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49)   本期第二頁

近人詞選           

呂碧城 (二)

呂碧城1883年-1943年),一名蘭清,字遁夫,號明因,後改號聖因,晚號寶蓮居士,法號曼智。安徽旌德人,中國作家、詞人、教育家、政治人物。她提倡女學,是素食主義者和動物保護主義者,佛教居士。她是20世紀在歐美提出禁止殺害動物的先驅者之一。


時居北京
時居美國
時居瑞士
時居上海

蝶戀花
寒食東風郊外路。漠漠平原,觸目成淒苦。日暮荒鴟啼古樹,斷橋人靜昏昏雨。   遙望深邱埋玉處。煙草迷離,為賦招魂句。人去紙錢灰自舞,飢烏共踏孤墳語。

     時逢寒食,地在郊外,又值日暮黄昏,細雨紛紛,更有鴟鴞哀鳴,怎不令人神傷。何况眺望遠處,迷離煙草 ,有人正在上墳。不久,人走了,只見紙錢化為灰燼在空中飛舞,飢餓的鴉鳥停落在孤墳上鳴叫,更憑添了凄苦的色彩 。這首小詞描寫了行旅中所見的一片悲凉的郊野場景。

踏莎行
野徑雙灣,清溪一角。凉颸嫋嫋生蘋末。烟波直欲老斯鄉,可能容我荷衣著。   雞自棲塒,豨知歸柵。村居惟羨農家樂。水田百畝蕩秋香,今年蓮子豐收穫。

     恬靜閑適的水鄉,對於長期生活在大都市堛漱H來說 ,別有一番情趣。詞人偶而駐足其間,領略水鄉自然風光,目睹農家豐收之年景,深覺欣羨,從而產生歸隱的念頭。整首詞不加藻飾,直筆寫來,意淺味長。

浪淘沙   擬李後主
蘚綠蝕吳鈎,舊恨難酬。五陵孤負少年游。筆底風雲渾氣短,只寫春愁。   花瓣錦囊收,拋葬清流。人間無地可埋憂。好逐仙源天外去,切莫回頭。

     此詞指出李後主風雲氣短的氣質,與及他的文詞只懂得抒寫亡國哀痛的心情,在委婉善意而帶點譏諷中,又寄與深切的同情。

滿江紅  
庚申端午,偕縵華女士,迂瑣詞人泛舟吳會石湖,用夢窗蘇州過重午詞韻,時予將有美洲之行。

舊苑尋芳,尚斷碣,蝌文未滅。石湖外,一帆風軟,碧烟如抹。菰葉正鳴湘雲怨,葭花猶夢西溪雪。又紅羅,金縷黯前塵,幾時節。   人天事,凭誰說。征衫試,荷衣脫。算相逢草草,只驘相別。漢月有情來海嶠,銅仙無淚辭瑤闕。待重拈,彩筆共題襟,何年月。

     據詞序可知作於出訪美洲前夕,時1920年端午。此番與友人分手前的最後一次聚會,其黯然心情可想而知。所以,雖泛舟石湖,却無心賞景,入眼的景物無不抹上淡淡的凄迷哀怨的色彩。不過碧城畢竟是一個不入俗流的女子,她以深情的筆觸,不作過多的景物描寫,直抒胸臆,將自身對傷別的感受直接傳遞給讀者,音節急促,哀而不傷,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詞人豁達放曠的個性和氣質。

李保民評


 

 

 

梁羽生(1924-2009),一代新派武俠小說大家。其武俠小說作品數十部,很多被改編為電視電影。代表作有《七劍下天山》,《白髮魔女傳》,《江湖三女俠》,《雲海玉弓緣》,《冰河洗劍錄》,《萍蹤俠影錄 》等等。舊文學詩詞都很有工夫,詞比詩更好。他說自己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如詩詞等影響較深,這在他的小說作品中充分顯示出來。

笑江湖浪跡十年遊,空負少年頭。對銅駝巷陌,吟情渺渺,心事悠悠。酒冷詩殘夢斷,南國正清秋。把劍淒然望,無處招歸舟 。   明日天涯路遠,問誰留楚佩,弄影中洲。數英難兒女,俯仰古今愁。難消受燈昏羅帳,悵曇花一現恨難休。飄零慣,金戈鐵馬,拼葬荒丘。

這一首八聲甘州是《七劍下天山》的開場詞。收場詞是一首浣溪沙》:

