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本期第三頁

詩餘閒拾    

明  王鳳嫻

念奴嬌   寄女文姝
花嬌柳媚,問東君,正是芳菲時節。帳暖流蘇,
報曉,睡起峭寒猶怯。烏鳥情牽,青鸞信杳,追憶當年別。臨歧淚滴,衷腸哽咽難說。   淒涼望斷行雲,柴門倚遍,空對閑風月。屈指歸期,無限恨,添得愁懷叠叠。鏡影非前 ,人情異昔,怎禁心摧折。欲憑誰訴,數莖新見華髮。

        王鳳嫻,字瑞卿,號文如子,雲間人,進士張本嘉之妻。著有焚餘稿貫珠集雙燕遺音等 。生卒年不詳。

張文姝   點絳唇   答母
細雨初晴,暖風早入芭蕉院。歸期日盼,鬆盡黃金釧。   病起紅樓,愁睹梅梁燕。無由見。白雲天遠,十二闌干遍。

        按: 兩詞都是至性至情之作。而王詞尤淒婉深摯,“可憐天下父母心”也。張詞暗用狄仁傑白雲親舍故事 ,不可囫圇吞下。

        (狄仁傑於并州任司法曹參軍,雙親在河陽。一日,狄仁傑登太行山,遠眺河陽,望
白雲孤飛 ,對左右說:我父母就住在那塊白雲底下。待白雲移走 ,狄仁傑才離去。見舊唐書》)

明  李夢陽

如夢令
昨夜洞房春暖,燭盡琵琶聲緩。閑步倚闌干,人在天涯近遠。   影轉,影轉。月壓海棠枝軟。

        懷人之作,淡而有致。月移花影動,可見倚欄不寐已久。

        李夢陽(1472~1529),字獻吉,號空同子,慶陽(今甘肅省境內)人。孝宗弘治七年進士。官江西提學副使,曾因敢於反對外戚的罔利賊民和太監劉瑾等八虎亂政,為時人推崇 。但仕途坎坷,多次入獄,而又負恃才,遂多乖戾。

        明憲宗,孝宗之世,李東陽欲矯三楊台閣體之弊 ,多擬古之作,逮武宗,世宗年代,以李夢陽為首的前七子起而倡秦漢之文和盛唐之詩 ,一掃三楊的雍容典雅和茶陵派的出入宋元,但持論過激 ,遂有泥古不化之病。前七子於詞似均無異彩可言,但他們對詞不持復古之論,願有趣味。

        繼前七子而起的李攀龍,王世貞等世人,主持世宗,穆宗之世的文壇,人稱「後七子」。後七子繼承前七子的文學主張 ,且更加偏激,連李白,杜甫後期的詩歌也在排斥之列。自縛手腳,自扼生機,難得有重大成就。

明  李攀龍

長相思
秋風清,秋月明。葉葉梧桐檻外聲。難教歸夢成。   砌蛩鳴,樹鳥驚。塞雁行行天際橫。偏傷旅客情。

        李攀龍(1514~1570),字于鱗,滄溟,歷城(今山東濟南)人。嘉靖二十三年進士,穆宗隆慶年間曾任河南按察使。有滄溟集。胡應麟詩藪稱其詩歌成就“高華傑起 ,一代宗風”。沈德潛明詩別裁亦稱其“語近情深 ,已臻高格”。

        詞淺而情深。蓮子居詞語論詞 ,謂“詞愈淺愈妙”。但是必須有深情,高致,才可與論淺,淺而薄,淺而俗,則品斯下矣,何妙可言。淺有兩義,一曰用常語,生動活潑,如與家人語,不用陳言僻句,無艱澀之病;二曰有深情 ,情真意摯,出自肺腑,見真性情,無矯揉造作,浮泛空洞之嫌。要言之,來自生活,出自至性,則庶幾近於“愈淺愈妙”了。

