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6)   本期第三頁

張伯駒 (四)   詞選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琵琶仙   聽蓮琴女校書彈琵琶。依白石韻
夜月樓頭,有誰譜,舊怨荻花楓葉。纖指輕撥重挑,迴腸倍淒絕。疑塞上,秋風帶雁,似堤外,綠楊聽鴂。菂自同心,絃能解語,幽意難說。    又還看,遮面無言,怕換年華誤芳節。忍惜落花身世,等飛蓬飄莢。應不慣,胡沙漸遠,恨玉顏,馬上馱雪。相遇同是天涯,更休輕別。

滿江紅    題黃三君坦天風海濤樓圖
樓外天垂,遙望盡,齊烟九點。驚殘劫,夢迴孤枕,浪翻潮卷。關塞秋生鴻雁思,風雷夜挾魚龍慘。指星河,萬里泛仙槎,滄波翦。    思舊澤,芳徽遠。懷故國,兵戈滿。縱怒濤千尺,客愁難浣。人海倦看朝市改,吾廬幸在山河變。算只餘,淚眼對紅桑,斜陽晚。

新雁過妝樓    七夕北海遊宴。和夢窗聲韻
斗漢高寒,銀灣渡,佳期再度今年。解歌長恨,簫鳳試奏連環。花倚交鴛橋影外,鏡浮畫鷁水光間。醉無眠,碎珠露濕,長夜闌干。    蘭舟珠燈宴樂,看暈脂秀靨,舞袖便娟。怨絃如訴,飛鴻不寄遙天。年時夢塵回首,怕容易,秋風吹鬢鬟。銅琶響,唱念家山破,休悵飄鸞。

浣溪沙    詠海棠
金屋深深合護持,春風倚檻鬥腰支,玉顏微醉暈胭脂。    百樣娉婷難入畫,十分富麗不宜詩,含情無語夕陽時。
睡態惺忪喚未醒,雲鬟斜嚲看輕盈,人間那有此傾城。    若待流觴春亦醉,不須燒燭夜還明,直疑香國夢中行。

戚氏    己卯上巳北海鏡清齋修褉 ,分韻得師字
燕雙飛,餘芳爭舞去年枝。獻賦華林,引觴瓊苑,憶當時。依稀,夢都迷。恩波空自漲秋池。迴廊暗藉塵土,夕陽垂手步行遲。劫換紅桑,雲迷丹闕,一枰看慣殘棋。縱花飛不語,春晚猶在 ,休負佳期。    芳草綠遍天涯,烽火匝地,去去更何之。官鶯囀,不關興廢,但訴離思。望依依,檻外殿闕参差,晚樹處處鵑啼。感時涕淚,恨別心情,腸斷應少人知。    怕照臨流影,當年俊侶,却減豐姿。已自薰桃染栁,怪東風,又上鬢邊絲。及時好引朋歡,落花尊酒,相對前朝士。駐翠華,曾是宸遊地,傷往事,愁詠將離 。更莫辭,消盡殘巵。看江山,問又屬伊誰。鎮銷魂處,當筵解唱,只有師師。

浣溪沙    社稷壇白牡丹
雪縠冰銷障曉寒,娥眉素面欲潮天,瑤臺結隊下群仙。    珠箔渾疑來燕燕,綉鞍只合贈端端,張燈還礙月中看。

八寶妝    故宮牡丹
恩寵當時深雨露,咫尺日近天顏。赭袍香惹,風定却妒爐烟。金粉橫披青玉案,霓裳罷舞翠雲盤。醉瓊筵,侍臣載筆,仙仗隨鑾。    無那繁華頓改,嘆鼎湖去遠,刼換長安。記得三郎一笑,忍夢開天。含愁猶傍御砌,只留與,尋常百姓看。斜陽堙A剩倩魂離影,誰問凋殘。

浣溪沙    題心如,公渚,慧素合畫寒林晚照圖
蕭瑟西風一雁過,遙天渺渺洞庭波,秋心宛轉奈愁何。    獨向霜林傷晚景,聽來落葉已無多,只餘殘照此山河。

風入松    題枝巢主人樓臺夢影圖
綠楊門巷背河街,燈火舊秦准。玉鉤羅幕春時夢,記昨宵,故國重回。紅粉飄零有恨,白頭流落堪哀。   江山龍虎氣沉埋,歌舞剩荒臺。前朝多少興亡事,只空城,潮去潮來。燕子不知世改,瓊花猶向人開。

