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48)

詩餘閒拾     多晏幾道詞    晏殊詞選      珠玉詞

晏幾道(1030?-1106?,一說1038-1110)),字叔原 ,號小山,臨川(今江西省撫州市)人,晏殊的幼子。元豐年間。監穎昌許田鎮。有小山詞。他的詞的風格和他父親類似 ,人稱二晏,但情感比較真切。小令到他手媯o展到相當的高度。

鷓鴣天
彩袖殷勤捧玉鍾,當年拚却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今宵賸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鷓鴣天
小令尊前見玉簫。銀燈一曲太妖嬈。歌中醉倒誰能恨,唱罷歸來酒未消。   春悄悄,夜迢迢。碧雲天共楚宮遙。夢魂慣得無拘檢,又踏楊花過謝橋。

江仙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却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想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溪沙
日日雙眉鬥畫長,行雲飛絮共輕狂,不將心嫁冶游郎。   濺酒滴殘歌扇字,弄花熏得舞衣香 ,一春彈淚說凄凉。

多晏幾道詞    晏殊詞選      珠玉詞


吳梅  詞學通論   五代十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六) 孫光憲   字孟文,陵州人,游荊南。高從晦署為從事。仕南平,累官檢校秘書。曾勸高繼冲獻三州之地,宋太祖授以黄州刺史。將用為學士 ,未及而卒。有荊台筆傭橘齋《 鞏諸集。錄謁金門一首:

     留不得,留得也應無益。白紵春衫如雪色,揚州初去日。   輕別離,甘拋擲,江上滿帆風疾。却羨彩鴛三十六,孤鸞還一隻。

     陳亦峰云:"孟文詞,氣骨甚遒,措語亦多警煉,然不及温,韋處亦在此。坐少閑婉之致。"余謂孟文之沉鬱處,可與李後主並美 。即如此詞,已足見其不事側媚,甘處窮寂矣。他如清平樂云:"掩鏡無語眉低 ,思隨芳草萋萋。"是自抱靈修楚累遺意也。菩薩蠻云:碧烟輕裊裊 ,紅戰燈花笑。"蓋諷弋取名利,憧憧往來者也。至閑婉之處,亦復盡多。如浣溪沙云:"目送征鴻飛杳杳 ,思隨流水去茫茫。蘭紅波碧憶瀟湘。"又云:"花冠閑上午墙啼。"思越人云:"渚蓮枯 ,宮樹老。長洲廢苑蕭條。想像玉人空處所,月明獨上溪橋。"此等俊逸語,亦孟文所獨有。

(七) 馮延巳    字正中,唐末徙家新安。事南唐。官至左僕射,同平章事。有陽春集一卷 。錄菩薩蠻》一首:

     正中詞纏綿忠厚,與温,韋相伯仲。其《蝶戀花》諸作,情詞悱惻,可群可怨。張皋文云:"忠愛纏綿,宛然騷辦之義。"余最愛誦之。如"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埵亂C瘦"。"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濃睡覺來鶯亂語,驚殘好夢無尋處"。思深意苦,又復忠厚惻怛。詞至此則一切叫囂纖冶之失,自無從犯其筆端矣。他如《歸國遙》,《拋球樂》,《釆桑子》,《菩薩蠻》等,亦含思凄惋,藹然動人,儼然温,韋之意也。其《謁金門》一首,當係成幼文作。古今詞話曰:"幼文為大理卿,詞曲妙絕,嘗作《謁金門》曰'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為中主所聞,因按獄稽滯。召詰之,且謂曰:'卿職在典刑,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幼文頓首以謝。"《南唐書》以為馮詞。陳振孫《書錄解題》曰:"'風乍起'詞,世多言馮作。而《陽春錄》無之。當是成作。不獨'庭院深深'一首,明是歐作,有李清照《漱玉詞》可証也。"

     又按南唐享國雖不久長,而文學之士,風發雲舉,極一時之盛,如張泌,成幼文,韓熙載,潘佑,徐鉉兄弟,湯悅,俱有才名。即以詞論,諸子皆有可觀。而趙錄於南唐諸人,自張泌外,概不置錄。何也?因附見一二,如前韋端己條例。
 
(1) 張泌 臨江仙云:"烟收湘渚秋江靜,蕉花露泣愁紅。五雲雙鶴去無踪。幾回魂斷,凝望向長空。   翠竹暗留珠淚怨,閑調寶瑟波中。花鬟月鬢綠雲重。古祠深殿,香冷雨和風。"
   