已慣江湖作浪遊,且將恩怨說從頭。如潮愛恨總難休。   瀚海雲煙迷望眼,天山劍氣蕩寒秋。蛾眉絕塞有人愁。

更多梁羽生作品


王昶 - 明詞綜卷十一

瞿寄安   韓敬室

長相思   寄于夫人
朝含顰,暮含顰。風動疎簾疑是君,相思欲斷魂。   試羅裙,褪羅裙。鴛瓦霜飛病又新,天涯兩地人。

沈宜修   字吳宛君,江人,葉紹袁室

浣溪沙
淡薄輕陰拾翠天。細腰猶似柳飛綿。吹簫閒看畫屏前。   詩句半緣芳草斷,鳥啼多為杏花殘。夜寒紅露濕秋千。

虞美人    立春
東風已上堤邊柳,雪意還依舊。畫羅綵勝學裁新,不道閑愁又送一番春。   年華只是侵雲鬢。花信何由問。待看雙燕幾時來,猶憶杏花長對月徘徊。

浣溪沙   侍女隨春羞作嬌憨之態,諸女咏之,余亦戲作
袖惹飛煙綠
輕。翠裙拖出粉雲屏。飄殘柳絮未知情。   千喚嬾回佯看蝶,半含嬌雨恰如鶯。嗔人無賴惱秦箏。

如夢令
蕭瑟西風初動,又是一番涼送。燈蕊小窗斜,往事不堪新夢。愁重,愁重,綆短銀屏水凍。

望江南   暮秋
河畔草,一望盡淒迷。金勒不嘶新寂寞,青袍難覓舊葳蕤。野燒又風吹。   蝴蝶去,何處問歸期。一架鞦韆寒月老,滿庭鶗鴂故園非,空自怨萋萋。

張倩倩   吳江人,沈自徵室

蝶戀花   丙寅寒夜與宛君話君庸作
漠漠輕陰籠竹院。細雨無情,淚濕桃花面。落葉西風吹不斷,長溝流盡殘紅片。   千徧相思纔夜半。又聽樓前,叫過傷心雁。不恨天涯人去遠,三生緣薄吹簫伴。

葉小紈   字蕙綢,吳江人。同邑沈永禎室

浣溪沙   為侍女隨春作
髻薄金釵半嚲輕,佯羞微笑隱湘屏,嫩紅染面太多情。   長怨曲闌看鬥鴨,慣嗔南陌聽啼鶯,月明簾下理瑤箏。

沈宜修 《鸝吹詞》  按此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志銳(伯愚)   窮塞微吟

柳梢青   鳥城上元燈社
水戲魚龍,錦江燈火,璀璨雲霞。月色依然,風情非舊,人又天涯。   回頭廿八年華。酒醒後,寒烟暮笳。九陌金蓮,千門簫鼓 ,春在誰家。

末三語不減窮塞主詞

潘之博(若海)   弱盦詞

木蘭花
畫簾隔斷游絲影,寶鴨香微偎易冷。秋千院宇晝沈沈,落盡百花風始定。   綠陰一桁斜陽暝,小雨疏疏妝晚景 。殘鶯强囀兩三聲,愁欲來時偏酒醒。

黄人(摩西)   摩西詞

南歌子   山塘即事
柳黛銷還展,荷衣澣更香。蘭舟先趁木犀黃,不信玉人遲暮轉清狂。   歌透羅雲軟,情隨帶水長。黄昏涼意喚飛觴 ,親點九華燈火補殘陽。      妙不說盡

譚獻(仲修)   復堂詞

蝶戀花
樓外啼鶯依碧樹。一片天風,吹折柔條去。玉枕醒來追夢語,中門便是長亭路。   眼底芳春看已暮。罷了新妝,祗是鸞羞舞。慘綠衣裳年幾許,爭禁風日爭禁雨。
下馬門前人似玉。一聽斑騅,便倚闌干曲。乍見迴身蛾黛蹙,泥他絮語憐幽獨。   燕子飛來銀蒜觸。卻怕窺簾,推整羅裙幅。語在修眉成在目,無端紅淚雙雙落。
抹麗柔鄉新欲破,為卜團圞,暗數盈盈朶。睡起鬢邊低漸墮,鏡前細整留人坐。   却換羅衣憐汗顆。不喚紅兒,自啓葳蕤鎖。一握鬢雲梳復裹,半庭殘日悤悤過。
帳堸g離香似霧。不燼爐灰,酒醒聞餘語。連理枝頭儂與汝,千花百草從渠許。   蓮子青青心獨苦。一唱將離,日日風兼雨。豆V香殘楊柳暮,當時人面無尋處。
庭院深深人悄悄。埋怨鸚哥,錯報韋郎到。壓鬢釵梁金鳳小,低頭只是閒煩惱。   花發江南年正少。紅袖高樓,爭抵還鄉好。遮斷行人西去道,輕軀願化車前草。
玉頰妝臺人道瘦。一日風塵,一日同禁受。獨掩疏櫳如病酒,卷簾又是黃昏後。   六曲屏前攜素手。戲說分襟,真遣分襟驟。書札平安知信否,夢中顏色渾非舊 
   正中六一之道


清詞選讀

譚獻(1832-1901),初名廷獻,字仲修,號復堂 ,浙江杭州人。同治六年(1867)舉人,納貲為縣令,歷署歙縣,全椒,合肥知縣。旋歸隱,專心著述,光緒二十七年卒。

