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47)

詩餘閒拾    

司馬光,光字君實,陝州夏縣人。生於天禧三年(1019)。以父池任入官。寶元(1039)進士甲科。慶曆八年(1048),官大理寺丞。召試,授館閣校勘 。累除知制誥,改天章閣待制,知諫院。英宗朝,除龍圖閣直學士,改右諫議大夫。神宗即位,擢翰林學士,判西京留司御史臺,拜資政殿學士。與王安石不合,出知永興軍。哲宗即位 ,拜左僕夜兼門下侍郎。元祐元年(1086)卒,年六十八。贈太師,温國公,諡文正。有傳家集   見《全宋詞

一作卒年六十六,見《揮塵錄》,從宋史本傳及蘇軾撰行狀,神道碑。七歲聞講左氏春秋,就能了其大旨。羣兒戲于庭,一兒忽墮甕水中,光持石破甕,兒因得救。因居涑水鄉 ,世稱涑水先生。著有《傳家集》八十卷,生平傑作為《資治通鑑》二百九十四卷,又別為《目錄考異 》各三十卷,網羅宏富,體大思精,實匯編年體之大觀。又著有《易說》,《書儀》,《類編》,《切韻指掌圖》,《通鑑釋例》,《稽古錄》,《家範》,《法言集注》,《潛虛》,《微言》,《涑水紀聞》,《續詩話》等(均四庫總目)並傳於世。

阮郎歸
漁舟容易入春山。仙家日月閒。綺窗紗幌映朱顏。相逢醉夢間。   松露冷,海露殷。怱怱整棹還 。落花寂寂水潺潺。重尋此路難。   青箱雜記卷八

西江月
寶髻鬆鬆挽就,鉛華淡淡妝成。青煙翠霧罩輕盈。飛絮遊絲無定。   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笙歌散後酒初醒 。深院月斜人靜。   侯鯖錄卷八

錦堂春
紅日遲遲,虛廊轉影,槐陰迤邐西斜。彩筆工夫,難狀晚景煙霞。蝶尚不知春去。謾繞幽砌尋花。奈猛風過後,縱有殘紅,飛向誰家 。   始知青鬢無價,歎飄零官路,荏苒年華。今日笙歌叢堙A特地咨嗟。席上青衫溼透,算感舊,何止琵琶。怎不教人易老,多少離愁,散在天涯。   苕溪漁隱叢話後集卷二十二引東皋雜錄

全宋詞載上三首。


苕溪漁隱叢話後集卷二十二引
東皋雜錄》云:世傳温公有《西江月》一詞,今復得《錦堂春》,云:「紅日遲遲,虛廊轉影,槐陰迤邐西斜。彩筆工夫,難狀晚景煙霞。蝶尚不知春去。謾繞幽砌尋花。奈猛風過後,縱有殘紅,飛向誰家 始知青鬢無價,歎飄零宦(原作,今據宋本,明鈔本校改。)路,荏苒年華。今日笙歌叢堙A特地咨嗟。席上青衫溼透,算感舊,何止琵琶。怎不教人易老,多少離愁,散在天涯。

侯鯖錄卷八
司馬文正公言行俱高,然亦每有謔語,嘗作詩云:由來獄吏少和氣,皋陶之狀如削瓜,又有長短句云:寶髻鬆鬆挽就,鉛華淡淡妝成。青煙翠霧罩輕盈。飛絮遊絲無定。相見爭如不見,有情何似無情。笙歌散後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靜。風味極不淺,乃西江月詞也。

北宋的邵雍崇尚中庸之道,以文采聞名,卻拒絕當官。他遊遍了許多地方以後,謝絕與人往來,潛心學習理學和易學。在《梅花易數》中 ,他說明自己的讀書心得說:"以觀夫天地之運化,陰陽之消長,遠而古今世變,微而走飛草木之性情。"他遷居洛陽後,買了一塊田園,稱它為安樂窩,自吟道:"安樂窩中三月期 ,老來才會惜芳菲。。。。。美酒飲教微醉後,好花看到半開時。。。。。"。 司馬光是他的好朋友,讀了他的詩後,寫下(和邵堯夫安樂窩中職事吟)作答,詩云:
靈臺無事日休休,安樂由來不外求。細雨微風宜獨坐,暖天佳景即閒遊。松篁亦足開青眼,桃李何妨插白頭。我以著書為職業,為君偷暇上高樓。


