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0)   本期第一頁

詩餘閒拾

張炎(1248-1320),字叔夏,號玉田。本西秦人,家臨安。宋亡以後,遁迹不出,有山中白雲詞八卷 。宋亡之年,玉田二十九歲,自後,到處飄泊,其感懷追戀之情,全以蒼涼暗淡的調子表現出來,別具忠愛之忱。他是南宋的最後一位大詞人,藝術成就很高。

甘州
辛卯歲,沈堯道同余北歸,各處杭,越。踰歲,堯道來問寂寞,語笑數日,又復別去。賦此曲,並寄趙學舟。
記玉關踏雪事清游,寒氣脆貂裘。傍枯林古道,長河飲馬,此意悠悠。短夢依然江表,老淚灑西州。一字無題處,落葉都愁。   載取白雲歸去,問誰留楚佩,弄影中洲。折蘆花贈遠,零落一身秋。向尋常野橋流水,待招來不是舊沙鷗。空懷感,有斜陽處,却怕登樓。

詞作於宋亡後十二年。家國之痛,離別之情,個人志操的表白。
上闋,首五句寫從前的交遊景况,即曾冒着寒氣,踏雪事清游於玉關之外,也曾在萬木枯凋的秋天,飲馬於長河之濱。這些,都是當年豪舉,當然叫人不易忘却。現在年紀老邁 ,生活潦倒,但就是在夢寐之中,也依然忘記不了當年江表的豪舉,也就是不忘當年故國的生活。而夢醒之後,却面對着國破山河淪亡的現實,只有輕灑老淚了 。這樣的處境,這樣的心情,還那堹鈰鷖D寫一個字呢?甚至於看到落葉,似乎落葉也在為人哀愁了。
下闋,向朋友談自己的隱居生活,兼寓對故國的忠愛之情。白雲三句,表示自己已經退隱,而忠貞愛國,潔身守義的人畢竟有幾個呢?底下轉入非常淒愴的情調,以蘆花贈遠示身世的零落 ,這不僅是抒吐個人的情懷,也是痛念時代國家所遭受的苦難。向尋常野橋流水,寫隱居的閑隱;待招來不是舊沙鷗,似寫人事變易,也隱隱諷刺朋友們多半變節。末三句暗示好景已經過去 ,江山也隨之變色,每再登樓眺遠,一方面感懷朋友的離散,另方面更感到故國淪亡,今古消沉之痛。
通篇前半思昔,後半傷今。一層推進一層,一層反跌一層,纏綿警策,意與筆俱顯。

清平樂
采芳人杳,頓覺游情少。客堿搰K多草草,總被詩愁分了。   去年燕子天涯,今年燕子誰家。三月休聽夜雨,如今不是催花。

玉田既淪為遺民,又復資產蕩盡,所以無論抒情詠物,總透露出濃厚的傷感情緒。

阮郎歸   有懷北游
鈿車驕馬錦相連,香塵逐管絃。瞥然飛過水秋千,清明寒食天。   花貼貼,柳懸懸,鶯房幾醉眠。醉中不信有啼鵑,江南二十年。

這是作者追懷亡國後到燕京的所見,在那兒還是車馬連接不斷,管絃歌舞,過着醉生夢死的生活,表達出商女不知亡國恨 ,隔江猶唱後庭花的感慨。一結指出南宋小朝廷不自振作,自撢苳`,更有含意。

解連環   孤雁
楚江空晚,悵離羣萬里,怳然驚散。自顧影欲下寒塘,正沙淨草枯,水平天遠。寫不成書,只寄得相思一點。料因循誤了,殘氈擁雪,故人心眼。   誰憐旅愁荏苒,謾長門夜悄,錦箏彈怨。想伴侶猶宿蘆花,也曾念春前,去程應轉。暮雨相呼,怕驀地玉關重見。未羞他雙燕歸來,畫帘半卷。

