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本期第二頁

詩餘閒拾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夏承燾(1900-1986)著名詞學家,畢生致力於詞學研究和教學,是現代詞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字瞿禪,別號瞿髯,浙江溫州人。

陸游
許國千篇百涕零,孤村僵臥若為情。放翁夢境我能說,大散關頭鐵騎聲。

陸游,南宋傑出詩人,字務觀,號放翁,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官至寶章閣待制,政治上堅決主張抗戰,晚年退居家鄉,報國信念始終不渝。也工詞,前人評為纖麗處似淮海 ,雄慨處似東坡。」,有放翁詞

孤村僵臥: 陸游詩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台 。」
大散關: 在陝西寶雞縣西南,是宋,金交戰的重要關隘。

題解】陸游詞多感慨國事之作 。他說自己壯歲下戎 ,曾是氣吞殘虜,是何等的豪邁氣慨 。但南宋小朝廷不能任用人才,使他歸老江鄉,僵臥孤村,只能以許多夢境詩詞來抒寫他的苦悶心情。他有時夢到鐵馬冰河 ,自己在沙場上馳騁;有時夢見敵人投降,如三更窮虜送降款,天明積甲如丘陵。這些詩詞充分表現作者殺敵報國的雄心 。他在訴衷情詞婸:胡未滅 ,鬢先秋,淚空流。又在鷓鴣天詞中說:元知造物心腸別 ,老卻英雄似等閑。都表達英雄無所作為,徒然老去的悲憤心情。

張孝祥(一)
南朝才子氣都灰,我為斯人舞蹈來。聽唱六州彈徵羽,江南重見賀方回。

張孝祥,南宋詞人,字安國,號于湖居士,烏江(今屬安徽)人。紹興進土,官至顯謨閣直學士。他是一個具有相當強烈愛國思想的詞人。相傳他作詩文,時常問人:比東坡怎樣?他的于湖詞中多豪放之作 ,風格與東坡相近。
 
南朝: 指遷都杭州的南宋朝廷。
六州: 張孝祥有六州歌頭詞。
賀方回: 賀鑄。

題解】張孝祥在建康留守席上作六州歌頭詞 ,結句云:聞道中原遺老,常南望翠葆霓旌。使行人到此,忠憤氣填膺 。有淚如傾。」感慨國事,悲壯蒼涼。大臣張浚為之感動罷席。這首詩末句指出:張孝祥的《六州歌頭》 ,可與賀鑄的《六州歌頭》並稱。

張孝祥(二)
江南自號小元祐,塞上誰支大散關?莫獻于湖六州曲,荷風五月好湖山。
 
小元祐: 元祐是北宋哲宗年號,被稱為北宋盛世。南宋偏安杭州時也有人稱為小元祐」 。見《齊東野語》。
于湖: 張孝祥號。有六州歌頭詞。
荷風五月好湖山: 指杭州西湖。柳永望海潮詠杭州詞有重湖疊巘清嘉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句 。這句詩指南宋皇帝與官僚們游宴西湖。

題解】南宋小朝廷的腐朽統治集團 ,自遷都杭州以後,經常在風景如畫的西湖游宴取樂,把中原父老的日夜盼望恢復,邊境上的重要關隘大散關能否堅守等等問題都置於腦後。他們還把殘破的半壁河山自矜為元祐盛世 ,真是自欺欺人之談。張孝祥是一個具有相當強烈的愛國思想的詞人,他的六州歌頭就寫出這種南渡君臣輕社稷 ,中原父老望旗旌的悲憤 。這首詩的莫獻于湖六州曲,荷風五月好湖山二句 ,也是對南宋的腐朽統治集團的尖銳諷刺。

辛棄疾(一)
青兕詞壇一老兵,偶能側媚亦移情。好風只在朱闌角,自有千門萬戶聲。

辛棄疾,南宋傑出詞人,字幼安,號稼軒,歷城(今屬山東)人。青年時即參加抗金義軍,後歸南宋,歷任湖北,浙東安撫使等職。提出過不少恢復失地的建議 ,均未被當權者採納。其詞抒寫報國雄心,傾訴壯士難酬的悲憤,也有不少歌詠袒國河山的作品,愛國思想是他一生創作的基調。他與蘇軾並稱蘇辛詞派,但他的思想感情較蘇軾豐富偉大 。他融會經,史,子,集創造出多種多樣的風格,詞的成就是前無古人的。有稼軒詞
 
