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喻守真 - 唐詩三百首詳析  頁:  1..   2..   3..   4..  5..   周振甫談《唐詩三百首》 唐人絕句評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王維   送綦毋潛落第還鄉   五古
聖代無隱者,英靈盡來歸。遂令東山客,不得顧採薇。(四句五古拗體式)
既至金門遠,孰云吾道非。江淮度寒食,京洛縫春衣。
(四句五古正體式)
置酒長安道,同心與我違。行當浮桂棹,未幾拂荊扉。
(四句五古近體式)
遠樹帶行客,孤城當落暉。吾謀適不用,勿謂知音稀。

平聲微韻

作意: 落第而還鄉,當然非常懊喪。送行的人。應該多方給他慰藉。這首詩就從這層意思,加以烘染,其中有敍事,有寫景,有抒情。抒情之中又有感慨,又有勉勵,使受者讀了之後,精神也會興奮起來。

作法: 這首詩可以分作四段看。起首四句,是從赴試寫起,是說在政治清明時代,不容有才能的人隱居不出。第二段四句,是寫落第,希望他考中,卻偏偏不中,可憐他一路跋涉而來,不料在京城流滯一年之久纔得歸,度江淮時當寒食,滯京洛又到縫春衣的時候了。第三段四句,是寫送行還鄉,是說餞別之後,我不久也將乘船去訪問你,足見兩人交情的真摯。第四段四句,遠樹兩句是寫送行的景色,末兩句是慰藉話,並且鼓勵他不要為了偶然失意,就說當世沒有知音的人,竟至灰心短氣。全詩處處顧到題目層次非常分明。

王維   送別   五古
下馬飲君酒,問君何所之。君言不得意,歸臥南山陲。但去莫復問,白雲無盡時。

平聲支韻

作意: 這首詩和送綦毋潛落第還鄉」那一首大同小異,不過前詩含有勸慰勉勵之意,這首卻有感慨羨慕之意。

作法: 這是用問答法,首句敘事,次句問,三四句答,五六句寫感慨,又有寄托,為全詩着眼之處。那是說山中白雲沒有窮盡的時候,世間的富貴功名,卻總有終了的時候。他此去歸隱山居,自有一種樂趣,我又何必再苦苦尋問呢。

張九齡   感遇   五古   十二首選四首   (用隱約的言語發抒心中感想)  
孤鴻海上來,池潢不敢顧。側見雙翠鳥,巢在三珠樹。矯矯珍木巔,得無金丸懼。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惡。今我遊冥冥,弋者何所慕。
去聲遇韻
蘭葉春葳蕤,桂華秋皎潔。欣欣此生意,自爾為佳節。誰知林棲者,聞風坐相悅。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入聲屑韻
幽人歸獨臥,滯慮洗孤清。持此謝高鳥,因之傳遠情。日夕懷空意,人誰感至精。飛沈理自隔,何所慰吾誠。
平聲庚韻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可以薦嘉客,奈何阻重深。運命惟所遇,循環不可尋。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
平聲侵韻

作意: 這四首詩都是近於寓言的作品,
第一首自比孤鴻,而以雙翠鳥暗指李林甫和牛仙客,自己很替他們危懼。
第二首自比蘭桂,表示自己具有堅貞清高的氣節,本沒有用世之意,所以不求君相(美人)的引用。
第三首是述作者因牛李的傾軋罷相歸隱,但依舊懷念君上,足見他愛國愛君之意。
第四首借丹橘比喻自己的貞操,可惜為重陰所阻,不能發展他的抱負 ; 只可付之於命運罷了。

作法: 借物興起的作品,處處雖分不出物和人來,咏物就是說人,說人仍是咏物。
如第一首用孤鴻」「翠鳥」「遊冥冥」「弋者等詞,處處都意存雙關。其中美服兩句又是說理,又寓勸誡,見得詩人忠厚之教。
第二首起首四句,用蘭和桂來比喻,末二句即用草木兩字扣住,照應分明,何求美人折,用轉筆跌出正意來。
第三首前四句是自寫,後四句是思君,其中以高鳥喻君,以飛沈喻朝野,用字非常新穎。
第四首前四句是詩經中的興也。所謂者,是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辭也可以兩句,上句找盡上文,下句引起下文,又用桃李作陪襯,見得雙方的遭遇,有早晚不同之感了。

王維   青谿   五古
言入黄花川,每逐青谿水。隨山將萬轉,趣途無百里。聲喧亂石中,色靜深松堙C漾漾汎菱筕,澄澄映葭葦。我心素以閑,清川澹如此。請留盤石上,垂釣將已矣。

上聲紙韻

作意:  此詩以青谿的深峭靈潔,替自己寫照,着眼在我心素以閑,清川澹如此。」兩句。指水盟心,大有終老之意。

作法: 首四句敍自黃花川到青谿,百里之間,途徑的曲折迴環。第五句寫聽到的谿聲,第六句寫看到谿邊的松色,第七句寫谿中的菱荇,第八句寫谿旁的葭葦,遠近左右,寫得有聲有色,這就是所謂「詩中有畫」。末了以清谿的澹泊,證實我心的安素能閑,用「將已矣」 — 就此算了罷,咏嘆作結。