這是借詠物而自傷身世之詞。作者於宋亡後,曾北游燕京,落魄而歸。也有愧對守節不屈的故人的意思。


吳梅  詞學通論   兩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二) 歐陽修   字永叔,廬陵人。官至兵步尚書。有六一居士集,詞附。錄踏莎行一首:

候館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征轡。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 ,盈盈粉淚。樓 高莫近危闌倚。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宋初大臣之為詞者,寇萊公,宋景文,范蜀公與歐陽公,共有聲藝苑。然數公或一時興到之作,未為專詣,獨元獻與文忠,學之既至,為之亦勤。翔雙鵠于交衢 ,馭二龍于天路。且文忠家廬陵,元獻家臨川,詞之有西江派,轉在詩先,亦云奇矣。公詞純疵參半,蓋為他人竄易。蔡絛西清詩話云:"歐詞之淺近者 ,謂是劉煇偽作。名臣錄亦云:"修知貢舉 ,為下第舉子劉煇等所忌,以醉蓬萊望江南誣之 。"是讀公詞者,當別具會心也。至生查子"元夜燈市",竟誤載淑真詞中 ,遂啓升庵之妄論。此則深枉矣。余按公詞以此為最婉轉,以少年游"咏草"為最工切超脫 ,當亦百世之公論也。

(三) 柳永   字耆卿,初名三變,崇安人。官至屯田員外郎。有樂章集。錄《 雨霖鈴》一首:

       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方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 ,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能改齋漫錄云:"仁宗留意儒雅 ,務本向道,深斥浮艷虛華之文。初,進士柳三變,好為淫治謳歌之曲,傳播四方,嘗有鶴沖天詞云:'忍把浮名,換了淺酙低唱。'及臨軒放榜,特落之,曰:'且去淺酙低唱,何要浮名?'景祐元年,方及第。後改名永,方得磨勘轉官 。"

   《
後山詩話云:"柳三變游東都南北二巷,作新樂府,鼽骳從俗,天下咏之 ,遂傳禁中。仁宗頗好其詞,每對宴,必使侍從歌之再三。三變聞之,作宮詞,號醉蓬萊》,因內官達後宮,且求其助。仁宗聞而覺之,自是不復歌其詞矣。"

    黃花庵云:"永為
屯田員外郎,會太史奏老人星現。時秋霽,宴禁中,仁宗命左右詞臣為樂章。內侍屬柳應制,柳方冀進用,作此詞進(指醉蓬萊》詞)。上見首有漸字,色若不懌。讀至'宸游鳳輦何處',乃與御制真宗挽詞暗合,上慘然。又讀至'太液波翻',曰:'何不言波澄?'投之於地。自此不復擢用。"

   《錢塘遺事》云:"孫何帥錢塘,柳耆卿作《望海潮》詞贈之,有'三秋桂子,十里荷香'之句,此詞流播。金主亮聞之,欣然起投鞭渡江之志 。"

    據此,則柳之侘傺無聊,與詞名之遠,概見一斑。余謂柳詞僅工鋪叙而已,每首中事實必清,點景必工,而又有一二警策語,為全詞生色,其工處在此也。馮夢華謂其曲處能直,密處能疏,奡處能平,狀難狀之景,達難達之情,而出之以自然,自是北宋巨手。然好為俳體,詞受媟黷,有不僅如《提要》所云以俗為病者 。此言甚是。余謂柳詞皆是直寫,無比興,亦無寄托,見眼中景色,即說意中人物 ,便覺直率無味。况時時有俚俗語,如《晝夜樂》云:"早知恁地難拚。悔不當初留住。其奈風流端正外,更別有繫人心處。一日不思量,也攢眉千度。"《夢還京》云:"追悔當初,繡閣話別太容易。"《鶴冲天》云:"假使重相見,還得似當初麽?悔恨無計那。迢迢長夜,自家只恁摧挫。"《兩同心》云:"個人人昨夜分明,許伊偕老。"《征部樂》云:"待這回好好憐伊,更不輕離拆。"皆率筆無咀嚼處,諸如此類,不勝枚舉,實不可學。且通本皆摹寫艷情,追述別恨,見一斑已具全豹,正不必字字推敲也。惟北宋慢詞,確創自耆卿,不得不推為大家耳。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夏承燾(1900-1986)著名詞學家,畢生致力於詞學研究和教學,是現代詞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字瞿禪,別號瞿髯,浙江溫州人。

