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1)   本期第二頁

近人詞選

呂碧城 (四)

呂碧城1883年-1943年),一名蘭清,字遁夫,號明因,後改號聖因,晚號寶蓮居士,法號曼智。安徽旌德人,中國作家、詞人、教育家、政治人物。她提倡女學,是素食主義者和動物保護主義者,佛教居士。她是20世紀在歐美提出禁止殺害動物的先驅者之一。


時居北京
時居美國
時居瑞士
時居上海
鷓鴣天
沉醉鈞天吁不聞,高丘寂寞易黄昏。鮫人泣月常回汐,鳳女凌霄只化雲。   歌玉樹,灩金尊。漁鼙驚破夢中春。可憐滄海成塵後,十萬珠光是鬼磷。

世道是如此的昏暗,老天也似乎沉醉不醒,對下界百姓的痛苦呻吟不聞不間。環顧國中,濟世無人,只能眼睜睜看着日落黃昏 ,一籌莫展。那鮫人,那鳳女,顯然是詞人的化身,向月哀泣,波瀾迭起,凌雲而去。她是那樣的有心報國,回天乏術,漂流海外,為之感傷 。試看哪一個荒淫無道的封建王朝能逃脫覆亡的命運?在革命的砲火聲中,封建帝王的所謂千秋大業不免被悉數付之一炬,豪門貴族的萬貫家產 ,終究化作荒冢野地間的磷磷鬼火。全詞充滿了對亂世的憂慮,和揭示了封建統治者的可悲結局。

小重山
春到龍沙柳不知,山深三月暮,雪霏霏。閱人枯樹半成圍。南冠客,慵理鬢邊絲。   群玉澹寒姿。晴嵐欹枕看,澡煩思。毳帷膻酪且棲遲。家何在,蘇武不須歸。

詞寫瑞士雪山春景 ,作於1938年春重返雪山後不久。從1927年碧城顛沛流離於海外算起,至此已歷時有十年。這時她感到自己就像羈留異鄉的楚囚,無情流逝的歲月使壯心消磨,生活也漸漸漸地變得懶散起來。在這|天雪地的世界堙A雖然煩惱不斷,但她似乎已經習慣了毳帷膻酪且棲遲」的艱辛生活。她要回家,可是家在那堜O?詞中表露出詞人因季節變遷所引起的心理感受。結句語氣激憤,隱含對殘酷現實的憤懣,同時也反映出一個置身亂世的弱女子所能有的唯一選擇。

小重山
鈴響牛羊下翠峰。懸崖山果熟,墜霜紅。霞蒸秋藹入西濃。天垂處,罨畫夕陽中。   回首暮雲封。故鄉蕭寺晚,蕩疏鐘。不勞身到梵王宮。心期在,一念萬緣空。

本詞描寫遠離塵囂的山居原始風情,天然如畫,淡雅清遠。這堥S有城市的喧嘩,沒有人世的紛爭,有的是人畜和諧共處,山間風物誘人,無憂無慮,輕鬆悠閒的自在生活。置身其中,不禁使人想起故鄉佛寺晚鍾疏蕩的聲響。詞人相信在這樣的世界堙A它能洗靜心靈中塵世的俗念,它能使人萬緣俱空。

李保民評注    (宪)

 

 

 


張恨水 (二)         關於張恨水        更多張恨水詩詞選

張恨水,原名張心遠 (1895-1967),安徽潛山人,一生從事主理報業和小說寫作,作品逾百部,亨負盛名,最為人熟知作品有金粉世家春明外史啼笑因緣,數十年來多次被編成舞臺劇 ,電影,電視劇集,可惜較近年代的觀眾只有興趣於劇情方面欣賞,相信大多數人沒有留意原作者是誰。 作者國學根底很好,除百多部中篇,長篇小說創作外,還寫下大量散文,小品文,隨筆,詩,詞,按張伍先生云不下數千篇,也能作畫,一生筆耕逾數千萬字,作品之多堪稱前無古人 ,抗與內戰期間,以筆為槍,先後寫有"太平花",巷戰之夜大江東去虎賁萬歲八十一夢魍魎世界,激勵國民抗敵精神 ,從不面壁虛構,完全憑親身所見所聞描述國民在戰爭下的生活苦G,社會各階層眾生相,和揭露官僚,巨賈的相互勾結,貪v腐敗,國難當前還過荅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

