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3)   本期第三頁

張伯駒 (一)   詞選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八聲甘州    三十自壽
幾興亡無恙河山,殘棋一枰收。負陌頭柳色,秦關百二,悔覓封侯。前車都隨逝水,明月怯登樓。甚五陵年少,駿馬貂裘。    玉管珠絃歡罷,春來人自瘦,未減風流。問當年張緒,綠鬢可長留。更江南,落花腸斷,望連天,烽火遍中州。休惆悵,有華筵在,仗酒銷愁。

踏莎行    送寒雲宿靄蘭室
銀燭垂燒,金釵欲醉,荒雞數動還無睡。夢迴珠幔漏初沉,夜寒定有人相憶。    酒後情腸,眼前風味,將離別更嫌憔悴。玉街歸去暗無人,飄搖密雪如花墜。

浪淘沙
香霧濕汍瀾,乍試衣單。小樓消息雨珊珊。斜捲珠簾人病起,無奈春寒。    愁思已無端,又減華顏。年年幾見月團圓。燕子不來花落去,莫倚闌干。

人月圓    晚歸和寒雲韻
戍樓更鼓聲迢遞,小院月來時。綺筵人散,珠絃罷響,酒賸殘巵。    錦屏寒重,簾波弄影,花怨春遲。愁多何處,江南夢好 ,難慰相思。

浪淘沙    金陵懷古
春水遠連天,潮去潮還。莫愁湖上雨如煙。燕子歸來尋舊壘,王謝堂前。    玉樹已歌殘,空說龍蟠。斜陽滿地莫憑闌。往代繁華都已矣,只賸江山。

虞美人   將有吳越之行,筵上別諸友
離懷易共韶光老,總是歡時少。西風昨夜損華顏,不及春花秋月自年年。    一身載得愁無數,鄀對江流去。別筵且莫按紅牙,明日青衫飄泊又天涯。

浪淘沙
零露欲成團,北斗闌干。亂蟲泣語夜凉天。窗外西風吹又急,怕到秋殘。    瘦减帶圍寬,添上鑪檀。捲簾猶自怯輕寒。一病沈郎如小別,謝了芳蘭。

如夢令
寂寞黃昏庭院,軟語花陰立遍。濕透鳳頭鞋,玉露寒侵笞蘚。 休管,休管,明日天涯人遠。

調笑令
明月,明月,明月照人離別。柔情似有還無,背影偷彈淚珠。 珠淚,珠淚,落盡燈花不睡。

卜算子
落葉掩重門,桂子香初定。今夜月明份外寒,照澈雙人影。    薄袂倚虛廊,天外銀河耿。街鼓無聲未肯眠,忘却霜華冷。

浣溪沙
颯颯霜寒透碧紗,可堪錦瑟怨年華,風前獨立鬢絲斜。    宛轉柔情都似水,飄搖殘夢總如花,人間何處不天涯。

前調
霜壓高城畫角寒,黃花滿地雁橫天,無邊淒咽晚風前。    落葉打門聲似雨,殘燈支枕夜如年,那堪憔悴為秋憐。


靳夢萍 (一)  近代著名粵劇撰曲家。   更多

 

 

 

望江南   二闋   戊午仲春
簾影亂,燈下看飛蛾。火網自投成劫燼,儼如痴醉葬情河。迷性是心魔。
春曉望,煙雨鎖重山。隱約玉樓迷翠苑,風華如夢水雲閑。情調未闌珊。

水調歌頭   贈趙從雄君
瑩若崑岡珏,朗逸現豐神。是仙郎好風範,瑤閣謫紅塵。早註人間福慧,不盡前程錦繡,平步踏青雲。俗世幾曾見,疑玉樹梅魂。   卜鵬舉,翔萬里,志如鯤。豈教寂寂,絃韻諧節有閨人。紛道檀郎如意,美眷花般清麗,繡闥鏤情痕。信是蓬壺意,玄妙證前因。

鷓鴣天   庚申秋末愛女鳳儀夫婦自九龍移居港島半山區為賦此詞以供補壁
錦繡香城玉燕棲,幽居琴瑟喜相隨。雖非翠瓦王侯第,碧水山花入眼怡。   芳院靜,悅琴詩。滿庭歡笑弄雛兒。願常海角承平樂,閬苑瑤階更採芝。

