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詩餘閒拾     韻海遺音     主頁     每期文學作品介紹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7)   本期第四頁

王昶 - 明詞綜卷十二

崔嫣守   字重文,金陵妓,有幻影閣集。

謁金門
風蕭瑟,遠聽寒砧聲急。應憐征鴻無信息。夜涼吹玉笛。   幾許紅樓岑寂,夢斷楚江蘭澤。明月梧桐清露滴。暗蛩吟敗壁。

頓文   字少文,金陵妓,有翠擁樓詞。

點絳脣
纔長芭蕉,碧紗窗外風和雨。聲聲杜宇,不解留春住。   欲問春光,此日歸何處。春無語,亂紅流去,兩岸楊花絮。

王賽玉   字儒卿,金陵妓。

點絳脣

水院妝殘,桐陰滿地新涼夜。湘簾輕下,牆角疎更打。   漸近黃昏,明月移花樹。愁偏惹,珮環休卸,繡鴨熏香麝。

尹春   字子春,金陵妓。

醉春風

池上殘荷盡,籬下黃花嫩。重陽還有幾多時,近。近。近。曾記舊年,那人索句,評香鬭茗。   望斷蕭郎信,懶去勻宮粉。蝦鬚簾外晚風生,陣。陣。陣。雙袖生寒,一燈明滅,博山香燼。

呼舉   字文如,江夏妓。

玉樓春
一燈半滅愁無數。河畔清蟾涼印户。閒庭細草亂蛩鳴,似共離人分泣露。   玉樓遙隔湘江浦。黯黯離魂尋得去。秋鐘夜半遠隨風 ,短夢驚回忘去路。

沙宛在   字嫩兒,金陵妓。

醉花陰
翡翠樓頭風幾陣。斷送殘紅盡。薄暮掩羅幃,睡鴨香寒,冷却沉檀印。   夢回寶枕垂雲鬢。愁壓蛾彎損。窗外雨聲疎,響入芭蕉 ,又是黃梅信。

京師妓

瑞鷓鴣
少年曾侍漢梁王。濯錦江邊醉幾場。拂石坐來衫袖冷,踏花歸去馬蹄香。   當初酒𧣴寧辭落,今日閒愁不易當。暗想勝遊還似夢,芙蓉城下水茫茫。

蘇世讓   朝鮮人

憶王孫   和薛萃軒副使
無端花絮曉隨風。送盡春歸我又東。雨後嵐光翠欲濃。寄征鴻。家在千山萬柳中。

鎖懋堅   西城人

詞品:鎖懋堅,西城人。善吟咏,成化間游苕城。朱文理座閒索賦 ,其家假山,懋堅賦沉醉東風一闋,云:風過處 ,香生院宇,雨收時,翠濕琴書。移來小朶峯,幻出天然趣,倚闌干,盡日披圖。漫說蓬萊本是虛。只此是神仙洞府。為一時所稱。

