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6)   本期第四頁

林汝珩 (四) 碧城樂府    更多

林汝珩,號碧城(1907–59)是傑出的香港詞人。他的詞集《碧城樂府》是香港文學的瑰寶,是整個現代華語文學中的優美篇章。原書1959年出版,只在小範圍內的親戚、朋友、詞人之間流傳。林汝珩是1950年代香港的著名詞社「堅社」的重要一員。今天恐怕很少人知道林汝珩這個名字。但是在1940年代的廣東和1950年代的香港,他是一位廣為人知的人物。他的一生多姿多彩,而最終以詞而聲聞於世。在混亂的二十世紀,他集學子、官宦、商人、詞人於一身。

 

 

 

 

 

 

 

 

 

 

 

 

 

 

 

 

 

 

 

 

 

 

臨江仙   寄酬璞翁
誰道樓頭當夜月,依稀還似長安。故懷且共酒杯寬。悠悠恩怨,相對欲言難。   別後音書傳秀句,清芬徒仰高山。梅花紙帳水雲間。春風詞筆,長使伴蒼顏。

劉景堂   臨江仙
碧城招飲,少幹,希頴即席賦詩。余醉歸,依此為和。
月當頭夜曾相賞,今朝又聚萍蹤。人生惟有酒懷同。恩怨爾汝,莫問馬牛風。席間與碧城各道所懷   年少幾人誇倚馬,新詩疊韻重重。渡頭催別一聲鐘。此情留取,他日話相逢。

南鄉子   步璞翁韻,酬影樹亭主人
樹影蔭幽亭。綠遍池塘草自生。文藻江山舒秀句,明明。一片冰心萬里程。用彊邨題懺庵詞    仰止寸衷傾,庾信文章老更成。俊賞霜花腴譜在。堪驚。天外桃開照晚晴。
袁子才詩若道風流老無分,夕陽不合照桃花

璞翁,即劉景堂。   影樹亭主人,即廖恩燾。
用彊邨題懺庵詞,指朱孝臧(彊邨)為廖恩燾所著懺庵詞卷首題辭。
霜花腴,詞牌名,為宋吳文英自度曲。

劉景堂   南鄉子   春日懷少幹
新綠漸長亭。不為王孫草自生。禁火光陰明日又,清明。魂斷家人路幾程。   相約酒同傾。酒薄翻愁醉不成。身世悠悠雖健在,堪驚。猶勸花開惜晚晴。

蝶戀花   和璞翁
今歲清明逢上巳。佳節殊鄉,長恨人千里。一闋新詞愁滿紙,曲中誰解劉郎意。   往事淒迷如夢堙C朵朵桃花,點點相思淚。樓外池塘風又起,可憐心似浮萍碎。

劉景堂   蝶戀花
今歲清明逢上巳,乃梅溪詞也。余少日曾借用為蝶戀花起句 ,怱忽四十三年,又同日兩逢佳節,舊情回首,倍覺淒然,依調自和,仍以此句為首。
今歲清明逢上巳。四十三年,冉冉流光逝。門掩舊題都不記。桃花紅泫東風淚。   未覺浮生仍夢寐。休問朱顏,衰髮能餘幾。目倦危闌誰共倚。家山只在斜陽堙C

宋史達祖(梅溪)   蝶戀花
二月東風吹客袂。蘇小門前,楊柳如腰細。蝴蝶識人遊冶地,舊曾來處花開未。   幾夜湖山生夢寐。評泊尋芳,只怕春寒堙C今歲清明逢上巳,相思先到濺裙水。

踏莎行   子平丈有"詠水族箱"詩,辭意甚美。誦後即拈此解寄之。
物競心閒,燈明室雅。觀魚何必濠梁駕。案頭今見海中山,千秋留取成佳話。   夢埵艘礡A眼前圖畫。劉郎妙筆真無價。若將秀句比前修,悠然採菊東籬下。

子平丈,即劉子平(劉庸),劉景堂叔父。

劉子平   踏莎行   碧城見予水族箱題詠,贈以踏莎行詞,謹和一闋。
菊徑秋蕪,原詞云:若將秀句比前修,悠然採菊東籬下。槐根夢破。等閒風月蕭齋過。偶從一勺想悠然,我知魚樂君知我。   曲妙傳情,茶香憶座。故人蹤跡時相左。待扶藜杖訪孤山,料知君復猶高臥。

踏莎行   答子平丈,仍用前詞結句。
淺醉閒眠,歌休舞罷。誰教朽木雕蟲也。解嘲無意比元龍,霑衣有淚如司馬。   款竹分茶,求田問舍。劉郎才氣何為者。進懷諸葛退淵明,悠然採菊東籬下。

