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4)   本期第三頁

近人詞選        

張伯駒(二)   詞選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摸魚兒    同南田登萬壽山
試登臨,秋懷飄渺,長空澄澈如浣。關河迢遞人千里,目斷數行新雁。楊柳岸,猶瘦曳烟絲,似訴閒愁怨。天低水遠,正黃葉紛紛,白蘆瑟瑟,一片斜陽晚。    空懷感,到處離宮荒館,消歇燕嬌鶯婉。舊時翠輦經行處,惟有碧苔蒼蘚。君不見,殘奕局,頻年幾度滄桑換。興亡滿眼,只山色餘青,湖光賸綠,待付誰家管。

八聲甘州
憶長安春夜騁豪遊,走馬換貂裘。指銀瓶索酒,當筵看劍,往事悠悠。三月鶯花已倦,一夢覺揚州。襟上啼痕在,猶滯清愁。    又是登臨懷感,聽數聲漁笛,落雁汀洲。看殘烟堆葉,零亂不勝秋。碧天長,白雲無際,盼歸期,帆影送輕鷗。倚闌處,纔斜陽去,月又當樓。

攤破浣溪沙
相見時難別也難,背人無語怨春殘。忍憶舊時回首地,淚偷彈。    眉葉懶描螺黛淺,鬢雲愁映鏡花寒。細雨一樓人寂寂,捲珠簾。

生查子
去年相見時,花好銀蟾缺。明月正團圝,又奈人離別 。    相逢復幾時,還望花如雪。再別再相逢,明鏡生華髮。

浣溪沙
隔院笙歌隔寺鐘,畫闌北畔影西東,斷腸人語月明中。    小別又逢金粟雨,舊歡?憶玉蘭風,相思兩地總相同。

念奴嬌   中秋寄內
無人庭院,墜夜霜,濕透閑階堆葉。月是團圝今夜好,可奈個人離別。倚遍雲闌,立殘花逕,觸緒添淒咽。滿身清露,更誰低問凉熱。    記得去年今日,盈盈雙袖,滿地明如雪。隻影那堪重對此,美景良辰虛設。玉漏無聲,銀燈息燄,總是愁時節。誰家歌管,任他紫玉吹徹。

蝶戀花
眼底江山零落盡,愁雨愁風,更是重陽近。烏帽青衫塵撲鬢,重思往事眉痕暈。    孤館淒凉燈一寸,睡也無聊,醒也無聊甚。明日朱顏成瘦損,夜長不管離人恨。

前調
欲訴離懷音信杳,雁影雙雙,又過西樓了。惆悵亭皋秋漸老,天涯遍是紅心草。    縱說江南無限好,病酒疼花,暗損人年少。總為多情成燠惱,去時知悔來時早。

前調
深掩雲屏山六扇,對語東風,依舊雙雙燕。小院酒闌人又散,斜陽猶戀殘花面。    流水一分春一半,有限年華,却是愁無限。禁得日來情繾綣,任教醉也憑誰勸。

長亭怨    重九西山看紅葉寄南田
掃殘葉,西風門掩。猶記春時,海棠開宴,燭照紅妝,夜深花睡影零亂。回思前夢,空陳迹,成秋苑。酒醒雁聲沉,問喚起,離愁何限。    淒黯,只知佳節近,不道看花人遠。茱萸插帽,縱風雨,登高還懶。最怕是,舊地重遊,又塵涴,青衫淚滿。對十里霜紅,猶向斜陽留戀。

桂枝香    歲暮同藹仁,甫田,華甫夜話,時山茶水仙並開,去年風景猶如昨日,詞以寫字
雲留月榭,正戍鼓樵樓,寒更初下。小院重門深閉,酒闌歌罷。去年風景依稀似,弄幽姿,冬花低亞。丹砂堆錦,玉盤剪雪,對人如畫。    記春日,貪歡到夏。認前度劉郎,又歸來也。值此江關歲晚,奈何良夜。十年塵夢隨流水,更西窗,剪燈同話。不知身外,長安奕局,一劫猶打。