明  王世貞

望江南
歌起處,斜日半江紅。柔綠篙添梅子雨,淡黃衫耐藕絲風。家在五湖東。

        寫太湖初夏風情,確有沾沾自喜之趣。

虞美人
浮萍只待楊花去。況更簾纖雨。鴨頭虛染最長條。醞造離亭清淚幾時消。   珊珊翠色新豐酒。解醉愁人否?薄寒攛送汝南
。偏向碧紗廚畔醒時啼。

        鴨頭,即鴨頭綠,綠色。   攛送,唆使意。   汝南,即汝南郡所產之長鳴,善啼。樂府雜歌謠辭鳴歌:東方欲明星爛爛 ,汝南晨登壇喚。春日懷人之作 ,頗蘊藉。

明  王世懋

如夢令
枝上子規猶鬧,門外碧梧誰掃。病起不禁秋,倚盡小樓殘照。   寒峭,寒峭。一夜白蘋天老。

        清婉可讀。雖云轍不如軾,亦是兄弟兩難。

        王世貞(1526~1590),字元美,號鳳洲,又號弇州山人 ,太倉(今江蘇太倉)人。世宗嘉靖二十六年進士,官至刑部尚書。博學能詩,與李攀龍齊名,時稱王李,李死後 ,世貞獨主文壇二十年,早年與孛攀龍同為後七子領袖 。父王因灤河決堤事下獄,終為嚴嵩所殺,世貞與弟世懋扼於嵩,不得伸。穆宗即位 ,嚴嵩倒台,乃復出,王案得平反。神宗時復扼於張居正,居正死,世貞升任南京刑部尚書 ,後以疾辭歸,卒於家。弟世懋亦擅詩文,嘉靖三十八年進士,官至太常寺少卿。

明  徐渭

浣溪沙   鑒湖
淺碧平鋪萬頃羅。越台南去水天多。幽人愛占白鷗莎。   十里荷花迷水鏡,一行游女惜顏酡。看誰釵子落清波。

        寫鑒湖風景頗似一幅山水畫,鑒湖,即紹興的鏡湖。

        徐渭(1521~1593),字文長,原字文清,號青藤道土或天池山人,又自稱田水月。山陰(今浙江紹興市)人。書法家,畫家,劇作家,詩人,和後七子大致同時。嘉靖十九年中秀才後 ,屢試不第。曾入胡宗憲幕參與抗倭戰爭。因心情憂憤發狂,多次自殺不遂,後以殺妻案入獄七年,晚年賣畫為生,貧困以卒。

明  湯顯祖

好事近
簾外雨絲絲,淺恨輕愁碎滴。玉骨近來添瘦,趁相思無力。   小蟲機杼隱秋窗,暗淡煙紗碧。落盡紅衣池面,又西風吹急。

        湯顯祖(1550~1616),字義仍,號海若。神宗萬曆朝進士,官南京禮部主事。直言忤旨,謫徐聞典史,後遷遂昌縣令。辭官歸故鄉隱臨川(今江西撫州),著臨川四夢,是明季著名戲劇家和詞人 ,有玉茗堂詞一卷。柳塘詞話稱其“精思異采 ,見於傳奇,出其餘緒,以為填詞。”

明  陳繼儒

攤破浣溪沙
蜂欲分衙燕補巢。陰陰落葉遍江皋。一陣窗前風雨到,把芭蕉。   驚起幽人初睡午,茶煙繚繞出花梢。有個客來琴在背,度紅橋。

浪淘沙
風雨霎時晴,荷葉青青。雙鬟捧
着小紅燈。報到綠紗窗紙下,蕉月分明 。   枕簟嫩涼生,茉莉香清。蘭花新吐百餘莖。撲得流螢飛去也,團扇多情。

        兩詞皆清新逸爽,既口語化而又不淪鄙俗。

        陳繼儒(1558~1639),字仲醇,號眉公,華亭(今上海市)人,著名文學家。隱居避世,多辭辟舉。東林黨領袖顧憲成邀請他到東林書院講學,他避不應聘,遠離是非之場 。著述三十餘種,其晚香堂詞兩卷 ,語言通俗,瀟灑有致。

明  袁宏道

竹枝詞
雪堣s花取次紅,白頭孀婦哭春風。自從貂虎橫行後,十室金錢九室空。

        貂虎指宦官,宦官帽子上常飾有貂尾和玉璫。另一首竹枝詞中有句云:青天處處橫璫虎。明代宦官亂政的情況非常嚴重 。萬曆二十七年太監陳奉到南方徵稅,無惡不作,民不聊生,此詞即為此而發。

        袁宏道(1568~1616),字中郎,號石公,公安(今湖北公安)人。神宗萬曆二十年進士,曾任禮部主事,反對前後七子的復古,倡獨抒性靈,不拘格套。有袁中郎集。清四庫全書因袁的詩文有偏頗語而不收 ,其著作長期列為禁書。現存竹枝詞十餘首。

