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本期第五頁

近人詞選      

楊雲史  江山萬里樓 (二)   生平     更多江山萬里樓詩詞



 

 

 

 

 

 

 

 

 

 

 

 

 

 

 

 

 

 

 

 

 

 

 

 

 

 

 

 

 

 

 

 

 

 

 

 

 

 

 

 

 

 

 

 

 

臨江仙
今朝窗更紅,此昔年海棠開時,霞客催余早起語也。窗下海棠兩株,其一於去年憔悴死矣。對花思人,愴然涕下。
此恨年年無盡,今年無計支持。雨前雨後費沈思。傷春無氣力,含淚看花時。   有意流鶯宛轉,無情乳燕參差。獨眠人起下樓遲。捲簾紅瘦盡,惆悵惜空枝。

浣溪紗   二首
雲母窗明小語幽。妝成催起掃花遊。亂紅深護綠雲裘。   依舊風光三月半,不堪人事兩年頭。此生無可奈何愁。
響屧廊空香月清。三更酒醒夜聞鶯。自移銀燭踏花行。   一樹垂垂空有恨,月明風靜最傷情。數聲幽歎落紅驚。

浣溪紗   四首   (雲史悼亡四種悼亡詩)

小園牡丹有白,綠,絳,紫四種,皆移自洛陽,為霞客夫人所手植。今春還家,值穀雨花盛,方欲為種花人作十日哭,又以避禍,倉皇徙海上,對花惜別,腸寸寸斷矣。
雨暖紅窗閉不開。牡丹時候獨成哀。小欄風定一徘徊。   含淚繞花千百遍,春深日暮舊亭臺。蒼苔深處沒人來。
元鬢紅妝兩惘然。重來門巷草芊緜。詞人老去若為憐。   亭北繁華亡國恨,江南時節送春天。獨無人處怨流年。
人被花圍睡起遲。流鶯對對雨絲絲。陽春煙景少年時。   弔盡香魂黃土濕,訴來幽恨落花知。獨成惆悵不成詞。
萬紫千紅深閉門。誰家絃管賞良辰。自憐遲暮最傷神。   入骨相思回首事,銷魂天氣斷腸人。一生哀樂不禁春。

浣溪紗   四首

春色已深,入事異昔,有感漢上舊遊。
百草千花送馬蹄。去年今日踏銅鞮。薄寒輕暖試春衣。   一為多情歌躑躅,斷無秀句惜芳菲。桃花流水不思歸。
金屋深深花氣濃,香衾重疊暖霞烘。玉釵清響畫簾中。   一棹移來春水綠,千山啼遍杜鵑紅。不堪重過楚王宮。
為惜春光憐夜光。温泉水滑想衣裳。鰣魚無骨海棠香。   一覺繁華成薄倖,十分殘缺悔清狂。歌場一例有滄桑。
打起流鶯梳洗遲,明眸駘蕩艷陽枝。煙花三月捲簾時。   西塞山前紅浪急,大隄風滿綠楊絲。傷心不獨為相思。

一覺繁華,一作一片繁華,又一作兩字風流。   流鶯,一作黃鶯

浣溪紗   三首

暮春逢長門君自漢南歸,正江南落花時也。
豈有相逢卻怨嗟。沙場烽火雜鶯花。不堪亂後說繁華。   陌路重逢崔護面,可憐芳草暗天涯。如今王粲已無家。
西塞山前花滿林。魏王隄上柳成陰。中原兵馬又春深。   檀板一聲何滿子,春江花月氣銷沈。賞心樂事最傷心。
花堻{君把玉巵。江南風物異前時。落花深處訴相思。   遮莫憐深翻避面,轉因語重未通辭。更無人地更無詞。

更無人地更無詞,一作背人濺淚牡丹枝

浣溪紗 
 
一年之樂在於春,一生之樂在於少年。昔少年夫婦春遊為多,今歸江南,春光如作,而霞客已亡,煙花日暮,傷如之何! 知宇宙間一恨藪耳。爰追懷舊遊,紀其踪跡,長吟悼春,短歌傷逝,繁華當前,能不一慟?青衫盡濕,莫罄我哀已。


