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2)   本期第三頁

王昶 - 明詞綜卷十一

申蕙   字蘭芳,長洲人,嘉興沈某室,有《縫雲集》  

長相思
月滿衣,葉滿衣。玉漏初停銀漢低。砧聲到竹扉。   事已非,人已非。滿目凄凉何日歸。雁沉夢又稀。

張嫻倩   字蓼山。廬洲人,有《蕉窗逸韻》  

菩薩蠻   連城山房
風捲落花愁不歇。枝頭燕翦裁桃葉。花氣沁簾香。遊絲掛綠窗。   蕉青鸞翅影。草碧龍鬚冷。無語對瑤琴。閑花落膽瓶。

吳綃   字冰仙,長洲人,常熟許文玉室,有《嘯雪菴稿》   更多吳綃詞

憶王孫
寒砧風急搗衣秋,木落聲中人倚樓。月午涼陰滿地愁。夢悠悠,一夜江南千里舟。

顧道善   字靜簾。吳江人,許季通室。

滿江紅   移居嚴莊有感
禾黍斜陽村皋外,江霞飛滅。回首去,依稀風景,繁華銷歇。沼冷鴛鴦荷碎雨,臺荒麋鹿松搖月。忽一聲,野寺斷鐘過,疎籬缺。   清曉怨,簾鈎揭。王孫夢,鵑啼竭。問天涯何處,銅仙金闕。猿鶴三秋淹短草,風雲萬里悲高碣。料明朝好鏡不相瞞,霜侵髮。

謝季蘭   字湘芷,寧都人,魏禧室。

阮郎歸   秋夜
數盡更籌夢未成。秋聲不忍聽。起來且自剔銀燈。誰家玉笛聲。   風纔定,月初升。清光漸漸生。一行花影上窗櫺。動人無限情。

陳氏   江南華亭人,有《梅龕吟》

謁金門
春欲暮,簾外落紅無數。斜倚曲闌渾不語。笑看雙燕舞。   惆悵夜來風兩,吹散滿城花絮。一段夕陽留不住,馬嘶芳草去。

張引元   字文殊,江南華亭人,楊安世室。

點絳脣   答母
細雨初晴,暖風早入芭蕉院。歸期日盼,鬆盡黃金釧。   病起南樓,愁覩梅梁燕。無由見,白雲天遠。十二闌干遍。

王朗   金壇人,彥泓女。

浪淘沙   閨情
疎雨滴青
,花壓重檐。繡幃人倦思厭厭。昨夜春寒眠未足,莫捲珠簾。   羅袖護摻摻,怕拂香奩。獸爐香倩侍兒添。為甚雙蛾常鎖翠,自也憎嫌。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張祥齡(子馥)   半篋秋詞

清平樂   次小山韻
綠蛾輕皺,總在黃昏後。拾得落花盈翠袖。記取他年人舊。   東風不放梢頭。柳緜細堿K愁。燈火千家舞席,管絃十里歌樓。
滿池謝草,悔不飄零早。紫陌花鈿猶未掃。幾日燕慵鶯老。   錦壺畫箭宵長。慇勤玉手擎觴。不是忙修花譜,等閒睡過斜陽。

詞家中之晚唐詩

玉樓春
殘衾酒醒高樓暮。冷淡斜陽閒閉户。只饒苦味似桃仁,無復穠情裁柳絮。   從來宿粉棲香處。煙冷風悽無夢去。分明人自不歸來 。怎怪藍橋堤上路。

蝶戀花   和六一韻
誰遣畫梁雙乳燕。翦翦西飛,浪逐風花亂。柳外樓高人不見。斜陽鋪滿蒼苔院。   滿地淚痕花落徧。流水宮溝,寂寞芙蓉面。收拾殘春春已晚。闌干更比長安遠。

虞美人   南唐後主韻
關心春事匆匆了。酒伴驚稀少。枉持玉醆祝東風。拾得賸香殘粉燕泥中。   年年花落花長在。不信人情改。料量無計解君愁。但與鏡中眉黛淚分流。

張仲炘(次珊)   瞻園

解連環  
秋夜苦長,鬱懷莫達,讀古微詞,如子野聞歌,輒喚奈何。和韻既竟,真不自覺淚滿霑臆也。

怨懷何極,井梧飄亂點,玉階霜色。念遠道愁寄相思,早腸斷風箋,恨凝螺墨。海素秋瑩,料難照紅樓心跡。盼微波阻絕,靜掩畫屏,淚滿霑臆。   長宵幾回挫抑,又蟲聲絮答,幽夢難入。想此日天際歸舟,正催槳潮生,蘸損清碧。未寄寒衣,怎耐得蓬窗風力。但淒凄對燈細數,漏壺碎滴。

