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6)   本期第一頁

毛滂

臨江仙・都城元夕
聞道長安燈夜好,雕輪寶馬如雲。蓬萊清淺對觚棱。玉皇開碧落 ,銀界失黃昏。   誰見江南憔悴客,端憂懶步芳塵。小屏風畔冷香凝。酒濃春入夢,窗破月尋人。

滂以《惜分飛》贈伎詞得盛名。陳質齋且云:澤民他詞雖工,未有能及此者。所見太狹矣。《東堂詞》中佳者殊多,如《浣溪沙》云:「小雨初收蝶收團,和風輕拂燕泥干。秋千院落落花寒。」《七娘子》云:「雲外長安,斜暉脈脈,西風吹夢來無跡」,《驀山溪・楊花》云:「柔弱不勝春,任東風吹來吹去。」皆俊逸可喜。安得云《惜分飛》為最乎?即此詞之「酒濃」二句何減「雲破月來」風調?   吳梅《詞學通論》

正氣歌    過零丁洋    念奴嬌     滿江紅     更多文天祥詩作品     吳小如說岳飛的三首詞    岳珂     韓世忠

岳飛

滿江紅    寫懷
怒髮衝冠,凭欄處,蕭蕭雨歇。擡眼望,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麈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 ,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 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滿江紅   登黃鶴樓有感
遙望中原,荒烟外,許多城郭。想當年,花遮栁護,鳳樓龍閣。萬歲山前珠翠繞,蓬壺殿堬ざq作。到而今 ,鐵騎滿郊畿,風麈惡。   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歸來,再續漢陽游 ,騎黃鶴。

小重山
昨夜寒蛩不住嗚。驚回千里夢,已三更。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窗外月矓明。     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付瑤琴一本作付瑤箏

岳珂

岳珂,字肅之,號亦齋,倦翁,東几,岳飛之孫。淳熙十年(1183)生,端平元年(1234)卒,年五十二。歷管內勸農使,知嘉興。嘉定十五年,朝奉郎,守軍器監,淮東總領 。寶慶二年,戶部侍郎,淮東總領兼制置使。棠湖詩稿,有愧剡錄桯史金佗粹編
全宋詞唐圭璋編全宋詞存其詞八首,今錄其一。

滿江紅
小院深深,悄鎮日,陰晴無據。春未足,閨愁難寄,琴心誰與。曲徑穿花尋蛺蝶,虛欄傍日教鸚鵡。笑十三,楊柳女兒腰,東風舞。   雲外月,風前絮。情與恨,長如許。想綺窗今夜,為誰凝竚。洛浦夢回留珮客,秦樓聲斷吹簫侶。正黃昏時侯杏花寒,廉纖雨。(見陽春白雪卷四)

祝英台近   北固亭
淡煙橫,層霧斂。勝概分雄占。月下鳴榔,風急怒濤颳。關河無限清愁,不堪臨鍳。正霜鬢,秋風塵染。   漫登覽,極目萬里沙場,事業頻看劍。古往今來,南北限天塹。倚樓誰弄新聲,重城正掩。歷歷數,西州更點。

生查子
芙蓉清夜游,楊柳黃昏約。小院碧苔深,潤透雙鴛薄。   暖玉慣春嬌,簌儐廜f落。缺月故窺人,影轉闌干角。

韓世宗

滿江紅
萬里長江,淘不盡,壯懷秋色。漫說道,秦宮漢帳,瑤台銀闕。長劍倚天氛霧外,寶弓掛日烟塵側。向星辰,拍袖整乾坤 ,難消歇。   龍虎嘯,風雲泣。千古恨,憑誰說。對山河耿耿,淚沾襟血。汴水夜吹羗笛管,鑾輿步老遼陽月。把唾壺敲碎問蟾蜍,圓何缺。

臨江仙
冬看山林蕭疏淨,春來地潤花濃。少年衰老與山同。世間爭名利,富貴與貧窮。   榮貴非干長生藥,清閒是不死門風。勸君識取主人公。單方只一味,盡在不言中。

南鄉子
人有幾何般。富貴榮華總是閒。自古英雄都如夢,為官。寶玉妻男宿業纏。   年邁衰殘。鬢髮蒼浪骨髓乾。不道山林有好處,貪歡。只恐癡迷誤了賢。


五代 - 溫庭筠 韋莊 馮延己詞  (一)    更多李璟,李煜詞

溫庭筠

温庭筠,名歧,字飛卿,唐朝太原祁縣人。生於公元812年,死於870年。終身放蕩潦倒,晚年任隋縣尉,後來流落而死。庭筠善詞章,詩與李義山齊名,詞工於造語 ,綺麗纖膩,後上韓偓之詞,同選入花間集中,稱花間派,以香艷著稱 。黃昇云:飛卿詞極流麗,宜為花間集之冠。可惜他的作品多散佚 ,詞散見於花間集中,詩有温飛卿詩集