菩薩蠻   送春
曉鐘纔到春偏度。一番日永傷遲暮。誰送斷腸聲。黃鸝知客情。   山光青黛濕。仍帶傷春泣。綠酒瀉杯深。卷簾空抱琴。

王氏   乩仙   見沈宜修伊人思

秋波媚
流水東回憶故秋。疎雨滴更愁。雁來楚峽,風淒江渚,瘦損輕柔。   誰憐絕世嬌憨在,斜倚小妝樓。慵窺寶鏡,淚懸情眼,恨鎖眉頭。

沈靜筠   乩仙

林下詞選:吳江女士沈玉霞,名靜筠,呂元洲室。沒後降乩,作鷓鴣天一闋云云。

鷓鴣天
一片春光遍九霄。這回風月也全消。重來繡閣吟殘句,不數緱山弄玉簫。   身外事,等閒拋。萬層雲路碧迢迢。香南雪北何由見,直比人間午夢遙。

元妙洞天少女

詞統元之夢遊仙詞序云:夏夜倦寢 ,神遊異境。榜曰元妙洞天見少女獨立朗然,歌謁金門云云。歌竟,命侍兒傳語曰 ,與君有緣,今時未至,請辭,遂翻然而醒。

謁金門   閨情
真堪惜,錦帳夜長虛擲。挑罷銀燈情脈脈。繡花無氣力。   女伴聲聲刀尺,蟋蟀爭吟四璧。自起捲簾窺夜色 ,天青星欲滴。

鄭婉娥   女鬼

詞苑叢談:吳江沈韶,洪武初,登琵琶亭,月下聞歌聲。明日復往,見一麗人曰:妾偽漢婕妤鄭婉娥,死葬於亭側,為沈歌念奴嬌。曰:昨夜郎所聞也。

念奴嬌
離離禾黍,嘆江山似舊,英雄塵土。石馬銅駝荊棘堙A閱遍幾番寒暑。劍戟灰飛,旌旗鳥散,底處尋樓艣。喑嗚叱咤,只今猶說西楚。   憔悴玉帳虞兮,燈前掩淚,雙靨流紅雨。鳳輦羊車行不返,九曲愁腸漫苦。梅瓣凝妝,楊花翻雪,回首成終古。翠螺青黛,絳仙慵畫眉嫵。

翠微   女鬼

詞苑叢談:嘉靖初,清河邱生泊舟江陵,有一女子自稱兩淮運使何公之妾翠微。引生至一亭就枕,臨別賦詞云云。明日視之,乃其墓也。

憶秦娥
楊枝裊,恩情無限天將曉。天將曉。漏窮難喚,教人煩惱。   郵亭一夜風流少,匆匆後會應難保。應難保。最傷情處,殘雲風埽。

王秋英   女鬼

詞苑叢談:福清諸生韓夢雲,嘉靖甲子過石湖山,遇一女子,自稱楚人王秋英,從父德育宦閩,遇㓂石湖山,投崖而死。

瀟湘逢故人慢
春光將暮,見嫩柳拖煙,嬌花染霧頃刻間,風雨打,堂上深恩,閨中遺事鑽火留餳,都付却,落花飛絮又何心,挈榼提壺,鬭草踏青盈路   子規啼,蝴蝶舞,遍南北,山頭紙錢綠醑奠一邱黃土,歎海角飄零,湘陰淒楚無主泉扃,也能得,有情雞黍畫角聲,吹落梅花,又帶離愁歸去

各家閨家詩詞輯本雜鈔     按此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周慶雲(夢坡)   夢坡詞存

鷓鴣天   和彊村香嚴宮體
檢點羅衣認酒痕。靈蕤祕帙記難真。紅心草短成長恨,藍尾花殘惜好春。   蓮作寸,麝成塵。玉樓歌舞易黃昏。愁根只是生來種,纔畫雙蛾又學顰。
曾幾歡場醉玉鍾。一春心事夢魂中。接天香葉無窮碧,映日宮花別樣紅。   妝閣外,桂堂東。蓬萊從此隔東風。回鞭笑指長亭路,又聽花陰度玉驄。

潘飛聲(蘭史)   說劍堂詞

清平樂
月夜坐梧桐庭院中,秋影滿簾,花陰如夢,黯然賦此,不自知其銷魂也。
一庭香霧。卷入紅簾去。檀板玉簫無意緒。閒殺秋宵如許。   碧梧影落沉沈。冷螢飛照秋心。欲向曲闌微步 ,愁他滿地花陰。

潘承謀(省安)   瘦葉詞

虞美人   南歸舟中
四垂天影圓如笠。萬頃波平碧。幾曾淘盡古今愁。淘盡英雄只是水東流。   風梭細織鞾紋卷。寸寸柔腸轉。橫空無際雁行高 。彈入箏雲隨夢逐江潮。

高旭(劍公)   天梅遺集

蝶戀花  
芳華滿眼,而舊時雙燕遲遲未來,書以訊之。
多謝好風傳一語。覓到烏衣,定在斜陽處。縱使天涯拋別緒。也應憐我無儔侶。   祇怕海東波浪阻。捲上珠簾,終日勞延佇。風景南朝留幾許。主人情重難忘汝。