浣溪沙    秋意
黯淡雲山展畫叉,笛聲樓外雁行斜,鏡中容易換年華。   庭際漸衰書帶草,墙陰初放玉簪花,西風昨夜夢還家。

前調       秋夢
砧杵聲聲萬里思,西堂蟲語沸如絲,輕隨落葉只燈知。   偏是鄉遙嫌夜短,多因醒早恨眠遲,刀環盼寄總成癡。

前調       秋心
孤客沉吟意暗傷,春人憔悴况冬郎,客中偏是覺秋長 。   碎綠蕉聲搖夜雨,怨紅草色送斜陽,眼前愁緒太凄凉。

前調       秋聲
聽到無聲更可憐,長宵未許教人眠,客魂銷盡一燈前。   風柝怕驚愁夢堙A霜鐘欲破定中禪,開門只見月當天。

前調       秋影
霜鬢蕭蕭獨倚闌,簾波掩映夕陽前,西風相對總無言。   一葉梧飄穿月破,數行雁過印江寒,畫橈不點鏡中天。

前題      秋痕
新月搯成爪樣錢,海棠紅濕淚闌干,眉峰暗鎖小屏閑。   凋碧欲迷烟外路,殘青難畫雨中山,看來都在有無間。


靳夢萍 (四)  近代著名粵劇撰曲家。   更多

 

 

 

 

浪淘沙   二闋   戊午正月
相見意綿綿,無限懷牽。眼波流盼賺人憐。彷彿紅蠶甘自縛,繭困絲纏。   為賞晚霞姘,共慶花阡。風情蘊藉若飄煙。最是耐人尋味處,薄醉燈前。
甫接若依依,榴燄紅時。淡娥舒展結幽思。紫燕怯飛驚暮靄,渾欲無詞。   無那事懸疑,半蘊玄機。巫山雲渺敢相期?情味偏教和恨釀,愁滿滄湄。

攤破浣溪沙   訊息
異域聲傳細訴情,相思乍喜聽銀鈴。意緒分明帶幽恨,語如冰。   還說遠鄉歡樂度,更談心境燦春明。語滯唏噓猶掩抑,豈平寧。

憶江南   依稀
春夢裡,蛬梬{依稀。淺笑低顰猶昔艷,訂情綰帶更相貽。偎倚不勝痴。

桃源憶故人   本意
去宵倚枕驚迴夢,半醒情懷泉湧。便憶玉樓曾共,笑擁桐花鳳。   窺人秋水流波動,簾下梅花香送。韻事如煙飛縱,惱煞情天弄。

鳳凰臺上憶吹簫   憶舊
夢暖前宵,情遐今夕,憶曾醉擁蠻腰。念愛花人遠,欲會迢迢。最是相逢何晚,徒苦戀,望斷虹橋。癡情語,盈盈淺笑,夜聽春潮。   人遙。看長空遠鶩,隱約雲霄。此後玉樓重上,堪憐我,徒倚無聊。華年逝,應難再和,錦瑟瓊簫。


林庚白 (四)   更多

林庚白,(1896-1941),原名學衡。福建省閩侯縣人。1910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16年南下廣州追隨孫中山開展護法運動 ,後兼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1928年後在國民政府任職,1936年被任命為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41年,林庚白携妻由重慶來到香港 ,擬創辦日報宣傳抗日,抵達香港僅八天,日軍佔領香港,1941年12月19日在九龍遭日軍射殺,享年45歲。夫人林北麗中彈重傷 ,1943年回到中國內地,1947年與高澹如結婚,2006年在上海去世。林庚白十八歲與許金心結婚,後來離婚,林庚白撫養五 ,六個孩子。1937年與林北麗在南京結婚。
林庚白一度閉門讀書,研究詩詞,投身詩壇,曾被譽為中國一代詩人,他笑稱十年前論今人詩 ,鄭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現在以古今人來比論,那我第一,杜甫第二, 鄭孝胥還談不上。林庚白還潛心研究命理 ,尤愛占卜,曾預言袁世凱稱帝後燾命將終。著有人鑒一書內有預言章士釗入閣,孫傳芳入浙,林白水橫死,廖仲愷死於非命,皆應驗。曹聚仁說南社詩文 是具有龔自珍氣氛的詩文,林庚白即活着的龔自珍。柳亞子評價他的詩稱:庚白的詩,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雖余亦愧謝弗如。當代抱殘守缺者,又足當其劍頭一啖耶?詩文著作有庚白詩存庚白詩詞集孑樓隨筆孑樓詩詞話,為南社健將





林庚白與夫人林北麗

 

 

 

 

 

 

 

 

浪淘沙   雨中見夕照
明滅剎那間,長是循環。一輪禁受雨風頑。道是光芒還似水,作態千般。   瀟晦漫相關,心遠身閑。夕陽自戀好江山。任爾東流無限惡,笑擁雲鬟。

揚州慢   香港灣仔樓望
表海全非,殖民猶是,倚樓信美山川。共風帆過鳥,綠淨遠浮天。念文物中原漸盡,喪邦無日,互市何年?看奔流東下,只應留命桑田。   用夷蠻夏,更偏安江左堪憐。算素月流輝,黃花競爽,知為誰妍?向晚萬家燈火,縱橫處,嵐影如眠。剩雄心難遣,排愁還擘吳箋。

