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本期第九頁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清   張蘩

張蘩,字采于,康熙間蘇吳縣人。吳士安妻,有衡棲詞。蔣景祁瑤華集評云:采于師悔庵(尤侗別號),亦復不愧其學。

清平樂   寄滌庵姊
重門深閉。聽盡黃梅雨。千遍人慵猶未起。魂斷臨歧別際。   一天離恨分開。同攜一半歸來。日暮孤舟江上,夜深燈火樓台。

上片寫離別前夜至清曉臨歧情景。下片承上,四句俱精煉。二人各攜一半離愁,行者在孤舟,送者在樓台。寓情於景 ,對句佳妙。

清   顧姒

顧姒,字啓姬,康熙間浙江錢塘人。諸生鄂曾妻,有靜御堂翠園集。她詩詞俱佳妙,其夫婿嘗於九日集飲作詩限韻 。啓姬代作,詩未云:予本淡蕩人,諸書不求解。爾雅讀不熟,蟛蜞誤為蟹。王漁洋見之大驚嘆 。她並精音律,所製詞曲亦為漁洋所稱贊。見杭郡詩輯》。

桃園憶故人   寄姊重楣
經年怕睹天邊月。做盡淒涼時節。不解離人傷別。倏忽圓還缺。   東風昨夜吹魚帖。半幅新詞淒絕。誰道關山隔越。歷歷燈前說。

上片以月之圓缺喻人之聚散。下片言讀姊詞猶如對燈前,情景真切動人。

滿江紅   泊淮示夫子
一葉扁舟,輕帆下,停橈古岸。燈火外,幾株疏樹,人家隱見。漂母祠前荒草合,韓侯台上寒雲斷。嘆從來,此地困英雄,江山慣。   窮愁味,君嘗遍。人情惡,君休嘆。問前村有酒,金釵拼換。舉案無辭今日醉,題橋好遂他年願。聽三更,怒浪起中流,魚龍變。

漂母: 用史記淮陰侯列傳,漂母與韓信食故事。
金釵拼換: 元稹遣悲懷詩:顧我無衣搜藎篋 ,泥他沽酒拔金釵。
舉案: 用後漢書粱鴻傳粱鴻孟光舉案齊眉故事。
題橋: 華陽國志謂蜀大城北有升仙橋,送客觀,(司馬)相如初入長安時 ,題其門曰:不乘赤馬駟馬,不過汝下也。

清   陳

㛃。字無垢,康熙時江蘇南通人。孫安石妻,有茹蕙編詩詞集。她是名門閨秀,幼年穎慧好讀書。孫安石原為富家子弟,揮霍無度,納妾另居。後家道中落,迫使㛃歸母家。陳氏無奈,遂落髮修行。晚歲益貧,甚至并日而食,難得一飽。又不肯告人,饑餓衰弱,體力不支,至樓前覆水,墜樓而死。見眾香詞

菩薩蠻
今生浪擬來生約,如今悔卻從前約。腰帶細如絲。思君君不知。   五更風又雨。兩地儂和汝。著意待新歡。莫如儂一般。

上片起二句言其夫當初虛情假意,與她海誓山盟,願世世為夫妻,而今方知受騙。但是,其夫雖棄之另婜,而作者卻一往情深,難以擺脫思念之苦。下片寄語其夫勿再喜新厭舊。結合小傳讀此詞,更可體會作者之沉痛心情及悲慘遭遇。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文徵明        正氣歌    過零丁洋    念奴嬌     滿江紅     更多文天祥詩作品     吳小如說岳飛的三首詞    岳珂     韓世忠     更多文天祥詩   宋史本傳

滿江紅
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慨當初,倚飛何重,後來何酷。豈是功高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最無端,堪恨又堪悲,風波獄。   豈不念,疆圻蹙。豈不念,徽欽辱。念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只怕中原復。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辱。

一直以來,人們都認為南宋奸臣秦檜是殺害岳飛的幕後指揮策劃者。但從遺留下來的一些史籍,如李心傳的建炎以來朝野雜記建炎以來繫年要錄記載中,又證明南宋皇帝趙構是岳飛冤獄的主謀和決策者。後來的史學家對此作了很多探索,眾記紛紜。

