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6)   本期第二頁
 

 

 

 

 

 

 

 

 

 

 

 

 

 

 

 

 

 

 

 

 

 

 

 

 

 

 

 

 

 

 

 

 

毛澤東  (五)

清平樂   會昌   一九三四年夏
東方欲曉,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   會昌城外高峯,顛連直接東溟。戰士指看南粵,更加鬱鬱葱葱。

會昌: 在江西省東南角,東接福建,南近廣東。
莫道君行早: 毛澤東曾對葉君健,臧克家等人說,君是指作者。

毛澤東曾有自註: 踏遍青山人未老:一九三四年,形勢危急,準備長征,心情又是鬱悶的。這首清平樂同前面那首菩薩蠻一樣 ,表現了同一的心境。

依編者之見,這首清平樂菩薩蠻並不一樣 ,它沒有表現出心情鬱悶,反而顯得十分樂觀。既然覺得踏遍青山人未老又是風景這邊獨好,何來鬱悶心情?這首詞是絕妙好詞 ,但毛澤東的自註卻未能錦上添花。反使人有你不說我還明白,你越說我越糊塗之感。

編者有一絕版的中共黨史,提到一九三四年夏發生的事:一九三四年六月,毛主席親自到中央蘇區南線的贛南會昌縣的站塘 ,進行調查研究。毛主席召集前線部隊的領導幹部,邊沿一些縣區幹部開會,向幹部問敵情,問地方工作,問作戰經驗。最後,毛主席對敵情作了正確的判斷,指示了行動的方針。他指示在會昌 ,筠門嶺之間佈置戰場。

毛澤東寫此詞時,手中仍有兵權,指揮若定,信心未失。寫了這首詞之後不久,毛澤東才心情鬱悶。是什麽原因呢?一九三四年九月,他被王明,秦邦憲等人排擠,失去領導權 。國民黨方面,以一百萬兵力,向紅軍根據地進行第五次圍剿。王明等人不懂打仗,一再失利。紅軍形勢危急,準備大轉移,大退卻到陝北。

毛澤東寫自註時,顯然忘記了這些事件的具體時間。其自註是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廿一日寫的。

憶秦娥   婁山關   一九三五年二月
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   雄關漫道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婁山關,在貴州省遵義市北的婁山上,是由黔入川的要道。它雄踞婁山山脈的最高峯,其地勢之險要,有萬峯插天 ,中通一線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稱 。紅軍長証,過婁山關有兩次:第一次是在遵義會議以後的一九三五年一月,那時婁山關上沒有敵人,只是一般的行軍。第二次是在同年二月十五日,那時敵人有四個團守住婁山關,發生了婁山關之戰 ,這首詞應是寫第二次過婁山關。遵義會議是指紅軍佔領遵義後在那裡召開的中共政治局會議,會上毛澤東膺選為黨及軍最高領導人,是毛澤東一生功業轉折點。毛澤東曾有自注:萬里長征 ,千回百折,順利少於困難不知多少倍,心情是沉郁的。過了岷山,豁然開朗,轉化到了反面,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以下諸編,反映了這一種心情。」(按:「以下諸編」除這首詞外 ,還包括《七律・長征》,《念奴嬌・崑崙》,《清平樂・六盤山》等)。

霜晨,秋天的早晨。殘陽如血,亦隱喻婁山關一役為血戰。這首詞寫得極之豪邁悲壯。卻有人認為有不合時令的毛病。詞是早春二月寫的,卻出現「西風」,「雁叫」,「霜晨」等秋天特有景物。

郭沫若認為詞的上半関寫一九三四年秋天(即長征初期),這與題目完全不合。因為一九三四年秋紅軍還在江西。

這首詞是寫「一天」,而非「半年」。早上「霜晨月」,傍晚「殘陽」。而將早春寫成深秋 ,正如有的作家寫「秋天裡的春天」一樣,是文學的表現技巧,是「為賦新詩强說愁」,為了加强詞的悲壯氣氛 ,並非毛澤東不知時令。