(2) 成幼文 謁金門云"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閑引鴛鴦香徑堙A手挼紅杏蕊。   鬥鴨闌干遍倚,碧玉搔頭斜墜。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
   
(3) 徐昌圖 臨江仙云:"飲散離亭西去,浮生常恨飄蓬。回頭烟柳漸重重。淡雲孤雁遠,寒日暮天紅。   今夜畫船何處,潮平淮月朦朧。酒醒人靜奈愁濃。殘燈孤枕夢,輕浪五更風。"
 
(4) 潘佑 "題紅羅亭梅花"殘句云:"樓上春寒山四面,桃李不須誇爛熳,已失了東風一半。"
 

          右四家惟徐昌圖一首,詞綜入宋詞內,而成肇麟唐五代詞選則列入馮正中後,且徐籍莆田,是為南唐人無疑也。潘佑詞不經見,此見羅大經鶴林玉露,惜全詞佚矣。總之,五季時詞以西蜀,南唐為最盛,而詞之工拙,以韋莊為第一,馮延巳次之,最下為毛文錫。葉夢得嘗謂館閣諸公評庸陋之詞,必曰此仿毛司徒,是在宋時已有定論,今亦賴趙錄而傳。崇祚洵詞苑功臣哉!至諸家情至文生,纏綿忠愛,不獨為蘇,黄,秦,柳之開山,即宣和紹興之盛,皆兆於此矣。

花間集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夏承燾(1900-1986)著名詞學家,畢生致力於詞學研究和教學,是現代詞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字瞿禪,別號瞿髯,浙江溫州人。

 

 

 

 

 

 

 

 

 

 

 

 

 

 

 

 

 

 

 

 

 

 

 

 

李白
北里才人記曲名,邊關閭巷淚縱橫。青蓮姸唱清平調,懊惱宮鶯第一聲。
北里: 唐人孫棨北里志:"平康里入北門,東回三曲,即諸妓所居之地也。"後世因謂娼妓所居曰北里。
曲名:

 

 

指唐崔令欽教坊記》《曲名表中的一些曲名。此句合下面邊關句,說明曲名表中諸曲,如守陵宮怨陵三台近似新題樂府陵園妾;宮人怨近似上陽白髮人;羌心怨近似縛戎人;破南蠻近似新豐折臂翁。這些曲子實際就是民間小調,它訴說了邊關閭巷人民的疾苦,而喜唱這些小調的,其中有唐時勾闌中的妓女。
青蓮: 李白號青蓮居士。
清平調:

 

詞調名,唐明皇與楊貴妃游興慶宮沉香亭,會木芍藥初開,梨園子弟奏樂,明皇曰:"賞名花,對妃子,焉用舊曲?"宣召李白,白進"雲想衣裳花想容"清平調三章。

題解曲名表》中的一些民間小調,雖然藝術上還比較粗糙,由於它能夠反映人民疾苦,人民愛唱它。李白的《清平調》,辭藻華美,藝術性比較高,但它是阿諛楊貴妃的作品。

張志和
羊裘老子不能詩,苕霅風謠和竹枝。誰唱簫韶橫海去,扶桑千載一竿絲。

羊裘老子: 東漢嚴光隱居富春江,嘗披羊裘釣於江上。
苕霅: 二水名,在浙江湖州。唐人張志和的漁歌子詞作於湖州。
竹枝: 詞調名。唐詩人劉禹錫,白居易都有竹枝詞
簫韶: 虞舜時的音樂,此泛指古代樂曲。
扶桑: 古國名。南史:"扶桑在大漢國東二萬餘里。其上多扶桑木,故以為名。"今亦稱日本曰扶桑。
一竿絲: 指張志和。張志和在唐肅宗時因事貶官,赦還,居江湖間,自號烟波釣徒。其詞今僅存五首,漁歌子描寫漁翁生活非常生動,為文人作詞的先聲。

題解】張志和作漁歌子:"西塞山邊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後四十年,傳至日本,為彼邦詞學開山,至今一千一百五十多年了。

張志和漁歌子五首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釣台漁父褐為裘,兩兩三三舴艋舟。能縱棹,慣乘流。長江白浪不曾憂。
霅溪灣堻迅蔓峞A舴艋為家西復東。江上雪,浦邊風,笑著荷衣不嘆窮。
松江蟹舍主人歡,菰飯蒓羹亦共餐。楓葉落,荻花乾,醉宿漁舟不覺寒。
青青湖中月正圓,巴陵漁父棹歌連。釣車子,橛頭船,樂在風波不用仙。

