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6)   本期第五頁

王昶 - 明詞綜卷十二

楊宛   字宛叔,金陵妓。

古今詞話宛叔能詩善草書,與草衣道人王修微為女兄弟。有金人捧露盤咏秋海棠云:記春光 ,繁華日,萬花叢。正李衰,桃謝匆匆。儂家姊妹,妖枝艷蕊笑東風。薄情曾共,春光去,悵惆庭空。   到如今,餘瘦影,空掩映,夕陽中。珠露點,試沐新紅。斷腸何處,含芳斂韻綺窗東。好秋誰占,小池畔,休放芙蓉。

太平時
嫋嫋疎枝帶露輕。隔簾櫺。絲絲牽綴別離情。最難勝。   幽恨只憑羌管訴,調淒清。臨風半是斷腸聲。不堪聽。

浪淘沙   海棠
盡日若含愁,別樣嬌羞。晚涼香散上簾鉤。帶露摘來斜插鬢,一段風流。   蛩語玉階幽,又是深秋。相携閒對小妝樓。不解斷腸伊似我,我似伊否?

王微   字修微,揚州妓,自號草衣道人。

竹窗詞選》王修微初為青樓,後為黃冠。詞集甚富,皆言情之作,多有俳調。○施子野云:修微色藝雙絕 ,尤長于詩詞,適從性。夙齋聞其名,見《憶秦娥》一章有多情月 ,偷雲出照無情別之句,風流蘊藉不減李清照。明日入東余見修微于眉公山莊之喜庵 ,方據案作字,逸韻可掬。相與談笑者久之,日西別去,此情依依,因用其調,他日相見拈出作一話頭耳。○周勒卣云:修微本藉華亭,來往竹西。陳仲醇,施子野極賞其才調而雅致清高 。常謁憨山大師于匡廬,題詩石壁上,為白雲捲去。時許給事譽卿為東林名人,負重望,修微依之以老。

