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2)   本期第一頁

詩餘閒拾    

岳珂       吳小如說岳飛的三首詞 

祝英臺近   登多景樓
甕城高,盤徑近,十里筍輿穩。欲駕還休,風雨苦無准。古來多少英雄,平沙遺恨。又總被,長江流盡。   倩誰問,因甚衣帶中分,吾家自畦畛。落日潮頭,慢寫屬鏤恨。斷腸煙樹揚州,興亡休論,正愁盡河山雙鬢。

宋,岳珂(1183-?),字肅之,岳飛孫子。他痛憤祖父為秦檜陷害,作金陀粹編籲天辯誣集天定錄上奏政府。又著有愧郯錄桯史等書婿

史達祖

雙雙燕   詠燕
過春社了,度帘幙中間,去年塵冷。差池欲住,試入舊巢相並。還相彫梁藻井,又軟語商量不定。飄然快拂花梢,翠尾分開紅影。   芳徑,芹泥雨潤,愛貼地爭飛,竟夸輕俊。紅樓歸晚,看足柳昏花瞑。應自棲香正穩,便忘了天涯芳信。愁捐翠黛雙蛾,日日畫闌獨凭。

秋霽
江水蒼蒼,望倦柳愁荷,共感秋色。廢閣先涼,古簾空暮,雁程最嫌風力。故園信息,愛渠入眼南山碧。念上國,誰是,膾鱸江漢未歸客。   還有歲晚,瘦骨臨風,夜聞秋聲,吹動岑寂。露蛩悲,青燈冷屋,翻書愁上鬢毛白。年少俊游渾斷得,但可憐處,無奈苒苒魂驚,釆香南浦,翦梅煙驛。

夜合花
柳鎖鶯魂,花驚蝶夢,自知愁染潘郎。輕衫未攬,猶將淚點偷藏。念前事,怯流光,早春窺,酥雨池塘。向消凝堙A梅開半面,情滿徐妝。   風絲一寸柔腸,曾在歌邊惹恨,燭底縈香。芳機瑞錦,如何未繡鴛鴦。人扶醉,月依牆,是當初,誰敢疏狂。把閒言語,花房夜久,各自思量。

玉胡蝶
晚雨未摧宮樹,可憐閒葉,猶抱涼蟬。短景歸秋,吟思又接愁邊。漏初長,夢魂禁,人漸老,風月俱寒。想幽歡土花庭甃,蟲網闌干。   無端啼蛄攪夜,恨隨團扇,苦近秋蓮。一笛當樓,謝娘懸淚立風前。故園晚,强留詩酒,新雁遠,不致寒暄。隔蒼烟,楚香羅袖,誰伴嬋娟。

宋,史達祖,字邦卿,號梅溪。汴(今河南開封)人,居杭州。依附當時的權相韓侘胄為堂吏。他的詞以工巧見長,張鎡認為可以分鑣清真,平睨方回(和周邦彥,賀鑄嫓美)。有梅溪詞


南唐二主詞  (二)    更多李璟,李煜詞

李煜

李煜(公元937-978),初名從嘉,即位後,改名煜,字重光,是元宗李璟的第六子。面貌英奇,廣額豐頰,一面重瞳子,酷愛書畫文詞,著作頗多,又擅長音律。初封吳王,元宗十九年 ,當宋太祖建隆元年,立為太子,元宗南巡,留金陵監國,二十五歲即位,時南唐已奉正朔,尊事中原,不憚卑屈,境內賴以少安。後來宋滅南漢,始怏怏以國蹙為憂。宋太祖趙匡胤曾兩詔其北上開封朝覲 ,李煜不敢冒險,託故推辭,終於招致了宋軍的進攻。公元九七五年,宋師以曹郴為統帥,三路下南唐,翌年攻陷首都金陵,後主肉袒降於軍門,國亡,在位凡十五年。即隨宋軍北上 ,到達開封,太祖令白衣紗帽,待罪明德樓下,封為違命侯。太宗即位,改封隴國公,一直過着囚虜生涯,心情悽苦,嘗與金陵舊宮人書云:此中日夕 ,只以眼淚洗面。每懷故國,詞調愈工,太平興國三年七月七日為後主生日,在賜第命故伎作樂,聲聞於外,宋太宗趙光義忌其有故國不堪回首之詞,就命人賜給他一種牽機藥」 ,將他毐死。死時年四十二歲。後主一生,善研內典,頗廢國事,在政治上雖慘遭失敗,然而,在文學上則成就很高。其詞眼界廣大,感慨深長,不但集唐及五代之大成,實開後代之新境界 。著有雜說百篇,集十卷,今僅存有詞六十餘首。