 

 

 

 

 

 

 

 

 

 

 

 

 

 

 

 

 

 

 

 

 

 

歐陽修,柳永
風庭淚眼亂紅時,井水傳歌到四陲。壇坫從他嗤歐柳 ,風花中有大家詞。
 
風庭淚眼: 歐陽修蝶戀花詞結句:"淚眼問花花不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井水傳歌: 南宋葉夢得避暑錄話》:"柳耆卿為舉子時 ,多游狹邪,善為歌詞。教坊每得新腔,必求永為詞,始行於世,於是聲傳一時。余仕丹徒,嘗見一西夏歸朝官云:'凡有井水之處,即能歌柳詞 。'"

題解歐陽修 ,柳永 詞的相同之點,即它們大多是描寫男女愛情的。不同的是,歐陽修身居高位,他的視野難以接觸下層社會。他的詞短小柔婉。柳永是一個生活在妓女中間的詞人,他在鶴沖天》 詞中說自己是"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忍把浮名,換了淺酙低唱。"柳永詞反映的是都市的繁華 ,旅人的離思,妓女的悲愁等等。內容複雜了,短小的篇幅容納不下它,因而他寫了不少長調,在風格上,由含蓄轉向鋪叙,這是北宋詞的一次新轉變 。儘管歐,柳詞的題材不夠闊大,為文壇評論家所不滿,但他們仍不失為宋詞的大家。

蘇軾(一)
獵餘豪氣勒燕然,月下悼亡憶弟篇。一掃風花出肝肺 ,密州三曲月經天。

"一掃風花出肝肺",此言蘇軾開創詞中豪放一派。

獵餘: 江城子密州出獵
悼亡: 江城子乙卯正月三十日記夢
憶弟: 水調歌頭丙辰中秋懷子由


題解】蘇軾詞當時盛傳者 ,多是在杭州作官時的應酬冶游之作。他在熙寧年間任山東密州太守時所寫的出獵,記夢和懷子由三闋,則感情真切,與杭州諸作不同。

蘇軾(二)
黄州未赦逐臣回,赤壁簫傳窈窕哀。攬轡排閶隨夢去 ,清江白月放船來。

赤壁簫傳: 《赤壁賦》有"客有吹洞簫"句。
攬轡: 《後漢書.范滂傳》:"滂登車攬轡 ,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
排閶: 閶(閶闔),指宮門。

題解】蘇轍撰蘇軾墓志,軾少時侍母讀范滂傳》,"奮厲有當世志"。及軾謫官黃州以後所作詞,如《念奴嬌》結句說:"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表現消極思想,沒有早年要學范滂的氣概了。

蘇軾(三)
落手扁舟興浩然,柏臺不死乞誰憐。黃州學問我能說,獅吼聲邊猪肉禪。

落手扁舟: 蘇軾赤壁賦:"駕一葉之扁舟,舉匏尊以相屬。"
柏臺: 漢御史府中列柏樹,因稱柏臺。蘇軾繫獄詩:"柏臺霜氣夜凄凄。"
獅吼聲: 傳燈錄》:"釋伽佛生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作獅子吼。"蘇軾調陳慥詩:"忽聞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猪肉禪: 蘇軾與陳襄論禪云:"公之所說,譬之于食,龍肉也,而僕所學豬肉也。豬之與龍有間矣。然公終日說龍,不如僕之食豬肉,實美而真飽也。"

題解】蘇轍撰蘇軾墓志 ,稱讚蘇軾在黃州時候的學問 。其實蘇軾謫官黃州以後,意志消沈,其思想已因經歷憂患而消極出世。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