如夢令   懷譚友夏
月到閒庭如晝,修竹長廊依舊。對影黯無言,欲道別來清瘦。春驟。春驟。風底落紅僝僽。

搗練子
心縷縷,愁踽踽。紅顏可逐春歸去。夢中猶殢惜花心,醒來又聽催花雨。

憶秦娥
多情月,偷雲出照無情別。無情別。清輝無奈,暫圓常缺。   傷心好對西湖說,湖光如夢湖流咽。湖流咽。離愁燈畔,乍明還滅。

鄭妥   一名如英,字無美,金陵妓。

浪淘沙
日午倦梳頭,風靜簾鉤。一窗花影擁香篝。試問別來多少恨,江水悠悠。   新燕語春秋,淚濕羅裯。何時重話水邊樓。夢到天涯芳草暮,不見歸舟。

陳冉   字月素,金陵妓。

賣花聲
愁壓遠山低,此恨誰知。吳綾淺碧濕胭脂。無限秋光憔悴意,殘葉疎枝。   多病損腰肢,檀袖雙垂。紗窗月上影遲遲。漏冷蓮花人靜也,寒雁來時。

花夢月   字紅兒,金陵妓。

浣溪沙
梳罷鳴蟬淺畫眉。習池香鴨篆煙遲。一窗日影到罘罳。   只說頻來桃葉渡,不期猶隔柳花堤。數聲風外囀春鸝。

景翩翩   字三妹,建昌妓。

憶秦娥
秋蕭索,西風一夜吹香閣。吹香閣。挑燈獨坐,半垂簾暮。   滿階明月梧桐落,滿窗涼露吳衫薄。吳衫薄。菱花閑對,鬢雲斜掠。

張婉   字婉仙,松江妓,有效顰吟。

如夢令
陌上鶯啼綠柳,樓上花飛寶甃。晴日晚春天,畫篋香消豆蔻。消瘦,消瘦。又是斷腸時候。

朔朝霞   字曙光,金陵妓,有紅于詞。

桂殿秋
秦淮渡,碧波流。冷月斜明花外樓。仙人掌滿金莖露,桂子香寒玉殿秋。

王月   字微波,金陵妓。

破陣子
宮粉香消睡鴨,仙衣塵滿紅絨。寂寞畫屏春月白,冷淡花閰]燭紅。誰家玉笛風。

寇皚如   字貞素,金陵妓,有遜雪堂集。

輥繡毬
柳外裊晴絲,正晴日,遲遲停午。牆頭曾見,去年携手,花前款語,為伊忘却,繡窗鸚鵡。   不奈韶光如許。對簾箔,幾回凝竚。綠酒銀燈,甚時歡聚,歸來燕子,休遲到,畫橋飛絮。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王式通(書衡)   志盦詞

浣溪沙
小院霏紅濕繡茵。畫衫雙拗露枝新。闌干吹起一層塵。   燕子銀屏香海雨,棠花鈿笛水簾人。綠陰如夢又深春。

廖仲愷   雙清詞草

青玉案   泉州道中紀見
西風畫角悲征戍。人意也消何處。一臥滄江驚歲暮。歸帆數盡,曰歸還未,又上泉州路。   河山夢覺成今古。騎鶴纏腰幾人去。除却冬青無別樹。頹垣斷井,荒烟蔓草,悽切城烏語。

黃金縷   抵安海感賦
五里長橋橫斷浦。不度還鄉,祇度離鄉去。賸得山花憐少婦。上來椎髻圍如故。   冉冉斜陽原上暮。罌粟淒迷,道是黃金縷。綵斾紅旌招展處。幾人涕淚悲禾黍。
警拔

汪兆銓(莘伯)   惺默齋詞

滿庭芳
燕子歸來,狻爐初燼,垂簾閒坐春陰。翻書人倦,獨自抱寒襟。試向午窗閒睡,偏惆悵嬾見瑤衾。無聊賴,難將心事,悄說與青禽。   重尋前日事,冷雲如夢,也似如今。怎尋常妝閣,過了春深。一樣舊時庭院,經行遍衹是傷心。閒猜取,有人窗下,此際也停鍼。

高陽臺   新正小雨和俞伯敭韻
夢雨催寒,濃烟閣霧,韶光比舊都非。淅搌韃央A一聲聲透重幃。鐙前看取簷花落,入愁腸酒力偏微。小迴廊,屐齒殘痕。生了苔衣。   迷濛濕徧郊原路,想酒旗虛颭,悵望輪蹄。嫩約無憑,幾番辜負佳期。萬紅相對渾如泣,縱婆娑生意都稀。儘徘徊,陌上花開,緩緩人歸。

獨絃哀歌

姚鵬圖(柳坪)   柳坪詞

浪淘沙   櫻桃
珊樹近東牆,花影生香。珠簾帶雨卷斜陽。如此風光堪繫馬,何必垂楊。   滋味到甜鄉,心在中央。朱籠猶記別時將。當箇玲瓏紅豆子,歸去思量。

皮鍚瑞(鹿門)   師伏堂詞

齊天樂   藕絲和吷庵
珠盤瀉露難穿線,纖纖弱縷清絕。欲斷還連,將縈又拂,正好納涼時節。佳人手折,趁落日輕風,自調冰雪。玉腕玲瓏,瓊枝相比更瑩潔。   璇宮瑤杵未歇,問支機石贈,心向誰結。蠶室春愁,鮫人夜笑,縱倚并刀難截。相思漫說,有萬種纏綿,莫教輕洩。一點靈犀,恐秋來更熱。

蒯光典(禮卿)

青玉案
王孫芳草生無數。漸綠遍,長干路。春色匆匆愁堳蛂C幾番風雨,幾番晴霽,又早遙山暮。   青鞋不怕春泥汙。紅藥重教曲闌護。細數落花成獨步。自緣山野,不堪廊廟,不是文章誤。