明朝中葉,吳中名土文徵明曾在杭州岳飛廟題了一首滿江紅詞,用意明確,矛頭直指趙構,認為他是殺害岳飛的主謀,秦檜在岳飛冤案中,只是依照趙構的旨意執行的幫凶。自明朝以後,贊成文徵明觀點的人就越來越多。但也又不少學者認為,秦檜就是殺害岳飛的真凶,理由是當時身為南宋宰相的秦檜,已是女真皇朝安插到南宋中央的代理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漢奸。秦檜才是南宋整個降金政策的真正炮製者,而削奪岳飛等矢志抗金的諸將兵權,是整個投降計劃的一部分。

岳飛的冤獄在南宋孝宗年間得到了昭雪。後來,人民將岳飛葬於西子湖畔,並用白鐵鑄秦檜像跪於岳飛墓前。更留傳下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這一千古名對。

岳王墓 秦檜夫婦跪像

4) 畫意曲中尋

馬致遠

秋天的黃昏,西風淒緊,冷雨淋漓,辭官不久的馬致遠臨窗遠眺,滿懷感觸,回到桌邊把舊唐書》,《新唐書中有關唐玄宗,楊貴妃,唐肅宗,李林甫,楊國忠,陳玄禮,郭子儀的傳看過一遍。他覺得楊貴妃沒有太多的劣迹,倒是安祿山是個不安分的人。但有一點卻是事實,唐玄宗對霓裳羽衣舞特別垂青,貴妃因而特別受到寵幸。馬致遠十分慨嘆,寫了一首小令:

四塊玉   馬嵬坡

睡海棠,春將晚。恨不得明皇掌中看。
霓裳便是中原患。
不因這玉環,引起那祿山。
怎知蜀道難。

他意猶未盡,一邊飲酒,一邊又拿出架上的晉書翻閱。想起王導,謝安顯赫一時的家勢,又憶起唐朝劉禹錫的烏衣巷,提筆又寫下另一首:

撥不斷

九重天,二十年。龍樓鳳閣都曾見。
綠水青山任自然。
舊時王謝堂前燕。再不復海棠庭院。

馬致遠寫此首小令時,剛好是元滅宋以後的二十年。他從自己的身世聯想到東晉滅亡,王,謝兩家由盛而衰的滄桑變化,覺得江山易主,王朝更迭如同做夢一樣的飄忽,難以把握。他又慨然再續寫一首:

浙江亭,看潮生。潮來潮去原無定。
惟有西山萬古青。
子陵一釣多高興。鬧中取靜。

他看來,歷代興亡恰似潮水漲落,大可不必過份傷感。他欽佩東漢隱士嚴子陵不願作光武帝之臣,不問興亡之事,落得身心自在。於是他釋然一笑。

馬致遠,(約1250 - 約1321),號東籬。元代(關,馬,鄭,白)四大曲家之一,明代朱權的太和正音譜》列他為元代劇作家之首 ,明代臧晉叔《元曲選》取他的(漢宮秋)為元曲百種自冠。生平事蹟不詳,大概在元世祖當過江浙行省務提擧,不久即退出官場,過着酒中仙 ,塵外客,林間友的退隱生活。我們最熟悉是他的一首小令散曲"天淨沙"。著有雜劇十四種,現存(漢宮秋,青衫淚,岳陽樓,任風子 ,陳搏高卧,薦福碑,黃粱夢等七種,而以漢宮秋為最著名。此外,還寫有一百二十多首散曲,小令一百零四首,套曲十七篇。近人任訥輯錄為《東籬樂府》 。  

吳小如說馬致遠天淨沙

天淨沙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此首是一般元曲選本必定輯入,也是最多名家評說贊譽的一首,我們不妨欣賞另外三首:

長途野草寒沙,夕陽遠水殘霞,衰柳黄花瘦馬。休題別話,今宵宿在誰家。
江南幾度梅花,愁添兩鬢霜華,夢兒堣孺見他。客窗直下,覺來依舊天涯。
西風渭水長安,淡烟疎雨驪山,不見昭陽玉環。夕陽樓上,無言獨倚闌干。

前三首都點明了遊子遠在天涯,思家不得歸的愁緒。第四首雖沒有一字言明,却與仲宣登樓,有異體同工之處。每首短短二十八個字既概括遠 ,中,近豐富的場景,再以最末一句配合,點出主題遊子思鄉之意,不愧為元代劇作家之首。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