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46)

詩餘閒拾    

朱敦儒(1140年左右),字希真,洛陽人。少時志行頗高,不肯作官,後來朝庭屢次徵召,才出來了一個時期。他的樵歌二卷,在不滿情緒中極具清淡與蕭疏之緻。

采桑子
扁舟去作江南客,旅雁孤雲。萬里煙塵。回首中原淚滿巾。   碧山相映汀洲冷,楓葉蘆根。日落波平。愁損辭鄉去國人。

辭鄉去國,朱敦儒在詞中戀戀於江南山水,更懷念萬里煙塵的中原。

好事近   漁父詞
搖首出紅塵,醒醉更無時節。活計綠簑青笠,慣披霜衝雪。   晚來風定釣絲閑,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鴻明滅。

一種闃寂的境界和閑適的意緒,十分恬淡消極。然而,它又有一種高尚的情緒,即不願與污濁的人同流合汚。風定喻生活之平靜;釣絲閑象徵心境的恬適。

鷓鴣天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懶慢疏狂。曾批給露支風敕,累奏留雲借月章。   詩萬首,酒千觴。幾曾着眼看侯王。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

給露支風敕,留雲借月章,敕和章都是公文。指自己的生涯中,只管露,風,雲,月,不管人間塵俗的事務。


吳梅  詞學通論  (八)   五代十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三) 南唐後主   錄《虞美人》一首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闌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前謂後主用賦體,觀此可信。顧不獨此也,《憶江南》,《相見歡》,《長相思》("一重山"一首)等,皆直抒胸臆,而復宛轉纏綿者也 。至《浪淘沙》之"無限江山",《破陣子》之"淚對宮娥",此景此情,安得不以眼淚洗面?東坡譏其不能痛哭九廟 ,以謝人民,此是宋人之論耳。余謂讀後主詞,當分為二類:《喜遷鶯》,《阮郎歸》,《木蘭花》,《菩薩蠻》("花明月暗"一首)等 ,正當江南隆盛之際,雖寄情聲色,而筆意自成馨逸,此為一類;至入宋後,諸作又別為一類(即前述《憶江南》,《相見歡》等)。其悲歡之情固不同,而自寫襟抱 ,不事寄托,則一也。今人學之,無不拙劣矣。("雕闌玉砌"云云,即《浪淘沙》"玉樓瑤殿空照秦淮"之意也 。)

(四) 和凝   凝字成績 ,鄆州人。後梁舉進士,官翰林學士。晉天福中,拜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入後漢,拜太子太傅,封魯國公。有《紅葉稿》。錄《喜遷鶯》一首:

曉月墮,宿烟披,銀燭錦屏帷。建章鐘動玉繩低,宮漏出花遲。   春態淺,來雙燕,紅日漸長一綫。嚴妝欲罷囀黄鸝,飛上萬年枝。

成績有曲子相公之名,而《紅葉稿》已佚。《詞綜》所錄,僅《春光好》,《采桑子》,《河滿子》,《漁父》四首,《尊前集》則《江城子》五首,《麥秀兩歧》及此詞而已。皆不如《花間集》之多也。(《花間》錄二十首。)余案成績諸作,類摹寫宮壺,不獨此詞宮漏出花遲也。(《春光好》之"蘋葉軟",《薄命女》之"天欲曉"皆是。)《江城》五支,為言情者之祖,後人憑空結構,皆本此詞。托美人以寫情,指落花而自喻,古人固有之,亦未可輕議也。 

俞平伯說南唐中主《浣溪沙》二首          花間集


近人詞選

林佐瀚 (1934 - 2001),原籍廣東,早年就讀香港華仁書院,畢業後在香港大學進修英國文學,後赴英攻讀圖書館學。曾隨饒宗頤教授治宋詞,先後在香港大學及中文大學服務,及主持無線電視台每日一字節目。有詩詞無悔集

 

 

 

 

 

 

 

 

 

臨江仙
漸老愁懷難自遣,此情風月無關。蹉跎歲月俗塵間。湘靈如入夢,人隔萬重山。   惆悵落花緣底事,總教春意闌珊。晚來風雨到危欄。芳菲無處歇,斜照夕陽殘。

鷓鴣天
芥子乾坤過眼煙。浮生惘惘憶當年。驘來壯志隨流水,夢到如今亦可憐。   得意事,古難全。伏櫪病軀苦熬煎。試看窗外時陰轉,雲在深涯月在天。

漁家傲     作於一九七一年
少年睥睨封侯事,江湖傲嘯三千里。筆下縱橫情滿紙。狂放處,驘得嘔血斷腸句。   醉酒中年隨俗醉,自知濃淡忍彈指。塵世浮沉真老矣。半生是,消磨霜鬢茶煙裡。