十六字令三首   一九三四年到一九三五年

山!快馬加鞭未下鞍。驚回首,離天三尺三。
山!倒海翻江捲巨瀾。奔騰急,萬馬戰猶酣。
山!剌破青天鍔未殘。天欲墮,賴以拄其間。

離天三尺三:毛澤東原注:民謠:上有骷髏山,下有八寶山,離天三尺三。人過要低頭,馬過要下鞍。八寶山,在貴州省雷山縣。據貴州通志記載,八寶山與太平山相連如屏,三面絕壁,無路可登,惟有南面稍平,鳥道羊腸,人迹罕至。
天欲墮,賴以拄其間:屈原天問:八柱何當?王逸注:言天有八山為柱。

這三首小詞是毛澤東率領紅軍進行二萬五千里長征途中攀爬一萬六千呎的大雪山 ― 夾金山時咏的。

毛澤東看到大雪山橫在面前,為鼓勵紅軍士氣,首先咏了第一首:「山!快馬加鞭未下鞍。・・・・・・・・」要大家快馬加鞭,不要解下馬鞍。大雪山在一般人眼中就是骷髏山,攀爬者大多有上無下,變成骷髏。紅軍幾乎全是南方人,未經寒冬,又未有冬衣。毛澤東下令大家煮辣椒水或取薑湯來喝,以禦高寒。毛澤東身先士卒,帶頭攀越大雪山。路上,他又咏了第二首:山!倒海翻江捲巨瀾。・・・・・・・・」攀到峯巔,已是勝卷在握,毛澤東更是豪情激越,咏了第三首:「山!剌破青天鍔未殘。・・・・・・・・」

這三首詞就是這樣產生的。

第二首寫得最好。「倒海翻江捲巨瀾,指羣山亂峯,勢如江海倒翻,怒潮猛捲。奔騰急,萬馬戰猶酣,又如大戰中的千萬戰馬,奔迸馳驟,惡鬥正酣。寫盡山的雄姿英發。

第三首頗令人費解,既用鋒利的寶劍,又用粗壯的天柱比喻高山;既刺破青天,又擔心天欲墮賴以拄其間。對青天何前倨而後恭?我們只能這麽理解,在毛澤東心目中,已改換。前者是舊天,後者是新天」 ― 「敢叫日月換新天」。毛澤東說過:「我們善於破壞一個舊世界,我們也將善於建設一個新世界。」此語可作此詞註解。

劉濟昆毛澤東詩詞全集詳註


汪東 (四)  夢秋詞選     書影跋語        更多

汪東(1890-1963),字旭初,號寄庵,寄生,夢秋。江蘇吳縣人。上海震旦大學肄業,1905年赴日本留學,畢業於東京早稻田大學,在東京加入同盟會,追隨孫中山從事反對帝制,宣傳民主革命活動。回國後參加辛亥革命。民國成立後,歷任政府各省官職,又曾任中央大學文學院教授,中文系主任,文學院院長等職。新中國成立後,1950年被聘為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員會委員,蘇州市人民代表。
汪東先生為章太炎先生高足,長期從事音韻學,訓詁學,文字學,又善書畫而其於詞學,工力尤深,蜚聲海內。夢秋詞係汪氏手自編定並親自繕錄,輯自1909年至1962年作品,凡二十卷,計一千三百八十餘闋,篇什之富,為歷來詞家所罕見。著作尚有吳語法言疏證別錄唐宋詞選詞學通論等。夢秋詞》手稿在十年浩劫中,幾付之一炬,幸其孫汪堯昌搶救得存。齊魯書社整理編印,整理過程中又得呂貞白先生提供其所錄《夢秋詞》集外詞,即汪東先生1962年中至1963年春病中詞作二十八闋,補成《夢秋詞
》全h,於1984年出版。附錄《詞學通論》,《唐宋詞選識語》。夏敬觀題辭(代序),沈尹默題詞(代跋),唐圭璋,程千帆,殷孟倫跋語。

