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8)   本期第四頁

近人詞選        

張伯駒 (六)   詞選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浪淘沙
簾外雨紛紛,靜掩重門。梨花滿院易黃昏。一穗銀燈窺壁影,却印雙人 。    烟篆泛層雲,龍腦香薰。好添獸炭鳳爐溫。怕是年年二三月,多病傷春。

謫仙怨    長安八仙庵
京華東望烽烟,夷虜頻驚犯關。君后當時巡幸,王孫何日歸還。     看花蕭寺城外,繫馬高樓柳邊。依舊長安酒肆,不逢遊俠神仙。

風流子    驪山華清池
周唐天子太多情,擲寶器,換佳人。看烽火虛驚,褒姬微笑,浴波偷覷,妃子輕嗔。甚羯鼓,無端催綺夢,雲雨散成塵。犬裔東來,神移九鼎,馬嵬西去,變起三軍。    蛾眉非誤國,鴛鴦知倚傍,未解司晨。爭似喧賓奪主。牝雉金輪。嘆鈿盒同心,有人補恨,檿弧遺血,何地招魂。想有龍漦化水,千古猶温。

清平樂    灞橋
柳絲垂綫,嫋嫋春風晚。看慣離人都不管,最是無情青眼。    橋上誰唱陽關,橋下灞水潺湲。縱使聲聲流去,也難聽到江南。

浣溪沙    蘭州
落日平沙沒漢營,黃河依舊繞金城,春風楊柳玉關情。    西北高樓歌舞夜,梨花滿地月空明,管絃一片帶邊聲。

臨江仙    洛陽
金谷園荒芳草沒,當年歌舞成塵。杜鵑聲堣S殘春。落花滿地,來吊墜樓人。    風物依然文物盡,才華空憶機雲。珮環不見洛川神。牡丹時節,斜日一銷魂。

浣溪沙    滄州春陰
客堛甯K已半休,凍桐時節似凉秋,惱人天氣在滄州。    花片散為千點淚,雨絲織得幾多愁,半江姻水上層樓。

一叢花    題君武夜坐庵圖
漫漫長夜靜如年,更斷漏聲殘。昏燈暈碧搖窗竹,照無睡,心冷於禪。十載客塵,迷離夢影,剩有舊青氈。    為誰憔悴到明天,風雨替花憐。鄰鐘未報春猶在,畫屏掩,初覺衣單。子細著寒,有人相勸,還要早些眠。

謁金門    丁亥上巳稷園水榭修禊,分韻得載字。
春意態,染栁薰桃無賴。水暖波柔鵝鴨載,池塘簾影外。    白社風流難再,綠鬢華年易改。病酒憐花都是債,斷腸無可奈。

謁金門
春信息,節近清明寒食。一樹小桃如雪色,才開三四日。    殘雨階前還濕,門外東風又急。不忍對花吹玉笛,夕陽人獨立。

念奴嬌    和正剛詠金陵。用高青邱韻
韶華依舊,春來去,送盡興亡如許。三月秦淮鶯亂舞,聽唱隔江商女。燕子雙雙,飛花點點,欲對斜陽語。降旛一片,四天烽火齊舉。    誰問涕淚新亭,天涯芳草,岐路傷行旅。剩水殘山餘畫稿,難忘離宮禾黍。金劍沉埋,瓊枝銷歇,惟有愁長佇。黯然王氣,幾能禁得風雨。

寰海清    庚寅上元,同正剛,敏庵飲展春園,夜闌盡歡,送兩君步月歸,用王庭珪韻記之
麗景光天,恍然圖畫,鰲島蓬仙。今日共欣宴賞,人月同圓。停杯數殘漏,歡娛盡,翻不覺長夜如年。    何須寶馬雲軿,滅絳燭隔窗,更是鮮妍。流水琤淙,寂寞曲逕橋邊。誰人有此閒情性。任歸來緩步輕穿。百年如一擲,可能經,幾嬋娟。