青兕: 獸名。義端和尚背叛起義軍首領耿京,投奔金軍。棄疾輕騎往金軍擒義端。義端說:我識君真相 ,乃青兕也,力能殺人,幸勿殺我。棄疾終於殺了這個叛徒的頭來獻給耿京。
詞壇一老兵: 晉書謝奕傳:奕常逼桓溫飲 ,溫避之,奕遂攜酒就聽事引溫一兵帥飲 ,曰:失一老兵,得一老兵・・・・・・・』溫不之責。
朱闌: 謂富貴人家。此句合下句自有千門萬戶聲」 ,比喻辛棄疾的艷體小令,像好風那樣,雖然只在朱闌之角,但它是大家之詞,自有千門萬戶的大氣魄。

題解】辛棄疾詞縱橫揮灑 ,激昂慷慨,其艷體小令,也別有氣慨,如粉蝶兒賦落花,就是顯例。

辛棄疾(二)
人居平土魚歸海,禹跡蒼茫在兩間。誰會詞人飢溺意,大江東下望金山。

兩間: 天地之間。
飢溺: 孟子:稷思天下有飢者 ,由己飢之也。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
大江東下望金山: 大江,長江。   金山,山名,在江蘇鎮江。

題解】辛棄疾於嘉泰四年(1204)和開禧元年(1205),任鎮江知府 ,他作了一首生查子題京口郡治塵表亭的詞 ,京口郡治即鎮江。詞說:悠悠萬世功 ,矻矻當年苦。魚自入深淵,人自居平土。紅日又西沉,白浪長東去。不是望金山,我自思量禹。辛棄疾這時已屆晚年 ,猶有報國之心,望金山而抒發對大禹功績的懷念,想是他把拯救北方淪陷區同胞的痛苦,視同夏禹拯救溺水的人民一樣。

辛棄疾(三)
學種東家樹幾株,登樓身已要人扶。誰憐火色鳶肩客,臨逝方承急召書。

東家樹: 辛棄疾鷓鴣天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鄰種樹書。
火色鳶肩客: 唐書馬周傳:岑文本謂所親曰:馬君鳶肩火色。鳶肩,謂肩上竦。火色,謂面色赤。火色鳶肩客,此指辛棄疾。
臨逝方承急召書: 宋廷既誅韓侂胄,詔起辛棄疾主軍政,時辛棄疾已病篤,不能赴任。

題解辛棄疾屢次上章表,稼軒集中有美芹十論九議等文,部是有關軍國大事的議論,可是南宋朝廷沒有採用他的獻議。他晚年退隱上饒時有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鄰種樹書。」的慨嘆。直到臨逝以前,朝廷才下詔書要起用他主持軍政,可是他已老病不能赴任了。


史鑒

浣溪沙   夏夕賞蓮
水面風來晚更宜。酒香荷氣水沉微。誰家長笛倚樓吹。   五月梅花今夜落,千門梧葉未秋飛。不知零落濕人衣。

        史鑒(1434~1496),字明古,吳江人,隱居西村不仕,人稱西村先生,有西村詞。與李東陽大致同時。

文徵明

滿江紅
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慨當初,倚飛何重,後來何酷。豈是功高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最無端,堪恨又堪悲,風波獄。   豈不念,疆圻蹙。豈不念,徽欽辱。念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載休談南渡錯,當時只怕中原復。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辱。

        一直以來,人們都認為南宋奸臣秦檜是殺害岳飛的幕後指揮策劃者。但從遺留下來的一些史籍,如李心傳的建炎以來朝野雜記建炎以來繫年要錄記載中,又證明南宋皇帝趙構是岳飛冤獄的主謀和決策者。後來的史學家對此作了很多探索,眾記紛紜。