温庭筠
朱門鶯燕唱花間,紫塞歌聲不慘顏。昌谷樊川搖首去,讓君軟語作開山。

花間: 朱門鶯燕指豪富之門的閨閣佳人。花間指《花間集》。五代時蜀人趙崇祚所選詞集名。
紫塞: 《古今注》:"秦築長城,土色皆紫,漢塞亦然。
昌谷,樊川: 昌谷,唐詩人李賀字。樊川,唐詩人杜牧號。搖首,不贊同。
開山: 開創者。
温庭筠: 唐代著名詞人。名岐,字飛卿,太原人。官止國子助教。其詞多寫閨情。風格穠艷,是花間派詞人的開創者。

題解】晚唐詞家以邊塞聲情為艷歌者,始於温庭筠。其詞如蕃女怨,遐方怨,定西蕃等,都用艷語填邊塞曲調。温庭筠是花間派的開創人物,這一派詞風穠艷軟媚,故為朱門的綉幌佳人所愛唱。而詩風比較闊大的李賀,杜牧,則對此看不慣,搖頭而去。


近人詞選

呂碧城 (一)

呂碧城1883年-1943年),一名蘭清,字遁夫,號明因,後改號聖因,晚號寶蓮居士,法號曼智。安徽旌德人,中國作家、詞人、教育家、政治人物。她提倡女學,是素食主義者和動物保護主義者,佛教居士。她是20世紀在歐美提出禁止殺害動物的先驅者之一。


時居北京
時居美國
時居瑞士
時居上海

 

 

 

 

 

 

 

 

 

滿江紅   感懷
晦暗神州,欣曙光一綫遙射。問何人,女權高唱,若安達克。雪浪千尋悲業海 ,風潮廿紀看東亞。聽青閨揮涕發狂言,君休訝。   幽與閉,長如夜。羈與絆,無休歇。叩帝閽不見,憤懷難瀉。遍地離魂招未得,一腔熱血無從灑。嘆蛙居井底願頻違,情空惹。

若安,Jeanne-Marie Phlipon Roland de Platiere,1754-1793,法國女革命黨人,今譯羅蘭夫人。
達克,Jeanne d'Are,約1412-1431,百年戰爭時期法國女民族英雄。

      幾千年來 的封建枷鎖緊緊地禁錮着女性的手脚,使她們的身心備受封建制度的摧殘。自從近代階級革命的興起,年輕的呂碧城彷彿看到了女性揚眉吐氣的一綫曙光 。為此,她激動不已,奔走呼告,積極謀求婦女解放的革命道路。面對根深蒂固的封建頑固勢力,她也感到有志難遂,滿懷憤悶。本詞有感於上述緣由而發 ,道出一個追求進步的革命女性的情懷。

清平樂
冷紅吟遍,夢繞芙蓉苑。銀漢懨懨清更淺,風動雲華微卷。   水邊處處珠簾,月明時按歌弦。不是一聲孤雁,秋聲那到人間。

      入秋最容易引起離愁別緒,此詞描繪了秋夜清冷的景象,傾訴別離愁苦者秋夜難寐的情懷 ,抒發含而不露的傷秋懷人之情。
近代著名詩人樊增祥對這首小詞極為推崇,認為深得南唐二主之遺。(曉珠詞眉批)。

浪淘沙
寒意透雲幬,寶篆烟浮。夜深聽雨小紅樓。姹紫嫣紅零落否 ,人替花愁。   臨遠怕凝眸,草膩波柔。隔簾咫尺是西洲。來日送春兼送別,花替人愁。

      春來春去,花開花落,年年周而復始,這在經歷平凡的常人眼中,恐怕絲亳難以引起特別的感受,可是在一個不斷與親人聚散匆匆的少女心頭却會別有一番風味 。詞中設想新奇,將人花互憐表現得極為哀婉動人。不難看出小詞顯然受到李清照如夢令 "昨夜雨疏風驟"的啓發,兩者都表現閨中人惜花傷別之情,碧城此詞在詞意上更跌進一層,不為惜花所囿 ,以極有限的字面,將惜花擴大到人花互憐,賦予小詞更豐富的內涵,大有"卿須憐我我憐卿"的意味。此外,上下片結句 ,只將詞序稍作變動,就構成了回環往復,旋律優美的韻味,把人物感情上的波瀾委婉地表現出來,自是不同尋上的手筆,因而被譽為漱玉猶當避席,斷腸集勿論矣 ”(樊增祥曉珠詞眉批)。