菩薩蠻
小山重叠金明滅。鬢雲欲度香腮雪。懶起畫娥眉。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新貼繡羅襦。雙雙金鷓鴣。

本調題名,據杜陽雜編載:大中(唐宣宗年號)初 ,女蠻國貢雙龍犀,明霞鋛,其國人危髻金冠,纓絡被體,故謂之菩薩。當時倡優,遂歌菩薩蠻曲,文士亦往往效其詞。唐時俗稱美女為菩薩,菩薩蠻猶言女蠻,當時教坊 ,譜作曲詞,遂為詞名。相傳文人詞作中最早的一首菩薩蠻為李白所填 。温庭筠這首菩薩蠻,是描寫閨怨的。

小山,借指女人的鬢額,一說是小屏山的簡稱,亦即屏山。   金明滅。六朝女人喜愛用金粉飾額,唐代也有這種習尚。明滅,閃閃爍爍。

更漏子
玉爐香,紅燭淚。偏照畫堂秋思。眉翠薄,鬢雲殘。夜長衾夢寒。   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

更漏子,詞牌名。唐人把夜間的時候稱為更漏。

南歌子
手堛鷝x鵡,胸前繡鴛鴦。偷眼暗形相。不如從嫁與,作鴛鴦。
似帶如絲柳,團酥握雪花。簾卷玉鈎斜。九衢塵欲暮,逐香車。
倭墮低梳髻,連娟細掃眉。終日兩相思。為君憔悴盡,百花時。
轉盼如波眼,娉婷似柳腰。花媟t相招。憶君腸欲斷,恨春宵。

憶江南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脉脉水悠悠,腸斷白蘋洲。

溫庭筠

庭筠,字飛卿,舊名岐,並州人,宰相彥博之孫也。少敏悟,天才雄贍,能走筆成萬言。善鼓琴吹笛,雲:有弦即彈,有孔即吹,何必爨桐與柯亭也。側詞豔曲,與李商隱齊名,時號溫、李。才情綺麗,尤工律賦。每試,押官韻,燭下未嘗起草,但籠袖憑幾,每一韻一吟而已,場中曰:溫八吟。又謂八叉手成八韻,名溫八叉。多為鄰鋪假手。然薄行無檢幅,與貴胄裴誠、令狐滈等飲博。後夜嘗醉詬狹邪間,為邏卒折齒,訴不得理。舉進士,數上又不第。出入令狐相國書館中,待遇甚優。時宣宗喜歌《菩薩蠻》,綯假其新撰進之,戒令勿泄,而遽言於人。綯又嘗問玉條脫事,對以出《南華經》,且曰:非僻書,相公燮理之暇,亦宜覽古。又有言曰:中書省內坐將軍。譏綯無學,由是漸疏之。自傷雲:因知此恨人多積,悔讀《南華》第二篇。徐商鎮襄陽,辟巡官,不得志,游江東。大中末,山北沈侍郎主文,特召庭筠試於簾下,恐其潛救。是日不樂,逼暮先請出,仍獻啟千餘言。詢之,已占授八人矣。執政鄙其為,留長安中待除。宣宗微行,遇於傳舍,庭筠不識,傲然詰之曰:公非司馬、長史流乎又曰:得非六參、簿、尉之類帝曰:非也。後謫方城尉,中書舍人裴坦當制,忸怩含毫久之,詞曰:孔門以德行居先,文章為末。爾既早隨計吏,宿負雄名,徒誇不羈之才,罕有適時之用。放騷人於湘浦,移賈誼于長沙,尚有前席之期,未爽抽毫之思。庭筠之官,文士詩人爭賦詩祖餞,惟紀唐夫擅場,曰:鳳凰詔下雖沾命,鸚鵡才高卻累身。唐夫舉進士,有詞名。庭筠仕終國子助教。竟流落而死。今有《漢南真稿》十卷,《握蘭集》三卷,《金筌集》十卷,詩集五卷,及《學海》三十卷。又《採茶錄》一卷。及著《乾蓬S子》一卷,《序》雲不爵不觥,非炰非炙,能悅諸心,庶乎乾蓬S之義等,並傳於世。

