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3)   本期第四頁

王昶 - 明詞綜卷十一

吳山   字岩子,當塗人,上元卞琳室,有《青山集》

鵲橋仙   戊子廣陵七夕有感
思量昨歲,秣陵此夕。正水閣風清天碧。六朝佳處舊繁華,細草路紅燈月白。   今年萍寄,隋宮咫尺。歎異代煙花寥寂。情同旅夜起歸思,愁絕是隔江寒笛。

沈素嘉   吳江人,葉學山室

點絳脣   寄吳夫人小畹
隔過牆頭,幾番共聽黃昏雨。別來情緒,向北看春樹。   一院籐花,底是臨書處。還分取,綠窗朱户,裊裊茶煙縷。

 

龐蕙纕   字小畹,吳江人,吳玉川室

點絳脣   次沈素嘉韻
十載芳隣,自憐一別還如雨。看雲愁緒。隔箇江天樹。   佳句曾題,小楷紅箋處。頻看取,相思難據,一瞬情千縷。

徐元端   字延香,江都人,范某室,有《繡閒集》

清平樂
繡窗無那,自卷簾兒坐。羞覩黃鶯枝上臥。拋去青梅數顆。   東風陣陣相摧。胭脂零落蒼苔。春色依然歸去,為誰留下愁來。

南鄉子
獨坐數歸期。花影重重日影低。無計徘徊思好句,遲遲。除却春愁沒箇題。   閑倚畫樓西。芳草青青失舊堤。猶記當時人去處,依依,紅杏花邊一酒旗。

周蘭秀   字弱英,吳江人,平湖孫某室

浣溪沙
雨過池塘萬綠生。微風吹滿繡簾輕。遠山一角夕陽明。   靜堬香來扇底,夢餘蕉影倚窗橫。關情何處玉簫聲。

武氏   三水人,文翔鳳室

如夢令
畫閣閑吟玉案。寂寂薰風庭院。微悶坐花前,獨把蘭干倚徧。簾卷。簾卷。秋在桐陰一半。

翁孺安   號靜和居士,常熟人,適同邑顧氏,有《浣花居遺稿》

浣溪沙
雁陣纔過一字行。碧天沉影散秋光。涼風初沁白羅裳。   墮葉井梧旋靜砌,含英籬菊護低牆。聲聲何處搗衣忙。

李端卿   錢塘人

謁金門
風乍暖,樹底鶯聲欲囀。窗外小梅香數點。枝頭春意淺。   盡日畫屏獨掩。閑却繡床金翦。寶枕初回香夢遠。亂愁天不管。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龐樹柏(檗子)   玉琤瑽館詞

浣溪沙   寒山寺題壁
幾曲吳波晚櫂移。冷楓衰柳各依依。林烏啼罷雁初飛。   虛閣殘鐘孤枕夢,亂山落月一船詩。夜禪參到斷腸時。

清峭。

王以敏(夢湘)   檗塢詞存

八聲甘州
記車塵十里,走鈿車,紋窗按紅牙。又短衣孤劍,亂山危驛,獨去天涯。落絮捲春無影,夢斷碧雲斜。昔日華堂燕,今日誰家。   吟徧宮溝冷葉,望重城不見,但見飛沙。儘悲涼心事,分付晚啼鴉。把東風,當時錯認,算人間無地種瓊花。千秋恨,滿青衫淚,不為琵琶。

深切而駘蕩。

余年十五學詞於夢湘丈,今遂四十載,丈詞奄有梅溪夢窗之勝,以不為標榜,故知者較稀,然實湘中翹楚,足與湘雨楚頌並驅中原。

桂赤(伯華)