葉玉森(葒漁)   歗葉盦詞稿

浣溪沙
一線銀河玉宇秋,儘他千萬客星遊。可憐垂淚只牽牛。   說與嫦娥佯不解,羽衣催舞上瓊樓。廣寒宮曲譜無愁。

木蘭花慢
清明日,薄晴不温,申之夜雨,時秀夫醰園次第北上,黯然賦此,離緒棼如。

秭歸啼不住,寒食了,又清明。蚤杏靨銷紅,梨渦減素,寂寞簾旌。青春去如逝水,幸眼前猶未綠陰成。潦草六朝夢境,飄蓬二月江城。   流鶯已自牽情。况客堙A送人行。便商量花略,安排酒陣,難破愁兵。黃昏柳緜飛上,看天涯能有幾分睛。偏是一宵苦雨,做成萬種秋聲。

程頌萬(子大)  定巢詞

唐多令
五月已如秋。蠻天釀客愁。恁瀟瀟,雨上簾鉤。夢醒三更聞畫角,知此夕,客邊州。   別淚漬衾裯。溪泉未洗休。記畫眉,人在西樓。腸斷猛峒江上水,偏又是,向東流。


清詞選讀     

朱孝臧(彊邨)     更多彊邨詞      彊村詞賸稿

可哀惟有人間世,不結他生未了因

朱考臧 ,咸豐七年(1857)生,民國辛未年(1931)卒於上海,年七十五, 原名祖謀,字古微,號漚尹,又號彊邨,浙江歸安人,光緒九年進士,歷任禮部侍郎,廣東學政。著有彊h叢書彊村語業湖州詞徵》 二十四卷《國朝湖州詞徵》六卷,《今詞綜滄海遺音 集》十三卷,學者奉為寶典。

朱考臧初以能詩名,後棄而專為詞,嘗校刻唐宋金元人詞百六十餘家成彊h叢書,學者奉為寶典。龍榆生謂其勤探孤造,抗古邁絕,海內歸宗匠焉”。 王國維,張爾田,葉恭綽皆對其詞之成就推崇備至。 其自為詞,經晚歲刪定為彊村語業》 二卷,身後,其門人龍沐勛為補刻一卷,入《彊邨遺書中》。

 

獨鳥衝波去意閒,壞霞如赭水如牋。為誰無盡寫江天。   並舫風絃彈月上,當窗山髻挽雲還。獨經行地未荒寒。


鷓鴣天   廣元裕之宮體   八首錄四
生小仙娥不自妍。璧臺金屋誤嬋娟。幾曾宛轉酬千琲,已忍伶俜過十年。   虯箭水,鵲爐烟。無端芳會散金錢。簾櫳早是愁時候 ,爭遣新寒到外邊。
聞道嬋媛北渚游。東風連苑冷於秋。無多裝綴花宮體,禁斷排當鞠部頭。   歡易散,夢難留。女牀鸞樹向人愁。紅蠶憔悴同功繭 ,繅盡春絲未放休。
未必芳期未有期。等閒蜂蝶劇嬌癡。側商小令翻新水,卷地狂香發故枝。   風雨堙A苦禁持。有人低唱比紅兒。纔知滿樹金鈴繫,未省秋人落葉悲。
歷劫相思信不磨。親將雙帶綰香羅。未灰蠟苣拚成泪,垂絕鵾絃忍罷歌。   休躑躅,已蹉跎。珊鞭拗折負恩多。人間會有相逢事 ,奈此青春悵望何。

鷓鴣天    辛未長至口占
忠孝何曾盡一分,年來姜被減奇溫。眼中犀角非耶是,身後牛衣怨亦恩。    泡露事,水雲身。枉拋心力作詞人。可哀惟有人間世,不結他生未了因。