鷓鴣天    甲戌正月下旬偕韻綺,同西明,夜至無錫,借籠燈入梅園宿。次日冒兩登黿頭渚,望大湖,歸譜此詞
為惜疏香此小留,碎陰滿地語聲柔。花光照眼還如雪,湖水拍天欲上樓。    風細細,雨颼颼,計程明日又蘇州。客中過了春多少,只替春愁不自愁。


靳夢萍(二)  近代著名粵劇撰曲家。   更多

 

 

 

西江月   贈趙珖兄   庚申秋月
名書法家趙珖兄,原籍北國,胸懷坦蕩,敦厚摯誠。卅年前携眷間關來港,憑其書法絕藝,賴以齊家。為撰小詞,用誌其事。
時代洪流洶湧,逃秦萬里飄零。狼煙處處漫千城。有幸奔臨仙境。   飛絮隨風無定,劫餘象管堪誇。儘憑絕藝立門庭。長賞洛陽煙景。

搗練子   秋望
情冷寞,晚涼秋。遠望寒山已白頭。香瓣飄零籬落外,一聲雁叫幾番愁。

鷓鴣天   閨情
萬種風情對玉樓。梅花香溢濾千愁。詩情滲了温馨意,既醉瑤琴又醉謳。   同倚檻,兩凝眸。笑抒幽緒暗相酬。柔鄉歲月羈人甚 ,一任華年逝水流。

鷓鴣天
伴旅天涯萬里遊。兩心縈注訴還休。情知意絮應羈控,苟縱心猿便惹愁。   新月照,影臨流。共嘗醇酒盡瓊甌。鵲橋終解雙星恨,瞬息芳華幾度秋。


林庚白(二)   更多

林庚白,(1896-1941),原名學衡。福建省閩侯縣人。1910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16年南下廣州追隨孫中山開展護法運動 ,後兼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1928年後在國民政府任職,1936年被任命為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41年,林庚白携妻由重慶來到香港 ,擬創辦日報宣傳抗日,抵達香港僅八天,日軍佔領香港,1941年12月19日在九龍遭日軍射殺,享年45歲。夫人林北麗中彈重傷 ,1943年回到中國內地,1947年與高澹如結婚,2006年在上海去世。林庚白十八歲與許金心結婚,後來離婚,林庚白撫養五 ,六個孩子。1937年與林北麗在南京結婚。
林庚白一度閉門讀書,研究詩詞,投身詩壇,曾被譽為中國一代詩人,他笑稱十年前論今人詩 ,鄭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現在以古今人來比論,那我第一,杜甫第二, 鄭孝胥還談不上。林庚白還潛心研究命理 ,尤愛占卜,曾預言袁世凱稱帝後燾命將終。著有人鑒一書內有預言章士釗入閣,孫傳芳入浙,林白水橫死,廖仲愷死於非命,皆應驗。曹聚仁說南社詩文 是具有龔自珍氣氛的詩文,林庚白即活着的龔自珍。柳亞子評價他的詩稱:庚白的詩,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雖余亦愧謝弗如。當代抱殘守缺者,又足當其劍頭一啖耶?詩文著作有庚白詩存庚白詩詞集孑樓隨筆孑樓詩詞話,為南社健將





林庚白與夫人林北麗

 

 

 

 

 

 

 

 

 

憶璧   十月二十一日寄璧妹
春寒一紙關情甚,而今幾換春寒。官齋那次記相看。情參驚喜半,意在有無間。   三年信誓應無改,長是孩兒態,佯羞撤賴千萬般。莫遣吳波流恨繞鍾山。

秋盡日,晴窗茗坐,自度此詞為第卅四度之廿一日紀念,名以“憶璧”,猶本意也。

小庭花   無題
昨夢荒唐睡起遲。蘆帘細細漾風絲。此情除卻被兒知。   隔一江樓天樣遠,不多時別旅魂痴。蟬吟無那午陰移。

浣溪沙
鬢角眉心幾點愁,亂蟬陰媞韘p油。湖濱曾紅繫蘭舟。   雪夜記同摩托卡,晚春看打乒乓球。不堪往事數重頭。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以上《燹餘集》