臨江仙
落盡紅英萬點,愁扳綠樹千條。雲英消息隔藍橋。袖間今古淚,心上往來潮。   懊惱尋芳期誤,更番懐遠詩敲。靈風夢雨自朝 朝。酒醒春色暮,歌罷客魂消。

語含哲理,詩雜仙心。

王蔭昌(五橋)   尺壺詞

八聲甘州   蘭因室話十年舊事,感而賦此。
記畫屏蘭燼,夜惺忪,斜月盪簾陰。正荼ワ颸寣A風絲露顆,凉徧羅襟。多少秦箏清怨,池閣總惜愔。說到天涯遠,愁比春凉。   去夢不堪重省,儘江天不盡,煙靄沉沉。更芳蕪綠減,鬢影漸霜侵。長亭路,楊絲攀罷,甚離懷猶繫到而今。渾無奈,有斜陽處,都是秋心。

康有為(廣廈)

蝶戀花
記得珠簾初捲處。人倚闌干,被酒剛微醉。翠葉飄零秋自語。曉風吹墮橫塘路。   詞客看花心意苦。墜粉零香,果是誰相誤。三十六陂飛細雨,明朝顏色難如故。

姚紹書(伯懷)

蝶戀花
一角紅牆遮夢斷。燕子來時,綠滿閒庭院。心事訴春春不管。梨花瘦盡東風懶。   錦瑟年華悲畹晚。蹙損雙蛾,鏡埵亂C換。放入輕寒簾未捲。漫天飛絮如愁亂。

吳昌綬(伯宛)   松鄰遺集

虞美人
春歸未解人憔悴。翻遣愁人醉。和愁借病且疎慵。偏又江南天氣雨聲中。   煙蕪滿目愁無際。幾許傷春意。舊時衣袂舊東風。苦被寒冰結淚不能紅。

伯宛校刊雙照樓宋元人詞,精密絕倫,有功詞苑,自為詞不多,皆温雅可誦。


清詞選讀

鄭板橋  (三)

滿江紅   田家四時苦樂歌   錄其一
細雨輕雷,驚蟄後,和風動土。正父老催人早作,東畲南圃。夜月荷鋤村犬吠,晨星叱犢山沉霧。到五更驚起是荒雞,田家苦。   疏籬外,桃花灼。池塘上,楊絲弱。漸茅檐日暖,小姑衣薄。春韭滿園隨意剪,臘醅半瓮邀人酌。喜白頭人醉白頭扶,田家樂。


散曲   錄二

道情

開場白
楓葉蘆花並客舟。烟波江上使人愁。勸君更盡一杯酒。昨日少年今白頭。自家板橋道人是也,我先世元和公公,流落人間,教歌度曲,我如今也譜得道情十首,無非喚醒痴聾,銷除煩惱,每到山青水綠之處,聊以自遣自歌,若遇爭名奪利之場,正好覺人覺世,這也是風流世業,措大生涯,不免將來請教諸公,以當一笑。

老漁翁。一釣竿。靠山崖。傍水灣。扁舟往來無牽絆。沙鷗點點輕波遠。荻港蕭蕭白晝寒。高歌一曲斜陽晚。一霎時波搖金影。驀抬頭月上東山。

老書生。白屋中。說黃虞。道古風。許多後輩高科中。門前僕從雄如虎。陌上旌旗去似龍。一朝勢落成春夢。倒不如蓬門小巷。教幾箇小小蒙童。

〔尾聲〕風流家世元和老。舊曲翻新調。扯碎狀元袍。脫却烏紗帽。俺唱這道情兒歸山去了。

道情,散曲形式之一。本為道士警醒人心世道超脫塵凡的說唱曲,後發展為民間文藝。     


雲起軒詞     荒台滿地成秋苑,細雨輕寒閉小樓

有清一代詞人,以晚清四大家况夔笙,朱彊村,王半塘,鄭文焯為最著,此四家各有所本,或宗清真,或宗夢窗,白石。能卓然灑脫,天籟自嗚,寫吾胸臆的 ,恐怕只有文廷式一人。