滿庭芳    和敏庵韻
燕子來時,清明過後,無人寂寞庭園。沈陰天氣。小雨逗輕寒。花外流鶯啼處,看新綠,草長如氈。思前事,酒空餘淚,舊恨减新歡。    年年,春似客,暗隨流水,又到人間。只可惜渾非鏡埵亂C。轉眼亂紅無迹,芳菲去,欲別還難。斜陽晚,一簾飛絮,獨自繞池闌。

念奴嬌    和枝巢翁展春園坐雨詞
海棠時候,廉纖雨,做就濃陰天氣。一夜溪流添綠漲,曉看池波平地。金粉香殘,胭脂紅暈,花露流光堙C風簾不卷,滿庭深院苔翠。    當日南浦孤篷,西窗短燭,夢影誰能記。舊侶如今無一半,忍問飄零芳事。三月傷春,十年作客,襟上猶餘淚。銀燈自剔,不來深巷嘶騎。

念奴嬌    春暮夜雨,正剛,敏庵來訪,即和敏庵韻
萬紅千紫,都過眼,換了一庭新綠。纔說春來春又去,幾日悲歡相續。簾映苔痕,泥黏屐齒,小徑闌干曲。忽來佳客,夜闌同翦窗燭。    應似乘興山陰,論交中散,酒陣消愁斛。今古浮雲餘一笑,何用窮途阮哭。好景難留,名花如幻,轉瞬韶光速。自開還落,不關風雨荼毒。

玲瓏四犯    同枝巢翁雨後訪稷園牡丹和原韻
羞對傾城,問兩鬢霜華,添又多少。且作歡娛,同續尋芳圖稿。連日雨驟風狂,剩看取半妝猶好。更撲面柳絮濛濛,春被杜鵑啼老。    滄桑瞥眼人間小,鎮銷魂,苑花宮草。重來只有園丁識,當日朋歡半了。休憶夢媕O裳,當貴應難長保。步玉闌干畔,吟未盡,啼還笑。

鷓鴣天    春盡病中作
不是關情也有情,十分愁病損蘭成。顏衰怕見時藏鏡,眼倦難明每近燈。    花自落,草新生,東風吹到幾時停。纔能拭了傷春淚,簾外鶯啼又數聲。
乍卷疏簾覺曉凉,扶筑緩步小銀塘。池波灩灩容新雨,花木欣欣戀早陽。    茶鼎沸,藥爐香,誰知過却好時光。近來一病一回老,身似秋林不耐霜。

水龍吟    楊花。悼楊君武同社。依章質天,蘇東坡唱和韻
可憐身似秋蓬,恁無歸夢隨拋墜。浮生瞬息,飄零半世,綿綿離思。吹盡香塵,只餘殘照,一春長閉。恨質輕易散,緣慳難住,芳魂去,誰呼起。    沾惹青衫如雪。和脂香,酒痕猶綴。愁風妒雨,人間天上,柔腸都碎。判委泥沙,不如早謝,總隨流水。共飛灰化作,莊生蝴蝶,染啼鵑淚。

金縷曲    題庚詞集圖
金粉南唐緒,十年來,延秋衣鉢,展春旗鼓。多少纏綿蘭荃意,半是傷心淚語。憐我輩,情懷最苦。到死春蠶絲方盡,枉雕瓊玉終何補。長更是,招人妒。    江山幾換誰為主。但滿眼,粘天芳草,飛花飄絮。看遍人間興亡事,惟有啼鶯解訴。算身世,斜陽千古。真幻難明氍毹夢,破櫻桃,生怕歌樊素。只風月,還如故。

酒泉子
斜月西樓,樓外殘鶯啼曉。夜難眠,還起早,懶梳頭。    胭脂勻了懨懨地,鸚哥那解人意。理琴絃,彈流水,恨悠悠。
青杏黃時,還記花開那日。月朦朧,吹玉笛,影參差。    近來纔减傷春恨,晝閒長覺困。鏡奩中,驚瘦捐,沒人知。
菡苕池塘,葉底鴛鴦雙戲。柳風來,花露墜,羽毛香。    拈針綉上紅羅被,夜夜相對睡。暗尋思,真勝似,薄情郎。
綠印窗紗,知是芭蕉深處。一聲聲,搖夜雨,夢天涯。    玉郎消息難尋問,蘭房燈影暈。斂蛾眉,思又恨,不還家。