鷓鴣天    九日豐宜門外過裴村別業
野水斜橋又一時,愁心空訴故鷗知。淒迷南郭垂鞭過,清苦西風側帽窺。   新雪涕,舊絃詩。愔愔門館蝶來稀。紅萸白菊渾無恙 ,只是風前有所思。

(本事) 龍沐勛曰:此為劉光第被禍後作。劉為六君子之一,死戊戌之變。(詞學季刊第一卷第三號)

鷓鴣天    庚子歲除
似水清尊照鬢華,尊前人老易天涯。酒腸芒角森如戟,吟筆冰霜慘不花。    拋枕坐,卷書嗟。莫嫌啼煞後棲鴉。燭花紅換人間世 ,山色青回夢堮a。

鷓鴣天    簡蘇堪,時將營壽藏,丐其書碑,碑曰[彊村詞人之墓]
敢學邠卿畫古圖,卻師表聖搆元廬。頭皮留在還看鏡,心力拋殘但覆瓿。    螻蟻飽,馬牛呼。姓名官職總區區。豐碑幾許征西字 ,消得先生點筆無。

鷓鴣天    龍鳳兜展彥偁弟墓
紙蝶風旋土一堆,無多老淚著寒灰。殘鵑錦樹啼還咽,小雁鑪峰夢不回。    身後事,眼前來。青山須辦骨同埋。便能世世為兄弟 ,知否人間更可哀。

烏夜啼   同瞻園登戒壇千佛閣
春雲深宿虛壇。磬初殘。步繞松陰雙引出朱闌。   吹不斷,黃一綫,是桑乾。又是夕陽無語下蒼山。

浣溪沙   元夕枕上作
連夕東風結苦陰。通明簾幕卻偎衾。病軀無復酒懷侵。    止藥强名今日愈,探芳越減去年心。月華人意兩冥沈。

浣溪沙
獨鳥衝波去意閒,壞霞如赭水如牋。為誰無盡寫江天。     並舫風絃彈月上,當窗山髻挽雲還。獨經行地未荒寒。

浣溪沙
翠阜紅厓夾岸迎,阻風滋味暫時生。水窗官燭淚縱橫。     禪悅新耽如有會,酒悲突起總無名。長川孤月向誰明。

浣溪沙
夢熟煙江十四程,鬢絲堤柳兩盈盈。年芳隨水漫無情。     落酒東風梅便旋,衝帆細雨燕將迎。春愁把筆自然生。

唐多令    衰草和穗平
掃斷馬啼痕,消凝油壁塵。翦紅心,霜訊催頻。一道玉鉤斜畔路,已無意,鬭羅裙。    濃綠鎮迷人。蘭苕淒古春 。換年年,冷戍荒屯。淚噀西風原上火,怕猶有,未招魂。

唐多令
廊蔭轉疏槐,圓檐明上階。倚空尊,涼夢徘徊。多少清湘瑤瑟怨,幾曾有,鶴飛來。    燈萼半成灰。短書千里回。報巖扃,晚桂都開 。前度憑闌人換盡,問何事,戀天涯。

清平樂     夜發香港
舷燈漸滅,沙動荒洲月。極目天低無去鶻,何處中原一髮。     江湖息影初程,舵樓一笛風生。不信狂濤東駛,蛟龍偶語分明。

清平樂    何詩孫為梅蘭芳北歸畫卷徵題
殘春倦眼,容易花前換。萼綠華來芳晼晼,消得閒情詩卷。     天風一串珠喉,江山為祓清愁。家世羽衣法曲,不成凝碧池頭。

小重山   戊申中秋作
翠溼篁陰小閣寒。酒消渾不耐,越羅單。水風起燭枝殘 。驚禽去,捎響碧琅央C   投老臥雲關。眼中塵事滿,素心難。天涯作計理孤歡。無情月,三度病中看。

小重山    晚過黃渡
過客能言隔歲兵,連村遮戍壘,斷人行。飛輪衝暝試春程。回風起。猶帶戰塵腥。    日落野煙生,荒螢三四點,淡於星。叫群創雁不成聲。無人管,收汝淚縱橫。