蝶戀花    二首      全六首
庭院深深人悄悄。埋怨鸚哥,錯報韋郎到。壓鬢釵梁金鳳小。低頭只是閑煩惱。   花發江南年正少。紅袖高樓,爭抵還鄉好。遮斷行人西去道,輕軀願花車前草。
玉頰妝臺人道瘦。一日風塵,一日同禁受。獨掩疏櫳如病酒,卷簾又是黃昏後。   六曲屏前携素手。戲說分襟,真遣分襟驟。書札平安君信否,夢中顏色渾非舊。

韋郎,雲溪友議:韋皋游江夏(南京),與一青衣玉簫有情,約七年再會,留玉指環為記,踰八年不至,玉簫絕食而殁。
車前草,藥名。此句言自己願化作車前草,阻住情人西去的車子。

臨江仙   和子珍
芭蕉不展丁香結,怱怱過了春三。羅衣花下倚嬌憨。玉人吹笛,眼底是江南。   最是酒闌人散後,疏風拂面微酣。離亭楊柳,涼月照毿毿。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清  黃媛介

眼兒媚   謝別柳河東夫人二首
黃金不惜為幽人,種種語殷勤。竹開三徑,圖存四壁,便足千春。    匆匆欲去尚因循,幾處暗傷神。曾陪對鏡,也同待月,常伴彈箏。
剪燈絮語夢難成,分手更多情。欄前花瘦,衣中香暖,就堥必`。    月兒殘了又重明,後會豈如今。半帆微雨,滿船歸況,萬種離心。

     黃媛介字皆令,別號無瑕詞史,清順治時浙江嘉興人。著有離隱詞湖上草皆佚 。清姜紹書無聲詩史說她髫齡即嫻翰墨 ,好吟咏,工書畫,..... 乙酉鼎革(指明亡),家被蹂躪,乃跋涉于吳越間。.....其所記述多流離悲戚之辭,而温柔敦厚,怨而不怒,既可觀于性情,且可以考事變,此閨閣而有林下風者也。嘉禾徵獻錄,她少許楊氏 ,楊貧,以鬻箕為業。父母欲寒盟,介不可,卒歸楊。」她寧願嫁給一貧如洗的楊世功,而不願仿傚其姐黃媛貞嫁與富人為妾 。無奈夫婿平庸無才,未得功名,只好依賴她教書鬻字賣畫來養家糊口。雖然欣賞她的書畫作品之名流不少,但對于她身為女子以鬻字賣畫為生 ,却是毁眾譽少,受到上流人物歧視,比作唐代薛濤,杜秋娘之輩。黃媛介生逢亂世,所作詩文無力刻印,多已散佚殆盡。但從當時名士如吳偉業 ,王士禛,朱彝尊等人的詩文中,仍可看到她不僅是個女作家,也是個三百多年前能夠面向社會和經濟獨立的女性。

     黃媛介與柳如是(河東)友誼深厚,見錢謙益有學集贈黃皆令序。在絳雲樓中 ,黃不但是個女清客 ,就是在鼎革離亂間,她亦追隨柳如是前往南京。

     錢謙益有學集贈黃皆令序》:「南宗伯署中,閑園數畝,老梅盤拏,柰子花如雪屋,烽烟傍午,决別倉皇。皆令擬河梁之作,河東抒雲雨之章。分手前期,蹔游小別。」這正說明了詞作的時代背景。此二首詞當是弘光小朝廷覆滅之際 ,黃媛介與柳如是分別時所作。第二首下片,"月兒殘了又重明,後會豈如今。"這兩句不正是隱喻說:"希望明室重興,後會有期嗎?"

菩薩蠻
芙蓉花發藏香露。白雲慘淡關山路。愁思惹秋衣。滿庭黃葉飛。   綉閣帘初捲。夢與離人遠。秋雨又如烟。魂銷似去年。

     詞當于離家遠游之時。黃媛介自南京歸家後。未幾,嘉興為清兵攻陷,"城破家失","逢亂被劫"。據近人陳寅恪云:既被清軍劫掠,鄉里當必謠諑紛紜。她雖幸得脫身生還,但不便重返故里,"以其兄尤引以為恥辱,"她是個堅强的女性,遂偕夫流離轉徙于吳越間。

臨江仙   初秋
庭竹蕭蕭常對影,卷帘幽草初芬。羅衣香褪懶重薰。有愁憎燕語,無事數歸雲。   秋雨欲來風未起,芭蕉深掩重門。海棠無語伴銷魂。碧山生遠夢,新水漲平村。

此詞當為作者携家遠離鄉里,飄流于吳越各地時所作,充滿百無聊賴之情。結尾"碧山"兩句,點明她遠望家山,夢中思念故里;近觀溪水,感慨飄泊異鄉小村。

搗練子   送姊皆德
心耿耿,葉颼颼。水靜山橫敞一樓。燕子已傳歸去信,柳邊應放木蘭舟。

此詞為其胞姐黄媛貞來訪歸去送別之作,"皆德"是媛貞字。未嫁時姐妹并有才名,惟兩人性格迥異。皆德貪求富貴,甘為侍妾,嫁與貴陽朱太守為側室。朱彝尊稱贊她"深自韜晦",因為她的夫主不允許她的作品外傳,只能為其夫代筆,失去了自己寫作的自由。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