望江南
傷別恨,寂寞玉蘭閨。待月訴懷情脉脉,懷人思夢意迷迷。掩映暮雲低。


林庚白 (一)   更多

林庚白,(1896-1941),原名學衡。福建省閩侯縣人。1910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16年南下廣州追隨孫中山開展護法運動 ,後兼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1928年後在國民政府任職,1936年被任命為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41年,林庚白携妻由重慶來到香港 ,擬創辦日報宣傳抗日,抵達香港僅八天,日軍佔領香港,1941年12月19日在九龍遭日軍射殺,享年45歲。夫人林北麗中彈重傷 ,1943年回到中國內地,1947年與高澹如結婚,2006年在上海去世。林庚白十八歲與許金心結婚,後來離婚,林庚白撫養五 ,六個孩子。1937年與林北麗在南京結婚。
林庚白一度閉門讀書,研究詩詞,投身詩壇,曾被譽為中國一代詩人,他笑稱十年前論今人詩 ,鄭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現在以古今人來比論,那我第一,杜甫第二, 鄭孝胥還談不上。林庚白還潛心研究命理 ,尤愛占卜,曾預言袁世凱稱帝後燾命將終。著有人鑒一書內有預言章士釗入閣,孫傳芳入浙,林白水橫死,廖仲愷死於非命,皆應驗。曹聚仁說南社詩文 是具有龔自珍氣氛的詩文,林庚白即活着的龔自珍。柳亞子評價他的詩稱:庚白的詩,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雖余亦愧謝弗如。當代抱殘守缺者,又足當其劍頭一啖耶?詩文著作有庚白詩存庚白詩詞集孑樓隨筆孑樓詩詞話,為南社健將





林庚白與夫人林北麗

 

 

 

 

 

菩薩蠻   春詞
春宵獨自搴簾幕。相思兩地燈花落。莫倚小紅蘭。風吹羅袖寒。   寒時愁幾許。只是無言語。鸚鵡不知愁。低聲喚未休。

菩薩蠻   送別
芙蓉半是離人淚。紅痕染就秋江水。哀雁一聲聲。可憐長短亭。   垂楊江上樹。解繫人愁住。殘照掛西山。何時君復還。

蝶戀花   春夜閨思
檻外桃花千萬樹。今夜東風,不解吹愁去。花落花開春欲暮。庭前記取春來路。   背對銀釭誰共語。明月圓時。却憶紅樓雨。鸚鵡有情還絮絮。羅衾依舊人何許。

憶秦娥   無題
東風歇。池塘草綠春三月。春三月。珠簾捲處,落紅似雪。   小闌干畔鶯饒舌。垂楊樹上鵑啼血。鵑啼血。年年歲歲,傷春傷別。

金縷曲   春柳
寂寞驛亭路。正春風,冶葉倡條,依稀無數。攀折偏增游子恨,裊裊含情欲舞。問那得,愁絲縷縷。夢醒隋堤人已遠,玉鈎斜也算相思處。垂淚立,澹無語。   腰肢底事輕如許。但和烟和月淒清,閱殘今古。記否靈和前殿事,嫵媚風流僅汝。便欲寄纒綿容與。消息玉關何處問,又聲聲玉笛吹愁去。空惆悵 ,日將暮。

以上急就集

浣溪沙   譯法國詩人衛廉士秋辭
淒厲秋音去未窮,傷心不待梵琴終。黯然只在此聲中。   往日思量空濺淚,滿懷悲悒怯聞鐘。身如枯葉不勝風。

浪淘沙   有覬
樓外小紅墙。墙外燈光。俏無人處見梳妝。袒臂輕紗新浴罷,帶幾分狂。   檐際暗吹香。蕩盡柔腸。眼波眉角費端詳。恰似那人模樣俏 ,怎不思量。

浪淘沙   秋思寄璧妹
秋雨黯生涼。單枕江鄉。琴歌只隔小紅墙。待覓曉來無限意,奈又黃昏。   林際幾斜陽。銷盡秋光。一燈樓角更回腸。樓外綠蔭間數遍 ,獨自思量。

行香子   舊曆重陽樓望寄璧妹
人在心頭。秋在樓頭。倦登臨,意共風柔。為誰消瘦,獨自凝眸。酒初醒,情又怯,日如流。   江國殘秋。烟柳高樓。更無端,歌吹催愁。將寒乍暖,欲去還留。徑深深,天脉脉,思悠悠。