 

 

 

 

 

 

 

 

 

 

 

 

 

 

 

 

 

 

 

 

 

臨江仙
寂寞書窗無別物,凄然兩朵黃花。青銅盆鉢植流霞,攀枝無一語。相對影橫斜。   日弄斷章四五課,窗帷不卷吾家。閑來唯譜浣溪沙。出言豪氣盡,如夢水生涯。

憶江南   三首
儒雅信,珍重隔仙凡。好句西風黃仲則,無人能識碧羅衫。除是故人函。
不能寐,此夜太淒涼。殘月窺人菱鏡破,寒風送客柳絲黃。夢入水雲鄉。
拂户出,瘦竹兩三竿。銀燭移牆留影淡,青枝似我隔衣寒。終夜隨人看。

釆桑子   丁香盛開,聊填一闋以念家鄉
家居深巷無人到樹寄青青花綴亭亭深夜微聞桂子馨   書窗記得嬌模樣一樹青青一樣亭亭夢堣s河隔畫屏

菩薩蠻
美人第四橋邊住,游驄小紅樓前去。樓上不開窗,落花樓外忙。   日斜風定後,不語凭欄久。怎地不消魂,垂陽綠到門。
楊柳一片無情碧,楝花風後無消息。却又病懨懨,鎮日垂翠簾。   簾外春夢幻,除是流鶯喚。喚也不能歸,落花吹作泥。

念奴嬌
十年湖海,問歸囊,除是一肩風月。憔悴舊時歌舞地,此恨老僧能說。旭日鶯花,連天鼓吹,霎都休歇。凭欄無語,孤城殘照明滅。   披髮獨上西山,昂頭大笑,誰是封侯骨?斜倚長松支足坐,閑數中原豪傑。芥子乾坤,蜉蝣身世,墜落三千劫。愴然垂涕,山河如夢環列。

憶江南   四闋
簾外月,眉樣玉鈎斜。斷夢猶疑歸去路,嫩寒時襲碧窗紗。人影落燈花。
簾外月,消瘦夜淒淒。十里槐花殘雪墜,一天凉意乳鴉啼。夜靜鳳城西。
簾外月,如雪照東牆。永巷四更人語寂,綠陰三面棗花香。無限夜凄涼。
簾外月,破碎入簾來。人影花痕都不似,詩愁酒病兩疑猜。頻夢合歡鞋。

浪淘沙   登陶亭吊香冢
古郭夕陽斜,飛斷殁霞。西山半是暮烟遮。行遍江亭無客到,滿地蘆花。   門外路三叉,不見人家。斷碑荒冢接寒沙。今夜月明誰作伴?幾樹昏鴉。

臨江仙   平奉車中
十載風塵書劍倦,飄零還愛湖山。不辭辛苦換征衫。雞鳴天夜半,風雪渡榆關。   未必諸侯稱上客,清狂未改儒酸。將軍原當布衣看。敢捫王猛虱,願奮祖生鞭。

臨江仙   有感
自古多情原是恨,相思寫滿紅箋。姓名未注有情天。鶯花前日夢,文字再生緣。   莫怪痴禽精力盡,迢迢弱水三千。淚珠還與一年年。願教天上月,莫向兩家圓。

虞美人
人間沒箇埋愁處,更向天涯去。朔風兩度客孤征,又是天高月黑渡邊城。   楊花未解飄零意,落也還飛起。十年已是困京華,不道依依難別也如家。

前調
奔車擊鐵鳴鼉鼓,馳上榆關路。平沙莽莽月昏黃,只是悄然無語一凭窗。   青禽幾遍叮嚀說,珍重輕輕別。果然此別太匆匆,已是一千里外雪霜中。

前調
為伊嘔盡心頭血,還怕為伊說。桃花落盡不歸來,免伊笑啼不是苦徘徊。   除非化作青陵蝶,千古無離別。分飛莫道尚同心,碧海青天何處更追尋?