鷓鴣天   題新年咭寄仲兒美國
片紙殷勤疊幾重,案前留作小屏風。梅花香染金泥淺,柿葉箋成翠墨濃。   憑節序,寄鱗鴻。團年杯酒甚時同。天涯若有佳音訊,雙燕歸來細雨中。


溥儒(心畬)       更多溥儒詩詞     寒玉堂詩集    凝碧餘音詞

溥儒(1896-1963) 其祖父奕訢是道光皇帝第六子 ,光緒二十三年(1897),襁褓中的溥儒被賞以頭品頂戴,四歲時隨父進宮,慈禧見他聰明可愛 ,當面賜名為溥儒,七歲學作五言詩,十歲學作七言詩。大節萰M ,一生緬懷清室,即不向日寇屈服,沒有追隨溥儀及宗室遺老出關投靠異族,隱居北京 ,不問政事,對共產黨一無所知,移居台灣後,也不喜歡國民黨。人們稱譽他是詩書畫三絕 ,有南張北溥說法。他不以為然,自我評價是,他的功夫首為經史 ,然後是詩,其次是字,畫列末位。他一生掙了多少錢財,自己也不清楚,因為從不關心這身外之物 。貧而能安且能樂,性格率真。生在帝王之家,成年後又潛心學問 ,不屑於理會身邊生活瑣事,故一生不懂得打理自己飲食起居,需要人從旁照料 ,善忘,嗜抽烟。一生收下不少弟子,向其求字求畫者甚眾 ,留傳頗多。

 

 

 

 

 

 

 

 

秋波媚   乙酉春日
雕梁燕語怨東風,小徑墮殘紅。萬點飛花 ,半簾香雨,飄去無蹤。   牽愁楊葉渾難忘,春恨竟誰同。黃鶯啼斷,海棠如夢,回首成空。    

阮郎歸   寄弟
送君出塞暮春時,千山空馬嘶。邊沙如雪月如眉 ,玉人何日歸。   花作陣,柳成絲。人生長別離。高堂日日盼歸期,更愁身上衣。

減字木蘭花   送弟出關
落花隨水,費盡東風吹不起。送罷王孫 ,又是萍蕪綠到門。   躊躇無語,仗劍孤行何處去。變作殘秋,冷雁邊雲滿客愁。

(即溥r,時有意往東北投從兄溥儀)

鷓鴣天    癸酉九日登高和周士韻
一雁驚秋破晚空,登臨遙望暮雲中。苑邊衰草飄零碧,宮奡搌廒Y地紅。    山遠近,水西東。銅盤滴淚恨無窮。當年入破家山曲,散作長門斷續風。

鷓鴣天    春恨
瘴雨和煙栁不青,暮笳都作斷腸聲。才知往事真成夢,又著新愁夢不成。    山萬叠,水千程。王孫芳草碧無情。楊花片片隨風去,飛遍長亭更短亭。

瑞鷓鴣    月夜泛舟
雪點蘆花起白鷗,片帆一葉畫中遊。王孫芳草傷心色,散作江南處處秋。    天上月,水邊樓。露涼雲淡掛簾鈎。空濛不見山河影,望見山河影更愁。

浣溪沙   重陽
鎮日秋風只自忙。吟蛩哀雁費平章。新來黃菊也都荒。   久別殘年無笑口,更堪佳景觸愁腸。人生銷得幾重陽。


于右任   更多于右任詩詞

于右任(1879年4月11日-1964年11月10日),陝西三原人,祖籍涇陽。原名伯循,字誘人,爾後以「誘人」諧音「右任」為名;別署「髾心」、「髯翁」,晚年自號「太平老人」。中華民國開國元勛之一。于右任早年係中國同盟會成員,民國成立之後長年在政府擔任高級官員,尤其擔任監察院院長長達34年,是歷史上在任最久的五院院長。同時也是中國近代知名的書法家。于右任長髯飄飄,是其一大特徵。 

于右任是清朝光緒年間舉人,1904年因刊印《半哭半笑樓詩草》譏諷時政被三原縣令德銳和陝甘總督升允舉發,遭清廷通緝,流亡上海,遂進入震旦公學。震旦學院肄業。同年4月到達日本,加入光復會和同盟會。 

維基百科

 

 

 

 

 

 

 

 

 

 

 

 

 

 

 

 

 

 

 

 

 

 

 

 

 

 

 

 

 

 

 

 

 

 

 

 

 

 

 

 

 

 

 

 

 

 

 

 

 

 

 

 

 

 

 

 

 