嚴復(又陵)

金縷曲
旅邸情難遣,况秋宵,征鴻淒厲,寒衾孤展。覓地埋憂高飛去,那借步虛風便。雲窗外,嫠蟾斜眄。解佩江皋魂先與,迓多情,他日誰家輦。思不得,淚空泫。   長門可是無團扇。更何人,悁蘭惋蕙,白頭仙眷。填海精禽千萬翼,試測蓬萊深淺。又不是,等閒鶯燕。詠絮才高尋常事,抱孤懷,要把風輪轉。春且住,勒花片。

胸襟甚大,氣倍詞前。

董受祺(綬紫)   吮雪詞,鑄鐵詞,碧雲詞。

水龍吟   楊花用東坡韻
一天雲影漫漫,無端又自和烟墜。河山萬里,何堪贏得,一襟去思。是處園亭,更無人到,任他深閉。祗憐伊慣惹,離懷別恨,深閨靜,人慵起。   偏覺沾泥容易,况因風卻難勻綴。謝娘身世,杜娘心緒,都歸萍碎。拚卻閒愁,半消春雨,半消春水。怕閒愁易了生生,又惹起,相思淚。

臺城路   賦杜宇
一聲驚覺遼東夢,悤悤又催春去。淚灑殘紅,枝移冷碧,消盡樓臺鐘鼓。韶華幾許。惜滿目江山,都無著處。縱有春思,已非當日冶遊侶。   棲香猶指舊樹。杜郎重到了,腸斷愁賦。寶鏡生塵,冰絃改柱,此後餘情誰訴。哀音最苦。悵望帝幽魂,無端寄與。見說銅駝,尚眠芳草路。

王乃徵(聘三)

八聲甘州   秋感和歸安宗伯,用屯田韻。
盪愁襟付酒黯西風,蕭蕭又逢秋。最天低衰草,雲黃遠磧,笛怨高樓。柳悴吟蟬競響,夕照不曾休。霜菊寒無語,依媚泉流。   甚事天涯羈旅,慣逝波易縱,逆棹難收。覷歸鴻寥闊,殘映幾星留。遡回風蘭摧芷變,慨夜行何地卜藏舟。殘春夢,再凝思處,淚染醒眸。

向迪琮(仲堅)   柳谿長短句

玉樓春   和小山
雕輪行倦蘭舟住。日日江南江北路。愁心急似午時潮,別緒多於春後絮。   人生常恨華年誤。眼底華年成獨負。可憐花豔月明天,便是夢回腸斷處。
紅樓相望殘陽堙C人在紅樓應第幾。欲知枕畔鹿轤心,聽取簾前虯箭水。   四絃輕撚舒纖指。指上新聲絃上意。從教秋月照無眠,肯信春雷彈不起。
斑騅不為須臾住。拂面楊花迷陌路。山遙海闊有窮時,夢斷香銷無覓處。   綠窗惟有圓蟾妒。菭蘚侵階蟲挂戶。春來還帶舊愁來 ,春去不將新恨去。
妝樓塵暗鴛鴦鏡。病孄薰衣愁刷鬢。彩雲一片想來蹤,玉筯千條隨去信。   長亭三月春將盡。寂寞紅芳誰與問。江山管領古今愁 ,歲月推移新舊恨。
朱樓夢散辜懽計。燕去梁空泥委地。花開花落本無情,月缺月圓終有意。   春來處處關心事。眉月含顰花濺淚。浮生難得幾時閒,好酒不教千日醉。

陽春集佳處

陳曾壽(仁先)   舊月簃詞

八聲甘州   十月返湖廬,晚菊尚餘數種,幽媚可憐。
慰歸來歲晏肯華予,寒花靚幽姿。賸青霞微暈,殘妝乍整,仍自矜持。休更銷魂比瘦,惆悵易安詞。潔白清秋意,九辯難知。   我是辭柯落葉,任飄零逝水,不憶東籬。早芳心委盡,翻怯問佳期。看鐙窗疏疏寫影,算一年今夜好秋時。平生恨,儘淒迷了,莫上修眉。

