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4)   本期第四頁

王昶 - 明詞綜卷十

韓智玥   湖州人,金壇于鑾室

浣溪沙   東瞿夫人
玉筯雙垂薄袖寒。十離詩就背人看。間愁贏得許多般。   月轉空堦天欲曙,香縈倦枕夢初闌。相思一夜小梅殘。

顧若璞   字知和,錢唐人,王某室,有卧月軒集

長相思
梅子青。豆子青。飛絮飄飄長短亭。風吹羅袖輕。   恨零星。語零星。正是春歸不忍聽。流鶯啼數聲。

,字𤧉汝,長洲人,顧某室

思帝鄉
紅燭冷,碧釵留。燭冷釵留人去,恨悠悠。拚得一分憔悴,一分愁。試問眉間心上,幾多愁。

紀映淮   上元人

小重山   秋閨
蕭瑟幽閨更漏長。庭前叢桂發,月明露白漸生寒。輕風起,時拂鬱金裳。   遠雁一行行。相看還竚立,怯空房。幽懷幾許總難量。蘭缸炧,花影欲窺窗。

黃鴻   錢唐人,有廣寒集

蝶戀花
着意留春春不許。一陣東風,吹落花無數。記取等閒花落處,重游怕是桃源路。   門外青絲垂日暮。偏惹離腸,不繫征帆住。兩兩畫梁新燕語。雙飛又入花間去。

張紅橋   閩縣人,居紅橋之西,因自號紅橋,後歸福清林鴻

詞約云:紅橋雅麗能詩,豪右委禽皆不納。長樂王偁有詩名,亦拒之。及鴻託鄰媼投以絕句云:桂殿焚香酒半醒,露華如水點銀屏。含情欲訴心中事,羞見牽牛織女星。紅橋答云:梨花寂寂鬥嬋娟,銀漢斜臨繡户前。自愛焚香消永夜,從來無事訴青天。遂締婚焉。相與唱和詩甚夥。後鴻適金陵作大江東去一闋,留連惜別。又明年,鴻自金陵寄摸魚兒一闋,絕句四首。張自鴻去後,獨坐小樓,顧影欲絕。及見鴻詩詞,感念成疾。不數月而卒。惜其詞傳者絕少。

念奴嬌
鳳凰山下,恨聲聲,玉漏今宵易歇。三疊陽關,歌未竟,城上栖烏催別。一縷情絲,兩行清淚,漬透千重鐵。重來休問,尊前已是愁絕。   還憶浴罷描眉,夢回携手,踏碎花間月。謾道胸前懷荳蔻,今日總成虛設。桃葉津頭,莫愁湖畔,遠樹雲煙疊。翦燈簾幕,相思誰與同說。

范妹   字洛仙,如皋人,有貫月舫集

浣溪沙   月夜懷延公
庭竹瀟瀟弄晚風。月光如洗露華濃。瑤堦花影自重重。   非愛良宵清不寐,因憐歸燕思無窮。夜深獨倚畫樓東。

錢涓   字褧文,嘉興人,有抱雲吟

秋波媚  芙蓉
艷質誰教託蓼洲。寂寞更誰儔。半竿落日,幾行征雁,一葉歸舟。   那堪風雨頻相妬,紅粉逐波流。深深綺閣,盈盈羅帳,多少清愁。

馬守貞   字月嬌,號湘蘭,金陵妓

蜨戀花   天香館寄陳湖山
陣陣東風花作雨。人在高樓,綠水斜陽暮。芳草垂楊新燕羽。湘煙翦破來時路。   腸斷蕭郎紙上句。深院啼鶯,撩亂春情緒。一點幽懷誰共語。紅絨繡上羅裙去。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孫人和(蜀丞)  湖垜詞