漁家傲    聽邵鐵鴻奏流水行雲,有琵琶珠玉落盤聲,吟此。
空負春光爭赭紫,相思鎮日隨流水。無定行雲橫萬里。情何似,踏青憶盡前時意。   去夕琵琶心惹碎,慨歌傾盡平生淚。宿醒今宵情更碎。愁無計,稱心還待扶殘醉。

念奴嬌
一九七三年中秋,馮紹良兄招飲夜談,並聽客途秋恨曲,返家時夜已深,途經香港大學校園,荷塘月色,寒蛩鳴咽,明月在天而已,有感即吟。
夜涼人靜,獨空佇,一片月色無主。聽罷客途淒婉意,不曉此身何處。萬里風雲,長年身世,總向蒼冥去。天涯放眼,驘得憔悴無數。   跎跋佳節經年,前塵回溯,都把韶光誤。難遂江湖書劍意,祇剩秋心殘句。混沌乾坤,惘迷歲月,浮世緣如許。頹然一笑,笑看明月知否。

醉落魄
蹉跎何了,韶華半世如煙裊。天涯風雨憑誰吊。筆力寸心,盡為不平報。   書劍當年曾嘹嘯,贏得壯志夢魂繞。如今落拓青雲道,傲骨峋嶙,笑向江湖老。


王昶 - 國朝詞綜卷四十八

蓉湖女子   江陵人

畫堂春
長空一碧月華生。秋花褪盡紅英。鷺鶿兩兩浴蘭汀。濕浪吹萍。   霧氣捲開山色,雲光流出溪聲。湘簾斜捲綠烟凝。人倚銀屏。

舒霞   女尼

臨江仙   舟中作
閒卻此身滄海外,帆輕不計途長。邨邨樹色染秋霜。波漂菰米熟,風送野花香。   蓼渚蘆灣何處宿,狎鷗一樣行藏。十年前事已相忘。只愁今夜夢,隨月到家鄉。

何月兒   乩仙

鷓鴣天
整束簪環下碧霄。教人腸斷念奴嬌。曲房香剩殘香粉,獨對瀟湘憶翠翹。   尋別話,酌清醪。盈盈徐送小紅橋。從今不伴煙霞客,愛向風前鬥柳腰。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吳振棫(宜甫)   無腔村笛

鷓鴣天
獨自簾櫳獨自愁,此情誰與訴蟾鈎。人間一樣風和露,爭遣天涯簟易秋。   清冷處,怕開眸。晚天花影曝衣樓。紅牆長恁迢迢隔,不放銀河到地流 ,     (工於造語)

姚詩雅(仲魚)   景石齋詞略

鷓鴣天
三十年來夢乍醒,箇中心事未分明。風吹柳絮絲難繫,露滴荷珠淚暗傾。   芳草歇,綠陰成。何人知我此時情。江城五月梅花落,多少離愁笛暗生。     (高朗)

翁同龢(叔平)   瓶廬詞

浣溪沙   謝橋小泊待潮
錯認秦淮夜頂潮。牽船辛苦且停橈。水花風柳謝家橋。   病骨不禁春後冷,愁懷難向酒邊銷。却憐燕子未歸巢。

史念祖(繩之)   H園詞

鷓鴣天
風雨誰家發夜謳,儂心自怯怨更籌。海棠已病還酣夢,杜宇能啼定說愁。   絲鏡,絮粘鉤。一春禁得幾憑樓。蠣牆遮住依依柳,驄馬東來未肯留。


清詞選讀

龔自珍

浪淘沙   寫夢
好夢最難留,吹過仙洲,尋思依樣到心頭。去也無蹤尋也慣,一桁紅樓。   中有話綢繆,燈火簾鈎,是仙是幻是温柔。獨自淒涼還自遣,自製離愁。

浪淘沙   書願
雲外起朱樓,縹緲清幽,笛聲叫破五湖秋。整我圖書三萬軸,同上蘭舟。   鏡檻與香篝,雅憺温柔。替儂好好上簾鉤。湖水湖風涼不管 ,看汝梳頭。

人月圓
綠珠不愛珊瑚樹,情願故侯家。青門何有,幾堆竹素,二頃梅花。   急須料理,成都貰酒,陽羨栽茶。甘心費盡,三生慧業,萬古才華。

減蘭 
偶檢叢紙中,得花瓣一包,紙背細書辛幼安更能消幾番風雨一闋 ,乃是京師憫忠寺海棠花,戊辰暮春所戲為也,泫然得句。
人天無據,被儂留得香魂住。如夢如煙,枝上花開又十年。   十年千里,風痕雨點斕斑堙C莫怪憐他,身世依然是落花。

更多龔自珍詩詞       己亥雜詩       詞選    

書影:   古今體詩      己亥雜詩三百十五首     無著詞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