臨江仙   海利輪次懷雪因
三載逢秋相憶苦,雨窗記囑頻來。凭肩親見臉霞堆。小名曾促就,軟語數追陪。   嶺表君家何處是,歸舟載得秋回。海風吹夢繞天涯。蒹葭無際水,玉雪可憎才。

金縷曲   有憶
萍水雙飛燕。最難忘,那番來去,春風人面。如玉亭亭含情處,臉暈梨渦微見。恨緣法,似深還淺。任是回眸千萬態,只帘旌,隔着床頭眷。空悵望,鶯聲囀。   勞生能幾青春戀?况同舟,四人看竹,兩家共膳。三數行間簪花字,不道修辭更善。是慧質,生成堪羨。長記下樓徐一笑,這腰肢,恰似波光顫。朝到暮,思量遍。

鳳凰台上憶吹簫   海行夜起
海色明樓,天風催曉,隔燈新月如杯。甚欲眠還起,思與腸回。無數濤聲拍枕,人世事,流水瀠洄。休惆悵,秋光負盡,尚有春來。   低徊撫今念往,曾出塞投荒,百不能才。攬鏡朱顏在,堪掣風雷。依舊江山南渡,歌舞地,金粉成堆。橫流急,狂瀾砥柱,捨我誰哉!

菩薩蠻   雪後渡江至武昌
一寒便是春來路。昏黃殘雪江頭暮。山色白如銀。能言炎紹人。   年光飛鳥疾。世變波層出。官柳萬千絲。搖風爭弄姿。
龜蛇出沒江聲吼。西遷過此年丁丑。江漢未全東。中原多朔風。   殷憂能啟聖。終見黃流淨。雪影遠浮燈。高樓知幾曾。

以上《水上集》

浣溪沙   雨後  
褪盡秋陰見斷霞,炊烟一縷入城笳。不成蕭瑟只咿啞。   欲把閑情歸豆蔻,可教官事問虾蟆?更無黃葉有棲鴉。

九月廿日,南京。

滿江紅   秣陵感懷
水剩山殘,傷心地,南都似弈。看幾許亂烟殘照,旌旗如織。金粉池台虛點綴,管弦巷陌閑拋擲。又神鴉社鼓賽新祠,江流急。   人事換,今非昔。英雄夢,誰能覓?只東風銅雀,小喬顏色。瀚海飛書猶作健,晴川戰血空凝碧。猛思量,隴畝一戎衣,銷兵革。

九月廿二日,南京。

調笑令   白門雨夕有懷亞子
無睡,無睡,又惹幾多詩思。殘鐘一夜西樓,夢落吳淞晚秋。   秋晚,秋晚,寒雨連江人遠。

九月廿五日,南京。

以上《詩存》

庚白的死(林北麗)     麗白樓自選詩序(林北麗)     風風雨雨五十年(林北麗)     林庚白年表


吳湖帆 (四)    佞宋詞痕   更多  

書影   沈尹默題  周退密序   冒廣生序   葉恭綽題   汪東題   瞿宣穎題   向迪琮題   楊千里題   孫成題   文懷沙題   龍元亮題   潘承弼題   孫祖勃題   吳元京後記   章士釗題

吳湖帆,(1894—1968)江蘇蘇州人,為吳大澂嗣孫。(吳湖帆本來是吳大澂的姪子吳本善之子、即吳大澂的姪孫,但因吳大澂獨子過世,吳本善便將吳湖帆過繼給吳大澂為孫。)初名翼燕,字遹駿,後更名萬,字東莊,又名倩,別署醜簃,號倩庵,書畫署名湖帆 ,齋名梅景書屋。中國現代國畫大師,書畫鑒定家。早年他師從董香光,後來自己才改為學習薛曜的字。三四十年代與吳待秋、吳子深、馮超然並稱為三吳一馮。建國後任上海中國畫院籌備委員、畫師,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副主席、上海市文史館館員、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員會委員。收藏宏富,善鑒別、填詞。山水從四王、董其昌上溯宋元各家,衝破南北宗壁障,以雅腴靈秀、縝麗清逸的複合畫風獨樹一幟,尤以熔水墨烘染與青綠設色於一爐並多煙雲者最具代表性。並工寫竹、蘭、荷花。二十世紀中國畫壇一位重要的畫家,他在中國繪畫史上的意義其實已遠超出他作為一名山水畫家的意義。著有《聯珠集》、《梅景畫笈》、《梅景書屋全集》、《吳氏書畫集》、《吳湖帆山水集錦》及多種《吳湖帆畫集》行世。

 

 

 

 

 

 

 

 

 

 

 

 

 

 

 

 

 

 

 

 

 