減字釆桑子   舊除夕
爆竹損清眠。道是新年。才過新年。正月剛剛廿五天。   擁衾閑坐燈兒伴,人在梅邊。春在愁邊。隔院無端弄管弦。

臨江仙   深宵有憶
揚盡樓頭春色,三年長是蕭寥。輕寒簾幕可憐宵。淚痕深淺雨,心緒去來潮。   曾記幾回相見,含嗔如怨還嬌。自家煩惱種愁苗。當時真錯過,今夜恁無聊。

一九三三年之四月十五日夕於摩登和尚寺

琴調相思引   午夜聞歌
夜半歌聲似水柔。夢魂黯逐月光流。玟瑰床畔,倩影暗香浮。   情到疑深才是愛,心當碎盡不知愁。江風弦管,猶自繞高樓。

小庭花   晚思
半面亭亭亂髮垂。眼波難趁汽車飛。思量莫是那人兒。   躡足記曾親素履,將身願更作中衣。也教消得一生痴。
樹杪炊烟過小樓。層陰斷送一天休。萬千心影在帘鈎。   凍雀不知人意惡,落梅輕觸指尖柔。春寒和雨更添怨。

菩薩蠻   國泰影戲院書所見
柔腸俏與歌聲接。電光人意相明滅。如夢復如烟。情絲一縷牽。   壁燈紅似血。怎似儂心熱。絮語不多時。殷勤問後期。

菩薩蠻   曉枕聞法國兵營角聲感賦
角聲鳴咽吹愁起。隔窗似有霜華洗。一白隱遙青。東方明未明?   樓臺沉夜氣。多少興亡淚。等是殖民羞。淞波空自流。

長相思   本意寄璧妹
似無情。似多情。心緒人前苦未明。青春暗自驚。   是鐘聲。是雨聲。點滴催愁眠不成。尋常語笑輕。
江水青。湖水青。影事重重雜醉醒。護花曾繫鈴。   念温馨。惜温馨。萬恨千憂不可名。燈光耿一聲。

以上《過江集》

庚白的死(林北麗)     麗白樓自選詩序(林北麗)     風風雨雨五十年(林北麗)     林庚白年表


吳湖帆(二)    佞宋詞痕   更多  

書影   沈尹默題  周退密序   冒廣生序   葉恭綽題   汪東題   瞿宣穎題   向迪琮題   楊千里題   孫成題   文懷沙題   龍元亮題   潘承弼題   孫祖勃題   吳元京後記   章士釗題

吳湖帆,(1894—1968)江蘇蘇州人,為吳大澂嗣孫。(吳湖帆本來是吳大澂的姪子吳本善之子、即吳大澂的姪孫,但因吳大澂獨子過世,吳本善便將吳湖帆過繼給吳大澂為孫。)初名翼燕,字遹駿,後更名萬,字東莊,又名倩,別署醜簃,號倩庵,書畫署名湖帆 ,齋名梅景書屋。中國現代國畫大師,書畫鑒定家。早年他師從董香光,後來自己才改為學習薛曜的字。三四十年代與吳待秋、吳子深、馮超然並稱為三吳一馮。建國後任上海中國畫院籌備委員、畫師,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副主席、上海市文史館館員、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員會委員。收藏宏富,善鑒別、填詞。山水從四王、董其昌上溯宋元各家,衝破南北宗壁障,以雅腴靈秀、縝麗清逸的複合畫風獨樹一幟,尤以熔水墨烘染與青綠設色於一爐並多煙雲者最具代表性。並工寫竹、蘭、荷花。二十世紀中國畫壇一位重要的畫家,他在中國繪畫史上的意義其實已遠超出他作為一名山水畫家的意義。著有《聯珠集》、《梅景畫笈》、《梅景書屋全集》、《吳氏書畫集》、《吳湖帆山水集錦》及多種《吳湖帆畫集》行世。

 

 

 

 

 