菩薩蠻
玄藤罨戶橫塘寂。孤飛燕子春無力。偷眼暗相看。琵琶隨手彈。   謝家池閣迥。夢繞迴廊影。風雨落櫻桃。醒來魂欲銷。

劉福姚(伯崇)  忍庵詞

虞美人影
夢雲輕逐歌塵散。寂寞傷秋庭院。雨外蛩聲淒亂。攙入琴絲怨。   西風吹弄黃花晚。輸了秋光一半。空說畫梁春暖。無計留歸燕。

西江月
春餅龍團試罷,夜香鵲尾燒殘。南園芳事嬾重看。風冷梨花秋苑。   夢堥H沈歌舞,客中草草杯盤。月明休怨北庭寒。海燕雙棲正暖。
調高詞苦

臨江仙
幻出玉樓瑤殿影,輭紅回首依依。冷吟忘却在天涯。客愁隨雁盡,鄉夢逐雲飛。   呼酒玉梅同一醉,冰霜那是寒時。夜深人在碧琉璃。畫簾秋去早,高樹月來遲。
沈摯

玉樓春
尋春舊約朝朝嬾。鬥草心情輸女伴。柳緜飛盡尚寒多,鶯語驚回渾聽慣。   東風何苦催春晚。萬恨千愁吹不轉。花前莫怪泪痕酸 ,不是多情誰解怨。
又和小山均
去年花底開春宴。花好不知春有怨。今年春在病中過,夢娷隍嶀d萬遍。   酒懷還似年時健。爭柰酒闌人易散。消愁直到醉鄉深,莫待聲聲啼鳥勸。
啼鵑那解留春住,烟草淒淒春去路。莫將殘酒酹飛花,愁見細風吹弱絮。   人生盡說多情誤。情到深時天忍負。君看花月滿春江 ,都是淚痕無盡處。
好風良月應無價。金琖深深消永夜。驪歌一曲醉中聽,螺黛雙彎愁裹畫。   今宵酒醒紅牕下。明日西風吹瘦馬。雁邊莫望寄書願。除卻相思無別話。
春駒作隊嬌鶯舞。錦樣年華愁堳蛂C一宵寒雨夢微醒,幾陣飛花春欲去。   玉驄莫繫垂楊路。那見多情留客住。年年垂眼望征人,到此翻成腸斷處。

徐珂(仲可)  天蘇閣詞

清平樂
梨雲弄瞑。悽黯歸帆影。舊夢忍和芳事冷。休把春痕重省。   禁他酒省香銷。愁心欲付江潮。拚與綠窗同聽,落花風雨深宵。

浣溪沙
舊夢新歡兩不真。東風故故惹香塵。相逢何處展芳茵。   聚蝶闌干花弄暝,餘鶯庭院月窺春。迴廊一笑一逡巡。

蝶戀花
山色當樓春更好。得似眉痕,總待郎歸掃。牆角碧雲猶縹緲。天涯忍見蘼蕪草。   啼鴂聲殘庭院悄。花已飄零,莫遣游蜂鬧。遮斷征鞍西去道。玉關楊柳青多少。


清詞選讀

蔣士銓(1725-1784),字心餘,一字苕生,號清容,江西鉛山人。乾隆丁卯(1747)舉人,丁丑(1757)進士,授編修,在官八年,歸主蕺山,崇文,安定三書院。工詩詞,尤長劇曲,乾隆四十九年卒,年六十一。

水調歌頭   舟次感成
偶為共命鳥,都是可憐蟲。淚與秋河相似,點點注天東。十載樓中新婦,九載天涯夫婿,首已似飛蓬。年光愁病堙A心緒別離中。   詠春蠶,疑夏雁,泣秋蛩。幾見珠圍翠繞,含笑坐東風。聞道十分清瘦,為我兩番磨折,辛苦念梁鴻。誰知千里夜,各對一鐙紅。

吳翌鳳(1742-1819),字伊仲,號枚庵,江蘇吳縣人。嘉慶諸生,客游楚南,垂老始歸。築室曰歸雲舫,奉母著書其中,手鈔書數千百卷,多藏書家所未見。嘉慶二十四年卒。

玉樓春
空園數日無芳信,惻惻殘寒猶未定。柳邊絲雨燕歸遲,花外小樓簾影靜。   憑闌漸覺春光暝,悵望碧天帆去盡。滿堤芳草不成歸,斜日畫橋煙水冷。

左輔(1751-1833),字仲甫,一字蘅友,號杏莊,江蘇陽湖人。以進士分發安徽,任知縣,嘉慶間,官至湖南巡撫。道光十三年卒。

浪淘沙   曹溪驛折桃花一枝,數日零落,裹花片投之涪江,歌此送之。
水N櫓聲柔。草綠芳洲。碧桃幾樹隱紅樓。者是春山魂一片,招入孤舟。   鄉夢不曾休,惹甚閉愁。忠州過了又涪州。擲與巴江流到海,招莫回頭。

張惠言(1761-1802),字皋文,江蘇武進人。嘉慶四年(1799)進士,官編修,嘉慶七年卒。

木蘭花慢   楊花
儘飄零盡了,何人解當花看。正風避重簾,雨迴深幕,雲護輕幡。尋他一春伴侶,只斷紅相識夕陽間。未忍無聲委地,將低重又飛還。   疏狂情性,算淒涼耐得到春闌。便月地和梅,花天伴雪,合稱清寒。收將十分春恨,做一天愁影繞雲山。看取青青池畔,淚痕點點凝班。

相見歡
年年負却花期。過春時。只合安排愁緒送春歸。   梅花雪,梨花月,總相思。自是春來不覺去偏知。

玉樓春
一春長放秋千靜,風雨和愁都未醒。裙邊餘翠掩重簾,釵上落紅傷晚鏡。   朝雲卷盡雕闌暝,明月還來照孤凭。東風飛過悄無蹤,却被楊花微送影。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清   袁寒篁