以上《燹餘集》

庚白的死(林北麗)     麗白樓自選詩序(林北麗)     風風雨雨五十年(林北麗)     林庚白年表


吳湖帆(一)  佞宋詞痕   更多

書影   沈尹默題  周退密序   冒廣生序   葉恭綽題   汪東題   瞿宣穎題   向迪琮題   楊千里題   孫成題   文懷沙題   龍元亮題   潘承弼題   孫祖勃題   吳元京後記   章士釗題

吳湖帆,(1894—1968)江蘇蘇州人,為吳大澂嗣孫。(吳湖帆本來是吳大澂的姪子吳本善之子、即吳大澂的姪孫,但因吳大澂獨子過世,吳本善便將吳湖帆過繼給吳大澂為孫。)初名翼燕,字遹駿,後更名萬,字東莊,又名倩,別署醜簃,號倩庵,書畫署名湖帆 ,齋名梅景書屋。中國現代國畫大師,書畫鑒定家。早年他師從董香光,後來自己才改為學習薛曜的字。三四十年代與吳待秋、吳子深、馮超然並稱為三吳一馮。建國後任上海中國畫院籌備委員、畫師,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副主席、上海市文史館館員、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員會委員。收藏宏富,善鑒別、填詞。山水從四王、董其昌上溯宋元各家,衝破南北宗壁障,以雅腴靈秀、縝麗清逸的複合畫風獨樹一幟,尤以熔水墨烘染與青綠設色於一爐並多煙雲者最具代表性。並工寫竹、蘭、荷花。二十世紀中國畫壇一位重要的畫家,他在中國繪畫史上的意義其實已遠超出他作為一名山水畫家的意義。著有《聯珠集》、《梅景畫笈》、《梅景書屋全集》、《吳氏書畫集》、《吳湖帆山水集錦》及多種《吳湖帆畫集》行世。

 

 

 

 

 

 

 

 

 

 

 

 

 

 

青玉案   庚辰寒食次賀東山韻
心心響往虹橋路。便意著魂來去。月底風前知幾度。一鐙相伴,萬書堆户。鎮日凝情處。   厭厭病緒無朝暮,寒食追尋舊時句。芳草迎人天亦許。故人常恨,亂愁如絮。最怕清明雨。

浣溪紗
五月風生小閣寒。去年酬唱倚闌干。幾番相對笑言歡。   綠草池塘詩意思,黃梅時節雨辛酸。落花無奈倍悽然。

蝶戀花   對雪
殘臘應時飛絮起。疎影當窗,聞道花開矣。默語天寒渾不計。春來秋去真容易。   二十四年身轉逝。塵夢驚醒,醒也還疑未。回首不堪癡立地。直拋萬箭攢心淚/