王昶 - 明詞綜卷十一

葉小鸞  字瓊章,吳江人,崐山張立平聘室,有返生香集。

南歌子
門掩瑤琴靜,窗消畫捲閒。卷庭香霧遶闌干。一帶淡烟紅樹隔樓看。   雲散青天瘦,風來翠袖寒。嫦娥眉又小檀彎。照得滿階花影只難攀。

虞美人   燈
深深一點紅光小。薄縷微烟裊。錦屏斜背漢宮中。曾照阿嬌金屋淚痕濃。   朦朧穗落輕烟散。顧影渾無伴。香消午夜漫凝思。恰似去年秋夜雨窗時。

點絳脣
新柳垂條,困人天氣簾慵捲。瘦寬金釧,珠淚流妝面。   凝佇憑闌,忽覩雙飛燕。閑愁倦。黛眉淺淡,誰畫青山遠。

浣溪沙
紅袖香濃日上初。幾番無力倩風扶。綠窗時掩悶妝梳。   一晌多慵嫌刺繡,近來聊喜學臨書。鳥啼春困落花疏。

幾日東風倚畫樓。碧天清靄半空浮。韶光多半杏梢頭。   垂柳有情留夕照,飛花無計却春愁。但憑天氣困人休。

曲曲闌干遶樹遮,半庭花影帶簾斜。又看暝色入窗紗。   樓外遠山橫寶髻,天邊明月伴菱花。空教芳草怨年華。

曲榭鶯啼翠影重。紅妝春惱淡芳容。疎香滿院閉簾櫳。   流水畫橋愁落日,飛花飄絮怨東風,不禁憔悴一春中。

謁金門
情脈脈,簾捲西風爭入。漫倚危樓窺遠色。晚山留落日。   芳樹重重凝碧。影浸澄波欲濕。人向暮煙深處憶。繡裙愁獨立。

沈靜專    字曼君,宜修妹,歸吳氏有適適草

蝶戀花   咏蜨
舞向低檐依嫩綠。翠冷天涯,影斷吹愁續。幻就雲衣飛態足。粉烟浥露枝頭浴。   風動猶疑翻紫玉。引得佳人,誤入花陰撲。靜斂香鬚還自宿。蜂煤覓伴仍相促。

儲氏   秦州人,興化成某室

浣溪沙
紫燕雙雙遶畫梁。重重朱户鎖斜陽。閑來獨坐繡鴛鴦。   芳草盈堦侵砌綠,落花滿院隔簾香。空庭寂寞日偏長。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況周頤(夔笙)   蕙風詞   補詞

定風波
未問蘭因已惘然。垂楊西北有情天。水月鏡花終幻迹。驘得。半生魂夢與纏綿。   戶網游絲渾是
。被池方錦豈無緣。為有相思能駐景。消領。逢春惆悵似當年。

減字浣溪沙
風雨高樓悄四圍。殘燈黏壁淡無輝。篆煙猶舊屏幃。   已忍寒欺羅袖薄,斷無春逐柳綿歸。坐深愁極一霑衣。

馮幵(君木)   回風堂詞

鷓鴣天
惻惻輕風到鬢殘。青春顦顇百花闌。千紅萬紫渾無賴,種得幽蘭祇自看。   羅帶減,酒桮寬。參差吹罷倚闌干。美人環佩無消息,暮雨空江生薄寒。

相見歡
微颸不隔庭柯。動秋羅。只覺碧闌干外晚涼多。   花陰轉,漏聲斷,夜如何。自卷水精簾子看明河。

青玉案   次賀方回韵
屏山隔斷春來路。只目送,斜陽去。逝水年光愁堳蛂C飄歌闌榭,凝香簾戶。依約無尋處。   鬢絲冉冉成衰暮。苦憶尊前舊詞句。剗地芳華能幾許。小燈殘燼,短衾單絮。獨聽江南雨。

張上龢(芷蓴)   吳漚煙語

菩薩蠻
戍旗亂捲村煙滅。垂楊樹樹傷心碧。落日漢關西。暗塵催馬蹄。   冶花紅欲泣。棲影嬌如雪。故國滿芳菲。惜君金縷衣。


清詞選讀

鄭板橋  (一)