明  陳子龍

浣溪沙
半枕輕寒淚暗流。愁時如夢夢時愁。角聲初到小紅樓。   風動殘燈搖繡幕,花籠微月淡簾鉤。廿年舊恨上心頭。

蝶戀花
雨外黃昏花外曉。催得流年有恨何時了。燕子乍來春又老。亂紅相愁眉掃。   午夢闌珊歸路杳。醒後思量,踏遍閑庭草。幾度東風人意惱。深深院落芳心小。

        陳子龍一生反對閹黨亂政,抗擊異族入侵。香草美人之篇,當有家國興亡之恨。據傳子龍與柳如是曾有一段戀情,後柳如是歸錢謙益所得,這大約不會不投影於詩詞之中。這兩首詞給讀者提供了其想象力的餘地 ,見仁見智,固不必拘泥於一說。

點絳唇   春日風雨有感
滿眼韶華,東風慣是吹紅去。幾番煙霧。只有花難護。   夢堿菻銦A故國王孫路。春無主。杜鵑啼處。淚染胭脂雨。

        前人謂此詞當作於明亡後。

柳梢青   春望
繡嶺平川,漢家故壘,一抹蒼煙。陌上香塵,樓前紅燭,依舊金鈿。   十年夢斷嬋娟。回首處,離愁萬千。綠柳新蒲,昏鴉暮雁,芳草連天。

        王漁洋謂:“繡嶺宮前,樂游原上,不勝開元盛世之思。”美人故國,兩不能忘。

天仙子
古道棠梨寒惻惻,子規滿路東風濕。留連好景為誰愁,歸潮急。暮雲碧。和雨和晴人不識。   北望音書迷故國,一江春雨無消息。強將此恨問花枝,嫣紅積。鶯如織。儂淚未彈花淚滴。

        陳延焯詞則別調集眉批云:“感時之作 ,筆意淒涼。”

        陳子龍(1608~1647),明末傑出詞人。字人中,號大樽,華亭人。崇禎十年進士,曾任紹興推官,兵部侍郎。明亡,抗清被補不屈,投水殉節。他曾繼東林黨之後創建幾社 ,反對前後七子的復古主張和公安派,竟陵派的晦僻陋習,激揚民族精神,反抗外族入侵,在東南一帶獲得廣大知識界的響應,士氣文風為之一振。以陳子龍為首的幾社成員 ,認為明代詞人受南曲的影響過深,所為長短句已失詞的本色,應當使詞從曲的陰影下擺脫出來,恢復詞的本來面貌,主張以唐五代詞人為圭皋。宋詞導元曲之先河,已染上曲的色彩 ,故不足學。因此幾社諸人詞作以婉約為宗,且多是學唐,五代的小令,少有慢詞長調,陳子龍自不例外。陳子龍雖享年僅四十歲,但著述甚豐,其詞集有湘真閣詞江蘺檻詞,均有散失 。清人王昶搜集焚餘,編為陳忠裕公全集三十卷 ,其中詞一卷,僅存詞七十八首。

明  夏完淳

卜算子
秋色到空閨,夜掃梧桐葉。誰料同心結不成,翻就相思結。   十二玉闌干,風有燈明滅。立盡黃昏淚幾行,一片鴉啼月。

        王漁洋評:“此詞寓言即工,自是再來人。”考完淳娶錢栴女兒錢秦篆為妻 。完淳死前曾有遺夫人書,極感人 。錢栴與元淳同起兵,同殉國。此詞可能是完淳為憂國而作,也可能是為懷內而作。

采桑子
片風絲雨籠煙絮,玉點香球。玉點香球。盡日東風不滿樓。   暗將亡國傷心事,訴與東流。訴與東流。萬里長江一帶愁。

        上面寫愁景,下片寫愁心。

燭影搖紅
辜負天工,九重自有春如海。佳期一夢斷人腸,靜倚銀釭待。隔浦紅蘭堪采。上扁舟,傷心欸乃。梨花帶雨,榔絮迎風,一番情債。   回首當年,綺樓畫閣生光彩。朝彈瑤瑟夜彈箏,歌舞人瀟灑。一自市朝更改。暗銷魂,繁華難再。金釵十二,朱屨三千,淒涼千載。