踏莎行    狄文子客淮南,過江見訪
臘雪欺梅,春灰瀝酒。過江人落東風後。狂名消與短衣裝,離心紛若長亭柳。    燕館霜繁,梁園月瘦。卅年景物供懷舊。白頭費淚與江南 ,亂花歧路愁時候。

定風波    丙寅九日
過眼黃花七十場。無詩負汝只傾觴。老去悲秋成定分。纔信。便無風雨也淒涼。    已自登樓筋力減。多感。雁音兵氣極滄江。搖落萬方同一概 。誰在。闌干閒處戀斜陽。

臨江仙
門柳低垂牆杏簇,臨津珠箔人家。東風歷歷十年賒。誰將新社燕,銜送故枝花。    上枕愁心無倚著,窺帷樓月西斜。細香飄夢泊天涯 。天涯何處所,鐙外綠窗紗。

以上錄自: 葉恭綽廣篋中詞   龍榆生近三百年名家詞選》  朱彊村 彊村遺書》本《 彊村語業


顧貞觀

顧貞觀(1637~1714),字華峯,號梁汾,江蘇無錫人。康熙丙午(1666)順天舉人,擢秘書院典籍。丙辰(1676)館納蘭相國(明珠)家 ,與相國子納蘭性德交契。甲子(1684年)還里,讀書終老,康熙五十三年卒。有《彈指詞》。

青玉案
天然一荊關畫,誰打稿,斜陽下?歷歷水殘山賸也。亂鴉千點,落鴻孤咽,中有漁樵話 。   登臨我亦悲秋者,向蔓草平原淚盈把。自古有情終不化。青娥塚上,東風野火,燒出鴛鴦瓦。

夜行船   鬱孤臺
為問鬱然孤峙者,有誰來雪天月夜?五嶺南橫,七閩東距,終古江山如畫。   百感茫茫交集也,憺忘歸夕陽西掛。爾許雄心,無端客淚,一十八灘流下。

納蘭性德受顧貞觀之託盡心竭力營救因受科場案牽連而久戍塞外的吳江名士吳兆騫一事,更被傳為佳話。納蘭性德與他吳本不相識,却對其不幸遭遇深表同情。

(金縷曲 - 簡梁汾時方為吳漢槎作歸計) "灑盡無端淚。莫因他,瓊樓寂寞,誤來人世。信道癡兒多厚福,誰遣天生明慧。就更著,浮名相累。仕宦何妨如斷梗,只那將 ,聲影供羣吠。天欲問,且休矣。   情深我自拚憔悴,轉丁寧,香憐易爇,玉憐輕碎。羨煞軟紅塵堳,一味醉生夢死。歌與哭,任猜何意。絕塞生還吳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閒事。知我者,梁汾耳。"

這是納蘭性德回應顧貞觀那兩首為吳兆騫請命的(金縷曲)之作,顧貞觀,號梁汾。

附鈔顧貞觀的兩首(金縷曲),兩詞在《彈指詞》集中有序,"寄吳漢槎寧古塔,以詞代書,丙辰冬寓京師千佛寺冰雪中作":

其一,
"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 。記不起從前杯酒。魑魅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冰與雪,周旋久。   淚痕莫滴牛衣透。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夠。比似紅顏多命薄,更不如今還有。只絕塞苦寒難受,廿載包胥承一諾,盼烏頭馬角終相救。置此札,君懷袖。"

其二,
"我亦飄零久,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夙昔齊名非忝竊,試看杜陵消瘦 。曾不減夜郎僝僽。薄命長辭知己別,問人生到此淒凉否。千萬恨,從君剖。   兄生辛末吾丁丑。其些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詞賦從今須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願得河清人壽。歸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後。言不盡,觀頓首。"

