趙錄共十八人,詞五百首,而蜀人有十三家,如韋莊,薛昭蘊,牛嶠,毛文錫,牛希濟,歐陽烔,顧驉A魏承班,鹿虔扆,閻選,尹鶚,毛熙震 ,李珣等,皆蜀人也,)並世哲匠,頗多遺佚。後唐,西蜀,不乏名言 ; 李氏君臣,亦多奇制,而屏棄不存,一語未采,不得不謂蔽於耳目之近矣。夫五代之際,政令文物殊無足觀,惟兹長短之言,實為古今之冠 。大抵意婉詞直,首讓韋莊,忠厚纏綿,惟有延巳,其餘諸子,亦各自可傳,雖境有哀樂,而辭無高下也。至若吳越王錢俶,閩后陳氏,蜀昭儀李氏,陶學士 ,鄭秀才之倫,單詞片語,不無可錄。第才非專家,不妨從略焉。

(一) 後唐莊宗   錄陽臺夢一首

薄羅衫子金泥縫,困織腰怯銖衣重。笑迎移步小蘭叢,嚲金翹玉鳳。   嬌多情脉脉,羞把同心撚弄。楚天雲雨却相和,又入陽臺夢。

按莊宗詞之可考者,有憶仙姿一葉落歌頭及此首而已 。皆見尊前集憶仙姿如夢令一葉落為自度曲 ,此取末三字為調名,意境却甚似飛卿也。歌頭一首 ,分咏四季,其語塵下,疑是偽作。莊宗好優美,或伶工進御之言,故詞中止及四時花事耳。五季君主之能詞者,尚有蜀後主王衍,後蜀後主孟昶 。而醉妝甘州,殊乏風致 ; 風來水殿,亦屬贋作 ,余故闕之焉。

(二) 南唐嗣主   錄山花子一首

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細雨夢還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多少淚珠何限恨,倚闌干。

中宗諸作,自以山花子二首為最,蓋賜樂部王感化者也 。此詞之佳,在於沉鬱。夫菡萏銷翠,愁起西風,與韶光無涉也 ; 而在傷心人見之,則夏景繁盛,亦易摧殘,與春光同此憔悴耳。故一則曰"不堪看",一則曰"何限恨",其頓挫空靈處,全在情景融洽,不事雕琢,凄然欲絕。至"細雨","小樓"二語,為西風愁起之點染語,煉詞雖工,非一篇中之至勝處 ; 而世人竟賞此二語,亦可謂不善讀者矣。余嘗謂二主詞,中主能哀而不傷,後主則近於傷矣。然其用賦體,不用比興,後人亦無能學者也。此二主之異處也。

俞平伯說南唐中主《浣溪沙》二首          花間集


近人詞選

程千帆1913—2000),湖南長沙人。原名逢會,改名會昌,字伯昊,別號閑堂。千帆是其筆名之一,遂通用此名。著名中國古代文史學家、校讎學家,南京大學教授。著有《校讎廣義》、《史通箋記》、《文論十箋》、《程氏漢語文學通史》、《兩宋文學史》、《唐代進士行卷與文學》、《閑堂文藪》、《古詩考索》、《讀宋詩隨筆》等,學術造詣精深。有影印手鈔本《閑堂詩文合鈔》行世。

南歌子   為友人賦情
綺夢蓮房冷,春心鳳紙殘,一番相見一番難,又對晚蟬高柳,送君還。   密意憐紅豆,愁眉鎖黛山,舊情珍重閟瑤函,忍把淚痕輕共,墨痕乾。

鷓鴣天   子苾逝世忽近期年為刊遺詞愴然成詠二首
衾鳳釵鸞尚宛然,眼波鬟浪久成煙,文章知己千秋願,患難夫妻四十年。  哀窈窕,憶纏綿,幾番幽夢續歡緣,相思已是無腸斷,夜夜青山響杜鵑。
燕子辭巢又一年,東湖依舊柳烘煙,春風重到衡門下,人自單棲月自圓。   紅緩帶,綠題箋,深恩薄怨總相憐,難償憔悴梅邊淚,永抱遺編泣斷絃。

浣溪沙    宿烏鴉嶺夢亡友
春雪飄綿點客衣,倦懷羸馬與愁宜,繞枝烏鵲怯西飛。   不辨死生猶有夢,閒尋蹤跡總成悲,不勝寒處夜何其。

踏莎行
縈鬢愁新,辭枝葉早,南園客思生秋草,闌干缺處數行雲,行雲過盡斜陽杳。   駐夢深鐙,送人流潦,年年風雨巴山道,吳波自碧楚天遙,清歡漸逐韶華少。

更多程千帆詩詞

沈祖棻詩詞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沈纕   字蕙孫,長洲人。林衍潮室,有翡翠樓詞一卷

蝶戀花   春暮
百五韶光餘幾許。輕暖輕寒,漸覺芳時暮。落盡桃花飛盡絮,闌干凭到無聊處。   試聽梁間雙燕子。豈解傷春,却作傷春語。打叠愁腸千萬縷,夜來那更風和雨。