 

 

 

 

 

 

 

 

 

 

 

 

 

 

 

 

 

 

 

 

 

 

 

 

 

 

 

 

 

卷五   起丙戌迄丁亥秋   雲和集

生查子
臉比杏夭嬈,心似梅酸楚。倘許植根時,願化階前土。   無分得憐伊,但聽流鶯語。鶯語枉丁寧,也會相憐否。

臨江仙
細雨斜風春漲暖,鱖肥蘆筍新芽。一池清水侶魚蝦。化萍猶未肯,點點是楊花。   冠蓋升沉無定據,也同浪[京華。底須滄海始為家。浮漚身世似,何用逐無涯。

思佳客
花下頻來不自嫌,西風埽盡葉纖纖。臨春無復高樓在,暮雨偏從別館淹。   魂夢斷,淚痕添。化為明月傍雕簷。清光又被尋常隔,亞宇闌干丁字簾。

浣溪沙
愁殺風波僭津,離筵酒薄強霑脣,楊枝駱馬也思纂C   堪恨繁香吹作雪,枉憐鬢髮委如雲,橋頭賣鏡有何人。

阮郎歸   印泥
藕絲抽緒M於,調朱朱更妍。汝P分貯到郎邊,丹心和粉顏。   斑竹管,浣花箋,玉臺新詠傳。小紅名記手親鈐,已教郎意憐。

浣溪沙    肵玫棫懷詩注題寄
地坼天崩竟見之,步兵休恨不逢時,枉教環佩寄微辭。   逃謗從來須止酒,詠懷此日併無詩,途窮相憶淚連絲。

鷓鴣天   館賃屋太平橋南,余居層樓之上,北窗正與覆舟山對,雞籠 ,鍾陵在其左右,朝霏夕靄,可驗陰睛,余治事之餘,不廢吟嘯,即目寄鵅A偶題此詞
世味都從冷宦收,松風一為振清謳,況疑弘景三層閣,未數元龍百尺樓。  興廢事,古今愁。盧龍山色也成秋。塔鈴自語斜陽堙A曾見降旛出石頭。

行香子    題劉季平黃葉樓詩。初季平以葬鄒容事,任俠之名聞天下 。余慕其人而未見也。晚於金陵聽歌,因瞿安為介,始得相識。其後寒瓊與姬人月色招飲,坐無餘客,縱談甚懽。越一年,而季平遂恁C遺篇展對,不禁愴然
蘚碣題封,俠氣如虹。少年時,聲滿江東。白門邂逅,握手隉C記舞迴旋,歌宛轉,月朦朧。   謫仙堪偶,二豪侍側,賭揮毫,一飲千鍾。重吟好句,欲訪遺蹤。只青山在,黃葉落,小樓空。

浣溪沙   
誰道酮X即是鄉,春歸人去兩茫茫,此時欲斷已無腸。   桃樹身僵休誤李,蠶蛾絲盡衹留桑,可能沈醉換悲涼。

憶秦蛾
圓仍缺,無情最是樓頭月,樓頭月,照人歡聚,照人離別。  關山不禁魂飛越,夢中倘有歸時節,歸時節,一年花事,數聲鶗丑C

南歌子   泊船菱洲客有唱蓮歌者,乞為新聲。作此付之
楊柳隨風舞,荷蕖蓋水平。閒時自棹小舟行,一曲采蓮歌罷晚涼生。   苦菂難成藕,浮根易化萍。不如卻待采紅菱,菱刺縱然傷手莫傷情。