詞後尚有按語云:"二詞容若見之,為泣下數行,曰:"河梁生別之詩,山陽死友之傳,得此而三。此事三千六百日中,弟當以身任之,不俟兄再囑也",余曰:"人壽幾何,請以五載為期",懇之太傅,亦蒙見許,而漢槎果以辛酉入關矣,附書志感,兼志痛云。"

(季子,指吳漢槎,吳漢槎有兄兆寬,兆宮,按伯仲叔季排列,故稱季子。又因春秋時吳季札稱"延陵季子",漢槎吳姓,故稱他季子。)


俞樾   俞樾詩

俞樾(1821~1906),字蔭甫,號曲園,浙江德清人。以進士官編修,提督河南學政。罷歸,僑居蘇州。自少至老,著述不倦。主講杭州詁經精舍三十一年,為一時樸學之宗 。光緒三十二年卒,年八十六。

金縷曲
次女繡孫,倚此詠落花,詞意悽惋。有云:歎年華,我亦愁中老。余謂少年人不宜作此 ,因廣其意,亦成一闋。
花信怱怱度。算春來瞢騰一醉,綠陰如許。萬紫千紅飄零盡,憑仗東風送去。更不問埋香何處?却笑癡兒真癡絕,感年華寫出傷心句。春去也 ,那能駐?   浮生大抵無非寓。漫流連鳴鳩乳燕,落花飛絮。畢竟韶華何嘗老,休道春歸太遽。看歲歲朱顏猶故。我亦浮生蹉跎甚,坐花陰未覺斜陽暮。憑綵筆,綰春住。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賀雙卿     雪壓軒詞

賀雙卿,雍正時江蘇丹陽人。她是四屏山下農家女,有雪壓軒詞。(見徐乃昌小檀欒室滙刻閨秀詞)幼年與村塾為鄰 ,因而好讀書,工填詞。清丁紹儀聽秋聲館詞話云:雙卿生有夙慧 ,嫁金壇周姓樵子。家無紙筆,所為詩詞悉蘆葉寫之,余外祖顧筠溪公為賦蘆葉詩二百餘言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云:雙卿負絕世才 ,秉絕代姿,為農家婦。姑惡,夫暴,勞瘵而死。譚獻篋中詞(卷五)評其惜黃花慢云:清空一氣如拭 。忠厚之旨,出於風雅。賀雙卿的詞皆載於史梧岡著西青散記中 。據所叙,賀氏是史梧岡友人張夢覘家的佃户周某妻。張父多田產,有莊園在鎮江綃山之麓,名曰耦耕堂,又有綃山小院。賀雙卿夫家就住在小院西草屋中 ,因而張夢覘之友皆與她相識,並知她能填詞,常遣婢女通音問。但散記中詳述她生活貧苦 ,受姑(婆母)及夫之虐待,並未提及她何時逝世,亦未言及有詞集,只提到將她的作品抄錄,携至北京,為她傳名。陳廷焯說她勞瘵而死”,徐乃昌刻其《雪壓軒詞》詞集 ,當另有所本。近世有人懷疑賀雙卿的詞是史梧岡臆造的,然而,史本人所作詩平淡無奇,不可能偽造代擬這樣感情真摯,語言純樸,血淚凝成的好詞。

浣溪沙
暖雨無情漏幾絲。牧童斜插嫩花枝。小田新麥上場時。   汲水種禾偏怒早,忍煙炊黍又嗔遲。日長酸透軟腰支。

上片描寫初夏田野景物,歷歷如繪。結句點明新麥登場,正是農忙時節,引入下片自述不幸的遭遇。「怒早」,「嗔遲」對句 ,言她在勞動中受虐待,終日操作,不勝勞苦;與上片初夏美景成為對比,更映襯出人的痛苦憔悴。據《西青散記》云:「夏四月,余避暑綃山耦耕堂,懷芳子段玉函來・・・・・・雙卿方執畚户外 ,已復携竹籃種瓜瓠於橋四岸。眉目清揚,意兼凉楚。明日得其詞,以芍藥葉粉書《浣溪沙》(按:即此闋)。」