長相思
雲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兒薄薄羅。輕顰雙黛螺。   秋風多,雨相和。簾外芭蕉三兩窠。夜長人奈何。

緺: 紫青色絲帶。   雨相和:《全唐詩》作雨如和。   窠: 六朝人口語 ,一株叫一窠。

玉樓春
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鳳簫吹斷水雲間,重按霓裳歌遍徹。   臨風誰更飄香屑,醉拍闌干情味切。歸時休放燭花紅,待踏馬啼清夜月。

《玉樓春》:「花間集」顧鰽起句有「月照玉樓春漏促」和「柳映玉樓春日晚」,因取為詞名 。《詞苑》:「李後主宮中未嘗點燭,每夜則懸大寶珠,光明一室,嘗賦玉樓春詞云云。」
晚妝初了明肌雪:《全唐詩》作曉妝。
鳳簫吹斷水雲間: 呂本作笙簫。   吹斷,《詞譜》作聲斷,《全唐詩》同。
重按霓裳歌遍徹:陸游《南唐書》:「後主昭惠國后,名娥皇,通書史,善歌舞,尤工琵琶。故唐盛時,霓裳羽衣最為大曲,亂離之後,絕不復尋。后得殘譜,以琵琶奏之 ,於是開元天寶之遺音,復傳於世」。可見此詞是為大周后作,描寫江南歌舞之盛况。周不幸早死,後主寫了一篇哀誄有云:「霓裳舊曲 ,韜音淪世,失昧齊音,猶傷孔氏。故國遺聲,忍乎湮墜。我稽其美,爾揚其秘。程度餘律,重新雅製」。則又不勝其悽惋了。
臨風誰更飄香屑: 《草堂詩餘》,呂本皆作「春」。據我看來,上面明明有個「春」字,何必再來一個。下文緊結「誰更飄香屑」,「飄」是動詞 ,「風」自然好得多了。(詞自然不避重字,但以不重為佳。)
醉拍闌干情味切:《草堂詩餘》,《花草萃編》作「未」,「情未切」,雋永,「情味切」,明快 。兩個字都可以。
歸時休放燭花紅: 《草堂》作「放」,王本作「光」。
王世貞評:
「歸時休放燭花紅,待踏馬啼清夜月」,致語也,「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情語也 。後主是一詞手。據我看,這兩句詞說他有韻致可,說他很豪宕亦可,後主胸襟,畢竟和常人不同。

阮郎歸   呈鄭王十二弟
東風吹水日銜山,春來長是閒。落花狼藉酒闌珊,笙歌醉夢閒。   佩聲悄,晚妝殘。憑誰整翠鬟。留連光景惜朱顏,黃昏獨倚闌。

這首詞,馮延巳陽春集有,歐陽修六一詞有 ,晏殊蘭畹集也有。但草堂詩餘却斷定是後主寫的 。這因為詞後有後主的東宮書府的印信。
鄭王名重善,中主第七子。開寶四年,出使宋朝,留京師,久久不歸。後主篤於友愛,每憑高北望,泣下霑襟,曾寫了一篇却登高文,有原有鴒兮相從飛 ,嗟予季兮不來歸等語,極為悲楚。
佩聲悄: 草堂詩餘》作「春睡覺」。
憑誰整翠鬟:  憑誰草堂詩餘》作無人。