浪淘沙
百二莽秦關,麗堞回旋。夕陽紅處盡堪憐。素手先鞭何處著,如此山川。   花月自娟娟,簾底燈邊。春痕如夢夢如烟。往返人天何所住,如此華年。

      碧城寫此詞時,才二十出頭,風華正茂,意氣風發。她置身麗堞回旋的壯麗山河,夜晚凝視花月娟娟的良宵美景,神思飛動,心潮澎湃,一種巾幗不讓鬚眉 ,為報效國家民族不甘落後的壯志豪情油然而生。同時,她又深感青春易逝,不能不深自警醒,努力探究富有生命意義的人生之路,以度過美好的青春華年 。顯然,碧城不願做一個庸碌無所作為的女子,非凡的襟抱於此可見一斑。全詞語言流麗精煉,音節和諧流轉,在對自然景物的咏嘆中 ,貫穿着對未來的深沉思考。
      詩人易順鼎讀到此詞時擊節贊嘆:"讀 ' 素手先鞭何處著,如此山川 ' ,為之起舞。;讀 ' 往返人天何所住,如此華年 ' ,為之宕氣。"(呂碧城集題詞)

踏莎行
水繞孤村,樹明殘照。荒凉古道秋風早。今宵何處駐征鞍,一鞭遙指青山小 。   漠漠長空,離離衰草。欲黃重綠情難了。韶華有限恨無窮,人生暗向愁中老。

      這是碧城寫於1905年之前的一首膾炙人口之作。詞人運用白描的手法和明淨的語言,刻畫傍晚行旅中的冷落秋景及人物活動,抒發深沉的人生感慨 。音節蒼凉,感情鬱悶,很容易引起羈旅游子的强烈共鳴。
詞的上片從景物入筆 ,傳神地表現主人公焦慮的情態和艱難的人生旅程。下片以景起興,轉入對人生深沉的咏嘆。在藝術表現上有三點可供玩味之處:一是善於融情入景,通過接連不斷的畫面,强化人物所處的背景,烘托出人物悲涼的心境。二是將人物的動作高度語言化,雖不言而盡在其中,收到言盡旨遠,含蓄蘊藉的效果。三是不以辭藻華贍取勝,語言質樸,雖平淡顯淺,却給人意味隽永的感受。

李保民評注


高旅    更多高旅詞作     生平

高旅,1918年-1997年),原名邵慎之,江蘇常熟人。 新聞工作者,小說家,文史專欄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妻熊笑年。

 

 

 

一剪梅   桂林病中偶成
病堿謆楞B打窗。一盞孤燈,刺斷肝腸。唱窮道苦我何曾,最怕傷情,遠念家鄉。   老母時愁隔宿糧,誰與商量,除卻寒螿。社公岩下曉雞聲,風也淒涼,雨也凄涼。     一九四一年

浣溪沙   獨行黄龍山懷故人
寂寞關河戰馬驕,望中風雪倍程遙。黃龍山下亂蓬蒿。   黃土高原無麥秀,白楊深處有兵操。少年舊侶影全銷。     一九四六年

阮郎歸   蘇州訪沈聖時不知下落
蘇臺舊夢逐雲飛,小橋燕子歸。春寒伴客弔斜暉,行人深巷稀。   檐牙短,市聲微,東風將我欺。空庭敗草怯疑非,踏過吳苑西。     一九四七年

虞美人   百花齊放
百花齊放知誰見,艷色隨風變。秋冬春夏鬥芳妍,二十四番花信自年年 。   自然法則忙行迹,人老心常怯。恨難朝夕攪朱黃,宜有唐宮把戲報明皇。     一九五六年

王昶 - 明詞綜卷十一

王鳳   字瑞卿,江南華亭人,進士張本嘉室,有貫珠集

浣溪沙   郊行
曲徑新篁野草香,隨風閃閃蝶衣忙。柳綿飛墮點衣裳。   人在鏡中憐影瘦,燕翻波面舞春長。小橋古渡半斜陽。

臨江仙
珠簾不卷銀蟾透,夜涼獨自憑欄。瑤琴欲整指生寒。鶴歸松露冷,人靜井梧殘。   天際一聲新度雁,翺翔似覓回灘。浮生幾見幾多歡。三秋今已半,楓葉醉林丹。

陸卿子   長洲人,尚寶卿師道女,太倉趙宦光室,有元芝考槃二集

憶秦娥   感舊
砧聲咽,梅花夢斷紗窗月。紗窗月,半枝疏影,一簾凄切。   心前舊願難重說,花飛春老流鶯絕。流鶯絕,今宵試問,幾人離別。

龍輔   湖廣人,有女紅餘志

相見歡
黃鸝啄下紅櫻,曲闌晴。笑取泥金小扇撲蜻蜓。   牽得住,推不去,是春情。多少柔腸囑付護花鈴。

張鴻逑   字琴友,慈谿人,姚與祁室,有清音詞。孫蕙媛云:每有賡咏,意到即成。不煩推敲,聲出金石。

點絳脣   與馮太君話舊
相見空憐,許多心事難傳與。不如歸去,又被黄昏雨。   明月多情,還照橫塘路。添愁緒,幽閨深處,重憶連床語。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梁鼎芬(節庵)   款紅樓詞

