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2)   本期第二頁

張恨水 (三)         關於張恨水        更多張恨水詩詞選

張恨水,原名張心遠 (1895-1967),安徽潛山人,一生從事主理報業和小說寫作,作品逾百部,亨負盛名,最為人熟知作品有金粉世家春明外史啼笑因緣,數十年來多次被編成舞臺劇 ,電影,電視劇集,可惜較近年代的觀眾只有興趣於劇情方面欣賞,相信大多數人沒有留意原作者是誰。 作者國學根底很好,除百多部中篇,長篇小說創作外,還寫下大量散文,小品文,隨筆,詩,詞,按張伍先生云不下數千篇,也能作畫,一生筆耕逾數千萬字,作品之多堪稱前無古人 ,抗與內戰期間,以筆為槍,先後寫有"太平花",巷戰之夜大江東去虎賁萬歲八十一夢魍魎世界,激勵國民抗敵精神 ,從不面壁虛構,完全憑親身所見所聞描述國民在戰爭下的生活苦G,社會各階層眾生相,和揭露官僚,巨賈的相互勾結,貪v腐敗,國難當前還過荅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

 

 

 

 

 

 

 

 

 

 

 

 

 

 

 

 

 

 

 

 

 

 

 

 

 

 

 

 

 

 

 

 

 

 

 

 

 

 

 

 

 

 

 

 

 

 

 

 

 

 

 

 

 

 

 

 

 

 

 

 

 

 

 

 

 

 

 

 

 

 

 

 

 

 

 

 

 

 

 

 

 

 

 

 

 

 

 

 

 

 

 

 

臨江仙
眉樣初斜墙外月,淒涼舊院黃昏。疏簾垂地寂無人。落花初滿徑,野竹自迎門。   窗媕R眠人一個,枕邊亂髮如雲。叫伊底事不消魂。焚香薰病榻,掩鏡却愁顰。

浪淘沙
古道大堤遮,殘照西斜。平原莽莽接平沙。幾處荒村人迹斷,屋角棲鴉。   何處起悲笳,雲水無涯。西風天末走龍蛇。河上離人三十萬,歸去無家。

前調
月落夜烏啼,草木風悲。孤城鼓角轉清淒。仿佛有聲關塞去,天黑雲低。   莫問幾人回,斷雁南飛。髑髏吹火戰城西。舊日封侯今日夢,鐵甲成泥。

釆桑子   三闋
琴書漂泊干戈際,有恨填詞,恨也誰知。又是荼蘼半謝時。   不明何事愁浸骨,夢也如痴,醒也如癡。愛唱秦淮夜泊詩。
知音三個都消歇,一個歸休,一個飄流。一個青山骨未收。   喜君正是知音者,且共登樓,買酒澆愁。怕有離時在後頭。
東風處處嗚笳鼓,胡馬江關,夕照河山。忍向天涯又倚欄。   喃喃負手將誰語,哭也無干,歌也無端。填出新詞自己看。

浣溪沙   三闋
無恙家山碧四圍,故宮紫燕出城飛。風前笳鼓吊斜暉。   流水一灣人半渡,鷓鴣猶在柳邊啼。人生無奈是將離。
一抹荒烟黯兩堤,黃河遠去日沉西。可堪孤鶴向南飛。   別後人民渾不似,歸來城郭已全非。大明湖畔柳淒淒。
棗樹花香四月深,小窗開向古槐陰。垂簾人去午沉沉。   老屋閑時堪學佛,春衣典後倦登臨。為渠憔悴到如今。

蝶戀花   三闋
花影扶疏相並處。默默相看,垂首無言語。縱是無言心已許,相逢何必匆匆去。   料得此情卿解取。不道多情,正是多情侶。便道多情千萬句,莫如默默還相聚。
一歲相逢能幾度? 不道相逢,又是風和雨。道得離情剛幾句,可憐天便催人去。   空是名花能解語。相見無多,悔不初相遇。留下衣香還一縷,令人搔首凭欄處。
缺了情天休浪補,補了情天,才識情天苦。不信請君還細數,情場幾個人千古?   不是聞雞能起舞。斷雁哀弦,難作想思譜。只有今生真負汝,蕭條逃出情關去。