王維   渭川田家  五古
斜陽照墟落,窮巷牛羊歸。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荊扉。雉雊麥田秀,蠶眠桑葉稀。田夫荷鋤至,相見語依依。即此羨閑逸,悵然吟式微

平聲微韻

作意: 這首詩是羨慕田家閑逸的景象加以輕淡的描寫,結尾大有因慕田家閑逸不如歸去來之意。

作法: 這首詩四句為一段,寫田家日暮時一種閑逸景象。五六句敍農事,正當四五月天氣,七八句寫農夫的閒暇。結末二句,以「閑逸」 二字總括上文,因羨生感,結出作意。其中用字如念,侯,秀,稀等字都很貼切自然。

王維   西施詠  五古
艷色天下重,西施寧久微。朝為越溪女,暮作吳宮妃。賤日豈殊眾,貴來方悟稀。邀人傅香粉,不自著羅衣。君寵益驕態,君憐無是非。當時浣紗伴,莫得同車歸。持謝鄰家子,效顰安可希。

平聲微韻

作意: 這首詩雖是咏的西施,其實是借西施比喻一個人,只要有才幹,能夠自立,當然可以在世界上王立足,決不會長久微賤的。

作法: 此詩分三段,首四句敍西施有了艷麗的姿色,那怕遭遇的不快。次六句是敍西施一朝得了吳王的寵愛,一時身價就擡高了。末四句推開一層說法,見得沒有像西施姿色的人,徒然摹倣西施的捧心而顰,希望得人愛寵,未免自不量力了。

邱為   尋西山隱者不遇  五古
絕頂一茅茨,直上三千里。叩關無僮僕,窺室惟案几。若非巾柴車,應是釣秋水。差池不相見,黽勉空仰止。草色新雨中,松聲晚窗堙C及兹契幽絕,自足蕩心耳。雖無賓主意,頗得清淨理。興盡方下山,何必待之子。

上聲紙韻

作意: 此詩寫隱者的清高,西山的幽靜,作者有心去尋,無意相見大有乘興而來,興盡而返的風趣。

作法: 首四句寫隱者所居的地方。第一句隱者,第二句西山,第三句尋,第四句不遇。開始已將題目字一個個扣住。次四句承上寫尋而不見,一面推想其去處,一面又悵惘而欽仰。「草色」下四句,是寫隱居地方所見所聞的風景,並作寬解的話。末四句完全寫 「不遇」後的感想。以「下山」兩字照應直上,以「何必待」找足「尋」意。

綦毋潛   春泛若耶溪   五古
幽意無斷絕,此去隨所偶。晚風吹行舟,花路入溪口。際夜轉西壑,隔山望南斗。潭煙飛溶溶,林月低向後。生事且瀰漫,願為持竿叟。

上聲有韻

作意: 因春泛而感到人生的渺茫,詩人多感,往往有即景生情的作品,供我們欣賞。

作法: 此詩題目雖是春泛,而所詠不是人間,卻是夜堙C所以「晚」字是全詩的主題。同時以「吹行舟」切「泛」字 ,「花路」切「春」字以「南斗」切若耶溪,因越分野應南斗《越絕書》。轉指舟轉潭煙飛 ,若耶溪上所見。月低,夜深月沈於西,舟泛於前所以月低向後,中間四句是正寫「泛」字,見得夜景如畫。末二句以感慨作結,所謂即景生情,而仍以「持竿」切溪水 ,用字非常緊密。

王昌齡   同從弟南齋翫月憶山陰崔少府   五古
高臥南齋時,開帷月初吐。清輝淡水木,演漾在窗戶。苒苒幾盈虛,澄澄變今古。美人清江畔,是夜越吟苦。千里其如何,微風吹蘭杜。

從弟,伯叔的兒子。山陰,今浙江省紹興縣。崔,姓。少府,官比縣長略小。
"是夜越吟苦"《史記-張儀傳》:越人莊舄,仕楚而病.....對曰:「凡人之思故,其病也。彼思 越則越聲,不思越則楚聲。」使人往聽之,猶尚越聲這是用的山陰故事。

上聲麌韻

作意: 因翫月而想到離別的好友,看到窗月的盈虛有定,感到人生聚散的無常,古今世事的變遷。

作法: 一句點「南齋」,二句寫「月」,三四句寫「翫」,五六兩句承上翫月而興感,七八兩句轉入「憶山陰崔少府」。結末二句 ,將南齋和越兩地牽合起來,是說崔少府在越,聲名遠近都知,彷彿蘭杜的香氣,雖然隔着千里,也可因微風而聞到的。大抵懷念好友的作品,不是抒寫相思之苦,就是稱頌他的文章道德 。這首詩是屬於後者的。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