芳潔之懷,上通騷雅。

蹋莎行   白堂看梅
石疊蠻雲,廊棲素雪。鎖愁庭院苔綦澀。無人只有暮鐘來,定中微叩春消息。   冷霧封香,紺霞迷色。慵妝悄淚誰能惜。一生長伴月黃昏,不知門外泠泠碧。

浣溪沙   孤山看梅
心醉孤山幾樹霞。有闌干處有橫斜。幾回堅坐送年華。   似此風光惟强酒,無多涕淚一當花。笛聲何苦怨天涯。

虞美人
傾城士女長堤道。各有情懷好。夢中池館畫中人。為問連朝罷酒是何因。   東風紅了西湖水。濃蘸燕支淚。輸他漁子不知愁。偏向落紅深處繫輕舟。

臨江仙
栀子香寒微雨歇,深深一院清涼。花梢斜月半侵牀。鐙青疏鬢畔,一點寫經香。   已分今生從斷絕,無端又著思量。千生無恙是迴腸。温存涼簟好,今夜未成霜。


修得南屏山下住,四時花雨迷濛。溪山幽絕夢誰同。人閒閒夕照,消得一雷峯。   極目寥天沈雁影,斷魂憑證疏鐘。淡雲來往月朦朧。藕花風不斷,三界佛香中。

淒麗入骨

浣溪沙   己未都門重遇雲和主人
一片紅飄去不迴。酒邊清管自生哀。眼明真見故人來。   我隔蓬山餘涕淚,君歌凝碧費低徊。幾時花發舊池臺。

八聲甘州
鎮殘山風雨耐千年,何心倦津梁,早霸圖衰歇,龍沉鳳杳,如此錢塘。一爾大千震動,彈指失金裝,何限恆沙數,難抵悲涼。慰我湖居望眼,儘朝朝暮暮,咫尺神光。忍殘年心事,寂寞禮空王。漫等閒擎天夢了,任長空鴉陣占茫茫。從今後,憑誰管領,萬古斜陽。
悲壯

網主附:   陳曾壽詞

浣溪沙   己未,都門重遇雲和主人。
一片紅飄去不迴。酒邊清管自生哀。眼明真見故人來。   我隔蓬山餘涕淚,君歌凝碧費低徊。幾時花發舊池臺。

浣溪沙
書卷拋殘夜未殘。昏昏夜色淡林煙。一痕眉月媚冰天。   角枕倚時空舊夢,願香冷後證枯禪。儘無聊賴也遲眠。

虞美人
傾城士女長堤道。各有情懷好。夢中池館畫中人。為問連朝罷酒是何因。   東風紅了西湖水。濃蘸燕支淚。輸他漁子不知愁。偏向落紅深處繫輕舟。

南歌子
雞唱催將息,烏啼續苦吟。半牀書蠹共銷沈,字堬Y迷時遇少年心。   塞雪連三月,時花抵萬金。年時刻意怕春深,不見春來春去感而今。

鷓鴣天   丁丑九月,次愔仲韻。   三首
衰病逢辰强舉觴。倚闌高處怯流光。曾無瘦菊酬佳節,看盡歸鴉掠夕陽。   尊未暖,意先涼。此心安處是何鄉。應憐倦影隨陽雁 ,猶戀巫閭絕塞霜。
燕子嗔簾不上鈎。碧天有恨笑牽牛。今生只道圓於月,小別猶驚冷似秋。   天易老,水空流。閒情早向死前休。爐香隔斷年時影 ,未必新愁是舊愁。
偏愛沈吟白石詞。只緣魂夢慣幽棲。扁舟一片長橋影,依約眉山壓鬢低。   無限好,付將誰。漫云別久不成悲。思量舊月梅花院,任是忘情也淚垂。


清詞選讀

蔣春霖

蔣春霖(1818~1868),字鹿潭,江蘇江陰人。咸豐s子(1852),權富安場大使。丁巳(1857)遭母憂,去官,挈家居揚州之東臺。同治戊辰冬,將訪上元宗源瀚於衢州 ,道吳江,艤舟垂虹橋,一夕而卒,年五十一。