        亡國之音哀以思。

一剪梅   詠柳
無限傷心夕照中。故國淒涼,剩粉餘紅。金溝御水日西東。昨歲陳宮。今歲隋宮。   往事思量一晌空,飛絮無情,依舊煙籠。長條短葉翠濛濛。才過西風。又過東風。

        以婉約之詞,寫家國之痛。

        夏完淳(1631~1647),原名復,字存古,號靈胥,華亭人,陳子龍學生。無論奇才壯節,都是以傳其道而無愧師承。明末少年民族英雄,詩人。九歲能詩,詞,文 ,賦,有神童譽。十五歲從其父夏允彝隨陳子龍抗清,兵敗,夏允彝自殺殉國。完淳與陳子龍繼續抗清,順治四年被清廷捕獲送南京,不屈被害,年僅十七崴。

        父夏允彝,字彝仲,崇禎十年進士,幾社創始人之一,江南名士。子完淳外,有女淑吉,惠吉亦能詩。

明  蔣平階

浣溪沙
柳外高樓一帶遮。門前偷下六萌車。玉環雙臂綰紅紗。   十二闌干閑倚遍,黃鶯啼上內人斜。隔江愁聽後庭花。

        結句點出亡國之恨,全篇皆活。

虞美人
白榆關外吹蘆葉。千里長安月。新妝馬上內家人。猶抱胡琴學唱,漢宮春。   飛花又逐江南路。日晚桑干渡。天津河水接天流。回首十三陵上,暮雲愁。

        十三陵,明帝諸陵也。故國之哀可見。

虞美人
秦淮夜雨宮花掩。玉殿西風轉。小梅吹徹笛聲寒。夢斷舊時歌舞,恨漫漫。   龍車鳳葆游何處?漏永人無語。幾將孤影對秋華。回首暮雲千里,是天涯。

        亡國遺民,自有傷心懷抱。詞當作於明亡後逃命中。

        蔣平階,生卒年不詳,字大鴻,又名杜陵生,華亭人,陳子龍學生,幾社成員,雲間詞派作家之一。明亡投效唐王,唐王失敗後,隱姓名,換道士服,流亡以終。

明  吳易

滿江紅
斗大江山,幾經度,興亡事業。瞥眼處,英雄成敗,底須重說?香水錦帆歌舞罷,虎丘鶴市精靈歇。尚翻來,吳越舊春秋,傷心切。   伍胥恥,荊域雪。申胥恨,秦庭咽。差比肩種蠡,一時人傑。花月煙橫西子黛,魚龍沫噴鴟夷血。到而今,薪膽向誰論?衝冠髮。

        以吳越的英雄人物自況,其許國之心,昭然若揭。

        吳易(?~1646),字日生,號惕庵,吳江人,崇禎十六進士,官兵部主事,授尚書。有南湖倡和詞二卷 。公元1646年春,夏完淳入太湖地區吳易軍隊任參謀,復吳江,海鹽等地。後吳部敗,吳易被俘殉國。

明  張煌言

滿江紅
蕭瑟風雲,埋沒盡,英雄本色。最髮指,駝酥羊酪,故宮歸闕。青山未築祈連冢,滄海猶銜精衛石。又誰知,鐵馬也郎當,雕弓折。   誰討賊?嚴卿檄。誰抗虜?蘇卿節。拚三臺墜紫,九京藏碧。燕語呢喃新舊雨,雁聲嘹唳興亡月。伯他年,西臺慟哭人,淚成血。

        張煌言(1620~1664),字元箸,號蒼水,鄞縣(今浙江寧波)人,崇禎時舉人。1645年起兵抗清,官至權兵部尚書,1659年與鄭成功合兵北伐,連克四府三州 ,圍攻南京不克,兵敗不屈殉國,為明末民族英雄。有張蒼水集 ,今存詞六首。