菩薩鬘   春日回文懷素芳周姊
落花紅雨春陰薄,薄陰春雨紅花落。清院一聲鶯,鶯聲一院清。   碧波烟靄隔,隔靄烟波碧。魂斷最黄昏 ,昏黄最斷魂。

點絳脣   春晚和陸素窗姊韻
晝靜簾垂,落花滿地鶯無語。愁心如許,不共春歸去。   佇望天涯,一帶雲連樹。人何處,相思寄與,分付風前絮。

沈湘雲   字綺琴,江陰人。王氏青衣,有峽水餘音

踏莎行   送春
恰恰鶯啼,喃喃燕語。商量欲倩東君住。荼架外草青青,綠陰如幄遮來處。   小夢初醒,斜陽易暮。微行悄步看他去。一溪花瓣水聲長,誰知即是春歸路。

戴陵濤   字文淑,江都人,有綠窗詞

虞美人   秋山
千林葉落千峯曉。颯颯西風早。隔山何處逗鐘聲。回首蒼茫雲樹接歸程。   寒鴉古木深秋後。楓葉霜初透。停車晚步望山頭。又是一行征雁過南樓。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陳庭焯(亦峯)   白雨齋詞存

蝶戀花
小字紅箋曾遠寄。一夢三年,減盡懷中字。江閣不堪重徙倚,萋萋芳草愁無際。   山外斜陽雲外水。淚盡南天,竟日空凝睇。欲說相憐無好計,錦箋何處緘紅淚。

蝶戀花   中宵不寐,萬感交集,賦 蝶戀花一闋,見者皆當興起無窮哀怨,且養無限忠厚也。
采采芙蓉秋已暮。一夜西風,吹折江頭樹。欲寄相思憐尺素,雁聲淒斷衡陽浦。   贈我明珠還記否,試撥鵾絃,更欲從君訴。蝶雨梨雲渾莫據,夢魂長繞南塘路。   (温婉)

鷓鴣天
一夜西風古渡頭,紅蓮落盡使人愁。無心再續西洲曲,有恨還登舴艋舟。   殘月墮,曉煙浮。一聲款乃入中流。豪懷不肯同零落,卻向滄波弄素秋。   (跌宕)

滿庭芳
潮落楓江,雲迷篁谷,雁聲嘹唳秋空。華筵樽酒,曾記敍離踪。前度湘皋佩解,煙檻外波碧蘭紅。高樓望,粘天衰草,無處問征鴻。   飄蓬憐綠鬢,誰歌楚些,弄影雲中。歎盤心非故,老盡芙蓉。永夜霜碪入破,釵梁卜心事誰同。燈將燼,西窗夢,殘月五更鐘。   (中山遺響)

楊恩壽(蓬海)   坦園詞錄

唐多令   舟過金陵
柳色白門灣,春潮帶雨還。認六朝畫埵縣s。金碧樓臺新點綴,高下出,翠微間。   日暮釀輕寒,香風動客衫。記年時二月初三。草長鶯飛花正好,人載酒,過江南。


清詞選讀

莊棫,字中白,江蘇丹徒人。治易,春秋。出身鹽商家庭,後家中落,校書淮南,江寧,受曾國藩賞識,禮為上客,光緒四年(1878)卒 。有蒿庵遺稿,詞甲,乙稿及補遺附焉。棫自序謂:向從北宋溯五代十國 ,今復下求南宋得失離合之故,足見其詞學淵源所自。與譚獻齊名。

思佳客   二首  
春雨

一曲歌成酒一杯,困人天氣好亭臺。沈沈春晝斜飛雨,寂寂閑門亂點苔。   花幾簇,錦千堆。落紅成陣映香腮 。不如却下簾兒坐,自看同心七寶釵。
無賴今年又晚春,一春風雨倍銷魂。梁間歸燕空留客,葉底流鶯解駡人。   飛絮繞,落花頻,佩環搖蕩夢中雲。閉門已過春三月 ,莫向青郊問畫輪。

蝶戀花   四首
城上斜陽依綠樹。門外斑騅,見了還相顧。玉勒珠鞭何處住,回頭不覺天將暮。   風媥l花都散去。不省分開,何日能重遇。凝睇窺君君莫誤,幾多心事從君訴。
百丈游絲牽別院。行到門前,忽見韋郎面。欲待回身釵乍氈,近前却喜無人見。   握手怱怱難久戀。還怕人知,但弄團團扇。强得分開心暗顫,歸時莫把朱顏變。
綠樹陰陰晴晝午。過了殘春,紅萼誰為主。宛轉花旛勤擁護,簾前錯喚金鸚鵡。   回首行雲迷洞戶。不道今朝,還比前朝苦。百草千花羞看取,相思只有儂和汝。
殘夢初回新睡足。忽被東風,吹上橫江曲。寄語歸期休暗卜,歸來夢亦難重續。   隱約遙峯窗外綠。不許臨行,私語頻相屬。過眼芳華真太促,從今望斷橫波目。

相見歡   二首
春愁直上遙山,繡帘間。贏得蛾眉宮樣月兒彎。   雲和雨,煙和霧,一般般。可恨紅塵遮得斷人間。
深林幾處啼鵑,夢如煙。直到夢難尋處倍纏綿。   蝶自舞,鶯自語,總淒然。明月空庭如水似華年。

定風波
為有書來與我期,便從蘭杜惹相思。昨夜蝶衣剛入夢,珍重。東風要到送春時。   三月正當三十日,占得。春光畢竟共春歸。只有成陰并結子,都是。而今但願著花遲。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