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歷代閨情送別與悼亡詩詞選讀  頁:  1..  2..  3..  4..  5..

流傳下來的古典詩詞中,關於愛情的詩篇佔有很大的比重,而其中又以描寫離別與悼亡的作品最令讀者有較深刻的感受。前人的悼亡作品中,我們熟悉的又膾炙灸的有晉-潘岳的悼亡詩,唐-元稹的遣悲懷,宋-蘇軾的江城子,清-納蘭性德的《沁園春》。其它作家在這方面的詩詞是讀者少有留意的。這堣雯虼鉹中@些也頗值得賞析的離別與悼亡的作品。  
宋   王十朋  

悼亡

偕老相期未及期,回頭人事已成非。逢春尚擬風光轉,過眼忽驚花片飛。

王十朋1112-1171),南宋時人,工詩,存詞二十首,均為咏花之作。

宋   劉克莊  

石塘感舊

沈郎院閉彩雲收,寂寞秋花折樹頭。留取斷弦來世續,此生長抱百年愁。

劉克莊(1187-1269),號後村居士。南宋後期人,詩詞俱佳。

沈郎院,太平廣記載: 唐沈亞之夢為秦穆公伐河西,下五城,穆公妻之以女,居翠微宮,宮人呼為沈郎院。一年後公主卒,穆公命沈歸,出函谷關而夢醒。

宋   賀鑄  

半死桐

重過閶門萬事非,同來何事不同歸。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   原上草,露初晞。舊棲新壠兩依依。空床卧聽南窗雨,誰復挑燈夜補衣。

頭白鴛鴦失伴飛,賀作此詞已年過五十。   原上草,露初晞,用漢樂府薤露: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

元   傅若金

過故妻墓
湘皋煙草綠紛紛,灑淚東風憶細君。每恨嫦娥工入月,虛疑神女解為雲。花陰午坐閒金剪,竹堿K愁冷翠裙。留下舊時殘綉在,傷心不忍讀回文。

傅若金(1304-1343),工詩。

細君,古時諸侯之妻的稱謂。   回文,指晉代蘇蕙織回文璇璣詩。

薄少君  

悼亡二首
英雄七尺豈烟消,骨作山陵氣作潮。不朽君心一寸鐵 ,何年出世剪天驕?
北邙幽恨結寒雲,千載同悲豈獨君?焉得長江俱化酒,將來澆盡古今墳。

薄少君(生卒年不詳),1596年前後在世。字西真,江蘇長洲人。

薄少君為沈承之妻,沈承英年早逝,作者賦悼亡詩百首。妻悼夫之作本來不多,何况悲中見壯,氣魄雄豪,哀 深而筆健之篇出自女性之手,亦屬詩中少見。

吳偉業  

追悼
秋風蕭索響空幃,酒醒更殘淚滿衣。辛苦共嘗偏早去,亂離知否得同歸。君親有愧吾還在,生死無端事總非。最是傷心看稚女,一窗燈火照鳴機。

此是吳偉業悼念亡妻郁氏而作。「最是傷心看稚女,一窗燈火照鳴機。」前者是骨肉 ,後者是舊物(織布機)。

吳梅村詩      馬鈴娜略談 吳梅村的七古詩及其蕭史青門曲

清   李漁   

斷腸詩哭亡姬喬氏
各事紛紛一筆銷,安心蓬户伴漁樵。贈予宛轉情千縷,償汝零星淚一瓢。偕老願終來世約,獨棲甘度可憐宵。休言再覓同心侶 ,豈復人間有二喬。

喬氏,名復生。李漁家庭戲班中旦角,十九歲去世。李漁寫斷腸詩二十首悼之。

李漁(1611-1685),號笠翁。明末清初戲曲家。

清   王夫之  

悼亡
十年前此曉霜天,驚破晨鐘夢亦仙。一斷藕絲無續處,寒風落葉灑新阡。

阡,田間小道,此指墓道。

王夫之(1619-1692),號薑齋。明亡後隱居湘西石船山,人稱船山先生。明末清初著名學者,思想家。

范當世  

大橋墓下
草草征夫往月歸,今來墓下一沾衣。百年土穴何須共,三載秋墳且汝違。樹木有生還自長,草根無淚不能肥。泱泱河水東城暮,佇與何人守落暉。

范當世原配夫人吳大橋死於光緒十年,其時,當世正供職於湖北通志局,未能及時奔喪。此後,為衣食奔走無暇親臨墓下,直至光緒十二年,歷時三載方才有機會憑弔吳氏之墓 ,在范當世心中,極是一件遺憾的事。五,六兩句,當世借墓地周圍的樹木終年生機不絕,而墳草為秋寒殺氣已經枯萎,露出草根,歸罪於未能及時看顧亡妻墓穴 ,沒有自身淚水的澆灌所致。

范當世 ,(1854-1904),字肯堂,江蘇通州人。生於清文宗咸豐四年,卒於清德宗光緒三十年,年五十一歲。有才名,尤工詩。有《范伯子》詩集行於世。

紀昀  

紀曉嵐在眾多的妻妾中,最喜歡沈氏和郭氏。沈氏字明央A祖上為長洲人,流寓河間。明弁垂銈埏哄A殊不類小家女,曾說:女子當以四十以前死 ,人猶悼惜,青裙白髮,作孤雛腐鼠,吾不願也。明它漁氶A年僅三十。郭氏名彩符,死時亦年輕。紀曉嵐為她們寫了許多詩篇,極其纏綿悱惻。他為郭氏寫的悼詩,其一云:

風花還點舊羅衣,惆悵酴釄片片飛。恰記香山居士語,春隨樊素一時歸。

他為沈氏所寫的悼詩云:

幾分相似幾分非,可是香魂月下歸。春夢無痕爭一瞥,最關情處在依稀。
到死春蠶尚有絲,離魂倩女不須疑。一聞驚破梨花夢,卻記銅瓶墮地時。

而紀曉嵐為馬氏(紀曉嵐同父異母兄長為他操辦的婚姻,娶任城武縣令馬永圖之女為妻)寫的祭文,卻充滿著禮教,而無愛戀之情。他之所以對馬氏還是比較滿意的,除了一是她的家世,二是她賢淑的女德。馬氏對沈明央A不僅不潑酣,反而疼愛有加,視如親生女兒,這使紀曉嵐非常感動。

紀昀,(1724-1805)字曉嵐,一字春帆,直隸獻縣人。生於清世宗雍正二年,卒於仁宗嘉慶十年,年八十二歲。乾隆十二年(1747)舉人,十九年,成進士,改庶吉士。累遷侍讀學士,坐事戍烏魯木齊,尋釋還,復授編修,官至協辦大學士,加太子太保。嘗任四庫全書總纂,校訂整理,每書悉作提要。自著有遺集及閱微草堂筆記七種,並行於世。

趙翼(甌北)  

夢亡內作
生前心事有餘悲,入夢依然淚暗垂。從我正當貧賤日,與君多半別離時。紙錢豈解營環佩,絮酒難償啖粥糜。一穗寒燈重悵憶,簾前新月似愁眉。

趟翼與妻子劉氏結婚十一年,長期一在江南,一在燕北,愛妻遽然長逝。詩媔陘今坐O寫夢境和夢醒的悲懷,一句一淚,結句移情於景,更覺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元稹悼亡說"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此詩之頸聯是翻案之作。

趙翼 ,(1727-1814),字雲松,號甌北,江蘇陽湖人。生於清世宗雍正五年,卒於清仁宗嘉慶十九年,年八十八歲。乾隆二十六年舉一甲三名進士,授翰林院編修,修通鑑輯覽,後以母老乞歸。嘉慶十五年,重宴鹿鳴,賜三品銜。翼性倜儻,才調縱橫,詩與袁枚,蔣士銓齊名,稱江左三家,尤精史學。著有甌北詩集五十三卷,檐曝雜記六卷,唐宋十家詩話十二卷,皇朝武功記盛四卷,陔餘叢考四十三卷,及廿二史劄記三十六卷。

清 蒲松齡  

悼內         寫《聊齋志異蒲松齡
浮世原同鬼作鄰,况當歲過七餘旬。寧知杯酒傾談夕,便是閨房訣絕辰。魂若有靈當入夢,涕如不下亦傷神。邇來倍覺無生趣,死者方為快活人。

蒲松齡十八歲時與比他小三歲的劉氏成婚,五十六年中艱苦共嚐,一旦永訣自是有深悲劇痛。"浮世原同鬼作鄰",寫生與死之關係,末句"死者方為快活人"的以生為苦,以死為樂的寫法,看似違反常理,却將哀痛之情表現得份外沉重,道前人所未道。

清 席佩蘭  

送外入都
打叠輕裝一月遲,今朝真是送行時。風花有句憑誰賞,寒暖無人要自知。情重料因非久別,名成翻恐誤歸期。養親課子君休念,若寄家書只寄詩。

這是作者送別丈夫入京應試而作。"外"是指她的丈夫孫原湘,舊日夫妻稱曰外,內。孫原湘與席佩蘭都是袁枚(子才)的弟子。作者抓住"送別"的一刻,細膩入微地抒寫自己的心情,以及對丈夫的叮嚀企盼。

作者另有一首:

清 席佩蘭  

寄衣曲
欲製寒衣下剪難,幾回冰淚灑霜紈。去時寬窄難憑準,夢奡M君作樣看。

在古代詩歌中,以寄衣為題材寫閨怨兼愛情的詩不少。同是寫縫衣寄遠,此詩每句都扣緊題目,而且在第三句的轉折之後,第四句翻出新境,予人新穎之感。這就是藝術棄舊創新的例子。

唐  元稹  
遣悲懷   三首

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昔日戲言身後事,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尚想舊情憐婢僕,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閑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岳悼亡猶費詞。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清  納蘭性德  
沁園春   序:丁巳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澹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但臨別有云:"銜恨願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覺後感賦長調。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記繡榻閒時,並吹紅雨,雕闌曲處,同倚斜陽。夢好難留,詩殘莫續贏得更深哭一場。遺容在,只靈飊一轉,未許端詳。   重尋碧落茫茫。料短髮,朝來定有霜。便人間天上,塵緣未斷,春花秋月,觸緒還傷。欲結綢繆,翻驚搖落,減盡荀衣昨日香。真無奈,倩聲聲鄰笛,譜出迴腸。

南鄉子   為亡婦題照
淚咽更無聲,止向從前悔薄情。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   別語忒分明,午夜鶼鶼夢早醒。卿自早醒儂自夢,更更,泣盡風前夜雨鈴。


宋  蘇軾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