        明朝中葉,吳中名土文徵明曾在杭州岳飛廟題了一首滿江紅詞,用意明確,矛頭直指趙構,認為他是殺害岳飛的主謀,秦檜在岳飛冤案中,只是依照趙構的旨意執行的幫凶。自明朝以後,贊成文徵明觀點的人就越來越多。但也又不少學者認為,秦檜就是殺害岳飛的真凶,理由是當時身為南宋宰相的秦檜,已是女真皇朝安插到南宋中央的代理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漢奸。秦檜才是南宋整個降金政策的真正炮製者,而削奪岳飛等矢志抗金的諸將兵權,是整個投降計劃的一部分。

        岳飛的冤獄在南宋孝宗年間得到了昭雪。後來,人民將岳飛葬於西子湖畔,並用白鐵鑄秦檜像跪於岳飛墓前。更留傳下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這一千古名對。       吳小如說  岳飛的三首詞(附:文天祥 ,韓世忠)

        文徵明(1470~1559),原名璧,字徵明,號衡山居士。長州人,曾任翰林院待詔,以書畫聞名,為世人所重,與沈周,仇英,唐寅齊名,合稱明代四大畫家,有莆田集。    

唐寅

一剪梅
雨打梨花深閉門。忘了青春。誤了青春。賞心樂事共誰論。花下銷魂。月下銷魂。   愁聚眉峰盡日顰。千點啼痕。萬點啼痕。曉看天色暮看雲。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唐寅(1470~1522),字伯虎,號六如居士。吳縣(今江蘇吳縣)人。孝宗弘治十一年(1498)舉人,仕途受挫,乃放浪漫遊,睌年學佛,詩歌稍嫌淺率。王世貞譏笑他“如乞兒唱蓮花落”。(見藝苑卮言)有六如詞一卷。

陳鐸

浣溪沙
波映橫塘柳映橋。冷煙疏雨暗亭皋。春城風景勝江郊。   花蕊黯隨蜂作蜜,溪雲還伴鶴還巢。草堂新竹兩三梢。

        全詞寫春景,而情在景中。後片頭兩句工穩流暢,夏承燾稱其自然流轉。煞句悄然收住,似不着意,卻頗有餘味。

        陳鐸(1488?~1521?),字大聲,號七一居士。下邳(今江蘇邳縣人,官濟州衛指揮。善樂府,有秋碧樂府坐隱先生草堂餘意周頤對他的詞評價很高,說:“陳大聲詞,全明不能有二。”(見蕙風詞話)

明  陳霆

踏莎行   晚景
流水孤村,荒城古道。槎牙老木鳥鳶噪。夕陽倒影射疏林,江邊一帶芙蓉老。   風暝寒煙,天低衰草。登樓望極群峰小。欲將歸信問行人,青山盡處行人少。

        此詞與馬致遠的散曲天淨沙意境相似。行人且少,歸信難問,其意甚悲。

        陳霆,字聲伯。德清(今浙江德清)人。弘治十五年(1502)進土,官山西提學僉事,著有渚山堂詞話水南稿

明  夏言

浣溪沙   春暮
庭院沉沉白日斜。綠蔭滿地又飛花。岑岑春夢繞天涯。   簾幕受風低乳燕,池塘過雨急鳴蛙。酒醒明月照窗紗。

喜遷鶯   初夏
臨水閣,倚風軒。細雨熟梅天。一池新水碧荷圓。榴花紅欲燃。   薄羅裳,輕紈扇。睡起綠蔭滿院。曲闌斜轉正閑憑。何處玉簫聲。

        公謹這兩首詞都是寫景之作,通過寫景抒發詞人淡淡的春愁或清閒的生活情趣,爽則有之,雄則未敢輕許也。

        夏言(1482~1548),字公謹,貴溪(今江西廣信)人。明武宗正德十二年(1517)進士,歷官吏部尚書,入閣為首輔。世宗朝,因奸相嚴嵩的誣陷被殺。據說他填寫長短句時,常草稿未削,已流布都市,互相傳唱。王世貞在藝苑卮言》給予高度評價,喻為最號雄爽,比之稼軒,覺少精思。近人王國維亦對他推崇備至,在《人間詞話》婸﹛A明仁宗和宣宗之後,詞壇幾乎荒蕪到絕唱的地步,只有夏言一人以魁碩之才,起而振之。豪壯典麗,與于湖(張孝祥)劍南(陸游)為近 。 ”

陶俊新歷代詞說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