卜算子
萬葉與千枝,紅照花如海。可惜車塵日日來,頃刻容顏改。   想象好芳時,寂寞閒庭外。只好明年再踏春 ,携酒同君待。
雋妙

浣溪沙   己庚之間與葉伯蘧仲鸞叔達時有文讌。余愛斯調,得數十首,離合斷續,不知為何題也。今記憶三首 ,重錄于此,以作春夢。
並載金臺二月天。海棠巢下杏花前。試將明鏡照華年。   一晌綠窗才記夢,幾回錦瑟未張絃 。傷春無處不堪憐。
欲問花前第幾春。欲看桃片委苔塵。賦情誰及杜司勳。   菱髻初裝珠絡小,芹泥淺傅玉膏勻。輕衫細馬那時人。
攤破紅箋篆碧螺。酒醒腕弱墨慵磨。暗吹蘭氣載香多。   倚玉笑餐雲子
,拋球真勝雪兒歌 。吾生休自說蹉跎。

蜨戀花   題荷花畫幅
又是闌干惆悵處。酒醉初醒,醒後還重醉。此意問花嬌不語,日斜腸斷橫塘路。   多感詞人心太苦。儂自摧殘,豈被西風誤。昨夜月明今夜雨,浮生那得常如故。

浣谿紗   江船聽雨
臥雨江邊聽水流,當春風物似清秋。可知世事有沈浮。   酒盡得茶偏助醉,鐙殘繼燭豈能休 ,無憀坐到四更頭。

(季詞)   金谿詞

菩薩蠻
沙堤憶照團欒月。馬嘶鬢影皆愁絕。閒卻舊夗機。心情胡蝶飛。   長城凝望久。玉筯空搔首 。莫漫凭雕闌。故園春正殘。

斜陽卻送清秋客。女蘿一片無情碧。殘醉暮憑闌。背人生暮寒。   對窗迷遠岫。廧外花枝瘦。涼月上溶溶 。清暉自不同。


清詞選讀

朱彝尊,(1629-1709))字錫鬯,號竹垞,又號金風亭長,小長蘆釣魚師,浙江秀水人。清康熙己未(1679),舉博學鴻詞,授檢討,尋入直南書房 ,出典江南省試。罷歸後,殫心著述。工詩,與王士禎為南北兩大宗。康熙四十八年,卒八十一。著有日下舊聞經義考曝書亭詩文集

賣花聲   雨花臺
衰柳白門灣,潮打城還。小長干接大長干。歌板酒旗零落盡,賸有漁竿。   秋草六朝寒,花雨空壇。更無人處一憑闌。燕子斜陽來又去,如此江山。

雨花臺,在南京。白門,南京別名。南京巷名有大長干,小長干。南京繁華之地。
譚獻曰:聲可裂竹。篋中詞 - 二

桂殿秋
思往事,渡江干。青蛾低影越山看。共眠一舸聽秋雨,小簟輕衾各自寒。

譚獻曰:單調小令,近世名家,復振五代,北宋之緒。《篋中詞 - 二
况周頤曰:或問國朝詞人,當以誰氏為冠?再三審度,舉金風亭長對。問佳構奚若?舉搗練子(即《桂殿秋》)云云。《蕙
風詞話 - 五

解珮令   自題詞集
十年磨劍,五陵結客,把平生涕淚都飄盡。老去填詞,一半是空中傳恨,幾曾圍燕釵蟬鬚。   不師秦七,不師黃九,倚新聲玉田差近。落拓江湖,且分付歌筵紅粉。料封侯白頭無分。

臨江仙
菜甲齊開更斂,柳緜欲起還沈。一春閒望費沈吟。酒旗風著力,花事雨驚心。   巷窄猧兒不吠,樓高燕子難尋。熏爐小篆疊重衾。綠陰猶未滿,庭院已深深。

以上見《曝書亭詞》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