柳楣花明淚眼看。蘭成蕭瑟思無歡。枉教詞賦滿江關。   病後落花無氣力,愁來春雨共闌珊。思量長恨欲忘難。
十里珠簾盡上鉤,良辰美眷掃花遊。玉人祇合住揚州。   細語一窗來畫舫,衣香兩岸落春流。遊人爭道幾生修。


余昔就婚揚州,居二年,春日多作清遊,煙波畫船,常在蜀崗,瘦湖之間。時少年夫婦,新婚好春。
上苑花飛帶笑看。清狂夫婿足為歡。春城傳譽滿長安。   王謝衣冠金谷宴,平陽歌舞玉津園。當時風景似開元。

甲辰後,携眷居京,人誇嘉耦。裘馬清狂,極遊宴之盛。
海上東風吹綠鬟。香車寶馬艷陽間。來時蘭麝滿春山。   誰共五溪行樂處,鄴侯瑣骨自珊珊。海天翠被擁春寒。

丁未年隨軺南洋,挈眷島居,春遊海畔,舉國若狂。與霞客同車出遊,歸必以夜,殆無虛日。
仙吏移家車馬稀。洞天絕壁掩朱扉。日長自繡五銖衣。   天半紗窗聞笑語,衣裳雲卧斗牛西。玻璃枕上近天雞。

余與霞客居南溟六載,三遷其居,皆有海山之勝。孤島絕壁,幽居甚樂。
細柳新蒲曲水濱。千門萬户囀春鶯。沈香亭畔踏花行。   日晚衣香春水上,輕衫小扇蕩昆明。共傷亡國說承平。

辛亥遜國後,歸國居京師。嘗於牡丹開時,數遊頤和園。
雲暖蓬瀛穿畫船。簾開水殿浸春天。宮鶯如剪浪如煙。   薄鬢黏紅花撲簌,長裙惹綠草芊緜。今番淚墜故宮前。

霞客居京時,黎夫人數邀遊北海西苑中,往往竟日。
偕隱江鄉避世清。春來幽事滿柴荊。一湖燕水一城鶯。   風約茶香消酒力,鳥啼新綠答詩聲。山光媚嫵兩分明。

丁已之後,與霞客歸虞山,地饒魚米,家多花木,荊布蕭然,伴我晨夕。江鄉幽居,春色殊勝,時泛舟湖山之間。夫婦年過四十,絢爛性情,漸入平淡矣。
花滿河陽一縣開。天津橋上杜鵑哀。煙消寒日古樓臺。   洛水潺湲斜日堙A鞭絲釧影踏青來。香輪歷碌碾花回。

余入洛陽四年,始迎霞客,嘗遊洛水津橋之勝,以暢其懷,蓋已病矣。
金谷園中山淺深。香塵飛蓋敝春陰。頹垣荒井費沈吟。   幾日豪華風景改,洛陽荊棘忍追尋。西宮煙草暗沈沈。

與霞客遊金谷園,復為指點上陽宮故址,霞客默然以思,不勝美人黃土之感。
草滿湘江去踏青。採茶燒筍過清明。前年踪跡已前生。   共弔紅顏同濺淚,今番清淚為君傾。可憐黃土太無情。

乙丑三月,迎霞客至岳陽,嘗共乘小車,踏青小喬墳,遠望君山湘妃之墓,洞庭之勝,流連慨歎,日暮始歸,有詩記之。詎霞客即以是秋卒於岳陽,向者於此共弔古人者,我即於此獨弔霞 ,此生春遊之樂,從此絕跡。傷哉!
歲歲清明酒滿衣。今年佳節悵人非。綠楊風亂紙灰飛。   日晚青山人影散,誰家行樂醉扶歸。踏歌花插滿頭肥。

今春自鄭州軍次歸里,風景不殊,人事異昔,清明時節,花草黏天,萬人空巷,余則閉門營齋,度此佳節。春光駘蕩,使我神傷。
怕見春光獨閉門。看人載酒樂遊原。馬龍車水過江村。   病後衣香多藥氣,醉歸燈影殢花魂。可憐時節是黄昏。