木蘭花慢   江行晚過北固山
泊秦淮雨霽,又鐙火,送歸船。正樹擁雲昏,星垂野闊,暝色浮天。蘆邊夜潮驟起,暈波心月影盪江圓,夢醒誰歌楚些?泠泠霜激哀絃 。   嬋娟,不語對愁眠,往事恨難捐。看莽莽南徐,蒼蒼北固,如此山川。鉤連更無鐵鎖,任排空檣艣自迴旋,寂寞魚龍睡穩,傷心付與秋煙。

浪淘沙
雲氣壓虛闌,青失遙山。雨絲風絮一番番。上巳清明都過了,只是春寒。   華發已無端,何況華殘?飛來胡蜨又成團。明日朱樓人睡起,莫卷簾看。

柳梢青
芳草閑門,清明過了,酒滯香塵。白楝華開,海棠華落,容易黃昏。   東風陣陣斜曛,任倚遍紅闌未温。一片春愁,漸吹漸起,恰似春雲。

鷓鴣天
楊柳東塘細水流。紅窗睡起喚晴鳩。屏間山壓眉心翠,鏡波生鬢角秋。   臨玉管,試瓊甌。醒時題恨醉時休。明朝華落歸鴻盡,細雨春寒閉小樓。

虞美人
水晶簾卷澂濃霧,夜靜涼生樹。病來身似瘦梧桐,覺道一枝一葉怕秋風。   銀潢何日銷兵氣?劍指寒星碎。遙憑南斗望京華,忘却滿身清露在天涯。

薛時雨

薛時雨(1818~1885),字慰農,晚號桑根老農,滁州金椒人。道光二十三年(1843)舉於鄉,咸豐三年(1853)成進士,出知嘉善,遷杭州府,兼署督糧道 ,代行布政,按察兩司事。以疾歸,主杭州崇文,江寧尊經,惜陰三書院。光緒十一年卒於南京。

臨江仙   大風雨,過馬當山。
雨驟風馳帆似舞,一舟輕渡溪灣。人家臨水有無間。江豚吹浪立,沙鳥得魚閒。   絕代才人天亦喜,借他隻手回瀾。而今無復舊詞壇。馬當山下路,空見野雲還。

張景祁

張景祁(1827~?),字蘩甫,一字韻梅,浙江錢塘人,為薛時雨門下士。光緒間成進士,以庶常改知縣。晚歲由福建渡臺灣,宦游淡水,基隆等地。

小重山
幾點疏鴉眷柳條。江南煙草綠,夢迢迢。十年舊約斷瓊簫。西樓下,何處玉驄驕。   酒醒又今宵。畫屏殘月上,篆香銷。憑將心事記回潮。青谿水,流得到紅橋。

雙雙燕   秋燕
玳梁對語。歎門巷門衣,舊家誰主?巢痕剛暖,又觸故園離緒。漫約催歸伴侶,看玉翦將飛還住。自憐瀚海飄零,也學年年羈旅。    辛苦,天涯倦羽。怕負了深閨,寄書香縷。重簾空卷,咫尺畫堂何處?容易流光夢雨,便消瘦紅襟如許。何況萬里西風,更送玉關人去?

望海潮
基隆為全臺鎖鑰。春初海警狎至,上游撥重兵堵守。突有法蘭兵輪一艘入口游弋,傳是越南奔北之師,意存窺伺,越三日始揚帆去 ,我軍亦不之詰也。
插天翠壁,排山雪浪,雄關險扼東溟。沙嶼布棊,飆輪測線,龍驪萬斛難經。笳鼓正連營。聽回潮夜半 ,添助軍聲。尚有樓船,鱟帆影媗鬫M旌。   追思燕頷勳名,問誰投健筆,更請長纓?警鶴唳空,狂魚舞月,邊愁暗入春城,玉帳坐談兵。有獞花壓酒,引劍風生。甚日炎洲洗甲,滄海濁波傾。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江珠