憂生念亂

瑞龍吟   十月初三日光祿寺直廬和美成均(韵)
朝天路,還有碧水涵波,絳煙依樹。雲中
闔排空,翠蓬尺咫,春生處處。   待延佇。無限畫橈雕舸,瑣窗瑤户。隨花轉入深叢,鳳幃遠近,思量自語。   曾見昭陽新燕,倚風來往,宮腰齊舞。偏是背日寒鴉,憔悴非故。題紅寄綠,吟徧蠻牋句。誰還念,閒階杵韻,荒闌屧步。忍上危樓去。眼前盡是,飄零墜緒。華髮添新縷 。秋又晚,吹殘重陽風雨。廿年夢跡,一天雲絮。
天際輕陰之感

浪淘沙慢   次美成均(韵)
卷簾望,煙橫繡島,翠鎖芳堞。風舶乘潮正發。冰絃進酒未闋。漾不斷情絲腸轉結。悔前度,玉蕋輕折。對鏡久薰香坐無語,西樓凭高絕。   悲切。亂愁散滿空闊。漸夢影東風,都吹盡,縹緲殘恨咽。偏萬樹啼鶯,新舊無別。淚泉易竭。長照人空有,前宵明月。   閒步瑤臺陰重叠。穠桃李,乍開旋歇。豔游冷,闌干紅半缺。又還怕,曲水重來,弄暮色,紛紛舞徧楊花雪。

長亭怨慢   送半唐之揚州講席
暫休恨,安愁無處。一水相望,白頭吟侶。掃盡巢痕,鳳樓迥睇半煙霧。綠楊城堙A君莫被,啼鵑誤。紫曲咽紅簫,已不是,當年金縷。   卻顧。記星辰昨夜,暖泛桂堂椒醑。無情畫舸,忍拋卻,玉闌無主。但一片,隱隱青山,怕難學,蕭孃眉嫵。算幾日江南,驘得離愁如雨。

感深情切

曹元忠(君直)   樂府補亡

清平樂
施梅川
水遙花暝
一闋絕妙好詞,存其半。癸已春晚,常州道中,風景似之,補成此解。
水遙花暝,隔岸炊煙冷。十里垂楊搖嫩影,宿酒和愁都醒。   青山盡處州城。白雲沍不分明。驚起一羣沙鳥,好風吹過鐘聲。

阮郎歸
樂府雅詞載季蕭遠校書學士半闋,乙未榜後,胡桄叔同年同穎約余同歸,補此解贈之。
校書學士小蓬山。新參玉筍班。買花歸去五湖間。浣花龍尾灣。   嗟世事,忍重看。不如深閉關。昨宵猶夢上書還。觚棱星斗寒。

虞美人
補汲古閣本黃機竹齋詩餘,黃州江上寄王師詞,寄湘中王雨時同年鳳藻,並示江建霞學使標。
三年萬里黃塵路。只欠江湖去。扁舟二月下湘灣。過了洞庭青草又春殘。   怎知故國風光好。爛醉銀瓶倒。江南遊客不歸來。莫待花枝落盡首空回。


清詞選讀

鄭板橋  (二)

青玉案   宦况
十年蓋破黃綢被,盡歷遍官滋味。雨過槐廳天似水。正宜潑茗,正宜開釀,又是文書累。   坐曹一片吆呼碎,衙子催人妝磈儡。束吏平情然也未。酒闌燭跋,漏寒風起,多少雄心退。

滿江紅   金陵懷古
淮人東流,問夜月何時是了。空照徹飄零宮殿,淒涼華表。才子總緣杯酒誤,英雄只向棋盤鬧。問幾家輸局幾家驘,都秋草。   流不斷,長江渺。拔不倒,鍾山峭。剩古碑荒冢,淡鴉殘照。碧葉傷心亡國柳,紅墙墮淚南朝廟。問孝陵松柏幾多存,年年少。