鷓鴣天   初陽臺
拾級千層景物幽。野荊當路感新愁。美人遲暮原無恙,老衲婆娑怎合休。   雲渺渺,水悠悠。初陽臺上曉霞收。漫嗟傾國吳宮艷,且放西湖一葉舟。

佞宋詞痕

臨江仙   八首
密約誰知有約,鍾情偏道無情。心中暗計美前程。相思珠鴃A癡立玉亭亭。   望斷遙天雁影,似聞隔院琴聲。羞花擲果兩知名。雙栖微願了,一笑許傾城。
青帳舊歡多麗,紅窗初日方長。木蘭雙槳艤橫塘。花遮烟雨好,人眤粉脂香。   草綠迷歸吳苑,風流小駐錢唐。吹笙伴醉互評量。今宵休便去,低問宿誰行。
漫道頻年容與,欲傾積愫還稀。何從酬唱定情詩。雲行流水外,月約惜花時。   密意微傳心會,偷歡祗怕人知。却愁春去挽春歸。柳梅爭渡日,桃李滿園枝。
紅映小橋闌曲,綠遮細柳簾垂。十分芳緒惱人時。月明花似語,春滿蝶爭飛。   傍水湘靈解珮,疑雲蜀錦紉衣。夢闌魂斷又尋思。天台從路隔,空悵阮郎歸。
春滯嫣紅著處,雨霏新綠生時。誰家庭院有鶯啼。風情吹柳絮,人面折花枝。   襟上頻添淚粉,心中無限芳菲。子規常道不如歸。黯憐蛛結網,爭羨燕交飛。
緣問藍橋何處,會教萍水能逢。屏前相遇送春風。笑盈眉展碧,羞暈頰流紅。   萬事多磨時阻,幾番低訴心同。可憐好景易成空。絮飛人別後,花落夢痕中。
檢點温情綺夢,幾回淺醉閑眠。黃昏絮語小鐙前。每逢梨雨夜,辜負杏花天。   蘇小當門有柳 ,桃根欲渡無船。十年相見只相憐。從今雲迹散,何處月重圓。
眼底流紅飛點點,尊前凝綠自親親。傾杯無語漬羅巾。西窗曾剪燭,南陌不逢人。   醉堹u能花解語,醒來原是夢中身。秋風卷幙不嫌頻。千金拚買淚,一笑又生春。

佞宋詞痕外篇和小山詞


林汝珩 (一) 碧城樂府    更多

林汝珩,號碧城(1907–1959)是傑出的香港詞人。他的詞集《碧城樂府》是香港文學的瑰寶,是整個現代華語文學中的優美篇章。原書1959年出版,只在小範圍內的親戚、朋友、詞人之間流傳。林汝珩是1950年代香港的著名詞社「堅社」的重要一員。今天恐怕很少人知道林汝珩這個名字。但是在1940年代的廣東和1950年代的香港,他是一位廣為人知的人物。他的一生多姿多彩,而最終以詞而聲聞於世。在混亂的二十世紀,他集學子、官宦、商人、詞人於一身。
 

 

 

 

 

 

 

 

 

 

 

 

 

 

 

 

 

 

 

 

 

 

 

 

 

 

 

 

 

 

 

 

鷓鴣天   結婚二十周年之日,詞贈佩瑜九妹
廿載同甘共苦辛,今朝杯杓莫辭頻。鬢鬘漸覺風霜滿,恩愛常如歲月新。   漚泡影,刧餘身。吾山留得耦耕人。菊黄蘭紫渾無恙 ,相對佳辰意倍欣。

佩瑜: 林以珩夫人吳堅(佩瑜)。   作於1947年,此時碧城與夫人居於天津。

賀新郎   再贈佩瑜九妹
歷歷猶能記。想當年小喬初嫁,綺妝新試。百合花團雲錦簇,裊裊輕紗垂地。算廿載,流光過矣。憨女癡兒都長大,更霜飄兩鬢紛如此。渾似夢,幾彈指。   經年堅臥西風堙A儘沈吟,草間偷活,望門投止。慚愧良辰成虛度,一笑看天而已。尚差勝,牛衣相對。待得重逢花燭日,共瓊筵拼卻龍鍾醉。還細說,此時事。

水調歌頭   送林建明赴美
留得餘生在,把酒問蒼冥。大錐博浪何處,三戶竟亡秦。曾見胥濤堆雪,捲起英雄悲憤,天地動威靈。慷慨幾歌哭,胸次若為平。   傷今古,思歲月,淚同傾。乾坤萬里,浩蕩此際送君行。休負倚天長劍,誰信西風玉骨,華髮已星星。揮手征鴻去,燕雀莫相驚。

此詞寫於1949年秋,送已故朋友的兒子赴美國留學。

木蘭花慢   寄汪彥慈
冷秦淮皓月,空回首,少年狂。正酒市飛箋,歌壇掩扇,玉斝金腔。清江,納涼畫舫,共嬋娟雙槳入橫塘。潭水情深一往,當年枉種垂楊。   滄桑。往事已黃粱,潘鬢也成霜。想金粉樓臺,烏衣門巷,惟有斜陽。西窗,待重剪燭,且休談天寶舊淒涼。明月梅花夢裡,醒來涕淚千行。