吳梅  詞學通論   五代十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五) 韋莊   莊字端己,杜陵人。乾寧元年進士,入蜀,王建辟掌書記,尋召為起居舍人,建表留之,後官至散騎常侍,判中書門下事。有浣花集。錄歸國遙一首:

金翡翠,為我南飛傳我意。罨畫橋邊春水,幾年花下醉。   別後只知相愧,淚珠難遠寄。羅幕繡幃鴛被,舊歡如夢堙C

端己菩薩蠻四章,惓惓故國之思,最耐尋味 。而此詞南飛傳意,別後知愧,其意更為明顯。陳亦峰論其詞,謂似直而紆,似達而鬱,洵然。雖一變飛卿面目,而綺羅香澤之中,別具疏爽之致。世以温韋並論 ,當亦難於軒輊也。菩薩蠻》云:"未老莫還鄉 ,還鄉須斷腸。"凝恨對斜暉,憶君君不知。"《應天長》云:"夜夜綠窗風雨,斷腸君信否。"又云:"難相見 ,易相別,又是玉樓花似雪,"皆望蜀後思君之辭。時中原鼎沸,欲歸未能,言愁始愁,其情大可哀矣。

又按《花間集》共錄十八家,自温庭筠,皇甫松外,凡十六家,為五季時人。而十六家中,除韋莊外,蜀人有十二人之多,今附列韋莊之下 ,以見蜀中文物之盛云。
 
(1) 薛昭蘊 小重山云:"春到長門春草青 。玉階華露滴,月朧明。東風吹斷紫簫聲。宮漏促,簾外曉啼鶯。   愁極夢難成。紅妝流宿淚,不勝情。手挼裙帶繞花行。思君切,羅幌暗塵生。"
   
(2) 牛嶠 《江城子》云:"鵁鶄飛起郡城東 。碧江空。半灘風。越王宮殿,蘋葉藕花中。簾卷水樓魚浪起,千片雪,雨濛濛。"
   
(3)

 

毛文錫 《虞美人》云:"寶檀金縷鴛鴦枕 ,綬帶盤宮錦。夕陽低映小窗明。南園 綠樹語鶯鶯,夢難成。   玉爐香暖頻添炷,滿地飄輕絮。珠簾不卷度沉烟。庭前閑立畫秋千 ,艷陽天。
 
(4) 牛希濟 《謁金門》云:"秋已暮,重叠關山岐路 。嘶馬搖鞭何處去,曉禽霜滿樹。   夢斷禁城鐘鼓,淚滴沉檀無數。一點凝紅和薄暮,翠蛾愁不語。"
 
(5)

 

歐陽烱 《鳳樓眷》云:"鳳髻綠雲叢,深掩房櫳 ,錦書通。夢中相見覺來慵。勻面淚,臉珠融。因想玉郎何處去,對淑景誰同。   小樓中,春思無窮。倚闌凝望,暗牽愁緒,柳花飛趁東風。斜日照簾櫳(與前叠複),羅幌香冷粉屏空。海棠零落 。鶯語殘紅。
 
(6) 《浣溪沙》云:"紅藕香寒翠渚平,月籠虛閣夜蛩清,塞鴻驚夢兩牽情 。   寶帳玉爐殘麝冷,羅衣金縷暗塵生。小窗孤竹淚縱橫。"
(7) 魏承班 《謁金門》云:"烟水闊,人值清明時節。雨細花零鶯語切 ,愁腸千萬結。   雁去音徽斷絕,有恨欲憑誰說。無事傷心猶不徹,春時容易別。"
(8)

 

鹿虔扆 《臨江仙》云:"金鎖重門荒苑靜 ,綺窗愁對秋空。翠花一去寂無踪。玉樓歌吹,聲斷已隨風。   烟月不知人事改,夜闌還照深宮。藕花相向野塘中。暗傷亡國,清露泣香紅。"
 
(9)

 

閻選 《定風波》云:"江水沉沉帆影過 ,游魚到晚透寒波。渡口雙雙飛白鳥,烟裊,蘆花深處隱漁歌。   扁舟短棹歸蘭浦,人去,蕭蕭竹徑透青莎。深夜無風新雨歇,凉月,露迎珠顆入圓荷。"
 
(10)

 

尹鶚 《滿宮花》云:"月沉沉,人悄悄 ,一炷後庭香裊。風流帝子不歸來,滿地禁花慵掃。   離恨多,相見少,何處醉迷三島。漏清宮樹子規啼,愁鎖碧窗春曉。"
 
(11)

 