江南春
燈市了,九街沈。涼風噴酒面,微雪釀春心。歸來難遣迢迢夜,聊展香藺M淚吟。

卷六   起丁亥迄戊子   東歸集

如夢令   題紅樓春思圖
樓上姦饁K暮,天外幾重蝢臐C蕩子不歸來,繡幕銀屏閒度。無緒,無緒,卻共花低訴。

鷓鴣天
歲月從渠去不還,老夫常作少年觀。莫愁筋力慵登涉,譬似嬰兒學步難。   求大藥,駐衰顏。癡人說夢意全刪。北邙山下纍纍塚,笑問彭殤若是班。

虞美人
春城隱處花如霧,迷入花中去。蕙樓菌閣貯僊姬,試聽琅璈清響揭雲飛。   一彈指頃年芳改,好夢終難再。錦筵蠟燭自成行,可信有人擁髻背殘釭。

攤破浣溪沙
橋下晴波漲淺藍,沿隄楊綠毿毿。春意又隨蜂蜨侶,到江南。   繡線工夫長日靜。畫屏風物舊來諳。只恨玉關音訊杳,遣誰探。

踏莎行
繭本銷愁,茶蝭}睡。一年好景都慵記。昨朝有客上陵迴。始驚身在長安市。   勝侶雲流,孤蹤萍寄。槐根夢醒今何世。辛夷開了是殘春,石麟閑臥斜陽堙C

鷓鴣天
傾國傾城絕代容,有情偏遇薄情儂。未聞阿母芘i(合為一字)床怒,卻道新人織素工。   恩易盡,淚無窮。明朝溝水自西東。成陰結子辛勤甚,不敵涼秋一夜風。

減字木蘭花
芳塘似鑑,人面荷花相並豔。夜靜風來,暗遞清香入酒杯。   彩雲易散,千古茫茫同一歎。落盡紅衣,恰怨蓮房結子遲。

烏夜啼   為君璧題白雲堂圖
白雲長護松楸,思悠悠。憶得倚閭人在淚懸眸。   樹欲靜,風不定,古今愁。唯有畫圖珍重展還收。

南歌子
雨過塗成潦,風來樹變秋。蔣山高處亂雲浮,待掃浮雲西北望神州。   勳業頻看鏡,行藏獨倚樓。愁心如海不能收,卻怪南潮天子總無愁。


楊雲史  江山萬里樓 (三)   生平     更多江山萬里樓詩詞



 

 

 

 

 

 

 

 

 

 

 

 

 

 

 

 

 

 

 

 

吳山青   春夜
風也明。月也清。兩兩香輪隊隊燈。落紅深處停。   天又陰。夜又沈。行不得時休要行。畫樓聞釧聲。

臨江仙   小迷樓秋夕
直是三更時候,畫樓散了笙歌。水雲深處夕涼多。柳梢聞細語,擁膝看天河。   夢醒雲鬟微亂,可憐此際顰蛾。輕驅細骨
新羅 。夜長還睡否,無可奈秋何。

直是一作真是
  
蘇幕遮   旅夜(悼懷)
向天涯,多恨思。幾葉梧桐,敲響西風脆。如此黃昏心欲碎。有酒無人,淺醉和衣睡。   莫憑欄,千萬里。樓上秋山,樓下秋波翠。流到人間都是淚。幾許想思,如許瀟湘水。

蘇幕遮
家僮歸江南料理花事,書報內院秋花方盛,未忍刪除,惘然感作。
念家山,傷北地。小院無情,深鎖秋紅媚。不敢還家惟有淚。為怕花兒,相見翻憔悴。   冷清清,涼似水。兩盞三杯,獨自扶殘醉。誰念傷寒添繡被。莫捲珠簾,人在簾間睡。

臨江仙
舊日繁華都已歇,蘭成心事多違。傾城一顧入簾時。風肩嫌絮重,花鬢怯雲肥。   樓上笙歌樓外月,玉人含笑催詩。天涯何處拾芳菲。舞衣香欲散,皓齒向人辭。

1928年2月4日北洋畫報,題作書贈馬艷雲。

南柯子   井陘關軍次寒食夜贈葉秘書  又作 (井陘關軍次寒食夜贈葉乃忱)
醉笑醲於酒,酣眠嬾似雲。五更上馬去從軍。月落長城吹畫角,不堪聞。   柳色臨漳水,春陰渡雁門。太行流水繞孤村。樓上黃皆燈火冷,兩銷魂。