玉京秋   自題種瓜小影
眉半斂。春紅已全褪,舊愁還欠。畫中瘦影,羞人難閃。新病三分未醒,淡胭脂,空費輕染。凉生夜,月華如洗,素娥無玷。   翠袖啼痕堪驗。海棠邊,曾沾萬點。怪近來,尋常梳裹,酸咸都厭。粉汗凝香,羅帕時拭冰簟。有誰念,原是花神暫貶。

此闋自題畫像,借以抒發內心抑鬱。她因受虐待,農作辛苦,而染病在身,無限愁怨,盡訴之於詞。上下遍兩結句,把自己的畫像比為月媢蒏Z,花中仙子,自是不同凡響。據《西青散記》云 ,段玉函邀張石鄰同到綃山為賀雙卿畫《種瓜圖》小像,「圖成示雙卿,雙卿題玉京秋一詞於上,既而悔之曰:此乃戲雙卿耳。』又索《種瓜圖》 ,已而,乃剜其所題。」其後張石鄰又為她畫小像三幅,張夢覘遣婢女送贈銀釵,月藍布,「乞其自題,雙卿以秋事方忙,纖手生胝」不能作書 ,婉言謝絕。可見她雖貧苦,但品格高尚,拒絕張,段等人財物之誘惑。

素娥: 唐人小說《羅公遠傳》云:「明皇游月宮,見素娥十餘人,皓衣乘白鸞舞於桂下」,亦為嫦娥之別稱。
梳裹: 梳髮挽髻,戴頭飾妝扮。宋柳永《定風波》詞:「暖酥消,膩雲嚲,終日懨懨倦梳裹」。

二郎神   菊花
絲絲脆柳。裊破淡烟依舊。向落日,秋山影堙A還喜花枝未瘦。苦雨重陽捱過了,虧耐到,小春時候。知今夜,蘸微霜,蝶去自垂首。   生受。新寒浸骨,病來還又。可是我,雙卿薄幸,撇你黃昏靜後。月冷闌干人不寐,鎮幾夜,未鬆金扣。枉孤却,開向寒家,愁處欲澆無酒。

開端三句寫秋景蕭疏,自「花枝未瘦」以下,皆寫秋菊凌霜傲骨,亦為自喻。下片寫她自己秋病纏綿,孤負清賞。詞中用語體「你我」與菊對語 ,筆致新穎。結句「寒家」,「無酒」,較之李清照「東籬把酒黃昏後」更為淒楚感人。

小春: 農曆十月江南氣候温和,俗稱之「小陽春」。   鎮:常常。

鳳凰臺上憶吹簫   殘燈
已暗忘吹,欲明誰剔,向儂無焰如螢。聽土階寒雨,滴破三更。獨自懨懨耿耿,也忒多情。香膏盡,芳心未冷,且伴雙卿。   星星。漸微不動,還望你淹煎,有箇花生。勝野塘風亂,搖曳魚燈。辛苦秋蛾散後,人已病,病減何曾。相看久,朦朧成睡,睡去空驚。

此詞寫法新穎,以擬人法描寫殘燈。起四字對句,言兩三更醒來時,未吹滅的油燈,只有一點如螢火的微光。「獨自懨懨耿耿」以下三句。寫殘燈亦比喻她自己的心情與遭遇 。她病中有誰理解,關心?惟有殘燈相伴。下片承上,燈油欲盡了,但還希望再煎熬一會,結箇燈花吧!亦喻她自己雖生活痛苦,仍要掙扎活下去 。這首咏物詞既沒有典故,也沒有藻飾,樸素語句,真摯感情,是咏物詞中別開生面的佳作。