滿江紅   思家
我夢揚州,便想到揚州夢我。第一是隋堤綠柳,不堪烟鎖。潮打三更瓜步月,雨荒十里紅橋火。更紅鮮冷淡不成圓。櫻桃顆。   何日向,江村躲。何日上,江樓卧。有詩人某某,酒人個個。花徑不無新點綴,沙鷗頗有閑功課。將白頭供作折腰人,將毋左。

滿庭芳   晚景
秋水連天,寒鴉掠地,夕陽紅透疏籬。草枯霜勁,颯颯葉聲悲。幾點漁莊雁户,為風波釣艇都稀。關山遠,征人何處,九月未成衣。   柴扉無一事,乾坤偌大,盡可容伊。但著書原錯,學劍全非。漫把絲桐遣興,怕有人户外聞知。如相問,年來踪迹,釆藥未曾歸。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吳綃

吳綃,字冰仙,又號素公,康熙時蘇州人。有嘯雪庵詩餘。她於詩詞之外兼擅書畫,通音律,古琴,絲竹無所不能。出身望族,其詩中稱清初大詩人吳偉業為大兄,當為同族兄妹。她的丈夫許瑤亦能詩 。吳綃對其夫婿開始很滿意,結縭之日曾賦賀新郎詞 ,充分表達了喜悅,幸福和對夫婿的期望。這首詞是封建時代女詞人自咏洞房花燭夜」的空前創舉 。豈知許瑤是個負心郎,他考中進士後登上仕途,就在外另納新寵,棄原配妻室於故里,不再重返家園。吳綃無可奈何,誦經修行 ,度過了孤獨悲傷的一生。她的詞情真語摯,字字皆肺腑之言。從她的作品中,可見其一生之悲歡變化,也反映了封建時代才媛遇人不淑之共同遭遇。

滿江紅   和曹顧庵年伯
秋近江南,荷香處,綠波烟漲。消永晝,一觴一咏,葛巾無恙。文筵不須陳玳瑁,淋漓醉墨瑤箋上。膾松陵,新釣四鰓鱸,漁家餉。   小鼎中,輕雲漾。險韻句,頻頻唱。也勝它,黃公壚畔,共斟村釀。細雨曾催杜老詩,花開不待三郎杖。看群賢,滿座似神仙,蘭亭狀。

曹顧庵: 清初名家曹爾堪,有南溪詞
葛巾: 宋書陶潛傳:值其酒熟,取頭上葛巾漉酒畢,還復著之。
四鰓鱸: 據說松江鱸魚有四鰓,味鮮美。陸游
紀夢詩:團臍霜蟹四鰓鱸 ,樽俎芳鮮十載無。
黃公壚: 壚,古代酒店堆放酒瓮之土台。晉書.王戎傳:嘗經黃公酒壚下 ,顧謂後車 客曰:吾昔與嵇叔夜,阮嗣宗酣飲於此.....
細雨曾催杜老詩: 杜甫詩
片雲頭上黑 ,應是雨催詩。
花開不待三郎杖: 羯鼓錄謂 ,唐明皇通曉音律,尤愛羯鼓。嘗於二月初詰旦,宿雨初晴,景物明麗。臨軒縱擊一曲,曲名春光好,神色自得 。及顧柳,杏皆已發坼,上指而笑曰:此一事不喚我天公可乎?

作者填此闋和韻詞,尚係閨中少女。曹顧庵作滿江紅叠韻十六闋之多 ,當時名流和唱甚眾,吳綃僅十七八歲即與前輩唱和,可知她自幼精研聲律,不同凡響。

附: 曹顧庵滿江紅叠韻十六之一 ,見南溪詞

柳浪方高,桃花雨,一村都漲。應自慰,春風未老,故園無恙。籬笋新抽江燕出,蘆芽半卷河豚上。豆畦邊,薺美釆盈筐,東鄰餉。   柴門外,微波漾。芳樹杪,時禽唱。好邀來春社,細斟家釀。歡喜兒童鴨腳果,逍遙父老蛇條杖。恕余頑,醉後越痴狂,真無狀。

(按:原作下片第五句全依定格,吳綃和韻"也勝它"有襯字。)