半打灾官淚   六闋   調寄憶江南
真可怕,十萬是灾官。拍馬吹牛都枉費,北平根本缺機關。無隙怎能鑽。
要找事,趕快下江南。第一川資無法凑,二來荐信托求難。况要把家安。
相別久,吃喝與宣牌。欠過房錢三個月,電燈電話一齊裁。面子實難挨。
無錢用,打鼓進門來。檀桌鐵床沙發椅,睜睜眼看讓人抬。一去永無回。
談學問,奉此與云云。欲去拉車無氣力,經商又不用公文。討飯也無門。
朋友見,個個拍腰包。錢論鈔洋都不見。癮分黑白兩難熬。共嘆一聲糟。

張伍注: 打鼓,指舊北京時收買舊貨小販,手持寸許小鼓,邊走邊敲,俗稱"打小豉"。

憶江南   三闋
秋深也,蝶瘦不能飛。淒絕西風烟草外,黃華憔悴對殘暉。春夢已成灰。
人去後,落葉滿西樓。鐵馬鳴時聞雁過,半輪殘月在簾鈎。夢醒一天秋。
莫相見,相見兩凄然。俯首拈衣無一語,銷魂同立夕陽邊。芳草落花天。

臨江仙
寒食清明都過了,又還楊柳依依。綠蔭一片亂鶯啼。馬嘶芳草岸,人在畫樓西。   莫向斜陽温舊夢,不如燕子能飛。倚欄情惜絮沾泥。臨風雙袖濕,一曲白銅鞮。

張伍注: 《滿庭芳》,《臨江仙》原載1926年5月7日世界晚報副刊《 夜光》,此係《世界日報副刊《明珠》 重刊,更易數字,以重刊為準。

浣溪沙   四闋
自把瑯環當百城,浪書塵事遣浮生。從來小技易成名。   莫道聰明能誤我,誤人正是半聰明。琴書為我也飄零。
欲道平生一語難,樽前何况是陽關。隔簾人去影姍姍。   古調不須悲白雪,風塵無處覓黃衫。千秋難鏟恨如山。
大半閑情戀夕暉,當年張緒景全非。笑啼不是只填詞。   席上笙歌今夜夢,眼前花事暮春泥。老天猶遣子規啼。
海外人疑是老儒,少年豪氣想蕭疏。再休風雨病相如。   濁酒化為知己淚,新詩吟作絕交書。解人雖有不如無。

采桑子   三闋
因緣千古無凭據,流水空山,天上人間。為道相逢一字難。   真成薄幸何須說,樓上燈闌,馬上霜寒。一樣背人淚暗彈。
鷓鴣一唱腸堪斷,風雨飄飄,歸路迢迢。有個盈盈阻謝橋。   而今浪說當時錯,垂柳樓高,弱水仙遙。苦向東風問小喬。
此中辛苦誰能道,姓字都非,踪迹還稀。看了桃花似夢歸。   從今怕過湖邊路,楊柳依依,燕子飛飛。不見香車見夕暉。

大風之後,雲開日朗,走筆疾書,適得此解。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也。

憶江南   四闋
去歲,作客瀋陽。旅夢惺忪,離懷繾綣,但斷句曰:吹不斷,短笛滿長安。沉吟未定,忽然自覺。時寒雞初唱,殘燈尚明也。此二句絕似短令,起處且含無限傷感。既不明其所自來,亦不欲聽其悠然而逝。倚枕不寐,乃填足憶江南四闋。果為將來之讖語乎?當於他日卜之。