搗練子   次南唐後主韻二首
珠箔碎,鳳笙殘。淚眼盈盈眉黛攢。忍別宮娥多少恨,倉皇偏道沒相干。
身北去,向寒空。河漢無聲颯颯風。千里月明殘夢斷,今宵何處倚簾櫳。

烏夜啼   次南唐後主韻二首
離人怕上層樓。摘簾鈎。可是三春風雨似深秋。   腸欲斷,緒先亂,許多愁。不盡無情心事鎖眉頭。
雲天返照斜紅。又匆匆。消受危闌花訊幾番風。   鮫人淚,拚誰醉,恨重重。凝竚春隨流水大江東。

淡黃柳   次姜白石韻
繽英滿目,飄落城南陌。捲霧吹寒情惻惻。記省紅橋舊約。飛燕歸時似曾識。又愁寂。   吳蠶困眠食。晚煙裊,五侯宅。映宮紗燭黯無顏色。紺靄迷空,暮雲凝處,多少樓臺浸碧。

春從天上來   次吴彥高韻
舞歇歌零,但暗草驚風,廢院流螢。岸斷沙聚,江濶潮橫,雲樹映掩蒼冥。聽琵琶絃堙A似泣訴幾曲心靈。莫銷魂,且尋詩北郭,携妓西泠。   當年翠偎玉倚,念水殿涼天,漢渡疎星。瀲灩金波,參差鴻影,明月照冷空庭。恍人生如夢,憑何處入眼簾青。甚時醒,看一簑漠漠,千點熒熒。

蘇幕遮   次周清真韻
臉施顰,腰沈小。輕別輕離,後悔相逢少。每恨東風多料峭。凝對征衫,默語歸期早。   散花穠,絲柳裊。路隔桃源,空望漁郎到。魚雁無憑人杳杳。好夢重温,又怕天將曉。

黑漆弩   次田不伐韻
綠簑青笠磯邊住。我也似渭上漁父。得忘機且却忘機,不怕橫風狂雨。   慣看短縴長繩,盡縛利來名去。浪滔滔一棹浮沈,泊向天涯何處。

渡江雲   次周清真韻
潮平春水渡,雨餘濺綠,斷岸掩寒沙。鳳簫何處起,細聽歌零舞歇是誰家。重尋舊陌,尚省識當日穠華。人倦依玉闌無語,謾自理宮鴉。   相嗟。千般離緒,萬種悽懷,哽嬌喉不下。還怕
□新愁沾酒,輕夢籠紗。多情照遍秦淮月 ,縱冷落江上秋葭。無限恨,年年瘦削菱花。

玉樓春   次宋子京韻
渡頭桃葉人爭好。雙槳歸來明月棹。一林金谷樹猶濃,滿縣河陽花自鬧。   啼鶯語燕知多少。閒娷藪n忙堹滿C寶釵樓上欲生煙,玉鏡臺前斜倚照。

珠簾卷   次歐陽六一韻
珠簾卷,翠鬟愁。當年笑靨東樓。欹枕梨痕難寐,香塵撩未收。   雲斷雨殘無迹,花前月下悲秋。回首鳳簫何處,情渺渺,思悠。

長亭怨慢   秋夢
憶窺宋牆東風絮。冉冉吹香,畫樓深户。永巷留痕,綺窗相倚暗心許。亂紅如霧。煩惱堙A消魂苦。總道有情天,却斷梗飄萍何處。   前度。記花邊舊約,帳底墜歡重數。漫雲又雨。被兵火倉皇驚去。想飛燕畫楝誰家。聽芳草瑤臺有路。縱秋夢無憑,難遣離愁一縷。

青衫濕   次吳彥高韻
荒郊寂寂空腸斷,何處認飛花。廿年前影,朝雲綺夢,蘇小人家。   只今殘照,青青蔓草,孤塚啼鴉。凝情不語,綿綿絮恨,流水無涯。

新雁過妝樓   次吳夢窗韻
鏡水芙蓉。低鬟嚲,娉婷檻曲池東。涴泥輕染,還認歷歷芳蹤。醉頰三分添釆艷,淡妝半倚透春濃。似相逢。漢靈鼓瑟,洛夢驚鴻。   匆匆無言暗別,任露華淚落,粉褪塵空。斷腸深院,清漏怨泣啼蛩。迴思對花對月,認真色真香嬌印紅。天涯遠,正是綿綿恨長憶心中。

側犯   次周清真
瘦腰繫沈,曉妝宿斂含明靚。魂定。試步屧仙飛寄秦鏡。鴛鴦夢繡水,蛺蝶尋芳徑。深靜。誰料得窺簾暗搖影。   金環淺露,玉指冰纖瑩。重細省。恐河陽花底惱潘令。會怯離愁,雨慳雲迥。腸斷寂寂,粉牆脂井。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