賀新郎
花滿藍橋路。畫眉郎,春情似海,屏開金羽。錦幄香車珠翠擁,一派銀箏畫鼓。看鸞鳳,繞身飛舞。椽燭花紅光似晝,彩氈鋪,緩緩移蓮步。烟篆起,博山霧。   人間天上相逢處。隱羅幃,千回萬轉,未容輕許。漏點不禁良夜短,月落嫦娥厮妒。回玉枕,鴛鴦交語。兩兩同心雙結取,笑楚台,當日巫山雨。常比翼,白頭誓。

藍橋: 唐人小說裴航云,裴航應試落第,乘舟遇樊夫人,投詩贈之 。樊夫人答詩:一飲瓊漿百感生,玄霜搗盡見雲英。藍橋便是神仙路,何必崎嶇上玉京。後裴經藍橋驛 ,渴甚,有老嫗喚孫女持漿一甌飲之。裴見雲英姿容絕世,因憶及樊夫人詩,即欲娶雲英為妻。老嫗云欲搗仙藥,索玉杵為聘。裴航乃求得玉杵,為搗藥百日,遂與雲英結為夫婦 。樊夫人雲英姊也。
畫眉郎: 見漢書張敞傳
屏開金羽(雀屏中選): 唐書竇皇后傳》「后父毅以女有奇相 ,且識不凡,何可妄與人?因畫二孔雀屏間,請婚者射二矢,陰約中目則許之。射者閱數十,皆不合。高祖最後射中各一目,遂歸于帝。」
博山: 金博,銅製香爐。《西京雜記》云:「丁緩
.....作九層博山香爐」。呂大臨《考古圖》云:「爐像海中博山 ,下有盤貯湯,使潤氣蒸香,以像海之回環。」
笑楚台,當日巫山雨: 宋玉高唐賦:妾在巫山之陽 ,高丘之阻。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台之下
比翼: 爾雅謂南方有比翼鳥,不比不飛。其名謂之鶼鶼。白居易長恨歌:在天願為比翼鳥

此詞起句用裴航遇雲英的典故,點明作者對於雀屏中選的夫婿非常滿意。接着說她的畫眉郎」以「錦幄香車」(花轎)。「銀箏畫鼓」來迎娶新娘 。以下即寫她自己身穿華麗的禮服,下轎進入夫家的情景。紅燭高燒,紅氈鋪地,博山爐中散發着香霧。舉行婚禮時的描繪,也表現出作者當時激動,喜悅的情感。下片她更以細膩的筆觸 ,寫出洞房花燭夜旖旎的風情。她自己從少女的嬌羞到兩情繾綣,良宵恨短,嫦娥也要厮妒。「回玉枕」以下 ,同心初結,情語纏綿。結末反用巫山神女故事來說明夫婦結縭,並非朝雲暮雨,而是比翼雙飛,白頭偕老。昔時女作家自己描繪新婚之夜的歡樂如此真切,自是從未有的絕妙好詞。

蝶戀花   送舉
陌上槐花人欲去。萬種思量,無計教伊住。枕畔星星和淚語。傷心此夜天將曙。   旅舍風塵留客住。僕馬紛紛。千里京華路。月堣@枝君自許。看花好與花為主。

月堣@枝:《避暑錄話》:「世以登科為折桂。..... 其後以月中有桂,故又謂之月桂。

詞題「送舉」,作者送別已是舉人的丈夫(許瑤)赴京應考進士。清制,春季在京城會試。古代諺語云:槐花黃,舉子忙。全篇是寫與夫婿離別前夕的心情 ,和作者掛念許瑤旅途辛苦。

河滿子   自題彈琴小像
最愛朱絲聲淡,花前漫撫瑤琴。世上幾人能好古,高山流山空尋。目送飛鴻天外,白雲遠樹愔愔。   彈到孤鸞別鶴,凄凄還自沾襟。指下宮商多激烈,平生一片冰心。若話無弦妙處,何須更問知音。

孤鸞別鶴: 陶潛詩:上弦驚別鶴,不弦操孤鸞。
無弦: 宋書隱逸傳陶潛:潛不解音律,而蓄素琴一張,無弦。每有酒適輒撫弄以寄其意。

此詞是作者被丈夫遺棄後自題小像所作。選調河滿子》自是有意為悲傷之吟。自嘆世無知音,遇人不淑,獨居撫琴。「彈到孤鸞別鶴」之曲,徒自「沾襟」而已。結句言悲傷亦難挽回婚姻之不幸,應如陶潛之曠達,琴上無弦,亦無須知知音之人矣。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