吹不斷,短笛滿長安。明月一欄花着露,銀河迢遞隔簾看。風定夜初寒。
吹不斷,短笛滿長安。幾處樓台螢火外,一鈎殘月故宮邊。秋老夜如年。
吹不斷,短笛滿長安。落木欲遮人去路,西風又是雁來天。唱徹念家山。
吹不斷,短笛滿長安。十丈紅塵飛不起,絕無人處日如丸。此景共誰看。

攤破浣溪沙   七夕   三闋
玉露泠泠夜可憐,藕花香堣謔p烟。一段離愁無着處,抱琴眠。   便在眼前猶是夢,不堪夢塈騢疇P。天上人間同悵望,又今年。
雙袖郎當染淚波,人間亦自有天河。今夜露凉新月瘦,肯來麽。   千古難償兒女債,一生偏是別離多。修到神仙猶有恨,奈情何。
一水迢迢夜氣寒,窺人眉月恰初彎。雲鬢欲蓬羅袂冷,尚依欄。   博得千秋今夜淚,果然天上勝人間。明歲雙星應笑我,與誰看。

水調歌頭   兩闋
秋風似老友,送爽到吾家。呼僮焚香掃地,四壁卷窗紗。添得半窗幽影,羅列一叢紅翠,開遍海棠花。不飲亦如醉,欄外夕陽斜。   黃昏近,人語寂,旅情奢。晚鴻天半飛去,突破古城霞。正是駐軍奏凱,引得男兒鼓舞,郭外起胡笳。我欲招明月,尋夢到天涯。
夜色似秋水,獨坐卷簾看。一絲木穉香味,釀作滿庭寒。未改書生積習,還把吟肩高聳,敲韻遍疏欄。百年幾今夕,單待月光殘。   拔長劍,作狂舞,轉闌珊。遲我十年貧賤,今已讀書難。便算臨流擊楫,只怕長沙雪淚,空嘆好江山。飄泊更何恨,慚愧一儒冠。

偶讀張惠言詞,不覺技癢。把筆神來,有不容拗者,故未從坡公也。

采桑子    拜文丞相祠
英雄不作尋常死,死也驚人,死也驚人。君看南朝尚有人。   庭槐葉葉都南向,解得誰人,解得誰人。獨立空庭憶故人。

憶江南
歸來燕,何處覓秦淮。畫舫笙歌桃葉渡,西風殘照雨花台。今古一低回。

前調
簾外月,無恙玉鈎斜。斷雁欲迷江上路,秋墳猶唱後庭花。王氣落誰家。

臨江仙
一自大名登報後,區區也是人才。西裝革履上高台。當前說鬼話,背後發洋財。   記得諸侯稱上客,舊時金字招牌。於今拜佛拜如來。濫竽聊混食,化蛤再投胎。

浣溪沙    四闋
"長安居,大不易"欲形諸吟咏,輒恐諷及他人。得詞四闋,聊以自嘲。
入蜀三年未作衣,近來天暖也愁眉。破衫已不像東西。   袜子跟通嘲鴨蛋。布鞋幫斷像雞皮,派成名士我何疑。
一兩鮮鱗一兩珠,瓦盤久唱食無魚。近還牛肉不登厨。   今日怕談三件事,當年空讀五車書。歸期依舊問何如。
借物而今到火柴,兩毛一盒費安排。鄰家乞火點燈來。   偏是燭殘遭鼠咬,相期月上把窗開。非關風雅是寒齊。
把筆還須刺激嗎? 香烟戒後少詩抓。盧同早已吃沱茶。   尚有破書借友看,却無美酒向人賖。興來愛唱淚如麻。

注:三件事,指衣食住。   淚如麻,是《捉放曹》老生唱詞:"陳宮心內亂如麻。"

酸詞餘話

《浣溪沙》詞發表後,讀者有若干函賜和,拋磚引玉,自屬幸事。唯此等酸文,偶然自嘲,雖不傷大雅,若再三為之,似有意哭窮。讀者不察,將謂《最後關頭》 同文向某拋下敲門磚,開始對獎助金進攻矣,惡可乎?請結束一詩曰:

不食嗟來四十年,載將白眼看青天。解嘲本屬尋常事,莫把文章事乞憐。

浣溪沙
懷古四首仿飲水集

蟋蟀堂前夕照斜,半閑丞相睡情賒。起來支足聽琵琶。   風利人思建業水,月明誰唱後庭花。東山絲竹黯胡笳。
一曲霓裳舞態輕,蛾眉淡掃可憐生。美人自古號傾城。   夢媃x哥唐社稷,樽前酒令漢君臣。當前秦鑒總分明。
笑指銀藏莫奈何,珊瑚擊碎意婆娑。人間天上正無多。   錦幛不遮東市路,線珠難唱白頭歌。可憐金谷有風波。
千古難填妒婦津,入宮卿自誤聰明,何須撫扇悔初盟。   獨立斜陽如有恨,再彈斷瑟本多情。離騷一卷慰平生。

如夢令   四闋
鄉間晤舊友,問近來作詩填詞乎?答以詩且少作,遑問填詞。友又極道上年三闋《浣溪沙》,頗堪發噱,囑更為之。歸茅廬,因填小令四闋,冬行春令,不知所云,更未能詼諧也。

浪把春光泄漏,恨煞亂鶯啼久。挽起水晶簾,枝下暗彈紅豆。眉皺。眉皺。驚下落花如繡。
腸斷陽關唱罷,獨上風前瘦馬。此去欲何之? 冉冉夕陽西下。歸也。歸也。正是送春前夜。
月冷春江潮信,雲掩巫山峰影。前路望迷離,馬倦玉門關近。春盡。春盡。人與綠楊俱困。
一夜金鈴未住,簾外幾番風雨。多事子規啼,不解老天無語。無語。無語。人在落紅深處。

臨江仙   兩闋
凭欄唱徹江南好,一天玉露凝秋。凄凄殘霧黯迷樓。倚雲憐月瘦,弄影不風流。   蟋蟀堂前生意盡,滿階落木埋愁。畫屏隱約似杭州。旅情縈蜀道,和恨寄吳鈎。
連朝風雨重陽近,卷簾烟黯平蕪。白雲深處遠山孤。雁書傳不到,客恨問何如。   金粉久殘王謝宅,可憐影事成圖。空梁落盡燕泥無。佳人正薄醉,好夢半模糊。

浣溪沙    五
風霧凄迷,忽焉歲闌,山居善懷,夜坐不寐,閑吟《飲水詞》自遣。百感交集,不覺技癢,遂填《浣
溪沙闋 。次日之晨,得報社銘德兄書,囑為元旦增刊寫稿。匆促之中,無意可陳,若復舊話重提,敷洐故事,又感無聊,於是於闋 之後,再增興韻一闋,以復重托。不足言詞,藉以補白云爾。

落葉敲窗歲又闌,濃霜透入草廬寒。擁衾徹夜念家山。   魚燭半殘天未白,村雞高唱夢初還。招魂辛苦渡江關。
一度登樓一黯然,征衫零亂晚風前。大江東去客西遷。   白髮高堂心上影,荒山夕照望中天。凭欄孤嘯又今年。
起舞誰人喚渡河,引杯欲唱大風歌。故園迢遞隔干戈。   一盞苦茶消永夜,半窗黄月下山河。離騷讀得淚滂沱。
記得秦淮蕩畫橈,笙歌聲堳蚻K宵。桃花扇底笑南朝。   一片妖氛黃歇浦,七年烽火白門潮,臨江東望也魂銷。
托迹南山不算貧,自將帖子寫宜春。閉門慚愧學詞人。   入蜀無多詩入史,歸秦不唱雨霖鈴,數將歲月候中興。