柳梢青   洛陽弔古
敗葉留紅,殘巖落翠,滿目風沙。故國山川,故家池館,故苑風華。   無端夢墜天涯。任憑弔 ,楊家李家。一片閒愁,兩行清淚,幾曲悲笳。

這是一首借弔古而感今的詞,隋焬帝繼位後遷都洛陽,改名東京,廣營建造。楊家,李家是指隋唐,楊李兩家的江山曾經那樣繁華强盛 ,於今也只能供後人懷念了。

 他從洛陽到西安途中,又填有一首有同樣心情的詞。

眼兒媚
衰時容易盛時難,獨自淚汍瀾。黍離殿閣,劫灰文物,殘霸河山。   無情道路多情夢,夢媔V重關。今宵洛浦,明朝盤豆,後日長安。

黍離詩經篇名,周大夫過舊都見宮殿毀壞,感傷而作此詩。盤豆,地名,在河南通陝西道上。

于右任少年時,有一首詠黃鶴樓的詞,同是表達憂時傷國的。

浪淘沙
煙樹望中秋,故國神遊。江山霸氣剩浮漚。黃鶴歸來應墮淚,淚滿汀洲。   憑弔大江秋,爾許閑愁 。紛紛遷客與清流。若個英雄凌絕頂,痛哭神州。

浮漚,水面上的泡沫,此喻人生短暫或世事變幻無常。遷客,本指被貶謫外放的官,這堛x指來自他鄉的人。

于右任在民元前辦過一張鼓吹革命的報紙神州日報,主筆是楊篤生。神州日報後來改組 ,楊篤生離開赴英倫。于右任有為他送行的一首:

踏莎行
絕好山河,連宵風雨。神州霸業憑誰主?共憐憔悴盡中年,那堪飄泊成孤旅。   故國茫茫,夕陽如許。杜鵑聲堣H西去。殘山剩水幾回頭,淚痕休灑分離處。

神州日報》改組時,友人文叔問贈于于右任一詞,有「神州霸業憑誰主」句,于右任借用此句,轉贈楊篤生。自註云:「予戲謂篤生,此似贈公者。因為足成此詞以送其行。」

神州日報》停刊後,于右任繼續辦的第二張報紙《民呼報》(1909年9月創刊)。創刊日他有「民呼報出版,示談善吾」一詩。談善吾曾主該報筆政。此詩在當時甚為膾炙人口:

大陸沉沉亦可憐,眾生無語哭蒼天。今番只含殉名死,半壁江山一墓田。

1938年,他隨國民黨政府自武漢撤退至重慶。他在飛機上戀戀不捨的回望,填了一首《減字木蘭花》表達心情:

減字木蘭花
極天芳草。珍重王孫行遠道。如此江山,留戀詞人往復還。   詩情何許。畢竟尋思無着處。回首茫茫。江南江北幾戰場。

古代只有舟車,因此,在飛機上寫景是近代詩詞中的新題材。于右任的詞在這方面尤具特色。1938年,他自安飛往成都,在機上寫了《鷓鴣天》一首:

鷓鴣天
憑倚高風且覺遲。身懸萬仞一凝思。山如列國爭雄長,雲似孤兒遇亂離。   秦嶺峻,蜀山奇。西南着我此何時?相隨更是金天雨,洗淨人間會有期。

金天,即是秋天。他在那次飛行途中遇雨。「山如列國」,「雲似孤兒」兩句,喻象極新奇。只有在空中俯瞰,才能得此聯想。

于右任雖不能親自執戈禦敵,但在後方卻熱心宣傳抗戰。1944年,他在重慶發起一個名為《中華樂府》以詩歌宣傳抗戰的刊物,並以一闋《破陣子》代發刊詞。

破陣子
三峽星河影動,五更鼓角聲悲。騷雅而還天道轉,關馬之與地運移。作家當戰時。   雨浥文人筆硯,雲生大將旌旗。漫說緇衣為諷刺,豈有甘棠不療飢。太平先有詩。

此詞說明創刊主旨是宣傳抗戰,而且表達出作者的政治見解。騷,雅是古代詩歌的體裁,此處指「詩運」,關,馬指元代的關漢興和馬致遠。緇衣,古代用黑布造的朝服,此處喻賢人政治,《詩經》有《緇衣》篇,讚美鄭武公的賢良。《甘棠》也是《詩經》的一篇,寫百姓對一個好官的懷念。「漫說緇衣為諷刺,豈有甘棠不療飢。」意即:「你別說提倡賢人政治是對當前政府的諷刺 ,哪有施行仁政就不能療飢的道理呢?」(抗戰期間,國民黨政權仍有許多虐民的苛政,官吏貪污成風。有人批評政府,政府掌權的人往往以「施行仁政 ,無補時艱」的說法來抵擋。故于右任以「豈有甘棠不療飢」來反駁他們。)結句「太平先有詩」,可說是畫龍點晴之筆。