烽煙滿地,門户多憂,於暮春獨居滬西,時戲馬看花,春遊方盛,余黯然閉户而已。
花娷靋舅G十年。悠悠生死恨緜緜。潘郎清淚滿人間。   寒食清明都過了,為君惆悵為春憐。獨眠人起落花天。

鷓鴣天   暮春憶岳陽清明偕霞客踏青小喬墓遣哀。
日暮煙花天際濃。踏青門巷悵前蹤。當時花落更衣處,為放珠簾敵晚風。   弔粉黛,惜英雄。魏宮何在問吳宮。鷓鴣啼滿巴陵岸,腸斷青山似洛中。

浣溪紗   曝衣
侍女開箱趁艷陽。小庭花桁曝衣香,傷心猶有嫁時裳。   肥瘦入懷驚體態,短長在抱覩身量。為拚腸斷細端詳。

鷓鴣天  追憶岳陽春遊
三月桃花水滿湖。洞庭樓櫓長新蒲。岳陽寒食東風堙A日日江村買玉壺。   思往事,惜雄圖。旌旗此地失吞吳。而今草沒湘江岸,樓外春流飛鷓鴣。

蝶戀花  丁卯暮春家居
樓外千山啼杜宇。我已無家,更勸歸何處。回首中原春色暮,天涯近淚無乾土。   幾日不來紅滿路。心怯空房,沒箇誰來去。一點燈明花院雨,人間祇有黃昏苦。

回首中原春色暮,一作千里中原風色暮  「心怯空房,一作暗堿K歸


顧隨         葉嘉瑩

圓明園是我國園林藝術的瑰寶,原為清代舉世無雙的皇家御苑,從1709年開始營建至1809年基本建成,由圓明,長春,綺春三園組成。園中既彙集中國江南名園,天下勝景的建築藝術,還建有西式園林特色,更有西洋噴泉。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被英,法軍隊入侵,縱火焚毀,大肆劫掠。1900年,八國聯軍攻占北京,清帝逃亡,圓明園再次受到附近駐軍清兵和匪民趁火搶劫,殘存建築全被推倒拆毀,歷經同治,光緒兩朝修葺的部分也蕩然無存。

康有為在1904年目睹收藏在巴黎東方博物館的大量圓明圓寶物時,不禁感到到慚愧和心碎,這些都是在1861年和1901年被帶到法國去的劫掠品。中國人傷悼圓明園一直持續到二十世紀,民國以後,不論任何政治教育背景和抱負的中國人,都同樣感到悲憤。燕京和清華大學的教授和學生,因為距離圓明園的遺址很近,成為這座荒涼宮苑常客,留下文字,詩句。燕京學者兼詩人顧隨在一個秋天某日於圓明園散步時,寫下了:

臨江仙  遊圓明園二首

眼看重陽又過,難教風日晴和。晚蟬聲咽抱涼柯。長天飛雁去,人世奈秋何。   落落眼中吾土,漫漫腳下荒坡。登臨還見舊山河。秋高溪水瘦,人少夕陽多。
散步閒扶短杖,正襟危坐高岡。一回眺望一牽腸。數間新草舍,幾段舊宮牆。   何處雞聲斷續,無邊夕照輝煌。亂山衰草下牛羊。教人爭不恨,故國太荒涼。

顧隨

1943年,(二排右一)葉嘉瑩與同學在顧隨家中。

圓明園


顧隨(18971960,河北清河縣人,著名學者,桃李滿天下,享譽海內外的專家學者如周汝昌,葉嘉瑩,吳小如等都曾是他的學生。

臨江仙
石佛、樗園對神仙對。石佛出海上一孤鴻,樗園得天邊無伴月。餘甚愛之,因賦此闋。
無賴漸成頹廢,銜杯且自從容。霜楓猶似日前紅。爭知林下葉,不怨夜來風。   病酒重重新恨,布袍看看深冬。石闌幹畔與誰同。天邊無伴月,海上一孤鴻。