袁寒篁,康熙時江蘇華亭人,有詩詞集綠窗小草。她的父親袁子平是隱逸貧士 ,母早卒,無兄弟,僅有一妹。她有寫懷詩云:甑生蛛網釜生魚 ,不但瓶空罍亦虛。筆硯近來都典盡,夢中猶自哭琴書。可知她家貧如洗,仍好讀書,工吟咏。焦袁熹序其集云:伶仃孤苦 ,遭遇艱辛,父女二人相依為命。葉受錫題其集云:雪堸K安老大姑。堂前膝下自歡娛。我來急買松江絹 ,好倩人描孝女圖。從此首詩意看來,她是守貞不嫁者。其詞清幽淡稚,一如其人。

減字木蘭花   秋感
秋來憔悴。中心如繫神如醉。樹樹丹楓。都是愁人淚染紅。   那堪素月。前宵圓滿今宵缺。課妹縫裳。慘絕燈前不見娘。

末句點出痛慈親之見背。

憶秦娥   咏栁
芽初拙。柔條綠透鶯聲咽。鶯聲咽。眼舒眉展,翠描金抹。   依稀倦舞東風歇。婷婷裊裊難攀折。難攀折。花飛春暮,潔清如雪。

望江南   別梅
孤高性,應是惜惺惺。不假鉛華甘素淡,天然世外一仙英。別是玉娉婷。   傷心處,人去冷清清。回憶小庭霜月裡,疏枝瘦到隔窗橫。一片玉壺冰。

踏莎行
寂寞寒窗,閉門靜掩。春光也到青苔院。惜春又恐為春愁,垂簾不與春相見。   貧典琴書,病疏筆硯。夢魂空逐飛花片。恨無六翮可摩雲,翻教不及秋鴻伴。

此詞寫春到貧家,無恨感慨。反映出封建時代有才智的女子的悲嘆。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4) 畫意曲中尋    楊慎(升庵夫婦散曲)

楊夫人曲   小令  (明楊升菴夫人黃氏撰   江都任訥中敏編訂) 

雁兒落帶得勝令
青樓韻語廣集歸升菴題作寫恨

俺也曾嬌滴滴徘徊在蘭麝房。俺也曾香馥馥綢繆在鮫鮹帳。俺也曾顫巍巍擎他在手掌兒中。俺也曾意懸懸閣他在心窩兒上。   誰承望忽剌剌金彈打鴛鴦。支楞楞瑤琴別鳳凰。我這裡冷清清獨守鶯花寨。他那裡笑吟吟相和魚水鄉。難當。小賤才假鶯鶯的嬌模樣。休忙。老虔婆惡狠狠做一場。
廣集手掌心窩下俱無兒字,假鶯鶯下無的字。

朝天令
廣集歸升菴題作携美妓夜遊
夜遊。虎丘。銀燭秋光溜。喉歌掌舞醉温柔。風韻前年又。月暗金波。花明紅袖。向離筵重勸酒。清謳散愁。細雨黃昏後。

巫山一段雲
巫女朝朝艷。楊妃夜夜嬌。行雲無力困纖腰。媚眼暈紅潮。阿母梳雲髻。檀郎整翠翹。起來羅襪步蘭苕。一見又魂銷。

水仙子帶過折桂令
原列卷三重頭內。青樓韻語廣集歸升菴題作歎別

不明不暗唱陽關。無語無言倚畫闌。多情多恨空腸斷。那人兒甚日還。相思擔其實難擔。獨樹山頭路。皐橋渡口船。眼睜睜面北眉南。   眼睜睜面北眉南。拋閃得隻鳳孤鸞。都只為燕兩鶯三。好箇人人。從他去去。鬼病懨懨。常想著臨上馬淚拋珠點。蹙雙蛾鬢亂花尖。鹽也般鹹。醋也般酸。你也休憨。我也休憨。
廣集末句作你也休饞。


庾天錫  

雁兒落過得勝令

庾天錫,字吉甫,大都(今北京)人。官員外郎,中山府判。著雜劇十五種,皆不傳,小令與關漢興齊名。庾天錫作官的日子,上司冷眼,同僚傾軋,心情很不愉快。他深受王維影響,篤信彿理,視浮名為繮,利益為鎖。他寫道:

名繮厮纏挽,利鎖相牽絆。
孤舟亂石湍,羸馬連雲棧。
宰相五更寒,將軍夜渡關。
創業非容易,升平守分難。
長安,那個是國公旦?
狼山,風流訪謝安。

這小令傳出,令當權者不滿,被調出京師作為一府行政長官的副手。

折桂令

這中山府知府很開明,敬重庾天錫。兩人每日詩酒相談,或登山臨水。這期間,他寫了一首小令,內容是把歐陽修的千古名文醉翁亭記縮寫。他寫道:

環滁秀列諸峰。
山有名泉,瀉出其中。
泉上危亭,僧仙好事,締構成功。
四景朝暮不同。
宴酣之樂無窮,酒飲千鐘。
能醉能文,太守歐翁。

總算把往日的官場煩惱丟開。後來知府調走,庾天錫也跟着辭官隱居去了。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