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4)   本期第一頁

詩餘閒拾    

周密

一萼紅   登蓬萊閣有感
步深幽,正雲黃天淡,雪意未全休。鑑曲寒沙,茂林烟草,俯仰千古悠悠。歲華晚,飄零漸遠,誰念我同載五湖舟。磴古松斜,厓陰苔老,一片清愁。   回首天涯歸夢,幾魂飛西浦,淚灑東州。故國山川,故園心眼,還似王粲登樓。最負他秦鬟妝鏡,好江山何事此時遊。為喚狂吟老監,共賦銷憂。     閣在紹興,西浦,東州皆其地。

周密(1232~1308)字公瑾,號草窗,曾作過宋朝義烏縣令。宋亡以後隱居不肯出仕,以詩詞自遣。因流寓於吳興弁山,所以又號弁陽嘯翁。著有蘋洲漁笛譜。他的詞盡洗靡曼,獨標清潔,有韶倩之色,有綿渺之思。(戈載宋七家詞選),與吳文英(號夢窗)齊名,合稱南宋二窗

這首詞從蓬萊閣周圍景物,聯念到身世的孤苦,以抒寫自己一種對故國的隱痛。

上闋頭三句看似泛寫天氣,其實正是暗示登臨時心境的蒼涼。接着三句從樓前即景,想到世事的變化無情,有逝者如斯的無窮感慨。下三句從雪意陡然意識到歲華晚,更連念到遊子的無家,故有飄零的太息。五湖舟,有點像借范蠡輔勾踐滅吳後遁迹五湖的故實,其實是表白自己不得巳逃世的悲痛,所以有誰念我的求其同道的悽愴聲音。末三句把以上三組一層濃摯一層的感情淡化起來,從磴石的古老,蒼松的傾斜,岩上的青苔所標誌的年代,叫人無處不痛念到消逝了的前朝,也即自己眷戀的故國。草木無情,今古悠悠,雖然不着一字,却真叫人領會到詩人的寄慨無窮。

下闋從疏落的景物引起許多複雜的情緒。西浦東州不一定實指什麽地方,只是把天涯歸夢具體化起來。所謂魂飛,所謂淚灑,也都是回首的內涵情愫的表面化。下面虛用王粲登樓的故事,抒發眼見故國山川的淪亡,故園破碎的哀痛。秦鬟妝鏡故園的呼應,好江山又是故國的重出,所有這些,都叫人不堪回首。末了以狂吟老監來陪襯自己,以共賦銷憂來傾瀉胸中積鬱。感時傷老,再雜之以身世的飄零,使人如讀杜詩: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李好古

謁金門   懷故居
花遇雨,又是一番紅素。燕子歸來銜繡幕,舊巢無覓處。   誰在玉樓歌舞,誰在玉關辛苦。若使胡塵吹得去,東風侯萬户。

李好古,字仲敏,宋末人,曾客居揚州。有碎錦詞。趙聞禮陽春白雪選他的詞一首。
(元曲家作張生煮海的李好古,當為另一人。)

黃庭堅

虞美人   宜州見梅作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夜闌風細得香遲。不道曉來開遍向南枝。   玉台弄粉花應妒。飄到眉心住。平生個媊@杯深。去國十年老盡少年心。


南唐二主詞  (四)    更多李璟,李煜詞

李煜

望江南
閒夢遠,南國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綠,滿城飛絮混輕塵。忙殺看花人。

呂本作望江梅。一作雙調,和下面一闋併作一首。這堭艦峊詩的編排 ,把它分開。
滿城飛絮混輕塵,一作。   忙殺看花人,花草粹編》 ,《全唐詩》俱作「愁」。   唐圭璋兄說:「末句揭出江南盛時上下酣嬉之狀 。」


閒夢遠,南國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暮,蘆花深處泊孤舟,笛在月明樓。

千里江山寒色暮,,呂本作。   唐圭璋兄說:「孤舟見行客之悲秋,笛聲見居人之悲秋。」

望江南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還似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