元 - 辛文房撰《唐才子傳》  

韋莊

韋莊,字端己,杜陵人。生於公元850年,死於910年。幼年能詩,以艷語見長。僖宗廣明元年,應舉入長安,適逢黃巢之亂,莊陷重圍,又為病魔纏繞,至中和三年入洛陽,三月作秦婦吟 ,頗負盛名,時人稱為秦婦吟秀才。黃巢亂後,生活更窘迫,移家於越,周遊南方,其弟妹散居南方各縣,乃遠遊金陵,蘇州,至於兩廣,皖,贛。昭宗景福二年,始還京師,次年(乾寧元年)登進士第 ,官至散騎常侍,吏部尚書。莊文不加點,而語多稱情,尤工詩詞,著有浣花集浣花詞。周濟論詞雜著說:端己詞清艷絕倫 ,初日芙蓉春月柳,令人想見其風度。後人把他與温飛卿並比,稱為温韋

荷葉杯
記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識謝娘時。水堂西面畫簾垂。携手暗相期。   惆悵曉鶯殘月,相別,從此隔音塵。如今俱是異鄉人,相見更無因。

謝娘,李德裕鎮守浙江時,曾為著名妓女謝秋娘作憶江南。作者早年,也遊過浙西,這堿O借指所認識的女子。

菩薩蠻
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

思帝鄉
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訴衷情
燭盡香殘簾半卷,夢初驚。花欲謝,深夜,月籠明。何處按歌聲,輕輕。舞衣塵暗生,負春情。

菩薩蠻
如今却憶江南樂。當時年少春衫薄。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叢宿。此度見花枝。白頭誓不歸。


勸君今夜須沈醉。尊前莫話明朝事。珍重主人心。酒深情亦深。   須愁春漏短。莫訴金杯滿。遇酒且呵呵。人生能幾何。

謁金門
春雨足,染就一溪新綠。栁外飛來雙羽玉,弄晴相對浴。   樓外翠簾高軸,倚遍闌干幾曲。雲淡水平煙樹簇,寸心千里目。


空相憶,無計得傳消息。天上嫦娥人不識,寄書何處覓。   新睡覺來無力,不忍把君書跡。滿院落花春寂寂,斷腸芳草碧。

《佘雪曼選注》     韋莊詩     秦婦吟     浣花集

韋莊

莊,字端己,京兆杜陵人也。少孤貧,力學,才敏過人。莊應舉時,正黃巢犯闕,兵火交作,遂著《秦婦吟》,有雲: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蹈盡卻重回。亂定,公卿多訝之,號為奏婦吟秀才。乾甯元年蘇檢榜進士。釋褐校書郎。李詢宣諭西川,舉莊為判官。後王建辟為掌書記。尋征起居郎,建表留之。及建開偽蜀,莊托在腹心,首預謀畫,其郊廟之禮,冊書赦令,皆出莊手。以功臣授吏部侍郎同平章事。莊早嘗寇亂,間關頓躓,攜家來越中,弟妹散居諸郡。西江 ,湖南,所在曾遊,舉目有山河之異,故於流離漂泛,寓目緣情,子期懷舊之辭,王粲傷時之制,或離群軫虎,或反袂興悲,四愁九怨之文,一詠一觴之作,俱能感動人也。莊自來成都,尋得杜少陵所居浣花溪故址,雖蕪沒已久,而柱砥猶存,遂誅茅重作草堂而居焉。性儉,秤薪而爨,數米而飲,達人鄙之。弟藹,撰莊詩為《浣花集》六卷,及莊嘗選杜甫 ,王維等五十二人詩為《又玄集》,以續姚合之《極玄》,今並傳世。

元 - 辛文房撰《唐才子傳》  


吳梅  詞學通論   兩宋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十一)  晁補之, 《摸魚兒》:

買陂塘,旋栽楊柳,依稀淮岸湘浦。東皋雨足輕痕漲,任翠幕張天,柔茵藉地,酒盡未能去。   青綾被,休憶金閨故步,儒冠曾把身誤。弓兵千騎成何事,荒了邵平瓜圃。君試覷,滿青鏡,星星鬢影今如許。功名浪語,便做得班超,封侯萬里 ,歸計恐遲暮。

無咎詞酷似東坡,不獨此作然也。如滿江紅東武城南永遇樂松菊堂深,皆直摩子瞻之壘 ,而靈氣往來,自有天然之秀。故元任盛稱其洞仙歌泗州中秋作,謂如常山之蛇 ,救首救尾,可云知無咎者矣。