文廷式(1856 - 1904),字道希,號芸閣,江西萍鄉人。光緒庚寅年(1890)成進士,授職編修,擢侍讀學士。戊戌政變,以新黨見坐,東走日本。歸國未幾,光緒三十年甲辰卒於萍鄉 ,年四十九。
朱彊村對文廷式推崇備至,謂其"拔x異軍成特起,非關詞派有西江",的確是文的知己。他的詞率性寫情,無視於各詞派。他的:

鷓鴣天   贈友
萬感中年不自由,角聲吹徹古梁州。荒台滿地成秋苑,細雨輕寒閉小樓。   詩漫興,酒新蒭。醉來世事一浮漚。憑君莫過荊高市,滹水無情也解愁。

詩漫興: 隨意即興寫詩   酒新蒭: 新釀的酒   荊高: 戰國時荊軻和高漸離   滹水: 從山西省流入河北省

有人說詞似稼軒,事實上他受稼軒的影響不大,也無意學稼軒的沉鬱。他只是取法稼軒放膽寫懷的方法,他的感情到了非抒不可的時候,就信筆直書,不假雕琢。正因如此 ,所以能成為異軍特起。

虞美人
南朝一段傷心事,楚楚思公子。幽蘭泣露悄無言,不是桃根桃葉鎮相憐。   若為留得花枝在,莫問滄桑改。鴛鴦鸂(敕鳥)一雙雙,欲採芙蓉憔悴隔秋江。

(敕鳥合為一字)

(附: 譚仲修虞美人詞 : 東風冷向花枝笑,轉眼花枝老。淡烟依舊送南朝,何事美人,顏色念奴嬌。   天涯一樣文章賤,公子空相見。酒杯傾與隔江山,山下無多 ,楊栁不堪攀。)

(本事) 據清郭則沄《清詞玉屑》: 栗娘,姓沈,是吳中名妓,藝冠一時。後來嫁了周雲將為妾,二年後雲將去世,她矢志不再嫁,五年之後亦離世。周雲將生時,藏有任渭長畫扇面一把,一面寫折枝桃花,另一面寫李香君小像 。譚仲修(譚獻)為題虞美人詞,道希(文廷式)和詞。
又清冒廣生《小三吾亭詞話》:" 任渭長為余舅周雲將畫扇,一面寫折枝桃花一面寫李香君小像,譚仲修為題虞美人詞(見上),文道希和云云 。舅亡,扇存其姫人沈栗娘所。栗娘者,
吳中名妓,色藝冠一時。歸余舅二年而寡,又五年而死。余為作傳 ,一時名流咸為題咏。。。。。。。。。。。。。。。。。。"

蝶戀花
九十韶光如夢裡,寸寸關河, 寸寸銷魂地。落日野田黃蝶起,古槐叢荻搖深翠。   惆悵玉簫催別意, 蕙些蘭騷,未是傷心事。重疊淚痕緘錦字,人生只有情難死。

前介紹文廷式詞一首:

臨江仙
我所思兮江上路,臨風贈與瑤華。玉樓天半卷朱霞。飛鴻將遠夢,一夜到伊家。   強忍閒情情轉切,淚痕彈濕窗紗。相思相望各天涯。知卿憔悴甚,不忍問桃花。

這是一首戀情詞。除"江上路","風","飛鴻"數字寫眼前景物外,其餘均就有所思加以展開,全為想象之詞。因風而飛贈瑤華(傳說中的仙花),夢魂亦隨鴻雁飛到伊家,見伊因想思而落淚,而憔悴,以至不忍以春日景事相問。情思搖蕩,一片神行,以疏宕之筆寫旖旎之情,誠為佳構。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明  葉小鸞    

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一名叫王壽邁的文人在北京一個地攤發現一塊硯台,滿身污迹塵垢,其貌不揚 ,但拿在手中,又發覺它似乎透出一種特別神韻之氣,於是不露半點顏色,以極少價錢買了這塊舊硯回家。經過一番剔垢洗涮,刻在硯台上的一行行文字漸漸浮現出來,他簡直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晴 ,兩首七絕後面的落款清楚寫着於疏香閣小鸞。原來他不費功夫得來的這塊舊硯,竟是在世上隱現了二百多年的眉子硯,它最初的主人正是明末江南 吳江才女葉小鸞。