 

 

 

 

 

 

 

 

 

 

 

 

 

 

 

 

鷓鴣天   十九首選十四

淺逗深情一笑鍾。低頭花面幾番紅。小樓不寐聽春雨,繡户斜開漏晚風。   輕忍別,再難逢 。天涯芳草夢誰同。藍橋空惹相思約,只與蕭郎陌路中。
玉鏡台前暗送香。侵晨淺約敢輕狂。蝶翻金粉偎春暮,花罥殘紅惱艷陽。   情縹緲,影微茫。思縈離恨日偏長。綠箋密記花前事,青鳥無憑淚幾行。
隔水驚鴻會遠心。輕歌緩拍覓知音。窗前邀月情何切,花下遺箋意自深。   聽夜漏,度鄰砧。黃庭初拓背人臨。忽傳家報催歸急,忍淚無辭抵萬金。
滄海探珠爛熳遊。五湖舊約一扁舟。風翻前度桃花扇,月印當年燕子樓。   山歛翠,水凝流。江南好景信多愁。周郎曲顧無雙曲,宋玉秋悲第幾秋。
一曲雙成憶鳳簫,烏雲軃最嬌嬈。銀燈瀲灩春還滿,玉笛悠揚恨自消。   河漫漫,漢迢迢。荑尖衩試瘦裙腰。憑將千日温鴛夢,何羨雙星渡鵲橋。
慣底心心兩印同。同心一曲抵千鍾。低偎笑靨香膚雪,倦舞殘妝翠袖風。   春思蕩,酒顏紅。鴛鴦被暖不嫌冬。琉璃窗外天如水,碧海今宵月滿空。
開遍荼蘼乍過春。滿天飛絮撲離人。深深院落花經雨,悄悄簾瓏柳拂雲。   斟別酒,帶微醺。縷金衫子薄羅裙。回頭欲說渾無語,珍重三聲後會君。
風雨連霄春易殘。樓前不語倚闌干。落花未識難成果,流水無情去不還。   休漠漠,便閑閑。黃金乏術駐芳顏。花開好處應須折,折向紗籠護碧寒。
記得歡娛少壯時。東鄰容與舊相知。非關約後原前約,諱說無期暗有期。   雲淡淡,月遲遲。金爐烟裊結春思。崔郎合對桃花面 ,京兆能描柳葉眉。
燕子南飛雁北歸。兩重心字一篇詩。風塵咫尺遊絲斷,雲路迢遙倦夢回。   縈綺思,點春衣。碧桃搖曳綠窗西。春風人面胡麻飯,崔護劉郎不自知。
墜緒飄紅貼地飛。春歸何處鴂長啼。東風不管花狼藉,恁借秋千送向誰。   吹浪遠,逐波微。斜陽淚滿點征衣。天涯芳草王孫怨 ,夢斷離魂倩女歸。
小小池塘去採蓮。蓮心味苦孰能傳。鴛鴦葉底三更夢,翡翠屏前六月天。   清露重,寶珠圓。釵鈿忍說好姻腹C憑誰能奏琴心曲,撥到求凰故急弦。
脂印心田一點紅。丹青引裡早相逢。西樓酒賭花間句,南陌香吹帶角風。   潘令老,步兵窮。青衫紈扇賦情同。從今不許尋常見,縹緲巫雲十二峯。
愁酒曾澆信力微。癡心底澈忍嬌啼。紅綃袖卷雕闌舞。紫燕巢傍畫楝飛。   情幻極,夢真時。天涯何處不同歸。卿卿我我相隨約,世世生生無盡期。

佞宋詞痕外篇

清平樂   李竹懶溪山入夢圖
溪山入夢。彷彿秦時洞。一片空濛天籟送。詩思畫情自湧。   酒醒金粟徐伸。等閒青眼浮雲 。大智原同愚若,倪黃應是前身。

浪淘沙   薛素素自畫吹簫小影
春水木蘭橈。風轉魂消。于郎恨織沈郎驕。試馬彈丸金粉夢,裊盡柔腰。   南部內家嬌 。第五名標。鳳凰臺上憶吹簫。小印題紅花有主,碧月迢迢。

