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3)   本期第一頁

詩餘閒拾    

賞心亭   北固山   (張孝祥 辛棄疾  陸游)

繼李清照之後,來到南京的豪放詞人一個接着一個,張孝祥,辛棄疾,陸游,再後來的文天祥。張孝祥,這位高宗時的狀元 ,在他赴任建康途中,上疏表達他恢復中原的決心,陳述一些切實的措施。上任後廣泛宣傳北伐,並且為張浚的部隊籌措物資。由於張浚北伐失敗,張孝祥被貶靜江(今廣西桂林)知府 。中秋之夜,張孝祥仰望明月如水,北斗橫天,想起曾夜登賞心亭,百感之下寫了一首水調歌頭:

今夕是何夕,此地過中秋。賞心亭上喚客,追憶去年游。千里江山如畫,萬里笙歌不夜,扶路看遨頭。玉界擁銀闕,珠箔捲簾鈎。   弘風去,忽吹到,嶺邊州。去年明月依舊,還照我登樓。樓下水明沙靜,樓外參橫斗轉,搔首思悠悠。老子興不淺,聊復此淹留。

自此之後,賞心亭成了南宋詩人每到建康所必登臨的勝迹。

宋孝宗乾道四年(1168年),辛棄疾任建康通判,下車伊始,他就也登上建康賞心亭,此後一登再登 ,每以都留下詞句,最為著名是那首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

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樓頭,斷鴻聲堙A江南游子。把吳鈎看了,闌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鱸魚堪膾,盡西風,季鷹歸未。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

此詞抒發了抗敵壯志難酬,大好年華虛度的悲憤的心情。

緊隨辛棄疾之後來到建康的是另一位愛國詩人陸游。宋孝宗淳迨誚~(1180)五十五歲的陸游從四川回臨安 ,路過建康時也登上了賞心亭,想到自己曾上疏朝迋,建議從臨安遷都建康以利攻守的建議不被采納,不禁潸然淚下。為此,他寫下一首詩《登賞心亭:

蜀棧 秦關歲月遒,今年乘興却東游。全家穩下黃牛峽,半醉來尋白鷺洲。黯黯江支瓜步雨,蕭蕭木葉石城秋。孤臣老抱憂時意,欲請遷都涕已流。


北宋滅亡後,雖說宋金是以淮河為界,但實際上江淮間的廣大地區幾在金人之手。宋金之間幾以長江為界,作為江濱城市南京(建康與鎮江(京口)成了南宋最北方的邊防前線。正因如此,陸游在另一首詩中寫出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的句子。

鎮江地處長江與大運河交滙處,自古有南徐州之稱,戰略地位重要。鎮江三面環山,北臨大江,有鐵瓮城之稱,地勢易守難攻。在宋,金南北對峙的時期,事實上沒有成功做到北伐中原,反而文風倒一直很盛,也成了宋詞發展史上另一個輝煌階段。宋寧宗開禧元年(1205)六十五的辛棄疾被任命為鎮江通判來到京口,他先後登上城北北固山上的北固亭,分別寫下兩首著名的詞:

南鄉子   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永遇樂   京口北固亭懷古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燈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凭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南唐二主詞  (三)    更多李璟,李煜詞

李煜

長相思
一重山。兩重山。山遠天高煙水寒。相思楓葉丹。鞠花開,鞠花殘。塞雁高飛人未還。一簾風月閒。

長相思: 晨風閣本注:別見鄧肅栟櫚詞,箋注草堂詩餘題下有秋怨二字。
鞠: 和菊字相通。    一簾風月閒: 閒,《草堂詩餘》作「閑」。

采桑子
轆轤金井梧桐晚,幾樹經秋。舊雨新愁。百尺蝦鬚在玉鉤。   瓊窗春斷雙蛾皺,回首邊頭。欲寄鱗遊。九曲寒波不溯流。

呂本注: 此詞墨跡在王季宮判院家。」   轆轤:井上汲水工具,可轉動。   蝦鬚: 簾的別稱。   雙蛾: 即雙眉。
欲寄鱗遊: 沈際飛評: 何關魚雁山水,而詞人一往寄情,煞甚相關,秦李諸人多用此訣。

破陣子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閤龍樓連宵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銷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揮淚對宮娥。

這首詞是追敍辭朝北上的名作。詞情悽厲,下開蘇辛豪放一派,後主作風至此一變,今以此篇視為前後期作品的轉關。
蘇軾
東坡志林:後主既為樊若山所賣 ,舉國與人,故當慟哭於九廟之外,謝其民而後行,顧乃揮淚宮娥,聽教坊離曲哉!(編者按東坡志林》一書 ,係後人所撰集,非東坡手定。東坡達人,不當有此迂論。)
清梁紹壬《兩般秋雨怹H筆》:「南唐李後主詞:
最是倉皇辭廟日,不堪重聽教坊歌,揮淚對宮娥。譏之者曰:倉皇辭廟日,不揮淚對宗社,而揮淚對宮娥,其失業也宜矣。不知以為君之遒責後主,則當責之於垂淚之日,不當責之於亡國之時。若以填詞之法繩後主,則此淚對宮娥揮得有情,對宗廟揮則乏味也。此則宋蓉塘識白香山詩謂憶妓多於憶民,同一腐論。