明崇禎二年(1629),葉小鸞與母親一起,為曾養育過自己十多年的舅母張倩倩掃墓,並順道回外公家探親。舅舅沈自炳用上好硯材製成三塊硯台,分別取名眉殊,眉子和眉娘,分送給紈紈 ,小紈和小鸞三個才貌雙全的外甥女。小鸞得到的便是眉子硯,此硯長三寸,寬二寸,厚半寸,恰似一彎娥眉。小鸞喜極,為之口占二絕,刻於硯背:

天寶繁華事已陳,成都畫手樣能新。如今只學初三月,怕有詩人說小顰。
素袖輕籠金鴨烟,明窗小几展吳箋。開奩一硯櫻桃雨,潤到清琴第幾弦。

從此,這塊眉子硯陪伴着江南才女葉小鸞在疏香閣,見證了她寫出《返生香 》堛漱@首詩,《疏香閣詞》堛漕C一首詞,也見證了晚明小品《分湖石記》,《蕉窗夜話》的誕生。

小鸞香消玉殞後沒幾年,朱明王朝轟然倒塌,清兵蹂躪江南,葉小鸞父親帶着四個兒子削髮為僧,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從此,這塊眉子硯於世上淌失了百餘年,不知去向 。想不到在乾隆年間,眉子硯竟然 又再次出現在廣東一個叫陶綏的文人手堙C他視之為珍品,為之廣徵題咏。其中,以吳蘭修的《疏影・題眉子硯》最為著名:

三生片石,有黛痕隱隱,依舊凝碧。字瘦如人,詩靚於春,都是可憐香澤。曇花悴後瑤琴冷,共一縷,玉烟蕭瑟 。最傷心細雨櫻桃,又過幾回寒食。   猶記書香舊事,小顰初畫了,無限憐惜。煮夢年華,寫韻風神,轉盼已成今昔。采鸞未許人間嫁,更莫問蓬萊消息。算只有,眉月嬋娟,曾照那時顏色。

眉子硯從此成為人間至寶,為之題咏的文人墨客,其中不乏詩壇盟主,文壇領袖如袁枚,龔自珍等。或許是眉子硯聲名太大,它此時的主人有意再讓它隱沒於世 ,這一隱竟又是一個百餘年。

此時,這塊眉子硯是實實在在拿在王壽邁的手上,他能不激動嗎? 從此,他將自己的書齋易名「硯緣齋」,少不了跟當年陶綏一樣,徵題求句風雅一番。更有緣的是,在他得到眉子硯六年後,他竟然奉旨移宰吳江,在任吳江縣令期間 ,詳讀午夢堂詩文,拜會葉氏後人,修茸葉小鸞荒塚,留下詩文,為後人留下多少凭弔遺迹。幾年後,王壽邁調離吳江,把眉子硯交存一位同是硯迷的朋友徐氏托管 。誰知有一天,這位朋友的藏硯樓突然大火沖天,樓中的名硯瞬間盡毁。自此,這塊眉子硯再沒有在世上出現過。坊間也有傳說,藏硯樓的那把大火本來就是徐氏自己燃點的 ,為的是占有眉子硯而施的苦肉計。


吳江葉進士(紹袁)三女,長昭齊(紈紈),次蕙綢(小紈),三瓊章(小鸞),俱有才調 。而瓊章尤英徹,如玉山之映人,詩詞絕有思致,載《午夢堂集》中。天台泐大師序曰:分湖諸葉,葉葉交輝。中秀雙株,尤為殊麗。    陳維崧《婦人集》