長相思
紅滿枝。綠滿枝。風響春旗高柳絲。津橋歸馬嘶。   回首遲。恨可思。銷盡春魂鶯不知。洛陽花亂時。

蝶戀花   和呂碧城女士在瑞士日內瓦見寄之作
眼底旌旗猶霸氣。莽莽幽州,風雪來天地。日落長城橫一騎。海山都在躊躇堙C   可堪髀肉雄愁起。閒去呼鷹,冷落山和水。如此人間容我醉。手扶紅粉斟寒翠。
簾捲西樓風雨外。萬馬中原,人物今猶在。破碎山河來馬背。過江風度朱顏改。   清狂人道嵇中散。銅輦秋衾。馱夢四雞塞。大好男兒時不再。舉杯吞盡千山黛。
話到飄零都未忍。燈火樓臺,夢堣挐P近。訴與清秋秋不信。江湖滿地難招隱。   念家山破魂銷盡。收拾閒愁,總是詞人分。北去蘭成君莫問。哀江南後非玄鬢。
紅葉來時秋水滿。前度迷津,洞堿y年換。道是仙源雞犬暖。秦人合住桃花岸。   吟成一例腸堪斷。小獵荒寒,匹馬關山遠。歸騎數行燈火亂。雪花如掌盧龍晚。

眼兒媚   自題畫紅梅
綠苔紅萼鎖閒門。那得不銷魂。繁樓燈火,灞橋風雪,都是黃昏。   可憐紙醉泥金帖,化作凍雲痕。水村山郭,今宵酒醒,昨夜香温。

眼兒媚   自題畫梅
由來心事水雲間。清月閉柴關。山橋野店,金貂換酒,人比花寒。   今番馬背馱詩去,扶夢上雕鞍。十分風雪,數聲笳鼓,一片關山。

由來心事水雲間。清月閉柴關一作由來踪跡水雲間 。心事隔年看


葉嘉瑩  詞(一)   更多葉嘉瑩詩詞



 

 

 

 

 

 

 

 

 

 

 

 

 

 

 

 

 

 

 

臨江仙   1940年秋
一片凍雲天欲暮,長空敗葉蕭蕭。薊門煙雨白門潮。幾回月上,回首恨難消。   莫向荒城尋故壘, 秋來塞草全凋。北風吹響萬林梢。倚欄人去,雁影落寒郊。

浣溪沙   1941年冬
坐覺宵寒百感并,長街孤柝報初更。向人惟有一燈青。   豈是有生皆有恨,果然無福合無情。至今恩怨總難明。

臨江仙   1942年
十八年來同逝水,詩書誤到而今。不成長嘯只低吟。枉生燕趙,慷慨志何存。   每對斜陽翻自嘆, 空階立盡黃昏。秋來春去總消魂。茫茫人海,衣帽滿征塵。

鷓鴣天   1943年秋,廣濟寺聽法後作
一瓣心香萬卷經,茫茫塵夢幾時醒。前因未了非求福,風絮飄殘總化萍。   時序晚,露華凝。秋蓮搖落果何成。人間是事堪惆悵,簾外風搖塔上鈴。

鷓鴣天   1943年秋
葉已經霜別故枝,垂楊老去尚餘絲。一江秋水蘋開晚,幾片寒雲雁過遲。   愁意緒,酒禁持。萬方多難我何之。天高風急宜猿嘯,九月文章老杜詩。

臨江仙   聞羨季師譜聊齋連鎖事有感   1944年
記把聊齋燈下讀,少年情緒偏癡。生生死死繫人思。至今窗影下,仿佛鬼吟詩。   莫道十年如一夢, 夢醒亦復如斯。北邙山下夜烏啼。才看青鳥至,又見濕螢飛。

臨江仙   連日不樂夜讀秋明集有作   1944年
早歲不知有恨,逢人艷說多情。而今真個悟人生。恨多情轉薄,春老燕飄零。   剩把虛窗邀月。一編好讀秋明。長街何處報更聲。夜燈應有意,故故向山青。