于郎恨織沈郎驕,自注:素先與于褒甫有約,後驟嫁沈虎臣。

臨江仙   吳氷仙水墨花草卷
巾袷風流三絕擅,飛豪舞袖盈盈。鉛華洗盡古今情。花間迷醉蝶,簾底數流螢。   嘯雪披雲芳草怨,憑欄鸚鵡調聲。琴心劍氣負狂名。西樓齊拜倒,東澗挂門生。

浣溪沙   頴拓埃及小造象為郭仲易題
文化源從拜比倫。開來埃及繼前塵。萬年復見小精神。   原始干戈爭楚漢,零星金石勝周秦 。拓毫遊戲古翻新。

佞宋詞痕


林汝珩 (二) 碧城樂府    更多

林汝珩,號碧城(1907–59)是傑出的香港詞人。他的詞集《碧城樂府》是香港文學的瑰寶,是整個現代華語文學中的優美篇章。原書1959年出版,只在小範圍內的親戚、朋友、詞人之間流傳。林汝珩是1950年代香港的著名詞社「堅社」的重要一員。今天恐怕很少人知道林汝珩這個名字。但是在1940年代的廣東和1950年代的香港,他是一位廣為人知的人物。他的一生多姿多彩,而最終以詞而聲聞於世。在混亂的二十世紀,他集學子、官宦、商人、詞人於一身。
 

 

 

 

 

 

 

 

 

 

 

 

 

 

 

 

 

 

 

 

 

 

 

 

 

 

渡江雲   香港重見希穎,詞以寄之。
明珠生海嶠,如虹劍氣,驚座競豪觴。問君酣醉意,碎拂珊瑚,未抵少年狂。河梁別後,又幾番,刧換紅桑。回首處,華鬘一霎,故國幾斜陽。   滄江。歸來張儉,老去何戡,縱青衫無恙。空見說,湖山信美,相對茫茫。西風躑躅天涯路,更那堪,閒卻新涼。秋雨夜,還當翦燭西窗。

三姝媚   題汪馥庵手抄韋乃倫拘幽詞草
金匳緣淚展,正憂愁幽思,楚騷難遣。譜入新聲,又紫簫無奈,調淒琴怨。十二欄干,終盼得,東風吹轉。潭水桃花,重寫深情,故人天遠。   休比梅花公案,問亂碧迷人,國香誰綰。幾度斜陽,又等閒輕換,舊家庭院。倦鶴歸來,猶夢繞春城千遍。漫對流紅題恨,相思自卷。

念奴嬌   客館新涼,倚聲排日,約希穎,定華同賦。
欄杆拍遍,又低頭吟望,枉拋心力。搖落萬方且莫問,眼底誰家秋色。珠玉臨流,江湖滿地,座上哀時客。歌殘酒醒,冷香淒盪寒碧。   休說嶺表當年,何郎未老,猶有春風筆。斷羽零宮忍付與,隔水紅芽催拍。夢裡殘啼,曲中閒淚,應共銅仙滴。銷魂何意,一樽還醉今夕。

過秦樓   石塘晚眺
霧罨峰鬟,浪搖燈影,隱隱玉繩初轉。衣香巷陌,海氣樓臺,幾處畫簾高捲。人面髣髴桃花,無奈當筵,曲屏遮斷。歎紅牆咫尺,空餘魂夢,慣無拘管。   休見說,信美湖山,多情燈火,不稱茂園心眼。樓頭縱有,歌舞紛紛,祗怕拍沉聲變。羅袂霜風自驚,何事伶俜,天涯猶戀。問危欄遍倚,誰見青衫淚滿。