天香    題啟元白紫幢寄廬圖。元白寄寓楊氏趣園,庭有雙楸,二百年物也。頃園易新主,元白寫圖紀之。和君坦韻為題
疏雨桐花,番風楝子,誤他舊日吟館。(桐花似楸花而大,楝花似楸花而小,故鄉甚多,北地所無)蒨蒨生烟,涓涓垂露,縹緲霧香吹散。湘簾卷處,輕點入,芸窗几案 。濃蔭時妨早起,都因午晴遮黯。    京華俊遊未倦,記鈿車碾塵尋艷。正是牡丹時節,夕陽梵院。(崇效寺楸樹亦乾嘉以上物,牡丹將謝,楸花正開)幾度棋枰過眼,看第宅王侯又新換。最感飄零,烏衣謝燕。

清平樂    落葉
洞庭波起,渺渺人千里。樓外夕陽多憔悴,雁背帶來秋意。    殘燈支枕無眠,聲聲只在林間。一夜西風捲盡,開門又見青山。
蕭蕭漸急,堆滿闌干側。穿月飄風無氣力,誰共落花憐惜。    春紅夏綠凋零,一般同是傷情。拾取欲題無語,憑他去做秋聲。
鶯嬌燕婉,轉瞬繁華換。抱影聲嘶蟬噪晚,也怨濃陰忒短。    如何一夜霜飛,無端飄墜誰依。今日堆塵委路,原來曾在高枝。

人月圓    庚寅八月十三日,詞社同人於稷園作中秋預集
相看座上鬚眉古,我亦鬢成霜。樓臺寂寞,承平回首,莫問霓裳。    金甌依舊,浮雲便有,不礙清光。酒如長滿,人如長聚,老也無妨。
將圓已放圓時彩,更不待團圝。芳華荳蔻,娉婷恰似,好好當年。    秋光幾易,貞元人老,殿闕依然。及時須賞,陰晴難定 ,欲買無錢。
秋光何似春光好,見月易思家。忘年儔侶,青衫白髮,同是天涯。    宮城咫尺,紅墙一水,銀漢微斜。嫦娥不識,人間興廢 ,幾換繁華。

揚州慢    題杜牧之贈張好好詩墨迹卷
秋碧傳真,戲鴻留影,黛螺寫出温柔。喜珊瑚網得,算築屋難酬。早驚見,人間尤物,洛陽重遇,遮面還羞。等天涯遲暮,琵琶湓浦江頭。    盛元法曲,記當時,詩酒狂遊。想落魄江湖,三生薄倖,一段風流。我亦五陵年少,如今是,夢醒青樓。奈腰纏輸盡,空思騎鶴揚州。

林庚白 (六)   更多

林庚白,(1896-1941),原名學衡。福建省閩侯縣人。1910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16年南下廣州追隨孫中山開展護法運動 ,後兼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1928年後在國民政府任職,1936年被任命為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41年,林庚白携妻由重慶來到香港 ,擬創辦日報宣傳抗日,抵達香港僅八天,日軍佔領香港,1941年12月19日在九龍遭日軍射殺,享年45歲。夫人林北麗中彈重傷 ,1943年回到中國內地,1947年與高澹如結婚,2006年在上海去世。林庚白十八歲與許金心結婚,後來離婚,林庚白撫養五 ,六個孩子。1937年與林北麗在南京結婚。
林庚白一度閉門讀書,研究詩詞,投身詩壇,曾被譽為中國一代詩人,他笑稱十年前論今人詩 ,鄭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現在以古今人來比論,那我第一,杜甫第二, 鄭孝胥還談不上。林庚白還潛心研究命理 ,尤愛占卜,曾預言袁世凱稱帝後燾命將終。著有人鑒一書內有預言章士釗入閣,孫傳芳入浙,林白水橫死,廖仲愷死於非命,皆應驗。曹聚仁說南社詩文 是具有龔自珍氣氛的詩文,林庚白即活着的龔自珍。柳亞子評價他的詩稱:庚白的詩,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雖余亦愧謝弗如。當代抱殘守缺者,又足當其劍頭一啖耶?詩文著作有庚白詩存庚白詩詞集孑樓隨筆孑樓詩詞話,為南社健將