鷓鴣天   1944年春
生計何須費剪裁,當春猶是舊情懷。心同古井波難起,愁似輕陰鬱不開。   花謝去,燕歸來。一瓶春酒醉空齋。兩當詩句猶能寄,會買白楊徧地栽。

南歌子  1944年夏
垂柳經時老,嗚蟬鎮日勞。綠窗掩夢儘無聊。一任榴花結實藕花嬌。   歲月蹉跎過,雄心取次消。 隔簾風竹晚蕭蕭。樓外誰家橫笛弄清宵。

臨江仙
惆悵當年風雨,花時橫被摧殘。平生幽怨幾多般。從來天壤恨,不肯對人言。   葉落漫隨流水, 新詞寫付誰看。惟餘鄉夢未全刪。故園千里外,休戚總相關。

鷓鴣天   
老去相逢更幾回,人間別久信堪哀。繁花又向天涯發,明月還從海上來。   山斷續,水縈迴。白雲天遠動離懷。年年斷送韶華盡,誰共傷春酒一盃。

鷓鴣天
刻骨相思自不磨,芳盟休恨更蹉跎。怕教淺夢成深怨,懶為新妝改舊娥。   雙淚落,一春過,此情終古負君多。那堪酒醒燈殘夜,獨向歌筵喚奈何。


沈祖棻      更多沈祖棻詞

沈祖棻,字子苾,別號紫曼。原籍浙江海鹽 ,遷居蘇州。 1909年1月29日(宣統元年)生。出生時家道已中落,卻還保留文化傳統。 祖父名守謙,與當時文士吳昌碩,朱考臧都有往來。她是家中長孫女,自幼耳濡目染,酷愛文藝。在上海念中學,先後進過坤範中學和南洋女子中學,1930年秋,考入中央大學上海商學院。一年之後,轉入南京中大本部文學院中國文學系學習,當時系中名師雲集,學風蔚盛,人才輩出。入學以後,一面從事新詩和短篇小說創作,一方面又潛心致力於古典文學研究。在新文學方面的創作是從二十年代末在中學時期開始到四十年代初。古典文學的研究和舊體詩詞的寫作才能,則是三十年代初到南京以後,才受到人們注意。1932年春,她在中央大學文學院院長兼中文系主任汪東先生講授的詞選課的一次習作中,寫了一首浣溪沙: 芳草年年記勝遊,江山依舊豁吟眸。鼓鼙聲堳銆y悠。   三月鶯花誰作賦,一天風絮獨登樓。有斜傷處有春愁。 汪先生對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 的民族危機在一個少女筆下有如此微婉深刻的反映,感到驚奇,就約他談話,加以勉勵。從此,她對於學詞的興趣更大,也更有信心。一九三四年畢業於中央大學後,她隨即考入金陵大學國學研究班 ,於一九三六年畢業。在作研究生的時候,她認識了中文系學生程千帆。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爆發,南京遭受空襲,兩人避往屯溪 ,就在那媯略F婚,開始了流亡生活。民族苦難,個人流離,使她寫出了一系列的組詞,抒發國家興亡之感。 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六年,她先後在成都金陵大學和華西大學任教。在這一時期的詞中,她寫出了當時政治社會生活的某些側面。 抗戰勝利以後,解放以前,是她最苦悶的時期,這段時間的作品,情調是比較低沉的。解放以後 ,和絕大多數的舊知識份子一樣,她看清楚了祖國的希望和自已的前途,基本上放棄了創作而集中精力從事教學。 先後在江蘇師範學院,南京師範學院和武漢大學教了二十多年書,工作態度和學術見解深受學生贊揚和愛戴。 一九五七年,程千帆被錯劃為右派份子,九年後,發生了文化大革命。她作為一個右派份子的妻子,又作為一個高級知識份子,理所當然地負擔了她應當負擔的那一部份屈辱和苦難。 一九七二年以後,她忽然拈起多年不用的筆,寫起舊詩來,為自己和親友在十年浩劫中的生活和心靈留下一些真實而生動的記錄。 由於她好不容易逃過了這場史無前例的浩劫,卻仍然無法擺脫程千帆這個脫帽右派的株連。 1976年二人先後奉命"自願退休,安度晚年"。被迫離開了自己堅持了一輩子的工作崗位。 1977年6月27日,祖棻從上海探親回來,遭遇車禍,不幸逝世。安葬在武昌石門峰公墓。