此類小詞,純任性靈,非後人所能規摹。(唐圭璋)
詞譜: 李煜詞有望江梅,此皆唐詞單調,至宋詞始為雙調。這堭艦尊前集的編排 ,和下面一首分開。


多少淚,斷臉復還頤。心事莫將和淚說,鳳笙休向淚時吹。腸斷更無疑。

斷臉復還頤,斷臉」,《全唐詩》作「沾袖」。   心事莫將和淚說,全唐詩》作「滴」。   鳳笙休向淚時吹,淚時全唐詩》作「月明」。

虞美人
風回小院庭蕪綠。柳眼春相續。凭欄半日獨無言。依舊竹聲新月似當年。   笙歌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燭明香黯畫樓深 。滿鬢清霜殘雪思難任。

此與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一首同有故國不堪回首之恨 。(雪齋)
譚復堂評: 此詞終當以神品目之。

笙歌未散尊罍在,,呂本作。   燭明香黯畫樓深,畫樓,呂本作一堂,   滿鬢清霜殘雪思難任,全唐詩》 ,《詞譜》 俱作「禁」。

烏夜啼
昨夜風兼雨,簾幃颯颯秋聲。燭殘漏點頻敧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夢堹B生。醉鄉路穩宜頻到,此外不堪行。

算來夢堹B生,「夢」,侯本作「一夢」。

相見歡
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此詞最悽惋,所謂亡國之音哀以思。(花庵詞選注)
俞平伯說:「自來盛傳"剪不斷,理還亂"以下四句,其實首句"無言獨上西樓"六字之中,已攝盡悽惋之神。」
《花庵詞選》作《烏夜啼》。本詞發端有「無言獨上西樓」句,後世又名此調為《上西樓》。

子夜歌
人生愁恨何能免。銷魂獨我情何限。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   高樓誰與上。長記秋晴望。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子夜歌》,《菩薩蠻》調的別稱。
本詞的首句,和下一首詞的末句「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同樣肯定了牽愁帶恨的人生,從這堿搘X他在北國的全面心境。
馬令《南唐書》注:「後主樂府詞云:『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又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皆思故國也。」

相見歡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脂胭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相見歡》,別名《烏夜啼》。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無奈」,侯本,呂本作「常恨」。「寒雨」,呂本作「寒重」。  「相留醉」,呂本作「留人醉」。
唐圭璋兄說:「以水之必然長東,喻人之必然長恨,語最深刻。」

《佘雪曼選注》


吳梅  詞學通論   兩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一) 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懷古:

登樓送目,正故國晚秋,天氣初肅。千里澄江似練,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斜陽裡,背西風,酒旗斜矗。彩舟雲淡,星河鷺起,畫圖難足。   念自惜,豪華競逐,嘆門外樓頭,悲恨相續。千古凭高,對此漫嗟榮辱。六朝舊事隨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綠。至今商女,時時猶唱 ,俊庭遺曲。

荊公不以詞見長,而桂枝香一首,大為東坡嘆賞 ,各家選本,亦皆採錄。第其詞只穩愜而已。他如菩薩蠻漁家傲清平樂浣溪沙等 ,間有可觀,至浪淘沙之伊呂兩衰翁望江南歸依三寶贊,直俚語耳。

(二) 晏幾道江仙: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去年春恨却來時。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想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小山詞之最著名者,如此詞之落花二句 ,及鷓鴣天舞低楊柳樓心月 ,歌盡桃花扇底風,又今宵剩把銀釭照 ,猶恐相逢是夢中,又夢魂慣得無拘檢 ,又踏楊花過謝橋浣溪沙户外綠楊春繫馬 ,床頭紅燭夜呼盧,皆為世人盛稱者 。余謂艷詞自以小山為最,以曲折深婉,淺處皆深也。

(三) 李之儀卜算子: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此詞盛傳於世,以為古樂府俊語是也,但不善學之,易流於滑易。姑溪詞中佳者殊鮮 ,如千秋歲東風半落梅梢雪南鄉子西牆 ,猶有輕風遞暗香,亦工。此外皆平直而已。

(四) 周紫芝朝中措:

雨餘庭院冷蕭蕭,簾幕度輕飆。鳥語喚回殘夢,春寒勒住花梢。   無聊睡起,新愁黯黯,歸路迢迢。又是夕陽時候,一爐沉水烟銷。

孫競謂竹坡樂章清麗婉曲,非苦心刻意為之,此言極是。竹坡少師張耒,行輩稍長李之儀,而詞則學小山者也。人第賞其鷓鴣天梧桐葉上三更雨 ,葉葉聲聲是別離,」《醉落魄曉寒誰看伊梳掠 ,雪滿西樓,人在闌干角,」《生查子不忍上西樓 ,怕看來時路。」諸語,實皆聰俊句耳。余最愛品今登高詞 ,其後半云:黃花香滿,記白苧吳歌軟。如今却向亂山叢裡,一枝重看 。對着西風搔首,為誰腸斷。沉着雄快 ,似非小山所能也。