林庚白與夫人林北麗

 

 

 

 

 

 

 

 

 

 

 

 

 

 

 

 

 

 

 

 

丁丑感事詩四首
代往長留楚漢紛,鴻溝此日亦中分。止戈欲限幽并界,班馬能全冀察軍。東去江流終未厭,群飛海水直如焚。危邦橫議銷沉盡,伏闕陳東更不聞。
行李張皇道左看,九家十室盡凋殘。僨興坐恐民先敝,牽率行憂國苟安。不瞑鍾山靈爽在,無愁辱井淚痕乾。延韓那是苞桑汁,玉碎山河古所難。
沉舟破釜竟如何,直北關山一夢過。黨敝猶思盟白水,寇深始欲保黃河。相驚腐鼠支離國,爭出游魚泛濫波。欲起東南雄秀氣,長江飲馬倚鐃歌。
枋頭曾未敗桓温,淝水猶能用謝元。古有偏安堪一戰,世成據亂嘆同昏。霸圖但覬漁人利,公論爭誇武士尊。凭仗干戈謀玉帛,凡亡可信楚長存。

立秋日感懷
撲朔迷離略可猜,艱危始見出群材。寒蟬各有悲秋感,駑馬同深戀棧哀。猶冀瓦全支大厦,深疑物換轉春台。懷柔安內非無策,信美山川是禍胎。

以上《吞日

題海藏樓詩
一官結束前朝史,遺老矜誇不世才。人事亦隨桑海換,苦餘忠愛炫詩材。
出唐入宋極研鑽,雄闊清幽取徑寬。希臘文章羅馬字,等成骨董後人看。

十月二日,南京。

入冬即目
新冬一雁挾霜過,日面層樓背小河。少女心情春漲似,貧家院落北風多。千哀剩遣沉吟慰,萬劫難回醉眼酡。破曉飛機數來往,軍書京洛近如何?

十月八日,南京。

江岸晚眺
秋寒卻共燕南來,明滅江流返照哀。失笑揚雄陶谷輩,倉皇苦戀劫餘灰。

十月十日,南京。

再寄亞子
饑驅隨地有淹留,便就功名亦可羞。忍恥會須身自滌,論交誰復意相投?故人淞水殷勤憶,殘照鍾山黯澹愁。我尚中年君未老,不應突起讓蒼頭。

十月十八日,南京。

冬晚漫興
潑墨風檐過萬鴉,殘妝暝入一庭花。哦詩信有回黃漸,讀報憐教曳白斜。口眾防川終底用?樽空爭座枉相嘩。紫金城郭紛鐃吹,又及珠江急暮笳。

十一月卅日,南京。

客有詢鴉片戰爭事者賦答
倉皇决戰付三權,一戰中邦禍竟延。戕我胡人非舉國,挾渠販竪奈當年。東家逐末猶顰笑,鄰族爭雄各海天。何用心傷鴉片史,島夷路盡只桑田。

十二月三日,南京。

暖後風雨轉雪
江城一夕縱奇觀,天與詩人好句安。暖極作風風作雨,雨餘催雪雪催寒。暫添炭火堪圍坐,只欠梅花共倚闌。此味終私吾所愧,情懷得似赤貧難。

十二月三日,南京。

雪後
已斷鴉啼樹,猶驚雀啄苔。寒應思物力,雪與助詩材。行卷頻年黯,征衣幾輩哀?竹邊盆菊潤,畫意又相催。

十二月三日,南京。

雨中對菊
數花雨腳帶新涼,吹出風絲別是香。澹綠一盆蟹爪菊,明年約汝共重陽。
冬深最有菊能芳,雪後風前燦晚妝。扶醉更來聽細雨,三分幽艷七分狂。

十二月十一日,南京。

以上《詩存》

庚白的死(林北麗)     麗白樓自選詩序(林北麗)     風風雨雨五十年(林北麗)     林庚白年表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