明  盧象升

漁家傲
搔首問天摩巨闕,平生有恨何時雪?天柱孤危疑欲折。空有舌,悲來獨灑憂時血。   畫角一聲天地裂。熊狐蠢動驚魂掣。絕影驕驄看并逐。真提足。將軍應取燕然勒。

        此蘇辛詞在明末詞壇上的影響。

        盧象升,字建斗,宜興(今江蘇省內)人。熹宗天啓二年(1622)進士,官御史,抗清殉國。

明  歸莊

朝中措   半山堂和歐公韻
山連霄漢草連空。樓閣碧虛中。第五泉邊試酌,颯然兩腋生風。   千秋勝概,殘陽綠樹,暮靄疏鐘。非復當年欄檻,風流猶想仙翁。

        歐公,歐陽修。王漁洋稱贊歸莊詩歌行草,無不遒麗卓絕。小詞疏快,直逼六一(歐陽修)原唱。”歐公為唐宋八大家之一 ,歸莊為古散文大毅歸有光之後,其傾心六一,可想而知。詞中不勝追慕之情。

錦堂春   燕子磯
半壁橫江矗起,一舟載雨孤行。憑空怒浪兼天湧,不盡六朝聲。   隔岸荒雲遠斷,繞磯小樹微明。舊時燕子還飛否?今古不勝情。

        上下片結句均暗寓故國興亡之痛。含而不露,點到即止。

        歸莊(1615~1673),字元恭,號痚a,昆山(今山東諸城)人,是明中葉著名古文家歸有光曾孫,為明諸生,復社成員,明亡不仕,狂放以終,有痚a集

明  王夫之

卜算子   詠傀儡,示從游諸子。
也似帶春愁,卻倩何人說?更無半字與關心,吐出丁香舌。   紅燭影搖風,斜映朦朧月。鉛華誰辨假和真,皮下無些血。

        這詞描繪傀儡,惟妙惟肖,使人聯想起那些降清而又故作苦態的明代官僚。

        王夫之(1619~1692),字而農,號薑齋。湖南衡陽人,人稱船山先生。崇禎舉人,與瞿式耜等共同擁桂王反清復明,事敗,隱居不仕。博通百科,著述百餘種,是明末大儒 。有船山遺書王船山詩文集薑齋詩文集鼓棹詞瀟湘怨詞。詩詞多眷懷故國之情 ,朱彊村稱其詞字字楚騷心

明  屈大均

浣溪沙
一片花飛一片愁。愁隨江水不東流。飛飛長傍景陽樓。   六代只餘芳草在,三園空有乳鶯留。白門容易白人頭。

        屈大均曾因吳三桂敗死,避禍金陵,並多次晉謁明孝陵。弔古傷今,別有傷心處。

念奴嬌   秣陵懷古
蕭條如此,更何須,苦憶江南佳麗。花柳何曾迷六代,只為春光能醉。玉笛風朝,金笳霜夕,吹得天憔悴。秦淮波淺,忍含如許清淚。   任爾燕子無情,飛歸舊國,又怎忘興替。虎踞龍蟠那得久,莫又蒼蒼王氣。靈谷梅花,蔣山松樹,未識何年歲。石人猶在,問君多少能記?

        傷懷故國,感嘆興亡,嗣響蘇辛。

        屈大均(1630~1696),原名紹龍,字翁山。番禺(今廣州市)人。明末諸生,從其師陳邦彥起兵抗清。兵敗,邦彥殉國,大均葬之,入海雲寺為僧,十餘年後還俗 。曾入吳三桂軍任職監軍,旋辭去。終身不仕清,工詩詞,稱嶺南大家。著述甚豐,被清廷長期列為禁書,故多散失。有騷屑詞。

明  方以智

憶秦娥
花如雪。東風夜掃蘇堤月。蘇堤月,香銷南國,幾回圓缺。   錢塘江上潮聲歇。江邊楊柳誰攀折。誰攀折。西陵渡口,古今離別。

        情景交融,寄托深遠,美人香草之思也。

        方以智(1611~1671),字密之,號鹿起,桐城(今安徽桐城)人,崇禎十三年進士,官翰林院檢討,與侯方域,陳貞慧,冒襄合稱明末四公子。明亡後出家為僧 ,博學強識,精考據。有浮山全集

明  彭孫貽

滿江紅
昭儀嫦娥相顧肯從容,隨圓缺句,須於相顧處略讀斷 ,原是決絕語,不是商量語。文山惜之,似誤。然文山所和二結句,又高出昭儀上。敬步二闋。

曾侍昭陽,回眸處,六宮無色。驚鞞鼓,漁陽塵起,瓊花離闕。行在猿啼鈴斷續,深宮燕去風翻側。只錢塘,早晚兩潮來,無休歇。   天子氣,宮雲滅。天寶事。宮娥說。恨當時不飲,月氏王血。寧墜綠珠樓下井,休看青冢原頭月。願思歸,望帝早南還,刀環缺。

