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本期第一頁

詩餘閒拾    

王安石

桂枝香   金陵懷古
登樓送目,正故國晚秋,天氣初肅。千里澄江似練,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斜陽裡,背西風,酒旗斜矗。彩舟雲淡,星河鷺起,畫圖難足。   念自惜,豪華競逐,嘆門外樓頭,悲恨相續。千古凭高,對此漫嗟榮辱。六朝舊事隨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綠。至今商女,時時猶唱,俊庭遺曲。

吳梅詞學通論》:「荊公不以詞見長,而桂枝香一首 ,大為東坡嘆賞,各家選本,亦皆採錄。第其詞只穩愜而已。
楊湜云:「金陵懷古,諸公寄調《桂枝香》者,三十餘家,惟王介甫為絕唱,東坡見之,歎曰:此老乃野狐精也」。(《景定建康志》引《古今詞話》)
梁啟超云:李易安謂介甫文章似西漢,然以作歌詞,則人必絕倒。但此作卻頡頏清真,稼軒,未可漫詆也。(《藝蘅館詞選》)

千秋歲引
別館寒砧,孤城畫角,一派秋聲入寥廓。東歸燕從海上去,南來雁向沙頭落。楚臺風,庾樓月,宛如昨。   無奈被些名利縛,無奈被他情擔閣,可惜風流總閒卻。當初漫留華表語,而今誤我秦樓約。夢闌時,酒醒後,思量著。

楊慎詞品云: 荊公此詞,大有感慨,大有見道語,既勘破乃爾,何執拗新法,鏟滅正人哉?
李攀龍《草堂詩餘雋》云:「不著一愁語,而寂寂景色,隱隱在目,洵一幅秋光圖,最堪把玩。」
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云: 「媚出於老,流動出於整齊,其筆墨自不可議。」
黃蓼園《蓼園詞選》云: 「意致清迥,翛然有出塵之致。」

王安國

王安國,字平甫,臨川人,安石弟。舉進士,又舉茂才異等。熙寧初,除西京國子教授,終祕閣校理。有詞見《花庵詞選》。

清平樂
留春不住。費盡鶯兒語。滿地殘紅宮錦汙,昨夜南園風雨。   小憐初上琵琶,曉來思繞天涯。不肯畫堂朱戶,春風自在楊花。

小憐: 原為北朝馮淑妃之名,此泛指歌女。

周紫芝竹坡詩話云: 大梁羅叔共為余言:在建康士人家見王荊公親寫小詞一紙 。其家藏之甚珍,其詞即清平樂云云。儀真沈彥述謂非荊公詞,乃平甫詞也。
譚獻譚評詞辨云:滿地二句 ,倒裝見筆力,末二句見其品格二之高。

鄧剡

唐多令
雨過水明霞,潮回岸帶沙。葉聲寒,飛透窗紗。堪恨西風吹世換,更吹我,落天涯。   寂寞古豪華,烏衣日又斜。說興亡,燕入誰家?惟有南來無數雁,和明月 ,宿蘆花。

鄧剡,字光薦,字中機甫。廬陵(今江西吉安)人。宋末官禮部侍郎。山破,投海殉國 ,被元兵救起。元將張宏範很敬重他,他終不屈節。

這是作者跟文天祥過南京作的詞。詞塈潀菑v比做黃葉,給西風吹落天涯,寫亡國後飄泊的痛苦。又用興亡來作對比,見得過去的豪華轉成寂寞;對亂離中的老百姓寄與無限同情。詞中融景入情,充分反映了作者在亡國後的悽苦心情,觸景傷懷,不堪回首。

呂本中

采桑子
恨君不似江樓月,南北東西。南北東西。只有相隨無別離。   恨君卻似江樓月,暫滿還虧。暫滿還虧。待得團圓是篾時。

呂本中,字居仁,宋南渡後居安徽壽州。本中工詩,學者稱東萊先生,有祡微詞

這詞寫離多會少,難得團圓。用月作比,有民歌的親切風味。不似卻似對比起來說,頗有新意。

范成大

憶秦娥
樓陰缺,闌干影臥東廂月。東廂月,一天風露,杏花如雪。   隔煙催漏金虯咽,羅幃黯淡燈花結。燈花結,片時春夢,江南天闊。

范成大,(1126~1189),吳縣(在今江蘇)人。字致能,號石湖居士。官致參知政事。有文名,尤工詩。有石湖集

這詞寫女子對遠人的懷念。月照東廂,闌干影臥,是靜夜。杏花如雪,是春夜。她冒着一天風露,在月下花前懷念遠人。這種懷念,也表現在夢堙C燈花結暗示喜訊,暗示夢中相會,但那只是片時罷了。這詞構成畫面,寄託情思。