沈祖棻

程千帆

 

 

 

 

 

 

 

 

 

 

 

 

 

 

 

 

 

 

 

 

 

 

 

 

 

 

 

 

 

浣溪沙
芳草年年記勝游,江山依舊豁吟眸,鼓鼙聲堳銆y悠。   三月鶯花誰作賦,一天風絮獨登樓,有斜陽處有春愁。

臨江仙   八首
昨夜西風波乍急,故園霜葉辭枝。瓊樓消息至今疑。不逢雲外信,空絕月中梯。   轉盡輕雷車轍遠,天涯獨自行遲。臨岐心事轉淒迷。千山愁日暮,時有鷓鴣啼。
經亂關河生死別,悲笳吹斷離情。朱樓從此隔重城。衫痕新舊淚,柳色短長亭。   明日征帆君莫問,丁寧雙燕無哄C飄零水驛一聲燈。江空菰葉怨,舷外雨冥冥。
一棹蒹葭初艤處,依前燈火高城。水風吹袂酒初醒。鏡中殘黛綠,夢外故山青。   月墮漢皋留不得,更愁明月陰晴。涉江蘭芷亦飄零。淒涼湘瑟怨,掩淚獨來聽。
畫舫春燈桃葉渡,春淮舊事難論。斜陽故國易銷魂。露盤空貯淚,錦瑟暗生塵。   消盡蓼香留月小,苦辛相待千春。當年輕怨總成恩。天涯芳草遍,第一憶王孫。
望斷小屏山上路,重逢依舊飄飄。相看秉燭夜迢迢。覆巢空有燕,換酒更無貂。   風雨吟魂搖落處,挑燈夜讀離騷。桃花春水住江皋。舊愁流不盡,門外去來潮。
百草千花零落盡,芙蓉小苑成秋。雲間迢遞起高樓。笙歌隨酒暖,燈火與星稠。   霏霧冥冥閶闔遠,娃硍D與離憂。吟邊重見舊沙鷗。巴山今夜雨,短燭費新愁。
碧檻瑤梯樓十二,驕驄嘶過銅鋪。天涯相望日相疏。漢皋遺玉珮,南海失明珠。   銜石精禽空有恨,惊波還滿江湖。飛k顏色近如何。不辭寬帶眼,重讀寄來書。
寂寂珠帘春去也,燕梁落盡香泥。經年歸夢總迷離。拋殘鎪玉枕,空惜縷金衣。   喬木荒涼煙水隔,杜鵑何苦頻啼。鳳城幾度誤佳期。孩瘚L限意,腸斷日西時。