江珠,字碧岑,別號小維摩。乾隆間江蘇揭州人,吾學海妻。有清藜閣小維摩集。她工詞賦 ,並擅長駢體文。其詩鈔有自序云:生世不諧 ,痴頑彌甚。窮年痼疾,匿影於寒衾 ; 終日坐愁,藏身於針孔。孰云酒可忘憂,不信犀能蠲忿。中懷悲愴,莫敢告人 ; 滿腹牢騷,誰堪共語。茹齋繡佛,徒懺他生 ; 附贅懸疣,其如今日。寸心鬱鬱,何能容萬斛之愁 ; 弱骨蕭蕭,焉可羅百千之病。」她自己才華不凡 ,遠勝夫君。吾學海以諸生終老,未能高中科第,而江珠身為女子,縱有滿腹經綸亦難應試,一生貧困愁苦,正如其詩所云:「造物疾人知有種,文章終古吝蛾眉。」又云:「甘來蔗尾甜終薄 ,香到梅花味亦酸。」

鳳凰臺上憶吹簫   再和心齋
叠叠雲箋,行行鮫顆,令人咄咄書空。把新詞吟遍,欲和難工。剔盡殘燈聽雨,真負却,作達心胸。一滴滴,聲隨腸斷,淚染綃紅。   朦朧。模糊病眼,看五色迷離,頭腦冬烘。嘆文章有道,何補閨中。博得一場愁夢,思量著,誤學屠龍。空自教,年年紙穴,辛苦雕蟲。

原注:小寶晉齋以諸君子會課卷請余評定甲乙,是宵閱盡。

此詞是作者和任兆麟原韻之作。(任兆麟別號心齋,乾隆時名士,工詩詞,駢文。與江珠為親戚,曾為江珠詩詞集作序文。)此詞言當時欲應試科第之士子,平時作詩,文課題練習,囑江珠為之評定甲乙等第 。上片起句作者就說明她看到「叠叠」課卷皆為士子所作,她立即想到自己身為女子,雖具有為士子評定課卷的學識,却不能參加科第考試 ,因而「行行」淚下。她先看罷任心齋的詞,然後作和韻詞,以下都是說她和詞與閱卷時的悲傷心情。下片說她燈下評閱課卷的感慨:「嘆文章有道 ,何補閨中?」是全詞主旨。「思量著」以下,皆言昔時女子讀書,毫無用處,徒增愁苦。

鮫顆: 指淚珠。張華《博物志》:「南海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織績,其眼能泣珠。」
咄咄書空:《晉書・殷浩傳》載殷浩被黜放後,常終日書空,作「咄咄怪事」四
字。
冬烘: 頭腦迂腐,糊塗。唐摭言載鄭薰主持考試,誤認顏標為顏真卿後代,取為狀元。當時有人作詩嘲之曰:「主司頭腦太冬烘 ,錯認顏標作魯公。」
屠龍:《莊子・列御寇》:「朱泙漫學屠龍於支離益,殫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無所用其巧。」後世稱技藝高超為屠龍之技 。蘇軾詩:「巨筆屠龍手」。
雕蟲: 揚雄《法言》中有云:「雕蟲小技,壯夫不為。」後世遂以此語貶稱工辭,賦,詩詞者。

燭影搖紅   雨夜感懷
夜雨濛濛,殘燈點滴光如豆。文章何處哭西風,真不堪回首。憶月夕花朝,淋漓潑墨沾襟袖。酒酣說劍,耳熱談天,爭無作有。   是事休休,狂狷磨盡渾非舊。不須製恨與箋愁,命也還知否。放却眉間叠皺。脫塵緣,蒲團坐守。千聲古佛,一炷清香,好生消受。

說劍:《莊子・說劍篇》,即以擊劍之術比喻治天下之術。
談天:《史記・荀卿傳》:「故齊人頌曰『談天衍』。」注引劉向《別錄》云:「鄒衍之所言
・・・・・・・盡言天事 ,故曰談天