眼兒媚
萍鄉道中,乍晴,臥輿中,困甚,小憩柳塘。
酣酣日腳紫煙浮,妍暖試輕裘。困人天氣,醉人花底,午夢扶頭。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紋愁。溶溶泄泄,東風無力,欲皺還休。

作者於乾道八年(1172)知靜江府(今廣西桂林)事,是年歲尾自吳縣出發赴任,次年過萍鄉。見所著驂鸞錄

霜天曉角
晚晴風歇,一夜春威折。脈脈花疏天淡,雲來去,樓枝雪。   勝絕,愁亦絕,此情誰共說。惟有兩行低雁,知人倚,畫樓月。

勝絕,愁亦絕,此情誰共說: 好極,風景極好,人卻極愁,又無可訴說。惟有兩行低雁,知人倚,畫樓月: 只有雁兒飛過,知道自己在倚樓望月,懷念遠人。言只有把這情思寄託低雁,這塈t有寂寞無侶的悲哀。


南唐二主詞  (五)    更多李璟,李煜詞

李煜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闌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陸游避暑漫鈔:李煜歸朝後,鬱鬱不樂,見於詞語 ,命故妓作樂,聲聞於外。太宗怒。又傳小樓昨夜又東風一江春水向東流之句 ,並坐之,遂被禍。
春花秋月:「」,《花庵詞選》 ,王本俱作「葉」。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唐餘紀傳:煜以七夕日生是日燕飲 ,聲伎徹於禁中。太宗銜其有故國不堪回首之句 ,至是又慍其酣暢;乃命楚王元佐等攜觴就其第而助之歌。酒闌,煜中牽機毒藥而死。
雕闌玉砌應猶在: 應猶,呂本作依然
只是朱顏改: 王壬秋評: 朱顏本是山河,因歸宋不敢言耳;若直從山河,反又淺也。結亦恰到好處。編者案 ,此與破陣子沈腰潘鬢消磨,同樣自傷老大 ,不堪回首,王說未免強作解人
問君能有幾多愁: ,呂本,草堂詩餘俱作,一作,舊鈔本 ,王本俱作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一本作

唐圭璋兄說: 末以問答語,吐露心中萬斛愁恨,令人不堪卒讀。」《樂府紀聞:後主歸宋後 ,與故宮人書云:此中日夕,只以眼淚洗面。每懷故國 ,詞調愈工。・・・・・・・其賦《虞美人》有云:『問君能有幾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舊臣聞之,有泣下者。七夕在賜第作樂,太宗聞之怒,更得其詞 ,故有賜牽機藥之事。

浪淘沙
往事只堪哀,對景難排。秋風庭院蘚侵階。一行珠簾閒不捲,終日誰來。   金劍已沉埋,壯氣蒿萊。晚涼天氣月華開。想得玉樓瑤殿影,空照秦淮。

一行珠簾閒不捲:「行」,侯本,《全唐詩》皆作「,舊鈔本 ,王本作
金劍已沉埋: 「劍」,呂本作「鎖」。
壯氣蒿萊: 是說壯氣委於草葬,語含悲憤。

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堣ㄙ儘閂O客,一餉貪歡。   獨自莫
凭闌,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譚復堂: 雄奇幽怨,妙兼二難,後起稼軒,稍傖父矣。
沈際飛:
末句可言不可言。
蔡絛
西清詩話:後主歸朝後,每懷江國,且念嬪妾散落,鬱鬱不自聊。嘗作長短句云:簾外雨潺潺・・・・・・・天上人間。含思悽惋,未幾下世。
樂府紀聞: 後主歸宋後,與故宮人書云:此中日夕 ,只以眼淚洗面。每懷故國,詞調愈工。其賦《浪淘沙》有云:『夢堣ㄙ儘閂O客,一餉貪歡』,『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舊臣聞之 ,有泣下者。七夕在賜第作樂,太宗聞之怒,更得其詞,故有賜牽機藥之事。

羅衾不耐五更寒: 「耐」,《花庵詞選》,《草堂詩餘》作「暖」。
無限江山: ,呂本作
流水落花春去也:
,呂本作

唐圭璋兄說: 「此首殆後主絕筆。流水二句,即承上申說不久於人世意。水流盡矣,花落盡矣,春歸去矣,而人亦將亡矣。將四種了語,併合一處作結,肝腸斷絕,遺恨千古。」

《佘雪曼選注》 南唐二主詞   完


吳梅  詞學通論   兩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六)  黃庭堅虞美人 宜州見梅作》:

天涯也有江南信。梅破知春近。夜闌風細得香遲。不道曉來開遍向南枝。   玉台弄粉花應妒。飄到眉心住。平生個媊@杯深。去國十年老盡少年心。

晁無咎謂山谷詞,不是當行家,乃着腔唱好詩。此言洵是。陳後山乃云:今代詞手 ,惟秦七與黃九。此實阿私之論 。山谷之詞,安得與太虛並稱?較耆卿且不逮也。即如念奴嬌下片 ,如共倒金荷家萬里 ,難得尊前相屬。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愛聽臨風曲,世謂可並東坡 ,不知此僅豪放耳,安有東坡之雄俊哉。

(七)  張耒,《風流子》:

亭皋木葉下,重陽近,又是搗衣秋。奈愁入庾膈,老侵潘鬢,漫簪黃菊,花也應羞。楚天晚,白蘋煙盡處 ,紅蓼水邊頭。芳草有情,夕陽無語,雁橫南浦,人倚西樓。   玉容知安否,香箋共錦字,兩處悠悠。空恨碧雲離合,青鳥沉浮。向風前懊惱,芳心一點,寸眉兩葉,禁甚閑愁。情到不堪言處,分付東流。

此詞僅芳草四語為俊語 ,通體布局,宛似耆卿,故下片說到本事,即如強弩之末矣。元祐諸公,皆有樂府,惟僅見少年遊秋蕊香及此詞 。胡元任以為不在元祐諸公之下,非公論也。(少年游秋蕊香二詞 ,為營伎劉淑奴作。)

(八)  陳師道,《清平樂》:

秋光燭地,簾幕生秋意。露葉翻風驚鵲墜,暗落青林紅子。   微行聲斷長廊,熏爐衾換生香 。滅燭卻延明月,攬衣先怯微涼。

胡元任云: 後山自謂他文未能及人,獨於詞不減秦七。黃九,其自矜如此。」而放翁題跋則云:「陳無己詩妙天下 ,以其餘作詞,宜其工矣,顧乃不然,殆未易曉也。」余謂後山詞,較文潛為優,如《菩薩蠻》云「急雨洗香車,天回銀漢斜」,《蝶戀花》云「路轉河回寒日暮 ,連峰不許重回顧」等語皆勝。放翁所云,亦非公也。

(九)  程垓,《南浦》:

金鴨懶薰香,向晚來,春酲一枕無緒。濃綠漲瑤窗,東風外,吹盡亂紅飛絮。無言佇立,斷腸惟有流鶯語。碧雲欲暮,空惆悵,韶華一時虛度。   追思舊日心情,記題葉西樓,吹花南浦。老去覺歡疏,傷春恨,多付斷雲殘雨。黃昏院落,問誰猶在闌處 。可堪杜宇,空只解聲聲,催他春去。

毛子晉云:「正伯與子瞻,中表兄弟也,故集中多溷蘇作,如《意難忘》,《一剪梅》之類。」余按今傳書舟詞,已無蘇作 ,子晉已刪汰矣。其《酷相思》,《四代好》,《折紅英》諸作,盛為升庵推許。藎其詞以淒婉綿麗為宗,為北宋人別開生面。自是以後,字句間凝煉漸工 ,而昔賢疏宕之致微矣。

(十)  毛滂,《臨江仙・都城元夕》:

聞道長安燈夜好,雕輪寶馬如雲。蓬萊清淺對觚棱。玉皇開碧落,銀界失黃昏。   誰見江南憔悴客,端憂懶步芳塵。小屏風畔冷香凝。酒濃春入夢,窗破月尋人。

滂以《惜分飛》贈伎詞得盛名。陳質齋且云:澤民他詞雖工,未有能及此者。所見太狹矣。《東堂詞》中佳者殊多,如《浣溪沙》云:「小雨初收蝶收團,和風輕拂燕泥干。秋千院落落花寒。」《七娘子》云:「雲外長安,斜暉脈脈,西風吹夢來無跡」,《驀山溪・楊花》云:「柔弱不勝春,任東風吹來吹去。」皆俊逸可喜。安得云《惜分飛》為最乎?即此詞之「酒濃」二句何減「雲破月來」風調?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