臨江仙
櫻桃落盡春歸去,蝶翻輕粉雙飛。子規啼月小樓西。玉鉤羅幕,惆悵暮煙垂。   別巷寂寥人散後,望殘煙草低迷。鑪香閒裊鳳凰兒。空持羅帶,回首恨依依。

蔡絛《西清詩話》載後主圍城中,作《臨江仙》詞,其下関三句,未就而城破。於是劉延仲補云:「何時重聽玉驄嘶。撲簾飛絮,依約夢回時」。康伯可補云:「閒尋舊曲玉笙悲,關山千里恨,雲漢月重規」。《耆舊續聞》駁蔡說道:余家藏後主七佛戒經,又雜書二本,皆作梵葉,中有臨江仙,塗注數字,未嘗不全,後則書太白詞數章,是平日學書也。其後三句云:「鑪香閒裊鳳凰兒。空持羅帶,回首恨依依」。據此,則臨江仙詞,本係全文,為平日所書,不一定城破時作;再說此詞描寫春景,金陵城慼A在開寶八年十一月,那正是雨雪霏霏的冬天,怎麽能說「櫻桃落盡春歸去」呢?

蝶翻輕粉雙飛: 「輕」,呂本,侯本作金,此依《耆舊續聞》。
玉鉤羅幕: 這四字胡仔《苕溪漁隱叢話》作「曲闌金箔」,呂本作「珠簾畫箔」。
惆悵暮煙垂: 暮煙垂,這三字各本俱作「卷金泥」。
別巷寂寥人散後: 別,各本作「門」。後,各本作「去」。
鑪香閒裊鳳凰兒: 這埵釣熇婺挭:一,香爐作鳳凰形。二,爐香裊繞作鳳凰狀。

《佘雪曼選注》


吳梅  詞學通論   兩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六) 賀鑄 鑄,字方回,衛州人,孝惠皇后族孫。元祐中,通判泗州,又倅太平州。退居吳下,自號慶湖遺老 。有《東山寓聲樂府》。錄《柳色黃》一首:

    薄雨收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闊。長亭柳蓓纔黃,倚馬何人先折。烟橫水漫,映帶幾點歸鴻,平沙銷盡龍沙雪。猶記出關來,恰而今時節。   將發。畫樓芳酒,紅淚清歌,便成輕別。回首經年,杳杳音塵都絕。欲知方寸,共有幾許新愁,芭蕉不展丁香結。憔悴一天涯,兩厭厭風月。

    張文潛云:「方回樂府,妙絕一世,盛麗如游金,張之堂,妖冶如攬嬙,施之袪,幽索如屈,宋,悲壯如蘇,李。」周少隱云:「方回有『梅子黃時雨』之句 ,人謂之賀梅子。方回寡髮,郭功父指其髻謂曰:『此真賀梅子也。』」陸務觀云:「方回狀貌奇醜,俗謂之賀鬼頭。其詩文皆高 ,不獨長短句也。」據此,則方回大概可見矣。所著《東山寓聲樂府》,宋刻本從未見過,今所據者,只王刻,毛刻,朱刻而已。所謂寓聲者 ,蓋用舊調譜詞,即摘取本詞中語,易以新名。後《東澤綺語債》略同此例。王半塘謂如平園近體,遺山新樂府類,殊不倫也。(詞中《清商怨》名《爾汝歌》 ,《思越人》名《半死桐》,《武陵春》名《花想容》,《南歌子》名《醉厭厭》,《一落索》名《窗下綉》,皆就詞句改易,如《如此江山》 ,《大江東去》等是也。)方回詞最傳述人口者,為《薄倖》,《青玉案》,《望湘人》,《踏莎行》諸闋,固為傑出之作。他如《踏莎行》云:「斷無蜂蝶夢幽香 ,紅衣脫盡芳心苦」。又云:「當年不肯嫁東風,無端卻被西風誤」。《下水船》云:「燈火虹橋 ,難尋弄波微步。」《訴衷情》云:「秦山險,楚山蒼,更斜陽。畫橋流水,曾見扁舟,幾度劉郎。」《御街行》云:「更逢何物可忘憂 ,為謝江南芳草。斷橋孤驛,冷雲黃葉,相見長安道。」諸作皆沉鬱,而筆墨極飛舞,其氣韻又在淮海之上,識者自能辨之。至《行路難》一首 ,頗似玉川長短句詩,諸家選本,概未之及。詞云:「縛虎手,懸河口,車如雞棲馬如狗。白綸巾,撲黃塵。不知我輩可是蓬蒿人。衰蘭送客咸陽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作雷顛,不論錢。誰向旗亭美酒斗十千。   酌大斗,更為壽。青鬢常青古無有。笑嫣然,舞翩然。當壚秦女十五語如弦。遺音能寄秋風曲。事去千年猶恨促。攬流光,繫扶桑。爭奈愁來一日却為長 。」與《江南春》七古體相似,為方回所獨有也。要之騷情雅意,哀怨無端,蓋得力於風雅,而出之以變化,故能具綺羅之麗,而復得山澤之清 ,(《別東山詞》云:「雙携纖手別烟蘿,紅粉清泉相照」。可云自道詞品,)此境不可一蹴即幾也 。世人徒知黃梅雨佳,非真知方回者。