文章何處哭西風:唐李賀南園十三首之一:尋章摘句老雕蟲,曉月當簾掛玉弓。不見年年遼海上,文章何處哭秋風。  

「說劍」,「談天」為作者自喻,說她曾有雄才大志。


王貞儀

王貞儀,乾隆時江蘇江寧人。她是個著作宏富的女數學家及天文學家,兼擅文學,並能騎馬射箭,可惜生在封建時代,未能發揮其傑出的才智 。徐乃昌所刻小檀室滙刻閨秀詞中說王貞儀是宣化知府王者輔孫女 ,錫琛女,宣城詹枚室。記誦淵貫,精通梅氏(按:指清初著名天文,數學家梅文鼎)天算之學,著有術算簡存五卷,星象圖釋二卷,籌算易知西洋籌算女蒙拾誦沉疴囈語象數窺餘文選詩賦參評十卷,德風亭初集十四卷 ,二集六卷,繡帙餘箋十卷 。據金陵詩徵云:貞儀從父出塞 ,學射於阿將軍之夫人,發必中的,騎馬如飛。・・・・・・・・。昔時對於婦女著作頗不重視 ,尤其在科學不發達的社會中,她的數學,天文著作終難傳世。更遺憾的是今日我們所能看到的,僅僅是她四十卷文學著作中的幾首詞而已。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張懷珍選注清代女詞人選集   錄其詞五首

卜算子
雨後晚涼多,衫葛含風細。小摘庭前茉莉花,弱縷穿連蒂。   團扇葉裁蕉 ,閑坐荷花砌。剝取池荷帶濕看,蓮子生還未。

此詞為作者少年時所作,寫夏夜乘涼的生活情趣。

踏莎行   松花江望雨
黑水驚流,黃雲隱霧。迷茫新翠埋千樹。片帆剛渡半江烟,不知何處飛來雨 。   噴雪濤飛,摶沙風駐。翻盆掛瀑橫空布。風波如此棹回船,猩紅一綫雷車舞。

此闋寫松花江上乘船遇暴風雨之情景。上片言風雨欲至,浪起雲湧,綠樹隱藏於煙雲中,結句點明風雨終於來臨。下片寫風雨交加,江上浪如噴雪,空際狂飊摶沙,突出北國風沙之特色 。小令中描繪如此壯闊景象,甚為罕見。

雷車:《搜神記》:「義興人姓周,出都日暮,道邊有一新草屋。一女子出門,周求寄宿。一更中,聞外有小兒喚阿香聲云:『官喚汝推雷車。』女乃辭去。夜遂大雷雨 。」

滿江紅   過平原縣東門謁顏魯公祠
殘照城東,風急處,暮笳聲咽。正卸轂,平原祠外,前行瞻謁。作郡回思天寶日 ,九重樂極金鷗缺。驀然間,鼙鼓起漁陽,霓裳歇。   衛彈邑,千秋節。爭座位,千金帖。只拒降斬使,是何忠烈。猶有祠堂傳俎豆,更存心迹書碑碣。羨雙雙,姓字弟兄香,常山舌。

此首是咏唐代忠臣魯郡公顏真卿生平事迹。上片說顏真卿為太守時正值唐玄宗天寶盛世,樂極生悲,驀然間安祿山叛亂。下片前二句言平原小邑,而顏魯公却是千秋忠烈 ,後二句則言其為大書法家,結末三句言他與從兄杲卿先後在叛亂中遇害。