(十二)  晁端禮, 《水龍吟》:

倦游京洛風塵,夜來病酒無人問。九衢雪少,千門月淡,元宵燈近。香散梅梢,凍銷池面,一番春信。記南城醉里,西城宴闋,都不管人春困。   屈指流年未幾,早驚人潘郎雙鬢。當時體態,而今情緒,多應瘦損。馬上梴Y,縱教瞥見,也難相認。凭欄干,但有盈盈淚眼,把羅襟揾。

次膺為無咎叔,蔡京荐於朝,詔乘驛赴闕。次膺至,適禁中嘉蓮生,遂屬詞以進,名《》並蒂芙蓉。上覽稱善,除大晟府協律。不克受而卒。今《琴趣外篇》有《鴨頭綠》 ,《黃河清慢》,皆所創也。其才亦不亞於清真云。

(十三)  万俟雅言, 《 昭君怨》:

春到南樓雪盡,驚動燈期花信。小雨一番寒,倚闌干。   莫把闌干頻倚,一望幾重烟水。何處是京華,暮雲遮。

雅言自號詞隱,與清真堂名顧曲,其旨相同。崇寧中,充大晟府制撰,又與清真同官。今大聲集雖不傳 ,而如春草碧三台卓牌兒諸詞 ,固流播千古也。黃叔晹謂其詞平而工,和而雅,洵然。

右附錄十三家,姑溪,竹坡,丹陽三家,則學晏氏父子者也;文潛,后山,正伯,東堂,無咎,則屬於蘇門者也;次膺,詞隱,為邦彥同官,討論古音古論 ,又復增演慢,曲,引,近,或為三犯,四犯之曲,皆知音之士,故當繫諸清真之下;荊公,山谷,實非專家,盛譽難沒,因附入焉。

第二   南宋詞人略

詞至南宋,可云極盛時代。黃昇散花庵中興以來絕妙詞選十卷 ,始於康與之,終於洪瑹;周密絕妙好詞七卷 ,始於張孝祥,終於仇遠,合訂不下二百家。二書皆選家之善本,學者必須探討。顧由博返約,首當抉擇,兹選論七家,為南渡詞人之表率 ,即稼軒,白石,玉田,碧山,梅溪,夢窗,草窗是也。此外附錄所及,各以類聚,亦可略見大概矣。

(一)  辛棄疾   字幼安,歴城人。耿京聚兵山東,節制忠義軍馬,留掌書記。紹興中,令奉表南歸。高宗召見,授承務郎,累官浙東安撫使,進樞密都承旨 。有稼軒長短句十二卷。

賀新郎   獨坐停雲作
甚矣吾衰矣,悵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餘幾。白髮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問何物,能令公喜。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亦如是。情與貌,略相似 。   一尊搔首東窗堙A想淵明,停雲詩就,此時風味。江左沉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回首叫,雲飛風起。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知我者 ,二三子。

陳子宏云:蔡元工於詞,靖康中憚驉C辛幼安以詩詞謁見。蔡曰:子之詩則未也。他日當以詞名家。』」劉潛夫云:公所作大聲鏜鎝,小聲鏗鍧,橫絕六合,掃空萬古,自有蒼生所未見。其穠纖綿密者,又不在小晏秦郎之下。毛子晉云:詞家爭鬥穠纖,而稼軒率多撫時感事之作,磊落英多,絕不作妮子態。宋人以東坡為詞詩,稼軒為詞論,善評也。陳亦峰云:稼軒詞自以賀新郎一篇為冠,別茂嘉十二弟,沉鬱蒼凉,跳躍動蕩。古今無此筆力。

余謂學稼軒詞,須多讀書,不用書卷,徒事叫囂,便是蔣心餘,鄭板橋,去沉鬱二字遠矣。辛詞着力太重處,如破陣子陳同甫賦壯詩以寄之瑞鶴仙》「南澗雙溪樓等作,不免劍拔弩張。至如鷓鴣天云: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讀之不覺衰颯。臨江仙云:別浦鯉魚何日到,錦書封恨重重。海棠花下去年逢。也應隨分瘦,忍淚覓殘紅,婉雅芊麗,孰謂稼軒不工致語耶?又蝶戀花元日立春云:今歲花期消息定,只愁風雨無憑準,蓋言榮辱不定,遣謫無常。言外有多少疑懼哀怨,而仍是含蓄不盡。此等處,雖迦陵且不能知,遑論餘子。世以摸魚子一首為最佳,亦有見地,但啟譏諷之端。陳藏一之咏雪,德祐太學生之百字令,往往易招衍尤也。