毛熙震 《菩薩蠻》云:"梨花滿院飄香雪 ,高樓夜靜風箏咽。斜月照簾帷,憶君和夢稀。   小窗燈影背,燕語驚愁態。屏掩斷香飛,行雲山外歸。"
 
(12)

 

李珣 《定風波》云:"簾外烟和月滿庭 ,此時閑坐若為情。小閣擁爐殘酒醒,愁聽,寒風落葉一聲聲。   惟恨玉人芳信阻,雲雨,屏帷寂寞夢難成。斗轉更闌心杳杳,將曉,銀釭斜照綺琴橫。
 
     
右十二家,皆見《花間集》。崇祚為蜀人,故所錄多本國人諸作。詞家選本,以此集為最古,其有不見此選者,亦無從搜討矣。夫蜀自王建戊辰改元武成,至後主衍威康乙酉亡,歷十有八年。後蜀自孟知祥甲午改元明德,至後主昶廣政乙丑亡,歷三十年。此選成於廣政三年,是時孟氏立國,僅有七載,故此集所采,大抵前蜀人為多。而韋莊,牛嶠,毛文錫,且為唐進士也。五季之際,如沸如羹,天宇崩頹,彝教凌廢。深識之士,浮沉其間,懼忠言之觸禍,托俳語以自晦。吾知十國遺黎,必多感嘆悲傷之作,特甄錄無人,乃至湮沒,後人籀諷,獨有趙錄,遂謂聲歌之制,獨盛於蜀,滋可惜矣。今就此十二家言之,惟歐陽烱,顧 ,鹿虔扆為孟蜀顯官,至閻選,李珣亦布衣耳,其他皆王氏舊屬。是以緣情托興,萬感橫集,不獨《醉妝》,《薄媚》,淪落風塵,睿藻流傳,足為詞讖也。牛希濟之"夢斷禁城",鹿虔扆 之"露泣亡國",言為心聲,亦可得其大概矣。

俞平伯說南唐中主《浣溪沙》二首       花間集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夏承燾(1900-1986)著名詞學家,畢生致力於詞學研究和教學,是現代詞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字瞿禪,別號瞿髯,浙江溫州人。

 

 

 

 

 

 

 

 

 

 

 

 

 

 

 

 

 

唐教坊曲
樂府誰能作補亡,紛紛綺語學高唐。民間哀怨敦煌曲,一脉真傳出教坊。
 
樂府:

 
漢武帝時始立樂府。本是國立音樂機構,所以"府"。其後,朝廷,宗廟所用樂章和民間歌曲,凡被於管弦者,都叫樂府。唐,宋以後的詞,金,元的南北曲,都是它的後裔或變體。
樂府補亡 北宋晏幾道的《小山詞》又名《樂府補亡》。
綺語:
 
凡文辭多藻飾的叫綺語。梁武帝文"所言圖美,皆非事實,不無綺語之過也。"
高唐:


 
宋玉有高唐賦。宋黃庭堅為晏幾道的樂府補亡作序,把樂府補亡比作宋玉的高唐賦。後代詞家,喜學宋玉的高唐賦,描述男女愛情。敦煌曲: 晚清光緒年間,甘肅省敦煌石窟媯o現了幾百首寫本曲子詞,大都是訴述民間疾苦,反映人民真實生活。
教坊:

 

宋高承事物紀原"唐明皇開元二年,於蓬萊宮側,始立教坊,以隸散樂倡優曼衍之戲。"
 

題解】這詩是探索詞的淵源,認為敦煌曲是詞的初型,而敦煌曲又是從教坊出來的。詞的前身是民間小調,見於唐朝崔令欽所著教坊記的曲名表堙C從曲名來看,有的反映農民,漁民的勞動生活如〈舍麥子〉,〈漁父引〉等,有的反映軍士鬥爭生活如〈破陣子〉等,可以算是唐代的國風。中唐時代的李紳,元稹,白居易所作的新題樂府,有好些就和這些民間小調的內容相近似。晚唐以後。文人的香艷詞多起來了,他們使詞逐漸走上了歧路。例如花間集堛熙\多詞作,是為豪門巨賈以及楚館秦樓服務的。宋代一般大詞人都受花間派的影響,用華麗詞藻和精巧雕琢來描寫男女愛情,制成宮詞艷曲,即所謂"紛紛綺語學高唐",離開了詞的正確發展方向。

填詞
腕底銀河落九天,文章放筆肯言填。樓台七寶拳椎碎,誰是詞家李謫仙。
 
九天 : 在廣漠的天宇間,分中央,東,南,西,北,東北,西北,東南,西南,見於淮南子
填詞 : 依詞調的聲律填入字句,使音節能與本調相合,叫填詞。
樓台七寶 :
 