浪淘沙   瀟湘夜雨
風雨夜江寒。篷背聲喧。漁人穩卧客人嘆。明日不知晴也未,紅蓼花殘。   晨起望沙灘。一片波瀾。亂流飛瀑洞庭寬。何處雨晴還是舊,只有君山。

浪淘沙   遠浦歸帆
遠水淨無波。蘆荻花多。暮帆千叠傍山坡。望堭行還不動,紅日西𣨎。   名利竟如何。歲月蹉跎。幾番風浪幾晴和。愁水愁風愁不盡,總是南柯。

浪淘沙   洞庭秋月
誰買洞庭秋。黃鶴樓頭。槐花半老桂花稠。才送斜陽西嶺去,月上簾鈎。   漭漭大荒流。烟淨雲收。萬條銀綫接天浮。不用畫船沽酒去,我自神游。

浪淘沙   種花
宿雨昨宵晴。今日還陰。小樓簾捲賣花聲。伏枕半酣猶未足,又是斜曛。   晴雨總無凭。誑殺愁人。種花聊慰客中情。結實成陰都未卜,眼下青青。

沁園春   恨
花亦無知,月亦無聊,酒亦無靈。把夭桃斫斷,煞他風景。鸚哥煮熟,佐我杯羮。焚硯燒書,椎琴裂畫,毁盡文章抹盡名。滎陽鄭,有慕歌家世,乞食風情。   單寒骨相難更。笑席帽青衫太瘦生。看蓬門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細雨,夜夜孤燈。難道天公,還鉗恨口,不許長吁一兩聲。顛狂甚,取烏絲百幅,細寫淒清。

滎陽鄭,有慕歌家世,乞食風情句: 唐白行簡李娃傳》:鄭元和進京赴考,戀妓女李亞仙,金盡為鴇母逐,流落街頭,靠打蓮花落為生,後得李娃助,刻苦自勵,應試高中。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薛瓊

薛瓊,字素儀,康熙間蘇州人,有絳雪詞。與夫李崧偕隱於鵝湖 。由於明清鼎革之際,高尚之士重節操,不肯降清即不應試科第,李崧就是一介布衣,終身不仕者。薛瓊與夫同心佳侶,甘於淡泊生活。其詞多寫隱居山林之樂,無有憂愁悲傷之感 ,是女詞人中罕見之隱逸者。

小重山
曉風吹我過山塘。山藏雲霧堙A影微茫。紅闌翠幕白堤長。輕舫動,人在畫中行。   滿路鬥芬芳。携筐爭早市,賣花忙。家家妝閣試新妝。拈鮮朵,點綴鬢雲香。

此詞上片寫江南水鄉清曉,舟行所見,景物幽美。下片寫沿途花市盛况,由街市至妝閣,一片芬芳,令人神往。

沁園春   同芥軒賦
利鎖名繮,蠅頭蝸角,且自由它。幸瓶中鼠竊,尚餘菽粟,畦邊虫食,還剩蔬瓜。隨意盤餐,尋常荊布,無愧風流處士家。齊眉案,看鬢雪髭霜,漸老年華。   何妨嘯傲烟霞。喜到處徜徉景物賒。且籃輿同眺,青山紅樹,篷窗共泛,白露蒼葭。出不侵晨,歸常抵暮,稍有囊錢便買花。隨兒女,各經營耕織,檢點桑麻。

此詞上片起句就說明作者人生觀,她認為追求名利是自尋繮鎖,所以夫婦偕隱。蔬食布服,琴瑟和諧,齊眉偕老。下片言山居景物宜人,教育兒女,耕織為業。非但她夫婦隱居山林 ,亦希望其子勿入仕途。

鷓鴣天
五月家園花未疏。葵榴爛熳間菖蒲。齒沾酸味嘗青杏,甲染清香摘紫蘇。   耽午夢,懶朝梳。挨延長日飯工夫。嗔予無過痴兒女,爭繫新興續命符。

此詞寫端陽時節之景物,風俗,明白如話,情趣盎然。

續名符: 據荊楚歲時記,五月五日以五彩絲繫臂,又名長命縷,續命縷,俗謂可避災難。按:此云新興者,或指後世端陽民間佩帶各式香袋之類。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