九重: 指皇帝居所。宋玉《九辯》:「君之門以九重。」
金甌缺: 喻國土破碎。《南史・朱異傳》:「我國家猶如金甌,無一缺傷。」
彈邑: 指平原邑狹小如彈丸。庾信《哀江南賦》:「城如彈丸。」
爭座位: 唐廣德二年郭子儀自涇陽入朝,百官迎於開遠門。當時魚朝恩聲勢甚盛,官職低於
郭英乂,而座位却在英乂之上 ,顏真卿遂作《與郭仆射英乂書稿》七紙,以譏刺之。   (《爭座位稿》又名《論座帖》、《爭座位帖》、《與郭仆射書》,為唐廣德二年(764)十一月顏真卿致尚書右仆射、定襄郡王郭英乂的信函,信中,顏真卿直指郭英乂於安福寺興道會上藐視禮儀,諂媚宦官魚朝恩,致其禮遇高於六部尚書之事,字埵瘨′v溢著的忠義之氣令人肅然起敬。這也是此帖流傳千古的一個原因。)
拒降斬使:
舊唐書顏真卿傳:祿山既陷洛陽 ,殺留守李憕,御史中丞盧奕,判官蔣清,以三首遣段子光徇河北。顏真卿恐動搖人心,乃云:我識此三人 ,言皆非也。遂腰斬段子光。  (天寶十四載(755年),李憕轉任光祿卿、東京留守,判尚書省事。十一月,安祿山在范陽造反,人心震懼。唐玄宗派遣安西節度使封常清兼任御史大夫為主將,在東京招募人馬抵禦叛軍。李憕與留台御史中丞盧奕、河南尹達奚珣安撫將士,修整城池,阻止叛軍進犯。朝廷升李憕為禮部尚書,仍然和以前一樣擔任東京留守。叛軍從范陽出發,到渡過黃河,號令嚴明,唐朝中央的偵查無法探查。叛軍渡過黃河後,攻克陳留郡和滎陽郡,殺死張介然、崔無詖,幾天之內就攻到東京。李憕、盧奕和採訪使判官蔣清燒斷河陽橋,安祿山大怒,圍攻東京。安祿山統領的叛軍,都是外族和漢族的精兵,久經訓練,而封常清的部下大多是市井平民,開始時都不懂戰事。雙方交戰後,封常清的部隊被叛軍鐵騎衝擊,箭如雨下,都心魂恐懼神色沮喪,看到叛軍就四處逃散了。李憕收攏殘兵數百人,聚集折斷的弓弦和箭矢堅守,可是部下不足以戰鬥。李憕對盧奕說:「我輩身負國家重託,立誓不能逃避死亡,雖然力不能敵,仍然要忠於職守!」盧奕也許願堅守本司。殘兵都在夜間沿着繩索離開城市,離棄李憕潰散而去。李憕獨自坐在東京留守官府中,盧奕獨自守在御史台里。封常清向西撤退時,安祿山率領自己的部眾,擊鼓大呼,進入東京,殺掠數千人,箭頭射到宮門上,然後居住在閒置的馬棚中,命人去捉拿並殺害了李憕、盧奕和蔣清三人,用以威懾眾人。安祿山派段子光將李憕、盧奕、蔣清的人頭送到河北,以震懾河北。段子光走了一夜,到達平原郡,平原郡太守顏真卿把段子光處以腰斬,將李憕他們的人頭洗浴後收斂在木匣中,用蒲草做成身體與頭顱續接,哭祭後將三人埋葬了,又把事情上報給朝廷。唐玄宗追贈李憕為司徒,諡號忠懿;追贈盧奕為武部尚書,追贈崔無詖為工部尚書;追贈蔣清為文部郎中。安史之亂平定後,再追贈李憕為太尉,還給他的一個兒子五品官。)
常山舌: 顏杲卿是顏真卿之從兄,任常山太守(今河北省正定)。安史之亂,杲卿與真卿共起平亂,後常山為史思明攻陷,杲卿被執至安祿山處 ,駡不絕口,祿山令人割其舌,顏含血噴之,遂慘死。 〇 文天祥《正氣歌》:「為顏常山舌。」

漁家傲   嶺南作
海上風高吹瘴雨。時過十月猶炎暑。零落紅蕖花滿渚。愁正聚。一撾初起樓頭鼓。   修得書成煩雁羽。家鄉程遠知何許。一穗青燈人閉户。懷別緒。夜深怕聽寒蛩語。

此詞上片言廣東一帶風光。十月已是冬季,荷花尚零落滿渚。結句聞更鼓而憶江南故里,引入下片皆言思念江寧家鄉之情。作者少年隨祖父謫居吉林,而此詞則作於嶺南,想是嫁後隨夫宦游至粵。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