南宋張炎著詞源,評吳文英詞如"七寶樓台,折碎下來,不成片段。"

題解】"填詞"這個辭,始於北宋沈括的夢溪筆談,說詞初起,由依樂曲虛聲填實字成長短句。宋徽宗崇寧四年成立大晟府,選用詞人及音律家,日制新曲。大晟府作家如万俟雅言,其所著大聲集中的許多詞,都嚴格地遵守宮律,其春草碧一闋,且上下片字字四聲相對。這種過分重視陰陽四聲的作法,却束縛住詞家的筆。他自謂守律,實際上是把創作的康莊大道變為荊棘小徑了。詞家作詞,應該放筆來寫,不必過分受聲律,包括四聲陰陽等形式所束縛。吳文英詞如"七寶樓台",徒有華美的形式而已,應用李白"一拳椎碎黃鶴樓"的精神來椎碎這七寶樓台。


近人詞選     

林汝珩,號碧城(1907–59)是傑出的香港詞人。他的詞集《碧城樂府》是香港文學的瑰寶,是整個現代華語文學中的優美篇章。原書1959年出版,只在小範圍內的親戚、朋友、詞人之間流傳。林汝珩是1950年代香港的著名詞社「堅社」的重要一員。今天恐怕很少人知道林汝珩這個名字。但是在1940年代的廣東和1950年代的香港,他是一位廣為人知的人物。他的一生多姿多彩,而最終以詞而聲聞於世。在混亂的二十世紀,他集學子、官宦、商人、詞人於一身。

 

 

 

 

 

 

 

鷓鴣天    
恩怨都隨一夢銷,也知難望到藍橋。花能解語偏多刺,柳未成陰又折條。   無賴月,奈何宵。青天碧影兩迢迢。枕函若有相思淚,且作明珠慰寂寥。

鷓鴣天   觀舞
掌上腰肢最可憐,霓虹燈下影翩躚。琴心未解淩波弱,星眼誰教隔座傳。   拚酩酊,且流連。鬢絲消得盪茶煙。新來總覺當歌懶,袖手無端又惘然。

踏莎行
淺鏡流紅,深簾罥絮。更兼日暮風和雨。便無風雨也飄零,好春知否難留住。   舊夢依依,新愁縷縷。閒庭豈是重來誤。綠陰未忍隔牆看,但知花落無尋處。

滿庭芳     聞歌有感
掩扇清吭,連環密意,酒邊無限悲歡。玉盤珠落,聲韻自輕圓。還似桃根舊曲,空惆悵恩怨無端。休回首,閒情未懺,絲竹入中年。   誰憐悽怨處,紅牙細撥,粉淚偷彈。似低訴,人間萬感幽單。同是狂歌當哭,今古事,一霎華鬘。何堪見,梁塵尚繞,燈火已闌珊。

過秦樓   石塘晚眺
霧罨峯鬟,浪搖燈影。隱隱玉繩初轉。衣香巷陌,海氣樓台,幾處畫簾高捲,人面彷彿,桃花無奈,當筵曲屏遮斷。嘆紅牆咫尺 ,空餘夢魂,慣無拘管。   休見說,信美湖山,多情燈火,不稱茂園心眼。樓頭縱有,歌舞紛紛,衹怕拍沉聲變。羅帶霜風,自驚何事,伶俜天涯猶戀。問危欄倚徧,誰見青衫淚滿。