(五)  葛勝仲鷓鴣天:

小榭幽園翠箔垂。雲輕日薄淡秋暉。菊英露浥淵明徑,藕葉風吹叔寶池。   酬素景,泥芳卮。老人痴鈍强伸眉。歡華莫遣笙歌散,歸路從教燈影稀。

魯卿與常之,亦如元獻,小山也。然門第譽望,可以齊驅;至論詞,則虎賁之與中部矣。魯卿以驀山溪天穿節二首得盛譽,其詞亦平平,蓋名高而實不足副也。余愛其點絳唇末語亂山無數,斜日荒城鼓,可與范文正長煙落日孤城閉並美,餘不稱矣。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夏承燾(1900-1986)著名詞學家,畢生致力於詞學研究和教學,是現代詞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字瞿禪,別號瞿髯,浙江溫州人。

 

 

 

 

 

 

 

 

 

 

 

 

 

 

 

 

 

 

 

 

 

 

 

 

 

李清照(四)
掃除疆界望蘇門,一脉詩詞本不分。絕代易安誰繼起 ,渡江隻手合黃秦。

第一二句說掃除詩詞劃分的疆界,仰望蘇軾的門庭。蘇軾開始以寫詩的風格來寫詞。   渡江,指宋朝庭南渡。

題解 蘇軾開始以詩為詞,替詞拓境千里。當蘇軾這種新詞風與傳統詞風發生矛盾時,引起詞壇一些人的議論,李清照提出詞別是一家的口號 ,是有代表性的。這首詩開頭兩句:掃除疆界望蘇門 ,一脉詩詞本不分,就是針對李清照的詞別是一家的主張 。下面兩句說,李清照的才華,一時無兩。在宋室南渡以後,她能一手把黃庭堅和秦觀不同的詞風融合為一體。清沈曾植菌閣瑣談也說易安跌宕昭影 ,氣調極類少游(秦觀),刻摯且兼山谷(黃庭堅)。

李清照(五)
中原父老望旌旗,兩戒山河哭子規。過眼西湖無一句,易安心事岳王知。

兩戒:  謂中國南北山河的界限。
過眼西湖無一句:  李清照南渡以後流寓杭,婺各地,其今傳詞集中,沒有寫西湖的詞。

題解】李清照 ,岳飛詩詞集裡都無西湖作品,大抵是他們對南宋小朝庭各懷隱憂和不滿,不能言亦不敢言。

岳飛(一)
兩河父老寶刀寒,半壁君臣恨苟安。千載瑤琴弦迸淚,和君一曲髮衝冠。

岳飛,南宋民族英雄,傑出的軍事家,字鵬舉,湯陰(今屬河南)人。他曾上表高宗,力主收復兩河燕雲。1140年,他於郾城大玻金軍主力,收復鄭州,洛陽等地,兩河義軍紛起響應,宋,金戰局一時為之改觀。但高宗,秦檜一心求和,堅令岳飛退兵,召還臨安。不久被誣謀反下獄,1142年與子岳雲及部將張憲同時被害。有岳武穆集》。

千載瑤琴弦迸淚:  指岳飛小重山結句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髮衝冠: 岳飛滿江紅首句怒髮衝冠。

題解】南宋小朝廷苟安江左,文恬武嬉。岳飛的抗戰主張屢次受到主和派的阻撓而不得實現,而且終於以莫須有的罪名遭到殺害,這真是千載瑤琴弦迸淚,令人怒髮衝冠。

岳飛(二)
黃龍月隔賀蘭雲,西北當年靖戰氛。玉海輿圖曾照眼,笑他耳食萬詞人。

玉海:  書名,宋王應麟撰。
輿圖:  地圖。
耳食:  相信傳聞。

題解岳飛北伐,目的在直搗吉林的黃龍府。而今傳岳飛的滿江紅》詞,却有「踏破賀蘭山缺句」。賀蘭山在河套西邊,時屬西夏,當時西夏和南宋並無戰象。王應麟著的《玉海》載有西夏賀蘭山圖。王氏南宋末年人,還見此圖,岳飛决不致於無此輿地常識,分不清賀蘭山和黃龍府的。