1944年冬天,正是抗戰最艱苦的階段(湘桂大撤退就是那年秋冬之間的事),但也看到了勝利的前景了。于右任有《鷓鴣天》一首,表達他思鄉,憶親的情感:

鷓鴣天   題楚傖夫人吳孟芙女士憶親圖
翠滴松陰寶篆殘,望中何處是江南?階前春草增惆悵,窗外孤雲自往還。   慈母線,報應難。書聲燈影又年年。蜀山千疊吳山遠,綠染春絲歲不寒。

「綠染春絲歲不寒」有雙關意義,表現作者對堅持下去就能取得勝利的信心。

1946年,他有新疆之行,填了十多首詞,幾乎都是小令。這些小令有兩個特色。一,就內容來說,十九是機中作,即在飛機上所見的景物,寫景抒情,合而為一。這是前(飛機未發明之前)所未有的新題材,在古人的詩詞中是找不到的。二,就風格來說,這些小令都寫得很瀟灑,令人有一種清新的感覺。

浣溪沙   哈密西行機中作
我與天山共白頭。白頭相映亦風流。羨他雪水溉田疇。   風雨悠然成往事,山川憔悴幾經秋。暮雲收盡見芳洲。

哈密,縣名。在新疆東部,其地氣候乾旱,當地人民利用雪水,通過地下渠道灌溉農田,稱為坎兒井。一九四六年,于右任六十五歲,起句「我與天山共白頭」,堪稱妙句,承以「白頭相映亦風流」,更見飄逸。「羨他雪水溉田疇」則是實景,「風雨」,「山川」兩句是抒情之作 ,對仗亦工整。

浪淘沙   哈密東歸皋蘭,因烏沙嶺大雨,機轉甘州。
相對亦悠然,始識天山。天教回首看祁連。   同是洛妃乘霧至,冰雪爭妍。   烏嶺雨沉綿,雲起無端。龍吟霜匣劍飛還。轉到甘州開口笑,錯認江南。

甘州,即甘泉縣。在陝西北部。洛妃是傳說中的洛水女神。作者此詞是說那次在飛行途中遇雨,雨中飛行仿似洛妃之乘霧也。

采桑子   九月一日,迪化東歸機中,時天山初降雪。
高空日麗涼初透,往事悠悠。西望雲浮。等是人間不自由。   豪情依約歌還又,積雨才收。爽氣凝眸。笑向天山更白頭。

浣溪沙   蘭州東行機中作
不上崑崙獨惘然。人生樂事古難全。匆匆今又過祁連。   自古英雄矜出塞,如今種族是同天。何人收淚聽陽關。

兩首都是兼有寫景與抒情。前一首因在飛機上看到天空中的白雲飄盪而興起人間不能如天上自由之感觸。後一首則是在出塞的飛行中,興起今古對比的歷史感。古代英雄把能夠出塞當作值得驕傲的事 ,如今則是各民族都在祖國的大家之內(同天),「出塞」也不是甚麽稀奇的事了。

南鄉子   蘭州東行機中作
上下白龍飛,秦隴川原是也非?萬里平安天與我,依依,迎我西來送我歸。   君莫問西陲,兄弟之間隙已微。塞上風雲成過去,區區,寫就天山紀念碑。

于右任那次去新疆,是去迪化開和平大會的。他的任務就是調解各族(主要是回漢)之間的糾紛 ,他自己覺得這個任務他是完成了的,故曰塞上風雲成過去;並以得意的口吻說就是區區在下寫就了天山紀念碑也。

于右任非常喜歡西北的景色,對那次新疆之行更是印象難忘,因此在回到南京後,又有題為看天山之行攝影的詞作。

點絳唇   看天山之行攝影
飛越祁連,雪峰萬仞爭雄長。有懷相向,似現光明相。   老出陽關,那作功名想。君休唱,白雲河上,一片孤城壯。

首兩句是從照片中重温飛越祁連的情景,三四句是說自己天山之行的目的(主持和平大會)已達,西北前途,似現光明相了。(當然從以後的事實來看,他是過份樂觀了的。),五六句是夫子自道,他得意於這次老出陽關所成的功業,强調並非只是為了個人的功名。最後三句則是作歷史的感慨,化用唐王之渙詩句: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最後介紹于右任到臺灣後作的一首《浣溪沙》,是寫雨後遊山的。詞云:

浣溪沙
蘭桂同時各放香。杜鵑飛大不尋常。數株老樹一山莊。   重見幽香偏遇雨,爭傳消息說還鄉。漁翁應醉輞溪旁。

從這首詞可以見出他思鄉的心情。「輞溪」即輞川,在陝西藍田南。正是于右任故鄉的著名山水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