浣溪沙   十首
一別巴山棹更西,漫咻縣羺暐k期,漸行漸遠向天涯。   詞賦招魂風雨夜,關山扶病亂離時,入秋心事絕淒其。
久病長愁損舊眉,低徊鸞鏡不成悲,曉鶯多事話年期。   剩水殘山供悵望,舊歡新怨費沉思,更無雙淚為君垂。
家近吳門飲馬橋,遠山如黛水如膏,妝樓零落鳳皇翹。   藥盞經年愁漸損,吟箋遣病骨同銷,輕寒惻惻上帘腰。
庭院秋多夜轉賒,寒凝殘燭不成花,小窗風雨正交加。   客堬M尊惟有淚,枕邊歸夢久無家,斷腸更不為年華。
雲鬢如蓬墮枕窩,病懷禁得幾銷磨,鈿盟釵約恐蹉跎。   刻意傷春花費淚,薄游扶醉夜聽歌,清愁爭得舊時多。
折盡長亭柳萬條,天涯吟鬢久飄颻,秋魂一片倩誰招。   沽酒更無釵可拔,論文猶有燭能燒,與君同度乍寒宵。
斷盡柔腸苦費詞,朱弦乍咽淚成絲,年來哀樂倘君知。   病枕愁回江上棹,秋風重檢舊家衣,見時辛苦G分離。
呵壁深悲問不銦A鬘天一望碧無情,鬢絲眉萼各飄零。   心篆已灰猶有字,清歡化淚漸成冰,難將沈醉換長醒。
今日江南自可哀,不妨庾信費清才,吟邊萬感損風懷。   應有笙歌新第宅,可憐蝡B舊樓臺,謝堂雙燕莫歸來。
碧水朱橋記昔游,而今換盡舊沙鷗,江南風景漸成秋。   故國青山頻入夢,江潭老柳自縈愁,強因斜照一登樓。

鷓鴣天
何處清歌可斷腸,終年止酒剩悲╮C江南春水如天碧,塞上寒雲共月黃。   波渺渺,事茫茫,江鄉歸路幾多長。登樓欲盡傷高眼,故國平蕪又夕陽。

浣溪沙  二首
滿目青蕪歲不芳,啼鵑聽慣也尋常,而今難得是回腸。   燕子簾櫳春曉晚,梨花院落月微茫,人間何處著思量。
忍道江南易斷腸,月天花海當愁鄉,別來無淚濕流光。   紅燭樓心春壓酒,碧梧庭閣雨飄╮A不成相憶但相忘。

浣溪沙  三首
客有以渝州近事見告者,感成小詞
歲歲新烽續舊蝖A人間幾見海成田,新亭風景異當年。   如此山河輸半壁,依然歌舞當長安,危闌北望淚如川。
莫向西川問杜鵑,繁華熐﹞p長安,漲波脂水自年年。   箏笛高樓春酒暖,兵戈遠塞鐵衣寒,尊前空唱念家山。
辛苦征人百戰還,渝州非復舊臨安,繁華疑是夢中看。   徹夜笙歌新貴宅,連江燈火估人船,可憐萬灶漸無蝖C

  程千帆  悼亡詞  

鷓鴣天   兩首

衾鳳釵鸞尚宛然,眼波鬟浪久成蝖C文章知己千秋願,患難夫妻四十年。   哀窈窕,憶纏綿。幾番幽夢續歡緣。相思已是無腸斷,夜夜青山響杜鵑。
燕子辭巢又一年,東湖依舊柳烘蝖C春風重到衡門下,人自單棲月自圓。   紅緩帶,綠題箋,深思薄怨總相憐。難償憔悴梅邊淚,永抱遺編泣斷弦。

程,沈二先生抗戰初期結縭之後,長期顛沛流離。 1957年以來,又飽受劫難,故作者(程千帆)於1975年於沙洋致書妻子時有"四十年文章知己,患難夫妻,未能共度晚年"之嘆 。人常云: 斷腸之痛,此詞之痛則已無腸斷,悲痛之深如此,令人不忍卒讀。


程千帆 (1913-1999)湖南寧鄉人,汪辟疆的學生。

重到金陵賦呈諸老
少年歌哭相疆a,此日重來似隔生。零落萬端遺數老,殷勤一握有餘驚。金縢昔嘆傷謠諑,玉步今知屢竄更。欲起故人同舉酒,夜台終恐意難明。

重來
青春無那去堂堂,別久流光共夢長。玉樹瓊枝後庭曲,錦韉驕馬冶游郎。江干桃葉非前渡,陌上花鈿歇故香。莫恨相思不相見,重來應減少年狂。
(重來南京,思緒萬千,可見其詩風緊健而又清綺)

抗戰云終,念翔冬,磊霞兩先生旅櫬歸葬無期泫然有作
八歲荒嬉愧九錄,南郊宿草換新阡。爆竹滿天角聲死,留命東還真偶然。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