岳飛(三)
王髯御韃唱刀環,朔漠歡聲震兩間。八卷鄂王家集在,何曾說取賀蘭山。

王髯:  王越,明代武將,能詩文,有王襄敏集
御韃:  王越於明弘治年間大破韃靼入侵軍於賀蘭山。
唱刀環:  環是還的諧音。漢書李陵傳:漢使至匈陵招陵,單于置酒賜漢使者,李陵,衛律等皆侍坐。立政(即漢使任立政)等見陵,未得私語,即目視陵,而數數自循其刀環,握其足,陰諭之,言可還歸漢也。
朔漠:  謂北方沙漠之地。
兩間:  天地之間。
鄂王家集:  岳飛死後,宋孝宗時追封鄂王。家集,指岳珂所輯岳飛集。

題解】中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民族間歷代都曾發生一些矛盾。明朝弘治年間,大將王越曾破韃靼入侵軍於賀蘭山,明人刊岳飛滿江紅》詞於西湖岳墳,碑陰記年是弘治年間。
作者疑《
滿江紅》詞或是王越幕府文士所作,托名岳飛以豉舞士氣。作者曾寫《岳飛滿江紅考辨》專述其事。


明  今釋澹歸
俗姓金氏,名保。崇禎庚辰進士。桂林破,為僧。

小重山   得程周量民部詩,却寄
落落寒雲曉不流。是誰能寄語,竹窗幽。遠懷如畫一天秋。鐘徐歇,獨自倚層樓。   點點鬢霜稠。十年山水夢,未全收。相期人在別峯頭。閒鷗意,煙雨又扁舟。

明  王夫之(薑齋)   更多王夫之詞

青玉案   懷舊
桃花春水湘江渡。縱一艇,迢迢去。落日赬光搖遠浦。風中飛絮,雲邊歸雁,盡指天涯路。   故人知我年華暮。唱徹灞陵回首句。花落風狂春不住。如今更老,佳期逾杳,誰倩啼鵑訴。

更漏子   本意
斜月橫,疎星炯。不道秋宵真永。聲緩緩,滴泠冷。雙眸未易扃。   霜葉墜。幽蟲絮。薄酒何曾得醉。天下事,少年心。分明點點深。

蝶戀花   衰柳
為問西風因底怨。百轉千回,苦要情絲斷。葉葉飄零都不管。回塘早似天涯遠。   陣陣寒鴉飛影亂。總趁斜陽,誰肯還留戀。夢媄Z黃拖錦綫。春光難借餘蟬喚。

前介紹王夫之詞

明  王夫之 (1619-1692),字而農,號薑齋。湖南衡陽人。舉崇禎s午(1642)鄉試。曾走桂林,依桂王,圖恢復,旋知事不可為,遂决計不出。浪游郴,永,漣,邵間,最後歸衡陽之石船山,學者稱船山先生。竄居窮山,四十餘年,一歲數徙其居。故國之戚,生死不忘。

蝶戀花  
君山浮黛  (瀟湘十景詞之八)   湘光極目,至君山,始見一片青芙蓉,浮玻璃影上。自此出洞庭,與江水合,謝脁所云:"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者,於焉始矣。湖南清絕,亦於此竟焉。

渺渺扁舟天一瞬。極目空清,只覺雲根近。片影參差浮復隱,琉璃淨掛青螺印。   憶自嬴皇相借問。堯女含嚬,蘭珮悲荒燐。淚竹千竿垂紫暈,賓鴻不寄蒼梧信。

玉樓春   歸雁
秦關楚水天涯路。唯有歸鴻知住處。經時已換蓼花洲,依舊難忘芳草渡。   南天回首蒼煙暮。寄語玄禽歸也誤。垂楊千樹亂啼鴉,誰聽呢喃清晝語。

清平樂   詠雨
歸禽響暝,隔斷南枝徑。不管垂楊珠淚迸,滴碎荷聲千頃。   隨波賺殺魚兒,浮萍乍滿清池。誰信碧雲深處,夕陽仍在天涯。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