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歷代 古體詩 樂府詩 選讀  頁:  1..   2..  3..  4..   5..   6..   7..

白居易   長恨歌       長恨歌書影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閒暇,春從春遊夜專夜。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憐光彩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驪宮高處入青雲,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餘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黃埃散漫風蕭索,雲棧縈紆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蜀江水碧蜀山青,聖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天旋日轉迴龍馭,到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君臣相顧盡霑衣,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西宮南苑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
梨園子弟白髮新,椒房阿監青娥老。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排雲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
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扃,轉教小玉報雙成。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媢睇醚憛C
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屏迤邐開。雲髻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飄颻舉,猶似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昭陽殿堮朵R絕,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惟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但令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白居易   琵琶行       琵琶行書影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
尋聲暗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回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轉軸撥絃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絃絃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灘。
水泉冷澀絃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別有幽愁暗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絃一聲如裂帛。
東舟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沉吟放撥插絃中,整頓衣裳起斂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
曲罷曾教善才伏,妝成每被秋娘妒。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污。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
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門前冷落鞍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
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我聞琵琶已歎息,又聞此語重唧唧。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
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
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
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今夜聞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絃絃轉急。
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白居易  

梁上有雙燕,翩翩雄與雌。銜泥兩椽間,一巢生四兒。四兒日夜長,索食聲孜孜。
青虫不易捕,黃口無飽期。嘴爪雖欲敝,心力不知疲。須叟十來往,猶恐巢中飢。
辛勤三十日,母瘦雛漸肥。喃喃教言語,一一刷毛衣。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樹枝。
舉翅不回顧,隨風四散飛。雌雄空中鳴,聲聲呼不歸。郤入空巢裡,啁啾終夜悲。
燕燕爾勿悲,爾當反自思。思爾為雛日,高飛背母時。當時父母念,今日爾應知。

白居易   澗底松

有松百尺大十圍,生在澗底寒且卑。澗深山險人路絕,
老死不逢工度之。
天子明堂欠梁木,此求彼有兩不知。誰喻蒼蒼造物意,但與之材不與地。
金張世祿原憲貧,牛衣寒賤貂蟬貴。貂蟬與牛衣,高下雖有殊。
高者未必賢,下者未必愚。 君不見沉沉海底生珊瑚,歷歷天上種白榆。

白居易   賣炭翁

賣炭翁,伐薪燒炭南山中。滿面塵灰煙火色,兩鬢蒼蒼十指黑。
賣炭得錢何所營,身上衣裳口中食。 可憐身上衣正單,心憂炭賤願天寒。
夜來城外一尺雪,曉駕炭車輾冰轍。 牛困人飢日已高,市南門外泥中歇。
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 手把文書口稱敕,回車叱牛牽向北。
一車炭,千餘斤,宮使驅將惜不得。 半匹紅紗一丈綾,繫向牛頭充炭直。

苦宮市也。    
從玄宗天寶時代到德宗貞元時代,皇帝建立了一種新的公開掠奪人民財物的制度 ,稱為宮市。其辦法是派宦官(宮使)到市上去,看到要的東西,就搶了下來,隨便給點兒錢,甚至一錢不給。弄得人民叫苦連天,群起反抗。這篇詩所寫,就是人民遭受掠奪的一個鏡頭。作者在詩中並沒有正面發議論,但結尾兩句却以非常冷隽的語言深刻地揭露了統治者的强盜行為。
    

程千帆新選評注
唐詩三百首

白居易   天可度

天可度
地可量唯有人心不可防但見丹誠赤如血,誰知偽言巧似簧。
勸君掩鼻君莫掩,使君夫婦為參商。勸君掇蜂君莫掇,使君父子成豺狼。
海底魚兮天上鳥,高可射兮深可釣。唯有人心相對時,咫尺之間不能料。
君不見李義府之輩笑欣欣,笑中有刀潛殺人。陰陽神變皆可測,不測人間笑是瞋。