惜黃花慢   孤雁
碧盡遙天。但暮霞散綺,碎剪紅鮮。聽時愁近,望時怕遠,孤雁一箇,去向誰邊。素霜已冷蘆花渚,更休猜,鷗鷺相憐。暗自眠,鳳凰雖好,寧是姻緣。   淒涼勸你無言。趁一沙半水,且度流年。稻粱初盡,網罟正苦,夢魂易警,幾處寒烟。斷腸可似嬋娟意,寸心堙A多少纏綿。夜來閒,倦飛便宿平田。

此詞咏孤雁亦是自喻,起句落霞如綺,映襯孤雁獨飛。下接霜寒風峭的蘆花渚中,比喻她自身境遇淒苦。「更休猜」以下明顯的寫出夫婿如「鷗鷺」,並不「相憐」;而書生,文士又如「鳳凰」,豈敢高攀。下片勸慰孤雁,即為自勉。「稻粱初盡」,以下四句,說明她自己處境艱難,姑惡夫暴,以韲芋充飢。那些書生對她的關懷,實為誘惑,要時刻嚴防他們佈下的「網罟」,就是做夢也要警惕啊!她雖「寸心」極為痛苦,但甘願清白自守,猶如孤雁「倦飛」,「宿平田」以棲身,决不受財物的誘惑而離開農村。語言純樸,氣格清幽。這樣深入淺出的咏物詞,歷代名家亦難與媲美。

鳳凰臺上憶吹簫
寸寸微雲,絲絲殘照,有無明滅難消。正斷魂魂斷,閃閃搖搖。望望山山水水,人去隱隱迢迢。從今後,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青遙。問天不應,看小小雙卿,裊裊無聊。更見誰誰見,誰痛花嬌。誰望歡歡喜喜,偷素粉,寫寫描描。誰還管,生生世世,暮暮朝朝。

此詞結句「暮暮」,《西青散記》作「夜夜」。此依徐乃昌刻《小檀欒室滙刻閨秀詞》 本。此闋為與韓西離別後所作。上片言在微雲殘照間眺望山水,懷念韓已遠去,今後當永遠懷念她。下片言知友已去,無人能理解她以素粉吟詩,寫字的心情。《西青散記》謂雙卿「終歲操作,殘書敗筆,扃鐍破簏中,偷視勿敢,亦勿遑也。元夜持《楞嚴經》就灶燈誦之。姑出游歸,奪而駡曰:半本爛紙簿,秀才覆面上,且窮死。此蠢奴乃考女童生耶?偶滌硯,夫見之,怒曰:偷閑則弄泥塊耳,釜煤尚可肥田。」她在這樣的家境中,不可能以紙筆寫字,只好以素粉書詞在葉上。惟有韓西羨慕她識字,請她為之寫《心經》,因而她最為懷念這位生平唯一知己。

據《西青散記》云:「鄰女韓西新嫁而歸,性頗慧,見雙卿獨舂汲,琝U之。瘧時坐於床,為雙卿泣。不識字,熱愛雙卿書,乞雙卿寫《心經》且教之誦。是時將返其夫家,父母餞之,召雙卿,瘧,弗能往。韓西亦弗食,乃分其所食,自裹之,遺雙卿。雙卿泣,為賦《摸魚兒》。」

春從天上來   餉耕
紫陌紅塵,謾額裹春紗,自餉春耕。小梅春瘦,細草春明。春田步步春生。記那時春好,向春燕,說破春情。到于今,想春箋春淚,都化春冰。   憐春痛春,春幾被,一片春烟,鎖住春鶯。贈與春儂,遞將春你,是儂是你春靈。算春頭春尾,也難算春夢春醒。甚春魔,做一春春病,春誤雙卿。

此詞句句有「春」字。作者自叙她扶病春耕的情景。下片仍以擬人法寫春。「憐春痛春」,「是儂是你春靈」,她自己與「春」對語。春光雖好,但為什麼對待她如此殘忍?「春神」竟成「春魔」。她「春病」在身,仍要操作餉耕。結句「春誤雙卿」是她淒厲的呼吁。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