夏承燾  瞿髯論詞絕句

夏承燾(1900-1986)著名詞學家,畢生致力於詞學研究和教學,是現代詞學的開拓者和奠基人。字瞿禪,別號瞿髯,浙江溫州人。

 

 

 

 

 

 

 

 

 

 

 

 

 

 

 

 

 

 

 

 

 

 

 

 

 

 

 

 

 

 

 

 

 

 

 

 

陳亮   朱熹
號召同仇九域同,龍川硬語自盤空。菜根嚼出成宮徵,笑看搖頭一遁翁。

陳亮,南宋傑出思想家,文學家,字同甫,號龍川,永康(今屬浙江)人。紹熙狀元,授簽書建康府判官 ,未赴任卒。為人才氣豪邁,喜談兵,孝宗時作中與五論,反對和議 ,力主抗金。提倡事功之學。指摘理學家空談道德性命,和朱熹進行過多次王霸義利之辯。其詞感情激越 ,風格豪放,有龍川詞

朱熹,南宋著名理學家,字元晦,福建人。紹興進士。官煥章閣待制,秘閣修撰等職。其為學以居敬窮理為主。今存晦庵詞十八首,見宋元名家詞

龍川: 陳亮號。
硬語自盤空: 韓愈詩:橫空盤硬語。
菜根: 朱熹覆陳亮,辛棄疾信中有留老漢山中咬菜根。
嚼出成宮徵: 范仲淹虀賦:措大口中 ,嚼出宮商角徵。宮商角徵羽,古五音。
笑看: 陳亮與辛棄疾一起笑看。
遁翁: 朱熹晚年自號遁翁

題解】 淳熙十五年(1188)冬,陳亮自永康往訪辛棄疾於江西鉛山,詞壇知己,千里會見。他兩邀約隱居武夷山的朱熹來參加鵝湖之會(鵝湖寺在鉛山),共議國家大事 ,策劃抗戰,朱熹居深山不出,覆信有留老漢山中咬菜根」語 。陳亮與辛棄疾二人同游鵝湖,在鵝湖會後,他們作了好幾首《賀新郎》詞互相酬唱,都是倡議恢復中原的慷慨激昂之作。

陳亮(一)
永康高議震江關,難解微言友好間。天外梅花先動色,一枝的爍照蓬山。

永康: 陳亮故鄉。
高論: 陳亮在宋孝宗隆興初年,上中興五論,主張北伐 ,反對向敵人投降。
難解微言: 葉適祭陳亮文及為龍川文集作序 ,都有同甫(陳亮字)微言,十不能解一二的句子 。微言,隱晦的辭句。友好間,葉適是陳亮的朋友。
天外,蓬山: 都指日本。
梅花先動色: 陳亮咏梅詩有:一朵忽先變 ,百花皆後香。欲傳春信息,不怕雪埋藏。

題解】 約在十九世紀,陳亮集傳至日本,日本松崎慊堂慊堂日歷記天保八年作水調歌頭仿陳同甫壽朱子(朱熹)體 ,奉和嚴師述齋公七秩初度。天保是日本仁孝天皇年號 ,相當於公元1830年。其時日本學者倡導經世之學。再過二十餘年,陳龍川文鈔陳龍川集先後在日本刊行。

陳亮(二)
香影孤山莫浪傳,梅邊知己有龍川。看花心事排閶句,展卷光芒八百年。

香影: 宋 - 林逋咏梅詩有疏影橫斜水清淺 ,暗香浮動月黄昏句。
孤山: 林逋隱居處。
梅邊知己有龍川: 指前首引陳亮咏梅詩。
閶句: 閶(閶闔),指宮門。排(),即扣開宮門向皇帝獻計策 。是句指陳亮應科舉文中句。

題解陳亮咏梅詩欲傳春信息 ,不怕雪埋藏,不但寫出梅花性格 ,也寫出了陳亮自己的性格,這是梅花詩的千古絕唱,不愧是梅花的知己。陳亮應科舉文有句云:天下大勢之所趨 ,天地鬼神不能易,而易之者人也。,强詞人定勝天的思想 ,這是對唯心主義天命觀的一次有力的打擊。這三句二十字,距今八百年,還是那樣强烈地震撼人心。