白居易   太行路

太行之路能摧車,若比人心是坦途。巫峽之水能覆舟,若比人心是安流。
人心好惡苦不常,好生毛羽惡生瘡。與君結髮未五載,豈期牛女為參商。
古稱色衰相棄背,當時美人猶怨悔。何況如今鸞鏡中,妾顏未改君心改。
 為君薰衣裳,君聞蘭麝不馨香。為君盛容飾,君看金翠無顏色。
行路難,難重陳。人生莫作婦人身,百年苦樂由他人。行路難,難於山,
險於水。 不獨人間夫與妻,近代君臣亦如此。君不見,左納言,右納史,
朝承恩,暮賜死。行路難,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情反覆間

白居易   秦中吟    十首之三

秦中吟十首 ,元和五年(810)前後作於長安。這組詩,一題一事,一事一議,既反映了社會問題,也寫出了詩人對這些問題的態度和認識。

重賦

厚地植桑麻,所要濟生民。生民理布帛,所求活一身。身外充征賦,上以奉君親。
國家定兩稅,本意在憂人。厥初防其淫,明敕內外臣。稅外加一物,皆以枉法論。
奈何歲月久,貪吏得因循。浚我以求寵,斂索無冬春。織絹未成匹,繰絲未盈斤。
堶E迫我納,不許暫逡巡。歲暮天地閉,陰風生破村。夜深煙火盡,霰雪白紛紛。
幼者形不蔽,老者體無溫。悲端與寒氣,並入鼻中辛。昨日輸殘稅,因窺官庫門。
繒帛如山積,絲絮似雲屯。號爲羨餘物,隨月獻至尊。奪我身上暖,買爾眼前恩。
進入瓊林庫,歲久化爲塵。

這是秦中吟》第二首 。《唐宋詩醇》認為這首詩"於時政源流利弊,言之了然,其沉著處令讀者酸鼻,杜甫《石壕吏》之嗣音也。當時皇帝除國庫外,另設私庫,儲藏羣臣貢品 ,以供揮霍。地方大員,為求擢升,在正稅之外,巧立名目,聚斂百姓財物,用"善餘"的名義,向皇帝進貢。百姓在沉重的壓榨下,無以為生,而大量的財物 ,在皇帝的私庫中積壓腐爛,化為塵土。
  
梁鑒江《白居易詩選》

輕肥

意氣驕滿路,鞍馬光照塵。借問何爲者,人稱是內臣。朱紱皆大夫,紫綬或將軍。
誇赴軍中宴,走馬去如雲。樽罍溢九醞,水陸羅八珍。果擘洞庭橘,膾切天池鱗。
食飽心自若,酒酣氣益振。是歲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這是秦中吟》第七首 。詩題本論語-雍也"乘肥馬,衣(去聲)輕裘。""此以借指達官顯宦,兼喻其生活豪奢。中唐以後 ,朝政昏亂,宦官擅權。至貞元,元和之際,朝廷軍政要職多把持在宦官之手。他們在政治上翻雲覆雨,作風上驕縱蠻橫,生活上奢侈腐化。在老百姓心目中,宦官是權勢的象徵,醜惡的代名詞 。詩中表現作者對這夥人的鄙視和痛恨。詩歌描寫生動,對比强烈,揭露深刻,是一幅絕妙的政治漫畫。末兩句寫江南旱饑。與上文六句形成强烈的對比 。反襯宦官之奢糜腐朽。   
 
梁鑒江《白居易詩選》

買花

帝城春欲暮,喧喧車馬度。共道牡丹時,相隨買花去。貴賤無常價,酬直看花數。
灼灼百朵紅,戔戔五束素。上張幄幕庇,旁織笆籬護。水灑復泥封,移來色如故。
家家習爲俗,人人迷不悟。有一田舍翁,偶來買花處。低頭獨長歎,此歎無人喻。
一叢深色花,十戶中人賦。

這是秦中吟》第十首 。才調集題作《牡丹》。唐李肇《國史補》卷中:"京城貴遊尚牡丹三十餘年矣。每春暮,車馬若狂,以不耽玩為耻。執金吾鋪官圍外寺觀,種以求利,一本有值數萬者 。"本篇具體地描述了這種情况。最後六句描寫:有一個年老的莊稼漢,偶然來到買花的地方。他獨自低頭長歎,這一聲長歎沒有一個人能夠理解,一叢顏色濃艷的牡丹花,價值抵得上十戶中等人家繳納的稅額啊!  
 
梁鑒江《白居易詩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