行香子  ·三十初度自壽
陸起龍蛇,歸去無家。又東風、悄換年華。已甘淪落,莫漫嗟呀。拚一枝菸,一壺酒,一杯茶。
   我似乘槎,西渡流沙。走紅塵、晚日朝霞。卅年歲月,廿載天涯。共愁中樂,苦中笑,夢中花。
不作超人,莫怕沉淪。一杯杯、酸酒沾唇。讀書自苦,賣賦猶貧。又者般瘋,者般傻,者般渾。  
莫漫殷勤,徒事紛紜。浪年華、斷送閑身。倚闌強笑,回首酸辛。算十年風,十年雨,十年塵。
春日遲遲,悵悵何之。鬢星星、八字微髭。近來生活,力盡聲嘶。問幾人憐,幾人恨,幾人知。  
少歲吟詩,中歲填詞。把牢騷、徒做談資。鎮常自語,待得何時。可喚愁來,鞭愁死,葬愁屍。

浣溪沙·    詠馬纓花
一縷紅絲一縷情。開時無力墜無聲。如煙如夢不分明。   雨雨風風嫌寂寞,絲絲縷縷怨飄零。向人終覺太盈盈。

生查子
身如入定僧,心似隨風草。心自甚時愁,身比年時老。   空悲眼界高,敢怨人間小。越不愛人間,越覺人間好。

蝶戀花  ·獨登北海白塔
不為登高心眼放。為惜蒼茫,景物無人賞。立盡黃昏燈未上,蒼茫輾轉成惆悵。  
一霎眼前光乍亮。遠市長街,都是愁模樣。欲不想時能不想,休南望了還南望。
我愛天邊初二月。比著初三,弄影還清絕。一縷柔痕君莫說,眉彎纖細顏蒼白。  
休盼成圓休恨缺。依樣清光,圓缺無分別。上見一天星歷歷,下看一個飄零客。

臨江仙
皓月光同水泄,銀河澹與天長。眼前非復舊林塘。千陂荷葉露,四野藕花香。   恍惚春宵幻夢,依稀翠羽明璫。見騎青鳥上穹蒼。長眉山樣碧,跣足白於霜。

浣溪沙
微雨新晴碧蘚滋。老槐陰合最高枝。風光將近夏初時。   少歲空懷千古志,中年頗愛晚唐詩。新來怕看自家詞。

浣溪沙
自著袈裟愛閉關。楞嚴一卷懶重翻。任教春去複春還。   南浦送君才幾日,東家窺玉已三年。嫌他新月似眉彎。

送嘉瑩南下
蓼辛荼苦覺芳甘,世味和禪比並參。十載觀生非夢幻,幾人傳法現優曇。
分明已見鵬起北,衰朽敢言吾道南。此際泠然禦風去,日明雲暗過江潭。
食荼已久漸芳甘,世味如禪徹底參。廿載上堂如夢囈,幾人傳法現優曇。
分明已見鵬起北,衰朽敢言吾道南。此際洽然禦風去,日明雲暗過江譚。

蝶戀花
少歲詩書成自娛。將近中年,有甚佳情緒。僕僕風塵衣食路。茫茫湖海來還去。   殢酒消愁愁更苦。醉堸的q,醒後心無主。客舍怕聽閑笑語。開窗又見廉纖雨。

中國共產黨馬克思主義之父李大釗(1888~1927),在1913年遊覽了破落的圓明園,登上高處眺望,看見的是一片殘垣敗瓦,荒涼景象,同樣以詩句表達了他的悲嘆:

圓明兩度昆明劫,鶴化千年未忍歸。一曲悲笳吹不盡,殘灰猶共晚煙飛。
玉闕瓊樓接碧埃,獸蹄鳥跡走荒苔。殘碑沒盡宮人老,空向蒿萊撥劫灰。

保守派林紓(1851~1924),與李大釗一樣,對圓明園的不幸有同樣的傷感 。他給這破落的宮苑寫了一幅畫,並在上面題了字:掩淚上車行 ,回頭望殘照。著名歷史學家向達認為火燒圓明園事件 ,是自有中西文通以來 ,西洋 vandalism(摧殘文化藝術)之為禍於中國,當以此役為最先而最巨矣。

     林紓         李大釗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