陳亮(三)
芒鞋京口客談兵,京樣佳人忽眼青。風痹一翁應匿笑,文中龍虎學鶯聲。

京口: 在江蘇省丹徒縣治。   客,指陳亮。
京樣佳人: 指妓女。陳亮咏妓詞中有京樣句。
風痹一翁: 陳亮上孝宗皇帝書:今世之儒士 ,自以為得正心誠意之學者,皆風痹不知痛癢之人也。舉一世安於君父之仇,而方低眉拱手以談性命,不知何者謂之性命乎?
文中龍虎: 陳亮自贊辭有人中之龍 ,文中之虎句。
鶯聲: 鶯燕之聲,指狎妓冶游。

題解】 宋高宗死後,陳亮上書孝宗論恢復,並親往金陵,京口觀察軍事地形。而其集中咏妓一詞有京樣語者 ,實作於此行。文中龍虎學鶯聲句指此。

史達祖
辛陸諸公鬢已皤,枕邊鼓角繞山河。江南士氣秋蛩曲,白雁聲中奈汝何。

史達祖,南宋詞人,字邦卿,號梅溪,汴(今河南開封)人。曾依權相韓侂冑為吏。其詞偏重形式,琢句煉字,細膩工巧,咏物詞尤著名。有梅溪詞
 
辛陸: 辛棄疾,陸游。
枕邊鼓角: 夢中的北伐大軍的鼓角。辛陸的恢復大志不能實現,只能托之於夢。
白雁: 南宋兒歌有白雁渡江來句,後元將伯顏渡江滅宋,時人認為是預言。

題解南宋咏物詞自姜夔咏蟋蟀後,史達祖,張炎繼之咏燕咏雁,辛棄疾,陸游詞那種憂國憂民的高昂氣息,隨國運而同趨微弱了。


張恨水 (七)         關於張恨水        更多張恨水詩詞選

張恨水,原名張心遠 (1895-1967),安徽潛山人,一生從事主理報業和小說寫作,作品逾百部,亨負盛名,最為人熟知作品有金粉世家春明外史啼笑因緣,數十年來多次被編成舞臺劇 ,電影,電視劇集,可惜較近年代的觀眾只有興趣於劇情方面欣賞,相信大多數人沒有留意原作者是誰。 作者國學根底很好,除百多部中篇,長篇小說創作外,還寫下大量散文,小品文,隨筆,詩,詞,按張伍先生云不下數千篇,也能作畫,一生筆耕逾數千萬字,作品之多堪稱前無古人 ,抗與內戰期間,以筆為槍,先後寫有"太平花",巷戰之夜大江東去虎賁萬歲八十一夢魍魎世界,激勵國民抗敵精神 ,從不面壁虛構,完全憑親身所見所聞描述國民在戰爭下的生活苦G,社會各階層眾生相,和揭露官僚,巨賈的相互勾結,貪v腐敗,國難當前還過荅醉金迷的奢靡生活 。

 

 

 

 

 

 

燃脂餘韵

踏莎行   七夕   宋韵冰
風定烟空,天高月小。梧桐院落驚秋早。碧欄杆外是銀河,徘徊不語無人曉。   一水盈盈,千秋杳杳。從來不見仙家老。莫愁一歲一相逢,人間幾個能修到?

讀宋女士詞,不覺技癢,編稿之餘,因戲反其意,為詩二絕。非敢弄斧,藉博讀者一粲而已。詩如下:

難道詩家不羨仙,一年只有一宵緣。世人聚首如三月,抵得雙星一百年。
天上駕橋要鵲填,銀河豈少去來船。飛仙怕水渾閑事,却怪雙星沒渡船。

青玉案
閑尋鳳子舒鸞帶,又去去
依欄再。銷盡年華添酒債。桃花人面,而今都改。只有斜陽在。  
楊枝還作凌波態。風雨樓邊總無奈。此意問君君不解。亂鶯成陣,落紅如海。人在重簾外。

梅隱兄囑填小詞,百忙中勉成二闋。青玉案之奈韻,係拗句,甚費推敲。此中甘苦,當兄一道,竊願為引玉之磚也。附識。

浣溪沙    兩闋
轉為飄零惜歲華,兒時塵事幻如花。膝前小女又呼爺。   賣賦生涯書負我,浣紗歲月鏡憐他,些些年紀學當家。
寂寂閑齋靜不嘩,游蜂偶被
翠遮。殷勤更與啓窗紗。   屋外槐蔭千百尺,階前野草兩三花,無人小院似僧家。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