        文天祥,王清惠,彭孫貽皆不肯事敵。彭對王詞的理解略異於文山,而鑄詞尤激憤。清惠乃一深宮妃嬪,文詞是代清惠作,與彭孫貽語氣自有剛柔之異,而大節不虧則一也。

        網主: 此其中一闋。昭儀(王清惠),文山(文天祥)。王清惠原詞問嫦娥 ,相顧肯從容,隨圓缺。」一作問姮娥,於我肯從容,同圓缺。」詳見:

文天祥滿江紅   王清惠滿江紅

西河   金陵懷古次美成韻
龍虎地。繁華六代猶記。紅衣落盡,只洲前,一雙鷺起。秦淮日夜向東流,澄江如練無際。   白門外,枯杙倚。樓船朽橛難繫。石頭城壞,有燕子,銜泥故壘。倡家猶唱後庭花,清商子夜流水。賣花聲過春滿市。鬧紅樓,煙月千里。春色豈關人世。任野棠無主,流鶯成對。銜入臨春故宮堙C

        彭孫貽,字仲謀,一字羿仁,海寧(今杭州)人。明貢生,曾創立瞻社。明亡,其父彭期生以江西布政使守贛州殉國,遺骸不可得。彭孫貽終身不肯仕清,奉母以終,工詩詞 ,山水花卉畫,有茗齋詩繇

明  柳如是

望江南   二十首錄三       全二十首

人去也,人去鷺鶿洲。菡萏結為翡翠恨,柳絲飛上鈿箏愁。羅幕早驚秋。(其二)
人去也,人去夢偏多。憶昔見時多不語,而今偷悔更生疏。夢埵袹w誤。(其九)
人何在,人在枕函邊。只有被頭無限淚,一時偷拭又須牽。好否要他憐。(其二十)

        此一組詞共二十首。作者眷懷陳子龍之作,語淺情深,生動真切。憶昔見時多不語」寫少女的嬌羞,情人的深相默契,情景歷歷,如在眼前。「好否要他憐」語婉而意決,情怨而心堅,陳寅恪稱其為絕世之才,傷心人語。柳如是自是明人,當與陳子龍並傳,而錢謙益何物?不得與其列也。

        明末,慷慨悲歌的民族志土一時輩出,在論及明末詞人時,還有一位傳奇性的女詞人不可不提。

        柳如是(1618~1664),名是,又名隱因,隱裴,自號河東君,我聞居士。本姓楊,名愛,字影憐,又字蘼蕪,吳江(今江蘇蘇州)人。小時被人拐賣,輾轉落入青樓。擅詩詞書畫,色藝俱絕,與李香君,董小宛,顧橫波合稱四大名妓。李香君嫁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董小宛嫁四公子之一的冒襄,顧橫波嫁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龔鼎孳(三大家的另兩人是吳偉業和錢謙益)。而柳如是於四大名妓中最以才情,氣節著稱,原與比自己大十餘歲的明季文學泰斗陳子龍相戀,留下許多熾熱的情詩。但這段戀情不知為什麼原因並無結果。柳二十四歲時嫁給了比自己大三十六歲的禮部侍郎錢謙益。錢諂事奸相馬士英,晉禮部尚書。南京破,錢迎降,清廷授禮部侍部。柳如是力勸其夫以死殉國,並願同死。錢不聽,柳乃自投水,不杲,乃促錢參加復明活動。柳如是節用食以濟義師。及覺恢復無望,遁入禪門。錢謙益死後,柳亦自盡。著有河東君詩文集湖上草戊寅草紅豆村莊雜錄等。陳子龍為其戊寅草作的序中稱她為靈矯絕世之人,並稱柳如是不謀而與我輩之詩深有合者。陳寅恪甚至以陳子龍,柳如是並稱陳楊,許以女俠,名姝,文宗,國士。認為他倆的詩詞皆工於意內言外。”或謂柳如是原係陳子龍愛姬,以不見容於大婦而被迫離去,不知信否。