鳳閤:
全唐詩。   幾曾識干戈: 識一作。   一旦歸為臣虜: 虜,詞林紀事
沈腰潘鬢: 沈約
與徐勉書:老病百日數旬 ,革帶常應移孔。是指腰瘦。中主詞:沈郎腰瘦不勝衣。潘岳秋興賦:班鬢髟以承弁兮,是說鬢髮班白 ,已年漸老。
教坊: 教坊設在宮中,專司女樂,頗似漢代的樂府。   揮淚: 揮,
詞林紀事》 ,呂本俱作「垂」。

清平樂
別來春半,觸目愁腸斷。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   雁來音信無憑,路遙歸夢難成。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

砌: 磚石砌成的庭階。   離恨恰如春草: 恰,全唐詩作

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 譚復堂曰: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與此同妙。
雁來音信無憑,路遙歸夢難成: 舉雁來二字襯出
無信;舉路遙二字襯出無夢,層層深入。

《佘雪曼選注》


吳梅  詞學通論   兩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八) 周邦彥 字美成, 錢塘人。元豐中,獻汴都賦,召為太學正。徽宗朝,仕至徽獻閣待制,提舉大晟府,出知順昌府。晚居明州,卒自號清真居士。有《清真集》。錄《瑞龍吟》一首:

章台路,還見褪粉梅梢,試花桃樹。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歸來舊處。   黯凝佇,因記箇人癡小,乍窺門户。侵晨淺約宮黄,障風映袖,盈盈笑語。   前度劉郎重到,訪鄰尋里,同時歌舞。惟有舊家秋娘,聲價如故。吟箋賦筆,猶記燕台句。知誰伴,名園露飲,東城閑步。事與孤鴻去。探春盡是傷離意緒 。官柳低金縷。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陳郁《藏一話腴》云:「美成自號清真,二百年來,以樂府獨步,貴人學士,市儈妓女,皆知美成詞為可愛。」樓攻媿云:「清真樂府播傳 ,風流自命,顧曲名堂,不能自己。」《貴耳錄》云:「美成以詞行,當時皆稱之。不知美成文章,大有可觀,可惜以詞掩其文也 。」張煥序云:「美成詞撫寫物態,曲盡其妙。」陳質齋云:「美成詞多用唐人詩,括入律 ,混然天成。長調尤善鋪叙,富艷精工。詞人之甲乙也。」張叔夏云:「美成詞渾厚和雅,善于融化詩句。」沈伯時云:「作詞當以清真為主 ,蓋清真最為知音,且下字用意,皆有法度。」此宋人論清真之說也。余謂詞至美成,乃有大宗,前收蘇,秦之終,後開姜,史之始。自有詞人以來 ,為萬世不祧之宗祖。究其實亦不外「沉鬱頓挫」四字而已。即如《瑞龍吟》一首,其宗旨所在,在「傷離意緒」一語耳 。而入手先指明地點章臺路,却不從目前景物寫出,而云「還見」,此即沉鬱處也。須知梅梢桃樹,原來舊物 ,惟用「還見」云云,則令人感慨無端,低徊欲絕矣。首叠末句云「定巢燕子,歸來舊處」,言燕子可歸舊處 ,所謂「前度劉郎」者 ,即欲歸舊處而不得,徒彳亍於愔愔坊陌,章台故路而已,是又沉鬱處也。第二叠,「黯凝佇」一語為正文,而下文又曲折。不言其人不在,反追想當日相見時狀態。用「因記」二字,則通體空靈矣,此頓挫處也。第三叠「前度劉郎」至「聲價如故」,言個人不見,但見同里秋娘,未改聲價。是用側筆以襯正文,又頓挫處也。「燕台」句,用義山柳枝故事,情景恰合。「名園露飲,東城閑步。」當日亦以為之,今則不知伴着誰人,賡續雅舉。此「知誰伴」三字,又沉鬱之至矣。「事與孤鴻去」三語,方說正文,以下說到歸院,層次井然,而字字淒切。末以飛雨風絮作結,萬情於景,倍覺黯然。通體僅「黯凝佇」,「前度劉郎重到」,「傷離意緒」三語,為作詞主意,此外則頓挫而復纏綿,空靈而又沉鬱。驟視之,幾莫測其用筆之意,此所謂神化也。他作亦復類此,不能具述。總之,詞至清真,實是聖手,後人竭力摹效,且不能形似也。至說部記載,如《風流子》為溧水主簿姫人作。《少年游》為道君幸李師師家作,《瑞鶴仙》為睦州夢中作,此類頗多,皆稗官附會,或出之好事忌名,故作訕笑,等諸無稽。倘史傳所謂邦彥疏隽少檢,不為州里推重者此歟?