王昶 - 明詞綜卷十一

黃氏   遂安人,楊慎室

巫山一段雲
巫女朝朝豔,楊妃夜夜嬌。行雲無力困纖腰。媚眼暈紅潮。   阿母梳雲髻,檀郎整翠翹。起來羅韈步蘭苕。一見又魂銷。

劉碧   字映清,安陸人

浪淘沙   新秋
昨夜雨綿綿,寒澀燈煙。薄衾倦擁不成眠。曉起床頭看歷日,換了秋天。   桐樹小庭偏,碧蔭爭圓。教他知道也凄然。最是西風消息早,一葉堦前。

端淑卿   當塗人,教諭廷弼女,歸苪氏,有綠窗詩稿

阮郎歸
園林春到清明節,花柳愁攀折。人生何事輕離別,水遠山重疊。   杜宇啼,殘更月,照銀釭照明滅。昨宵有夢輕飛蝶,關心猶未說。

顧文婉   自號避秦人,無錫人

浣溪沙
風雨妨春苦不寬,開簾怕見嫩紅殘。錦屏深護早春寒。   新嬾一身扶不起,愁痕萬點鏡慵看。空拈斑管寫長歎。

曉日凝妝上翠樓,惱人春色遍枝頭。湘簾風細蕩銀鈎。   燕子未歸寒惻惻,梅花初落恨悠悠。重門深鎖一天愁。

西樓子   初月
雕闌漫倚凝眸,月如鈎。一段晚香薄霧織成愁。   懷人意,思鄉味,幾時休。除是夢中暫借廣寒遊。

袁彤芳    字履貞,吳縣人,自稱廣寒仙客

長想思
風滿樓,月滿樓。月白風清動客愁,征鴻暫且留。   燈半篝,香半篝。燈燼香沉殘夢悠,歸舟天盡頭。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俞樾(曲園)   春在堂詞錄

金縷曲   次女繡孫倚此詠落花,詞意悽惋。有云:歎年華,我亦愁中老。余謂少年人不宜作此,因廣其意亦成一闋。
花信悤悤度 。算春來瞢騰一醉,綠陰如許。萬紫千紅飄零盡,憑仗東風送去。更不問埋香何處。却笑癡兒真癡絕,感年華寫出傷心句。春去也,那能駐。    浮生大抵無非寓。漫流連鳴鳩乳燕,落花飛絮。畢竟韶華何嘗老,休道春歸太遽。看歲歲朱顏猶故。我亦浮生蹉跎甚,坐花陰未覺斜陽暮。憑綵筆,綰春住。

文廷式(道希)   雲起軒詞鈔

八聲甘州   送志伯愚侍郎赴烏里雅蘇臺參贊大臣之任
響驚飆越甲動邊聲,烽火徹甘泉。有六韜奇策,七擒將略,欲畫淩煙。一枕瞢騰短夢,夢醒却欣然。萬里安西道,坐嘯清邊。   策馬凍雲陰堙A譜胡笳一闋,淒斷哀絃。看居庸關外,依舊草連天。更回首淡煙喬木,問神州今日是何年。還堪慰,男兒四十。不算華顛。

浣溪紗   旅情
畏路風波不自難,繩牀聊借一宵安。雞鳴風雨曉光寒。   秋草黃迷前日渡夕陽紅入隔江山人生何事馬蹄閒。
用山巨源語

鷓鴣天   贈友
萬感中年不自由,角聲吹徹古梁州。荒苔滿地成秋苑,細雨輕寒閉小樓。   詩漫與,酒新篘。醉來世事一浮漚。憑君莫過荊高市,滹水無情也解愁。
神似稼軒

蝶戀花
九十韶光如夢堙C寸寸關河,寸寸銷魂地。落日野田黄z起,古槐叢荻搖深翠。   惆悵玉簫催別意。蕙些蘭騷,未是傷心事。重叠淚痕緘錦字,人生只有情難死。
沈痛


清詞選讀

毛奇齡,(1623-1716)字大可,又名甡,字初睛,學者稱西河先生,浙江蕭山人。清康熙十七年(1678)舉博學鴻詞,授翰林院檢討。預修明史 。告歸,清康熙五十七年卒。

相見歡
花前顧影粼粼 ,水中人,水面殘花片片繞人身。   私自整,紅斜領,茜兒巾。却訝領間巾裹刺花新。

南柯子   淮西客舍接得陳敬止書,有寄。
驛館吹蘆葉,都亭舞柘枝。相逢風雪滿淮西,記得去年殘燭照征衣。   曲水東流淺,盤山北望迷。長安書遠寄來稀 ,又是一年秋色到天涯。


陳維崧,(1625-1682)字其年,號迦陵,江蘇宜興人。少負才名,冠而多鬚,浸淫及顴準,陳髯之名滿天下。嘗客如皋冒氏水繪園,主人愛其才,進聲伎適其意 。康熙己未(1679),召試博學鴻詞科,由諸生授檢討,纂修明史,時年五十四,越四年卒於官。

卜算子   阻風瓜步
風急楚天秋,日落吳山暮。烏桕紅梨樹樹霜,船在霜中住。   極目落帆亭,側聽催船鼓。聞道長江日夜流 ,何不流儂去。

好事近   夏日史蘧庵先生招飲 ,即用先生喜余歸自吳閶過訪原韻
分手柳花天,雪向晴窗飄落。轉眼葵肌初繡,又紅敧闌角。   別來世事一番新,只吾徒猶作。話到英雄失路 ,忽涼風索索。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