吳江之擅詩文者尤多,而莫盛於葉氏・・・・・・詩詞歌曲悉包唐宋金元之精 。   沈德潛

閨秀工為詞者,前則李易安,後則徐湘萍。明末葉小鸞,較勝于朱淑真,可為李,徐之亞・・・・・・(葉小鸞)詞筆哀艷 ,不減朱淑真,求諸明代作者,尤不易睹也。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

其中所說的葉小鸞,正是午夢堂女性之一員。對午夢堂的文學著作和成就或熱烈介紹,或追述和高度評價的名家還有錢謙益及其《列朝詩別裁集》,吳偉業及其《梅村詩話》,王士禛及其《池北偶談》 ,朱彝尊及其《靜志居詩話》,袁枚及其《隨園詩話》,徐釚及其《本事詩後集》等等。而更多的文人雅士,或感懷于其濃郁的文學氛圍,或感傷于葉氏的淒零身世,紛紛有大量詩文記述 ,這些作品都輯錄在《分湖葉氏詩錄外編》。

 

 

 

吳江葉氏一門中,以女姓來說,確實沒有出過像李清照式的人物,但也不能否定她們在中國女性文學史上占有一席之位。再看看葉小鸞的幾首作品:

春日曉妝
攬鏡曉風清,雙蛾豈畫成。簪花初欲罷,柳外正鶯聲。

這是葉小鸞年表中所引的第一首詩,也是我們今天能見到的她最早一首詩。

父親在外浮沉于宦海,母親為此多有牽掛,作為女兒的對此不能無所感受,于是寫了一首又一首的《水龍吟詞》,此其一:

秋思,次母憶舊之作,時父在都門
芭蕉細雨瀟瀟,雨聲斷續砧如逗。凭欄極目,平林如畫,雲低晚岫。初起金風,乍零玉露,薄寒透。想江頭木葉,紛紛落盡,只餘得青山瘦。   且問泬廖秋氣,當年宋玉應知否? 半簾香霧,一庭烟月,幾聲殘漏。四壁吟蛩,數行征雁,漫淌杯酒。待束籬,綻滿黃花,摘取暗香盈袖。

那個少女不懷春,只是懷春最易傷春。一夢醒來,葉小鸞為了一個夢,一氣連填了五首《鷓鴣天》,題為"壬申春夜夢中作":

一卷楞嚴一柱香。蒲團為伴世相忘。三山碧水魂非遠,半枕清風夢引長。   倚曲徑,傍回廊。竹籬茅舍盡風光。空憐燕子歸來去,何事營巢日日忙。
春雨山中翠色來。蘿門攲向夕陽開。朝來携伴尋芝去,到晚提壺沽酒回。   身倚石,手持杯。醉時何惜玉山頹。今朝未識別朝事 ,不醉空教日月催。
野徑春來草放齊,碧雲天曉亂鶯啼。紫笙吹徹緱山上,清磬敲殘鷲嶺西。   紅馥馥,綠萋萋。桃花楊柳共山蹊。遙看一抹烟雲處 ,帶雨春帆近日低。
雨後青山色更佳,飛流瀑布欲侵階。無邊藥草誰人識,有意山花待我開。   閑登眺,莫安排。嘯吟歌咏自忘懷。飄飄似欲乘風去 ,去住瑤池白玉台。
西去曾游王母池,瓊蘇酒泛九霞卮。滿天星斗如堪摘,遍體雲烟似作衣。   騎白鹿,駕青螭。群仙齊和步虛詞。臨行更有雙城贈 ,贈我金莖五色芝。

更多:   葉紈紈   葉小鸞   沈宜修     葉紹袁,沈宜修,葉紈紈,葉小鸞,葉小紈,張倩倩,沈憲英,沈靜專    按此

沈宜修鸝吹詞按此           葉紈紈芳雪軒詞按此           葉小鸞疏香閣詞按此           徐湘蘋拙政園詩餘  按此         賀雙卿雪壓軒詞按此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