過秦樓   懺庵再賦石塘晚眺並屬和韻。
印粉欄干,隔花窗牖,望斷碧雲窗杪。零歌賸舞,鏡底燈前,似有淚痕偷照。休唱徹念家山,愁埵馧禲A怨琴悽調。正青衫濕遍,相憐無計,玉籠嬌小。   回首處,落日樓臺,飛花岐路,倦夢似絲還攪。樑空去燕,巢喜遷鶯,頓改舊時嚬笑。殘畫滄洲最憐,岑寂魚龍,迷離舟櫂。問韓陵咫尺,誰賦朱崖淚稿。

廖恩燾原詞   過秦樓   前題,再依聲美成,簡伯端博諸社侶一噱。
幾日花愁,一春禽夢,夏末漸秋冬杪。排鴛翠瓦,戲蝶紅簾,冷賸半斜荒照。臨水試洗吟眸,贏得吹來,遏雲高調。念桓伊笛弄,誰教衫舞,箇人嬌小。   應自覺,雁足傳書,蠶絲牽恨,只苦寸腸頻攪。臺堪鬧屐,池可浮杯,索甚野梅嬌笑。前度劉郎換將,沅堛冀z,桃邊淹櫂。探奚囊準有,殘畫滄洲淚稿。     影樹亭詞 - 滄海樓詞合刻

石州慢
辛卯月當頭夜,小集碧城詞館,張女士畫牡丹,希穎補石,懺庵,璞翁,定華各有詞,並約同社諸子共賦此解。

拂塵談玄,開抱放歌,人世能幾。壺天抱膝堪容,小集盟鷗翩蒞。煙鬟水帶,此地宜有詞仙,雕龍捫蝨相遊戲。霸業角聲壇,羨劉郎才氣。   還喜。華燈不礙飛蓋,何況月明花媚。甃石圖中,笑倚淡妝扶醉。好天良夜,幾見玉鏡當頭,冰心素魄長相記。酒醒對餘輝,憑欄心千里。

廖恩燾有念奴嬌詞記述堅社社課時同仁雕龍捫蝨之情形。
筵開清夜,正花陰月上,撤華鐙九。入座嘉賓詞客半,漫笑雕蟲殘朽。健筆箋天,狂歌斫地,擊碎玉雙斗。眼中人物,騷壇占席先後。   我卻捫蝨空談,霜絲禿鬢,媿見新荑柳。盎卉雞冠風引舞,撩起雄心非舊。環堵蕭然,老夫耄矣,澆塊惟篘酒。夢回得句,擁衾和醉蒙首。   影樹亭詞 - 滄海樓詞合刻

酷相思   二首
莫負將雛巢媬P。萬千語,丁寧遍。正煙浦舟如弦上箭。歌未盡,絃休斷。柳欲折,腸先斷。   淚自長流帆自遠。怎盼得,東風轉。料今後牙牀閒一半。針線也,無人管。枕簟也,無心管。
底事閉門聊種菜。曷不採,三年艾。正多難萬方同一概。誰欲挽,橫流海。誰欲蹈,東溟海。   祇覺登樓筋力改。總辜負,餘生在。舉頭看浮雲千百態。劍莫倚,長天外。君且住,滄江外。

憶舊遊
璞翁檢舊h卷中有殘英一瓣,乃其太夫人花下課詩時之手澤,距今五十年矣。賦詞並約同詠其事。

看香留舊帙,韻起孤絲,何限淒清。一瓣殘英薄,想花前課讀,日暖萱庭。斷紅也隨人老,滄海幾曾經。縱陟𡴾憑歌 ,循陔補句,懷思難勝。   銷凝。漫回首,任墜溷飄茵,一例凋零。獨有遺芳在,伴白頭吟望,蘭桂長馨。我正仰雲思母,相對若為情。但望極天涯,風銷畫燭和淚傾。

鷓鴣天   觀舞
掌上腰肢最可憐。霓虹燈下影翩躚。琴心未解凌波弱,星眼誰教隔座傳。   拚酩酊,日流連。鬢絲銷得盪茶煙。新來總覺當歌嬾,袖手無端又惘然。

采桑子
年時燈火闌珊處,花滿金堤,月滿樓西,曾記纖葱醉携。   重來輦路人何在,心字羅衣,雪柳蛾兒,空惹風前淚暗垂。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