柳如是詞

陶俊新歷代詞說
 

前介紹王夫之詞

王夫之 (1619-1692),字而農,號薑齋。湖南衡陽人。舉崇禎s午(1642)鄉試。曾走桂林,依桂王,圖恢復,旋知事不可為,遂决計不出。浪游郴,永,漣,邵間,最後歸衡陽之石船山,學者稱船山先生。竄居窮山,四十餘年,一歲數徙其居。故國之戚,生死不忘。

蝶戀花  
君山浮黛  (瀟湘十景詞之八)   湘光極目,至君山,始見一片青芙蓉,浮玻璃影上。自此出洞庭,與江水合,謝脁所云:"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者,於焉始矣。湖南清絕,亦於此竟焉。

渺渺扁舟天一瞬。極目空清,只覺雲根近。片影參差浮復隱,琉璃淨掛青螺印。   憶自嬴皇相借問。堯女含嚬,蘭珮悲荒燐。淚竹千竿垂紫暈,賓鴻不寄蒼梧信。

玉樓春   歸雁
秦關楚水天涯路。唯有歸鴻知住處。經時已換蓼花洲,依舊難忘芳草渡。   南天回首蒼煙暮。寄語玄禽歸也誤。垂楊千樹亂啼鴉,誰聽呢喃清晝語。

清平樂   詠雨
歸禽響暝,隔斷南枝徑。不管垂楊珠淚迸,滴碎荷聲千頃。   隨波賺殺魚兒,浮萍乍滿清池。誰信碧雲深處,夕陽仍在天涯。

青玉案   懷舊
桃花春水湘江渡。縱一艇,迢迢去。落日赬光搖遠浦。風中飛絮,雲邊歸雁,盡指天涯路。   故人知我年華暮。唱徹灞陵回首句。花落風狂春不住。如今更老,佳期逾杳,誰倩啼鵑訴。

更漏子   本意
斜月橫,疎星炯。不道秋宵真永。聲緩緩,滴泠冷。雙眸未易扃。   霜葉墜。幽蟲絮。薄酒何曾得醉。天下事,少年心。分明點點深。

蝶戀花   衰柳
為問西風因底怨。百轉千回,苦要情絲斷。葉葉飄零都不管。回塘早似天涯遠。   陣陣寒鴉飛影亂。總趁斜陽,誰肯還留戀。夢媄Z黃拖錦綫。春光難借餘蟬喚。



前介紹屈翁山詞

屈翁山是明末廣東有名詩人,與陳恭尹,梁佩蘭並稱為"嶺南三大家"。屈翁山,初名紹隆,後改名大均,明末秀才,國變後遁迹空門。著有(道援堂集),(廣東新語)。可惜廣東新語書中頗多紕繆,或是道聽途說,甚或杜撰。朱彊村對屈翁山的詞推崇備至。 他的諸詞中,以四首"望江南"最為詞流所傳誦:

悲落葉,葉落落當春。歲歲葉飛還有葉,年年人去更無人。紅帶淚痕新。
悲落葉,葉落絕歸期。縱使歸來花滿樹,新枝不是舊時枝。且逐水流遲。
清淚好,點點似珠勻。蛺蝶情多元鳳子,鴛鴦恩重是花神。恁得不相親。
紅茉莉,穿作一花梳。金縷抽殘胡蝶繭,釵頭立盡鳳凰雛。肯憶故人姝。

這四首望江南雖不算好詞,不外是感往傷逝,但風格上的確是獨標一格,沒有詞家的脂粉氣,但哀艷掩抑之情活躍於紙上。 由於盡去浮詞,把真摯的情感直寫出來,所以能夠使人感動。



前介紹方以智詞

方以智,字密之,號鹿起,安徽桐城人。明崇禎十三年(1640)進士。與冒襄,陳貞慧,侯方域並稱明季四公子。明亡後為僧,博覽群書,精於考據。著有(通雅),(物理小識),(浮山全集)

憶秦娥
花似雪,東風夜掃蘇堤月。蘇堤月,香銷南國,幾回圓缺。   錢塘江上潮聲歇,江邊楊柳誰攀折。誰攀折,西陵道口,古今離別。

此詞下片乃從蘇東坡(八聲甘州 - 寄參寥子)"問錢塘江上,西興浦口,幾度斜暉。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脫胎,並反用其意,遂變清曠而為悲凉家國之恨,身世之哀如此,雖欲不悲,又何可得。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