右北宋八家,皆迭長壇坫,為世誦習者也。其有詞不甚高,聲譽頗盛,題襟點筆,間亦不俗。雖非作家之極,亦在附庸之列,成作咸在,不可廢也。因復總述之。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夏承燾(1900-1986)著名詞學家,畢生致力於詞學研究和教學,是現代詞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字瞿禪,別號瞿髯,浙江溫州人。

 

 

 

 

 

 

 

 

 

 

 

 

 

 

 

 

 

 

 

 

 

 

 

 

張元幹
格天閣子比天高,萬闋投門憫彼曹。一任纖兒開笑口,堂堂晚蓋一人豪。

張元幹,南宋詞人,字仲宗,號蘆川居士,長樂(今福建閩侯)人。太學生。因作詞送主戰派胡銓,被眨謫新州而除名。有蘆川集

格天閣子: 宋高宗為秦檜造一德格天之閣
萬闋投門: 萬首詞投進秦檜門堙C
彼曹: 他們,指進詞的人。
纖兒: 小人。
晚蓋: 晚年自新,掩蓋過去的過失。

題解】 秦檜當權時,文人紛紛獻詩詞奉承。宋本張元幹蘆川集》有《瑞鶴仙》 ,《滿庭芳》幾首詞,其中兩次提到格天閣”,無疑是獻給秦檜或其家人祝壽的詞 。但後來因作詞送主戰派胡銓,李綱,而遭到主和派的迫害,即此可見張元幹的晚年風節。其詞以送胡銓,李綱的兩首賀新郎最著名 ,悲憤蒼凉,風格豪邁,表現出傷時感事的真實感情。

李清照(一)
目空歐晏幾宗工,身後流言亦意中。放汝倚聲逃伏斧,渡江人敢頌重瞳。

李清照,南宋傑出女詞人,號易安居士,濟南人。丈夫趙明誠是金石考據家。早年與其夫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作詞多寫幽閒情趣。金兵入侵後,流寓南方 ,明誠病死,境遇孤苦。後期作的詞悲嘆身世,多淒苦之音。有漱玉詞

歐晏宗工: 歐晏,歐陽修,晏殊。   宗工,一門藝術中的傑出者。
身後流言: 指李清照死後,時人說她晚年曾改嫁張汝舟。
倚聲逃伏斧: 倚聲,即填詞。   逃伏斧,指她敢於批評皇帝,不怕冒殺頭的危險。
重瞳: 項羽目重瞳。

題解】 李清照有詞論一篇 ,對於歐陽修,晏殊,蘇軾諸大家都有批評,目空一切。在她死後,有晚年改嫁張汝舟的流言,乃是意料中事。李清照在政見方面也是非常大膽的,她有一首詩說: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這分明是諷刺宋高宗怯敵渡江南逃 。她敢於把批評的矛頭直指向皇帝,不怕冒殺頭的危險,表現出慷慨激烈的愛國熱情。

李清照(二)
西湖臺閣氣沉沉,霧鬢風鬟感不禁。喚起過河老宗澤,聽君打馬渡淮吟。

西湖臺閣: 指南宋遷都杭州的政府。
過河老宗澤: 宗澤北宋末年任東京留守,抗金立戰功。屢上疏請高歸汴,為主和派所阻。宗澤憂憤成疾,臨終時大呼過河
打馬渡淮吟: 李清照晚年作打馬經圖,題詩結句云:木蘭橫戈好女子 ,老矣不復志千里,但願相將過淮水。是說要從南方渡淮北上。

題解】 李清照南渡長江以後,志存北渡准水,恢復中原。清人李年少題李清照打馬經圖詩》 云:「國破家亡感慨多,中與漢馬久蹉跎。可憐淮水終難渡,遺恨還同說過河。」也以宗澤比李清照。

李清照(三)
大句軒昂隘九州,么弦稠叠滿閨愁。但憐雖好依然小,看放雙溪舴艋舟。

第一句說李清照詩風闊大,把全中國都看小了,第二句說李清照另一種詞風,纖細如么弦稠叠。(幺弦,幼細的弦線。稠叠,密叠。)雙溪,在浙江金華。

題解】 李清照的詩風闊大,如前引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一首詩,就是顯例。她的詞大多是細弦稠叠,充滿閨愁。她流寓金華時,寫了一首《武陵春》詞,結語說:「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她的這類詞正符合清代劉熙載《藝概》中論詞的兩句話:「雖小却好,雖好却小。」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