汪彥慈,汪精衛之姪,汪精衛堂兄汪兆銓之子。

高陽臺
迷蝶花沈,征鴻事渺,綠楊朱戶誰家。一曲迴闌,斷腸咫尺天涯。青衫欲待么絃訴,恐淹留,終淹留,終誤琵琶。最堪嗟,一樹啼鵑,幾度飛花。    當年歡暢知何處,正朝雲出岫,夜月籠沙。學說吳腔,驘他笑我咿啞。霜濃且道休歸去,驀回眸,頓暈紅霞。玉釵斜,癡說來生,暗數年華。

憶舊遊
記梨渦宛轉,絮語呢喃,對鏡梳妝。洗粉鉛都淨,舞衫初換了,淺淡衣裳。小樓綠陰深處,倩影併臨窗。正海燕巢成,春風如醉,相對雕樑。   倉皇。辭社日,甚一霎狂飆,吹散棲香。臨分殷勤語,是玉環吩咐,第一難忘。陌頭又飛花絮,回首幾滄桑。漫屈指歸期,前懽後約空斷腸。

渡江雲
舞場重到,薄酒孤吟,陌路蕭郎,青衫司馬一時同感。
霓虹飄夢轉,桃根舊曲,棖觸隔年心。柘枝翻燕影,幾隊凌波,婀娜凑鳴琴。周郎醉眼,那不見,楊柳樓陰。猶記得,伊州眉語,宵短正春深。   沈吟。繁絃急管,斷舞零歌,送年華爛錦。何處問,當年眉萼,可似而今。銷凝我亦相如倦,有相思,難鑄黄金。青鬢冷,明朝怕見霜侵。

思佳客
汪彥慈以自寫紅梅橫幅贈佩瑜九妹。畫端蓋有印文曰:似聞佳婿是林逋,乃雙照樓詩句也 。因賦此解題諸畫上。
誰為逋仙繪孟光,珠圈玉暈自琳瑯。紅霞新印腮邊雪,彩月初開額上妝。   憑醉墨,護幽香。簾櫳夜色正微茫。小窗橫幅春長好,那管東鄰短笛颺。

前介紹 :

鷓鴣天    
恩怨都隨一夢銷,也知難望到藍橋。花能解語偏多刺,柳未成陰又折條。   無賴月,奈何宵。青天碧影兩迢迢。枕函若有相思淚,且作明珠慰寂寥。

鷓鴣天   觀舞
掌上腰肢最可憐,霓虹燈下影翩躚。琴心未解淩波弱,星眼誰教隔座傳。   拚酩酊,且流連。鬢絲消得盪茶煙。新來總覺當歌懶,袖手無端又惘然。

踏莎行
淺鏡流紅,深簾罥絮。更兼日暮風和雨。便無風雨也飄零,好春知否難留住。   舊夢依依,新愁縷縷。閒庭豈是重來誤。綠陰未忍隔牆看,但知花落無尋處。

滿庭芳     聞歌有感
掩扇清吭,連環密意,酒邊無限悲歡。玉盤珠落,聲韻自輕圓。還似桃根舊曲,空惆悵恩怨無端。休回首,閒情未懺,絲竹入中年。   誰憐悽怨處,紅牙細撥,粉淚偷彈。似低訴,人間萬感幽單。同是狂歌當哭,今古事,一霎華鬘。何堪見,梁塵尚繞,燈火已闌珊。

過秦樓   石塘晚眺
霧罨峯鬟,浪搖燈影。隱隱玉繩初轉。衣香巷陌,海氣樓台,幾處畫簾高捲,人面彷彿,桃花無奈,當筵曲屏遮斷。嘆紅牆咫尺 ,空餘夢魂,慣無拘管。   休見說,信美湖山,多情燈火,不稱茂園心眼。樓頭縱有,歌舞紛紛,衹怕拍沉聲變。羅帶霜風,自驚何事,伶俜天涯猶戀。問危欄倚徧,誰見青衫淚滿。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