盧溝晚唱水調歌頭哀梨
一洗滄海眼,大笑上盧溝。笑他當日東虜,好夢已全休。便是長江飛渡,亦有吳山立馬,此願幾人酬。誤讀金元史,大敵正同舟。   沙漠漠,山隱隱,日悠悠。天風蕩漾,依然氣壯古幽州。不見帝羓遠寄,猶是單于夜遁,暴骨成山丘。長橋今古在,曉月照千秋。

禁夜市聲   白話摸魚兒
卜居西四之西,街巷偏僻,值此冬防禁夜,愈感幽靜。晚來
傭書小倦,擲筆起立,窗外凉月半環 ,霜寒壓瓦。自啓門户視之,長街如洗,,寂無行踪,偶有三輪車過,始覺猶是夢境。忽聞"蘿卜賽梨辣來換"聲 ,正是川居八年夢想境地之實現也。歸室構思,填摸魚兒》一闋。因押換字 ,非用鸞端詞韻去聲不可,(押上聲入聲,便不好聽)。此韻極狹,頗為所苦,既成,亦頗引為得意也。錄供讀者一粲。

滿長街電燈色黃,三輪兒無伴。寒風一卷風沙起,落葉枯條牽絆。十點半,原不是更深,却已行人斷。崗亭幾段,有一警青衣,老槍挾着,悄立魏墙畔。   誰吆喚?隔條胡同正躥。長聲拖得難貫,硬麵餑餑呼凄切,聽着教人心軟。將命算,扶棍的,盲人鑼打叮噹緩,應聲可玩。道蘿卜賽梨,央求買,允許辣來換。

筆者按: 此調以幽咽見長,平仄一定,填詞家向不通融。十點半之十字,宜平。我沒法換。硬面二字宜平,蘿卜賽梨之賽,亦宜平。吆喚聲中,硬向叫成銀棉,賽呼成篩,只好從俗矣。反正是打油,我想見笑大方也無關係也。

浣溪沙    兩闋
背立西風泣薜蘿,秋墳斷韻有誰和。悄然無語下山阿。   淺草平原烟黯淡,斷橋流水影婆娑。淒涼殘月落秋河。
行過回廊一黯然,兩三螢火入荒烟。舊時院落墜秋千。   驚起還憐輕似葉,荊釵卸却鬢雲偏。御風歸去擬飛仙。

忽然得句云云自以為甚饒鬼趣,既信筆凑為浣溪沙。頃刻已得二闋。興來走筆,第三闋予又起句云:"欲向荒園拾墜歡,不辭辛苦到人間。"阿萍來,潜立身後,讀之遽奪筆去,予亦為之軒渠不置。

水晶簾    三闋
倚欄無語墜珠鈿。晚風前,鬢雲偏。黃花人影,惆悵夕陽天。莫向碧梧温舊夢,今夜月,不能圓。
夜窗風雨屋如舟。一天秋,到簾鈎。青燈明鏡。對影不勝愁。有個人人愁似我,和夢睡,在西樓。
倚欄擊節不成歌,雁初過,意如何。蒼茫雲水,無恨舊山河。長笛一聲天半起,風露堙A月明多。

曩在北平,喜為小詩小詞,隨時發表報端。覆瓿之物,過既棄之,未嘗置意也。者番北上,笑鴻兄言,劉雁聲兄處,剪貼有拙作若干,並為代誦詞句。十年舊事,湧上心頭,雖鬢毛斑矣,未免有情,因索回一觀,復抄一份,留置案底。適編畫刊,每遇示寸空白,填補為難,即隨意采用之,乃恍然竹頭木屑,亦有用之物。而劉兄嗜痂乃轉有大助於不才,尤可謝也。

長相思
不自由,却自由,黑市黃金照樣偷。有機誰不投?   禁不休,作不休。越管黃金越發愁,牌價乾脆收。

庚侵兩韻,未免亂押,此是打油,方家幸勿嚴格以繩也。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