(七)秦觀 觀,字少游,高郵人。登第後,蘇軾荐於朝,徐太學博士,遷正字,兼國史院編修,坐黨籍遣戍。有《淮海詞》三卷。錄《踏莎行》一首: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堭袪尬ョC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晁無咎云:「近來作者,皆不及少游,如『斜陽外,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雖不識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語。」蔡伯世云:「子瞻辭勝乎情 ,耆卿情勝乎辭,辭情相稱者,惟少游而已。」張云:「少游多婉約 ,子瞻多豪放,當以婉約為主。」葉少蘊云:「少游樂府,語工而入律,知樂者謂之作家歌。子瞻戲之『山抹微雲秦學士,露花倒影柳屯田』 ,微以氣格為病也。」諸家論斷,大抵與子瞻並論。余謂二家不能相合也。子瞻胸襟大,故隨筆所之,如怒瀾飛空,不可狎視。少游格律細 ,故運思所及,如幽花媚春,自成馨逸。其《滿庭芳》諸闋,大半被放後作,戀戀故國,不勝熱中,其用心不逮東坡之忠厚,而寄情之遠,措語之工,則各有千古;他作如《望海潮》云:「柳下桃蹊 ,亂分春色到人家。西園夜飲鳴笳。有華燈礙月,飛蓋妨花。」《水龍吟》云:「花下重門,柳邊深巷,不堪回首。」《風流子》云:「斜日半山 ,暝烟兩岸,數聲橫笛,一葉扁舟。」《鵲橋仙》云:「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千秋歲》云:「春去也 ,飛紅萬點愁如海。」《浣溪沙》云:「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此等句皆思路沉着,極刻畫之工 ,非如蘇詞之縱筆直書也。北宋詞家以縝密之思,得遒之致者,惟方回與少游耳。今人以秦,柳並稱,柳詞何足相比哉。

    (《高齋詩話》云:「少游自會稽入都,見東坡。東坡曰:『不意別後却學柳七作詞。』少游曰:『某雖無學,亦不如是。』東坡曰:『銷魂 ,當此際,非柳七語乎?』據此,則少游雅不願與柳齊名矣。」)惟通觀集中,亦有俚俗處,如《望海潮》云:「妾如飛絮,郎如流水,相沾便肯相隨。」《滿園花》云:「近日來非常羅皂,醜佛也須眉皺,怎掩得旁人口。」《迎春樂》云:「怎得香香深處,作個蜂兒抱。」《品令》云:「幸自得,一分索,强交人難吃。好好地惡了十來日,恰而今較些不。」又云:「帘兒下時把鞋兒踢,語低低,笑咭咭。」又云:「人前强不欲相沾識,把不定,臉兒赤。」竟如市井荒傖之言,不過應坊曲之請求,留此惡札。詞家如此,最是魔道,不得以宋入之作為之文飾也。但全集止此三四首,尚不足為盛名之累。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夏承燾(1900-1986)著名詞學家,畢生致力於詞學研究和教學,是現代詞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字瞿禪,別號瞿髯,浙江溫州人。

 

 

 

 

 

 

 

 

 

 

 

 

 

 

 

 

 

 

 

 

 

 

 

 

 

 

 

 

 

 

 

賀鑄
鐵面剛梭古俠儔,肯拈梅子說春愁。燕山胡角樊樓酒,臨逝同誰拍六州。

賀鑄,北宋詞人。字方回,號慶湖遺老,衛州(今河南汲縣)人。宋太祖孝惠賀后的族孫。歷仕右班殿值,泗州,太平州通判等職。博學强記 ,尤工詞。有慶湖遺老集東山詞

鐵面: 葉夢得作賀鑄傳,謂其人"長七尺,眉目聳拔,面鐵色"。
燕山胡角: 謂遼兵入侵。
樊樓: 北宋汴京酒樓名。
六州: 指賀鑄六州歌頭詞。
梅子: 賀鑄青玉案梅子黃時雨句 ,時人呼為賀梅子。

題解

賀鑄性格豪爽,喜劇談天下事,可否不略少假借;雖貴要權傾一時,少不中意,極口詆無遺詞,故人以為近俠。尤長於度曲,嘗言:吾筆端驅使李商隱 ,温庭筠,常奔命不暇。賀鑄詞內容比較豐富,風格也多樣化。在婉約派詞佔上風的北宋時期 ,他的詞相當突出。例如他的六州歌頭》:「笳鼓動 ,漁陽弄,思悲翁。不請長纓,繫取天驕種,劍吼西風。」這是他晚年感憤時事之作。他卒於宣和七年,其時宋,遼邊衅方熾 ,宋朝廷乃深諱之,他的詞為此而發。過去詞家僅僅欣賞他的「梅子黃時雨」之類綺怨閑愁的詞 ,對他的評價是不夠全面的。

周邦彥(一)
崇寧殘局鬧笙歌,亡國哀音論不苛。氣短大江東去後,秋娘庭院望斜河。

周邦彥,北宋著名詞人,字美成,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徽宗時為徽猷閣待制,提舉大晟府。有清真集,又名片玉詞

崇寧殘局: 崇陵,宋徽宗年號,時已是北宗末年。崇寧四年,宋徽宗成立音樂機構大晟府,粉飾承平。
亡國哀音: 南宋張侃著揀詞,斥周邦彥詞是亡國哀音
大江東去: 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詞句。
秋娘庭院: 泛指妓院。

題解

周邦彥精通音律,曾創作不少新詞調。其詞精工穠麗,格律謹嚴,內容多寫閨情,羈旅,也有咏物之作。影響很大,有人譽為詞家之冠。也有人斥他的詞是亡國哀音」。蘇軾是周邦彥父親的朋友 ,周邦彥早年曾受其影響。可是在蘇軾開大江東去」豪放詞風之後,周邦彥的詞還局限於秋娘庭院」的狹窄範圍內 ,這是令人泄氣的。

周邦彥(二)
崇寧禮樂比伊周,江水難湔七字羞。歸魄梵村應有愧,錢塘長繞月輪流。

崇寧禮樂比伊周: 周邦彥祝壽之詞,有人在周公禮樂中句 ,他以宋徽宗的崇寧禮樂比伊尹,周公的功業。
七字: 指「人在周公禮樂中
錢塘長繞月輪流: 周邦彥墓在錢塘江岸月輪山西邊的梵村。

題解

錢塘江雖然環繞周邦彥墓邊的月輪山奔流,也難湔洗周邦彥阿諛宋徽宗崇寧禮樂的恥辱。

萬俟雅言
字字宮商費苦辛,一篇春草變荊榛。笳鐃聲婼朘蚽說A氯短朝堂顧曲人。

萬俟雅言,北宋詞人。自號詞隱。崇寧中充大晟府制撰,有大聲集

春草: 指萬俟雅言的春草碧》一詞。
笳鐃: 軍隊中的樂器,此指北宋末年與北方民族的軍事行動。
脂粉: 萬俟雅言的大聲集》以"脂粉才情,雪月風花"分編。
朝堂顧曲人: 指周邦彥。周為國立音樂機構大晟府的提舉。顧曲,三國志周瑜傳:曲有誤,周郎顧。

題解

萬俟雅言的詞嚴依宮律。其春草碧》一首,且上下片字字四聲相對。這就使詞作的康莊大道變成充塞荊棘的小徑了。而且當時北方戰氯日亟,他的詞集以"脂粉才情,雪月風花"分編,周邦彥又替他的詞集取名《大聲集》,這在我們看來,是富有諷刺意味的。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